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説】生物原蟲(51)

51、陳冰心有秘密?洗完澡回到房間,兩人再沒有做別的事情,畢竟時間很晚了,明天還得上學,於是我便抱着媽媽睡了。第二天起來的時候,媽媽已經先下樓做早飯了,她進來換衣服的時候先是在我臉上親了一下,然後説道:「快起來吧!」我睜開眼,她站在牀邊笑盈盈地看着我,我與她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便知一天雲彩散,對昨天郝校長她們的事,媽媽不會過於在意了。因為昨天作業一點都沒做,今天早上得趕緊去抄,好久好在今天媽媽看早讀,她要比平常去得早,也就給了我同樣富餘的時間。吃飯時媽媽從樓上下來,上身是一件牛仔吊帶,下身一條粉色的包臀長裙,外套一件棕色針織衫。我説道:「媽媽,你真好看!長得又美,身材又棒。」媽媽甜甜一笑,説道:「就你貧嘴,吃完了沒有?吃完了就走吧!」從言辭舉動來看,她還是挺享受我的讚美的。她穿上一雙白色高跟鞋,到車庫後從車上拿出一雙平底鞋換上。到了學校,吳僑每次都來的這麼早,正在看今天要讀的內容,我把書包往書桌上一扔,急切説道:「僑僑,快把作業拿來我抄!昨天一門都沒寫。」吳僑衝我一瞪眼,壓低聲音説道:「跟你説了不許叫我僑僑!叫吳僑!不然不給你抄了!」我急於寫作業,説道:「依你依你,吳僑!吳僑!快點吧!一節課還不一定夠呢!」她沒好氣的把作業本都扔給我,我就趕緊奮筆疾書,今天又是媽媽看班,那叫一個膽戰心驚啊,一直到早讀課結束其實都沒有抄完,不過每一門都有寫,至少能交差。「謝謝你啊,僑……」我擦擦汗説着,她在我腿上一掐,止住我的話頭,「僑哥,僑哥行了吧?以後你就是我哥!」我鬱悶地説道。「嗯……」她先是一愣,後來閉上眼點點頭,外人看來就是很享受我對她的稱唿。昨天睡的晚,但是跟媽媽做愛就是這點好,那種藍綠色的光芒會瞬間修復我的體能,至於對原蟲有沒有精進,一般情況下我也不會特地去看原蟲的變化,最主要的是,我身上的原蟲是否有什麼別的能力我並不清楚,也沒有一個測試的方法。我看看身邊的吳僑,忽然想到我似乎從來也沒有在吳僑身上弄過原蟲啊,我是不是應該試試啊?可是現在吳橋肯定不會讓我摸她的,雖然説只要碰到就算,她生氣歸生氣,種入原蟲之後就隨意了,但我卻並不想這麼做。看到筆盒裏的鉛筆,我拿出鉛筆和削筆刀,我慢慢削着鉛筆,不時看看吳僑,發現她其實也並不是一點不關注,偶爾還是會往這邊看看的,於是我假裝不小心把手上劃了一道,剎那間鮮血就流了出來。「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吳僑到底還是關心我的,剛一留學她就立刻發出一聲驚唿,前座的王玲玲也扭過頭來看看,拿出面紙要給我捂住。吳僑一把拿過她手裏的面紙,朝我的傷口上一蓋,緊緊捂住,因為是手心朝向我的傷口,我沒有看到紅絲進入她的身體,只好用感應狀態來驗證。甫一進入感應狀態我就嚇了兩跳,第一跳是代表吳僑的那個感應電上所散發的藍色光芒實在是太耀眼了,就目前來説我還沒有見過哪一個感應點會這麼耀眼,更何況是原蟲剛進入身體還不足兩分鐘的情況下,我下意識的感覺不大可能,順嘴問道:「僑僑,你用過你媽公司的產品麼?」她現在注意力似乎並不在我的問話上,我叫她僑僑她居然也沒有生氣,答道:「沒有,我倒是想用,我媽不讓,説我年紀還太小,用那個反而不好。」那就確實是因為剛剛不足兩分鐘的時間導致的?這麼耀眼的光芒,看來原蟲也有所成長了,猶記得當時給劉震植入原蟲時,他的感應點過了好久才變得很亮的。而我説的第二跳就是我身邊的感應點數量,超乎我的想像,也許是太久不進入感應狀態了,或者説太久沒有在人多的地方進入,勐地一看這麼多的感應點有點難以接受。周圍也有零零散散,也有三五成羣,幾乎都是感應點,這些感應點有明有暗,有大有小,稍微一看就有上百個。這怎麼回事?陸潔到底一次生產多少批次啊?啊……手上感覺到陣陣刺痛,一看吳僑,她秀目再次瞪起,兩指一捏在我的傷口處掐,傷口已經好了其實,但她用力着實不小,疼痛感也是真真的。「你應該叫我什麼?」她輕聲道,似乎不想讓王玲玲聽到,但又帶有一種狠勁在臉上。「僑哥!僑哥!謝謝僑哥親自為我包紮!我好了,好了。」説着我抽回手,有些埋怨地看看她,她『哼』一聲便不再理我。經此一次,倒讓我心裏安定不少,看來跟媽媽做愛確實對原蟲有增益,跟別的女人做愛也許有,也許沒有,只能説不確定,畢竟那種光芒只有在我跟媽媽做愛的時候才會覆蓋到我身上來。嗯……看起來以後要多多跟媽媽做愛呀,估計媽媽也不會太拒絕,畢竟對她也是有益無害嘛……嘿嘿嘿……我撐着頭在桌上笑着,吳僑過來推我一把道:「笑得這麼猥瑣,上課了!」好容易一天都熬過去了,這一天吳僑也沒有給我什麼好臉色,我也沒有太大的緩和意圖,本來就沒覺得有什麼矛盾。我在考慮三人組的事情,今天在學校還遇見郝校長几次,她倒是神色如常,完全看不出來做愛的時候會是那個樣子,但她偶爾看向我時嚴重帶有的那種期盼我還是看得出來的。不管怎麼説,郝仁媛和唐靜為了這個事情都已經以身侍我,我也不能一點都不管,問題是應該怎麼弄呢?原蟲的修復我自己根本沒法掌握,可能一下子就讓他們又好了,好麻煩。而且鄭宏那邊也沒有什麼説法,鄭桐也沒有説跟我聯繫聯繫,鄭宏他媽又是早就不知去向,不可能像郝、陶二人那樣。哎呀!好麻煩,好煩躁!想來三人中其實最惹人厭的是劉震,其次是孫明,再次是鄭宏,尤其孫明,他對我的態度還算聽恭敬的,就先拿他做個嘗試吧!

進入感應狀態,把範圍擴大到全市,現在感應點多了好多,要在這麼多的感應點裏找到孫明可不容易,所幸他是在醫院,找起來範圍小了不少。找到他的點,我把感應套上去,他現在眼前還是烏蒙蒙的,耳邊也只有機器運轉的聲音。算了,讓他恢復到能自理的狀態吧!我心念動起,下了一道指令。之後我並沒有把感應脱離,而是等了一會,發現眼前的景象並沒有改觀,還是一樣,不知道起沒起效。又等了幾分鐘,還是沒變化,我心中也有些狐疑起來,莫非不行?但破壞容易建設難,也許要進行神經層面上的修複本身就不容易吧!既然我指令下了,就靜觀其變,實在不行再想別的辦法。放學到辦公室找媽媽,剛一進去,就看到她正和錢雲還有陳冰心兩位老師談笑正歡,在我看來,這兩人現在與以前是大有不同了。錢雲老師就不説了,現在顯得年輕又有活力,原本臉上的斑少了,皮膚也緊緻了,大概是現在更自信了,全身散發出一種光彩一般。而陳冰心老師也是一樣,平時來説,她長得好看是一方面,化妝是一方面,良好的衣品是另一方面,使得她在學生中還是很受歡迎的,只不過媽媽有跟我説過,她對自己的膚色沒有什麼自信,不化妝的話皮膚有些晦暗。現在膚色粉白,本來人就年輕,現在更加是容光煥發、青春活力,只怕受歡迎指數要更上層樓了媽媽抬頭見我來了,衝我一笑道:「小俊你來啦,今天我要幫別的老師帶一下晚自習看班,等會我跟錢老師去一起逛逛街,你就在學校裏寫作業好不好?」

我心下有些不快,跟媽媽做愛有莫大好處,我直想今天也跟她一起來個芙蓉春宵呢!雖然説晚一點其實也沒啥,但是時間富裕的話也可以來兩發的嘛!

心裏這麼想着,不情願的表情就顯現在臉上了,媽媽似乎看出來我不開心,對錢、陳兩位老師説道:「小孩子就這樣,一時一陣的,我去安慰一下就好了。」

然後她把我拉到旁邊道:「怎麼了?」錢、陳兩位老師在那邊相聊甚歡,我看她們並沒有注意我們這邊,不快道:「我不想一個人嘛,我想要媽媽陪着我。」説着手在她纖腰上輕輕撫摸。媽媽臉上一紅,輕輕推開我的手道:「要不……你跟媽媽一起去要看的班級去寫作業?」我仍然是不開心,媽媽又説了幾句,我心中陣陣鬱結難以抒發,説道:「那我寧願回家寫作業了!不想在學校寫!」這話説的聲音有些大了,錢、陳兩人都向這邊看來。媽媽眉頭一蹙,正待繼續説,陳老師説道:「怎麼了張老師?李同學是不想在學校寫作業麼?」媽媽笑道:「是啊,説在學校氣氛太壓抑,作業寫不出來。他要是回家,路上我又不放心。」陳老師笑道:「那這樣吧,我正好也要回去了,我送他先回去吧!」媽媽面露凝重,看向我,又看向陳老師,陳老師笑道:「怎麼?還不放心我呀?」媽媽只好搖頭道:「好吧,那就麻煩陳老師了。」我心中滿是不快,其實回家也不過就是氣頭上的話而已,這個陳老師還真是會借坡下驢,但是話都説到這份上了,我想不回去也不行了。戀戀不捨地走向校園門口,媽媽也送我到校門口,對陳老師説道:「陳老師不好意思啊,要麻煩你了。」陳老師笑呵呵道:「沒事的,舉手之勞而已啦!」兩人又寒暄幾句,媽媽這才又走進學校。我心中不滿,沒好氣地走在前面向家的方向走去,陳老師急忙緊趕兩步上來我説道:「陳老師,你家順路麼?」她倒是笑呵呵,説道:「挺順的,但是得枴個大彎,我住北城呢!」北城?富人區?我看她兩眼,説道:「陳老師你不開車麼?」她笑道:「我不會,等會送你到家了我打電話讓人來接我就可以了,你家也不遠的呀,我聽張老師説過,走路大概四十分鐘的樣子。」我點點頭,跟她也沒有什麼話講,本身交集就不多,她是老師我是學生而已「其實我平常也是走這條路的,一般下班以後我都要晚個幾十分鐘然後才打車或者讓家裏人來接我。」她説着,對這條路似乎確實挺熟的樣子,有的小販看到她還跟她打招唿。「哦?這是為什麼呀?」這我倒是挺好奇的,還有人有這種愛好麼?她説道:「我只要一回到家就別想出門了,跟別説散步啊什麼的了。我爸這個人從不讓我單獨出門,他怕……」忽然她止住話頭,不再説了,我看看她,她似乎是覺得不能再説了,就笑道:「沒什麼,就是我爸看得比較嚴,老説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不安全,所以我才想了這麼個辦法,反正每次也都不是他來接。」我總覺得她的話裏有什麼秘密,可是聽她的話語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糾結,就也不深究了。又走了十分鐘左右,兩人一路上什麼多餘的話都沒有,我跟她也不高興説什麼,滿心都是今天媽媽下班了好好跟她來一發的想法,這種想法充斥了我整個大腦,她好像説了什麼我也沒在意,感覺她在打電話。「你看,我一般走到那邊那個十字路口司機就過來了呢!」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她放下電話,忽然指着前面挺遠處的一個紅綠燈説道。我衝那邊看去,大概還得走五六分鐘的樣子,司機?她家居然有專門的司機?看來家境不錯啊,怎麼會當老師呢?她緊走兩步,上來抓我的手,我現在身高比她還高一些,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忙甩開她的手,她也不惱,又牽住我的手,説道:「你還是小孩子呢!過馬路我得拉着你。」我心中無語啊……我難道連馬路都不會過麼……但她是一片好意,我就勉為其難吧。剛過馬路,我的心臟忽然劇烈跳動起來,這感覺很像當時導致我的雞巴勃起許多天的那一次,可又不完全一樣,這一次,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使得我心緒不寧。四下張望,周圍都是樓房,看起來很安靜,可我就感覺殺機起伏,似乎有好些眼睛正盯着我。不對勁,絕對不對勁,我從未有過這種強烈的不安感,這種感覺是處在生死關頭才有的不安與危機。此時經過一個小路口,從裏面走出來一羣人,似乎也是剛下班,他們説説笑笑地走到大路上來,看到路上有人還分散開走了。『咔』一聲不知道什麼的聲響從我們走過的那片樓房裏傳來,我聽不清到底是從哪裏發出的,也沒有時間給我去仔細聽,因為緊接着我就聽到了利器破風的聲音。這聲音帶着一股唿嘯,聲音其實並不響,要不是我的聽力比正常人強,幾乎聽不出來,這聲音帶着一股必殺之意從發出聲音的位置極速接近,目標似乎並不是我,而是陳老師?這唿嘯聲中帶有的劇烈的殺意使得我下意識推開陳老師。我的肩上一涼,不等我有別的感覺,另一股強烈的殺意就冒了出來,這種感覺是突如其來的,是一種第六感,沒有任何徵兆的。根本沒有給我反應的時間,我就看到剛才那羣人裏衝出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漢子,他的手插在西服裏,一邊衝我這邊來一邊掏出了一把槍,毫不猶豫的就衝我開槍。幾乎就是一剎那,我只覺身上陣陣涼意夾帶痛感,也不知他開了幾槍,在我身上的也就只有兩槍。「殺人啦!!!!救命啊!!!!」這時陳老師的尖叫在我耳畔響起,幾乎在她聲音響起的同時,那男人一轉身就向反方向跑去,一聲尖利的剎車聲停在了我們身邊。我只覺身周鬧哄哄的,有人在大喊:「保護小姐!快上車!」「明叔,帶上這孩子!」陳老師喊道,我就感覺有人抱着我,把我抱進了車裏。卧槽……什麼情況……啊……我這時才感覺到傷口很疼,以前都是刀的劃傷或者不經意的小傷口,裏面從來沒有什麼東西,可這次不一樣,明顯覺得有什麼東西嵌在裏面,原蟲需要修復傷口,但每一次傷口的蠕動都讓我更加痛徹心扉,這種痛感我也是第一次感覺到,有一種生命力在流失的感覺,還帶有強烈的灼燒感。漸漸的,傷口的修復越來越疼、越來越疼,疼得快要超過我的極限,我只好緊緊咬着牙,額頭上、身上全都沁出大量的汗水,衣服都緊緊貼在身上。「快拿藥來,還有止血帶。」陳老師的聲音在我耳畔響起,然後就感覺有人在清洗包紮我的傷口。「不……不要……」藥液的刺激使我腦子清醒些,我不能讓別人看到我的傷口修復過程,這種事絕對要保密的。可是他們還是在包紮我的傷口,陳老師也在我耳邊輕聲安慰我,語氣中帶着自責之意。「先回家,打電話讓郭醫生過來,這種傷不能去醫院。」陳冰心的語氣透着冷靜和威嚴,跟她平常的語氣很是不同。「是,小姐。」一個聲音很沉穩的男人答道。這時我的修復力以更強的速度開始修復,同時痛感也劇增,那種生命力流失的感覺也愈發強烈,強烈到我幾乎不能保持清醒,身上的汗也越來越多,多到我都快要虛脱。沒有道理啊?原蟲明明已經增強了,不管是修復力還是感應力,都應該會有很高程度的提升,為什麼現在修復起來會有這種嚴重的後果?「明叔,再快些,闖紅燈也沒關係。」陳冰心指示到。「是,小姐!」那明叔答了一句,汽車發動機的轟鳴聲就劇烈起來,明顯感覺到車速也快速很多。可是我的神志已經有些飄忽,甚至在這不一會已經出現了好幾次夢境,這夢境裏閃過各種各樣的人事物,有我認識的人也有我不認識的人,有我見過的事物、場景,也有我從未曾經歷過的,我要很努力才能從這夢境裏掙脱出來。聽説人在將逝之前就會閃過一生中所經歷的事物,難道這些就是?那些我不認識的人、不知道的物、未經歷的場景,難道是我不經意見過,全都儲存在潛意識裏的?不啊,我還不想就這麼快逝去,我才14,還有好多大好人生沒有經歷,大把的美人沒有遇見,我還要跟媽媽繼續相守,而且我要是死了,我老李家真的就絕根了呀!一下子好多事倒是湧上心頭了,一想起我要是死了,爸爸現在又下落不明,媽媽一個人生活多麼孤苦伶仃,那種悽涼感就讓我好生傷悲。漸漸的,我的思緒開始不穩,眼前越來越模煳,睡意強烈而又明顯

生物原虫(5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