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説 h】兩個美女洗澡後的經典對白

那天很晚了,下着雨,我去偷窺的浴室又在那家單位最後面的一個角落,很偏僻,浴室門口黑漆漆的,沒有一個人,到門口一看,裏面隱約透出些光線,聽到譁譁的水聲,還夾雜着女人的説話聲。我想今天很安全,可以到裏面去看看了,我仔細地觀察了四周的情況,轉身進了門,穿過一條黑咕隆咚的走道,向右枴,穿過更衣室,來到淋浴房門口,淋浴房的門關着,我熟練地找到一個洞(那是拆去門鎖後留下的),蹲下來,耳朵警惕地聽着浴室外的動靜,眼睛卻開始美美地享受女人的侗體,兩個女人有説有笑地在洗澡,一會兒面對着我,一會兒背對着我,一會兒挺胸搓背,一會兒厥肚洗屄,(搓背時雙手在背後握着毛巾來回拉,奶子自然就挺出來了,隨着雙手拉動,年紀大些的女人奶子會甩動,年輕女人的奶子則是顫動;女人淋浴時洗屄一般都厥起肚子,把屄對着水柱衝洗,用手順屄縫使勁地前後搓揉)。

梅(年紀三十五、六歲),微胖,大奶子,大屁股,圓腰,長着幾根稀疏的屄毛,陰唇肥大,象個小包子一樣向外突出,奶子垂在胸前。

蘭(年紀二十五、六歲),身材苗條,曲線優美,小巧的奶子微微有些下垂,嫩紅的奶頭微微上翹,屄門前沒有一根屄毛,大陰唇很白,屄門緊閉,中間只一條細細的縫。

看得差不多了,我準備撤退,回頭望見了更衣室裏鎖着門的小隔間,靈機一動,爬了進去。門板老舊,有些裂縫,透過裂縫,更衣室裏的情況一清二楚,對面牆上一排鈎,掛着些女人衣物,一條鏤空繡花三角褲,淡淡的粉色,煞是好看,着地是一排長凳,凳上也放着些女人衣物,也有一條鏤空繡花三角褲,嫩嫩的綠色,也煞是好看。

一會兒,兩個女人説笑着走出淋浴房,進了更衣室。她們做夢也不會想到緊鎖着的小隔間裏有一雙男人的眼睛。她們象所有沐浴者一樣仔細地擦乾身體的每一部分,特別是小屄屄,是用另一塊毛巾擦的,而且反覆地擦,用手把陰唇翻開,手指包着毛巾塞進陰溝裏擦,擦完了身子擦完屄,又用毛巾不停地搓揉頭髮。梅説:「真是場好雨,多涼快啊。」蘭説:「是啊,這麼多天連續高温,熱死人了。」梅説:「這兒涼快,我們坐會兒吧。」蘭應到:「好啊。」邊説邊抖開嫩綠色鏤空繡花透明三角褲,準備往腳上套,梅一把掠去,説:「光着身子多涼快,穿什麼衣服,這兒又沒男人,這透明褲衩穿給誰看。」蘭羞紅了臉:「呸。」伸手搶回了內褲,把玩了一會,也就放到一邊,隨手坐在了梅的身邊,象梅一樣叉着雙腿。一幅美景落入我的眼帘:兩位裸女,一胖一瘦,胖的柔弱無骨,瘦的曲線分明;兩對奶子,一對豐腴若脂,一對堅挺如鍾;兩個屄屄,一個屄毛稀疏、小嘴微開,一個寸草不生、雙唇緊閉……美啊!

她們天南海北地閒聊,漸漸地扯到了性。

梅摸着蘭的手臂:「年輕多好,瞧你的皮膚多緊啊。」蘭:「梅姐,你笑話我,你都快四十了,還這麼白白淨淨的,我到你的年紀,還不知老成什麼樣呢。」梅:「哪裏,看我這麼胖,小肚子都有了,哪象你,肚子平得象廣場。」邊説邊在蘭的下腹摩挲起來,有那麼一兩下,都摸到了蘭的小屄屄。蘭微微避了下:「你哪是胖,是豐滿,女人還是豐滿點好,我老公就説我太瘦。」梅:「你老公説的倒是實在話,女人嗎,瘦的好看,胖的好用。」蘭不解:「什麼好看好用的?」梅:「小蘭你還不懂,瘦的女人衣架好,穿什麼都好看,可那是給大家看的;胖的女人在牀上好用,男人騎在身上不咯得慌。這是開玩笑,小蘭你可別當真。」蘭羞紅了臉,一會兒,説:「梅姐,這方面的事,我真不大懂,你是老大姐,可得指點着我一些。」梅:「咳,咱女人操那份心幹嗎?男人要怎的,咱由着他弄不就行了。」 蘭:「可覺着自己啥也不懂,有時弄得沒滋沒味的,心裏就空落得慌。」 梅:「這倒也是。人為啥喜歡草屄,不就是求快樂嗎,給草得沒滋沒味的,是不舒心。小蘭,大姐説話粗些,可別介意啊。」蘭:「梅姐是直爽人,不象有些人,酸熘熘的,嘴上不説,幹還不是照樣幹,不然孩子從哪來。」梅:「就是。……老姐我就給咱小蘭妹妹説道説道,咱説話直來直去,不用枴彎抹角,屄就是屄,草就是草,也別説什麼弄啊玩的,酸氣。再説這兒也就咱倆,天知地知,有什麼好做作的。其實我和老公就是這樣的,老公常對我説:夫妻之間沒有什麼話不能説,沒有什麼事不能幹,老婆的屄怎麼草都不算過分、不算變態。」蘭:「比我老公強多了,我老公要草我,總用暗示法,不肯直説,我又不好意思問,只能猜他的心思,總摸不着頭腦,有時一點準備都沒有,他説騎就騎上來了,屄都給草疼了;有時醞釀了感情,整個屄弄得又濕又癢,他卻不來草我,難受得睡不着覺,又不好意思求他草,只能等他睡着了,用手伸進屄裏去過過癮,有時真狠不得一腳把他踹下牀去。」梅:「也是。旁邊睡着個大男人,卻要用自己的手草自己的屄,是夠不順氣的。……但你也有責任,幹嗎羞答答的,老公老婆草屄是天經地義的,不然幹嗎扯結婚蘭:」可……「

梅:」別可可可了,膽大些不就行了,有了第一回,就不愁第二回,我老公想草我了就會直接了當地對我説,當然不能讓孩子聽見,是在我耳邊輕輕地説。我也會儘快安排孩子睡覺,自己回房草屄,我還會醞釀好自己的情緒,所以每次都草得快活、滿意,也就越草越愛草了,我老公也總説我的屄濕濕的、暖暖的、緊緊的,還誇我的屄是天下最好的屄。反過來,我想挨草了,也會告訴他,當然不象老公説得那樣直,可我老公也是個壞種,有時會逼得我説出來為止。「蘭:」你老公怎樣逼你?「梅:」我説:老公,我想了。老公裝傻説:想什麼了?我説:我想那個了。老公説:什麼那個了?我説:壞種,我想挨草了。老公説:你想挨誰草了?我説:我想挨壞老公草了。老公又説:你想挨壞老公草你的什麼了?我只得説:我想挨壞老公草我的……屄了。老公這才會笑着説:不羞,不羞。……老婆讓草,當然得賣力,張開屄屄等着吧,保證讓你滿意。「蘭:」你們真這麼説?「梅:」騙你幹什麼,我又不會讓我老公草你,他要是敢草別的女人,我跟他沒完。不過話説回來,説説這些玩笑話、粗話,挨草時就更過癮,老公也説草得更爽,所以我們在草屄時常常説些粗話,邊説邊草,快樂無比。「蘭:」你們草屄時都説些啥樣的粗話呢?「

梅:」我老公會説:你的奶奶真軟啊,你的屄屄真肥啊,你的屄心好大呀,你的屄門好緊呀。或者説:我使勁草,草破你的小屄屄,草爛你的小屄屄。有時又説:老婆的屄真好,我要輕輕地草,細細地草,可不能草破嘍、草爛嘍,還得省着以後草,老婆的屄,我要草一輩子,一輩子都草不厭。我挨草時,除了呻吟,也會説些粗話:你的屌兒好長、好粗、好硬啊,真是個好屌兒。或者説:老公真有本事,草了我這麼長時間,我都被你草死過去三次了。剛開始挨草時,我總叫他慢慢草、輕輕草,到後來被草得起性了,我又會叫他使勁草、狠狠草,草死我,草爛我的屄。有時我會説:老公草得我真舒服,我的屄生來就是給你草的,我甘心情願讓你草一輩子,下輩子還生個屄,還讓你草。老公聽了這些話,會草得更狠、更賣力。「蘭:」梅姐真幸福。我那死鬼,草我的時候總是一聲不響,一切全憑感覺。他不響,我也不好意思問,連呻吟都得忍着。有時我起性慢,才剛剛有感覺,他已經射出精水,屌兒軟下來了,這時我多想他的屌兒在我屄裏多呆會兒,又控制不住自己,總要不時地收縮一下陰道,縮一下,屌兒就被擠出一點,不一會,軟軟的屌兒就躺在屄門外了,有時挨草比不挨草還難受,真是氣死人。「

梅:」別急,慢慢來,會好的,剛結婚時我那死鬼也這樣,後來有了孩子,慢慢地才放開了,各種各樣的草屄花樣也就玩出來了。比如吧,你看,我比較胖,屄生得又低(靠後),剛結婚時沒經驗,只曉得平躺着草,他騎上來後,兩個人的重量把我的屁股都壓到席夢司裏面去了,屄和屌對不上號,草起來就彆扭,總是草不到底,煞不了癢,後來他不知從哪學了一招,拿個枕頭墊在我屁股下,屁股墊高了,屄自然就突出來了,他的屌一草到底,一下就頂住了我的子宮,那個舒坦啊,都沒法提,因為墊着枕頭,屁股不能後退,只能硬挨,他也不知哪來的勁,每下都是抽到屄門外又狠狠地一草到底,我快活得忍不住叫了起來,就從那一次我學會了呻吟,現在挨草時我不呻吟,老公倒會覺得奇怪了。……後來覺得枕頭不夠好使,我和老公一起設計,做了個專用的墊子,圓圓的,剛好一個屁股大小,比枕頭高點,裏面還裝了彈簧,躺上去後,屄基本上就朝天了,整個屄向外突出,象個小饅頭似的,老公能跪在我兩腿間很舒服地草我,草快草慢、草輕草重都很方便,特別是這樣的草法對我陰道前壁上的G點和陰道底部的子宮都很刺激,老公不需用手撐在牀上,還能一邊草我的屄,一邊玩我的屄心和奶子,或者用手鉗緊我的陰唇(這樣我的陰唇裏邊讓屌撐着,外邊被手指鉗着,抽動起來很舒服的),由於墊子裏裝了彈簧,彈性很好,只要配合得好,他草過來,我彈過去,砰砰地撞在一起,既輕鬆又過癮。……家裏有客人來,不知內情,把這墊子拿來當靠墊,還誇它做得考究,靠着舒服,為啥不多做兩個,我們就偷偷地暗笑。對了,上次你來我家,不也靠它來着?「

蘭:」誰會想那墊子是用來幹這個的,不過做得是講究,靠着也舒服。……奧,你們原來是這樣過來的。……哎,梅姐,你老公草你時温柔不温柔?「

梅:」怎麼説呢,我喜歡開始時温柔一點,後來是越狠越好、越過癮,一般開始時,他會親親我的嘴啊、耳朵啊、頭頸啊什麼的,一邊親我一邊用手在我全身上下摸來摸去,接下來就要玩我的奶子了,拿手捏、拿嘴吮、拿舌頭舔,不停地揉啊捏的,有時還用牙輕輕地咬我的奶頭,我的奶子就是這樣讓他玩大、玩松的,你看,垂在那裏再也挺不起來了。……哎,小蘭,你的奶子也不如從前了,做姑娘時,你的奶子是單位裏最美的,翹翹的賽過羊角,看,現在下面也有點皺紋了。唉,我是看着你由大姑娘變成小媳婦的。「蘭:」梅姐又臭我。……有什麼辦法,我老公也要玩我的奶子呀,既嫁了他,也只能讓他玩了。……梅姐,你們除了親嘴玩奶子,還幹些什麼呢?「梅:」哎呀我的小蘭子,這你都不會嗎?不過話説回來,會不等於熟,更不能説精了,一切都是摸索出來的。好在男人會到外面去學,我們做女人的只要跟老公學就行了。重要的是老公耍新花樣時你不要拒絕,半推半就最好,接受太快,他又會覺得你淫蕩了。……其實,男人也喜歡老婆在牀上淫蕩一點,不然就沒味了。「蘭:」真的?「梅:」當然是真的。草屄可不是耍剃頭挑子(一頭熱),要雙方配合的,這樣草起來才有味。我們就是這樣,老公玩了我的奶子後,就會轉向下身,先是用手拂拂屄毛、摸摸屄門,再挖到屄縫裏蘸點淫水,輕輕地揉我的屄心,接着拿墊子墊高我的屁股,張開我的雙腿,趴在我兩腿中間,用嘴舔我的屄,先是順着屄縫一下一下的舔,再用手扒開陰唇,一會兒舔舔屄心,一會兒又一下一下整個屄的舔,一會兒用嘴唇使勁地吮吮屄心和陰唇,一會兒又用牙輕輕地咬咬屄心和陰唇,時不時地還將舌頭伸進陰道,有時還一邊舔屄心一邊將手指塞進陰道,或狠狠插兩下頂住子宮,或鈎着手指在陰道裏挖啊挖的,真舒坦啊。往往是他的屌還沒有草進來,我已死過去了。特別是那手指鈎起來最舒服,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他在刺激我的G點。有時他還雙指齊下,食指插在我屄裏,中指插進屁眼,兩個指頭一齊抽插,就象兩個男人同時在草我,只不過屌小一點(手指比屌兒點)。我老公很有耐心,我死過去後,他總是靜靜地在一旁等着,不時地摸摸我的身子,待我醒來、喘口氣,他又開始了,這一次,他不是趴在我兩腿間了,而是倒着趴在我身上,把屌擠在我臉上,用所謂的「69式」了,舔屄也不象剛才那樣狠了,輕輕地舔,蜻蜓點水似的。他讓我快活了,我也得讓他快活才行,我輕輕地撫摩貼在我臉上的屌兒,用嘴輕輕地舔、輕輕地吮,還時不時地輕輕咬幾下,只一會兒功夫,老公的屌就變得又粗又硬。……我老公的屌是很粗的,記得剛結婚時用避孕套,大號還嫌小,現在帶了環,避孕套是用不着了。……這一次是真草了。我們就這樣一邊草一邊念叨着屄啊屌的,越草越有味。我老公的耐力很好,草屄的技巧也掌握得好,每次都能草我好長時間,剛開始總是輕輕地、慢慢地、一下一下地草,慢慢地將屌從屄裏抽出去,抽啊抽,剛抽到屄門口,跟陰唇似碰非碰,又一下草進來,停一下又慢慢抽出去,或者慢慢草進來又一下抽出去,再或者慢慢草進來又慢慢抽出去,幾種方法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讓我交替着感受空虛和充實,在這種感受中,我的情緒慢慢高漲,呻吟越來越響,唿吸越來越急,在我快達到高潮時,老公開始發威了,擺出一副非草爛我的屄不可的架勢,狠狠抽插,槍槍到底,龜頭頂住子宮,由於草得狠、草得重,屄心也不停地受撞擊。只一會工夫,我就又死過去了。這一次他可不管我死活了,只管不停地、用力地、飛快地草我,直到射精,一股熱辣辣的精水有力地衝擊我的子宮、灌滿我的陰道,舒服極了。……由於我老公耐力好、懂技術,所以每次都能草我好長時間,大感能有20分鐘吧。當中我們往往要換幾種姿勢,男上、側卧、後進等等,有時他偷懶,也會叫我爬在上面動。「

蘭:」那你們用什麼姿勢草屄也是事先講好的嗎?「梅:」哪能呢。這就是做女人的好處了,不用操心,只管聽令,他拿來墊子,我就翹起屁股,他把屌兒從我嘴裏抽出,我就張開雙腿等着他草,他把屌兒屌進我的屄後,我就把兩腿盤在他屁股上配合他動作,他「汪汪」叫兩聲,我就象狗一樣背着他趴下去,讓他從後面草我,總之,他讓上就上,讓下就下,讓翻身就翻身,不用動腦筋。「蘭:」那你們都用哪些姿勢草屄呢?「梅:」除了上面説的那幾種,有時他用兩手把我的雙腿握住、張得大大地草,有時把我的雙腿架到肩上草,有時整個人壓在我身上手壓手、腿壓腿地草,有時把我的一條腿舉得高高的從側面草,有時在板凳上坐着草,有時在衞生間裏站着草,反正是不停地變化着草,每次都有不同的花樣,一次中還得用幾種花樣,這樣才新鮮、才有趣、才快活。「蘭:」奧,原來屄屄該這樣草。我那死鬼才沒這麼多花樣,騎上就草,一會就完,也就二、三分鐘吧。「梅:」二、三分鐘是太短了,還沒草出味呢。……要説草屄的花樣其實還不止這麼多,我那死老公精得很,對草屄也很上心,時不時地會玩出些新花樣。……有些花樣是不能説的。……小蘭子,我可是把你當親妹子看,索性都告訴你吧,你可別傳出去,弄得我人前抬不起頭。蘭:「梅姐,咱倆誰對誰呀,快告訴我吧,讓我也學一點。」梅:「學是不用你學的,那是你老公的事。不過知道一點總有好處,省得等你老公耍花樣時你枴不過來。……我説了,你可真別亂傳啊,否者我就羞死了。……我那老公壞得很,我常叫他流氓,而他卻説他只對我耍流氓。他除了草屄時愛用些不同的姿勢外,還會耍些別的花樣,每次出差總給我帶些性感的內衣褲回來。這些衣服太淫相了,我都不敢穿着來上班,總是臨睡前才敢換上,一會兒又讓老公給脱了。我總説這些花俏的東西不值。可老公偏説值,他説:男人買漂亮內衣就是為了讓老婆來穿的,而女人穿漂亮內衣就是為了讓老公去脱的。那天老公送了我件禮物,包裝得很精緻,我拆開一看,吃了一驚,你道是什麼?原來是一條又粗又大的假屌兒,電動的,屌兒旁邊還有一隻伸着舌頭的小狗狗。老公見我呆住了,過來一按電門,整個假屌兒就活了,龜頭會扭,中間那段帶着小顆粒,還會旋轉,小狗狗的舌頭高速抖動,再一按電門,一股温水從龜頭上的馬眼裏射了出來,還射得很遠呢,一直射到了對面的牆上。我羞得一把把假屌兒扔回給了老公。當天晚上,我們就試了那個假屌兒,開始我不肯。可老公説夫妻間怎麼玩都不過分,我也就認了。老公象平常一樣玩了我的奶子後,分開陰唇,慢慢地把假屌兒塞入我的屄裏,塞進去後小狗狗的舌頭剛好抵住我的屄心。老公一按電門,我就知道了,敢情比挨真屌兒草還舒服,扭動的龜頭不停地扒拉我的子宮,中間有小顆粒的地方哧拉拉地轉,磨得我的陰道熱辣辣、酸嘰嘰的,特別是小狗狗那顫動的舌頭舔得我屄心亂顫,只一會兒,我就達到高潮死過去了。那天晚上我死了五次,累得我第二天上班直打瞌睡。打那以後,我老公時不時地弄些玩具回來,什麼跳蛋啊滾珠啊的,都很好使。他還買過一副銬子,有手銬和腳銬,把我的手腳分銬在四條牀腿上,再墊上屁股墊,死命地草我,跟強 奸似的,草得我死去活來,連連討饒。有時老公還把黃瓜啊酒瓶什麼的塞進我的屄裏玩,或者用鴨嘴巴(醫院婦產科用的窺陰器)把我的屄張得大大的,再把手電伸進去照着玩。對了,我家還有個能綁在身上的假屌兒,老公把它綁在身上,就象長了兩個屌兒,他讓我躺好,把一個屌兒草進我的屄裏,另一個草進屁眼裏,説實話,我閉着眼,覺着就像是兩個男人一起在草我。有時老公心血來潮要草我的嘴巴,他先用假屌兒草我的屄,讓我死幾次,然後就老實不客氣地騎到我頭上,或者舒服地在牀上,叫我用嘴去套弄他的屌兒,弄啊弄的,他的精水就射出來了,有時對着屄門射,有時對着奶子射,有時乾脆就射在我嘴裏。開始我不讓他射在嘴裏,當覺着他的屌兒變得又粗又硬,估摸着快要射了時就想把屌兒吐出來,他不幹了,雙手緊扯着我的頭髮,把我的頭狠命地按在他的屌兒上拼命抽動,一股股的精水就全部射進我的嘴裏,還不讓吐,非得讓咽下去不可,我也就順着他了。」

蘭:「今天才知道草屄還有這麼多講究。……梅姐,你們這麼和諧,你老公一定很愛你吧?」梅:「現在是好了。剛結婚時差點離了呢。」蘭:「為什麼?」梅:「怎麼説呢,其實做姑娘時我和你一樣,也是個白虎屄,你看,現在我也才有幾根屄毛。就為這他惱我。其實草起來,白虎屄更好。」蘭:「説起來,怕我老公也在惱我呢。……可現在你怎麼又長出屄毛了呢?」梅:「我也有個老姐,今年該有五十了吧。剛結婚時我們夫妻不和,她很關心我,知道情況後,教了我個偏方,就治好了,我們夫妻就和睦了。真得謝謝她。……我把這個偏方也教給你吧。……其實很簡單,就是把男人的精水塗抹在屄門上,別穿褲子別蓋被,讓它慢慢幹了。草一次,抹一次。再就是用涼水把生薑的汁水浸出,每天拿浸過的生薑擦屄門,早上起來後,把生薑塊塞進陰道裏,一天一換。一段時間以後,就會慢慢長出些屄毛來。大姑娘沒有精水也沒關係,只要玩玩自己的屄心就會淌出些淫水來,把淫水抹在屄上也一樣有效。這個偏方只對那些屄門前長着些細細絨毛的女人才有效,真正的白虎屄是治不好的。蘭子你看,你的屄門前不是有些細絨毛嗎,你也治得好的,試試吧。」蘭:「謝謝梅姐。一想到自己是個白虎屄就懊惱,這下好了。……梅姐,你有些年紀了,又生過孩子,還這麼愛挨草嗎?」梅:「小蘭子,這你就不懂了,象我這樣年紀的女人才最愛挨草,一方面孩子大了,省心了,另一方面挨草也挨出味來了,老公的草屄花樣也越來越多了,草屄技巧也越來越高明了。女人生來就賤,老公越是狠命地草你,你就越幸福、越快活。問題是怎樣讓老公有興趣草你。蘭:」你在這方面大概滿有辦法吧?「梅:」不瞞你説,在這方面我是動了些腦筋的。你看,我現在就帶了件東西,這叫跳蛋,平時我常把它塞在陰道裏,電池掛在腰上,沒旁人時就打開電門讓它震動起來,又舒服又能縮緊陰道。你該知道,男人總喜歡女人的小屄屄緊緊的、暖暖的。我還很注意奶子和屄屄的美容,搽些藥膏、服些藥丸,能使奶子豐滿些、堅挺些,使屄屄緊些、白淨些,屄心大些、豔些。其實女人有兩個相貌,一個是臉和身材的相貌,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另一個是屄屄的相貌,這是專歸老公一個人看的,屄屄的相貌其實比臉的相貌更重要,一個好屄屄能栓住一個壞男人,你想,哪個男人不想草好屄,所以保養屄屄比保養臉蛋更重要。……光有好屄屄還不行,還得有個好屌兒,也就是有個好老公,老公身體健康了,生活舒坦了,心情順暢了,草起屄來自然就有勁、就勤快了。我就很注意老公的生活,頭天晚上挨草挨得再累,第二天總是早早起來做好早飯點心,讓老公補充營養,要知道,他草屄比你更累啊。老公身體不適時決不強求老公草,老公想草時,即使來了月經也讓草,當然也有真沒興趣的時候,可我老公也會耍賴皮,説是上面(奶子)下面(屄屄)總得讓他玩一處,你看我那老公有多壞。男人有時就象小孩,得拿些個玩具哄哄他,而我的奶子和屄屄就是老公最好的玩具。……有段時間,老公身體不好,屌兒老硬不起來,我愁壞了,後來找到個偏方還挺靈的。「蘭:」又是什麼偏方?「

梅:」人家告訴我,用淫水浸過的黑棗男人吃了最補,只是傷女人。為了老公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就買了黑棗洗乾淨了,每天塞三、四粒在屄裏,怕掉出來,還在屄門上塞個暖瓶塞,再用月經帶兜住,晚上偷偷挖出黑棗讓老公吃,老公不知底細,還連説好吃好吃。吃了段時間,病還真好了,比以前更壯實了。後來老公知道了內情,感動得不行,都哭了,再不讓我這麼做。現在為了增加興趣,我偶爾還會弄幾粒黑棗塞進屄裏,塞上木塞,系上月經帶,讓老公挖出來吃。偶而為之,不傷身的。「蘭:」梅姐,你們可真是一對恩愛夫妻啊。……你剛才説來月經時也讓草,可怎麼個草法啊?梅:「這好辦,不能草屄,還能草屁眼、草嘴巴,其實偶而草草月經屄、撞撞紅燈,也沒關係,只要墊好墊子,別弄髒牀單就行了。説穿了,男人對女人的月經是很感興趣的,不光是月經,大小便也一樣,我老公有時就死皮賴臉的要看我上廁所,換月經墊,趴在地上看我的大小便是怎樣解出來的,心血來潮時會象抱小孩一樣抱着我解手,會拿着衞生紙硬要給我擦屁股,還幫我系過月經帶。……對了小蘭,我説了這麼多,你也該説説你們夫妻的事了。」蘭:「你懂得那麼多,我還能説些什麼呢。我那老公一點都不懂,真該有個人教教他。……梅姐,你幫幫忙行不,找個時間,你給他也説道説道。」梅:「別開玩笑了,我一個婦道人家,給大老爺們傳授草屄經,傳出去還不讓人笑掉牙。……對了,讓我老公給傳傳經吧,他都快成草屄專家了。」蘭:「光傳傳經怕教不會我那傻老公。……(輕聲地)梅姐,我説個辦法你別惱。……我們乾脆四個人在一起,你們兩個教我們兩個,行不?……我跟你關係這麼鐵,我想你不會介意的吧,真不行你們就給表演表演,讓我那傻老公開開眼界,我會謝你的。」梅:「我的好妹妹,你也變得這麼壞了。……我倒有個主意,説出來你也別惱。咱是鐵姐們,有什麼不能換的?乾脆就換個老公試試,行不?……也不行,換了老公就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了,心裏沒底。……乾脆,找個時間到你家去,四個人一起玩,你家沒小孩,門户又緊,翻了天也沒人知道,我們就都脱光了,開個天體會,先讓我老公邊講解邊草我,你們在一旁看着領悟,等差不多了,再讓你老公草你,匯報給我們看。」蘭:「這不羞死人了。」梅:「別介,放開點,不説出去誰知道,有得享受樂得享受,我把家裏那些傢伙也拿來,讓你也嘗嘗那屁股墊子的味道,還有假屌兒啊、跳蛋滾珠什麼的,包你樂得分不清東西南北,正事幹完了,再換換口味,讓我老公草你,你老公草我,這一定很刺激的。你想想,看着老公在草別的女人的屄,自己的屄又在挨着別的男人的草,要多刺激有多刺激,我怕死過去就活不過來了。還有,讓老公看着自己老婆的屄裏淌出別的男人的精水,他一定會刺激得發瘋,而發瘋的男人草起屄來象老虎一樣,夠女人受用的。……都這麼大年紀了,除了老公,還沒嘗過別的屌,再不抓緊享受,黃花菜都涼了。」蘭:「梅姐,這…嗎?」梅:「有什麼不行的,只要大家樂意,你不樂意嘗嘗別的屌嗎?」蘭:「你剛才不是説過不讓你老公草別的女人嗎?」梅:「咱倆關係不一樣了,換着草草也行。」蘭:「可我老公……」梅:「天下沒有不愛草別人老婆的屄的男人,他們恨不得草遍天下女人才舒心,小蘭子,聽我的沒錯,就這麼定了,先回去跟老公商量商量,再定個時間,就全了。」蘭:「……我聽梅姐的。」梅:「時間不早了,回吧。可記住了,這事絕對不能外出傳,不然就做不了人了,人就是這樣,做得説不得。」

説着兩人穿好衣服,離開浴室走了。

待她們走遠,我爬出隔間,悄悄地離開了浴室。

19053位元組

两个美女洗澡后的经典对白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