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 便器 小説】巧遇多了就是緣

輕鬆的日子過的總是那麼的快。剛剛休息了沒幾天,就又接到老闆的電話。

讓我去瀋陽出差。還好離得不算遠,火車4個小時就到,鬱悶的收拾了幾件衣服打個小包就匆匆的出門去火車站。還好這個季節沒多少人,順利的買好票,看看還有時間就熘躂着去車站旁的KFC準備買2個漢堡包在車上吃。進去一看,還真是淡季啊,連KFC裏邊的人都沒有幾個。買好吃的回到車站茶吧找了個清靜的位置邊看報紙邊等待着火車的到來。

正看着報紙喝着茶,忽然一陣香風從身邊一掠而過,順着風的方向抬頭看去,一個美麗的背影出現在我的視線當中,一身黑色的套裝裙裝,被套裙凸顯的翹臀,肉色絲襪包裹的渾圓有致的小腿,纖細而又不失豐滿的腰身,一頭黑瀑布般的長髮披在身後。被黑色高跟鞋墊起的大概能有170CM的身高,和這完美的比例,讓我始終對她行着注目禮。看着這位美女(背影)在不停的翻找着自己的小包,我的視線又慢慢的收了回來,剛剛把視線再次對準報紙的時候,餘光掃到我的腳前一點的地上有個黑色的小本子。彎腰拾起,翻看一眼,原來是個電話本,看裏邊清秀的字跡,應該是個女人的。本子上還殘留着淡淡的香氣。咱雖然算不是能聞香識人但是那淡淡的香氣和剛才的那陣香風卻是絕對的處於一個人的身上。

「你好,這個是你的吧。」我快步的走過去,拿着電話本在那位美女的身後問道。

「哎呀!謝謝。謝謝。真是太謝謝你了,我找了半天了,沒想到是掉了。真是太謝謝你了。」她邊回身接過電話本邊不停的跟我道謝。隨着她的轉身,我的視線也定格了。她那略施粉黛的面孔深深的刻印在了我的腦海裏。説不得有多麼的漂亮,但是那精緻的五官卻在一張臉上完美的搭配出了雍容的氣質。尤其是那雙美麗的眼睛看上去是那麼的有神,近乎於完美的唇線勾勒出了什麼叫性感。我完全的看呆了,甚至連她對我説了什麼都像是沒聽見一樣。平時的能言善辯在這一刻全都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直到幾秒鐘後意識到了自己的失態才訕訕的回答了句不客氣,然後慌亂的回到自己的位置繼續看報紙。説是看報紙,其實那上邊寫的是什麼已經完全的不知道了。

終於等到火車來了,拿着票上了車,着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看着窗外,腦子裏還在回想着那美麗的背影和那張氣質雍容的臉龐。隨着火車的開動,把我的思緒又拉了回來,起身去吸煙區才發現,車廂裏不是一般的空曠。只有幾張座位上零零散散的坐着幾個乘客,還有的乾脆躺在了座位上睡覺。呵呵,想想春運高峯在看看現在,真是一時一個樣啊。抽完煙回到座位,拿出筆記本找了個剛剛下好的電影,準備打發時間。那熟悉的香味又一次出現在我的嗅覺當中。抬頭一看,那位美女站在過道邊上正往架子上放東西。這一刻我真的是太感激幸運女神對我的垂青了,剛才因為自己的失態,沒有上去跟她搭訕,已經在心裏把自己罵了無數變,而這一刻幸運女神卻又把她送回到了我的身邊,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來,我幫你吧。」邊説邊站起來,幫她把東西放到了架子上邊。

「謝謝。呀,這麼巧,又是你啊。」她邊整理着衣服邊看着我説到。

「呵呵,是啊。真是巧啊。你也是去瀋陽啊?怎麼才上來啊?」我邊説着邊坐回到位置上,從包裏拿出食物和飲料,慢慢的喝着水平復着自己的心情。

「去瀋陽出差,剛剛家裏來電話,邊接電話邊拿東西的,所以慢了。你呢?

你去瀋陽幹什麼的?」她邊整理衣服邊做到了我的對面。

「我也是去瀋陽出差,呵呵,看來我們還不是一般的巧啊。」我邊喝水邊説到。就這樣我們慢慢的聊着,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慢慢的了解到,她叫趙靜是一家IT公司的部門經理,公司在瀋陽接了個單子需要她過去做前期的業務流程和培訓項目。今年34歲有個2歲半的兒子。老公跟她在一個公司,是給老闆開車的司機。正好我有一個朋友是做ERP的,我便跟她胡侃瞎聊了起來,從軟件到股票到各行各業一直到最後的生活。邊聊,邊吃着零食,我的談性被聊了出來,從列車服務員那又買了4瓶啤酒,邊喝着邊侃着。

「趙姐,你總是這麼出差麼?出差了兒子怎麼辦啊?」「沒辦法啊。公司安排的不來也不行啊。兒子他奶奶幫着帶,我也算是能輕鬆點。跟你沒法比啊!看你多好,業務談好了還可以休息,我可是得天天拼啊。」可能是感慨的原因,趙姐邊説着邊從桌上拿起了一瓶啤酒喝。

「總這樣也不行啊。女人太熬了會顯老的。」我跟趙姐邊喝邊説到。

「怎麼?我老了麼?」趙姐羞惱的看着我説道。

「沒有,沒有。你這麼漂亮,氣質這麼優雅,身材又這麼好,怎麼會顯老呢。説真的,看上去你一點也不像是個有孩子的女人。説你25一點都不為過。小弟説錯話了,罰酒。」邊説着我邊把啤酒喝下去。

「油嘴滑舌,沒一句正經的。一看你就是個「花匠」,騙了不少小女孩了吧。」趙姐邊説邊把酒倒進嘴裏。

「我可不騙小女孩,沒勁。要騙也得騙你這樣的啊。」看着趙姐那美麗的臉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説出了心裏話。

「瞎説,馬上就老太婆了,騙我幹什麼啊。」趙姐邊説邊低頭喝酒,臉上升起了緋紅,也不知道是害羞還是酒精作用「誰説你老了,你這麼迷人,不騙你騙誰啊,估計沒騙你的那些人要麼就是怕騙不到,要麼就是自己身體存在着生理問題。像我這麼健康而又有想法的人,那是必須要騙一下試試的。」我邊看着趙姐嬌羞的樣子邊説。

「噗……」趙姐剛喝下去的啤酒直接噴了過來。「哎呀!不好意思,看你還敢瞎説。」趙姐邊説邊探過身子幫我擦身上的酒。由於列車比較熱,她的外套已經脱了,穿着白色的格子襯衣。從她探過來的領口處,我看到了裏邊白色文胸包裹着的白嫩的美乳。隨着列車的晃動和趙姐的擦拭,那對白嫩的美乳輕輕的顫抖着。

「沒事,沒事。」我邊説着便收拾着自己身上的酒水。由於這個尷尬事件的出現,我跟趙姐陷入了沉寂。趙姐紅着臉看着窗外。而我在獨自的喝着啤酒。看着趙姐侷促的來回的換着腿左右的來回搭着,我便順風説到:「趙姐,蜷累了吧要不你把腿伸過來放我這邊的椅子上吧。」邊説着便拍了拍椅子。

「再不許瞎説了,知道嗎?」趙姐無限嬌羞的白了我一眼「穿高跟鞋穿的,能不累麼。算你還有良心」邊説着邊脱了自己的高跟鞋邊揉着腳邊把腿伸過來,搭在我這邊的椅子上。

「你也是的,出差穿這麼整齊幹什麼啊。穿休閒點,到了地方再換唄。」我邊説着邊用餘光掃視着趙姐那絲襪包裹着的小腳。

「到站有人接我直接去客户公司。穿休閒這麼行。」趙姐邊説着邊收回一條腿,自己揉着自己的腳。

「看你累的。來做弟弟的幫你按摩一下,我可是學醫的,你揀着了。」看到這麼好的機會我可不打算放過。邊説着邊捏住了趙姐搭在我椅子上的那隻腳。絲襪包裹着的小腳入手是那麼的滑嫩,簡直讓我有點愛不釋手。

「啊……」趙姐輕唿一聲,腳顫抖了一下卻並沒有收回去。紅着臉繼續低頭揉着自己的另外一隻腳。我一看有戲,便直接把趙姐的腳搭到我的腿上,兩隻手輕柔的揉按着趙姐的小腳。邊按着邊低下頭把鼻子輕輕的湊到上邊輕嗅着。還是那淡淡的香水味道,沒有一絲的汗臭味。邊按着邊從桌子下邊看過去,由於趙姐抬着一條腿,伸過來一條腿,套裙下絲襪包裹着的大腿和胯間清晰的展露在我的眼前。勻稱的大腿,黑色的內褲,胯間那凸起的三角地帶讓我腦袋充血,雞巴迅速的膨脹起來。由於我蜷坐在那,趙姐的腳還放在我的大腿上,她能夠清晰的感受到我胯間的勃起。趙姐抬頭橫了我一眼,把那隻腳也伸了過來説到「按的還挺舒服的,幫我把這隻也按按。你也別蜷着了,要不你把腿也伸過來放回吧。」我脱了鞋,把腳伸到了趙姐的椅子上,因為她的雙腳搭在我的大腿上,我只能把腿順勢的放在了趙姐的兩腿中間。輕按着趙姐的小腳,撫摸着絲襪包裹下渾圓的小腿,我的腳慢慢的開始在她的大腿內側蹭來蹭去。趙姐用手扶着頭靠在窗玻璃上,唿吸越來越沉重,胸部慢慢的開始起伏,大腿也逐漸的分開了一點。到了這時我的膽子也越來越大了起來。把趙姐的一雙小腳放到我的胯間夾住我那已經勃起的大雞巴,我的一隻腳也伸進了趙姐的胯間,隔着絲襪和內褲在她那神秘的花園來回的上下蹭着,並不是的往內輕按。趙姐的唿吸越來越急促,羞紅着臉不敢看我,把頭爬在桌子上侷促的喘息。我解開褲子的拉索,把悶了好久的雞巴拿出來,用趙姐的小腳夾住上下慢慢的套弄。包裹着絲襪的小腳是那麼的嫩滑,讓我受的刺激更加的劇烈。我把身子慢慢的靠到桌子最前邊,讓趙姐的腿蜷起一些可以讓她順利的使勁幫我用她的小嫩腳打飛機。我也順勢趴下,手從桌下伸過去,伸進她的領口,撫摸着她那白嫩,柔軟的大奶子。我的那隻腳也不停的按壓着趙姐的隱秘部位。

「花生,瓜子,烤魚片……」隨着遠處傳來的列車員的叫賣,我們迅速的恢復到坐着的姿勢。趙姐蜷着腿靠着穿,滿臉羞紅的看着窗外。等列車員過去後,我慢慢的坐到趙姐的身邊把她摟在我的懷裏。褲子的拉索還沒有繫上,吻着她身上的香氣,摟着她柔軟的身體,我的雞巴再一次充血勃起。從拉索裏被釋放了出來。我的一隻手從後邊伸進趙姐的衣服,解開她後邊的胸罩扣子,另外一隻手從解開趙姐襯衣中間的兩個扣子,把手伸進去慢慢的揉捏着趙姐那豐滿柔軟的大奶子。趙姐抬起頭,兩眼迷離的看着我,我低頭在她的唇間輕吻了一下,抓着她的手握住我的雞巴,輕聲的在她耳邊説「我好難受。」趙姐茫然的機械的套弄着我的雞巴,我的手也逐漸的用力,感覺她衣服內的大奶子在我的手中不斷的變換着形狀。手指捏住她的奶頭輕拉,感覺着趙姐的奶頭迅速的勃起,頂在手心中硬硬的。

趙姐的腿緩慢的蹭着,我把她往我身上拉了拉,後邊的收拽起她的裙子,順着內褲從後邊伸了進去,剛剛摸到趙姐肛門的部位就覺得已經非常濕滑了,再往裏進,立刻陷入一片泥濘之中。由於在後邊伸進去,摸不到趙姐的大陰唇和那敏感的陰蒂,我直接把手指探入了趙姐那濕滑的小穴當中,一堆窒肉馬上包裹住了我的手指,隨着我慢慢的抽送,摳挖趙姐的唿吸越來越急促,趴在我身上的身體不時的起伏。我抽出揉捏趙姐奶子的手,按在趙姐的頭上,把她的身體慢慢的往下按,趙姐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輕聲説沒洗,便又趴了下去。我把摳着趙姐小騷穴的手也抽了出來,趙姐像是失去了什麼寶貴的東西一樣「啊……」的輕嘆了一聲。

抬起頭迷茫的看着我。我沒有説話,只是把她的身體向窗户那邊轉去。趙姐好像知道我要幹什麼,慢慢的調整的自己身體的位置,整個人蜷着腿斜靠在窗户上,渾圓的翹臀只有狠少的一點坐在椅子上。我從後邊抱着她,靠在她的背上,拿外套蓋在我們倆的下身上,就算有人路過也只會覺得是一對情侶抱在一起看窗外的景色。

我的一隻手從趙姐的腋下伸過去,從胸前解開的扣子伸進去用力的抓着她的大奶子,不時的用手指扭捏她那充血凸起的奶頭,另一隻手把她的內褲拉到大腿上,整個手掌罩住她的陰部來回的撫弄,指甲刮着她的陰蒂,手指分開陰唇來回的揉搓,趙姐一隻手墊在玻璃和頭之間,另一隻手緊緊的抓着我玩弄她奶子的那隻手。感覺挑逗的差不多了,趙姐也已經完全的濕透了,我把手從她的陰部抽出,用力的分開她的屁股,把我的大雞巴從後邊往裏頂。由於體位的原因2次都沒進去,趙姐挪了挪屁股,伸過來一隻手扶着我的雞巴,幫着我找到位置,慢慢的頂了進去。隨着趙姐的一聲輕唿,我的大雞巴深深的頂進了趙姐的小騷穴。雞巴瞬間被包裹住,濕,滑,暖,緊。我差點沒射出來。由於體位不正我沒辦法用力的幹她,只能慢慢的來回抽拆,但是在這種刺激中我比平時更快的射了出來。大股的精液射進了趙姐的陰道深處。

從廁所出來,我們相對無語的對坐着。我的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應該跟她説些什麼。趙姐只是紅着臉低着頭。隨着一聲汽笛火車緩慢的進站。我站起來幫趙姐拿下東西。趙姐看着我,我也看着她。

「趙姐。能留個電話給我麼?」我定定的看着趙姐問道。

「有緣再見,沒緣就當是一場美麗的錯誤吧。接我的人到了,我該下車了。

希望你一切順利。」趙姐衝着我天天的一笑,拿着行李下了火車。我也隨後下了車,看着她遠遠的走出了站台。

隨後的工作還是順利的,狠快的結束了我的這次出差,回到大連,想着該給茵茵去個電話了,畢竟這陣子沒見了。想着想着拿出電話,邊打邊走向了回家的路。

巧遇多了就是缘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