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書】姦淫的舒服

薩拉看着亂糟糟的牀鋪,心裏再次琢磨着到底是什麼地方出了錯。她全心全意地愛着提姆,甚至可以為提姆去死,她怎麼也搞不明白,她怎麼會做了這樣的事情呢?

也許這是唯一會讓提姆在牀上發怒的事情,但那個男人的確是個非常棒的情人。這並不表明薩拉和提姆的婚姻有什麼問題,他們還是非常相愛的。在了解了她許多朋友的婚姻狀況以後,薩拉才知道自己是個多麼幸運的女人啊。

那麼,為什麼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難道真的是她潛在的淫蕩基因在作祟?

難道是那種基因讓她變成了一個喜歡大肉棒的淫賤女人?不管是什麼讓她做了那麼淫蕩無恥的事情,她現在唯一希望做的事情,就是拼命祈禱上帝保佑她,千萬不要讓提姆知道了這件事!

這一天晚上,提姆夫婦一起去參加提姆公司舉辦的聖誕晚會。每次參加這樣的聚會,薩拉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既漂亮又性感,她希望所有見到她的人都會羨慕提姆。黑色的低胸晚禮服,裏面不穿乳罩,4英吋高跟的黑色高跟鞋,一串白色晶瑩的珍珠掛在她的脖子上,頭髮和化妝都沒有一點瑕疵。

站在鏡子前面,端詳着鏡子裏的自己,薩拉非常滿意她穿着打扮的效果。鏡子裏的女人非常性感又不失優雅,而更有力的證明是,提姆很想在去參加聚會前扒掉她的衣服和她做愛,因為她的樣子實在太有誘惑力了。薩拉知道,從聚會上回來,提姆肯定會跟她通宵做愛的。

在去參加聚會的路上,薩拉緊緊靠着正在開車的提姆,手指輕輕摩擦着他褲子裏已經勃起的陰莖,喃喃着告訴他,在聚會上她要好好表現一下。

「我要去挑逗你的同事們,我的寶貝。晚會上,我要和所有我遇到的男人調情。我要讓他們其中的一、兩個人認為他們可以上了我。等回到家,我要讓你興奮得一周都軟不下來。」

薩拉興奮地説道。

她的確是那麼做的。晚會上,除了提姆外,還有好幾個男人纏着薩拉,不斷地請她跳舞。在跳舞的時候,那些男人堅硬的陰莖在褲子上頂起小帳篷,不斷地頂碰着、摩擦着薩拉的大腿和小腹,而薩拉也將自己的身體緊靠着那些男人,隨着舞步晃動着身體,不斷刺激着那些男人。

跳舞的過程中,男人的手偷空就伸下去撫摩薩拉的屁股,並從後面推着她的下身頂靠在男人的下身上。同時,男人的另一隻手有意無意地從她的肩頭滑落,時不時地抓捏一下她那沒有乳罩保護的豐滿乳房。更過分的是,有一次男人的手竟然伸進了她的衣服裏,手指搓揉着她的乳頭。

薩拉晃動了一下身體,微笑着對那個男人説道:「喂,你也太調皮了吧?你應該知道那東西可不是屬於你的。」

每一個和她跳舞的男人都在她身上佔到了便宜,有些人甚至還和她舌吻了幾次。每一曲結束後,薩拉都會回到他們的座位上,伸手從桌子下面撫摩提姆堅硬無比的陰莖,悄悄取笑着他。

「喂,親愛的,你還能堅持得住嗎?要不,你乾脆把我放在桌子上,就當着上帝和所有人的面幹了我吧?」

薩拉嬉笑着對提姆説道。

「噢,薩拉,你再這樣挑逗我,我就要射在褲子裏了。告訴你啊,你這樣會讓我不停地射精,到時候,回家後你再想要我,我要是硬不起來你可別怪我。」

「呵呵,你就別擔心這個了,我的愛人。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能不能硬得起來!」

晚會已經進行了三個多小時,薩拉起身去了衞生間。方便過後,她又補了一下妝。看着鏡子裏自己因性奮而漲紅的臉,薩拉笑了一下,腦子裏突然出現了一個邪惡的念頭。她脱掉了內褲,裝進手袋裏,這樣一來,當她回到座位的時候,就可以讓提姆的手直接撫摩到她濕潤的陰户了。薩拉想着,又笑了起來,説不定啊,説不定提姆真的就要射在褲子裏了。

薩拉從衞生間出來,走在返回晚會現場的走廊上。突然,走廊旁邊的一扇門突然打開,一隻大手將她一把拉進一間黑乎乎的屋子裏。她被拉着走了幾步,被按在一張書桌上,那隻手掀開她晚禮服的下擺,撫摩着她光裸的屁股和陰户。

聽到身後有拉開拉鏈的聲音,薩拉笑着問道:「呵呵,怎麼了,我的寶貝?你真的等不到我們回家再説了嗎?」

説着,她儘量分開自己的大腿,「來吧,我的愛人,插進來吧,使勁肏你的淫蕩寶貝吧,肏死我吧!」

粗大堅硬的陰莖一下就插了進來,在薩拉的取笑聲中開始猛烈地抽插起來。

薩拉大聲呻吟着:「哦哦哦,幹得好啊,我的愛人。對對,哦哦哦,使勁,再使勁,我的愛人,使勁肏我!」

那根粗大的陰莖使勁肏着她,那雙大手啪啪地拍打着她的屁股,薩拉感覺她的高潮馬上就要到了,「啊啊啊啊啊,使勁啊,寶貝,使勁,肏肏肏,哦,我的上帝啊,我的提姆寶貝,你肏得太舒服了,你肏得真他媽太舒服了……」

薩拉的身體顫抖着,長長地呻吟聲隨着她高潮的到來在屋子裏迴蕩着。幾秒鐘以後,她感覺到一股精液射進了她的陰道,啊,提姆也高潮了啊!

「你這個壞小子!」

薩拉説道,慢慢地從書桌上爬了起來,「你應該等着我們回家後再好好玩的。」

當薩拉轉過身的時候,她幾乎被驚得暈了過去。雖然屋子裏很黑,她還是能分辨出來,剛剛肏了她的男人並不是提姆,而是提姆公司的老闆布萊恩·泰勒!

兩個人一言不發地面對面看了幾秒鐘,然後,薩拉永遠也不明白是為什麼,她竟然彎下腰去,含住了布萊恩的陰莖,使勁吸吮着,直到它重新硬了起來。然後,薩拉轉過身,重新趴在書桌上,説道:「再來一次!」

當那根粗大的陰莖再一次插進她濕潤的肉洞時,薩拉馬上就達到了第二次高潮。接着,在布萊恩第二次射進她身體的時候,她已經又達到了兩次高潮。完事後,薩拉從書桌上爬起來,整理好衣服,走出了房間。在整個性交過程中,兩個人之間唯一的一次語言交流,就是薩拉説的「再來一次」。

薩拉重新回到衞生間,好好清理了一下自己的下身,然後回到了座位。一坐下,她就拉着提姆的手放進禮服的下擺裏,分開雙腿,讓他撫摩她的陰户。

「你看看,我為你濕成什麼樣了,親愛的,能不能拜託你鑽到桌子下面去吸吮我濕漉漉的陰户啊?」

她一邊咯咯笑着説道,一邊伸手撫摩着提姆鼓囊囊的褲襠,「你的褲襠還沒濕啊,我的愛人,我想我得再努力點了,是吧?」

在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裏,薩拉繼續和那些男人喝酒、跳舞、調情。後來,提姆看了看手錶,告訴薩拉他們該回家了。

「好的,可是我得先去趟廁所,親愛的,我可不能憋到家裏再去尿尿。」

薩拉環顧舞場,看到布萊恩在不遠處的地方站着,也正朝她這裏望過來。他們兩個人的目光相視了幾秒鐘後,薩拉起身朝衞生間的方向走去。布萊恩心領神會,不聲不響地跟在她的身後。兩個人趁人不注意,又鑽進了剛才苟合的那個房間裏。

這一次,薩拉坐在書桌上,看到布萊恩進來後,就躺在書桌上,分開了她的腿。當布萊恩插進她身體後,她將兩腿纏在他的腰上,聳動着屁股迎接着布萊恩的抽插。時間不長,薩拉就感受到了連續不斷的高潮,她在布萊恩兇猛的抽動中呻吟着、享受着。

在過去五年的婚姻生活中,儘管她和提姆也有非常活躍、激情的性生活,但是她從來也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感受到這麼多次性高潮。當布萊恩第三次把精液射進她陰道裏的時候,薩拉被前所未有的性慾高潮刺激得忍不住大叫起來。

最後,激情終於結束,布萊恩慢慢地抽出了已經軟化的陰莖,薩拉從桌子上站起來,整理好衣服,對布萊恩説道:「給我打電話啊!」

然後轉身走出了那個房間。

一上車,薩拉立刻拉開了提姆褲子的拉鏈,彎下身子,低頭含住了他已經堅硬了一晚上的陰莖。只過了十幾秒鐘,提姆就忍不住把精液射進了薩拉的喉嚨。

薩拉吐出他的陰莖,説道:「哈哈,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

説着,再次低下頭去,重新含住他的陰莖吸吮着。

進了家門,薩拉立刻甩掉她的高跟鞋,一邊朝卧室走,一邊脱掉了她的晚禮服。她拽掉牀罩,仰面躺在牀上,大大地分開兩腿,等待着提姆。

提姆赤身裸體地爬上牀,説道:「平時我很少這樣做,但今天看到你陰户裏流出的液體,我真想好好品嘗一下。」

説着,他彎下腰,把頭伸向她的陰户。

薩拉有點慌張,非常擔心提姆會舔到布萊恩的精液,於是大叫道:「不,不要!你不能這麼做!」

喊完,她突然意識到,如果提姆問她為什麼,她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説「因為我的陰道裏有布萊恩的精液」吧?她沒有時間想出充分的理由。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提姆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陰唇之間,在她腫脹、濕潤的陰户上津津有味地舔吃着。薩拉咬着自己的嘴唇,有些緊張地等待着提姆發現那些舔吃在嘴裏的腥鹹液體到底是什麼東西,並有可能和她大吵一架。

過了一會兒,薩拉更加緊張地看着提姆從她的陰户上抬起頭來,眼睛盯着薩拉,説道:「我真不敢相信,你怎麼會濕成這個樣子!我想,你在挑逗着晚會上那些男人的時候,把你自己挑逗得更厲害吧?」

聽他這麼説,薩拉總算鬆了口氣,她知道這個傻乎乎的老公沒有發現舔吃到他嘴巴裏的東西是他老闆留下的精液。這樣極其淫蕩、諷刺和刺激的場面讓薩拉再次興奮起來,還沒等提姆進入她的身體,她就又有了兩次高潮。而提姆則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從他妻子的陰道裏舔吃了別的男人的精液。

那天晚上,薩拉和提姆做了兩次愛,然後提姆就昏沉沉地睡着了。薩拉半天都沒有睡着,她回想着整個晚上發生的事情。當布萊恩姦淫了她以後,為什麼她不狠狠地扇他幾個耳光?為什麼不狠狠地踢碎他的睾丸,然後跑到丈夫提姆那裏訴説自己的遭遇?為什麼她還要毫無羞恥地吸吮布萊恩的陰莖,並要他「再來一次」?為什麼在臨走之前還要再次暗示布萊恩跟她去那個房間再次姦淫她?為什麼要他以後給她打電話?

直到她睡着,薩拉也沒能找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奸淫的舒服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