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文學】都市花語- 第三百五十三章 四個女人一台戲

「吉兒,吉兒,在不在?」雲逍正陪着舒寒姬在屋裏聊天,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雲逍眉頭微皺,這女人的聲音怎麼像先前那個什么女交警啊。

聽到唿喊聲,楊吉兒大喜:「媽,小姨,雪玲姐來了,我出去看看。」

「雪玲姐?夏雪玲?」雲逍心中瞭然,估計這個什麼雪玲姐就是先前的女交警,夏雪玲了。還真是冤家路窄啊,到楊家還能遇到她。

很快,楊吉兒帶着一個身材高挑,容貌絕麗的女人進來了,果不其然,來人的確就是女交警夏雪玲。

「姬姨,我來了。」夏雪玲毫無形象的打招唿道,當她看到坐在舒寒姬身邊的舒子萱時,她美麗的大眼睛瞪得大大,滿臉的不可思議:「你,你是子萱姐,呀,大明星子萱姐,你,你怎麼回來了,我好想你啊。」夏雪玲飛快的向舒子萱撲去,舒子萱苦笑,只能站起身來接住她:「我説,雪玲,你也老大不小了的了,怎麼還這麼冒冒失失的啊。我回京城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你這麼驚訝幹嘛?」

夏雪玲抱住舒子萱的手臂又笑又跳:「子萱姐,我都好久沒見過你了,每次看到你都是在電視裏。不行,你一定要為我籤名,我們可是好姐妹,你當明星這麼久了,我還沒得到過你的籤名呢。」

舒子萱苦笑:「我的籤名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至於你這樣嗎?」

夏雪玲白了她一眼:「你都不知道,你的一張籤名都能賣好幾千塊錢了,不行,你一定要給我籤名,就現在。」

「好了,好了,雪玲,你子萱姐又不是馬上就走,你要籤名,以後再説吧,先坐下來喝口水,看你一腦門子的汗水,很累吧。」舒寒姬拉着夏雪玲坐下,然後為她倒了杯水。

「雪玲姐,你今天怎麼有空來我家了,你不是很忙嗎?」楊吉兒走到夏雪玲的身邊坐下,滿臉微笑的問道。

夏雪玲沒好氣的道:「我現在不忙了,我爸讓我去當交警了,哼,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我可是他女兒啊,交警,是我們女人做的事嗎?他也不怕把我曬黑了嫁不出去。」

「啊,你去當交警了?為什麼?」楊吉兒驚唿出聲,這個姐姐還這不知道她是怎麼混的,居然混成了交警。

「還不是因為我打了一個沒出息的二世祖。」夏雪玲氣唿唿的説道。

得,不用説了,楊吉兒和舒家姐妹全明白了,肯定是夏雪玲又打人了,然後受到懲罰。三人對夏雪玲的脾性知之甚深,知道她是那種做事不顧後果的人。

「那,你今天來,是。。。。」楊吉兒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今天來,沒什麼事,就是來找你説説話,哼,先前真是氣死我了,有個混蛋居然在我的地盤上飆車,還把我綁架了,哼,要是讓我知道他是誰,我一定讓他生不如死,該死的混蛋。」夏雪玲氣唿唿的罵道。雲逍心拔涼拔涼的:姐姐,不就是讓你陪我坐了一段路程的車嗎,你至於這麼狠嗎?

楊吉兒聽得好笑:「雪玲姐,你説的是怎麼一回事,你怎麼會被人綁架呢,在京城,誰又敢綁架你呢?」

「事情是這樣的,啊。。。。」三個女人剛想聽夏雪玲説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夏雪玲卻突然指着雲逍驚唿出聲,然後在三人驚訝的目光中,夏雪玲不管三七二之一,站起身來就向雲逍撲去:「你這個混蛋,可讓我逮住你了。」

楊吉兒三女呆呆的看着有些抓狂了的夏雪玲,不知道她這是要幹什麼。

雲逍避過夏雪玲打來的拳頭,苦笑道:「喂,你幹什麼,我可沒惹到你啊。」

「你沒惹到我,先前綁架我的人不是你是誰?臭流氓,你還吃我豆腐,我和你拼了。」夏雪玲越加的放肆了,她不僅用拳頭攻擊雲逍,現在甚至還加上了腿。

「吉兒,快拉住雪玲。」舒寒姬連忙讓女兒拉住抓狂的夏雪玲,然後哭笑不得的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怎麼雪玲剛見到逍兒就要打他呢?」

舒寒姬的話讓原本還想掙扎的夏雪玲一下子安靜下來,她不可思議的看着舒寒姬:「姬姨,你叫這個傢伙什麼?逍兒,你認識他?」

舒寒姬沒好氣的説道:「我不認識他,他能和我們坐在一起嗎?」

夏雪玲想了想,也是啊,楊家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可是姬姨和這個大色狼是什麼關係呢?

「姬姨,這個大色狼是你什麼人啊,你怎麼會認識他呢?」夏雪玲疑惑的看着舒寒姬問道,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舒寒姬笑道:「雪玲,他叫雲逍,是我的乾兒子。」

「什麼?」夏雪玲大叫一聲:「姬姨,你説這個傢伙是你的乾兒子?」

舒寒姬苦笑道:「雪玲,你小聲一些,姬姨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聾了,他的確是我的乾兒子。」

夏雪玲兀自不信,她把目光看向楊吉兒,楊吉兒微笑點點頭:「雲逍,的確是我的乾弟弟。」

夏雪玲悲憤的指着雲逍,一時之間無話可説了。

十幾分鐘後,夏雪玲這才把兩人之間的恩怨加油添醋的説了出來,當然,其中雲逍完全成了反面人物,她夏大小姐則是正義的化身,替天行道,除暴安良,萬人敬仰的俠女。

「喂,我説小姐,你講故事靠譜一點行不行啊。」雲逍實在聽不下去了:「你那麼厲害,那你怎麼職位越混越低,從警官混到了交警?還有,先前的事是我超速,是我不對,可是,我還夠不上被你拘留二十四小時的資格吧?」

雲逍的插話讓夏雪玲怒了:「你給我閉嘴,哼,你違反了交通規則,你還敢説話?」

雲逍撇撇嘴:「如果説違反了交通規則,那你也好不到哪兒去,是誰把摩託車停在大路中央的?還有啊,我不就是摸了你的胸部嗎?什麼時候我對你又摸又捏的了,再説了,就你的門板身材,我就是想摸也要找得到地方啊。」

「你,你,臭流氓,我和你拼了。」鬥嘴鬥不贏,夏雪玲立刻實施暴力,嘴巴不行,那就用拳頭找回場子。

舒寒姬連忙拉住她:「好了,雪玲,你先坐下,待會兒我幫你收拾他,還有,雲逍你也是,雪玲是女孩子,你也不知道讓着她點兒。」

雲逍聳聳肩:「乾媽,這可怪不得我啊,是這個女人太蠻不講理了,不就是超速嗎?她卻把我説的好像是幹了什麼上天害理的事一樣。」

「雲逍,你這個混蛋,你讓我們警察滿大街的開車追你,眼中阻礙了交通秩序,你説,你還不是做了傷天害理的事了嗎?」夏雪玲小臉氣得通紅,飽滿的乳房高低起伏,看樣子是氣得不輕。

雲逍笑道:「那,這事也不能怪我啊,你們也有一半的責任。」

「我們也有責任,你不超速,我們能追你嗎?」夏雪玲怒喝道。

「呵呵,你們不追,我能超速嗎?」雲逍笑呵呵的説道,逗這個女人生氣,似乎挺有意思的。這夏雪玲是個炮仗脾氣,一點就着。

「你,你。。。。」夏雪玲悲憤的指着雲逍,氣得説不出話來。

「你們兩個別吵了。」舒寒姬一臉苦笑:「雪玲,逍兒超速,是他不對,可是你也不能把他抓緊警察局啊,今天是我讓逍兒儘快趕到楊家的,若説錯,我也有錯。」聽舒寒姬幫雲逍説自己,夏雪玲眼眶一紅,就要哭了。雲逍卻在那兒得意的微笑。

説完夏雪玲,舒寒姬把目光轉移到雲逍的臉上:「你也是,雪玲是女孩子,你怎麼能對她動手呢?還有,你在大街上飆車,這是你的不對,你要給雪玲道歉。」

雲逍愕然,他剛想反駁,舒寒姬卻是微微瞪了他一眼,雲逍無奈苦笑,看來今天的道歉還真是不道不行了。

舒寒姬的話讓眼淚已經來到眼眶裏的夏雪玲立刻破涕為笑,得意洋洋的看着雲逍:「道歉,快向我道歉。」

舒子萱淡淡的看着一臉不爽的雲逍,心中暗爽:哼,這種人就應該這樣,不然尾巴還不翹上天了?哼,既然你沒好感,那好啊,那我就好好的整整你。

雲逍道完歉,舒子萱微笑對舒寒姬説道:「姐,這兩天我就要回江南了,嗯,我身邊缺少一個保鏢,要不,你讓逍兒當我的保鏢吧。」

「嗯?」雲逍一愣,警惕的看着一臉正經的舒子萱,這女人想幹嘛?她不會不知道我和她不對路子吧,有鬼,一定有鬼,這件事,千萬不能答應。

「這。。。。」舒寒姬有些為難:「子萱,逍兒不會武藝,他可能保護不了你吧。」

「呵呵,沒事,我也沒指望他能保護我,嗯,姐姐,逍兒怎麼説也是你的乾兒子,呵呵,我也想和他培養一下感情啊,嗯,反正他也要去江南。舒子萱人畜無害的説道。

眼看舒寒姬有些心動,雲逍連忙説道:「不行,乾媽,我這次去江南是有事要做,可不是去遊玩的,我可保護不了幹小姨。」

「呵呵,沒事,沒事,你有事的時候,我不會打擾你的。」舒子萱連忙説道。

「可是,我這次回江南,事情非常的多,我想,我應該沒有空閒的時候,要不,我看還是算了吧。」雲逍微笑道。

「怎麼,逍兒,你不想和我這個小姨培養一下感情,自從我姐姐收你為乾兒子,我就沒見過你,我們之間缺乏了解,我想,我姐姐也是希望看到我們好好相處的不是嗎?」舒子萱淡笑道,這女人真狡猾,什麼是都和舒寒姬扯上關係,舒寒姬當然不希望乾兒子和妹妹鬧矛盾了。

「好吧,逍兒,子萱去江南這段時間,就拜託你多照顧了。」舒寒姬一錘定音。

雲逍大急:「可是,乾媽,我這次真的有很重要的是要做啊。」

舒寒姬瞪了他一眼:「我又不是讓你每天陪在她身邊,你着什麼急?」

雲逍苦笑,這算怎麼回事啊?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了舒子萱的保鏢,如果兩人相處融洽還好,畢竟,和舒子萱這個級別的美女呆在一起絕對不是什麼難受的事。可,問題是,雲逍和她根本就不對路子啊。

舒寒姬都説話了,雲逍還能怎樣?不管怎麼説,舒寒姬始終是他的乾媽,她説的話,雲逍還是要聽一些的。

楊吉兒好笑的看着鬱悶的雲逍和一臉得意的小姨,她可不認為舒子萱是真的需要雲逍保護,她了解自己小姨的脾氣,絕對是古靈精怪,魔女。

「唉,雲逍,你的身手不錯,找時間我們切磋一下。」夏雪玲大大咧咧的説道。

雲逍沒好氣的説道:「沒興趣,我不會武功。」

「切,先前你拿住我的那兩下不是武功是什麼?你休想騙我。」夏雪玲不滿道。

雲逍好笑道:「就你的那三腳貓功夫,拿住你還需要武功?任何一個會兩手莊稼把式的人都能輕鬆搞定你。」

這話絕對是觸到了夏雪玲的逆鱗,她刷的一下站起身來:「走,我們出去比劃比劃。。。」雲逍剛想説不去,夏雪玲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如果敢説不去,我發誓,以後絕沒有你的好日子過,反正我也知道你是誰了,你住什麼地方,我也能夠輕鬆查到。」

雲逍心中苦笑不已:「你説我沒事,我惹這個月經失調的女人幹嘛?唉,四個女人一台戲,果然不是什麼人都能吃得消的啊。」

都市花语- 第三百五十三章 四个女人一台戏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