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 小説 txt】他與那女孩(全)

他與那女孩

字數:26000字

下載次數: 96   第一次正式見面,是在一次系大會的下午。

他看在擔任系會幹部的朋友面子上,一向都會出席系大會,也就只是出席而 已,除了少數真的有興趣的事項以外,通常是連舉手投票都懶。

不過,近幾次的系大會應該會比較熱鬧一點,畢竟這是新學期之初,大學新 生對於任何事項都總是比較捧場一點。

學期之初,有太多事情要張羅,這個時候的系大會也特別熱鬧,主要是關於 迎新露營、系際籃球、還有啦啦隊比賽等活動,雖然實際時間還很遠,啦啦隊比 賽甚至是下學期的事情,但系會幹部們已經轟轟烈烈的開始宣傳並籌備,這也是 理所當然的。

走出會場後,他揉了揉眼,心裏想着,這些以新生為主的活動不知道會不會 向二年級以上的他們討人支援。

去年的籃球賽跟啦啦隊等活動,當時身為新生的他是都有參加的,也記得有 少數學長學姊加入,但不太確定這些學長學姊究竟是當時的幹部,又或者真是從 高年級找來的額外幫手。

總之,沒有這回事的話就好,萬一真來找人幫忙,他覺得最好儘量回絕,這 種事情去年體驗過就好,也該輪到自己坐在觀眾席上了。

「等一下,學長。」

就在思考的當下,一道聲音叫住了他。

這一刻,就是她與女孩的第一次正式見面。

其實不算是一件鐘情,事實上,從他身後跟來的人不只一個,而是五、六個 學妹一起,那位女孩身處其中,並沒有馬上留下特別深厚的印象。

她們是新生中最早建立起交情的小團體之一,其中幾人屬於對課業比較有企 圖心的那種類型,為了多探聽幾位老師的情報,正在跟幾位系會幹部聊天,剛巧 其中一個就是他在系會的朋友,那位朋友看到剛走出門的他,就直接叫這羣學妹 追上來,號稱重要情報都在他身上。

他心底是有些哭笑不得,這年紀的青年男性難免有些比較做作的特性,而他 自己的做作特性,講好聽點是沉着寡言,講難聽點是有點愛裝酷,這間接導致了 他的交際圈沒那麼活絡,包括系會的那位朋友在內,所有朋友都是因為「剛好坐 很近」之類的原因才有了交情。

雙眼微眯,他思考了起來。

一羣學妹圍着自己嘰嘰喳喳,以一個學長、一個青年男性的身份來説,這並 不是什麼討厭的事情,這羣學妹中也沒有特別醜怪之人,甚至可以説是都頗亮眼 的,系會那位朋友必然不可能對此感到不耐。

因此,會突然叫這羣學妹把目標轉移到自己身上,或許是那位朋友正有別的 事情要忙,但估計惡作劇的心態也有着不少。

他在心底苦笑,既然那位朋友都一番「好意」了,不好好維護一下自己身為 學長的尊嚴怎麼行呢?

實際上,他跟一些教授頗熟也是事實,推薦他並不算錯,既然學妹們都過來 了,以學長的身分提出建議也沒什麼大不了,而且暫時有種眾星拱月的錯覺,也 是足夠讓人飄飄然一下。

直到他講了個段落,這羣學妹離去之時,那位女孩在他心中依然只是個大眾 臉,連她在對談過程中插了哪些話也沒印象。

然而,日後回想起初次相見的情景,女孩的形象反倒清晰起來。

一頭簡單俐落、長及腰後的馬尾。

離小麥色這麼深可能還有點距離、但依然極富健康光澤的膚色。

脆鈴般的開朗聲線,還有一雙時而眨呀眨、時而笑彎了的眼眸。

事實上,最初他心中理想的伴侶形象,跟那位女孩之間是頗有一段差距。

容貌可愛、身形嬌小、話不多、內向羞怯、温柔體貼,感覺有如小鳥般需要 呵護,如娃娃般惹人憐愛,最好是喜愛閲讀,仿佛永遠住在圖書館內的公主……

這才是他理想的類型。

當然,他沒傻到認真的以這種夢幻規格去物色對象,這個形象用來自娛的成 分還比較高,他在感情上仍是隨緣主義。

然而,真正走入他生命中的那個女孩,與理想的類型差異之大,倒是也令他 自己微感訝異。

身材方面,理想中的嬌小身形,是出於他想享受小鳥依人的感覺,在他處男 時期一直以來的性幻想內,也常常出現如火車便當之類女方越嬌小越好的體位, 即使他很少有固定明確的性幻想對象,但將女方緊緊抱住,使對方除了自己身體 以外完全得不到任何支撐,兇猛抽插至懷中人兒嬌聲求饒,常常是他自慰最後關 頭的腦內重頭戲。

倒不是説那位女孩就高得有如模特兒甚至金剛芭比一般,只不過,他自己的 身高約一七六左右,而女孩身高逼近一七零,當兩人站一起時,看上去雖然還是 很登對,但跟他夢想中的類型確實不太相同。

性格方面的差距就明顯了,那位女孩開朗、活潑,仿佛天生就該以草地和陽 光為背景,雖然不是特別突出的運動健將,但她確實有着一副看起來就很適合田 徑運動的勻稱身材,只是那位女孩從來沒有刻意往這方面發展,是否真有如此潛 力也因而成謎。

容貌上,由於夢想中的類型只是個空殼,並不存在真正的比較對象,只是大 概上以「可愛」的概念為主,或者該説是氣質與容貌共同營造出的氛圍。

無論如何,要説那位女孩給人第一印象的關鍵字,通常不會是「可愛」,比 較適合的形容詞,大概是「英氣」了吧。

不是屬於組織領導者的那種氣勢,那位女孩基本上沒擔任過什麼領導幹部之 類的職責,她的英氣比較接近運動員的自信,一股飛揚歡躍的精神。

日後他曾悄悄在心中給自己打了個比方。

過去,他夢想着將公主攔腰抱起。

最後,卻是與女騎士的手緊緊相握。

關於那位女孩的種種特色,此時他自然還一無所知。

開始真正對那位女孩留下印象,是在初次見面的兩個禮拜後。

當天傍晚,他下課後騎着機車要返回租屋處,路上會經過小吃街,這也是他 固定打牙祭的場所。

「呃……學長?」

站在攤子前,正等着今天晚餐的他,聞聲轉頭,對上了女孩那有着些許不確 定的眼神,女孩面色紅潤,幾縷髮絲被汗水沾黏在額頭旁。

他快速回想,從腦海中翻出這兩個禮拜前略有印象的面容,這才笑道:「喔, 學妹啊,你也來買晚餐?」

「還好沒認錯人。」女孩微聳的肩膀在此時也鬆了一下,展開笑容,繼續回 答:「是啊,反正順路,我想就乾脆把這條街上的東西都吃一遍,看能不能在這 學期內吃出心得囉。」

「嗯,這可是大工程,其實當初我也想過,但吃一半就固定只吃幾家了,到 現在都還沒完成偉業呢。」他説着説着,同時咀嚼着女孩方才的話語,頓時生出 一股疑惑,遂好奇道:「等等,順路?你沒住校內啊?」

幾秒的停頓,女孩似乎在想些什麼,而後回應:「是啊,我自己在外面租房 子了。」

「這樣啊。」他點點頭,表示理解。「沒住過校內宿舍是有點可惜,我住了 一年,跟別人一起住難免有些綁手綁腳,但也是滿有意思的經驗,上課也方便。

二年,但提早住外面也不錯,反正二年級以上要抽到房間也難,像我這學期 開始三年,也是可憐兮兮的被踢出來啦,手氣太差。」

女孩食指輕抵下巴,微微偏了偏頭,笑説:「不太對喔,學長,你的手氣已 經很好了。」

「喔?」

女孩嘟了嘟嘴,續道:「我本來也是想住校內,便宜嘛,可是……就沒抽到 了,只好出來住囉。」

他也張口訝異:「沒抽到啊?那還真的是有夠倒霉。」

一般來説,抽選校內宿舍牀位時,一年級生大多有保障名額,不過確實是有 少部分人依然抽不到。

「所以囉。」女孩垂聳了聳肩表示莫可奈何。

老闆快將自己的晚餐弄好了,他掏出錢包,看女孩似乎沒有騎車,就邊拿錢 邊低頭説着:「你有車嗎?需不需要我載你一趟,如果是在這條街上,不至於騎 去大馬路的話,不戴安全帽也不會被逮啦。」

這句問話後,女孩又是數秒的沉默,當他付好帳並拿到晚餐,女孩才緩緩點 頭説:「那……就麻煩學長一下了。」

等女孩也買好晚餐,跨上早已發動就緒的機車後座,聽女孩報出大概位置, 前坐的他訝異道:「你住在那裏?用走的去學校要半小時……不,搞不好要更久 吧?我也住那附近,可是我有機車,但你……」

後座的女孩苦笑道:「我不喜歡住在太熱鬧的地方,這邊都是店家對吧?當 初就很快的跳過這邊,不小心就越走越後面了,正覺得好像有點太遠時,剛好看 到一個價格、設備各方面都很中意的房子,猶豫一陣子後還是決定住下去了。雖 然有點遠,不過也還好嘛,早出門個一小時就OK啦。」

「這樣啊……」

騎車上路後,他在心中想過,要不要提議以後幫忙載她上下課?

不過這想法很快就打消,一來是太過唐突;二來,這時的他也不是特別有打 算追求這位女孩,今天提議載她一程只是隨口問問;三來,課程未必配合得上, 今天剛好同時下課,不代表周一到周五都是同時上下課。

騎到半途時,他數次注意後照鏡,看着後面的女孩。

不是刻意想欣賞女孩的容貌,而是……確認女孩有沒有掉下車。

因為他背後幾乎完全沒有跟人接觸的感覺,女孩手沒搭上他的腰或肩,代表 女孩是抓着車後拉杆以保持平衡,這還正常,但此外他整個後背也完全沒有絲毫 感觸,幸好車子還是有感受到重量,才沒讓他以為自己載了個幽靈學妹。

許久以後,跟女孩閒聊時,他才知道,當時女孩是整個人都往後挪,屁股幾 乎都壓在女孩自己正握着拉杆的手上,就是因為不想跟他太親密的接觸,導致女 孩選了這樣彆扭又不舒服的方式來乘坐。

並非對他印象不好,由於最初見面時有充分表現出可靠學長的態勢,在剛入 學這短短期間所認識的人中,女孩對他的感覺已經算是不錯了,否則路上看見時 也不會靠上前攀談。

雖然看上去好像是大剌剌的性格,初次在外獨自居住的女孩其實還是充滿了 戒心,即使一開始是女孩主動對他打招唿,但是,當他問起女孩的住所、以及提 議送她回家時,女性的防衞意識便油然升起。

若非因為當天剛好有體育課程,比較疲累,機車成為了很大的誘惑,不然女 孩當時是認真考慮拒絕的。

畢竟『新的學妹』等於『學長們的獵物』已經是一種常識般的普遍印象。

送女孩到目的地後,沒再多聊,女孩揮手道別後便走進了巷口。

之後幾天,他沒再碰上女孩,也很快的將這段偶遇給淡忘。

不過,兩人本就是同一系的學生,即使沒在校外偶然相遇,在校內依然很有 可能碰面。

某一天傍晚,當天的課已經上完,他從課程進度中嗅出了預兆,估計之後即 將要用到一些參考書籍。

根據經驗,等老師宣佈才跑來圖書館找的話就太慢了,很可能已經被人借走, 到時候要嘛是到處找人借來影印,要嘛是砸錢買書,不然就是網路上亂抓些誰都 找得到的資料交差,再被這位還算嚴格的老師給打個低落的分數……

與其落入這些窘境,不如先下手為強才是正道。

所以他來到了圖書館,也因此看見了坐在角落桌上的那個身影。

只看背影,不能夠百分之百確定對方身分,他走到對方的斜前方去,才終於 看清臉孔,在此同時,對方視線也從桌上的書本抽離,抬起頭來。

「啊,學長。」女孩愣了一下。

與上次見面不同的是,這次女孩臉上還帶着一付黑框眼鏡。

「嗨,你來找書啊?」

「是啊。」女孩滿臉堆笑,雙手在桌上的書頁旁蹭來蹭去,似乎有點想將書 給藏起來,但又強迫自己表現得淡然自在。

從女孩背後走來時,他已經大概辨識得出,女孩正在看的是愛情小説之類, 那些書籍也是放在這層樓。

女孩是一方面對於自己看的書略感羞澀,一方面又覺得自己該大大方方的, 看這些書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兩股矛盾的想法同時產生,因而一時之間有 了手足無措之感。

看到女孩微妙的動作,令他頗覺莞爾,又不是不知輕重的國中生了,就算是 男生看言情小説也沒人會説什麼,何況一位正符合此類書籍讀者羣的少女呢?

他也沒不解風情到硬是揪着人家桌上的小説當話題來談,而是略略轉頭,看 向女孩桌旁的一疊書籍,這些書跟女孩正在讀的小説不同,一看就知道是跟課程 有關的書類。

顯然女孩原本就是來找這些書,找齊後才拿另外有興趣的小説來看。

「你們今年這麼快就要用到這些書啦?」

他微微皺起眉頭,這些書很多都是他去年用過,甚至還有當初他想找時已經 被借走的書,這女孩倒是找得很齊全,但以他的印象,現在開學才過幾個禮拜, 應該還沒到用得上這些書的時候。

「前幾堂課時,老師就有提過可能用上的書單,學長你不是建議我們書早搶 早贏,借來了還能影印關鍵資料給朋友們一起用嗎?今天我特別帶了袋子來,就 是想先借回去慢慢看囉。」

女孩以手指彈了彈掛在椅旁的大帆布袋,臉上漾開了笑。

「唔……」

他有些訝異,當時建議雖然都講得很認真,但以他過來人的角度來看其實都 是老調重彈,隱約記得,自己入學時同樣聽學長學姊講過這種話,他以前也沒真 的放在心上,後來才慢慢掌握住課程上的步調。

眼前這女孩,在當初來提問的那羣學妹中好像不是最熱心、也不是講最多話 的人,若非之前載過女孩一程,今天踏入圖書館時大概還不會認出她,想不到這 女孩真把他當初的話完全聽進去了。

「其實也不用那麼早就把這麼多書都……」他抿了抿嘴,停頓一下後又説: 「嗯,有那個心的話,早點看也不錯啦,如果看熟了,有些報告甚至不用看着書 就能做出來,就算要翻書比對資料時也容易很多。」

「對呀對呀。」女孩一個勁的點頭,同時用自以為不會被注意到的手法,將 參考用的書籍壓在愛情小説上。

他看在眼裏,只是兀自一笑,接着再問:「不過,這麼多書,你要今天就通 通提回去?你家不是很遠?」

女孩輕輕搖頭,説:「這些還不是全部,我也知道路途比較遠,已經分批選 書了,明天我還要再來借呢。大學的圖書館真好,一張卡可以借這麼多本,比我 家附近的鄉立圖書館好太多了。」

「不會太重?」

「這個嘛,我剛剛有估計一下重量,應該還過得去……我是覺得,分太多次 借的話也很麻煩啦。」

聽女孩的話語,他不置可否。從那疊書的厚度看來,説重是也沒重到提不回 去的地步,不過若拎着走上半小時到一小時路程,必然仍是相當的負擔。

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女孩取下了臉上的眼鏡,開口説:「肚子差不多餓了, 學長,我先回去囉。」

女孩將桌上的書本放在帆布袋內,準備拿去櫃枱借取,至於那本看到一半的 小説,她拿起來後猶豫了一陣,最後還是一起放進袋內,打算借回去看完。

與女孩道別後,他也走進書架之間,尋找自己想找的書。

想找的書不是很多,但有幾本比較難找,着實花了他一段時間,然而找到一 半時,他突然停步,低低的「哎呀」了一聲。

這麼簡單的事情,居然現在才想到。

剛才是不是該提議載她回去?

現在才追上去問,會不會很怪?他也有點猶疑,但心中浮現女孩提着那大袋 書籍一步一步走回去的畫面,他便先放下手上書本,快步追了出去。

不太意外的,女孩早已離開。

既然知道她家大概的方向,路上還是有機會碰到,如果現在馬上追出圖書館 外,甚至可能在她離開校門之前就找到她。

但有必要這樣嗎?

想了想,他還是決定算了,這時畢竟仍未產生強烈的好感,有機會跟學妹拉 近關係是不錯,但既然時機已逝,他也懶得再特別追上去。

剛才學妹有沒有期待過自己主動提議載她呢?又或者剛好相反,她是因為想 避免這種提議出現才迅速離開?

事到如今也不得而知了,或許自己剛剛錯過了大學生涯的某個重要交叉點也 説不定呢?他開玩笑的在心中想着,倒也不是很介意,便回到樓上,繼續把想找 的書給找齊。

眾所皆知的,所謂緣分,最是無法捉摸。

女孩離開後,他不但沒有一找到書就立刻追上去,卻是反過來,更加慢條斯 裏的在書架間晃蕩,還翻了本小説。

剛才自己沒有提議載她,現在騎着車從她後面追上,在人家走了好大段路後 才要載人,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雖然説,裝做沒看到而直接騎過去也是一種方 法,但他還是決定乾脆待久一點,估計不會半路碰到之後再回家。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騎車離開學校後,他仍然遇見了那位女孩。

而且是在小吃街的路口,離學校的距離還是很近。

那女孩並非獨自一人,她跟一羣約六、七人的男女站在一起,正在一家豆花 店的門口聊天。

去打個招唿,還是直接離開?原本準備選擇後者,但正思考的當下,那女孩 的視線剛好轉往他的方向。

其實,這時候還不確定女孩有沒有注意到他,很可能只是目光剛好往這方位 掃過去而已,但他還是放棄了視而不見的打算,讓車在那羣人旁邊停下。

「啊,學長。」

首先唿喚出聲的並非那女孩,那羣人中還有當天來問問題的其他學妹。

另外他也遠遠就認出了,其中幾個男的是跟自己一樣二年級的同學。

原本就不算太有交情,加上選修課程變多、同班同學之間的相處密度降低, 他跟這幾個男的實在算不上熟悉。但畢竟是同學,跟他們也沒啥過節,不至於沒 話好談,他還是稍微與這羣人聊了一下。

依據談話內容,加上原本對這幾位同學的了解,他大致上已經明白,現在是 幾個二年級的學長帶一年級學妹出來吃晚餐。

校內也有學生餐廳,口味時好時壞,價錢倒是絕對比外面便宜,有不少新生 在此之前都是在學生餐廳解決三餐,對於小吃街還不太熟悉,幾個二年級的學長 便約了比較熟悉的學妹出來,向她們介紹附近各個店家的特色。

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趁此與學妹們拉近關係,這點不但他知道,恐怕那羣 學妹們也大概曉得,但這畢竟是正常的交流活動,學長帶學妹到人潮滾滾的街上 吃晚餐,毫無危險,自然也不會讓學妹們感到不安,而且他知道這些同學也有着 很正當的動機,例如拉人進社團之類。

更嚴格的説,這只是眾人試探彼此的前奏曲,未來有沒有發展機會就從現在 開始探索。

但那位女孩並不是與這羣人一道的。

一方面是方才在圖書館內交談過,女孩手上也還提着有夠重的一袋書;另一 方面是,女孩現在似乎有些窘迫。

一直以來,他並不認為自己很懂得察言觀色。

但今日,此時,不知為何,他卻很快就從現場狀況觀察出一些端倪。

並不是什麼險惡的氣氛,一羣人都是很愉悦的交談着,討論待會要吃什麼, 吃完後有什麼行程之類,那位女孩也笑着跟另一位學妹談話。

在他眼中,卻隱約覺得那位女孩的笑容透露出一股為難的心情。

與女孩交談的另一位學妹,也是之前跑來問問題的其中一人,印象中似乎還 是説了最多話的一位,她們應該是朋友,目前正在極力邀請女孩參與晚上的行程, 大概要去夜唱之類的。

女孩已經拒絕了,但是與她乍看之下似乎直來直往的氣質不同,那是温和、 委婉、甚至可説不太明確的拒絕。

而那另一位學妹也沒發現女孩眼中的難色,似乎認為説服對方只是時間問題, 眼看那另一位學妹就要準備再度開口——

「啊,對了!」

鬼使神差的,他未經細想,搶先對女孩説話。

「學妹啊,今天要不要也載你一趟,那些書還是蠻重的,反正我順路嘛。」

話一出口,他才驚覺這有些問題。

與上次不同,這次是當着一堆人的面説要載她回家。

學長順路載學妹一程,雖然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至於直接被謠傳成兩人已 經上牀了之類,但也有足夠成為八卦嚼舌根的潛力。

女孩望了過來,看不出視線中的意味是疑惑、訝異、猶豫、或其他的什麼情 緒,這短短時間內她大概也想了很多。

片刻後,在另一位學妹提出任何形式的疑問之前,女孩點頭了。

「那麼,今天也麻煩學長囉。」

這一次,女孩依然雙手抓着車後握柄,但沒有那麼刻意的保持距離。

或許戒心也有減低,主要的原因是她神情黯淡,正在想些其他的事情。

「是這裏吧?」他還記得上次送她到達的地點。

後座的女孩卻沒下車,而是開口問:「學長,你今天沒要買晚餐嗎?」

「啊。」他聞言也是一呆,而後笑笑:「剛剛忘記買了,沒關係,我騎回去 再買就好。」

「學長你喜歡吃豆花嗎?」又是個突如其來的問題。

「咦?呃,還好,不是很常吃,偶爾也會去買一份啦。」

「那個……我買了兩份豆花,我一個人吃兩份會覺得太膩,學長你……雖然 這應該不能當正餐吃啦……學長你要不要幫我吃一份?」

「嗯?」

除了本來就提着的大帆布袋外,剛才女孩手上還拎着一小個塑膠袋,上車後 就一起放在腳踏區,此時他才注意到,那個塑膠袋內是兩碗豆花。

莫非……女孩特意買了兩杯,就是期待跟他一起吃?

當然不是。

路燈下,兩人並未各自回家,而是坐在公園的涼亭中。

好一段時間,涼亭內只有塑膠湯匙碰撞紙碗、以及吸吮豆花的聲音。

他知道女孩的心情不是很好,想開口聊天,又不知從何聊起,最後很勉強的 從女孩借的那堆書開始談,胡亂扯了些課業上的建議之類。

以現在的氣氛來説,這顯然是非常爛的主題,根本無法讓對話活絡起來。

然而,正當他因為話題枯燥而有些垂頭喪氣時,卻聽到女孩莫名的輕笑一聲。 不知道這笑聲是什麼涵義,但在這之後,也不用他問,女孩就主動聊起了自己的 事情。

從小到大,學校生活裏總是充滿了各種小圈子,女生的狀況還比男生更嚴重, 這位女孩一直都很不喜歡這種狀況,對於兩羣、甚至數羣人之間勾心鬥角、冷嘲 熱諷的狀況感到非常煩悶。

上大學後,遠比國小到高中開闊的世界令她眼前一亮,積極的與一羣女生成 為朋友,以這位女孩的條件來説也並非難事。

只是,她擔心的事情,依然很快就要發生了。

其實目前尚未產生任何排擠、對立的狀況,但她敏感的注意到,各種小圈子 已經漸漸成型。

這還沒什麼,女孩也沒傻到認為大學就不會有這種狀況。不過,眼看學期初 時還常常聚在一起的新朋友們,現在的交流就明顯有了隔閡,女孩已經預料到往 後即將出現的種種摩擦,心中倍感黯然。

今天一直想邀女孩一起去玩的那另一位學妹,本來是新朋友們之中女孩最有 好感,也最投緣的一位。然而,女孩不太習慣一伙人出去玩通霄,那位學妹卻已 經愛上這種感覺。

聽女孩説到這裏,他也大概明白女孩的心情了。

據他的了解,那幾個跟他一樣二年級的男同學其實沒啥不良背景,人也還不 錯,只是比較愛玩,跟他們去夜唱、玩通霄之類的,倒也不至於就會變成太妹, 或是被直接灌醉了搞上牀之類……至少暫時不會。

以大學生來説,這本就是常見的活動,連他自己都去過幾次,只是興趣不大, 後來沒再跟那羣人一起出去過,對方明白他不是同一掛的,所以剛才也沒不識相 的邀他一起來玩。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和和氣氣的,應該不至於變成爭端,但女孩已經開始體 悟到,兩方的圈子有所差異,她跟那另一位學妹之間,可能無法成為推心置腹的 親密好友了。

那碗多出來的豆花,本來也是為那另一位學妹而買。

最初,那另一位學妹並非跟整羣人出來,而是單獨在路上與女孩相遇。

剛好旁邊是女孩日前試吃過,很喜歡其口味的一家豆花店,女孩想介紹給那 另一位學妹吃,決定請客一次,就先買了兩碗,但她買了之後都還沒提起這件事, 那羣人就來了,女孩這才知道那另一位學妹是跟人約好在路上見面,隨後也沒機 會把豆花交給對方。

也因而有了涼亭內的這場聊談。

「啊,對不起,越講越多。」

女孩吐了一下舌頭,歉然而笑。

「應該是我在自尋煩惱啦,這又不是什麼大事或怪事,也沒有吵架之類的, 我卻因此而心情不好,也太莫名奇妙了一點,呵呵。」

「並不會莫名奇妙啊,我有時也會想過類似的事情。説起來,我們現在本來 就是會想很多的年紀,對吧?把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就不去探究的話,才有問題。 多想多思考,應該不是壞事啦。」

撈起一匙豆花,他不急着吃下,而是看着女孩。

「大學嘛,出社會的前置舞台,就像你説的,大學遠比國小到高中的階段更 為開闊,人際關係的變數也更大,你能觀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並有所心得,那就 是學到了,也就是賺到了,帶着這份心得去看人,説不定就能讓你找到更加投緣 的好朋友。」

女孩盯着他,緩緩説:「好像……聽輔導老師之類的人在説話。」

「呃,是嗎。」一口豆花含在口中,他連忙吞下。「不好意思,那個,所謂 學長的派頭啊,不知不覺就開始裝老成了,越講越八股。」

女孩搖了搖頭,説:「道理來來去去都是那樣,但是八股不八股,還是要看 人講。我覺得……你講得很好。」

「喔、這樣、嗯、那就好。」

這女孩拒絕別人時雖然委婉,誇獎起人倒是很直接,這下反而換他不知道該 講什麼,只能悶着頭繼續吃。

「找到……更加投緣的……是嗎?」

女孩低低喃念,除她自己以外沒人能夠聽得詳細。路燈從側後方照來,使其 面色難以看清,卻似乎能望見那雙眼瞳中的晶瑩剔透。

之後這段時間,女孩還挺忙碌的。

迎新宿營,新生籃賽,還有在下學期才開始但上學期也要先行準備的啦啦隊 比賽,以女孩的形象來説自然會優先受到邀請,而她也毫不推辭的投入到各項活 動之中。

正如先前他的預料,由於系上男生比例略為偏少之故,籃球賽跟啦啦隊確實 有向以二年級為主的高年級生徵集人手,但需求量不大,幾位跟系學會關係比較 熟的男生自願幫忙後,人手就已足夠,因此沒有把他扯入這片熱鬧之中,他也樂 得清閒。

至於非比賽性質的迎新宿營,他本來考慮過,要不要看在女孩的面子上去參 加,不過一想到自己這種學長級的去了一定會幫忙做很多幕後與籌備,他也就卻 之不恭了。

他唯一有做的,就是在女子組的各場籃賽上為自己的學系加油。

或者嚴格的説,為那位女孩加油。

籃球場上,那位女孩的表現不見得特別驚豔,但至少也交出了中規中矩、不 至於讓人失望的成績。最後,系上女籃的總成績到第四名,沒能挺進前三令女孩 有些遺憾。

無論籃球賽的心得,迎新宿營的過程,或是為了下學期啦啦隊比賽而做的籌 備活動,女孩全都分享給他知道。

這是因為,雖然沒有固定約好時間,但只要校內遇到、或路上碰見,當天兩 人就可能順勢一起吃個飯,並由他順便載女孩回家。

有趣的是,他這段時間才知道,原來最初載那女孩下車的地方,離租屋處其 實還有三條巷口的距離,這是當初女孩戒心仍高時所預留的一個小小心眼。

偶爾,他們也會帶些點心之類的,到公園的涼亭中邊吃邊聊天,這裏離學校 比較遠,會來公園逛的大多是當地居民,晚上時比較少人,而其位置正在住宅區 內,雖然公園內沒人,附近倒是有許多居民出入,也比較不會有什麼危險。

這裏並不隱密,不適合熱戀中的情侶毛手毛腳,但對於現階段的他與女孩來 説,這倒是絕佳的約會地點。

説是約會,其實,一開始他並沒當這算是約會。

他並非不曉得自己跟女孩的關係正越來越密切,只是覺得,既然跟女孩的相 處頗為愉快,就順勢讓狀況發展下去也不錯而已。

至於有沒有機會更進一步,他多少也是有所期待,但還沒想得那麼深,也尚 未認真的以追求女孩為目標。

他認為,兩人之間離那一步還相當遙遠,搞不好到最後還是變成萬年好朋友 也不一定。

令他心態改變的,只是又一次平凡無奇的相遇,一個普通至極的畫面。

那一天,他再度造訪圖書館,上樓之時就在想,該不會又遇到那女孩吧?

走出樓梯,還真的看到那女孩就坐在桌前。

這次,那女孩沒有帶着大帆布袋,桌旁也沒有擺一堆課業用的書,反倒是疊 了一疊小説,顯然是專門為了看書而來的。

似乎是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橋段,女孩悶着笑了,肩膀隨之抖動幾下。

那頭長髮,現在並未束為馬尾,而是直接放下,從女孩右側肩膀往她身前聚 去,露出了相對而言特別白皙的後頸。

從背後看不到,但他曉得,此時的女孩應該也帶着眼鏡,她有點近視,雖然 平常都儘量不戴眼鏡,但專心看書時她還是不得不拿出眼鏡戴上。

望着女孩的背影,他開始往前走,不是直接走向女孩,而是往側邊繞去,從 有點距離的位置看着對方。

他突然想起來,自己那夢中情人的標準。

跟女孩相處的這段日子以來,他曾經悄悄將對方跟自己理想的標準對照一下, 雖然頗有相差之處,他也沒有很在意,只是覺得這個反差很有趣,並未因此產生 其他或好或壞的額外想法。

今天,他才發現,仍然有個相符合的特徵。

她是個愛書的女孩。

一直以來,他沒有認真探究過,自己夢想情人的標準之中那個「愛看書」是 怎麼來的,偶爾想到了,也只認為這可能是自己有某種無謂的偏見吧。

此時此刻,他才隱約有些明白原因。

那女孩的外型是頗為秀麗,他也不是今天才知道,只不過,放到一羣同齡女 生中也算不上特別顯眼。打個比方,若説那女孩的外貌有80分,可稱為小美女 一個,上次錯失一碗豆花的那位學妹可能更有85到90分。

這卻不是關鍵。

此時的女孩,低頭專心看着書,一手翻頁,一手無意識撥弄着聚到身前的頭 發,時而皺眉,時而輕笑。

在一段距離外靜靜看着,他不知自己看了多久,只是隱約感到某種被吸入漩 渦般的暈眩。

那女孩看着書而入迷,他則是看着那女孩而入迷了。

原來,專心閲讀的女性,在他的眼裏非常美麗。

這時他終於明白,透過這段時間的相處,那女孩已經在自己心中累積了相當 份量的好感,只是欠缺一個不可理喻、純粹感性的開關,想不到那女孩靜靜看書 的這一幕,毫無任何性慾層次的挑逗,卻莫名而有力的將開關壓下。

不是一見鍾情,卻是在好感累積到某個微妙的程度時一口氣爆發開來。

一道熱流從胸口湧起,他注意到,自己有股想要從女孩身後抱住她的強烈衝 動,突如其來,簡直無法可擋。

當然,他還沒失心瘋,這股衝動仍然是擋下了,他還在訝異自己怎麼突然產 生這種情緒,但感情的湧升已經明確到他不必再多問自己『是不是喜歡她』之類 的廢話。

注意到自己心境的變化後,回想起最近與女孩的相處,一股難以言喻的期待 和欣喜也隨之產生。

令自己產生如此衝動的女孩,並非遠在天邊,而是已經密切相處了好一段時 間的對象,此時他的條件遠比『一見鍾情』之類的狀況更有優勢,若再加把勁, 將方才那股衝動化為行動的日子或許並不遙遠。

是啊,加把勁,必須再加把勁。

可是該怎麼做。

審視起自己跟女孩至今的相處,他不知道該沮喪還是高興。兩人常常一起吃 飯、一起聊天,以一個追求者的角度來説,好像初步能做的事都已經做到,而且 成績斐然了。

悶着頭在旁邊思考了半天,還是不確定下一步該怎麼做,他甚至對於自己今 天的轉變有點氣惱,原本還是以一個學長的心態,遊刃有餘的跟對方交流,稱得 上進可攻退可守,而從今天起,他知道自己無法真正的保持平靜了。

最後,他只能暫時按下心中的紛亂思緒。

如果只顧着自己在旁邊煩惱,結果抬起頭來發現女孩已經走了,那才真的是 本末倒置,特別是在他剛確認自己心情的時候。

反正,維持自己身為學長冷靜、可靠、温文的形象,並繼續與她接觸,這個 大方向總是不會錯的,他裝出一臉自然的靠近過去,對女孩打了招唿。

「啊,學長!」抬起頭的女孩,看到他後兩眼仿佛發光,難掩語氣中的驚喜: 「太好了,剛好遇到你,我還在考慮等等要不要去街上碰碰運氣呢。」

看女孩由於見到自己而如此高興,他心底狂喜,臉上仍然波濤不驚:「喔?

有什麼事嗎?」

「我是想説,那個啊……」

女孩兩手的手指相碰,視線到處亂轉了一陣,又整了整眼鏡,最後才再對上 他的目光。

「雖然這個跟別人要,例如系學會之類的,也能輕易要到,不過我想還是直 接跟你要比較好。」

接着,當女孩繼續説下去時,他同時在心底暗罵自己痴呆。

這是認識女孩子該有的標準流程之一,而他居然至今都還沒做,連剛才苦思 半天也沒想到。

「就是,學長啊……可以給我你的手機跟MSN嗎?」

約會,有約才有會,雖然依舊是一起吃飯、一起聊天,但從交換了MSN與 手機號碼開始,兩人才算是真的約會,在此之前都是遇到了才決定。

少了隨機要素之後,兩人見面的次數也顯着提升。

本來想每天都載女孩上下學,當這提議透過MSN傳過去後,對面沉默了好 久,令他驚覺自己似乎唐突了些,直到他幾乎忍不住要撥電話時,對面才傳來感 謝但拒絕的訊息。

不過,他並沒有太失望,因為女孩只推辭了早上載到學校的提議,下課後女 孩則早已讓他載了好幾趟,多幾次也沒差,兩人確認過彼此的課程時間大致能夠 配合之後,以後就固定約好時間,讓他每天都能載送女孩返回租屋處。

同時也代表了,他們共同進餐的頻率更加提升,幾乎每天都是一起吃晚餐。

要説接下來還能幹啥,那大概就是約出來看電影逛街之類。

他有提議過,女孩也非常有興趣,很不幸的,兩人研究了當期上映電影,發 現完全沒有任何一人感興趣的類型。

雖然説,這樣也還是可以約出去逛一逛,但女孩的意願似乎是想等下一輪電 影,裏面有她滿想看的片子,既然對方都這樣講了,他只好將計劃向後延。

當兩人交流越發的固定且密集時,他是感到高興,卻也忍不住有點憂慮。

現在毫無疑問已經是朋友,感情很好的那種,但「我們只是朋友」這種狗屁 倒灶的橋段,該不會也發生在自己身上吧?

那女孩喜不喜歡自己?

即使再有信心,萬一告白遭到對方拒絕,那種難受與尷尬簡直無法想像。

他儘量試着客觀分析,認為對方應該也是喜歡自己的,這段期間兩人交流密 切成這樣,別説是他在追求那女孩了,根本就像已經開始交往了一樣,假如到這 地步才突然爆出一句「我們只是朋友」……

那麼,別提感情受創之類的事,他首先會開始質疑自己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 根本上的問題。

接着,他忽然想通了一件事。

沒有必要拘泥於利用「告白」來一口氣衝向下一階段,就順着這個態勢,試 着在氣氛合適時牽手、摟抱、甚至吻她……若能自然而然的發展到這地步,告白 就已經不是告白,而是調情了。

他在心底給了自己一個肯定的打氣。

等那女孩真正注意到時,兩人早已是實質上的情侶關係,從頭到尾都在自己 這學長的掌握之中。

他不由得興奮起來,這樣很好,這是最完美的模式。

當然還是有危險因素,除了到頭來依然被當成朋友之外,另一種狀況,由於 自己動作太慢,就算本來真的郎有情妹有意,結果女孩慢慢喜歡上別人,離自己 而去,這同樣令他無法接受。

目前兩人相處的時間雖多,畢竟全天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在學校上課,這段時 間女孩漸漸被某個誰給吸引……不是不可能。

他在洗手台前衝了衝臉,為自己打氣。

毫無疑問,這是他的絕佳機會,機緣難尋,大學四年除了紙筆墨以外還能不 能得到其他東西,這次或許就是關鍵。

不過,還是要再説一次。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

幸好,變化不盡然是壞的。

第二天傍晚,公園涼亭內,那女孩正興高採烈説着啦啦隊比賽籌備之事。

這屆啦啦隊的領導人很有企圖心,上學期都還沒結束,下學期啦啦隊比賽衣 服的試穿與訂製工作就已經展開,並且在寒假之前就會完成,除此之外,隊員們 也已經開始最初步的練習。

講到高興時,女孩還站了起來,比劃着這段時間練習所做的動作,由於練習 沒幾次的關係,這些動作自然是生硬不已,逗得彼此哈哈大笑。

但是,接下來女孩提到,當她們練習時會有其他人在旁邊看時,他的笑聲也 頓時停止。

「什麼意思,有人偷窺?」他皺起眉頭。

知道他會錯意,女孩連忙搖頭澄清:「不是啦,又不是在換衣服,哪有什麼 好偷窺的。剛剛我沒講清楚,那些人是我們班上的其他同學,大概是專門來看我 們怎麼跳的。」

「這樣啊。」他點點頭。

講到啦啦隊的話,對男生來説,重頭戲自然就是女同學們穿着啦啦隊服的畫 面了,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去年他自己就是隊員之一,倒是沒必要特別去看。

不過,女孩班上的男同學在這種時候跑過去,不但啦啦隊服根本還沒做好, 大概連舞蹈都看不到,最初幾次練習基本上都只有些拉筋運動。

剛才演示練習動作時站起來的那女孩,現在也還沒坐下,她在涼亭內踱着步, 説:「另外,那些人也不全是單純來看啦啦隊練習。」

他挑起一邊眉毛,狐疑道:「不全是?難道又有啥陰謀?」

「沒什麼陰謀不陰謀啦……嗯……要説不是來看練習,也不太對,其實還是 來看練習……」

什麼跟什麼?

他發覺,好像很少看到女孩用這種吞吞吐吐又繞好幾個彎的方式説話。

「其中有幾個男生,是專程來看他們女朋友練習的。」

現在一學期的時間已經過半,早已產生好幾組班對或非班對的情侶,他自己 也知道幾個同學成功把上一年級學妹的消息。

但是他總覺得,這個話題插入得很突然,這段時間的相處中從來沒發生這種 違和感,好像是……女孩硬把話題引導到這方向似的。

「對了,學長。」

他正開始揣測,女孩停止了踱步,轉身望向涼亭外的路燈,稍稍轉頭,小心 翼翼似的看着他。

一般來説,『對了』這種詞,代表説話的人突然想起一件事,但他強烈的感 覺到,女孩剛剛那聲『對了』並非突發,而是琢磨許久後硬講出來的。

「你……有來看過我們練習嗎?」

「沒有。」察覺出不尋常的氣氛,他以謹慎的語氣回答。

「嗯,也對,我也沒看到你。」聽不出是滿意、不滿、或其他情緒,女孩咕 嘟的咽了咽口水後,繼續説:「沒有啦,沒什麼,只是有點好奇,學長你啊,會 不會想要去看看練習,或者是,嗯……那個……練習嘛……也不是……」

女孩詞窮了。

相當明顯的,女孩想説些什麼,卻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藉由話題來發揮。

打從一開始,看啦啦隊練習什麼的就不是重點,女孩只是有感而發,順勢想 討論另一個她早想闡明的話題,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出最重要的關鍵。

「哈哈。」

「咦?」

聽到他突然笑出幾聲,女孩飛快轉回身,兩眼大張,臉上滿是不知所措。

「怎、怎麼了?人家説了什麼奇怪的話嗎?我……」

「不,沒什麼,真的。」他擺擺手,臉上卻是仍然收攏不住的笑意。

聽到這裏,他已經很確定,自己這段時間的胡思亂想全都是浪費腦漿了。

原來兩人都是個悶騷鍋啊。

「雖然沒去看過,但我很想去看。」

「喔?嗯。」突然接回話題,女孩一下也沒反應上。

「因為我想去看你。」

女孩沉默以對,似乎連唿吸都已經屏住,直勾勾望着他,深怕搞錯了他的語 中涵義。

他在心中苦笑,笑的是自己果然也悶騷得夠,都現在了還繞什麼彎子呢?

既然那女孩已經用這種有點拙劣但誠意十足的方式表態,引他攤牌,他自己 當然也該一口氣梭哈下去,不能再用同樣拙劣的迂迴手段來回應對方了。

深吸一口氣,他也是要做點心理準備。

「我想去看我喜歡的女生,你。」

當天晚上,他沒有得到任何直接的答覆,就回家了。

期待過女孩雙目盈淚的直接撲向他懷中,以一個深吻來做回應,但那女孩畢 竟還是沒有那麼大膽,事實上,可能比原本預計的還膽小些。

女孩根本不知道怎麼回應,講的儘是些難以形諸文字、不成章句的胡言亂語, 最後是狼狽的向他道別,慌忙逃回家,臉皮比他想像中的更薄。

果然,那女孩今晚是腦子一熱就問出來,實際上完全沒有做好準備。

似乎是擔心他將這番舉動解釋為拒絕之意,女孩子跑出去一段距離後,在他 剛走出公園時又跑了回來,結結巴巴的請他今晚在MSN上等着,接着就又快步 離開。

目前看來,勝算已經有九成多了,只是真正的成敗與否,還是要看女孩一句 確實的答覆,因此他回到家後也馬上打開電腦與MSN,眼巴巴的望着熒幕。

他被騙了。

女孩整晚都沒上MSN。

她直接打電話過來。

『因為我後來想了想,才覺得,這種事情……就算沒有當面講,至少也要用 電話才行。』

『嗯。』

『今晚……我好像一直在做些傻事,對不起。』

『不會啦。』

『現在想想,我都不知道自己剛剛在講些什麼。』

『……』

『現在我做好心理準備,也知道該講什麼了。』

『嗯。』

『請當我是在辯解,辯解我今晚為什麼突然……失控。』

『……嗯。』

『本來我真的沒想過要講那些話,但是……這段時間,我看到一些同學成雙 成對時,首先感到的不是羨慕,而是疑惑。』

『疑惑嗎……』

『嗯,也不是最近的事,其實我已經想了很久,只是最近越來越難釋懷。』

『……』

『看到那些情侶檔時,我突然很困惑,以單身的人來説,我應該會感到羨慕 跟忌妒之類……嗯,事實上也是有啦,但是,在此同時,我又覺得自己好像不是 太需要羨慕他們。』

『……』

『總覺得,我好像也已經有男朋友了。』

『唔……』

『但是,實際上沒有,對吧?』

『……』

『我有的是,一個很照顧我、對我很好的學長。』

『……』

『而學長……你……是一位好到讓我覺得幾乎像是男朋友的──朋友。』

『……』

『但是,究竟我該怎麼看待我們之間的關係?』

『……』

『班上很多同學都問過,我是不是已經跟你在一起了?除了笑笑以外,我真 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承認了又不對,否認了……我又會覺得……覺得不知該如何 自處。』

『……』

『我覺得好慌,我好不安,不知不覺間,我們的相處模式像是……至少在我 的心中,在我的看法裏……已經像是男女朋友一樣了。』

『……』

『然而,其實,其實就又不是?』

『……』

『我好怕……會不會是,我太小看了大學生的感情世界?會不會是,我太一 廂情願?會不會是,我的感情觀根本還停留在小孩子的程度?會不會是,我根本 就在扮家家酒?』

『……』

『會不會是……甚至還想過,學長你,你對我會不會只是……根本就……』

『……』

『把我當成……』

『……』

『……』

『……』

一段時間,手機彼端暫時不再傳來那原先還強裝輕鬆、到後來已經略帶哭音 的話語。

早先他那股勝利者般的愉悦心思,業已消失無蹤。

只剩難以言狀的歉疚。

默然良久。

『……』

『……』

『……學長?』

『嗯?啊!是!』

『……噗嗤。』

『怎麼了?』

『呵呵,對不起,學長,我剛剛那段話……是不是又嚇到你了?』

『呃?』

『連同之前在公園裏我突然亂説話那次,今天已經不小心嚇你兩次了呢。』

『嚇、嚇我?你剛説的……』

『唉唷,不是那種意思啦……剛剛説的,都很認真。』

『……』

『現在人家也還在擤鼻涕。』

『對、對不起。』

『啊,學長,怎麼換你在對不起?』

『因為我的關係,害你一直……』

『STOP!先停先停~』

『啊?』

『不是你的錯嘛,我只是……哎呀,不管這些了,學長,你也要認真,要很 認真很認真的跟我説喔。』

『……』

『剛才,公園裏,你説的話,都是真的?』

『真的。』

『是嗎,那就好。』

『……』

『嘻嘻,剛才我不該講那些話,還講到把自己弄哭的。畢竟,當你在公園裏 説出那些話的時候,就已經代表,今天是我值得紀念的好日子呢。』

『你……』

『噓~學長,安靜聽喔。』

『……』

『我也,喜歡你。』

今晚的這通電話,讓他的心情載浮載沉。

但是,當他掛斷手機,依然興奮得差點對空氣亂吼。

確立彼此心意之後,兩人面對了一個新問題。

接下來……要怎麼辦?

再怎麼説,他也不會急色得馬上就想進展到肉體關係,但正如女孩所説的, 除了沒什麼身體接觸之外,彼此相處模式已經很有男女朋友的感覺,想更進一步 又不能衝太快,一下子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着手。

在彼此告白的隔天,正式成為情侶關係後第一次在老地方涼亭的約會,卻是 由女孩為他直接引導出了一個答案。

「早就想這樣試試看了。」

女孩嘻嘻笑着,以往兩人在涼亭內都是隔着石桌對談,今天女孩則直接坐到 他身旁,側身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可以……抱你嗎?」聞着柔和發香,他難免心猿意馬。

「別一下就抱太緊的話。」女孩沒有抬起頭,順從的讓對方手臂摟住。

這就是兩人相處時最初的變化,由隔着桌子聊天,變成靠在一起、摟在一起 的聊天。

説是摟在一起,畢竟是在户外,再親密也有個分寸,他最多也只能不輕不重 的單手環着女孩腰際,偶爾趁女孩低頭時嗅聞她頸後、發間的淡香幽息。

勢必要找其他的地方約會了。

除了不能明説的、在身體接觸上更近一步的期望之外,另一個很實際的理由 是,氣候已經開始變冷,户外不再是濃情密意的好去處,天氣不好時頂多在涼亭 坐一下就早早離開,甚至是吃完晚餐後就直接送女孩回家。

那麼該改去哪裏?

雖然校內校外都有許多備案,最簡單、最直接的選擇就近在咫尺,但他一直 不敢貿然提出。

直到某個禮拜五的傍晚,他看女孩還沒出校門就打了哆嗦,才在半路鼓起勇 氣説出改變陣地的邀請。

「去我住的地方坐坐好嗎?」他努力讓自己語氣表現得純潔無邪念。

「好啊。」女孩答應得如此乾脆,倒是很令他意外。

當然,他知道自己絕對是既不純潔也充滿邪念,雖然目前自認還能保持充足 的紳士風度,但也稍微擔心過,等到心心念念的女孩真的踏入自己房內,會不會 就獸性大發做出什麼錯事。

不過,不知道是他太小看自身定力,或是冷風把腹下邪火給吹熄了,與女孩 共處一室時,他比自己原先想像的更加從容。

初次踏入男朋友的居住空間,小小房間每個角落都能引起女孩的莫大興趣, 而電腦中的各類遊戲,諸多電影(除了早已被事先移到磁碟深處封存的A片), 甚至是他一、二年級時分別使用的各個課業講義,都足以成為跟女孩聊上好一陣 子的材料。

不知不覺,超過了女孩最初預計要離開的晚上九點,他一直有在注意,女孩 的視線也數次撇過電腦右下角,兩人都不是真的聊到忘記時間,然而,也始終沒 人認真的提起時間問題。

深夜一點,日子已經從星期五變成星期六,女孩的臉上開始略顯倦意,問題 才再次浮上枱面。

不論多晚,要送女孩回家都不是難事,但實在不捨得讓女孩離開的他,仍然 決定試着開口。

「今晚,要不要就在我這休息?牀讓你睡,我這有一張之前沒有用的草蓆, 鋪在地上再墊層被子我就可以睡了。」

單人出租套房的空間本來就小,除了一張單人牀以外,另外能躺人的空間理 所當然只有地板而已。

都待到這個時間了,女孩似乎也早已預料到這個提議的出現,她搖了搖頭, 笑着説:「何必委屈自己睡地板呢?其實……老實講,今天我也不太想回去,不 然早就該走了。」

「那麼……」

他正想起身取下收在衣柜上的草蓆,女孩輕握他的手,阻止了他的動作。

「學長,仔細聽我説唷。」

即使面有倦容,仍能看出女孩現在的態度比平常更為嚴肅。

「那個啊,我……我不是男生,不能肯定你是什麼感覺,只能以我的角度跟 你建議,如果你覺得自己可能……嗯……把持不住的話,就算你睡到廁所去大概 也沒用,會發生的就會發生,若是這樣子,我今晚還是先回家吧。

別誤會,你不要在意喔,這不代表我生氣或失望了之類,只是單純沒做好心 理準備,還不是時候而已。相對的,以後若我同意留下來過夜,就可以視為我已 經……已經全都準備好了,懂我的意思吧?那樣你也不必做任何心理掙扎,反過 來説,到時若你啥都不對我做的話,我可能還會生氣呢。

不過,如果你覺得自己不會做出任何……讓人家傷心的事情,今晚我就直接 留下來過夜,你也別睡地板了,我不介意跟你一起睡牀上。就這樣,學長,今天 我過得很開心,這些話其實我醞釀很久了,也希望你認真的考慮,不管選哪個我 都會很高興。」

如果是今晚之前,他確實會對這兩個選擇感到猶豫。

現在,他確實覺得自己可以把持得住,不過最主要的原因是,希望與女孩繼 續相處的希望也無比濃烈,幾乎沒怎麼認真考慮,就已經得出答案。

「留下來吧。」

相對於女孩的那番語重心長,他考慮的時間短到讓自己都有點汗顏。

這種狀況下,兩人自然都是和衣而睡。

他準備熄燈時,女孩正解開馬尾束帶,看着那頭烏黑髮絲蕩散的畫面,令他 感到體內湧起了一道熱流,其實是很舒服的心境,但也讓他對自身定力是否足夠 又稍微不安了一下。

多虧了天氣寒冷,兩人都穿着質料較厚的衣褲,加上聊了整個晚上的疲憊之 故,雙腿間的小兄弟總算沒給他難堪,乖乖保持安分。

女孩睡在內側,背對他而面向牆壁,在女孩的默許之下,他一手攬着女孩的 腰部,以從背後抱着對方的姿勢睡下。

房內一時寂靜,除了偶爾的車聲外,只剩輕細的唿吸聲。

搭在女孩腰側的手,能夠感受到身體的微微起伏。

不知過了多久,面對着牆壁的女孩輕聲開口:「你……也還沒睡着嗎?」

「是啊。」

「果然還是會亂想?」

「哈,沒有啦,你放心,我現在心情很……嗯,怎麼形容呢……對了,很安 詳,有種老僧入定的感覺,你可以安心睡覺。」

「嗯……」女孩不置可否。

「更何況──」

「何況?」

「我並沒有事先準備保險套之類的東西,所以,能否把持得住先不提,首先 我就不可能對你做什麼了。」

沉吟一陣後,女孩説:「如果,你是會對我硬來的那種人,那不管有沒有保 險套都改變不了什麼吧?」

「這樣講也沒錯啦,不過,如果我是的話,那麼不用等到現在,你大概踏進 我房間沒多久就失身囉。」

女孩呵呵一笑,略微轉身,偏頭看向身後的他,説:「那還真是好險,我是 該高興你很紳士呢?還是為我魅力不足而感到傷心呢?」

「喂喂,事到如今,如果你跟我説,其實剛剛都是在欲擒故縱之類的話,我 會很傷腦筋的。」

「呵,當然不是。」

「你之所以沒睡着,其實也是在擔心我會不會亂來?」

「這個嘛……有點接近,但也不完全是,主要是不太習慣這樣睡啦。」

這時,女孩翻過身,正眼望着他。

「剛才人家在想的是,這次我答應來你家,或許本身就是一場賭注吧?賭你 是不是表裏不一,也賭我看人的眼光,假如我賭輸了,今晚被你強……強迫就範 的話……」

女孩稍停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自己的思緒。

「這樣一來,我猜我大概……雖然不能肯定啦,我大概也不會因此而堅決的 跟你分手吧?但是,假如真發展成那樣,我心裏應該……」

説到這,女孩微微一笑。

「幸好……謝謝你,讓我當了贏家。」

而後,女孩臉部向前湊去,唇瓣相接。

「初夜暫時不能給,先用初吻將就一下吧!就這樣,晚安囉。」

蜻蜓點水似的送上一吻,在他都還來不及表示什麼之前,女孩賊賊的一笑, 沒再轉回去以背對着他,而是直接低頭縮進他的胸前,決定改用這姿勢入睡。

他倒是在心裏苦笑了起來,本來還沒什麼,現在女孩突然來這一下,反而真 正撩撥了他的心弦。

今晚,可能沒那麼容易睡着了。

那天之後,他沒再邀請女孩來家裏。

因為都是女孩自己先開口想去他家玩。

後來女孩説過,原本她自己也認為『蓋棉被純聊天』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當天説到底也只是跟所有熱戀中的人一樣,被愛情衝昏了頭,明明還沒做好初體 驗的準備,卻仍傻唿唿的跑進男人房間,也真的『上牀』了。

因此,對於那一夜的事情,女孩始終有種滿足與自豪感,依女孩自己的説法 就是:「有股想要放聲對所有人廣播的衝動。」

當然,一向臉嫩的女孩沒有真的這麼做。

另一方面,女孩越來越頻繁的在他家過夜,他自然是很高興,但也不會永遠 都能保持禪定般的心情。

隨着女孩

他与那女孩(全)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