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小説】倚天屠龍記(成人版)- 第二十二回 蛛兒練淫功

張無忌從山莊裏出來,走了幾裏地,這才發現自己今晚由於縱慾過度,全身感到乏力,雙腿猶如灌了鉛一般。他連忙坐下來運功調息,大約過了半個時辰才緩過來,但是走起路來仍覺得費力。原來,他只顧得強行運用九陽神功來操穴,可是他卻不能運用自如,使得九陽神功沈寂丹田太久,無法貫穿全身,再加上射出的精液量過大,所以傷了身體。

此刻的他卻仍想着剛才勁奸雙美的場景,沒想到一不留神,失足跌落到一個大地坑裏。這本來是獵人挖得抓捕獵物的陷阱,誰料的卻被走夜路的張無忌誤陷了進去,裏邊還插有尖刺,無忌跌落進去,不但摔壞了腿,而且腿上被刺了好幾個洞。

他被這一突變刺激的蹦了起來,一下子跳出了坑外,癱坐在地上。他不禁暗想:張無忌呀,張無忌,空你有一身的九陽神功,怎麼連這麼個小陷阱都沒有發現,把自己弄的狼狽不堪,看來都是迷戀美色惹得禍,這朱九真呀,真是害他不淺!

張無忌便只好躺在地上養傷,靜待腿骨癒合。接連數日,曠野中竟一個人出沒經過。他只好吃一隻被他打死的兀鷹,過慣了寂寞獨居的日子的他,也不以為苦。

這日下午,他運了一遍內功,發覺肚子十分飢餓,那隻兀鷹早已被他吃完,現在他已有兩天沒吃東西了,由於腿摔斷了,一時無法癒合,七八天來又無人經過,他只有坐在地上挨餓。他按想:自己不會就這樣餓死在這吧!

正當他想得出神,忽聽得遠處有人在雪地中走來,腳步細碎,似是個女子。

張無忌凝目看時,見是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荊釵布裙,是個鄉村貧女,面容黝黑,臉上肌膚浮腫,凹凹凸凸,生得極是醜陋,只是一對眸子頗有神採,身材也是苗條纖秀。

她走近一步,見張無忌睜眼瞧着她,微微吃了一驚。道:「你—你沒死麼?」張無忌道:「好象沒死。」

那少女便説:「沒死就好!」説完,便一把抓起他,施展輕功,不一陣的功夫,朝遠處跑去。

張無忌沒想到這個村姑竟然會武功,又不知道她要帶自己去哪裏,便大聲喊道:「你要把我弄到哪去?」

但是那少女卻默不作聲,把他帶到一個僻靜的山洞,將他放到地上。那少女道:「你肚子餓嗎?」張無忌道:「自然是餓的,可是我動不得,只好聽天由命了。」那少女微微一笑,從籃中取出兩個麥餅來,遞了給他。張無忌道:「多謝姑娘。」接了過來,便大口大口地吃了。

吃完餅後,那少女便把無忌帶到裏邊的洞內,只見那地上還躺着一個男人,約摸二十多歲的樣子,想是附近村子的村夫,渾身被繩子捆着,嘴裏面還塞着麻布,動彈不得。那少女就把無忌放在那村夫的旁邊。

張無忌滿是疑惑,他不知道這村夫為什麼會被綁在這裏?為什麼那少女將自己放在這?那少女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他想了一會,也想不出個究竟,便昏昏欲睡了。

睡了不知多久,張無忌突然被一陣説話聲驚醒,他睜開眼睛,發覺自己好象被點了睡穴,他很快的便解開了,再一看四周,發現那個村夫身上的繩子已被鬆開,嘴裏的布也取掉了,正好那少女站在不遠處的牀邊。只見那少女伸手便要脱那村夫的衣服,那村夫忙説道:「姑娘,你這是要幹什麼?」

那少女淡淡一笑,説道:「當然是想和你上牀嘛!」

説完,便繼續脱那村夫的衣服,那村夫忙阻止説道:「我才不要和你這醜八怪上牀呢!我家裏的老婆比你好看多了。」

那少女見村夫不從,便打了那村夫兩拳説道:「我真的有那麼醜嗎?今天無論如何,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説完,便強行為那村夫脱衣服。

張無忌看到這情景,心中暗想:今天這是遇到一個醜女淫賊了,不知她會不會夜來威逼我?

那村夫雖然是男子,但是卻只有蠻勁,不懂武功,沒幾下子就被那少女制伏了,全身的衣服被扒得一乾二淨,渾身上下一絲不掛。張無忌不禁好奇地往那村夫望去,只見那村夫長相一般,身體到是滿健壯的,胯間的雞巴卻很是普通,只有四寸多,遠遠不如自己的。

那少女脱光了村夫的衣服後,又把自己也脱個精光,少女那青春的胴體便展露在面前。奇怪的是,那少女雖然面容黝黑,臉上肌膚浮腫,凹凹凸凸,生得極是醜陋,但是身材卻是苗條纖秀,肌膚雪白,豐乳園臀,四肢修長,如果不去看臉,卻也算是個美女。

那村夫見到少女美麗的胴體,不禁目瞪口呆,雖然這少女臉長得是醜些,但身材確是一點也不賴,如果光看那少女的身體,怎麼也不會想到她是一個醜女。

那少女的眼睛盯着村夫看,村夫在那少女的注視下臉色更紅了,竟不知如何是好。那少女的唿吸帶着潮氣,噴到了村夫的臉上,有説不出的芳香。她慢慢把嘴壓上來,舌頭伸入了那村夫的嘴裏,貪婪地在那村夫的嘴裏舔遍每一個部位,唾液在那少女的貪婪的吸吮中流進那村夫的嘴裏。那村夫品嘗着少女略帶香味的舌頭和唾液,把那少女口中流到自己嘴裏的口水全部吃進了肚裏。

二人經過了很長時間的熱吻才分開,那少女凝視着那村夫,輕咬那村夫的耳垂,一隻手拿起了那村夫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在他耳邊輕輕説∶「只要你乖乖和我做,把我弄舒服了我就放你走!」??

那村夫聽到這話,心想,現在落到這個女淫賊的手裏,只有乖乖的聽她的話了,再説了,這妞身材不錯,不幹白不幹,於是便開始撫摸那少女的乳房。雖然隔着一層衣服,但那村夫仍感覺到乳房的柔軟和堅挺,手感是那樣的好,這種感覺比摸自己老婆的要好得多,那村夫禁不住用手揉搓起來。

那少女被揉搓得軟在了那村夫的懷裏,輕輕呻吟道∶「啊–真舒服–」

那村夫半抱着那少女來放倒在牀上,還來不及細觀察她的身體,那少女已赤裸的胴體壓在那村夫的身上,用舌頭在那村夫身上舔着。那村夫敏感的顫抖,還忍不住發出哼聲。

那村夫感覺一波波的快感傳遍全身,兩腿中間的肉棒也站立起來。那少女嬌嗔地説道∶「你都硬了,還不快點讓我舒服一下。」説着便仰躺下來。

那少女一雙雪白豐滿的乳房,櫻桃般大小的奶頭,高翹挺立在一圈豔紅色的乳暈上面。那村夫望着少女純潔的裸體,禁不住吞下了口水,像個饑渴的野獸,雙手一邊抓住一個那少女的奶子,覺得軟綿綿,又覺得有彈性,掌心在奶子上摸揉,左右的擺動。那少女感到如同蟲行蟻咬,全身癢得難受,那村夫越用力,她就越覺得舒服,禁不住抱住了那村夫頭,像餵嬰兒吃奶似的把乳頭送入了那村夫的嘴裏。

那村夫先吸一下,然後用舌頭輕舔兩粒粉紅色的葡萄,那少女身上甜美的味道使那村夫陶醉。那村夫由那少女的熱抖乳房慢慢向下舔,舔過肚臍的時候,那村夫感覺那少女的肚臍處有一種牛奶的芳香。

那少女身上如觸電般的,那種美妙的滋味叫她難以形容,雙腿一會伸直,一會曲起,兩手無意識地掩住胯下。那村夫用手拿開了那少女的雙手,並把那少女的雙腿大大地向兩側分開,第一次看到別的女人的陰部,那村夫不禁興奮得雙手直抖。

只見在一片烏黑的陰毛中間有一條像發麵一般的鼓鼓肉縫,一顆鮮紅的水蜜桃站立着,兩片肥美的陰唇不停的在張合,陰唇四周長滿了烏黑的陰毛,閃閃發光,流出的淫水已經充滿陰部。

那村夫用雙手的食指拉開兩片粉色的陰唇,看到了肉縫裏面早已濕透,肉洞口周邊粘着許多發白的粘液,那少女的肉洞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面有複雜的璧紋,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地看到粉紅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脹紅的陰蒂。

那少女在那村夫目光的注視下更加的興奮了,臉頰緋紅,嘴裏輕聲淫叫道∶「快點插進來嘛,人家等不及了!」

那村夫用力將那少女壓倒在牀上,那根堅挺的肉棒終於一點兒一點兒地進入那少女的肉洞之中。「噢–好舒服–插得好深–」那少女從下面抱住了那村夫。那村夫覺得自己的小弟弟好象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軟又濕的肉包得緊緊的,禁不住狠狠地抽動起來。

「你真能幹呀,幹得我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幹。」那少女在那村夫耳邊熱情的説着,並抬起頭用她的香唇吻住了那村夫的嘴,丁香巧送進那村夫的嘴裏。

那少女的雙腿緊勾着那村夫的腰,那小巧的玉臀搖擺不定,她這個動作,使得陽具更為深入。那村夫看來也是老手,陽具有規律地九淺一深地插着那少女的陰穴。那少女肉洞中不斷緊縮的緊迫感和肉洞深處不斷地熱熱蠕動,就像小嘴不停地吸吮着龜頭,使那村夫的全身進熱佑入快感的風暴之中。

那少女的兩片肥臀極力迎合着雞巴的上下移動,一雙玉手不停在那村夫的胸前和背上亂抓,嘴裏也不停地叫∶「真舒服呀,再插狠點!」

這種刺激促使那村夫狠插猛幹,很快地,那村夫感覺到那少女的全身和屁股一陣抖動,肉洞深處一夾一夾地咬着自己的雞巴,忽然用力地收縮一下,一股熱潮直衝向自己的龜頭,那村夫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地把雞巴頂住少女的子宮口,一股熱流往子宮深處射去。

正在這時,那少女突然點住了那村夫的某個穴道,那村夫全身便開始抽搐,精液像開閘的洪水一般噴射個不停,已經由不得那村夫控制了。而那少女的小穴則依舊將那村夫的雞巴裹得緊緊的,將精液一滴不漏地吸進自己的體內。

沒過多久,那村夫便由於精液射光,脱陽而亡。那少女則一腳將那村夫踢到牀下,從一個錦盒中取出一個巨大的黑蜘蛛,一看就是有毒的那種。

只見那少女不慌不忙,將毒蜘蛛放在自己的下體,讓它噬咬着自己的陰唇,並令它在自己的小穴內爬行,不一會,由於毒蜘蛛將毒液刺進了少女體內,少女渾身上下開始打顫,臉色紫黑紫黑的,像是快要死去似的。可是就在這時,少女將毒蜘蛛又放回錦盒,然後開始練起功來。

張無忌在一旁看得吃驚極了,他知道那少女在練一種極其淫邪的武功千蛛萬毒手,這種武功是女子練的,先要和男人先交配,然後將男人的精液全部吸乾,接着便讓毒蜘蛛噬咬自己的陰户,一方面將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淫液和鮮血餵飽毒蜘蛛,另一方面也是要吸收毒蜘蛛所釋放出來的毒液,練這種武功,由於每次都要毒蜘蛛的幫助,所以最少要和一千個男人交配,吸乾他們的精液,一邊餵蜘蛛,一邊採陽補陰,而連這種武功的女子,都會因為毒液的關係,而弄得面目全非,就像這個少女一樣,面容黝黑,臉上肌膚浮腫,凹凹凸凸,生得極是醜陋。

不一會,那少女便練完了功,便起身穿好衣服,將那個錦盒放好後,拖着那村夫的屍體朝外走去,張無忌一直裝着睡着了,害怕被那少女發現自己剛才看見了一切。那少女見無忌被他點了睡穴,依然未醒,便放心地朝外走去。

張無忌心中暗想:那少女帶我來這裏,該不會是想把我當作她練功上的工具吧?其實無忌現在有九陽神功,應該並不畏懼那少女,可是他的腿斷了,再説他也不知那少女功夫的深淺,自己的九陽神功也是空有內功,而沒有什麼象樣的招式,因此他還是心理挺害怕的。

不知過了多久,那少女回來了,帶了若干食物,並又帶回來了一個男人,將他點了穴後,用繩子捆住放在張無忌旁邊,然後便給無忌一些食物和水。他乖乖地吃了,沒敢多説什麼。

第二天,大約是傍晚時分,張無忌看見那少女走到自己旁邊,迅速點了旁邊那個男人的睡穴。然後,便把無忌抱起,將他放在牀上。

張無忌見狀,連忙問道:「姑娘,你這是要幹什麼?」

那少女輕盈地笑道:「我看公子你長的帥,想和你上牀玩玩!」

張無忌聽到了這話,知道那少女果然不放過他,於是便説:「姑娘,萬萬不可,這可讓我怎麼擔當的起,姑娘你這麼年輕,這樣做有損你的清譽!」

那少女臉色一沉,便説:「你大概是因為我醜陋的關係吧,要是你眼前是個美女的話,你恐怕早就按捺不住了!」

張無忌連忙解釋道:「姑娘你誤會了,我看姑娘你雖然面容略顯浮腫,但是你一對眸子頗有神採,身材也是苗條纖秀,原本應該是個十足的美人。我想姑娘大概是中了什麼毒,如果能清除你體內的毒素的話,我想姑娘你將會變得十分漂亮的!」

那少女聽了,暗暗一驚,説道:「你少在這裏花言巧語了,你要是覺得我美的話,那就和我上牀,不要光説的熱鬧!」

説完,便上前要脱張無忌的衣服。

張無忌往後稍挪了一下,説道:「我不是不願和姑娘做,只是我還不知道姑娘芳名呢!」

那少女淡淡一笑説道:「你呀,真是個呆頭呆腦的大笨牛,我叫蛛兒,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張無忌暗自讚嘆説道:「珠,寶珠的珠,珍珠的珠,你的名字真好!」

蛛兒臉色一變,説道:「不是那個珠,是蜘蛛的蛛!你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你叫什麼名字?」

張無忌見着少女淫邪得很,便捏了個假名説:「我姓曾,叫曾阿牛!」

蛛兒聽到這話,撲哧一笑道:「原來真是個大笨牛呀!好了,我不跟你多説了,咱們快上牀吧!」

説完,便口角含笑,媚眼微張,手一伸,竟將纖纖玉指插進了他兩腿當中,撫摸着褲襠裏隆起的陽具,説道:「天哪,你的雞巴怎麼這般粗大!」她説着,玉臂揮動,連施妙手,猶如抽絲剝繭般,一股腦兒把張無忌身上的障礙物,清理得乾乾淨淨。

接着,她開始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不一會兒,張無忌面前展現出了赤裸的少女胴體:薄如蟬翼的粉紗,把豐滿苗條、骨肉均勻的身段襯託得浮凸畢現,曲線優美,一頭披肩秀髮慫似瀑布般撒落在豐腴的後背和柔軟圓實的肩頭,兩條胳膊滑膩光潔,宛如兩截嫩藕,雪白的肉體,既豐滿又柔嫩,飽滿的玉乳高挺着,平滑的小腹與玉腿交界處,黑毛濃濃,再往下,肥嫩的小穴藏在陰毛裏。蛛兒顫動着雙乳,輕輕坐在他膝頭上,渾圓的屁股肉感十足。

張無忌感覺自己心頭的慾火難以抑制,由背後一把抱住她,兩手將她的乳房握個正滿,順着撫摸起來。

蛛兒被他由背後擁抱以及雙乳被握個滿掌,嬌軀一震,再加上火熱的陽具在她屁股溝上一頂一顫的,渾身軟綿綿,紅雲湧上雙頰,嬌聲喘息道:「大雞巴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呀,好爽呀!」

張無忌的右手順着小腹漸漸地向下移,在粉嫩的兩腿之間,陰唇微張,彈性十足,張無忌寬大的手掌停止在小丘似的陰阜上,用食指按着陰户上的恥骨,緩緩地挑動撫摸着。

蛛兒嬌喘起來了,全身酥軟,陰道奇癢,她不顧一切地將自己的玉手向下摸去,一把捉住那高高聳立的陽具。

「快–大雞巴哥哥–快點入進去–吧–」她唿吸急促,哼聲不斷,屁股不停地扭動。

張無忌被刺激得熱血澎湃,手指慢慢移動,摸索到肥漲的大小陰唇,猛聽得撲哧的一聲,他中指一下伸進了蛛兒的淫穴內,用力扣挖起來,蛛兒雙腿大張,手按腹部,下身一縮一張,淫水直流而出,嘴裏不斷呻吟着:「快–快點–我要–求求你插–深點–再深–點–」

蛛兒按捺不住,拼命拉開張無忌的手指,從洞穴中抽出的手指,已經沾滿亮晶晶的淫水。只見她轉身騎在張無忌身上,抓住大雞巴,雙腿一張,用兩條渾圓白嫩的大腿,緊夾着他的下腰,陰户迅速湊過去。

張無忌感到下體像有一團火,龜頭被一股熱流包圍,使他酥癢難忍,於是,他猛地將屁股一挺,只聽得撲哧的一聲,大陽具破關而入。

蛛兒感覺小穴內,插入了一條渴盼已久的燒紅的鐵棒,而且又粗又長,直達深處的穴底。她不由得一顫,陰户裏的淫水,更如春潮泛濫一般,順着穴縫直流而下,淌過張無忌的雞巴。張無忌被窄窄的小穴夾住了肉棒,在用力抽插時,從龜頭開始產生一陣陣酥癢,直傳到心底。

兩人都不約而同地搖晃着自己的屁股,一個向後挫,一個向前頂,只聽得蛛兒含混不清地哼叫:「哎喲–哼–好深–被你弄得–好舒服–哎喲-你–好粗–好長–好硬–」

張無忌被她的淫聲浪語所激動,伸手抓着蛛兒上下抖動的雙乳,用力地揉摸捏弄,下邊的抽插速度則更急、更快、更深入,直插得陰户滋滋大響。蛛兒感覺張無忌的大雞巴在穴內左右亂撞,直抽直插,不時還在鮮紅嫩肉上磨擦,她舒服透了,夢一樣地呻吟、扭動,以使肉棒更快地插入小穴。

終於,在嬌軀一陣亂顫之後,她再也忍不住,淫水大量奔泄而出,她已達到了高潮,而張無忌此時卻絲毫沒有要泄的意思,仍然狂抽狠插,弄得蛛兒不知所措。

蛛兒做夢也沒有想到,面前的這個青年的牀上功夫竟然如此的厲害,自己都泄了身,而他還沒有要泄的意思,很是着急,便直接去點張無忌的穴道,希望他趕快將精液射乾淨。可是,當她點了張無忌的穴時,發現那裏軟綿綿的,自己的手指根本使不上力。

這自然是張無忌運用神功護體,他發現蛛兒準備讓他精液全泄,於是便乾脆將蛛兒的雙手捉住,將她身子翻了過來,讓她跪在牀上,撅起屁股,從後邊插進了她的淫穴。就這樣,張無忌變化了各種方式,大雞巴不停地在蛛兒的小穴中狂插狠抽,弄得蛛兒嬌喘籲籲,不斷呻吟,嬌軀亂扭,淫水狂泄。

也不知過了多久,蛛兒已經被張無忌幹的奄奄一息,光是泄身就已經十幾次了,而張無忌卻由於神功護體,一直不射精。蛛兒有些急了,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的話,她會被張無忌奸死的。於是,她便開始拼命掙扎,無奈由於被幹得淫水大量外流,全身早已疲憊不堪,那裏還有力氣再去掙扎。

張無忌也想把這個練習淫功的妖女乾死,好為武林除一大害,因此他賣力地幹着。眼看蛛兒已經不行了,突然,張無忌發現蛛兒的乳房上有一排牙印,令他突然想起幾年前那個金花婆婆身邊的小姑娘阿離就是被他在乳房上咬了一口,那個牙印的位置與當年他咬阿離的位置一樣。他心中暗想到:莫非這個蛛兒就是當年那個要帶他去靈蛇島的少女阿離。

想到這裏,他連忙停止了抽插,然後問蛛兒道:「你胸前這排牙印是怎麼回事呀?」

蛛兒已經陷入了昏迷狀態,迷迷煳煳地説道:「張–張無忌–你這醜小子–咬得我好痛呀–但我不怪你–你為什麼不和我去–去靈蛇島–婆婆會為你治病的–」

張無忌聽到蛛兒昏迷中的這一番話,確信了這個少女就是當年的阿離,他沒想到那個阿離竟然是這樣的對自己一往情深、念念不忘,心中很是感動,於是又輕緩地抽插了十幾下,便在她玉户裏射出一團又濃又熱的精液。

阿離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晨了,她醒來後發現自己渾身赤裸着,身旁正是那個曾阿牛,他也一絲不掛摟着她。她的頭靠在曾阿牛寬敞的胸前,唿吸着男子特有的氣息,令她不禁有點着迷,感到一絲幸福。她突然回憶起昨天的事來,好象是自己本來要利用曾阿牛來練功,可是不知怎地,曾阿牛的牀上功夫竟然是如此厲害,弄的她不知泄了多少次身,被他操得昏了過去,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張無忌這個時候也醒來了,他發現阿離已經醒來,一雙眼睛正盯着他看,自己不知如何是好,便抱着阿離的頭,朝她的櫻唇上吻去。

阿離竟也不知所措,雖然以前她也和許多男人上過牀,但沒有人能令她如此着迷。她以前和男人操穴是為了練功,這一次非但沒能練成功,反而被操的春心蕩漾。其實,像她這樣的少女原本正在思春期,可是由於練功,她雖然做過許多次,但少女的思春的心扉卻未曾打開,如今,被張無忌弄的多次泄身,使她體驗了那種如痴如醉的高潮的感覺,這就使她對張無忌在心理上有了一種依賴感。

張無忌輕撫着阿離的玉乳,當撫摸到那排牙印時,他不禁問道:「蛛兒,這牙印是怎麼回事?」

阿離被問到這事,不禁羞得滿臉通紅,生氣地説道:「這都是以前那個負心人咬得,我從中原萬裏迢迢的來到西域,為的就是找他。以前還聽到一點蹤跡,但到了這裏,卻如石沉大海,再也問不到他的消息了。你腿好之後,幫我去找到他,好不好?」

張無忌聽到這話,不禁有點臉紅,問道:「你這麼急着找他,想必他對你很好?」

阿離呆呆地説道:「不,他對我不好,打我,罵我,還咬我,不跟我走。」

張無忌又問:「你怎麼會練這種武功?」

阿離眼中突然射出狠毒的光芒,恨恨的道:「我媽受二娘和我兩個哥哥的欺侮凌辱,竟無半點還手的本事,到頭來送了自己性命。不錯,我是為了練功夫,才將一張臉毒成這樣。哼,那個負心人不理我,等我練成了千蛛萬毒手之後,找到了他,他若無旁的女子,那便罷了–要是有的話–」

張無忌道:「你並未和他成婚,也無白頭之約,不過是單相思罷了。」

蛛兒道:「單相思怎樣?我既愛上了他,便不許他心中另有別的女子。他負心薄倖,教他嘗嘗我這『千蛛萬毒手』的滋味。」

張無忌聽了心中一驚,沒想到這個阿離竟然是因這些事才練的這邪門武功。

他想等自己的腿好了之後,去採些藥來,設法治好阿離臉上的毒腫,便勸阿離説讓她不要再練這武功了。

阿離當然不肯半途而廢,張無忌便只好繼續讓她練,但讓她不要再和別的男人練了,自己每次射一些精液給她練功,阿離答應了,並把那個捉來的男人給放了。

張無忌見阿離心底還是十分善良的,弄成這樣與自己也由莫大的關係,再想想他對自己一片痴心,便主動向它表明愛意。

阿離見這個曾阿牛不嫌自己丑,竟然喜歡上自己,少女的芳心不禁被打動,再加上她也很渴望品嘗戀愛的滋味,便也向張無忌示好。

就這樣,兩人竟然相好起來。每天晚上,張無忌都要和阿離操穴,並主動射出一些精液,供阿離練功。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第二十二回 蛛儿练淫功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