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説 h】人妻張豔芳

頂着炎炎烈日小雨站在小區的門口等着打車,心裏一陣陣的犯嘀咕,後悔前一段日子不應該光顧着和姨媽、明

明她們在家裏沒日沒夜的肏屄,應該和姐姐一起去學車,要是拿了本今天就不會曬太陽了,該死的老天爺一點風都

從國外回來已經快三個多月了,在這幾個月裏,最開始小雨還被姨媽和明明關在家裏不讓出來,兩人請了假在

家整天纏着、索求着小雨年輕旺盛的精力,以彌補這兩年來的因為沒有小雨而造成的極度饑渴,但是經過這幾年的

性交鍛煉,小雨已經不像前幾年那樣只是依靠自身特殊的體質而在牀上逞威了,無論是肏屄的技術還是持久力上,

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在國外由於倪楠母女出於對小雨今後仕途以及自身政治上的考慮對他看的很緊,堅決禁止小雨和那些外國洋妞

往來,所以小雨在國外雖然有母女兩個人供他肆意馳騁,但畢竟只有兩個與小雨在國內眾多的女人給予的滿足來説

是遠遠不夠的,小雨這幾年的性慾也是比較壓抑的。這次一下子多了兩個,終於可以隨心所欲了,也樂得被自己的

女人們圈在家裏。

連續幾個月的旦旦而伐不僅沒有讓小雨有任何的疲軟狀況,反而是他的幾個女人現在開始有些吃不住勁了,首

先是姐姐在被再一次的肏腫屁眼後,藉口學車躲了出去,然後就是明明……今天小雨要去他的死黨錢方家,小雨回

來以後他們只通過電話,還沒有見過面,小雨出國以後錢方這小子沒有上大學,而是利用他爸爸工商局長的關係和

海關黨委書記的兒子合夥在經濟開發區開了一家公司,專門收購各個企業的廢料,説是收購其實和白拿差不多,他

們幾個公子哥利用自己老子的關係,以遠遠低於市場的價格強賣人家的東西,如果那家企業有什麼不滿的話,就在

這家企業的進出口上做文章,卡、拖別人的辦理進出關的手續,辦理進出口最怕的就是拖,所以明知道吃虧,但是

沒有什麼企業敢怎麼樣,據錢方講他們一年能弄幾百萬,兩年多的功夫錢方就開上奔馳S350了。

來到錢方家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剛要伸手按門鈴,門卻突然打開了。

「小雨!」「錢方!」瘦瘦黑黑的錢方對着小雨來了一個俄羅斯熊抱,「嘿,哥們你比以前可胖了嘛,外國的

牛奶那麼養人啊。」將小雨讓進屋裏,錢方邊圍着小雨轉圈邊道。

「咱這不是胖,是強壯,在外面大學裏流行各種社團活動,你要是不加入一個很難在同學堆裏混,我參加的是

橄欖球隊所以經常鍛煉,你不是在做生意嗎,怎麼變得這麼黑呀?」「我根本就沒白過嘛。」「媽,小雨來了,我

上次從武夷山帶回來茶您放哪啦?」「你要出去嗎?」房間裏沁涼的空氣讓小雨注意到了錢方手上還拿着一個大皮

夾和墨鏡,即隨口問道。

「哎!哥們真對不住你,剛才梁子打電話來説,我們拉貨的那車在一家廠子裏裝貨時被夥人人給截了,工人也

給打傷了,我的趕緊去看看,説人傷的不輕,媽的不想在B市混了,老子的買賣也敢攪和。」「小方,不許去,出

去又和人打架,和小雨幾年沒見了,今天就在家裏和小雨好好聚聚。」張豔芳拿着一罐茶葉走了出來,邊念叨着小

方邊拆茶葉的包裝,但眼睛確死死的盯着小雨。

「張阿姨。」「哎,小雨越長越漂亮了嗎,看這個子有一米九了吧?」「那裏呀,張阿姨。還是一米八一點沒

長。」「小方去拿杯子。」「不行,我得趕緊到開發區去看看。」「不許去,成天就知道打架,開發區那麼多廠,

廢料你們收的過來嗎動不動就和人家動粗,你爸知道了看他怎麼收拾你。」「媽,您知道什麼呀,梁子他老家那個

表弟,就上次要咱們家哪舊家具非得要給錢的那個小夥子,讓人打傷了送醫院等着錢急救呢。」「那個小夥子啊,

那麼老實也打架?」「他不知為什麼讓夥人給打了,一直昏迷不醒,開發區醫院要八萬入院費,梁子是從遊泳館直

接過去的,身上沒帶錢,讓我給送錢去呢。」「小雨你在家等我,等我回來我們得好好聊一夜,我們三年沒見了啊

……真是的,這事弄的。」錢方一臉愧疚的説完這番話,就急匆匆的走了。

「小雨,座啊,我去給你泡茶,和你媽在國外可喝不到這麼好的茶葉啊。」「我自己來,張阿姨。」小雨跟着

在張豔芳後面,往飲水機處走去時,才注意到張豔芳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吊帶睡衣,頭髮也是鬆開的,沒有帶乳罩,

透過陽光隱約能看到下身穿了一個很小的內褲的輪廓,使得張豔芳那肥大圓潤的屁股中間有一條黑溝。雖然只是一

瞬間的事,但還是看的小雨雞巴一陣悸動,不僅想起了出國前在別墅肏他同學母親的經歷。

「在阿姨家客氣什麼……啊……小雨……」小雨嘴裏説着我自己來,但是手卻伸向了張豔芳的屁股,隔着睡衣

小雨的手指自尾骨處沿着剛才看到的那條縫滑落了下去,直到那朵菊花處,開始時輕時重的扣動,另一隻手則摸向

了張豔芳的乳房,將弓着腰拿杯子的張豔芳環抱在了懷裏,在屁眼被摳住的那一瞬間,張豔芳渾身顫抖了起來,像

是骨頭都被抽走了一樣,險些癱了下去,剛拿出來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小乖乖,想我了沒有啊?」小雨用力攬住懷裏的美人道。

「啊……小雨……鬆開……快……」「説啊……小騷屄有沒有想我!我可是一直想着我的小騷貨呢。」小雨用

手掌捉住張豔芳的下顎將她扶了起來,將她的臉轉向自己,「讓我看看,我的小乖乖,有沒有變得更漂亮啊?」「

……小雨……不要……我……」張豔芳的臉憋得通紅,渾身打着顫,輕聲喏喏的,但內心卻有種説不出的感覺是激

動?屈辱?委屈與狂喜?終於來了,這不正式自己期待的嗎!

自從從兒子嘴裏得知小雨回來以後,張豔芳就一直處在莫名的矛盾與焦慮之中,在家裏動不動就發脾氣。自三

年前在別墅被小雨半脅迫半引誘的肏弄過以後,那次的場景就無數次的出現在自己的夢裏,「啪啪」拍打自己屁股

的響聲與疼痛,「撲哧撲哧」陰莖在身體裏的抽插與陰道裂開般脹滿感,總是讓她魂牽夢繞,張豔芳怎麼也想不到

在自己二十幾年的性交生活竟被自己兒子的朋友。一個小自己十幾歲的小屁孩肏到了一個新的從來沒有過的起點,

在哪之前自己覺得也非常的享受性生活,跟自己的老公錢龍,跟自己的校長胡兵他們也弄得自己很舒服,但這一切

在三年前的那個下午改變了,那天小雨的動作很粗暴,從來沒有人在牀上那樣對待過她,一巴掌抽下去,屁股上就

火辣辣的疼,可當時心卻在莫名的顫抖,屄裏在不由自主痙攣,張豔芳清楚地記得自己的屄從來沒有過那麼激烈的

蠕動過,也從來沒有以那種方式流過那麼多的淫水,不……不是流是噴水,還有那叫聲,竟然讓人家叫他……叫他

爸爸,那個下午有屈辱也有疼痛,但更多的卻是快樂和舒服,從來沒有過的在疼痛和屈辱中的巨大的快感衝擊,那

種讓人發自內心的「讓我去死」的劇烈高潮。

可這一切又是那麼的短暫,也是在三年前這個帶給她從來沒有過的屈辱及無儘快感的小東西,竟然一聲不吭的

走了,當三年前兒子講給她聽的時候,她還在幻想這再次的相聚:讓他抽打自己的屁股,讓他叫自己騷閨女,當年

兒子隨意的一句「小雨和他媽媽出國讀書去了」的話將她從九重天打進了冰冷的地獄,這一走就是一千多個日日夜

夜啊,屄裏癢啊,自和小雨弄過以後張豔芳和自己的老公做愛時,就再也沒有感受到過性的快樂,老公不弄還好,

老公每弄自己一次,張豔芳對三年前的那個下午自己屄裏夾着的那個男孩的思念就多一分……「不要?真的嗎?阿

姨你看,你屄裏的水都把衣服弄濕了。」小雨將在屁股溝中摳弄的手拿了上來,放在鼻子上聞了聞,上面濕濕的,

小雨伸出舌頭舔弄了一下張豔芳的耳垂,「讓爸爸看看……我的乖女兒……嗯……是不是這幾年被肏的少啊。沒人

給我的小乖乖滋潤啊眼角都長了幾條皺紋了。」原本在小雨懷裏,即覺得委屈還有些害羞,扭捏着、欲拒還迎的張

豔芳聽到這句話,像個孩子似的「哇」的一聲哭了出來,踮起腳緊緊的摟着小雨的脖子,抽噎着沒頭沒臉的狂吻着

小雨,「唔……你個小沒良心的……唔……當初玩了人家……就走了……當初那麼作踐人家……不吭一聲就走了…

…唔……唔唔……」小雨被嚇了一跳,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張豔芳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過隨後在張豔芳斷斷續續的

哭訴中明白了,原來張豔芳是在怨他當初出國時沒有給她打招唿,而這次回來以後這麼長時間也沒有來看她。

「你個小東西,小沒良心的,當初人家隨你玩,隨你肏,你讓人家叫爸爸……人家就叫你爸爸……叫你大雞吧

爸爸,可你倒好肏過人家提上褲子就把人家給忘了,你這個壞爸爸……臭爸爸……」説着説着張豔芳眼淚還沒有幹,

就有點發嗲了,一條玉腿就就翹起來纏到小雨的屁股上去了,「乖阿姨,好女兒當初我走的時候的情況你不是不知

道,有很大的危險嗎,再説我媽媽整天派個人跟着我,我也沒辦法找你嗎。」「我這不是來了嗎,來看我的騷閨女

來了嗎,來讓我好好看看我的好阿姨。」「不是,你這次不是來看我的,是來找我兒子小方的。」提起自己的兒子,

也許是害羞的原因,張豔芳的粉臉變得更加的紅,讓人看着也更加的嫵媚。

「他走了,不是給我嗎創造了機會嗎?來讓我好好看看我的寶貝。」張豔芳這次柔順的讓小雨捧起臉,淚眼婆

娑的凝視着自己的小愛人,輕吻了一下女人的額頭,小雨道,「還是那麼漂亮,那麼動人。」「過了四十了,你會

不會嫌棄我老?」女人哽咽着。

小雨聽着聲音又有點變趕緊道:「怎麼會,阿姨現在是最嫵媚、最成熟、最有韻味的時候,我最喜歡你這樣的

熟婦了。」「真的?」「嗯。」「小雨!」「寶貝!」「吻我。」「不,我要肏你!」小雨説着將張豔芳的睡衣掀

到了肩上。

「不、不要……小方剛才説了,馬上會回來,乖……好爸爸……明天……明天我們還去上次的別墅,到時候女

兒隨你怎麼弄……」「我的好阿姨……好女兒你看看爸爸現在的樣子,不弄怎麼能行。」説着小雨將已經膨脹的有

些發痛的陰莖釋放了出來,幾年頻繁的性生活,讓小雨年輕的雞巴顏色變得有些黑了,這時充了血的陰莖泛着紫紅

色的光芒在小雨的胯下跳躍着,「這個該死的冤家比老錢的要整整大一號還多。」張豔芳想着用顫抖的手輕輕的握

住了小雨火熱的陰莖套弄着。

「芳芳,快點給爸爸親親。」用力掐了一把張豔芳的乳房,小雨將張豔芳的頭用力按了下去。

「不……小雨……求求你……小方隨時會回來的……明天我們……啊!」張豔芳用力昂着脖子虛弱的反抗着、

掙扎着,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體確在迅速的崩潰之中,或者説是她根本就沒有打算拒絕,她所説的這一切無非

就是兒子剛才在臨走時那句「我馬上就回來」,帶給她的恐懼感在起作用,在自己家裏被自己兒子最好的朋友肏,

如果讓兒子小方看到……可她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就是「肏我,狠狠的肏我……」隨着小雨手

上力量的加重張豔芳的身體終於慢慢矮了下去,巨大滾燙的雞巴在嬌嫩的臉上划過,一股男人特有的氣息沁入張豔

芳的鼻孔,隨即在張豔芳的身體裏引發了連鎖反應,大腦一陣暈眩,陰道突然猛烈的收縮着,情慾在也不可抑止的

噴湧了出來,象暴雨、象海嘯般噴發了出來,她感覺到哪順着大腿熱熱的流下去的淫水……「啊……雨……」張豔

芳潮吹了,在小雨的雞巴還沒有肏進去的情況下就達到了她幾年來夢想的那種要死了般的高潮,雙腿打着擺子癱坐

在了地上,她甚至覺得都聽到了剛才小穴噴發時哪「噗噗」聲。

一切都不存在了,都消失了,一種強烈莫名的温暖與幸福感,自抽搐的屄裏向全身擴散開去……「他不會那麼

快回來的。」小雨沒有感覺到張豔芳體內的劇烈變化,一手抓着張豔芳腦後的頭髮,一手握住陰莖的根部,讓龜頭

在張豔芳的唇間滑動着。

「乖芳芳,給爸爸親親。」「唔……唔……嗯嗯……」癱坐在地上的張豔芳下意識的張開小嘴含住小雨紫亮的

龜頭,用舌頭舔着,張豔芳突然來了靈感,張開迷離的雙眼,哼哼着示意小雨鬆開自己,「小騷屄,小芳芳,你想

用什麼姿勢挨肏啊?」小雨又兇狠的抓着張豔芳的頭髮在她嘴裏肏了幾下,抽出雞巴在張豔芳的臉上啪啪的抽打着。

「去……去……窗户哪……可以看到車進來,……別……別脱衣服。」見到小雨要脱掉身上的T恤,張豔芳趕

緊制止道。

「不脱衣服,我怎麼能享受你的大屁股啊?」「啪」説話的同時又用雞巴用力的在張豔芳臉上抽了一下。

「對不起嘛,小雨……今天實在是沒有辦法嗎……明天我們去外面,騷屄讓你好好的玩,你想怎麼樣都行。」

張豔芳仰着頭,邊迎接着陰莖的抽打邊愧疚的説道。

「嗯,今天暫時依你,不過下次可就沒有這麼便宜的事嘍。」「好嘛好嘛,小騷貨以後永遠都聽你……都聽小

雨爸爸的。」「這還差不多。」又用陰莖抽了女人臉一下,一把提起軟在地上的張豔芳,向窗前拖去,張豔芳一手

握着小雨的雞巴,踉蹌的跟着,來到窗前小雨發現窗口正好斜對着小區的入口,門口的一切盡收眼底,將張豔芳豐

腴的身體按在窗台上,雞巴頂着婦人略微鼓起的鬆軟小腹説道:「阿姨很有經驗嘛,經常和別人偷情啊。」「不許

胡説。」掄起粉拳捶了小雨肩膀一下,「人家還不是被你逼的沒有辦法啦嘛。」「哈哈……被我逼的?你看看你自

己,人家女人腿中間叫屄,你的我看應該叫爛泥潭才對啊,還被我逼的……」説着伸手下去摸了一把張豔芳已經濕

透了的內褲,「還不是你嘛,人家兒子剛剛出門你就摳人家的屁股。」「我今天不僅要摳你的屁股,還有肏你的屁

股,肏你的小屄和小嘴。」説着將張豔芳掛在脖子上的睡衣取了下來,扔在了地板上,張豔芳剛要伸手制止,但是

見小雨眼睛一蹬,就順從了,揉捏着脹鼓鼓的乳房,小雨低頭吻上了那性感的小嘴,邊吸允伸到嘴裏的香舌邊輕輕

的用雞巴頂女人的小腹。

「唔……唔……輕點……」「啪」小雨抬起頭用力扇了乳房一掌説道:「轉過去,我要玩你的屁股。」張豔芳

轉身撐在窗台上,撅起肥圓的屁股讓小雨賞玩着。

「你的內褲不錯嘛,還是香奈兒的。」蹲在張豔芳的屁股下面,將鼻子頂進那渾圓兩半的中間,深吸着女人的

騷味,用力的把玩着張豔芳肥美的屁股,小雨現在對女人的內衣可不是一般的有研究。

「是人家今年五一和老錢去香港玩時買的,一套黑的一套紅的。」「嗯,不錯下次給我穿個開襠褲看看。」「

開襠褲?……啊…疼疼……我自己脱。」在她説話的同時小雨站起身來想一把拽掉張豔芳屁股的的哪一小塊布,但

沒有成功,卻勒疼了張豔芳,説話間張豔芳飛快的轉過身將內褲脱掉,用中年女人略顯粗壯的胳膊纏住了小雨的脖

子,再次獻上了自己的紅唇,掐着女人的大屁股,小雨扎馬步似的蹲下身子,女人也配合的用手指夾住龜頭想將雞

巴送進自己的屄裏,但因為身高的原因幾次沒有成功,氣的小雨狠狠的在張豔芳屁股上扇了一巴掌,「賤貨,轉過

身去,忍不住了,我要肏你。」「啊,疼啊……」張豔芳轉過身雙手撐在窗前,高高的撅起自己白嫩的屁股,將水

淋淋的陰道展現在小雨面前,小雨雙手抓着肥大的屁股俯身舔了一下,兩片白臀中夾着的嫩肉,隨着舌頭的滑動,

手中的屁股一陣陣顫抖,「啊,好小雨……快給我……我要……我要你的……雞巴……啊……輕些……先輕些……」

小雨握住雞巴頂在滑潤的穴道口,毫無徵兆的用力插了進去,直到張豔芳律動的子宮口處,眼看着騷屄由漲鼓鼓的

一個長條,變成一張圓圓的向外突起的小嘴,心裏有説不出的舒服和滿足,隨即開始猛烈的抽插「啊……真舒服…

…阿姨……你的屄真緊……夾得我真舒服!」「好人……啊……你先輕點肏啊……我……我……」「這幾年你很少

讓人肏吧,要不屄怎麼會這麼緊,肏…騷屄……我今天要肏死你!」「不……不是……啊……是……是啊……小雨

的雞巴真大……肏我……使勁肏我……肏死我吧……啊……讓大雞吧肏的真舒服啊……」隨着小雨雞巴的聳動,張

豔芳的身體也不停的起伏着,努力的搖動屁股配合着小雨,語無倫次的淫叫着。

「啪」狠狠的一掌抽在顫動的大屁股上,「騷貨,叫爸爸……叫老公。」隨着雞巴的進入和抽動,張豔芳原本

已經爆發的性慾如潰壩一樣,徹底宣洩了出來,身體變得滾燙,並泛起陣陣粉紅。

「老公…親親老公……我的好爸爸……大雞巴……爸爸你肏死我了……啊……親爹……慢慢來……會有人聽…

…聽到的……啊……大雞巴……肏的……太用力了……屄裏癢啊……」張豔芳的屄裏已經開始流出乳白色的淫水了,

一個肥嫩的屁股更是不停地向後挺着,迎接大雞巴更深的進入,嘴裏確語無倫次的浪叫着,搞不清是要讓小雨快點

還是輕點。

「賤屄,現在不怕小方回來了,現在不怕你兒子看到了,説啊小騷屄。」掐着張豔芳並不算細的腰肢,小雨快

速的抽插着,他也是第一次在這樣的情況下,與人偷情,這種快感與他與自己的媽媽、姨媽她們亂倫的感覺完全不

同,在有危險的同時也帶來了巨大的成就感與快感,隨着雞巴上傳來的陣陣舒服感,小雨的思維也開始有點混亂。

「親爸爸肏的真好……女兒……好……舒服……啊……好……啊……爽啊……小方回來……我……啊……也…

…要讓……大雞巴肏……啊……肏……死我了……啊……」一陣激烈的性交讓張豔芳徹底的迷失了自己,除了身體

裏的那根大雞巴,她忘記了一切,她夢寐以求的陰莖在今天以這種方式在不合適的時間與地點又肏進了她的身體裏,

隨着小雨火熱粗大陰莖在體內的猛烈進出,張豔芳快速的進入了高潮。

「小雨……大雞巴……小雨……爸爸……我……啊……我要……尿……啊……大雞巴爸爸……芳芳……要……

啊……尿出……來了……啊……好……啊……爸爸……大雞巴……用力……啊……往深裏頂……啊……女兒……啊

……女兒要……你肏死我吧……肏死你……啊……你的女兒吧,……我要死了……啊……」正在快速挺動雞巴的小

雨,感覺到張豔芳的陰道開始有力的收縮,他知道張豔芳的高潮要來了,於是開始同時「啪啪」的抽打她碩大的屁

股,「乖女兒,用力夾,爸爸好舒服啊,使勁,大雞巴讓你更舒服。」「大雞巴……爸爸……啊……我……我……

要死了……大雞巴要……肏死……我了……我不行了……老公……大雞巴……小雨……肏死……我吧……我……」

張豔芳渾身哆嗦着,突然全身僵硬,小穴緊緊抓住抽動的雞巴,屄的深處強勁的噴出了一股股粘稠的淫水,打在小

雨的龜頭上讓他感覺有些疼痛,張豔芳雙腿顫抖着扶着窗户軟軟的癱在了流滿了不知道是淫水還是兩人汗水的地上,

嬌喘着。

「騷貨,快起來,爸爸還沒有舒服夠呢。」正在享受小屄有力握緊感的雞巴突然被暴露在了空氣當中,小雨顯

得有些氣急敗壞,抓住她的頭髮想將她提起來,繼續肏.

「好小雨……好爸爸……求你饒了你的賤屄女兒吧……讓小賤屄休息一會,再讓你弄,不然你就肏死我了。」

「不行,你個騷貨是滿足了,可是爸爸呢,快躺好。」「親爸爸……好小雨爸爸……我的大雞巴小雨……讓你的騷

屄女兒休息一會再弄……你先肏肏……騷芳芳的嘴行嗎……求你了……小雨爸爸!」見她卻是是沒了力氣,小雨只

好將自己淫水淋淋的粗壯雞巴塞進女人的嘴裏,抱住她的頭,像對肏媽媽、姨媽她們的嘴那樣肏了起來。

「唔……唔……嘔……嘔……」張豔芳的口交水平實在是差,不僅無法做深喉,牙齒還刮的小雨雞巴生疼。

「騷芳芳,你真沒有用,叫的那麼浪,肏幾下就不行了。」實在無奈的小雨只好抽出雞巴,頂着張豔芳的臉自

己捋動着。

抹了一把嘴邊的口水,張豔芳説:「不是小騷屄不行,是人家好久沒有做了嗎,你的雞巴又那麼大,一進去就

那麼用力的肏,人家當然受不了了。」抓過小雨的雞巴套弄着,甜甜龜頭的粘液,繼續説道:「一聲不吭就丟下人

家就跑國外那麼長時間,連個電話都沒有,又長這麼大個雞巴,難受活該。」説完一口又吞了下去。

小雨一動不動的看着她笨拙的舔弄,道:「阿姨,你口交的技術可真差,剛才弄得我生疼,平時錢叔叔不肏你

的嘴嗎?」「別胡説,」輕拍了小雨屁股一下,張豔芳道:「也給錢龍舔過啦,可他從來沒有將人家的……人家的

嘴當屄肏啊。」説道後面臉上又飄起了一絲桃紅色,看的小雨的屁股忍不住往前一挺,雞巴戳在了張豔芳的臉上。

「啪」這次粉拳用力的打在了小雨的大腿上,美目白了小雨一眼,「小雨你真壞,説起人家的老公你的雞巴就

發脹。」張豔芳誤會了,但誤會的嬌媚、淫蕩。

「你老公不就是我嗎?嗯,我雞巴不漲你能那麼舒服,不過阿姨説起錢叔叔,我覺得的小屄真的很緊,好像他

很少肏你似的。」張豔芳退出嘴裏的陰莖,「別整天肏啊肏的,養成説話習慣可不好,以後即不許亂説話,也不許

再問這種糟蹋人的問題。」看着不停輕輕套弄自己陰莖並不時伸出舌頭舔舔龜頭的,張豔芳一本正經的臉,小雨腦

子有點暫時短路的感覺,趕緊説道:「是是是,小芳芳以後我聽你的,保證不説,你快告訴我錢叔叔是不是很少弄

你啊。」「你……」捧住女人的臉小雨吻了下去,「快説啊,小騷屄,你的屄讓我感覺很緊很舒服啊。」小雨邊舔

女人的臉邊追問道。

「我就知道你搞過別的女人,就知道糟蹋人。」「這不是糟踐你啊,芳芳,只是好奇嘛,我要是有個這麼漂亮、

這麼風騷淫蕩的老婆,得整天套在雞巴上,走哪帶那兒。」「小混蛋,沒有一點正經的。」又平拍了小雨的屁股一

下,張豔芳説道:「原來老錢和我的關係還是很好的,對我也是非常的迷戀的,但是後來當了官慢慢的就變了,尤

其是為了他貪污的事讓我去求胡兵讓胡兵搞過以後,竟然有些嫌棄起我來了,最近幾年有錢了更是在外面養了小狐

狸精,我們快一年沒有行房了,這次説是去開會,十有八九是帶着外面的女人去鬼混了。」小雨一手抓着女人的頭

發在指間纏繞,一手輕撫着女人嬌豔的臉龐道:「錢叔叔真是個大傻瓜,外面什麼樣的女人能有張阿姨,我的小騷

屄漂亮啊,我的芳芳是既有臉蛋又有身材更有氣質,尤其是那叫牀聲,一聲大雞巴爸爸叫的人骨頭都酥了。」「壞

蛋,壞蛋,你個小流氓滿嘴胡説。」手雖然不停地捶打着小雨可心裏卻是甜甜的,不知為什麼,每次聽到小雨對她

説帶有進行侮辱性話或者是抽打她的身體的時候,張豔芳內心深處升起的卻是一種愉悦的快感。

「好了,小芳芳,你休息夠了,該侍候爸爸了,爸爸的雞巴都要憋裂開了。」「我給你舔的不舒服嗎,今天就

這樣吧,小方真的快回來了。」「你越舔我越難受,你根本不懂什麼叫口交,回頭我在慢慢教你,我們還在窗户邊

上肏,小方回來我們能看到。」攙起張豔芳肥而不膩的身體,讓她靠在窗前,小雨邊摸女人的乳房邊蹲了下去,柔

軟小腹下方長長的濃密陰毛,因為淫水和汗水的原因變成了一綹一綹的閃着光,撥開依然有些充血的肥厚陰唇,舌

頭向陰核舔了過去。

「啊……雨……我的寶貝……我一個人的小雨……我的大雞巴小雨……我好舒服啊……」嬌嫩發嗲的淫蕩叫牀

聲和淫水也是應舔而至,「我的好……小雨……大雞巴小雨爸爸……不要……不要舔了……我要……你肏……我啊

……快……肏我……啊……我……要……啊……我要……大雞巴進來……」張豔芳的兩隻手緊緊的抓着小雨的頭髮,

一幅既想把他提起來,又想將他整個按進自己的屄裏去的樣子。

「騷芳芳,癢了?」「嗯……我要小雨爸爸……的大雞巴肏進來。」小雨蹲了個馬步,分開女人的雙腿,將女

人整個端了起來,緊緊的壓在窗前,調整好角度「刺熘」一聲雞巴再次的進入了張豔芳已經春潮泛濫了的屄裏,「

啪啪啪」的用力的抽插了起來。

「啊……親爸爸……別太用力……肏啊……你的雞巴真是太大了……我好癢……好舒服啊…肏……肏死我算啦

……雨寶貝……」張豔芳手臂緊緊的摟着小雨的脖子,上下躥動在大屁股。

「乖女兒……小騷屄……你可真熱啊……用力夾爸爸……爸爸今天肏死你……肏死你……啊!」小雨無論幹那

個女人時都喜歡聽她們的胡淫亂語的叫牀聲,叫的越放蕩越混亂,小雨聽着就越舒服。

「對……大雞巴爸爸……使勁肏吧……肏死我吧……肏死你……這放蕩的女兒吧……我要飛了……要上天……

要死……啦……爸爸……大雞巴爸爸……好老公……啊!」小腹間猛烈的碰撞,讓張豔芳感覺有些疼痛,但她依然

希望這種衝撞更快些、更猛些,不時的張豔芳還會回頭用現在還有的那一絲絲的理智向窗外瞟上一眼,「小雨……

小雨爸爸……大雞巴……啊……小方開的是……是一輛藏青色……啊……的奔馳…小區裏同……啊……顏色只有一

輛……啊……好爸爸……啊……一定要記得看啊……不然……啊……不然我們……啊……小騷屄…啊……舒服啊!

女兒要……啊……要……要讓你肏死了……」在被性歡樂徹底淹沒前,張豔芳終於想起了讓小雨邊肏邊執行放

哨的任務,便呻吟着提示着兒子車輛的特點。

「知道了,阿姨放心吧,不會有事的。」汗流浹背的小雨,喘息着在張豔芳耳邊答道。

對自己陰道裏的雞巴聳動越來越敏感的張豔芳,已經聽不清小雨在説什麼了,她已經陷入了噴射的高潮即將來

前的半昏迷狀態中,整個意識中除了屄裏的火熱的雞巴,她連自己嘴裏在説的是什麼都不清楚了,「好雞巴……硬

雞巴……乖女兒舒服啊……爸爸肏的……啊……肏的我真爽啊……小雨……阿姨的屄化掉了……啊……我要你把我

捅穿……老公爸爸的雞巴真大啊……把我的屄都漲……啊……漲破了……啊……」張豔芳屁股的聳動越來越激烈,

雞巴幾次差點被張豔芳弄得脱出小屄裏,小雨知道張豔芳又要高潮了,為了享受張豔芳高潮時淫水擊打龜頭的舒服

感,防止雞巴脱出陰道,不得不放慢抽肏的速度,並更緊的將她的屁股壓在窗前的牆上。

但是……嘟嘟……嘟嘟嘟嘟……電話聲不合時宜響了起來。

「大雞巴爸爸……用力……啊……用力肏……芳芳……把芳芳肏死。吧……女兒的屄要被你肏化了……芳芳再

也不要離開……好爸爸……小雨了……啊………小雨老公的雞巴真大……啊……把小騷屄……啊……塞……啊……

塞滿了……粗雞巴再進去……啊……進去一點……芳兒要……啊……要來啦……」張豔芳根本就沒有聽到電話鈴聲,

除了屄裏的雞巴什麼都沒有了,小雨不得不停了下來,「芳芳……小寶貝……乖女兒,電話電話啊……張阿姨……

張阿姨。」「大雞巴肏死我了……啊……我……啊……我要來……啦……好爸爸你動……啊……芳兒屄裏癢啊……

人家都叫你……叫你大雞巴爸爸了……你還不……」「啪、啪。」「輕點打人家的臉……嘛……啊……電話……電

話……小雨……」見張豔芳依然沉醉在雞巴帶來的快感中,小雨不得不從張豔芳滾燙的小屄裏抽出自己的大雞巴,

使出了殺手鐧,終於喚醒了,滿嘴胡言亂語的她,在電話鈴聲的刺激下張豔芳恢復了神智,一個激靈從小雨身上滑

了下來,同時緊張的扭頭向窗外看去帶着顫音道:「小雨電話。」「騷屄沒有回來啦,我一直在看着,這段時間沒

有一輛車進來,還不快去接電話。」「嗯」了一聲,張豔芳轉身想向,電話機走去,但剛一要邁步子,身子確一個

趔趄險些跌倒,「小雨我沒力氣,快扶我過去。」「還是我抱你吧。」從後面一把擁起張豔芳,小雨快步向電話走

去,在路上小雨被無辜打斷兩次的粗大雞巴,硬邦邦的頂着張豔芳的大屁股,小雨也想邊走邊再插進去,但沒有成

「別……別……鬧小雨……可能是小方或你錢叔叔打來的。」雖然還沒有體力但張豔芳的神智恢復的很快,來

到放電話機的小几子邊,小雨將張豔芳放下。

「是小方的電話。」張豔芳半跪辦靠的倚在几子邊上,掃了一眼顯示屏,回頭對小雨講,但小雨根本就沒在意

誰的電話,他正在張豔芳身後,想擺正她的屁股,再次進入。

「天哪……小雨……別……我求求你先別肏啊……一會你想怎麼都行現在千萬別啊……」張豔芳急的眼淚都要

出來了,掙扎着一屁股座在地板上,一手抓着小雨的雞巴頭,一手伸向電話機仰頭對小雨説道:「求求你了寶貝千

萬別亂來啊,好爸爸!」見小雨點頭嗯了一聲,才深吸了一口氣回身提起聽筒,但握着雞巴的手確沒有鬆開。

「小方,是媽媽。」張豔芳平靜的對兒子説。

「媽你怎麼才接電話啊?」「啊,剛才居委會的劉大媽來家裏,讓媽抽空講一場電腦課,我去送了送她,剛回

來。」「小雨呢,走了嗎,他也不接電話。」「沒走,等你呢,我剛進屋,也沒見到人,手機在茶几上呢,去衞生

間了吧,你什麼時候回來啊,小方,晚上你們喝什麼酒啊,家裏只剩下洋酒了,喝啤酒我一會去買。」小雨蹲在張

豔芳身後,雞巴頂着張豔芳的手心,伸過頭來聽着話筒,手也不老實的繞到熟婦的前面,抓住乳房揉捏着。

「媽,我今天可能回不去了,梁子他親戚那事挺麻煩的,你讓小雨聽電話,他出來了嗎?」「出來啦。」張豔

芳用抓着小雨雞巴的手肘頂了小雨肚子一下,回頭邊用眼睛狠狠的剜了小雨一眼,邊將胳膊伸直讓話筒遠離兩人,

然後大聲的説道:「小雨,電話是小方。」隨後又緩慢的將手收回,慢慢的講話筒交給小雨,小雨站起來,把雞巴

放在張豔芳頭頂,用頭髮纏住摩擦着,説道:「小方啊,你什麼時候回來啊?」「真對不起啊,小雨,我這邊這事

挺複雜,今天可能回不去了。」「挺複雜?」嘴裏説着,手卻按住了要站起來的張豔芳的肩膀,將雞巴送到了她的

「啊,是這樣啊,小雨,打梁子親戚的人是,馬飈的一個手下帶人幹的,上次給你説過我們公司在開發區收的

廢品,價格很低,有些工廠的老闆可能不太滿意,就找了馬飈他們,其實我知道馬飈他們也一直想進開發區收廢料,

只是我們幹的早,加上樑子爸爸在海關一直沒有機會罷了。」「哪你們就提提價碼,那麼低的價格還我也不願意呀。」

小雨捏住張豔芳的下巴努努嘴,示意她不要老是用手捋動,將雞巴含進嘴裏。

「我們就是利用這點關係掙得這種錢,要不然誰他媽的收破爛啊。」「那個收破爛的也沒有你們火啊,一年能

分幾百萬。」「唉,小雨啊我們小老百姓和你沒法比啊,你才算真正的八旗子弟呢,好了不和你説了,梁子已經託

了羅維明去找馬飈了約出來一起談談,羅維明記得吧,就是上次在火車站為了保護你媽,開槍打死胡兵那夥人的那

個隊長,現在是開發區分局的局長啦。」「爬的夠快的啊,你幾點能回來啊?」説話間感覺龜頭一熱小騷屄將雞巴

含了進去,小雨低頭衝張豔芳笑笑,一手抓住她的頭髮,輕輕的抽動着屁股。

「他有今天全是靠你媽媽當年做局長時的提拔啊,不過人挺不錯的,很講義氣,不論今天馬飈出不出來,能不

能將事情談攏,晚上我和梁子是一定要請羅局吃頓飯的,所以今天是鐵定回不去了,在外面喝酒回家我媽老是嘮叨,

真對不住了小雨,我掛了改天我約你吧,哦,小雨給我媽説一聲,今天晚上我不回去吃飯了再見。」在張豔芳的注

視下俯身放下話筒,小雨興奮的捧着她的臉説道:「芳兒,我的小騷屄,乖女兒寶貝,爸爸我今天有時間肏你了。」

「小方剛才根你説什麼?」張豔芳吐出漲的嘴又酸又疼的大雞巴,伸手拿掉嘴邊沾着的陰毛,邊輕輕套動小雨的雞

巴邊問道。

「小方讓我告訴你,下午不來了,晚上也不在家吃飯了。」「這孩子又到外面鬼混,越來越像他爸了。」小雨

急忙為朋友辯解道:「不是的,他是為了做生意的事,要請人吃飯,再説這樣不好嗎,你不是一直擔心他回來嗎,

現在好了,我有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來玩我乖芳兒的大屁股了。」「來騷寶貝芳芳,快舔舔爸爸的蛋蛋,我的雞巴

他媽已經硬了快一個小時了,你的小屄倒是爽過了,可爸爸呢?」小雨勾住張豔芳的後腦就要將她的頭按向自己的

女人用手撐住小雨的胯骨抗拒道:「輕點小壞蛋,以後不許講髒話,聽到沒有?」又是一臉的一本正經。

「好好,我的小騷屄,我不講髒話,講騷話、淫話行了吧,來叫爸爸,叫大雞巴爸爸,求大雞巴老公肏你。」

「爸爸……壞爸爸……大雞巴爸爸……求求你大雞巴老公,快插進我小騷屄裏,肏我……」沒有了「小方要回來」

這個精神制約,張豔芳是一身的輕鬆,快速的進入了角色,按照小雨的要求嗲聲嗲氣的浪叫着,張嘴向小雨的睾丸

「乖芳兒,全含進去,用舌頭舔,對再用牙輕輕的咬……嘔……真舒服,慢慢來,唔小騷芳兒,小賤屄!你長

這麼漂亮的小嘴,卻不會舔雞巴,真是太可惜了,我得好好的教教你,這次你侍候不好爸爸的雞巴,爸爸可不會把

你肏飛起來哦!」小雨一邊捋動着自己長長的雞巴,一邊教導着身下的女人,「睜開眼睛看着我,看着爸爸,哦芳

兒芳兒我的大肥屄芳兒,換一個舔,嗯你很聰明嘛,學的很快啊,不要擦口水,爸爸喜歡看我女兒的口水順着雞巴

往下流的樣子,啊好啊騷屄……賤貨……舔的老公舒服極了。」隨着小雨一聲聲混亂的唿喚,張豔芳的身體在迅速

的變熱,不僅完全按照小雨的指示動作,甚至還很渴望小雨能夠在説出一些讓她更加難堪、更加羞恥的話或行動來。

「小騷屄,要跪着,以後記着再給爸爸舔雞巴的時候要跪着,知道了嗎?」「唔……唔……唔」張豔芳迅速的

由蹲變跪,向上忽閃着美麗的大眼睛,從含着睾丸的嘴裏發出聲響,表示她已明白並照做了。

「騷貨,手……手,你的手要伸到後面抓住自己的腳,快點快點。」小雨鬆開自己的雞巴,「啪啪」的抽打着

張豔芳的耳光,身下嬌喘的女人有些費力的,將蓮臂伸向身後,想抓住自己的雙腳,但因為小雨抽打的原因,張豔

芳不但沒有抓到自己的腳,嘴也離開了小雨的生殖器。

「怎麼搞的,賤貨,給爸爸舔啊,嗯……」小雨現在已經非常肯定的確定,身下的這個熟婦有點,受虐的傾向,

所以故意的大聲責罵着她。

「對不起,小雨爸爸,小騷屄知道錯了,求你饒了我吧,我一會一定會好好的給大雞巴老公舔雞巴。」張豔芳

向後仰起身子雙手抓住自己的兩隻嫩腳哀求着,張開嘴想再次給小雨含住睾丸。

畢竟是上了年紀的女人了,今天又不是象媽媽或姨媽她們那樣抓鞋跟,抓住雙腳的張豔芳身體吃力的向前弓着,

微隆的小腹顯得更加的凸起。

「不,我現在要蹂躪你,要給你一點教訓,讓你記住如何給爸爸舔雞巴。」小雨今天也有些失常了,他粗暴的

拒絕着張豔芳,掄起粗壯的雞巴向張豔芳的粉頰上抽去。

「啪啪!」「啊……啊……啊……大雞巴爸爸……寶貝小雨……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了…啊……疼啊……」

「小屄,不許躲,臉伸過來。」「親爸爸……啊……求求你……啊……輕點打……腫啦…臉……唔唔……」不敢躲

閃的張豔芳小臉被小雨的雞巴抽打的通紅,流下了不知是委屈還是疼痛的眼淚,但她的屄裏卻再次湧出了一股股淫

蕩的熱流,身體也開始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見到可能真的將張豔芳打疼了,小雨放開雞巴,伸手抓過她的頭髮,將雞巴再次伸到了張豔芳嘴唇間,「小屄

芳芳,給爸爸含進去,不許用手扶。」張豔芳努力的將大個雞蛋般粗大的龜頭含進嘴裏,按照小雨的教導,用舌頭

舔着馬口。

「嗯,這次嘛還想點樣子,在含深一點。」看着女人還噙着眼淚的迷離雙眼,小雨誇獎道,「小芳兒,爸爸往

深裏肏肏行嗎?」「嗯……嗯。」含着大雞巴的櫻桃小口裏發出了聲音,同時輕輕的點點頭。

小雨輕輕的抽動了起來,但沒有經過特別訓練和適應的小嘴根本不可能,給小雨的大雞巴來個深喉或者是讓他

肏的更深入一些,努力了幾次小雨放棄了,同時想出了另外一個折騰女人的花樣。

「跪直了,雙手抱着我的屁股。」在小雨的幫助下,這一次女人的嘴沒有離開含着的陰莖,並不停的用舌頭舔

弄着龜頭,張豔芳的口水順着小雨的雞巴不停的往外流淌着,留在了小雨的小腹上,弄得陰毛濕濕的,但更多的是

留在了女人自己的脖子和胸前,顯得很淫靡。

小雨抽出陰莖,問女人:「錢叔叔不肏你時,你手淫過嗎?」張豔芳的表情一頓,但隨即又變得通紅的點了點

頭,唿吸也唿哧唿哧的變得急促了起來。

「弄一個給我看看。」揉搓着自己棍棒下兩個蛋蛋的,小雨命令道。

「小雨……」「別廢話,快點,爸爸要看我親閨女手淫。」這時的張豔芳體內深深隱藏的那扭曲的不倫慾念在

小雨的挑逗和導引下,充分的暴露了出來,她直挺挺的跪在小雨面前,用兩隻拿教鞭的手伸向了自己的下腹部,纖

細的手指向上撫了撫自己並不算濃密的陰毛,已有成倒V字型撥開自己肥大的外陰,將另一隻手的手指伸進已經泛

濫已久的成熟小屄中,沾了些淫水,然後向上用指肚輕柔的撫、揉着一直處在半勃起狀態的陰核,「啊……」一陣

陣電流般的酥麻癢感自那水淋淋的小屄深處襲向全身,衝擊着張豔芳的大腦、衝擊着她的心靈。

「……我的寶貝小雨……我的大雞巴爸爸……啊……我……要……啊……哇……哦……我要你的雞巴肏進來…

…弄我……啊……雨我的……啊……小乖乖小冤家……啊……」張豔芳的手指逐漸加快了揉捏自己的,體內的分泌

物桃花汛一樣的自屄的最深處,洶湧的噴發了出來,順着豐腴白皙的大腿向下流淌着,與剛才小雨在蹂躪、玩弄時

來自心靈的震顫與精神滿足不同,這次是來自這個饑渴成熟女人的肉體,只是因為是在自己的小情人面前淫靡的情

境讓這種快感來的更強、更快。

「雨……啊……我的小冤家……小祖宗……啊來……啊……用你的大雞巴肏我……啊…我……啊。我小騷屄需

要你的大……啊……的……雞巴……啊……求你了。好爸爸快來……啊……深深的插進來……啊……肏……啊……

肏我……肏…你的閨女……啊……爸爸……啊……」快感的衝擊和長時間的跪姿,讓張豔芳的身體有些搖晃,下身

極度空虛需要填充的饑渴感極度膨脹着。

帶着極大的徵服感與滿足感看女人賣力的表演的小雨揉動自己陰莖的手也在逐漸的加快,他的雞巴已經硬了快

一個小時了,因為兩次中斷性交而沒有宣洩出來,下腹因為長時間的充血隱隱的有些脹痛。

「爸爸……啊……我的大雞巴好爸爸……快來……啊……快來用你粗大的雞巴肏女兒的小屄……啊……我癢死

了……啊…」張豔芳再也忍耐不住,火熱粗硬的雞巴就在眼前,可屄裏卻癢的百爪撓心的折磨,踉蹌着爬起來撲向

了小雨,死死的抓着雞巴不放,想將小雨拖向沙發。

「不要在這裏,我的小騷屄,既然小方不會來了,那我要在你家的牀上肏你,肏我的芳兒。」「好嘛好嘛,你

現在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嘛,快點嘛!」現在只要能讓張豔芳吞進小雨的大雞巴,你讓她怎樣都可以的,説着扯着小

雨的雞巴就要我裏間走。

「我要在小方的牀上肏你,在我最好的朋友的牀上肏她的媽媽!」「你……這個流氓。」小雨突然冒出的這一

句讓張豔芳不久有些打晃的身體險些摔倒,在小雨扶住她後回過身來想給小雨來一掌,但是小雨比她更快一步的緊

緊抱着她,對着她的臉一頓狂啃。

深吸了一口氣小雨道:「怎麼了,只是隨口説説嗎,嗯小芳兒,我們之間現在還有什麼不可以説的呢,你爸爸

都叫了噢,小浪屄。」依偎在小雨的懷裏,感受着小雨堅硬的雞巴頂在自己腹部傳來的陣陣熱感和不時的顫動,張

豔芳有些無力的説:「阿姨讓你玩,讓你搞了,就算啦,幹什麼還要帶上小方,他是你最好的朋友,我們倆的事你

帶他幹什麼嘛。」撫揉着女人的大乳房,嬉皮笑臉着,「你不要亂想好嘛,他是他你是你嘛,這樣説刺激嘛,聽着

你亂叫我爸爸我非常的興奮啊,你不也是聽到我叫你小騷屄閨女,屄裏不也是一夾一夾的往外冒淫水?私下裏只要

我們舒服怎麼不行,是不是嗯小屄。」「哼,全是歪理,以後不許這樣説小方了,知道了嗎。」被説中的的張豔芳

摸了小雨的臉一把説道。

「好好我的小乖乖小騷屄,我不説小方説你行了吧,看你的淫水都要把我衝走了。」説着小雨的手摸向了張豔

芳的屁眼。

「啊,小壞蛋……啊……不要……不要摸那裏……啊……壞雞巴……快點來嘛……人家早就忍不住了。」張豔

芳在小雨懷裏扭動着渾圓的玉臀要求着。

「來啦,芳兒我不僅要摸哪兒,還有肏哪,今天要在你家裏所有的牀上肏你一遍。」俯身提起一直掛在腿肚子

上的褲子,小雨一把抱起張豔芳向小方的房間走去。

「嗨……總是這樣糟踐人家。」被抱在男人懷裏的張豔芳摟着小雨的脖子一副徹底認命了的樣子。

「咯咯……哈哈哈……」用肩膀撞開小方房門的小雨徹底傻了眼,小方原來的房間變成了一間書房兼酒吧,而

張豔芳確嬌媚的笑了起來,顫動着乳房掀起一陣陣的乳花。「不要臉的小死鬼,遭報應了吧……哈哈哈……小方一

直嫌這個有陽面的房間小去年搬到原來的客房住了。」「我不管今天我一定要在他的牀上肏你才行。」「別……別

……啊……我的小祖宗,要是讓小方發現了我們還怎麼活啊,去我的房間好嘛?我的好爸爸,女兒求求你了。要是

有我的頭髮什麼的讓小方發現該怎麼辦納,求你了……」見小雨又要轉向原來的客房張豔芳連忙抽出向下探尋雞巴

的手,拍撫着小雨的哀求道。

「好吧這次放過你,但是你要好好的侍候爸爸呦,今天我要在錢叔叔肏過你的牀上好好享受享受你的肥屄!」

「好好!我一定努力服侍我的大雞巴好爸爸,保證讓我的大雞巴滿意。」見説服了小雨張豔芳心裏一陣輕鬆,連忙

應承着。

將張豔芳扔在牀上,小雨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物,跳了上去。

「你可真是個賤屄啊這麼騷。」見張豔芳已經用手扳着自己的兩條腿,大大的張開等着他了的小雨道。跪在張

豔芳的腿間用龜頭挑弄着她的陰核。

「小寶貝……啊……快……快進來……啊……不要在挑逗人家了……你已經把人家搞得欲仙欲死了……快來嘛

……」「不記得要叫我什麼了嗎?騷貨,想要雞巴的話,要親自來請哦。」「好嘛好嘛,大雞巴爸爸求求你快進來

吧,小騷屄女兒癢死了。」張豔芳趕忙鬆開雙腿,一手接過小雨的大雞巴,一手捂在陰阜上分開自己腫脹的兩片陰

唇,晃動着大屁股調整着角度。

「乖芳兒,爸爸來了。」小雨用力的一聳要將雞巴狠狠的插進了張豔芳的陰道深處。

「啊……好爸爸壞小雨……你終於又進來了喔……不要……啊……不要那麼那麼……啊……用……啊……力…

…啊,弄到底……啦……小屄受不了啊……」嘴裏説着受不了,但一個肥圓的屁股卻車輪一樣的猛烈上下聳動了起

來,力度之猛險些將小雨掀倒。

「啪」狠狠的拍了大屁股一掌,趕緊把住女人晃動的雙胯道:「你那裏是受不了的小騷屄,你純粹是個老騷屄,

説是不是?」「啪」的在屁股上又是一掌。

「啊……是……啊……是個老騷屄……你説……是……就……啊……是啊……小雨爸爸你的雞巴真大……啊…

…女兒好舒服……噢……動……啊……好爸爸你的……啊……你的芳要死了……要化了……啊……大雞巴……啊把

我……把我……撐兩半啦……」張豔芳的雙腿緊緊的勒住小雨的腰,肥嫩的屁股高高的懸空抬起了不停的上下顛簸

着,似乎是要將小雨整個人對摺起來,用腳塞緊她的屄裏去似的,嘴裏也一刻不停的大聲浪叫着,「親爸爸……啊

……你……啊……小壞蛋……小流氓……啊……大雞巴……你……倒是……啊……倒是……肏……啊……狠狠的…

…用力……啊……肏……啊……女兒……啊……女兒飛……啊……飛起來了……啊……肏芳兒小老騷屄……啊……」

張豔芳大聲喘息着,很快將身下的牀單揉成了一團,渾身冒着大汗,淫水順着屁股流到了背上。

「你動的不是很好嘛,只要舒服就行了。」小雨隨着張豔芳的聳動搖晃着,享受着雞巴上傳來的陣陣與細膩屄

肉摩擦時產生的快感,眼睛死死的盯着張豔芳劇烈波動的乳房挽起的朵朵乳花,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來自己的好哥

們小方,心不在焉的對答道,可心裏想到卻是「小方我肏你媽啦」。

「不……不行了……大雞巴老公我……啊……我沒力了……啊……求你……我的大雞巴爸爸……你就動動嘛…

…你不是……啊不是要肏小屄嗎……現在快肏啊……我好累……啊……壞爸爸快……肏女兒嘛……啊……肏死小騷

屄芳兒吧……我……啊……我要……要你狠狠的肏……啊……大雞巴爸爸!」一直處在被小雨挑逗之中的張豔芳,

在屄裏吞入滾燙的雞巴後,憑藉着多年來極度壓抑的性慾釋放,用盡全身最後的一點力氣之後終於因體力不支,屁

股晃動的頻率慢了下來,但經過這一陣子的激烈交媾,張豔芳又一次的到了高潮的臨界點,這怎麼能不叫她着急,

多年期盼的硬挺挺的大雞巴已經肏進來身體,卻得不到最後的滿足與宣洩,怎能不瘋狂?

「親爸爸……啊……親爹爹……啊……我的大雞巴小雨……小冤家啊……求求你了……快動……啊……屄裏…

…啊……屄裏癢死……啦……是在是受不了了……你快肏死我吧……我的小祖宗……啊……唔……唔唔……」説道

最後竟然急出了眼淚,小雨見狀這才收起品味玩弄自己朋友漂亮豐腴母親的心思,全部的身心重新回到了牀上不停

浪叫的女人身上。

「賤屄,剛才你這不行那不行的,現在怎麼又反過來讓爸爸快肏了,嗯?」伏在熟婦火熱、富有韻味但大汗淋

漓的嬌軀上,抓着洗過似的頭髮小雨温柔的呵斥着。

女人的屁股已經完全停止了挺動,只有短促的嬌喘……「對不起嘛,好爸爸,我的小親親,剛才是我不好,請

你原諒我吧,以後我再也不那樣,你想在哪肏我就在哪肏行了吧,下次我們就在小方的牀上肏我好不好,親爹,你

快肏啊,女兒癢死了。」「嗯,這還差不多,記着以後我想怎樣肏你就怎麼肏你,知道了嗎。」「是是,以後我大

雞巴老公想怎麼肏就怎麼肏,小屄全聽你的……啊……大雞巴真大……啊……真舒……啊……快進來……啊……進

來……」在張豔芳服軟的時候小雨用力的肏動了起來,但是兩人身上的汗水以及女人屄裏流出的遠遠超過雞巴進出

潤滑需要的淫水,讓小雨的雞巴抽動了沒幾下就滑了出來,一下子捅到了女人的肚子上,小雨生氣的啪的給了張豔

芳一個耳光,爬起身來一把拽過枕頭邊的毛巾被,慌亂的給張豔芳擦了擦身子,又在兩人陰部抹了抹,丟到一邊再

次俯身上去。

「快,把爸爸雞巴送進去!」小雨捏着張豔芳的乳房沒好氣的説。

張豔芳將雞巴送進饑渴的屄口再次大聲叫着:「……啊……大雞巴你終於又進來了……快肏……啊……好爸爸

你的雞巴真硬……啊……肏……啊……肏死算啦……免得我難受。」沒有了過多的淫水小雨感覺張豔芳的屄緊了不

少,雙手從美婦腋下穿過,反抱着張豔芳的頭,專心而又用力的聳起了屁股。

「噗嗤噗嗤」雞巴進出屄的抽動聲,「啪啪」兩人小腹撞擊聲、中年美人蝕骨銷魂的淫叫聲再次響徹房間,演

繹着人間最古老也最新鮮的男女偷情的動人旋律。

「噢……舒服啊……你的屄真緊啊,張阿姨我覺得這屄一點都不像是你的,像是個小女孩的屄……啊……夾啊

……用力給爸爸夾……我今天要肏死你這個小屄!」隨着雞巴在屄裏的快速進出,小雨今天一直飽受曲折的性快感

通過陰莖在快速的提升。

「啊……是……是嗎……真的很緊嗎……啊……那……啊……那你就……盡情的享受吧……小雨……小屄給你

用力夾……啊……讓你更舒服……爸爸的雞巴也非常的……啊……大……啊……」聽到小情人誇獎自己的屄緊,身

為中年女人的張豔芳心裏美滋滋的,真的用力夾起了吞進身體裏的雞巴。

「芳兒,錢叔叔一定很少肏你吧,要不你的小屄怎麼會這麼緊啊,你説是不是?」小雨一刻也沒有放鬆雞巴的

抽動,嘴卻在張豔芳耳邊絮叨着、挑逗的引誘着。

「是……啊……是的……他在外面有女人……很少……和我……肏我……就是他以前……啊……以前年輕的…

…啊……時候肏的……也……沒有……啊……沒有爸爸肏的……好……唔……啊……親爸爸親爹……啊……親小雨

的雞巴……比他的……啊……比他的大好多啊……」在小雨的大雞巴強而有力的抽動中,隨着所有的意識逐漸的向

敏感的陰道集中,張豔芳基本上算是放開了倫理、道德、尊嚴帶來的束縛,不在忌諱小雨的任何言辭了,所以小雨

的話越來越出格越來越肆無忌憚。

「小屄芳兒,我的雞巴真的比錢叔叔的大嗎,大多少?大雞巴肏的怎麼個舒服法嗯,讓爸爸肏你不吃虧吧!」

「不……啊……不虧啊……不讓大雞巴爸爸肏……小屄才虧呢……小雨爸爸的大雞巴……比……嗯比……老錢的最

少要……啊……要大一倍……喔……我的乖小雨的才叫……大雞巴……呢……啊……他……啊……他的根本不算…

…爸爸的大雞巴把女兒的屄撐的滿……喔……啊……滿滿的……啊……像是要……啊……要裂開了是的……啊……

還有親親小雨老公的雞巴能一下肏到底肏……啊……肏到別人從來沒有肏到過的地……啊……地方……啊……女兒

覺得……喔……開始覺得……啊……很痛很……啊……難受可是……啊……又非常……啊……非常的想讓小雨再…

…啊……使勁肏……啊……爸爸芳芳好舒服……啊……女兒真的好舒服……感覺要……啊……要飛了……啊……要

死了……啊……雨我的……啊……我的小祖宗你肏死我吧……」張豔芳眯着眼雙手扒着男孩的背,唿哧唿哧的嬌喘

着努力的扭動着身軀,盡力的讓白嫩肥圓的屁股迎合着小雨的衝擊,胡言亂語的評價着情人和丈夫雞巴的區別與大

「哈,芳兒我的騷屄芳兒,錢叔叔肏不好沒關係,現在有我了,我一定要肏……爛你……肏死你……肏……肏

……」聽着張豔芳滿嘴的胡説八道,小雨也漸漸的進入了癲狂的狀態,用雙肘支起身體更加激烈的抽肏着女人不時

收縮一下的嫰屄,嘴裏出了淫詞浪語也開始胡説八道起來,「錢叔叔,老錢,錢龍錢局長,你聽到了嗎,張阿姨你

老婆小騷屄説我的雞巴比你的大,倪小雨肏的比你好,我現在正在肏她呢,在你們家你肏她的牀上肏她呢,你老婆

的屄真緊啊,我舒服死啦!」在小雨説這番話的時候不僅感到自己的雞巴更漲,而且明顯的體驗到張豔芳的屄也猛

烈的收縮了幾下,比之前的哪一次都有力。張豔芳也是如此小雨突然一跳一跳更加漲硬有力的的雞巴讓她原本已經

適應了粗大雞巴的小屄又覺得有了一些疼痛感,這種痛感帶來了更加刺激的精神與肉體的雙重體驗。

腦子一陣暈眩也沒口子的大叫了起來:「錢龍!你這個王八蛋!……你在外面玩女人就玩去吧……我現在有小

雨了……小雨爸爸喜歡我……啊……他的雞巴比你大……啊……比你還會肏……和小雨肏屄比你舒服多了……啊…

…你……啊……你搞別的女人,我就給你……啊……給你戴綠帽子,我是讓小雨肏的…啊……小雨你知道嗎……啊

……是小方的同學啊……他們是最好的朋友……啊……我不但讓小雨肏我的屄,還讓小雨肏我的嘴,我現在是小雨

的女兒了……啊……小雨是我的親爸爸……啊……大雞巴親爸爸啊……錢龍我以後再也不讓你肏了……啊……」張

豔芳的這通淫詞浪調徹底的讓小雨喪失了最後的一點理智,瘋狂了起來完全的陷入了這種變態的性衝擊之中,下意

識的抽出女人身下的手,再次俯下身子兩手死命的掐、捏着張豔芳的汗淋淋通紅的臉,下身分不出點來的劇烈衝刺

「肏!肏!我肏你個小屄!我肏死你!錢叔叔我在你家了肏你老婆啦……小方我肏你媽啊……小方!我真的在

肏你媽啊……在你爸的牀上肏你媽呢……我要肏死你媽……你媽她叫我爸爸你知道嗎……她叫我大雞巴爸爸啊……

我是你爺爺啦……小方……我……我肏……啊……使勁夾……啊……騷屄閨女!」因為有汗小雨的手一滑一滑掐着

張豔芳的臉,根本就不顧將張豔芳原本漂亮的粉臉捏成了各種難看的造型,大聲叫着:「小屄,説我在肏誰?」「

你……啊……你在肏我……」「啪」重重的一個嘴巴,「不對,你是誰?是誰在肏你?」「啊……疼……我説……

我是……啊……我是張豔芳……親爸爸大雞巴……啊……大雞巴小雨在肏我……」「啪」又一巴掌,「我是誰啊?

説啊阿姨。」「你是……啊……啊……你是倪小雨……你是大雞巴小雨爸爸……是張豔芳的親親爹……是錢方的好

朋友……唔……是我兒子的同學……啊……」在耳光中張豔芳終於知道了正確答案。

「那你還讓不讓你兒子的同學肏你?」「啊……讓……讓啊……我以後只讓錢方的同學小雨的大雞巴肏我……

我要和小雨在錢方我兒子的牀上肏屄……讓大雞巴小雨爸爸把我的屄肏爛……啊……肏腫……啊……」能夠殺死自

己親人的,絕頂無恥對答,讓張豔芳已經變得極度敏感的陰道神經猛烈的抽搐了起來,只有小雨雞巴的肏弄才能帶

來的那種在性交中尿尿的高潮就要再次降臨了,觸電了似的一樣原本已經從小雨腰上滑落下去的修長雙腿忽的一用

力,肥圓的屁股再次離開了牀,肚子上頂着一米八的小雨又生機勃勃的聳動了起來。

「……啊……啊……小親親大雞巴爸爸……我的……啊……我的小……啊……小雨親親肏死我吧……我……啊

……我要尿尿了……要來啦……啊……大雞巴爸爸……啊……你肏死我了……我爽……啊……我要死了……要被你

肏死了……親親的大雞巴小雨爸爸啊……肏死我吧……我啊……我飛了……我尿尿了……啊……啊……」一陣又一

陣的眩暈,心在戰慄……身體在融化,在飛翔……整個的精神與肉體都在收縮、顫抖……那迎接吐納了幾個人、無

數次陰莖的小屄、陰道!在象繩子一樣緊緊的擰向一起,將裏面所有的汁水都擠出來,匯聚在一起然後噴出去……

消失了,不見了,世界沒有了,時間沒有了,家人沒有了,甚至連帶給自己這一切的小雨及他的粗大陰莖也消失了,

肉體沒有了,精神不見了,只留下了……只留下了哪電閃雷鳴的高潮……真的飛起來了,是那麼的愜意、那麼的幸

福與滿足……那麼的……肏死了真好……幾乎在淫水噴發的同時眼淚順着張豔芳的眼角流了出來。

人妻张艳芳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