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小説】青出於藍01

翠庭山莊在江湖上小有名氣,莊主蕭桓為人正直謙厚,內功和掌法也已入化境,曾經更是被江湖眾人推舉為武林盟主,不過蕭桓本人淡薄名利終是推辭了,不過説破大天去蕭桓的名氣還是不如其弟蕭羽

蕭遙有些疑惑的看着大伯,不知道今天大伯如此鄭重其事的把自己喚來所謂何事,不由得緊張起來,尋思着自己近來有沒有做過什麼荒唐事

「遙兒,大伯叫你過來,是有一件事覺得該是告訴你的時候了。」蕭桓一邊説一遍解開桌上用絲綢包裹的一個盒子

「這個盒子是你爹留給自己的徒弟的,跟我説如果他自己沒有機會交給自己的徒兒就由我代為傳達。」説着蕭桓撫摸了一下盒子的表面接着説道:「你爹終身沒有收徒,你爹走時你還太小,你以後保管好你爹的這件遺物,算是有個念想。」

蕭遙接過盒子打開一看,裏面只有一張紙,紙上了了幾筆只寫了兩句詩,瓊花後有蓮花開,山海山田終是山。這兩句詩寫的也不算工整,為什麼要把這兩句詩傳給徒弟呢?蕭遙忍不住問了一句:「大伯,我爹是什麼樣的人呢,你們總説不到告訴我的時候,可是侄兒已經滿十六年紀了,給咱們山莊送菜的狗子跟我同歲都快當爹了,我已經可以分辨是非了,是時候告訴我了吧?」

蕭桓臉色凝重,嘆了口氣道:「你爹是我見過這世上最為通透之人,就是太過玩世不恭,瀟灑人間,最後終是走了一條不歸路,最後身敗名裂,性命也保不住。不告訴你就是怕你太過介懷這件事。」搖搖頭又嘆道:「我之所以讓你一直在外人面前跟我師徒相稱就是怕你爹的仇人來對你不利,如今告訴你,也是讓你有防人之心,你不可能終日呆在山莊裏不出去,以後出去行走江湖要有所小心。」

蕭遙一聽自己可能終於能走出山莊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禁喜形於色,忙問道:「大伯,我什麼時候能下山?」

蕭桓看了一眼蕭遙搖搖頭道:「今年我的老友要做七十大壽,加上自己的孫子娶的是江湖名門,不免熱鬧一下,到時候你陪我一道去。」

蕭遙眼珠轉了兩下説道:「大伯今年不過四十開外,怎麼會有老友過七十大壽?」

問到這裏蕭桓緊鎖的眉頭才舒展開,説道:「此人也是江湖中一位奇人,名望無人能出其右,我也是機緣巧合下才與他結識,一見如故,結為了忘年交,你這些時日一定刻苦練功,出去莫要給山莊抹黑。」

蕭遙生性懶散,一聽這句也不敢逗留,趕緊説道:「遙兒知道了,遙兒這就下去練功。」

蕭遙前腳出去,後堂就走出一個舉止端莊的美人,看容貌似乎三十不到,其實是小蕭桓八歲的夫人,今年實際年紀已經三十有六了。她緩緩坐下問道:「那東西不會害了遙兒吧,我始終覺的小叔子的東西還是不給遙兒的好。」

蕭桓回道:「應該無妨,我保管十幾年也沒看出那張紙背後有什麼蹊蹺之處,我弟蕭羽只有這麼一個孩子,如果遙兒真的把他忘得一乾二淨我是真的於心不忍。」

蕭夫人嘆了口氣道:「但願是我真的多慮了。」

蕭遙一從蕭桓房中出來,就熘到了前廳的後廚房去找狗子,每天這個時候就是狗子來送菜的時候,偌大的山莊只有自己一個孩子,小時候沒有什麼玩伴只有狗子跟自己年紀相仿,所以特別投緣,經常打鬧到一起去

「小少爺,你來了。」狗子一看到蕭遙就熱情的過去打招唿

「狗子,我們去玩彈弓去,今天我肯定比你打的準」蕭遙一來就拉着狗子嚮往外跑去

「比就比,你哪次能勝我?」狗子也不示弱,大咧咧就跟蕭遙一起往花園方向走去

「今天我們打什麼啊?」狗子問道

「花園裏有顆枇杷樹,我們比誰打下來的果子多。」蕭遙回道

兩人在花園的琵琶樹下拉開了彈弓噼噼啪啪的射起了果子

半晌過去了,兩人一數還是狗子贏了

「我説你贏不了我吧,輸了吧?」狗子得意的説

「哼,彈弓這種東西輸了也沒什麼了不起,主要你不會武功,不然我用手拋石子,一下打下幾顆果子也不是什麼難事。」蕭遙不服氣的説

「輸了就是輸了,你這次輸了你學狗叫。」狗子不依不饒的説

「能不能換個別的,狗叫有什麼意思。」蕭遙臉上掛不住急忙道:「我娘馬上要來花園打理花草,我們還是快走吧,被我娘抓住就糟了。」

「不學狗叫可以,那讓我看看你娘長什麼樣,我來山莊送菜這麼多年,一次也沒見過你娘。」狗子搖頭晃腦的説道

蕭遙一想這總比學狗叫強吧,就説道:「好吧,我們去花園那頭藏起來一會兒我娘過來看一眼就走,我娘連我都不愛見,更別説看見你這生人。」

説完就拉着狗子去花園另一頭藏來起來,果然不過一會兒,就有一個美的如同畫中仙子一般的美人,拿着花籃走了進來,隨手賞起花來

狗子看的呆了,還沒有回過神就被蕭遙給拉走了

狗子回味半晌對着蕭遙説:「那是你娘?真是仙女下凡都比不上她,我那媳婦跟她比就是一塊爛抹布,啊不,就是一泡狗屎。」

蕭遙聽他這麼説有點想笑,説道:「自然是我娘,你這麼説你媳婦也太沒口德了吧。」

狗子又想了想:「不對,怎麼看你娘都是一個仙女模樣,你肯定不是你娘親生的。」

蕭遙踢了狗子一腳説:「你胡説什麼,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

狗子揉着屁股又信誓旦旦的説:「我見過蕭夫人雖然那也是世間少有的美人,看容貌是比我娘年輕很多,但是你娘分明怎麼看都是一個小姐模樣的年紀,根本不可能生出你這麼大的兒子。」

聽他這麼一説蕭遙也感覺奇怪,娘親和伯母是不大一樣,這狗子雖然年紀跟我差不多,但是畢竟是快要當爹的人了,難道真的在這方面比我見識高?雖然想到這裏了但是還是不解氣,又朝狗子踢了幾腳,嚷道:「我讓你胡説,讓你胡説……」

蕭遙與狗子胡鬧半晌,天色漸暗,趕緊整理一下去後廳準備用晚飯

剛到後廳門口老遠就看到何媽在門口打眼色,就知道一定有情況,打氣十二分小心,整理好衣衫才敢入內

進去一看頭好像兩個那麼大,柳家三小姐來了,也就是蕭夫人的親妹妹,因為還沒出閣,經常會常住在翠庭山莊,但是只有一點不明白,這小姨怎麼每次看到我就跟看到仇人一樣,恨不能把我殺了,眼神也是很兇,恨不能從眼中噴出火來

蕭遙只要看到她來心裏就暗暗叫苦,恨不能她趕緊走

吃飯時柳小姐的殺人的眼神又投射過來,嚇的蕭遙連夾菜都不敢,這就是童年陰影,怎麼都會怕

這時候自己的娘親夾了一塊肉遞了過來,輕輕的説道:「遙兒,趕快吃飯,不要愣着。」蕭遙明白娘親只有在柳小姐在的時候會表露出一絲温暖,至於是為什麼,自己也無從得知

吃了一頓索然無味的晚飯,蕭遙躺在自己的房間裏看着爹留下的那兩句詩,除了有些彆扭,沒有什麼異常,看着看着,有些困了眼睛模煳起來,就把紙片丟在一旁準備睡覺,就在這時,無意中看到紙片的背面,靈光一閃,似乎看到了什麼

本來這張紙就有些薄,寫詩的筆墨有些就從這張紙背面滲了過來,形成一些不規則的黑點黑線,這東西原來一副圖案!蕭遙又眯起眼看了半天,終於看出這是一副圖畫,但是畫中的東西好像自己見過但是卻想不起來了。無論怎麼努力也想不起來這圖畫的東西到底在哪裏見過。最後只好放棄唿唿大睡

第二天早上,何媽送來早點,蕭遙看着盤子黑漆漆的東西説:「何媽,這是什麼?這麼黑能吃嗎?」

何媽看了一眼盤子説道:「少爺這是你小時候最愛吃的,用黑豆和黑芝麻做的糰子啊?」

蕭遙詫異道:「我怎麼不記得的了。」説着夾了一個放在嘴裏好像確實記得這個味道

何媽又悠悠道:「少爺那時候太小記不得了吧,廚房也有些年頭不做這個糕點了。」

蕭遙聽着聽着眼前一亮,小時候,沒錯就是小時候。突然興奮的回道屋裏拿起那張紙,衝着外面跑出去

謎題解開了,這幅圖上的畫的是一個地方,而且這個地方我去過,我從小就被禁足在山莊內,連這個翠秦山都沒踏足過半步,也就是説這幅圖上地方只能在山莊內,這山莊所有地方我都摸得爛熟,只有連着後山的果園我不完全熟悉,因為太大,園子裏不止有果林、竹林還有藥田,迷了路怕是一整天也出不來。想到這裏蕭遙直接進了園子按着圖上的地方找起來

最後在園子的最深處,靠山的小瀑布停了下來,怎麼看就是這個地方沒錯了,依稀的記起,小的時候似乎被帶來過這裏戲水,後來沒人帶領就再沒來過。確定是這裏就在這附近摸索起來,半晌什麼收穫也沒有。只好除去衣衫下水試試運氣,在這温泉潭水中幾乎翻遍了所有石頭也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天色也暗下來只好悻悻然離開園子

第二天蕭遙睡到晌午才起來,用了中午飯,跟狗子玩耍了大概幾個時辰,狗子回去了,沒事可做,又往園子走去

到園子門口一看,園門怎麼好像從裏面鎖起來了,莫非還有別人進園尋寶,立即施展輕功越過牆頭,小心的朝温泉接近

快到温泉的時候似乎聽到有人聲,趕緊躲進花田中定睛向温泉觀看

這一看,這還得了,原來是一位美人一絲不掛在水中沐浴,——是蕭夫人!

蕭夫人晃動着圓潤的乳房,走進瀑布衝洗着自己的身體,玉筍般的兩條大腿潔白無瑕,只有大腿深處藏着一撮漆黑的誘人的陰毛,蕭夫人還時不時的用手搓洗一下

蕭遙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胴體,興奮的口乾舌燥,雖然還不懂男女之事,還是感覺自己身體裏有團火,發泄不出來一樣,胯下的玉莖也是蠢蠢欲動

蕭夫人衝洗完身體,坐在潭水邊的青石上用腳拍打着水面,梳理着自己的頭髮,似乎是要晾乾自己的身體

蕭夫人胸前的兩顆櫻桃似的乳頭,還有晃動着的玉腿和若隱若現的三角地帶,都激起了蕭遙最原始的衝動,他恨不能現在就過去品嘗一下這人間尤物

蕭遙躺在花田中良久未動,始終都在回味剛才蕭夫人那美麗的胴體和她緩緩穿衣的婀娜身姿,感慨這世間竟有如此美好之事

等他終於回過神來才想起來園中的初衷,拿起紙片比對到底玄機在哪裏?仔細觀察之後發現圖畫中似有一身影坐在潭水邊的青石上,這不是伯母剛才做的位置,難道爹爹當年也在這裏偷窺美人入浴!?這可真是匪夷所思!

想罷移步來到青石旁邊,找了根順手的木棍在青石下的泥沙中挖了足足一尺多深才挖出一個密封的竹筒,趕緊帶着竹筒離開了温泉

回到房間二話不説,打開竹筒,原來裏面密封的是一本手書和一本畫集……

手書開篇就説:打開手書者必是我徒兒,潭邊窺看美人入浴滋味如何?

看到這裏蕭遙吃了一驚,前半句還好,後半句真是令人詫異。怎麼會知道自己池邊偷窺之事?轉念又一想,也對,如果我不是看了大伯母沐浴,解不開青石藏書之謎,自然也看不了此書,想到這裏蕭遙就接着往下讀

書上寫到:性情之愛乃世間最美好之物,為師寫下此書就是傳導徒兒能開闊胸襟去探索這世間之美好,享受這世間之美好。此等事物不可有人教育,只能自己摸索才能體會到箇中滋味

書中幾乎很多是炫耀自己如何掌握世間男女之性事,如何看破世間大多人是被封建禮教的枷鎖所束縛。書中還提到畫集是蕭羽所畫之春宮圖,記載的是各種男女歡好的體位,以及刺激哪些穴位能讓身體更加亢奮以達到交媾的最佳體驗蕭遙看到這裏無心翻書,立即拿起畫冊翻看,裏面對女性身體的描畫極為逼真,詳細的記載了如何利用體位和輕重緩急來讓女子高潮到癲狂,甚至記載了如何通過自瀆來提高和鍛煉自己性能力,以及自瀆的幾種手法和各種體驗

看到這裏蕭遙早就忍不住心火,從褲子裏掏出被心火燒的紅撲撲的肉棒自瀆起來,一邊看着這些春宮上的美人一邊想着自己大伯母蕭夫人沐浴的模樣,一邊用手擼着自己的玉莖,約莫半個時辰,肉棒不斷的顫抖終於撲哧撲哧的射出一股又一股的陽精才澆滅了心中欲望的火焰

蕭遙回過神來還有些意猶未盡,接着翻看手書

手書的中篇大概是記載一種武功和兩種藥方,第一種武功是內功心法,是蕭羽從男人的陽根的勃起上悟出的一種心法,名為「蟄龍眠」,練了這種內功平時只能維持自身功力一半的水平,但是如果在重要時刻可以隨時暴漲功力至幾倍以上,但是時間不能太久而且使用一次也有恢復期,真跟男人辦事行房一個道理,會這種功法全天下只有蕭羽一人,這種功法常常可以以弱勝強,反敗為勝叫人難以揣度你的真實功力

這種心法,蕭遙很感興趣就記下心法要訣,至於藥方,他不是很感興趣沒有專心閲讀,至於後篇,篇幅極長,講的如何情挑各種世間女子,有對付名門小姐的,有對付江湖女俠的,甚至還有對付女尼師太的,真想不出自己爹爹到底何許人也,會傳下這麼一本手書,不過後篇講述十分龐雜,對於女子的種種反應以及如何應對都做了事無巨細的贅述,一時半會根本消化不了,最後一張上面寫着,如果有機緣定要參詳為師留下的兩句詩,拿到為師的手札,上面詳細記錄了為師如何行走江湖,以及武林巨寶「正一神偶」的下落,沒有機緣切不可強求這幾日蕭遙幾乎天天閉門研讀蕭羽留下的手書順便再修煉一下「蟄龍眠」,自然每天都留意一下後山園林的園門有沒有被鎖,一連幾天都園門大開,蕭羽對於其他事情也失了興趣,不讀書不練功就對着畫冊上的美人春宮圖自瀆,蕭羽的手書上還記載了一些利用香蕉皮和蜜瓜做成自瀆工具的圖解,蕭羽都一一嘗試,如果實在覺得麻煩就直接用手,終日很少出門,連狗子來了也不去找。蕭桓來看過以為蕭遙真的在修煉內功心法反而覺得有些欣慰,吩咐廚房蕭遙想吃什麼儘量都滿足,讓他養足精神把內功再精進一層

約莫着過了有五天,蕭遙終於等到了機會,看到園門終於由內而鎖,興奮的來不及多想直接越過牆頭,在往温泉的路上胯下的玉莖就硬起來老高,走路都十分彆扭

小心的躲在花田中定睛觀看,果然是自己的大伯母——蕭夫人,先看到的就是蕭夫人那圓潤豐滿的雙乳,被水瀑衝刷的微微的顫抖,兩顆紅潤的乳頭也顯得格外誘人可口

蕭羽急忙忙抽出自己的肉棒擼了起來,這會管不得什麼手法,腦子只有蕭夫人那誘人的胴體

蕭夫人衝洗完身體又坐在池邊青石上打理着及腰的青絲,兩條玉腿微微打開,漏出一撮漆黑的陰毛,蕭夫人的屄毛顯得有些不太安分,可能是因為半乾的原因顯得有些凌亂

蕭遙看的痴了,恨不能鑽進蕭夫人的兩條玉腿間仔仔細細的看個清清楚楚。眼睛貪婪地看着蕭夫人的胴體,手上更是沒閒着,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肉棒,速度越來越快,恨不能馬上就把它磨細一點

蕭夫人感覺自己身子差不多幹了,拿了絲帕擦拭了一下秀髮,彎腰去拿自己的衣服。這個舉動對蕭遙來説太過刺激,蕭夫人一彎腰美麗豐滿的心形臀部正對着蕭遙,連粉嫩的肉縫都被蕭遙一覽無餘,蕭遙恨不能這就過去把肉棒從這肉縫中一插到底,好好愛一下平日對她最為關切的大伯母,由於這個刺激太過強烈頓時就把持不住,陽精撲哧撲哧的不停外射,盡然全部灌溉在身下的花田中了蕭夫人走後良久蕭遙還躺在花田中不肯挪動半步,不停的回味着剛才的場景,最後終是想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一嘗蕭夫人這人間尤物的味道,有些意興闌珊只好提起褲子整理好衣服回房中繼續練功

又有過了大概兩天,後園的門始終大開着,蕭遙在房中感覺有些無聊,去後廚找二狗子

二狗子看到蕭遙就問:「你怎麼了最近?我每次來都看不到你人影?」

蕭遙心不在焉的回道:「我最近被看的比較嚴實,只能在房中練功。」

狗子有點着急的説:「那今天比不比彈弓?」

蕭遙看了他一眼説:「你為什麼這麼急着跟我比彈弓,心裏打什麼壞主意?」

狗子大喇喇的説:「輸了還帶我去看你娘就行,看一眼是一眼。」

蕭遙好氣又好笑:「我娘怎麼你了,你為什麼那麼想見我娘?」

狗子眉飛色舞的説:「你娘是世間少有的美人,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一眼又不打緊,你是不是不敢比?」

蕭遙眼珠一轉説到:「也不是不行,你給我講講你跟你媳婦是怎麼行房我就答應你。」

狗子滿不在乎的説:「就這啊?算什麼事,看你應該還是童子身,啥都不懂,我就教你好了。」

接着狗子把跟自己媳婦如何行房的事兒繪聲繪色的講了一遍,説的是眉飛色舞,唾液四濺

本來蕭遙在爹爹的手書中已經了解的很詳細了,但那畢竟只是一本書,沒有狗子説的那麼有現場感,況且狗子滿嘴都是穢言浪語,説什麼自己媳婦被操的直流騷水,被幹的叫春的聲音連十裏外打鐵的都聽不下去了。這種形容的詞彙書中是沒有的,聽了別有一番刺激,蕭遙感覺自己的褲襠裏的肉棒都在頻頻點頭説完狗子看了一眼蕭遙一副流哈喇子的樣子,譏笑到:「小處男,你以後發春了可以隨時喊你狗哥,我可以教你怎麼做男人。」

蕭遙一聽不服氣到:「呸!我才不稀罕,再稱自己是狗哥我一腳踢死你。」

狗子一看這就差不多了,也不敢太過分,就説:「快快,帶我去看你娘,我送一次菜也不能逗留太久。」

蕭遙略加思索的説:「我娘你可能見不着了,今天這種天氣不適宜採摘花朵。」

狗子一聽急了:「小少爺你不是吧?你誆我?」

蕭遙接着説:「你別急,我帶你去見另外一個美人不就行了。」

狗子又問道:「誰啊?你家大夫人我是見過的,雖然那也是大美人,但是她經常來前廳打理事物,我還是見得着的。」

蕭遙接着説:「不是大伯母,你跟着來就行了,不看你就回去吧。」

狗子一聽更好奇了,忙道:「行行,我跟你走,你要是誆我,我就找你娘評理。」説着還奸笑起來

蕭遙白了他一眼帶他到別苑走去。一邊走一邊説道:「你等會只能看一眼,多看一眼你就有性命之憂。」

狗子一聽楞了一下,道:「你別嚇我?這麼嚴重?」

蕭遙一臉壞笑的説:「説是嚇你也不盡然,反正很危險,你最好聽我指揮,否則你出了事情別怪我。」

狗子點點頭,道:「好,我聽你的就是。」

兩個人來到別苑圍牆似乎聽到裏面有人練功的聲音。蕭遙也不多做解釋,比了個收聲的手勢然後示意狗子坐到自己肩膀上去

狗子騎在蕭遙肩膀上扒在牆頭往裏觀看,確實看到一位女子正在練劍,一身的勁裝顯得格外英姿颯爽,身型伶俐優美,長相更是俏麗,眉宇間凝聚着女子少有的那種英氣,給人説不出的美感

狗子還沒看夠,蕭遙就把他放下來,拉着他就跑,一直跑回後廚才放手。這感覺就跟有老虎在後面追命似的

狗子上氣不接下氣的説:「真的是只看了一眼啊,這麼美的美人,那有你説的那麼兇險。」

「你懂個屁!我以前也跟你一樣偷看她練劍,結果被她的一隻珠花打中額頭足足腫了半個月。」「那她還是知道是我,手下留了情,不然説不定拿什麼來打我。」蕭遙説話時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表情

狗子又問道:「她是誰啊,下手這麼狠?」

蕭遙答道:「大伯母的妹妹,算是我姨母。我以前沒少吃她的虧,反正我看見她比看見鬼還怕。」

狗子笑道:「這麼美的美人被你説成鬼,我看你一定是經歷了不少磨難。這就是所謂的童年陰影吧。」

蕭遙白他一眼道:「你總説這個美,那個美,我沒出過山莊,那長的醜的女子算什麼樣子?」

狗子嗆白他一句道:「你啊對女人知道的太少,這山莊裏簡直就是美人窩,我那媳婦在村裏也是數一數二的姿色,跟她們比就是抹布不如。我還去過王員外家裏送菜,達官貴人嘛,家裏小姐、太太自然都是姿色不錯的,否則也進不了大户家門,但是要跟你娘她們比,那就差遠了,就是仙子和凡人的差別,就連伺候你的何夫人那都是美人胚子。」

蕭遙若有所思的苦笑到:「哎,我要是能出去見識一下外面的世界就好了。」

狗子走後,蕭遙回屋回味一下狗子嘴中所説淫詞浪語,對着畫冊自瀆了一番,然後專心修煉「蟄龍眠」還有本門的功法「山字經」

蕭遙自從嘗試到男女之事的滋味後,終日裏就沒有什麼別的興趣,除了關注一下後園的園門以外,就是研讀那本手書上的對付各種形形色色女人的攻略又過三日,園門又緊鎖,蕭遙二話不説翻過院牆,來到花田找好自己的風水寶地,欣賞起人間美景來

此次蕭遙看着蕭夫人那銷魂的胴體,用手書上教的方法反覆的摩擦着自己肉棒,果然變得有些得心應手了,控制到最後蕭夫人彎腰撿衣袍的時候,才對着蕭夫人的肉縫恨恨的射出了十幾股子陽精

蕭夫人走後,蕭遙整理衣服時發現,自己上次噴灑陽精的地方長出了一些野蘑菇,不禁笑道:「這就是我的子孫變成的東西?」然後眼睛一轉,想到了什麼,拔下一些蘑菇出了後園往廚房走去

晚飯的時候蕭遙硬着頭皮進了後廳,本來為了躲避柳三小姐,基本蕭遙都以練功為名不出來和大家一起吃晚飯,不過今天嘛,有點不太一樣

等菜色齊備後,蕭遙夾了一塊做好的野蘑菇送到蕭夫人面前説道:「大伯母,遙兒今天看到園子裏有些蘑菇,我採了一些回來,剛才嘗了味道不錯,請大伯母嘗嘗合不合口味。」

蕭夫人也不看蕭遙,點頭道:「遙兒有心了。」説着嘗了一下蘑菇味道確實不錯,就稱讚了一番這個野菇的味道

蕭遙趕緊把盤子移過去説道:「大伯母喜歡就多吃一些。」

蕭夫人似乎很喜歡這個味道,就不停的夾野菇來吃。蕭遙看在眼裏,心裏淫心又起,看蕭夫人的眼神不免就有些不壞好意

蕭夫人一直看到蕭遙的眼神慌忙的閃躲起來,夾了一塊野菇,對自己妹妹説,三妹你也嘗嘗這個味道,我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蘑菇

蕭遙有些奇怪為什麼伯母不像平日那麼用温和的眼神看自己,是不是自己眼神有些什麼問題。這個問題還沒想明白,就看到柳三小姐把野菇放進嘴裏吃了起來,心上七上八下的,這一層可是自己沒想到的,但又感覺十分刺激,想死你,你也想不到你吃的東西是什麼?

柳三小姐吃了似也感覺味道奇特,也跟着夾了好幾根野菇來吃,蕭遙心裏樂開了花,如果給蕭夫人吃野菇是為了滿足和發泄自己無處宣洩的欲望的話,那麼看着柳三小姐吃野菇就是充滿抱負感,感覺無比暢快

蕭遙實在怕自己再呆下去會失態,草草地扒了幾口飯,就告退回自己房裏去了

回到自己房裏不禁再回想剛才伯母和柳三小姐一起吃野菇的場景,尤其是柳三小姐,心想你最好多吃點,吃到最後懷上我的寶寶才最好,想到這,蕭遙在房裏不禁笑出聲來

不過自打那次野菇事件之後,一連十幾天都沒發現園門上鎖,這可有點急壞了蕭遙,但是也沒有什麼好辦法,最後冥思苦想決定,晚上也留意一下園門,感覺也許蕭夫人把沐浴世間給改了

兩天後的夜晚,月白如晝,如果晚上沐浴確實只有今晚最為合適,來後園一看果然園門上鎖,二話不説,翻越牆頭直奔温泉而去

雖然今夜月光如晝,但是温泉四周還是亮起了四盞宮燈,看到宮燈蕭遙真想打自己嘴巴子,白天來時雖然宮燈從未亮過,但是既然有燈那就必須晚上也有人在此沐浴才會有燈啊,這點簡單的事情自己都沒想到

二話不説直接找到自己的風水寶地,定睛朝温泉方向望去

仔細一看,這還得了,居然自己的小姨——柳三小姐!

其實蕭羽手書上寫過,他自己年輕時發現後園這個温泉,就編制了一個謊言,説這温泉水可以使女人肌膚白嫩,延緩衰老,等等很多功效,目的就是為了讓女人多來洗温泉,然後滿足自己的偷窺欲望

所以蕭夫人也好,其他女人也好,一半是被蕭羽的謊言給騙來的,一半是真的因為這温泉水確實水温舒適的確是沐浴的絕佳地點。不過卻都便宜了蕭羽,蕭羽死後就變成蕭遙的風水寶地,這也可以説是老爹留給兒子的最妙的遺產但是蕭遙可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看到柳三小姐的胴體

柳三小姐一絲不掛坐在青石上用泉水輕輕的搓洗着自己的身體,跟蕭夫人不同,三小姐窈窕的身材極盡完美,沒有一絲鬆弛的皮膚,高聳的雙乳如春筍一般尖,緊實而上翹的屁股讓人真想去捏一把,由於燈光略暗大腿根部看不太清楚,陰毛似乎並不濃密,不過越是神秘就越是誘人,總之渾身都充滿了美感

蕭遙看的目瞪口呆,這就是平時裏眼神令人生寒的柳三小姐,現在看怎麼都不可怕,不但不可怕甚至是很可口,十分可口!

看着柳三小姐的身姿,蕭遙下意識的掏出自己肉棒摩擦起來,早已是堅硬如鐵了

沒過一會,柳三小姐居然還躺在水面用仰姿遊起水來,整個水面,只能看到一張柳三小姐的俏臉,還有從水下插出水面的雙乳,還有時不時從水面露出的三角地帶

此等銷魂場面蕭遙當然是承受不住了,精關就要把持不住,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限

就在這時,柳三小姐突然用手遮胸,目光如電射向蕭遙的藏身處

蕭遙頓時大吃一驚,難道自己被發現了?!還沒來及有什麼反應,柳三小姐抬手飛來一粒鵝卵石,直接打在蕭遙的胸口

蕭遙頓時感覺自己五內俱焚,心裏一陣翻騰,吐出一口鮮血,一頭栽倒,不省人事了。

青出于蓝0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