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襪 小説】我被強姦了

一個寒冷冬天的凌晨兩點多,我無所事事地在街上閒逛。(我想各位會説我

犯賤,大冷天不在家裏睡覺半夜裏在馬路上閒逛,請聽我慢慢道來。)

我今年二十八歲了,由於家境貧寒,相貌長得姥姥不疼、舅舅不愛,至今為

止還沒有享受過男女之間的性愛(各位想一下如果你二十八歲了還沒有碰過女人

你會怎樣)。

我平時愛看色情VCD,看了又沒地方發泄,所以走在馬路上我的目光會不

停地在女人豐滿的乳房和肥大的屁股上留連,恨不得馬上撲過去狠狠地摸一把,

但僅存的理智讓我停止了不軌的企圖。(各位聽了我的廢話會説我們到羔羊是來

看色文地不是來聽你説你的痛苦,別急,下面就會有大大的色文。)

$$$$$

今夜我在家裏看了好幾片色情VCD,期間打了四、五次手槍,可是慾火還

是無法發泄(雖然射過精,但沒有真正和女人幹,心中的火是不會驅除的。),

搞得我無法睡覺,於是就有了開頭的「半夜閒逛」。

話説我在刺骨的寒風中走着,腦子裏卻不停的回想着片中的情景,搞得我幾

乎想自殺。就在我痛苦萬分之時,突然發現馬路邊有一個長發的人抱着頭坐在地

上,我走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位五十多歲的老女人,我心想老天爺對我真好。

正當我要撲上去狠幹她之時,她發覺了我,我不等她回過神來馬上一把把她

推倒在地上。正當我準備撲在她身上時,躺在地上的她一腳踹到我的兄弟上,頓

時我痛苦地抱着下部不停地跳轉。

等我稍微恢復過來她已經距離我有六、七百米之遠,我馬上向前追去。可是

由於我還沒有完全恢復,始終無法追近。眼看她就要逃進前面的房子裏,我奮起

餘勇,在她準備關門之前衝進房裏。

進房裏一看,原來是一間十多平米的房子,屋子裏沒有其他人,我大喜。反

手先把門鎖好,然後走近縮在牆角邊的她。

她見我走近,一邊問我:「你是誰?你想幹什麼?!」一邊拿腳來踢我。我

躲過後對準肚子給了她一拳,頓時打得她乾嘔起來。

我一把抓住她的頭髮向牀上拖去,但剛拖到牀上她又反抗起來,於是經過一

段鬥爭才把她的衣服脱光。

我一隻手用力的捏着她的奶子,另一隻手摳弄着她那鬆弛的老逼,她一邊掙

扎,一邊口裏説着:「求求你放了我吧,我都五十多歲了,你讓我以後怎麼見人

我心想:怪不得剛才追她時她都不喊「救命」,原來是怕別人知道。我暗喜 ….

道:「如果你他媽的再不聽話,我就把你一絲不掛的扔到馬路上,看你以後怎麼

見人,聽不聽話!」

那老女人被我一嚇唬頓時嚇蒙了,嘴裏喃喃道:「不要、不要把我扔在馬路

「那你聽不聽話,聽話我就不讓別人知道,幹完你我就走。」

她聽我這麼説,猶豫了一會道:「你真的不會讓別人知道?」

「對,不過你要好好的聽話,我叫你幹嘛你就得幹嘛,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

我聽到她這麼回答頓時心花怒放開心死了。我問她:「你叫什麼?」

她猶豫了一下,告訴我她叫李桂萍。

「那李桂萍你幫我舔一下雞巴。「

李桂萍説:「不要啊,好髒。」

「你他媽的又不聽話了,是想叫我在你的臉上用刀寫上『李桂萍是婊子』,

…..

還是把你脱光扔在馬路上啊?!」

「不要,我舔就是。」

「那還不快點跪在我身邊,把屁股朝向我的頭,然後好好地給我舔雞巴!」

只見李桂萍先用手扶住我雞巴的根部,然後伸出舌頭像小狗舔食般的舔着,

第一次被女人舔雞巴的我興奮得兩腳直蹬。但這樣舔並不能發泄我高漲的慾火,

於是我命令李桂萍把雞巴含進嘴裏然後一上一下地吸吐,並用舌頭舔我龜頭上的

馬眼(色情書上稱為「毒龍鑽」是不是?),還叫她用手輕捏着睾丸。

李桂萍就這樣一面吸舔着雞巴一面被我玩弄着老逼和並不乾癟的奶子,舔了

三、四分鐘後李桂萍説她嘴酸了,不要讓她再舔了。

「可以,那你用那乾癟的奶子夾住我的雞巴,並且用舌頭舔我的龜頭。」就

這樣我在李桂萍那鬆弛乾癟的奶子中抽插着,那感覺就像把雞巴插在一堆豆腐渣 ….

中,感覺乏味,如果不是要考驗一下李桂萍我才不會讓她給我乳交。

十幾下後,我叫李桂萍屁股朝我,跪在牀上,然後把已經被李桂萍舔得濕漉

漉的雞巴插入那鬆弛的沒有淫水的老逼中狠命地抽插着。

「啊!呀!痛……輕一點……」

「我他媽的乾死你XXXXX!」

李桂萍咬着牙痛苦地承受着,不時的大聲唿痛,但又怕別人聽見,就拿起牀

上的一塊破布塞住了嘴。當我告訴她那是她的三角褲時她又想拿出來,我又説:

「別拿出來,如果你敢拿出來我就把你拖到外面幹你。還有,把你的三角褲用唾

沫全部給弄濕,如果等我操完你還沒有弄濕的話那你以後別想再見人了,聽到了

就搖一下屁股。」

我等了一會,見她還沒有搖屁股,我馬上拔出雞巴抓着李桂萍的頭髮往門口

拖去。李桂萍見我動真的了,馬上搖了下屁股,並拿出口中的三角褲求道: 「不

….

要,我什麼都聽你的,不要拖我出去。」

我靈機一動説:「李桂萍你聽着,如果你再敢違抗我的命令我就先奸再殺,

然後把你脱光了在你的屍體上寫『此人是婊子,名叫李桂萍』,最後把你扔到馬

路上,讓別人見識一下五十多歲老婊子的裸體。」

李桂萍被我惡毒的方法嚇得全身發抖、雙唇抖動地説:「不……要……我一

定……什麼都……聽你的。」

「那你現在像狗一樣在地上爬,並且每爬一步就搖一下屁股,還要學狗叫,

聽到就馬上做,如果再不做你明天早上就會在馬路上了,哼……」

只見李桂萍在地上像狗一樣爬行着,一邊爬一邊淚流滿面的哭着,我冷冷地

道:「別光顧着哭而忘了學狗叫和搖屁股。」就這樣反覆幾次提醒後,李桂萍終

於遵照我所説的一邊爬一邊狗叫和搖屁股了。

$$$$$

就這樣,李桂萍爬了五圈後我又叫她舔雞巴,但這次不同之處是深喉口交,

嗆得李桂萍不停地咳嗽,可是她鑑於我的惡毒之法,還是不敢有絲毫停頓。

十分鐘後,我腎臟一緊,一股濃濃的精液射進了她的喉管,嗆得李桂萍不停

地悶咳。由於我用手掐着她的臉(防止她無意識的咬我),雞巴又堵在口中,導

致精液在咳嗽中從鼻管中流了出來。

我等李桂萍恢復過來後命令她把雞巴再次弄硬,其間我説:「你如果乖乖地

聽話,下次就不讓你難受,我會好好地疼你。」

「我可以肯定地説你是第一次口交和吃精液,你對你老公也沒有這樣,可見

你對我多好,你説我會不疼你嗎。(我暗暗地奸笑)再説,你連狗爬都給我看過

了,還有什麼放不開的(我這麼説是想等會可以得到她的配合和以後可以再來幹 ….

她)。」

李桂萍在我的懷柔政策中迷失了自我,於是心甘情願幫我口交起來,並且艱

難做起深喉。我為了進一步地感動她,於是説:「別這樣,只要舔幾下就好,這

樣你會難受的。」但她聽了我的話反而更加買力地口交起來。我一面輕撫着她那

幾許花白的頭髮一面説:「來,躺到牀上,讓我玩玩你的下面,先讓它濕潤下,

我再幹你的下面。」

我和她69式地躺在牀上,她幫我口交,我用手指玩弄她的老逼。我第一次

如此近距離地看女人的逼,雖然是個老逼,但還是讓我無比激動。我學着黃片中

的情景,食指按捏着陰核、拇指先在洞口滑動,然後慢慢地插入陰道中,並在陰

道壁上撫磨着,口中還説:「放鬆點,我不會弄疼你。」

在我安慰中放鬆的她的陰道裏慢慢地濕潤起來,為了進一步讓她濕潤起來我 黃牛好

還用手指玩弄她的屁眼,但為了不引起她的恐慌,我口中説道:「別怕,我不會

伸進去,只是想讓你儘快地濕潤起來,等會幹你時你就不會痛了。」

可她竟然吐出我的雞巴,並説道:「好人,求你不要摸我那裏好嗎,我不習

慣。」 説完還小心的補充道:「你不要生氣,只要你不摸我那裏,我別的什麼都

聽你的。」

「那我讓你再學狗爬你爬不爬?」

她哀怨地看着我説:「我爬。」並且想起身來學狗爬。

我制止了她並説:「桂萍,你家有沒有開塞露?」

她一聽我要開塞露,以為我一定要玩她的屁眼,想哀求但又怕我生氣,於是

嘆息一聲道:「有。」

「那你快去拿來。」

當她拿來後,我讓她把開塞露倒入口中含着,然後吞入我的雞巴,對她解釋

道:「這樣是為了讓雞巴潤滑些,等會幹你就不會太疼。」她心裏還是以為我要

…..

幹她的屁眼,所以哀怨地吞入了我的雞巴,我以為她是怕等會幹的時候疼所以才

哀怨,於是説:「別怕,先疼一下後面就不疼了。」她聽了更加確信我要幹她的

當我把開塞露擠入陰道時她才明白了,於是象是感激我似的,把我的雞巴全

根含入並用舌頭在雞巴上滑動。

當我把兩瓶開塞露擠入陰道後,準備幹她時看見她嘴裏還含着開塞露,頓起

起了捉弄之心,於是説:「沒我的命令不許吐出來,也不許吞了它,聽到了搖下

屁股。」我以為她一定不會馬上搖屁股,誰知我話剛説完她就大力地搖了一下屁

股,我欣喜地説道:「真乖。」並輕撫了她的頭。

當我把雞巴插入她陰道時她並沒有感到疼痛,反而象是發情般地哼了一聲,

於是我象受到鼓勵一樣快速地抽插着。她開始緊緊地抱着我,眼睛一張一合的, $$$$$

鼻子唿出一陣陣的熱氣,屁股像受到電擊般不斷地扭動着。

三百多下後,由於她年紀大了而且口中含着開塞露只能靠鼻子唿吸,她開始

感到唿吸跟不上了。又過了一會,她的臉被脹得通紅,嘴角不停地流出開塞露和

唾沫的混合體。

在我又幹了一百多下後,只見她在用鼻子吸氣,不夠時想用嘴來唿吸但卻被

口中的液體嗆得咳嗽起來,由於我早已經把她的嘴堵住,使得口中的液體噴不出

來,一些被吞入胃裏,又有一些倒流到氣管從鼻孔中噴了出來。就在同時,由於

劇烈地咳嗽因而使得李桂萍的逼裏強烈地收縮着,刺激得我泄了。

等我們都恢復的時候突然有人在敲門,李桂萍頓時驚慌失措、眼睛看着我不

知如何是好。我低聲説:「別怕,你不開門別人進不來的,你先問是誰叫你,幹

什麼?如果叫你開門你就説大冷天的不想出去。」

原來是隔壁的鄰居半夜起牀小解時聽到李桂萍的咳嗽聲,想來看一下她是否

病了,在李桂萍驚慌的答話中被打發走了。

等他一走,我笑着對李桂萍説:「你這個淫婦一開始還死活不肯,現在嘗到

了好處竟然説起謊來了,説,你是不是淫婦?」

李桂萍大羞道:「你好壞,再説我不理你了。」

「你忘了一開始的話了?我雖説不讓你痛苦,但是別的事情你還是要照辦,

聽到沒有?」我冷冷地説道。

李桂萍小心地説道:「對不起,我是蕩婦,我以後保證一定聽你的話,你叫

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你就饒了我這一次,不要把我扔到馬路上,求求你。」

「那好,我再考驗你一下,如果你再猶豫就別怪我不客氣了,現在我想尿尿

了,你用嘴接住,不許漏出一滴,聽清楚了就快做,晚了我就把你扔在馬路上。 ..

唉,剛才你的表現是多麼的好,我當時真的好想愛護你保護你……(我奸笑)」

李桂萍聽我如此動情地演説,立刻毫不猶豫地用嘴含住了龜頭,並用力吸了

下提示我她已經準備好了,但是我反而對她説: 「我是考驗你的,如果你準備做

那我怎麼會讓如此聽話的你做這些事情,來,去拿尿盆。」

李桂萍感激地看着我説:「主人,你就尿在我的嘴裏吧。」説完就含住我的

龜頭並使勁地吸着。

我被吸得尿道大開,一股股尿液就向李桂萍的嘴裏噴去。李桂萍為了不使尿

液漏出一滴,奮力地吞咽着,但由於是第一次,不一會就被尿液擊打得吐了出來

流到了我身上。李桂萍立即用恐慌的雙眼看着我,當我笑着並撫摩着她那有點花

白的頭髮時,她也流露出笑容,並努力地吞咽着我的尿液。

當我尿完了她還把倒流到我身上的尿液用舌頭舔乾淨,然後居然在我的屁眼

…..

上舔了起來,還把舌頭努力地往裏面鑽(我想應該這才是「毒龍鑽」)。我感動

地對她説道(這次是真心地):「桂萍,別這樣,髒。」

她説:「我現在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我心中如巨浪滔天,以前的情景一幕幕在我心中閃爍着,腦中想着這些年來

除了親身父母還有誰會對我如此的好、不鄙視我,只有她,可我竟然強姦了她。

我不受控制地一把抱住了她,向她哭訴着我的不幸和不應該強姦她,可她聽完後

並沒有抱怨、責怪我,反而説:「我們都是不幸之人。」原來她由於不能生育,

二十幾年前她丈夫休了她,使她一個人在如此簡陋的屋子裏生活了二十多年。

我們一起抱頭痛哭,許久我們兩個才平復,之後我們約定:我可以隨便地凌

虐她,她也會言聽計從,但是我不能拋棄她。(事後心想:我他媽的真倒黴,被 黃牛好

一個五十幾歲的女人吊住了,但仔細再一想,除了她還有什么女人會幫我解決欲

就這樣我們同居了,可問題也出現了。由於李桂萍怕別人看到以後説三道四

的,就在外面租了一個十幾平米的房子,可幾個月後我們租金都快交不出了,只

好打算在這個月過後就退租。

就在最後那天,我們邊看VCD邊幹時,聽到VCD中説拍色情照片能夠賺

錢。我們心中一動,於是抱着試試看的念頭幹了起來,誰知竟然銷路很不錯。

以後我們的生活好了起來,李桂萍體諒我,還不時的給我錢叫我去找一些年

青貌美的妓女開開葷,就這樣我的性福生活來臨了,哈哈……

我被强奸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