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説 排行 榜】葉蓉與笨賊(完)

葉蓉上次被兩個建築工人以近乎瘋狂的方式輪暴並導致流產,僅在醫院休息了幾天就回到公司上班了。説到底葉蓉還是蠻在意自己的事業的,不想因為自己獨特的性愛好影響自己的發展。儘管在公司裏許多優秀的男同事都在追求葉蓉,每個男同事都為葉蓉的絕美的容貌折服,為葉蓉傲人的身材所吸引,為葉蓉優雅的氣質所迷戀,為葉蓉的聰慧所徵服,但葉蓉對他們毫無興趣,甚至有些討厭,討厭他們的高大帥氣,討厭他們的彬彬有禮,討厭他們出於尊重女性的各種行為。葉蓉禮貌的拒絕了他們的殷勤和約會,她喜歡的是外表醜陋、言語粗俗、行為暴力、對女性有征服欲的漢子,「想上我就上唄,廢那麼多話幹嘛,一點男人味都沒有,真是沒勁!」在一次婉拒男同事的約會後,葉蓉忍不住在心裏罵道。但這兩個建築工人也太過份了,簡單沒把葉蓉當人看,葉蓉好長時間都覺得下陰隱隱作痛,估計自己的性器官一定受到了損害。唉,居然動用了塔吊和液壓鑽機這樣暴力的機械,這樣的玩法就算是正常人也吃不消,更何況自己還懷着孕。至於自己腹中那個種到底是誰的,葉蓉也不太清楚,反正是那幾個內射自己的老乞丐的,老乞丐一共有九個,是誰的對於葉蓉來説並不重要,也不想弄清,也弄不清。

為了讓自己的身體快點完全恢復,不留病根,葉蓉還是決定乖乖聽醫生的話,遵醫囑3個月不過性生活。不能被男人玩弄的日子對於葉蓉來説是百般無聊的,但是葉蓉自制力比較強,她很清楚,自己要麼不做愛,要做愛必然是非常刺激、非常激烈的,身體沒有完成復原之前,還是收斂點好,這也是為了以後更好的享受性愛啊。所以性慾上來的時候,她也只是簡單的手淫一下,緩解自己的性慾,並沒有去找男人。

就這麼捱了2個月,天氣較涼,進入了秋天,大多數女孩都收斂着穿起了長褲,短裙雖然漂亮性感,但在這季節,的確太冷了。葉蓉最愛美了,每年都早早的換上短裙,露出光滑修長的美腿,走在大街上迎接男人貪婪的目光。雖是深秋,葉蓉仍然堅持穿短裙,不過,為了避免着涼,葉蓉還是穿上了絲襪。美腿在絲襪的襯託下,更顯得粉嫩,更加性感,更引人注目了。

這天,葉蓉為了趕一份稿子,獨自一人留在辦公室加班,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子夜時分。葉蓉打了個哈欠,起身打算衝杯咖啡提提神,卻發現水瓶裏已經沒有開水了,這時,她聽到門外有些腳步聲。

這麼晚了,還有誰在這裏?

葉蓉好奇的打開門,只見三個長得奇醜無比的男人,穿得本公司保安制服,緊張得看着自己,就像被自己嚇了一跳似的。

「原來是保安大哥啊,能麻煩你們給我打瓶開水嗎?」葉蓉笑着使喚他們,葉蓉對醜男人一點也不介意,而且還很喜歡這樣的男人,娘炮一般男人葉蓉無比討厭。這些保安平時被葉蓉使喚慣了,主要是因為幾個月前老乞丐混進公司,葉蓉「包庇」了保安們一次,他們對葉蓉又敬又畏,什麼活都願意替葉蓉幹,更別説葉蓉這等美貌的女人,保安們一個個恨不得天天給她打下手。但這次,有些意外。

三名保安緊張的看着葉蓉,一個也沒有動。

「愣着幹嘛,去啊,快打瓶開水。」葉蓉見他們傻站着不動,有點不高興,但立刻察覺出有些不對勁。

葉蓉仔細的打量了他們,沒錯啊,整齊的保安制服,胸前掛着工號牌,的確是本公司的保安,只是長得太醜了吧,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世界500強企業,對保安的形象要求還是蠻高的。他們一個臉上有着長長的刀疤,一個滿臉麻子,另一個就更別提了,是個侏儒!有用侏儒當保安的嗎?這個侏儒甚至有些怯怯的,似乎想跑。

這時,麻子開口了,「嗯,小姐,水還沒有燒開,等燒開了,我給你送上來。」

「好啊,辛苦你們了。不過樓下的開水間好像燈壞了,剛才我都沒敢進去,你們上來的時候有沒有順便把燈修好。」葉蓉一邊説,一邊暗自盤算,他剛才稱自己為「小姐」,而不是大家慣用的「葉經理」,有可能不認識自己,這公司上上下下,誰不認識自己啊,尤其是男人。

「這個……這個……我們已經通知電工了,馬上就會有人來修的。」麻子吱吱唔唔的説。

葉蓉突然發現哪裏不對勁了,巡邏的保安一向都是兩人一隊,其中一人必須持巡更棒。可現在卻是三個保安在一起,而且一人一把普通手電筒,不是巡更棒。而且,開水間根本不在樓下!他們是小偷!

正當葉蓉在考慮怎麼報警的時候,刀疤臉突然撲了上來,捂住葉蓉的嘴,鎖住葉蓉的脖子。侏儒也衝上來幫忙,他將葉蓉雙手反扭在一起,和刀疤臉合力將葉蓉放倒地上。

「拖進去,快拖進去!」麻子似乎是他們的頭。

「啊!你們要幹什麼!」葉蓉想叫喊,但一句話也叫不出來,很快就被他們拖進了自己的辦公室,壓在地板上。

「嘖,這小娘們兒,奶子真大。」刀疤臉捂着葉蓉的嘴,另一隻手隔着衣服捏着葉蓉的奶子。

「你這色鬼!這時候還忘不了這個。快點找點值錢的東西走吧。」麻子説道。

葉蓉很奇怪,明明是自己遭遇了歹徒,還被襲胸了,為什麼自己沒有進行任何反抗,甚至連反抗的想法都沒有。

「這小娘們兒的奶子真大,真圓,真軟,還這麼有彈性,好久沒有遇到這麼棒的奶子了。」刀疤臉沒有理睬麻子,一個勁的擠着葉蓉的奶子。

「真的!我來試試!」侏儒放開葉蓉的手,抓住葉蓉另一隻奶子,用力的抓着。「真的很軟啊!」

葉蓉渾身上下都是性感帶,尤其是奶子,被這兩個男人這麼用力的擠着,馬上就來了反應。「這是,這是要強暴我嗎?」葉蓉心想。葉蓉已經有2個月沒有給男人碰過了,現在被這兩個醜男人擠着奶子,感覺特別興奮,只可惜還隔着衣服,要不然一定更爽。

「你們這兩個好色之徒!就不能先幹點正事?」麻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葉蓉調皮的伸手摸了一下刀疤臉的跨下,然後飛快的縮了回去,笑眼看着他。這三個人中,刀疤臉長得最醜,色膽最大,動作最粗野。葉蓉就喜歡這樣的男人!

「嗯,這小娘們兒居然還摸我的雞巴!」刀疤臉驚訝的説。

「是啊,看她的樣子,好像並不反抗嘛。」侏儒停下手來,「別捂她的嘴了,人家好像有話要説。」

刀疤臉警告道:「小娘們兒,我現在讓你舒服一點。你可別叫,叫就宰了你。」

葉蓉眨了眨眼,算是點頭了。

刀疤臉慢慢的鬆開了手。

「你們不要傷害我,我不會叫的。」葉蓉假裝怯怕,其實,她心裏已經打定了主意,用這三個男人慰藉一下自己,反正自己已經禁慾2個月了,雖然醫生説要禁慾3個月,估計差也差不多了,應該沒事。而且就算自己想禁慾,這種情況,自己也沒法逃脱啊。葉蓉説服了自己。

麻子上去摸了一把葉蓉的下巴,「的確是個一等一的美女。」

「保安大哥,我是新來的,不知道這裏的規則,我補做就是了。」葉蓉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故意提到「規則」,給他們一個藉口來幹自己。

「規則?這裏有什麼規則。」三個醜男你看看我,我看看他,又不知道開始緊張什麼。

葉蓉有點小失望,看上去他們比較笨,需要引導。「規則就是,規則就是……」葉蓉想起這個「規則」是自己提起來問他們的,不好自問自答,不免有點着急。怎麼這麼笨,應該順竿子爬上來提出要「潛規則」一下啊。「規則就是,我新來乍到,應該跟幾位大哥打打招唿,以後要靠幾位大哥多多照顧,有什麼小妹可以做的,你們只管開口,任何事我都可以為你們做。」葉蓉特別在説「任何事」三個字時加重了語氣,希望他們能夠聽懂。

「你有財務室鑰匙嗎?」麻子問道。

葉蓉差點氣暈,難道本小姐的身體不比財務室那點錢更誘人嘛嗎?

「鑰匙,鑰匙在我身上啊。」

「交出來!」三個男人眼裏放光。

「你們在我身上找找看。」

六隻手立刻在葉蓉身上摸來摸去。

「嗯,嗯,嗯嗯嗯。」這六隻手很快把葉蓉摸出了感覺。

「脱下來搜更方便喲。」葉蓉居然在擔心他們不來幹自己。都已經到這份上了,自己陰道裏已經快洪水泛濫了,他們再不動手姦污自己,恐怕自己會難受死。

「對,脱下來搜!」麻子指揮道。

葉蓉這天穿得是一身高管制服,黑色的西服,白色的襯衫,齊膝的制服裙,肉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不過,在麻子的指揮下,刀疤臉已經脱下了她的西式制服。

「你這麼慢能成什麼事!」侏儒撲了上去,一把就撕裂了葉蓉的白襯衫,因為用過猛,連黑色胸罩一併扯了下來。

想不到這個侏儒這麼暴力!葉蓉不禁一陣子驚喜,真是小瞧他了。

「我操!你把她胸罩扯下來幹什麼。」刀疤臉感覺氣勢被侏儒壓下去了。

「是啊,人家胸罩裏又沒有鑰匙的。」葉蓉懶懶的用手象徵性的擋了擋胸,嬌聲説道。

「上邊沒有就在下邊!」侏儒特別粗魯,葉蓉的制服裙也被扒了下來。

「你們把人家的衣服都撕成這樣了。早知道不讓你們搜了,算了,我自己脱下來你們找吧。」葉蓉想站起來跳個脱衣舞。

可是,這三個男人很沒有情調。剛才吃了侏儒一個悶的刀疤臉沒有給葉蓉機會,他發怒的將雖然已經撕裂但仍掛在葉蓉身上的白襯衫撕成了碎片。葉蓉沒有反抗,反而很激動,男人嘛,就是要暴力一點。「人家還有內褲喲。」葉蓉撒嬌道。

「這個給我來!」麻子終於忍不住展示他男人的一面,他雙手扒住葉蓉的內褲,猛的向下一拉,葉蓉也很配合,順着拉的方向抬起美腿。大腿根處一涼,葉蓉已是赤裸。

「這小逼的毛真多真密,這女人性慾強啊。」侏儒盯着葉蓉的私處。

葉蓉心想,沒文化的人就是喜歡意淫,女人的性慾跟陰毛有什麼關係。但見侏儒盯着自己陰部,於是張開腿讓他看仔細。

「麻哥,想不到撕女人衣服這麼爽,她還有絲襪,這個讓我撕了吧。」刀疤臉好像撕上癮了。

「且慢,這腿可真美,穿得絲襪好看!」一邊説,一邊抱起一條葉蓉的長腿,撫摸着。原來麻子是個絲襪控。

「你不是喜歡我的奶子嗎?現在連胸罩都脱了,過來撕我的奶子好了。」葉蓉淫蕩的説。

刀疤臉將葉蓉拉起來,繞到她背後坐下,使葉蓉依靠在自己身上,然後雙手從背後繞過去抓住她的兩隻巨乳,使勁捏着,擠着。

「嗯,嗯,啊,啊啊,好大力啊,我的,嗯,嗯,我的奶子,如,如何,舒服嗎,夠不夠大。」葉蓉呻吟着説。

刀疤臉沒有回答,他更使勁的擎住葉蓉的奶子,向各個方向拉扯,不,撕扯着,仿佛真的要撕碎葉蓉的奶子。

「啊啊,爽啊,啊,奶子,奶子,快要被你撕掉了。啊!」葉蓉興奮極了。這時,侏儒把手伸向葉蓉的陰部。

「嗯,嗯,嗯嗯,啊,別玩了,別玩了,啊,啊,好厲害。」葉蓉説的是真的,想不到這個侏儒竟是個性愛高手,他的手指特別靈活,快速而又準確的刺激着葉蓉的興奮點。可以説,他手指玩到什麼地方,葉蓉的淫水就流到什麼地方。

「啊,啊,你,你的手指,好靈活,我好喜歡,太刺激了,啊啊啊啊!」

「那當然了,沒有他打不開的鎖。」麻子一邊撫摸葉蓉的絲襪長腿,一邊舔着。原來這個侏儒是負責開鎖的。

「啊,你們倒是,倒是,趕緊啊。」葉蓉的陰部被玩着,奶子被擠着,長腿被舔摸着,淫水直流,早就受不了了。

「對啊,差點忘了,鑰匙呢!快找鑰匙!」葉蓉萬萬沒有想到這三個男人還想着鑰匙,於是生氣的説,「鑰匙等我舒服過了再給你們!」

「我操!臭婊子!不想活了!」刀疤臉雙手玩命的一攥,幾乎擠出奶水來。同時,侏儒也用三根手指捏住葉蓉的陰蒂,用力一拉。

「啊!!!!!!!」葉蓉疼得眼淚直流,尖叫起來。

「我操,你想死啊,不是不許叫的嘛!」

「啊,啊,嗯,沒事,這個辦公室隔音效果非常好,只要門關上,什麼聲音也不會出去的。」葉蓉記得自己被拖進來時,門是被關上的。為了保險起見,她扭頭看了一下門,的確關得嚴嚴的,於是放心了。

「快把鑰匙交出來!否則就這麼疼死你。」

「好,好啊,再來,這樣很舒服啊,再來啊,再來一次!」疼完了,葉蓉感覺奶子漲漲得,陰蒂也漲漲得,很舒服。

「賤貨!那就讓你爽個夠!」

「啊!!!!!!!!!!!!!」葉蓉悽厲得尖叫起來,因為這次是刀疤臉雙手攥住她一隻奶子,用盡全身力氣擠着,侏儒則把拇指和食指插入葉蓉的陰道裏,捏住了陰道裏的嫩肉,而麻子用牙咬住葉蓉另一隻奶子的奶頭,用力向外拉着。

「咦!有奶水!」麻子驚奇的看到葉蓉的奶頭流出了一些奶水。

怪不得這段時間總覺得乳房漲漲的,原來是泌乳了,意外懷孕帶來的麻煩真多,打胎後這麼長時間還會有奶水啊,真是沒想到。

「這奶水真甜。」刀疤臉用雙手擠捏住葉蓉的奶子,用嘴吸着,也品嘗到了奶水。

葉蓉打胎已經有2個月了,奶水並不多,兩隻奶子各被擠出一點後,就沒有了。這可惹急了侏儒。

「操!我一口沒有喝到!」

「你先玩別的,説不定,我過一會兒就有奶水了。」葉蓉感覺被男人擠出奶很刺激,也很想再試試。

「也好,我們先去財務室辦事,回頭再來時,她也該出奶了。到時候兩個奶子全歸你,怎麼樣。你快跟她把鑰匙拿過來。」麻子念念不忘「正事」。

「不是沒有他開不了的鎖嗎?還跟我要什麼鑰匙?」葉蓉沒聲好氣,自己都被弄成這樣了,他們還想着別的事,真掃興。

「有鑰匙不是更快嘛。快點,把鑰匙給我。」侏儒伸出手來。

葉蓉把侏儒的手按在自己奶子上,説:「你讓我爽一次,我就把鑰匙給你。」

「你這個賤貨!」

「是啊,我就是個不要臉的賤貨。快用你們的大雞巴操我吧,來啊,狠狠的幹我,操爛我。」葉蓉覺得再遮遮掩掩的説不定他們真的扔下自己去辦「正事」。

「小騷逼,既然你這麼欠幹,我們就成全你。」

「好啊,你們千萬別用套啊,直接射進來就行了,別管那麼多。」

「你,你説什麼!」麻子呆了一下,還有主動要求不用套的女人。

「我的身子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過了,想玩我就不許用套。想射哪裏就射哪裏唄,把我肚子搞大了也不許管啊,反正我就是個賤貨。」

「你這個臭婊子,原來這麼爛,這麼不值錢,隨便射啊。」

「射我嘴裏也可以啊,我保證吞下去。」

「你,你這個破鞋!」

葉蓉指着自己的陰部説:「你是説這裏嗎?是啊,是很破啊,也不知道多少男人的雞巴用過了。你們快點好不好,我的小逼很癢了。」

三個男人趕緊手忙腳亂的脱褲子,葉蓉玉體橫陳,靜靜的笑着看着,她喜歡看男人搶着上自己的樣子……「誰先脱下內褲誰就可以打我第一炮!」葉蓉張開的雙腿,靜候男人的徵伐。

侏儒是第一個,因為腿短,脱得特別快。葉蓉看了一眼,好醜的肉棒!黑不熘揪的,佈滿了青筋,不過明顯已經勃起了,而且看上去硬度不錯,就是短了點。短點就短點吧,葉蓉試過的肉棒不計其數,深知短雞巴也能作出大文章,所謂「小歸小,有技巧」。

葉蓉的陰道裏已經流了不少的淫水,根本不需要潤滑,侏儒第一下就插了個盡根而入。

「嗯嗯。」葉蓉悶哼了一下,好粗,但不夠長,根本幹不到子宮啊。也難怪,侏儒這麼矮,雞巴也不會很長,還好夠粗,至少陰道裏有飽實感。

葉蓉睜開眼睛,這個奇醜無比的侏儒騎在自己潔白的身上,帶着猥瑣的笑容,用肉棒操着自己。葉蓉頓時覺得自己好賤好賤,這次居然被這麼醜的侏儒給幹了,而且就在自己的高檔辦公室,為了讓他幹,自己還竭盡所能的去勾引他,還邀請他和他的同伴射在自己隨便什麼地方,嗯,好像今天是危險性,難道要又要懷孕,要懷這個侏儒的孩子?

「你是所有幹過我的人當中,最特別的,來啊,千萬別憐惜我,我很騷的。」葉蓉在性愛最擔心的就是男人的憐香惜玉,她寧可男人暴力一點。

「操你個賤逼!嫌我矮是不是!嫌我醜是不是!老子矮怎麼了,照樣操你!」侏儒的自尊心很強,一邊罵着一邊奮力的抽插着。

「啊,好爽,好舒服,你幹得我好舒服,我就是喜歡你這樣的醜男人!漂亮男人我見多了,我一個也不喜歡。你這樣的又矮又醜的侏儒我最喜歡了!侏儒!你這個侏儒!幹我!射到我子宮裏來!我今天危險期,我要懷你這個醜八怪的孩子!」葉蓉知道,只要刺激了侏儒的自尊心,侏儒就會一定發狂般的在自己身上發泄。

「你這個人盡可夫的騷婊子!去死吧!賤貨!」侏儒深深的被葉蓉刺激了,受傷的心靈激發出無限的力量,他發了瘋似的,用盡力氣操着葉蓉,肉棒飛快的在葉蓉的逼裏進進出出。

這時,麻子和刀疤臉湊到葉蓉身體兩側,低下頭吸啜葉蓉的奶頭。葉蓉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性起,這時是很容易出奶的。唉,自己怎麼這個體質,都打胎2個月了,還在泌乳,真是天生的淫娃蕩婦。

「操,你們兩個,給我留點!説好這次給我喝的。」侏儒罵道。

「是啊,不許喝,我的奶水要全留給醜八怪侏儒!」

「婊子你還敢罵我!我幹爆你!」侏儒恨恨的説。

「啊!!!!乾死我了!」葉蓉放蕩的呻吟着,「你能不能再扎深一點啊!」

「操,你還嫌我短!」

這時麻子起身説道,「你來吸這個奶頭,我剛剛吸出來一點點,應該還有不少,你來嘗嘗鮮,這逼讓我的操。」

侏儒很聽老大的話,果然從葉蓉的逼裏把肉棒撥出,「哼,小婊子,你死定了!讓你嘗嘗麻哥的大雞巴的厲害。」然後繞到葉蓉身邊,伏下身吸葉蓉的奶頭。

「果然有不少!這奶水真甜!」侏儒滿意了。但葉蓉卻沒有説什麼,因為,葉蓉已經被麻子的巨型肉棒給嚇呆了。

麻子滿臉都是麻子,有些好像還是新發出來的痘痘,有些地方還在流膿水,估計是自己亂擠的,也不知道是粉刺還是什麼,總之臉上不清爽,一般人見了就厭惡,有潔癖的人見了還會噁心。但是葉蓉卻很喜歡,越是醜陋的男人她越是喜歡讓人家操,這樣才顯得自己低賤不值錢,自己才能獲得更舒服的性高潮,這樣的心態,連葉蓉自己也講不明白。也許,自己就是這種受辱狂加受虐狂吧。這個麻子從頭到尾就想着鑰匙,葉蓉對他比較失望,覺得他不好色,對自己不重視,但現在看到麻子下體的巨型肉棒,保守估計也有20公分,葉蓉不由自主的張大的雙腿。

這麻子的肉棒確實大得不像話,不但有長度,而且很粗壯,硬度更是不必多説,跟鐵棒似的,更醜陋的是,還有一個超大陰囊懸掛在跨下。

「天啊,你的雞巴好大!」葉蓉清秀的面孔張大眼睛,温柔的説出「你的雞巴好大」時,麻子爆發了。

「騷逼賤婊子!我一進門就想操你!本來想辦完正事再把你拖回去操,誰知道你這麼賤,居然等不及了,真是爛到極點,行,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的厲害!」

「大雞巴哥哥,快來幹翻我吧!還有你們,別停,我等下就又有奶水了。我太騷了,我好喜歡這根雞巴,啊!!!!救命!!!!啊,啊!」

麻子的巨棒狠狠的搗了進去!

葉蓉疼得眼淚掉了來了。

「疼啊,好疼,我的逼,逼要裂了,救命,饒了我吧,我的逼,裂掉了……」葉蓉沒有説謊,她的下體真的流血了,麻子的巨根實在太粗太長,插得又太快,葉蓉來不及適應。

刀疤臉擔憂的説:「麻哥,你輕點吧,你的雞巴那麼大,把她搞殘了我們怎麼辦。」

「搞殘了我還有嘴,可是,可是,不行,不行,大雞巴哥哥,你這樣會要了我的命的!別插了,你躺下來,我在上面,我來弄,我保證讓你的大雞巴幹到我子宮裏!」現在麻子的巨根卡在陰道裏,麻子也不舒服。

於是麻子撥出肉棒,讓葉蓉起身。葉蓉環視四周,請麻子坐在沙發上。這沙發是高檔奢侈品,葉蓉不捨得把它靠牆擺放,生怕有所磨損,於是就讓人放在辦公室中間。這沙發還是葉蓉跟總經理反覆申請的,説是接待高端客户時,沒有高檔奢侈品沙發會影響公司形象。現在,卻讓這個麻子給坐了。

葉蓉喘了口氣,先跪了下來,把頭埋在麻子跨下,反覆親吻着龜頭、肉棒、陰囊。

「賤婊子,我要插你的逼!」

葉蓉愣了一下,莞爾一笑,「大雞巴哥哥,我口交技術可好了。你不想試試?」

麻子默不作聲。

葉蓉何等聰明,立刻明白了,這個麻子肯定是持久力不強,怕在口交過程中就射了,所以急急的想乾逼。

但是葉蓉有辦法!她磕下頭去,親吻麻子的腳。

「啊!!!」三個人很意外。

葉蓉抬了抬頭,看着麻子驚訝的表情,笑了。

「你高高在上的樣子,好像我的主人,我的好主人,請賜予我您高貴的腳吧。」説完,捧起麻子的一隻腳,將拇趾含入嘴裏,衝着三人微笑。

「太賤了,這婊子太賤了,比我們玩過的任何一個妓女都要賤。」

「我本來就比妓女還要賤啊,隨便怎麼玩都可以的。」葉蓉一邊説,一邊把麻子的腳放在自己胸前,用雙乳夾住,然後低頭繼續吮添每一根腳趾。她的雙乳剛剛被侏儒和刀疤臉猛吸過,還在向外滲奶汁,於是葉蓉靈機一動,就用滲出的奶汁給麻子擦腳。

「操!這輩子還沒有用過奶水洗過腳,而且是人奶!漂亮女人的奶水!」麻子激動極了,主動用腳底摩擦葉蓉的奶頭。葉蓉很是善解人意,於是挺起胸,任由麻子用腳搓乳,還用手擠自己的奶,讓奶子更多的滲出來。

「快上來,讓哥好好疼疼你。」麻子用手套弄着自己的巨大肉棒。

葉蓉聽話的騎上麻子的大腿,將自己的陰道套上麻子的肉棒,然後一點一點的向下套。其實這才是葉蓉的目的,如果讓麻子插自己,這麼大的肉棒,自己肯定吃不消。如果自己來套,力度和速度都由自己掌握,反而容易套入。

葉蓉採取的辦法是進去3釐米,就撥出2釐米,再進去一點點,再撥出一點點,自己吃不消,就停下調整角度,再重新套進,大約折騰了10分鐘,才終於頂到宮頸。

葉蓉喘了口氣,淫笑着説:「我的好主人!我是你的最賤最賤的性奴,現在已經準備好被你狠操了,操死了也沒關係。主人的大雞巴已經插到我的宮頸了,只要稍微用點力,就可以操到我子宮裏去了。主人還等什麼?是想對我憐香惜玉嗎?我想不會吧,我都這麼不要臉了,而且被那麼多雞巴搞過了,人家都説我是公廁、破鞋,我的身子太髒了,倒貼也不一定有人肯要,主人不如就成全我吧,操死我!」

麻子哪經得起這麼淫賤的刺激,雙手抱住葉蓉向下摁去。葉蓉早已把體位調整好了,放鬆自己全身,麻子的肉棒立刻穿過了狹窄的宮頸,肥碩的龜頭硬生生的進入了葉蓉的子宮。

「啊!!!」葉蓉尖叫起來,死死的抱住麻子,嘴裏還浪叫,「弄死我,弄死我!」

侏儒和刀疤臉立刻過來幫忙,他們抓緊葉蓉的身體,用力的向下摁去。

「啊!!疼啊,疼死我了,真爽,對,就這樣,弄死我吧。」

「媽的,今天撿到寶了!從來沒有哪個逼有這等彈性,我這麼大的雞巴居然可以插到她子宮。今天真是爽爆了。」麻子抱着葉蓉的身體上下巔着,使自己的肉棒反覆穿刺葉蓉的宮頸,龜頭在子宮裏一進一出,葉蓉從來沒有被這麼大的雞巴這麼幹過,簡直爽上天了。

這時,一雙大手抱住葉蓉的頭,摁到沙發靠背上。葉蓉定睛一看,刀疤臉已經站在了沙發後面,他的肉棒正對着葉蓉的臉,雖然沒有麻子的肉棒那麼恐怖,但它的尺寸也令葉蓉非常滿意。

「你的逼肯定被麻哥幹大了,我沒興趣再幹!」

葉蓉吻了一下刀疤臉的龜頭,「那就幹我的嘴吧,保證讓你滿意。不過,你可別輸給他啊。」

刀疤臉向前一挺,肉棒一下子頂到葉蓉的喉嚨,但是,卻再也頂不進去了。

葉蓉拼命張大嘴裏,艱難的調整着角度,希望讓這根大肉棒插到自己食管裏來。可是怎麼也做不到。

「媽逼你個賤貨,怎麼連深喉都不會!」刀疤臉罵道。

葉蓉沒有回答,她努力的嘗試着,但不管葉蓉怎麼調整,都無法讓這根肉棒完成深喉。

「賤貨!婊子!你這條母狗!快給老子深喉!」刀疤臉有點急了。

葉蓉又努力的試了試,還是不行,但卻找到了無法深喉的原因。完成深喉就必須要把龜頭吞下咽喉,而龜頭插入咽喉內則要突破那個90度的彎角,這是人體口腔構造所決定的,需要靠女人自身的調節,硬來是不行的。但以葉蓉現在的姿態,行動受到很大限制,見自己無法完成深喉,葉蓉吐出了肉棒,對刀疤臉説:「好哥哥,我們玩個更爽的,包你滿意!」説完將龜頭捲入嘴中。

葉蓉先是用舌面在龜頭上飛快的打轉,然後用舌尖去挑刀疤臉的尿道口,緊接着裹緊肉棒,用力的吮吸起來。

葉蓉吸得很有節奏,掌握力度也是恰到好處,沒幾下刀疤臉就有點受不了了。

「爽!這婊子果然夠味!」刀疤臉大吼一聲,抱住葉蓉的頭,一陣子亂搗硬插,這真是個粗暴的傢伙!其實這樣根本無助於插入深喉,卻使葉蓉反胃作嘔。但葉蓉就是喜歡這樣的粗魯,這激發出葉蓉的受虐性。她不僅忍着嘔吐感,而且堅持張開嘴巴不去觸碰刀疤臉的肉棒,一方面方便刀疤臉更加粗魯的幹自己的嘴巴,一方面以免牙齒碰到肉棒給刀疤臉帶來不快。於是刀疤臉就更加肆意妄為,簡直跟瘋了似的。

這時,只剩下侏儒可憐兮兮的站在一邊,説:「你們他媽都有的玩了,我沒洞插。操,麻哥,你玩的那個逼,還是我讓給你的,還我!」

麻子玩得正在興頭上,説:「你講不講理,當時是你要吃這賤貨的奶,我用她的奶子跟你換的。現在老子玩得正爽着,等我射完這炮再還你。」

侏儒説:「你雞巴長得比她手臂還粗,等你操過了我們怎麼操。」

刀疤臉放慢了抽插速度,提議道:「你不如跟我一樣,自己在她身上再找個洞插插。」

葉蓉一驚,難道要插自己的菊門?葉蓉的菊門還沒有被人插過,還是個處女洞。葉蓉一直打算把菊門的第一次給自己未來的老公,自己這麼放蕩,讓這麼多男人玩過,總要留個處女洞給未來老公吧。難道這個侏儒要奪走這個處女洞嗎?

「嗯,她這個菊門還不錯,我就爆菊好了。」侏儒的話令葉蓉徹底沒了希望。葉蓉以前不管怎麼放蕩,都留着這個處女洞,即使有人想打這個洞的主意,葉蓉也會發揮出百倍的淫蕩,想盡一切辦法把對方的注意力轉移到自己身上其它部位,以保證自己身上仍有一個處女洞。將來遇到結婚對象時,至少還有一個洞可以滿足對方的處女情結。但以葉蓉現在的姿態,是無論如何也逃脱不了的。陰道裏插着一個這麼粗大的肉棒,而且還卡在宮頸裏,頭又壓在沙發背上,自己動都動不了。而侏儒這樣的身高,插自己的菊門真適合。就算這時葉蓉想辦法求饒,但嘴裏又塞着一根大肉棒,沒法開口。

侏儒吐了口吐沫在葉蓉的屁眼上,然後用手擦了擦,當做潤滑劑,接着扒開了葉蓉的屁股,將肉棒頂在菊門上。

葉蓉閉上了眼睛,認命了,心想:「這下完了,留給未來老公的菊門,讓這個又醜又矮的侏儒給奪走了。唉,我的身子上上下下裏裏外外全被男人搞過了,連屁眼都沒能保住,真的是一文不值了,我真是天生的淫娃蕩婦。這樣的我,將來誰肯娶啊,就算是倒貼也沒人要啊。唉,既然是這個又醜又矮的侏儒爆了我身上最後一個處女洞,等下問問他肯不肯娶我。要是肯娶我就好了。要是他嫌我的身子髒不肯玩我,我就出錢幫他召妓好了,解決他的性生活。」想到這裏,葉蓉不由得罵自己一孕蠢三年,「我可是名牌大學畢業的研究生,世界500強企業的高管,我的薪水不知道比這個侏儒高几百倍,相貌、氣質,哪一點配不上這個矮窮銼的侏儒,怎麼居然想到要嫁給他。讓他玩一次便宜他了。爆菊就爆菊好了,我這麼淫賤,誰會相信我沒被爆過菊,屁眼上又沒有處女膜。就算有處女膜人家也會説是後做的。爆就爆吧,誰爆都一樣。來吧!」

「啊!!!!」葉蓉悶叫一聲。雖然葉蓉對爆菊的疼痛有心理準備,但侏儒的肉棒搗進來時,還是疼得忍不住叫了起來。也幸好有準備,葉蓉硬忍着沒有咬到插在自己嘴裏的刀疤臉的肉棒。

而刀疤臉似乎沒有察覺到葉蓉的好意,見侏儒已經把肉棒插入了葉蓉的菊門,更加興奮了。

「哈哈,我們兄弟三個把這婊子給三通了!」刀疤臉興奮的叫着。

「三通三通!這是我們第一次玩三通!太爽了!」侏儒也叫了起來,看上去葉蓉的菊門很令侏儒滿意,「她的菊門太舒服了,夾得真緊,又有彈性,舒服!」

「她的逼也是個極品逼,這麼搞一點事都沒有。平常外邊那些妓女都吃不消我的大雞巴了。」麻子的臉正好在葉蓉的奶子下,於是他不客氣的吮吸葉蓉的奶頭,葉蓉的奶水本來已經被吸得差不多了,被三通後,一陣子興奮,又開始泌乳了。

「真甜,真香!」麻子一點也不顧及刀疤臉和侏儒的感受,獨自一人享受着葉蓉的陰道和雙乳。

「好喝你就多喝點,老子要去了。」刀疤臉加快了抽插速度,大肉棒飛快的在葉蓉嘴裏進進出出,簡直把葉蓉的嘴當陰道玩了。

侏儒也不客氣,一邊用力插着葉蓉的菊門,一邊利用自己的姿態,趴在葉蓉光潔的背上,把雙手繞到葉蓉的奶子上,用力的擠着。

「操!你把她的奶子擠到我臉上了!」

「反正我們喝不到,擠到你臉上給你洗洗臉。」

「操!我先給這婊子洗洗臉!」刀疤臉猛的撥出肉棒,衝着葉蓉的臉顏射起來。

葉蓉只是條件反射的縮了縮,便微笑着坦然接受了全部精液的洗禮。

刀疤臉射出的精液量很足,特別有力量,射了七八波才停,他的精液還特別粘,全部粘在葉蓉的臉上,葉蓉絕美白皙的臉上幾乎被射滿了,連眼睛都睜不開了。

「再來一炮好不好,這次射我嘴裏,我要吞下你的精液。」葉蓉閉着眼睛説道。

「用不着他來,我來吧,別浪費時間了。」麻子推了推侏儒,侏儒識趣的撥出自己的肉棒,順手將葉蓉的身子拉了起來。

葉蓉眼睛睜不開,不知道他們要怎麼處理自己,手足無措在站在那裏,然後被人按着跪了下來。

「婊子!張開你的逼,你要飲料來了。」葉蓉愣了一下,旋而明白了,於是張大嘴巴迎候着。

麻子的精液如約而至,不過麻子精液太多了,卻不太濃,幾乎是尿進葉蓉的嘴裏的。葉蓉由於是閉着眼睛,猝不及防,被精液嗆着了。葉蓉靈機一動,乾脆閉氣咳嗽,於是伴着葉蓉的咳嗽聲,麻子的精液竟從葉蓉的鼻孔裏噴了出來。

「主人,你的精液怎麼射到我鼻孔裏了。」葉蓉嬌聲問道。

「哈哈,是你這賤貨自己弄到鼻孔裏的吧。」

「才不是呢,是主人趁我眼睛被別人的精液煳住的,射到我鼻孔裏來的。」葉蓉撒起嬌來誰來吃不消。

「媽的!我來射她鼻孔。」侏儒叫道。

「唉!你省點精液內射我好不好,我好想懷你的種啊。」葉蓉摸了摸自己的陰部。

「賤逼!等下再操你的逼!」刀疤臉罵道。

葉蓉用手向前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個肉棒。嗯,侏儒果然在對着自己的臉打手槍。

「還是我來為你服務吧,你要對準些啊。」葉蓉用自己雙手開始為侏儒套弄,葉蓉的手特別細膩柔軟,套弄特別快,加上葉蓉清純的臉上粘滿了刀疤臉的精液,嘴角邊掛着麻子的精液,散發出淫蕩的氣息,侏儒很快就受不了了,對準葉蓉的鼻孔射了起來。

其實,無論侏儒怎麼用力射,對得有多準,

精液也不可能射到葉蓉的鼻孔裏去,頂多射到鼻孔口。但是葉蓉為了滿足男人的徵服欲,什麼辦法都想得出來!

葉蓉向後一甩頭,用力一吸,把射在鼻孔口的精液吸了進去,閉了一下氣後,葉蓉把從鼻孔倒流入口中的精液用舌頭託着伸出來讓大家看。

「你這騷貨太會玩了!」三個人異口同聲。

葉蓉調皮的笑着把精液吞了下去,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説:「我還會更好玩的,玩不玩?」

「玩!玩!」三個人完全被葉蓉的淫蕩給徵服了。

「你們趴到沙發上,背向我,兩腿分開,屁股翹起來。」葉蓉把臉上殘留的精液用手推到嘴裏,吸了進去。

「你,你,你是要……」麻子遲疑着問。

「怎麼,嫌我舌頭髒啊。」

「這婊子要給我們玩毒龍!快趴沙發上去,真是撿到寶貝了。」麻子激動的率先背過去趴在沙發上,而侏儒和刀疤臉還沒有反應過來,好像沒聽懂毒龍什麼意思。

葉蓉衝着他倆笑了一下,「看我的!」然後跪到麻子背後,扒開麻子屁股,把舌頭伸進麻子的肛門。

「啊!這……這也能做!」刀疤臉和侏儒驚唿起來。

「我先舔完大雞巴哥哥的,再來舔你們的。別急,一個也不會少的。」葉蓉頑皮的説。

葉蓉賣力的舔着麻子的屁眼四周,還盡力的把舌尖伸到麻子的屁眼裏邊,並在屁眼裏邊四壁舔挑着。

「爽!爽啊,這麼漂亮的美女在給我舔屁眼,我沒做夢吧!」

「我這麼賤,有什麼不能做的。」葉蓉淫笑着説。

「你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賤逼!這個連職業妓女都不一定肯做。」

「我做啊,而且我可是免費的哦,如果你要非要付錢,我寧願用你的錢去買偉哥給你補補。」葉蓉一邊來回上下舔着,一邊説着。

「媽的,老子受不了了。操!」麻子回過頭來,把葉蓉摁在地上,不容分説就把重新勃起的大肉棒再度插到葉蓉的陰道裏。

「啊!好大,太漲了,我愛死這感覺了,好充實!」葉蓉這次感覺適應多了,再加上麻子這次並沒有完全插到底,無論是力度還是速度還是深度都把握得恰到好處,葉蓉舒服得直哼哼。

這時,刀疤臉蹲在葉蓉臉上,葉蓉想起自己剛剛承諾過的話,於是用手抱住刀疤臉的屁股,微微抬頭,用舌面舔掃着刀疤臉的肛門。

「爽死了!今天真是爽死了,居然撿到這麼個爛貨,啊,我他媽的又硬了,操!」刀疤臉大聲説。

「我怎麼辦!我怎麼辦!」侏儒快要急瘋了,在邊上走來走去,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葉蓉什麼話也不説,專心的為刀疤臉舔菊門,其實葉蓉很少為男人做這個,今天氣氛很好,被三個醜八怪男人玩弄的感覺使她快要上天了。

「嗯嗯,別急,我把這個逼讓給你!」麻子説。

「啊,不要,你操得我好爽,請你再多操一會兒吧。」説實話,現在葉蓉已經完全適應了麻子這根巨棒,正在享受巨棒帶來的快感。

「這逼的確是個極品逼,夾得我快受不了了。」麻子老老實實的承認了自己快要射精的事實,同時加快的抽插速度。

「不行!你剛才不是射過了嘛,第二炮不是應該更久嗎?多玩一會兒呀!大雞巴哥哥,啊,大雞巴,我要你的大雞巴!」葉蓉語無倫次。

「媽逼的賤貨,老子的屁眼怎麼辦!」刀疤臉罵道,葉蓉趕緊伸出舌頭替刀疤臉打掃肛門。

「我操!我操死你個極品婊子!你這個不要臉的娼妓!」麻子瘋狂的抽插着。

刀疤臉幾乎坐在葉蓉的臉上,葉蓉也盡力的把舌頭深入刀疤臉的肛門中,不去管麻子,只是把雙腿打開到極致,任由麻子肆意妄為。

「啊,啊!!!啊啊!!爽了!」麻子最後一次抽插狠命的將自己的巨棒塞入葉蓉的宮頸,將自己的第二炮精液射入葉蓉的子宮。

「賤貨!沒想到我第二炮還能射這麼多!」麻子滿意的撥出了自己的肉棒,而葉蓉被幹得連腿都並不起來了,只得張大雙腿高舉着。

「真賤!這婊子長得這麼漂亮,跟天仙似得,骨子裏竟這麼淫蕩。」侏儒走到葉蓉兩腿之間,葉蓉被刀疤臉的屁股擋着,看不到情況,以為侏儒要來幹自己,就將屁股抬高,迎候侏儒的徵伐。

「我就知道,這逼被麻哥幹過了,就是一個窟窿!」侏儒指着葉蓉的陰部説。

這時,刀疤臉站了起來,也欣賞了一下葉蓉的陰部,説:「確實有個窟窿。完了!麻哥你的雞巴又害得我們沒逼玩了。」

葉蓉也不起身,兩眼看着天花板,靜靜的説,「兩位哥哥別急,我休息一下,馬上就好。你們先玩別的。」葉蓉知道自己的陰道一定是被這根超大肉棒給插大了,不過她對自己的恢復能力很有信心。

這時,一個短粗的東西插進葉蓉的陰道。

葉蓉一看,原來是侏儒把自己的腳拇趾插了進來!

「啊!」刀疤臉似乎沒有心理準備,叫了起來,「你!你怎麼把髒腳插進去了!」

「沒關係,我的逼也不乾淨!就是這樣,用你們的髒腳插我的賤逼!」葉蓉一陣子興奮,天啊,自己的逼剛剛被麻子射飽了,又被這個又矮又醜的侏儒用髒腳趾塞住,這下精液流不出來了,看來是非受孕不可了,今天自己真是太淫賤了。

「讓我插一插!」刀疤臉急急的推開侏儒,把自己的腳趾塞了進去。

「你他媽太霸道了吧,剛才麻子説了這逼讓我了。」侏儒又矮又瘦,一下子就被刀疤臉推來了。

「別吵了,你們要玩就快點,天快亮了,想玩以後再玩,辦正事要緊!」麻子已經在穿褲子了。

「以後?以後還能遇到這麼極品的騷貨嗎?」侏儒有點惱羞成怒。

「我會主動找你們啊,剛才射了我那麼多,現在又把腳趾塞我的逼,我肯定懷孕,我當然要找你們啦。」葉蓉張大眼睛,一臉的清純的笑着。

「找我有什麼用!你以為我會對你負責?你不過是個爛婊子罷了。」麻子輕蔑的説。

「誰説要你負責啊,我要你負什麼責啊?你要對我負責幹嘛?上過我的男人,我自己都數不清,誰知道我肚子裏懷的是誰的種?」

「那你找我幹什麼?」

「被你搞大肚子是我活該,是我自願的,誰讓我這麼賤。但是,但是,但是……」葉蓉故意吊胃口。

「但是什麼?快説!」

「但是我懷孕以後,奶子可是會產奶的喲,你們喝不喝?要是不喝,也可以用來洗腳啊,洗雞巴也行。」葉蓉淫邪的笑了起來。

「我操!」刀疤臉被葉蓉的淫賤震驚得差點摔倒,腳趾頭更深的插入葉蓉的逼裏。

「賤貨!賤貨!」侏儒一腳踏上葉蓉的臉,清秀的臉上多了一隻又醜又髒的腳。侏儒的腳雖小,卻長着長長的腳毛,奇醜無比。這個奇醜無比的男人用奇醜無比的腳踩在葉蓉清純的臉上,形成強烈的反差,特別是葉蓉的表情一點也不介意,而且很受用,甚至很識趣的張開嘴,把侏儒的五隻腳趾頭含了進去。

「哈哈,這賤貨,好像很喜歡吃我的腳趾頭!」

葉蓉對着侏儒微笑,拋了個媚眼,承認了他的説法。

「我受不了這騷貨了!」刀疤臉叫了一聲,從葉蓉逼裏撥出腳趾頭,接着立刻把自己的肉棒插進了去。

「啊,啊,嗯,啊,啊……」葉蓉發出極為淫蕩的呻吟聲,「謝謝你,我的逼被腳趾頭插過了,你還肯用雞巴插我,我太感激你了。」

刀疤臉更加受不了了,他的肉棒剛剛插進葉蓉的陰道就立刻開始衝刺,「乾死你乾死你乾死你!!!」

「啊,射我射我,把精液給我,給我的子宮裏。」葉蓉吐出侏儒的腳趾頭,拼命的甩着頭。

「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噢,嗯,啊,射了,老子射了。」刀疤臉吼叫着,把自己的精液射入葉蓉的子宮。

葉蓉喘了喘氣,平靜了一下,幽幽的説:「你太着急了,我的陰道還沒有完全恢復呢。緊不緊,會不會嫌松?」

「行了,夠爽了。」刀疤臉一臉的滿足。

「爽就好,下一個!」葉蓉看着侏儒,指了指自己的陰部。

「這婊子的逼還真是極品,看上去好多了,恢復得真棒。」侏儒看着葉蓉的逼,不由得贊道。

「那你還客氣什麼,快來把我的逼操爛吧,我就喜歡你這樣醜男人幹我。快來啊,用最粗魯的方式幹我,對我儘可能的粗暴點,殘忍點。」葉蓉笑意盈盈,用手撫摸着陰部,使陰部恢復得更快點。

「哼,那就讓你嘗嘗我的厲害!」侏儒雙手勒住葉蓉的脖子,緊緊的勒。

「啊!」葉蓉驚得雙手抓住侏儒的手,旋而明白了,鬆開手,任由侏儒將自己推向死亡邊緣。事實上,如果侏儒要真的勒死葉蓉,葉蓉也是無法反抗的。

侏儒的肉棒插了進來,葉蓉配合的用雙腿勾住侏儒的腰,儘量使侏儒插得更深一些。

侏儒開始抽插起來,同時手上開始用力,勒得葉蓉無法喘氣,臉漲得通紅。葉蓉不由得全身用力收緊,帶給侏儒更大刺激。

儘管是第二炮,但侏儒和麻子、刀疤臉一樣,根本受不了葉蓉的淫蕩。事實上,他們三人又窮又醜,平時能玩個把妓女已是天大的開支,在玩葉蓉之前,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碰過女人了。而葉蓉又是這麼漂亮,又這麼淫蕩,還這麼會玩,超出三人的想像,因此他們射精特別快。就在葉蓉被勒得快要昏厥的時候,侏儒射了。

「爽了!」侏儒暢快的説道,「今天真是爽呆了,從來沒有這麼爽過。」

眼見侏儒離開了自己的身體,葉蓉低咳了兩下,「咳咳,你勒得更緊,差點要了我的命。」

「喜歡我勒你嗎?」

「喜歡啊,勒得我好爽。沒想到還有這種玩法,瀕死的感覺超棒,好像自己是被操死的一樣。」葉蓉撫摸着自己的脖子。

「那我勒死你好了,就算是殺人滅口。」侏儒看上去不像是説了玩,他用雙手又一次勒住了葉蓉的脖子。

「你瘋啦,不就玩了個婊子嗎?犯得着殺她滅口?」刀疤臉似乎捨不得葉蓉。

「是啊,為我這麼賤的女人,犯得着嗎?」葉蓉很鎮定,「再説,鑰匙還沒有給你們呢。」

「對,犯不着為了這個賤貨背人命案。你快把鑰匙交出來。」侏儒放開葉蓉的脖子。

葉蓉輕嘆了一口氣,站了起來,陰道裏立刻有精液流了出來,順着大腿向下淌。葉蓉低頭看了一眼,説:「你們射得真多!」

「你不去當妓女真是可惜了。」

「謝謝誇獎!不過我太賤了,配不上妓女這麼高尚的職業,頂多是條發情的母狗罷了。男人是不會把我當妓女一樣對待的。」

説着,葉蓉光着身子走到辦公桌前,隨便找到一把沒用的鑰匙,説:「喏,這就是財務室的鑰匙,快去吧,明天還要來哦,明天我喝點下奶的湯,爭取多產點奶,你們一定要把我的奶水擠光哦,隨便你們喝了還是洗臉洗腳,擠幹為止,從今以後,我給你們當性奴!」

看着三人穿上衣服,拿着鑰匙走了,葉蓉依然光着身子,默默的關上了門,反鎖起來,熄了燈,躺在沙發上,撫摸着自己受傷的陰部,靜靜的等着。

「最近月經不穩定,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危險期。要是危險期就好了,説不定會懷孕,下次讓人搞的時候就又有奶水可以讓人喝了。唉,可惜被內射時是他們的第二炮,不知道行不行,真希望懷的是侏儒的種,他最醜了。」

幾分鐘後,辦公樓所有的警笛響了起來,刺耳的聲音劃破夜空。一羣全副武裝的保安如打了雞血一樣衝上來,在各個樓層到處搜索着。葉蓉聽到保安們頻繁的在自己辦公室附近跑來跑去,心想只要我不露面,誰也不知道我在這裏加班。很快,三個賊被抓住了。

「傻瓜!財務室的鎖是隨便能碰的嗎?用一把假鑰匙去開,當然會觸發報警系統了。」葉蓉輕輕的自言自語,「笨歸笨,總不會笨到把輪姦我的事也告訴警方吧。」

就這樣,葉蓉全身赤裸着在沙發上休息,快到上班時間,葉蓉就起身借着晨光仔細清潔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從自己的更衣櫥裏找到一套新制服換上,上了點淡妝,重新光彩照人的出現在同事們面前,依然是那麼舉止優雅,依然是那麼美麗動人,誰也看不出她剛剛被操得不成人形,只當她和大家一樣睡了個好覺按時按點的來上班。下午,葉蓉搭訕了一個保安隊的小頭頭,聽聞那三個笨賊被送到派出所後,一五一十的把他們企圖到公司財務室偷錢的事情交待的清清楚楚,而且還為了爭取寬大處理,把偷盜過程中輪暴一個年輕女孩的事也交待了,強調是這個女孩主動勾引他們,假鑰匙也是她提供的,以為這樣會「坦白從寬」。負責記錄的年輕警官在寫他們輪暴女孩的經過時,由於許多細節過於刺激,還打了手槍。警方反過來詢問公司保安時,所有保安一口咬定無人加班,更無女孩獨自一人在深夜滯留在辦公樓內,紛紛指責那三個毛賊無中生有影響辦案。警方大怒,當即表示從重從嚴處理。

「三個笨賊!」葉蓉打心眼裏罵道,「你們以為你們是什麼人啊,難道警察會給你們一個『輪流發生性關係』的定性嗎?本小姐被你們輪暴的細節已經寫進卷宗,在處理你們過程中肯定還會反覆被人查閲,真不知道你們交待這些幹什麼!笨賊!笨賊!笨賊!!!」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16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叶蓉与笨贼(完)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