【百合 h 小説】軍荼明妃0910

9(卷二第一章)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眼前的白霧漸漸消散,隨之而來的是菊門的快感奔湧而至,瘋狂的衝擊着我的每一寸神經。整個山洞中迴響着我騷媚入骨的叫牀聲:「呀~親哥哥,頂死人家了,操到心上了呢……親親肉肉,饒了人家吧……好老公,別忙,累壞了你……」浪叫聲混着略微的鼻音,在櫻唇間綻放,直直的挑逗着人的心尖,已經頗有火候的天魔引神功引動着人的心魔,就連身前的阿修羅也逐漸的開始喘起了粗氣,一根肉柱脹了又脹,幾乎在我的肚子上顯出形狀。我百忙之中斜眼看向身邊,眼見得之前無比神通的前任明妃此時已經攤坐在我們旁邊,雙眼翻白,雙手無力的撫摸着自己的乳房,下身的肉棒隨着我每一聲浪叫都噴出一股濃濃的精液,雙腿無力的絞動着抽搐着……

我此時已經通曉明妃的神通,卻又看見他居然在我的叫牀聲中就如此不堪一擊,可想而知自己的天分高出前任太多,阿修羅説的恐怕是真的,都不知道自己以後會造下多少殺戮……想到這裏慈悲之心大起,身上勐然間泛起流動的光暈,正在奮力抽插的阿修羅眼看如此頓時一驚,眼中竟然閃過一絲恐懼,但瞬間就被猙獰替代,肉柱再次延長一寸,一下下都仿佛狠狠扎在我的心上,而此時的我絲毫不覺疼痛和恐懼,滿滿的快感裹挾着對眼前男人的憐愛,櫻唇間綻出最後一聲嬌啼,同時支撐在身側的一直腳緩緩抬起伸向阿修羅的嘴唇,足印中最基礎的「曼陀羅印」結成,我此時滿臉愛意,又帶着無限慈悲,玉足嫩白盈盈一握仿佛花苞,陣陣香氣襲來讓阿修羅不由得狠狠一口含住!在我的足尖和他的舌尖觸碰的一剎那,我菊門裏的陽具勐然間一顫,如同巖漿一般的精液炮彈一般噴射出來,我瞬間便昏了過去,而自己不知道的是,體內諸輪已經開始飛速的運轉,一滴不剩的把這霸道無比的精液吸收分解了個一乾二淨!

當我再次睜開眼時,看見的是阿修羅一臉鄙夷的神色站在我的身前,冷冷地道:「是誰讓你對我產生愛意的?」

「我……」我羞紅了臉,低聲嗔怪道:「你……跟我做了……做愛做愛,自然就愛了嘛……」

「哼,那慈悲之心呢?你要渡我?你居然要渡我?」

「我哪裏懂得什麼慈悲之心渡人?只是想讓你快活……」

「你知不知道,當年如來也無法渡我,你一個小小的明妃,你憑什麼?」阿修羅見我別過頭不去看他,接着道:「你休要以為跟你做愛的男人心中對你有愛,他們看的只是你絕世的美貌和牀上無上的神通,支配他們的是下面那根雞巴,他們不值得你愛,你要做的,只是把他們的陽氣煉化最後給我!」

我此時已經完全清醒過來,強支起上身悽聲道:「你以為所有男人都像你一樣?你把我變成這個不男不女的樣子,還不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惡趣味,我不會給你做這些事情的,至少,我不會去勾引男人,我就是男人!」

阿修羅惱羞成怒,附身一把抓住我高聳的白嫩的乳房,厲聲道:「你是男人?你剛剛還説自己不男不女!」他的兩根手指狠狠夾住我的乳頭:「有這個東西的人是男人麼?何況你的屁眼現在比女人的騷逼還厲害!哈哈哈哈~」

我狠狠的瞪着他,一聲不吭,眼中仿佛噴出火來。阿修羅看了半晌,突然把我推到,騎在我的胸前,抓住胯下的肉柱頂在我的臉上。我以為他想讓我口交之後再操一次讓我服氣,哪知道他伸出手指輕輕在自己的馬眼上一點,一股赤紅的鮮血馬上飛了出來,剛好落在我的嘴裏,我未曾反應便喝了下去

「我不逼你,這血是我和你的誓約,你心裏若不認同我,你所有的神通都會被這血封印,但你的身子仍然是世上最美的肉體,操你的人仍然會無比快樂,但你也無法吸收他們的陽氣。只有你認同我的教義,你的神通才會恢復,你好自為之!」説着對角落裏攤坐的前任明妃一揮手,那女人尖叫了一聲便緩緩的變成了一縷雲霞,飄散過後地上留下了一枚圓潤的玉佩,阿修羅撿起玉佩交到我手上,説道:「這個法寶你帶在身上,它能讓你看見男人的諸遭過往,以及心中慾念強弱,你需要時心念一動便知。」

我將信將疑的結果玉佩,正要抬頭看他時,這男人已經緩緩走上蓮台坐了下去,變回了一尊塑像

我坐直了身子向洞口看去,只見天邊開始泛起一點點亮光,再回過頭來看向洞中,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但自己這一身媚肉告訴我,以後的一切都已經在此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10(卷二第二章)

體內的快感還沒有完全消失,我掙扎着站起身,開始穿衣服。內褲是寬鬆的四角式的,所以即便我的肉棒變長了幾寸,也還沒有覺得憋悶,身上所有的衣褲和鞋襪都大了一號,與我如今的纖細身材極不相稱,最讓我苦惱的是胸前的兩個肉彈,這一對D罩杯的乳房是無論如何都無法用簡單的外衣遮掩住的。我無奈之下只好把貼身的户外背心撕成細條,仔細的捆在胸前,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胸部變得扁平,再套上外衣,好在户外的衣服普遍寬鬆,自己再在行走坐卧的時候多加留意,應該不至於有什麼麻煩

那枚玉佩被我穿上繩子戴在了胸前,倒跟尋常玉佩沒有什麼兩樣。我緩緩走出山洞,唿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氣,回想這半個晚上發生的事情,恍如隔世這四個字是最恰當的形容。我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部,一陣麻癢立刻升起,這具肉體仿佛在宣示着自己對性愛的渴求,是我根本無法控制的。唉……什麼雙修,吸什麼陽氣,我畢竟是個男人,基因裏還帶着Y染色體呢……打不了以後不找女朋友,平時多注意一些別露餡兒,性慾有的是解決方法……我心裏打定主意,悄悄摸回自己的帳篷,倒頭睡了下去,一夜無夢

太陽升的老高的時候我被帳篷外幾個男人的談笑聲吵醒,起身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物,胸前也沒有看到很明顯的輪廓,這才放心鑽出帳篷

我剛剛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心裏便叫了一聲苦,原來自己的雙腳已經變得無比的敏感,成為了我的一處性敏感帶,一夜恢復之後,雙腳承受身體的全部重量,又接觸鞋底,足底的敏感處無一不被完全打開,一陣陣強烈的快感從腳底傳來,引動乳頭肉棒和菊穴同時癢了起來,香汗瞬間就從皮膚上湧了出來!

對面幾個人見我呆呆站着不動,都覺得有些詫異,皮猴笑道:「怎麼,張楠,睡煳塗啦?吃飯吃飯了!」

我緊緊咬着牙,堪堪對抗着強烈的快感,往前走了幾步,正覺得有些適應的時候,又聽皮猴在那不着調的叫到:「哎哎,張楠啊,你這幾步走的挺娘啊!咋的,昨天晚上做夢讓人給開了?要出櫃啊這是……」

我勐然間醒悟,自己的腳變成性敏感帶,本來走路就會不自然,同時腳丫又小了幾號,現在只有37號大小,加上骨盆變大,屁股緊緻挺翹,身體的重心肯定變化很大,走起路來免不了一步三搖如同美女走台步一樣……

「皮猴!別他媽扯淡了,人張楠忌諱這個你丫的不知道?」金剛義正言辭的吼了一嗓子算是幫我打了圓場

我感激的看了金剛一眼,又白了皮猴一眼,剛張嘴説了句:「滾蛋……」心裏馬上又是一緊,原來自己的聲音已經變成了女聲,好在我聲音不大,我狠狠的壓了壓自己的嗓子,讓自己的聲音儘可能的變回原樣,但別人聽起來可能還是有點怪怪。好在幾個朋友裏我的話最少,大家暫時還沒有察覺出什麼異樣

匆匆吃完早飯,我們在小嚮導的帶領下開始了今天的行程,今天我們的目的地是一個小湖,西藏的湖泊森羅密佈,據嚮導説這個湖人跡罕至景色最美,不過要翻過一個小山

爬山這種事情本身對於我來説並不是難事,但是自己的身體變成了這樣,又被封印了神通無法運用輕功,爬山就變成了一個艱難的挑戰了,試想,一個文弱的女人能有多少體力?

為了不讓自己露餡,我死撐着咬牙前行着,金剛照例在我前面照看着,眼看着爬到半山腰,我的體力已經完全透支了,一方面因為自己的身體現在相當於一個女人,更主要的原因則是腳下傳來的一陣陣快感,讓我幾乎等於全身掛着振動棒在走路……

金剛就在我身前,靠着自己強大的體力不時的拉我一把,他堅實可靠的眼神讓我心思寧定了不少,完全忽略了他漸漸顯露出的異樣。我完全沒有察覺的是,他其實一直站在高於我的位置上,眼睛可以直接看盡我領口裏面的東西,雖然自己的胸部被勒得緊緊的,但是那一抹乳溝是任何方法也無法掩蓋的。更要命的是,我完全沒有發現金剛在拉完我的手之後,會詫異的時不時的聞一下自己的手,那是我體質變化之後皮膚分泌出來的蘇合香液,最能催人情慾,即便是現在神通被完全封印,也無法阻止這種身體的自然反應。我此時已經累得昏天黑地,完全沒有留意到金剛聞自己手的頻率越來越高,更沒有意識到這件事引發出的後果是多麼的不可收拾

在我的拖累下,大家好不容易翻過這座山到達山谷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於是一行人趕緊安營紮寨簡單的吃了點兒東西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帳篷休息。一天下來我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腳下一刻不停的傳來的快感一直無法釋放,全部聚集在了胸部和菊門處,大白天的我連自慰的機會也沒有,只好讓自己努力流出些愛液稍作排遣,弄得一天下來內褲濕透不説,連襪子和裹胸的布條也濕得一塌煳塗。我無奈之下只好把內褲襪子和布條都脱了下來,晾在帳篷門口,草草收拾一下就昏昏然進入了夢鄉

入睡的我不知道的是,自己晾在帳篷門口的衣物正散發着讓男人瘋狂射精的香氣,隨着山谷的風飄散到了帳篷外面。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今天晚上金剛把他的帳篷扎在了距離我很近的地方,又正是下風向的位置,金剛這時候正看着自己的手浮想聯翩,勐然間聞到帳篷外飄進來的香氣與自己手上殘留的如出一轍,而又更加濃鬱,幾次深唿吸之後金剛發現自己胯下的雞巴突然狠狠的挺立起來,一股強烈的射精衝動衝向大腦,饒是金剛體魄過人也只能勉強控制,雙腿卻不由自主的邁向了我的帳篷。他悄無聲息的拉開我帳篷的拉鏈,直接映入眼帘的就是地上晾着的內褲、襪子和布條,雖然只是普通的男士內褲和棉襪,但在此時金剛的眼裏卻比任何性感褲襪都吸引人,更不要説尚未乾涸的蘇合香液散出的濃的化不開的催情香氣,讓金剛的眼睛一下子充血到了赤紅!

金剛努力的咽了一口口水,顫抖着撿起我的襪子,放在鼻端深深的吸了一口,就再也無法拿開,緊接着,他把襪子用力的塞進自己的嘴裏,貪婪的吸着上面的汁液,又撿起內褲套在自己頭上,讓襠部蒙在鼻子上。「太美妙了,就像第一次摸進健身房的女更衣室的經歷一樣……不!要爽一千倍,不!一萬倍!」金剛的肉慾無止境的放大着,自然免不了匆忙解開了褲子放出了雞巴,就在他胡亂的把我束胸的布條纏在火熱的雞巴上準備大擼一番的時候,布條上的愛液奇效立刻顯現出來,無比的快感從金剛的肉棒傳來,他此時已經完全無法招架,喉間呵呵的低吼了幾聲,手還沒有來得及碰到雞巴,幾股濃稠的精液就筆直的射了出來,落在了我的臉上……

早早進入夢中的我並不好過,白天累積的快感帶來的是無休無止的春夢,夢中我再次來到阿修羅的面前,不知羞恥的主動脱得精光,匍匐着到他身前求他操我,求他填滿我的玉門。而阿修羅卻絲毫不為所動,他抱起我揉捏着我柔嫩高聳的乳房,舔舐着我鮮嫩的乳頭,輕輕撫摸着我的肉莖,自己胯下的肉柱一下一下的抽打着我的屁股,就是不插進去。我嬌聲浪叫着,乞求着他的恩澤,最後忍不住主動含住了他的肉棒,賣力的口交起來。而今天的阿修羅仿佛缺少了神明的定力,沒幾下就有了射精的徵兆,果然不就之後就有一股熱熱的精液噴在了自己的臉上……

我根本沒有察覺到夢境中的精液在現實中已經成真,舌尖挑了一點精液咽了下去,調笑着阿修羅的不中用。而此時剛剛射精有些清醒的金剛看到的卻是無比香豔的一幕:只見我緊閉雙眼,發出了女人般的浪笑,把嘴邊的精液舔到了嘴裏,隨手解開了自己的上衣,一對豪乳堅挺的從衣服裏跳了出來,粉嫩的乳頭在空氣中微微戰慄,變成硬硬的櫻桃,一隻玉手緩緩解開褲子,一根粉嫩但卻粗壯的肉棒掙扎出來。我的手卻沒有在肉棒上擼動,而是繞到了後面,插進自己的菊門。而此時此刻,我全身的蘇合香液散發開來,讓金剛本來有些軟化的雞巴再次狠狠挺立,眼睛再次變得赤紅,金剛低吼着吐出了嘴裏的襪子,飛身撲到了我的身上,大嘴一張就咬住了我的乳房!

睡夢中阿修羅惱羞成怒的對我展開了攻擊,一張嘴便把我半個乳房咬住,我一陣吃痛不由得醒轉過來,發現身上真的壓着一個男人,自己的乳頭在他的舌尖打着轉,酥麻的快感讓我忍不住仰頭呻吟了一聲,轉念又醒悟過來,一把推開身上的男人,才看清眼前人的真面目:「怎麼是你?你,你要幹什麼?」我完全無法掩飾自己聲音的變化,嬌滴滴的怒斥在金剛的耳朵裏更加催情了

「二弟,沒想到你把自己變這麼美,什麼時候做的手術我們怎麼不知道?」金剛一邊獰笑着一邊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一身古銅色的肌肉在他不到一米七的身體上,顯得他尤其結實。胯下高高翹起的肉棒不常,但是纏着我的束胸布條顯得異常的粗壯

「你快出去!我不是自己想這樣的,你出去咱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好不好……啊!」我正軟語試圖跟他好好商量講講道理,哪知道他脱光之後餓虎撲食一般再次壓在我的身上,幾下扒光了我身上不多的衣服,伸手握住了我的肉棒搓動,胯下纏着布條的雞巴在我的洞口徘徊,嘴裏含着我的乳頭含混的説:「什麼都沒發生?你覺得可能麼?你跟我來一次我就幫你保守這個秘密,要不然我現在出去告訴外面那仨人,保守秘密什麼的你就別想了,皮猴那個色相,估計比我還想操你!」

军荼明妃0910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