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小説 網站】老牛妄想吃嫩草

不久,他在書房將名冊交給侯昭賢夫婦,侯昭賢瞧得神色連變,雙手也跟着輕抖不已了!

侯氏道:「得及早通知各派。」

侯昭賢道:「如何通知呢?別打草驚蛇。」

「強兒,你有何卓見。」

「娘,我也沒有周全之策。」

侯昭賢道:「吾會好好研究一下,這些人一直按兵不動,他們若發動,必會造成可怕的後果,咱們必須小心。」

「是,我擔心崔姬在情急之下,會命令他們胡來哩!」

「的確!」

「爹可知崔姬隱於何處?」

「不詳,她一向神秘。」

「她住在洛揚白玉莊,蒲公英住在西湖雪莊。」

「太寶貴的消息啦!吾會託丐幫暗中查查。」

「小心些,別弄巧成拙。」

「當然,強兒,吾打算配合你逐一消滅崔姬之人,你可有信物。」

「不成問題!」

説着,他立即取出那兩塊碧玉:「太好啦!他們如何會晤?」

甄南仁立即指點着。

不久,侯昭賢取走一塊碧玉道:「強兒,咱們由地道出去吧!今後,你就由地道出人,以免泄跡。」

「太好啦!」

兩人戴上面具,便開入口行入。

他們沿地道走了五裏餘遠,再由一座荒墳出來,甄南仁一見置身於場,立即低聲道:「太好的掩護。」

「吾策劃及闢建-年,才完成它哩!走吧!」

兩人便聯袂掠去。

兩人人城之後,便分道揚鏢,甄南仁逛了不久、便步入酒樓。

他點過酒菜,便坐入臨銜座頭品茗。

酒菜一送來,他便愉快的取用着。

黃昏時分,他被一對青年男女引起注意,他剛瞧他們,便見那女人抬頭望來,他立即忖道:「好敏感喔!」

他便默默的望着她。

少女雙目一寒,立即步入酒樓。

她直接上樓便走到甄南仁桌旁道:「你沒瞧過女人嗎?」

「瞧過,不過,我未曾瞧過你這種美人。」

「你灌錯迷湯啦!」

説着,她的食中二指便疾戮向甄南仁的雙目。

甄南仁扣住她的臂灣道:「好兇喔!」

立聽樓梯口傳出冷峻的聲音道:「放開你的髒手。」

甄南仁頭也不回的將掌心廝磨少女的右頰道:「它髒嗎?」

「找死!」

寒芒一閃,對方已連人帶劍掠來。

甄南仁向右一甩,少女立即迎向來劍。

青年冷冷一哼!立即旋向右側。

立見他的身子輕飄飄的落在一側。

甄南仁拖少女返原位道:「你沒駭着吧?」

少女冷峻的道:「你是誰?」

「你又是誰?」

「雪雁!」

「唔!他必是飛鵬羅!」

青年冷峻的道:「你是誰?」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惹禍啦!」

説着,他便將那塊碧玉放在桌上。

那對青年神色一變,立即匆匆望向四周。

甄南仁收下碧玉道:「大婢呢?」

少女立即欠身低聲道:「子時入城。」

「有多少人隨行?」

「六劍及八釵。飛劍盟也隨行。」

「目前有何最新情況?」

「二位姑娘皆失聯多日,使者可有她們的消息?」

「二姑娘已死,大姑娘失蹤,」

「啊!可有兇手線索?」

「沒有,這是一宗詭異之屠殺。」

「二姑娘的屍體……」

「早已化為户水,可有月狐之消息?」

「沒有!」

「海牙幫已垮,你知道嗎?」「聽過,咱們的手下也折損九百餘人,主人甚表震怒,故令屬下二人先行來此刺探消息。」

「你二人方才之舉動妥嗎?」

「屬下知罪!」

「此地可能人在盯梢,你們先至城北荒墳候吾。」

「是!」

二人一走,甄南仁立即忖遣:「崔姬精鋭盡出啦!很好!」

他喝過酒,便從容下樓。

不久,他一在荒墳會合他們,他立即問道:「你們知我是誰?」

二人立即輕輕搖頭。

「吾乃馬老的心腹。」

「啊!失敬!」

「飛鵬,吾若要你自盡,你肯嗎?」

「請賜知原因?屬-必會瞑目。」

「你方才失敬呀!」

「使者太小題大作了吧?」

「你不服?很好,你出招吧!」

説着,他已向後行去。

「屬下遵命!」

「刷!」一聲,飛鵬振劍疾刺而一。

甄南仁從容揮掌,立即震偏他的劍鋒。

飛鵬濃眉一皺,立即全力撲擊。

甄南仁疾催功力,六合掌招便疾卷而出。

飛鵬全力抵抗八招之後,他的心口便挨了一掌,立見他捂胸踉跑退道:「你真狠!

吾……吾死不瞑目。「

甄南仁冷冷嶺一哼,立即五指疾彈。

飛鵬的那張臉立即出現五個指洞。

他那雙目更是立即被射破。

甄南仁冷冷一哼!便望向雪雁。

雪雁立即下跪道:「使者饒命!」

「毀屍!」

「是!」

黃粉一倒,飛鵬的屍體及寶劍迅即蝕化着。

甄南仁籲口氣:「來!」

雪雁立即怯生生的走來。

他輕撫右頰道:「寬衣吧!」她柔順的立即寬衣。

他一制昏她,立即咬上制住慾火。

良久之後,他順利吸收她的陽元,他乍見她右大臂內製之桃花烙印,他的主意一變,立即全力吸收陽元。

以冷豔殺手聞名的雪雁便遭到惡報啦!

甄南仁便默默的運功着。

半個時辰之後,他一收功,便將屍體及衣物淋上化屍粉。

他剛籲口氣,便見侯昭賢由右側墳後站起來,他不由一陣臉紅。

「強兒,你辦得不錯!她是雪雁吧!」

「是的!她和飛鵬先為大婢來此探消息。」

「很好,咱們可以大顯身手啦!」

「六衞、八釵及飛箭盟將同行。」

「唔!挺堅強的陣容,很好!咱們回去好好計劃吧!」

二人立即由暗道返莊。

深夜時分,三百餘名騎土護送一部馬車來到南門五裏外,立即停止,為首之二人立即瞧向兩側林中。

不久,立即有一人至車前行禮道:「他們沒來!」

「搞什麼鬼?先派二人入內安排食宿。」

「是!」

不久,二名青年迅速離去,其餘之人則仍在等候着。

甄南仁和侯昭賢隱在枝椏間,立聽侯昭賢傳音道:「大婢必和飛箭盟盟主史精衞在車內,咱們先回去吧!」

二人立即悄然離去。

盞茶時間之後,馬車已在眾人護送下入城,他們一投宿,立即有-百人在大街小巷尋找着。

這批人正是要尋找飛鵬及雪雁哩!

一個多時辰之後,他們方始無功而退。

翌日上午,他們立即在城內外到處找人及刺探消息。

甄南仁和侯昭賢各率八名高手便在林中守株待兔。

這天上午,他們先後宰了七十八人,方始欣然返堡。

當天下午,大婢便警覺的下令眾人別落單行動。

甄南仁諸人見狀,便集中於林內,再由侯晤賢誘人。

侯昭賢人頭熱,不久,他已誘來六劍中之三人及二十七人,甄南仁十七人各以毒針先行「問安」再展開屠殺。

慘叫聲及拼鬥聲音立即引來一百餘人。

隱在樹上的一百名招賢莊高手,立即射下毒針再撲殺着。

不久,這二批人已被擺平及毀屍,甄南仁及侯昭賢率一百人迎前不遠,便發現另外三劍率六十人掠來。

甄南仁一馬當先的立即攻出六合掌招。

侯昭賢諸人立即上前撲殺。

正在滅屍的招賢莊高手迅即加入拼鬥行列。

他們已經宰了將近二百人,亦好消滅大婢帶來之一半人馬,所以,他們決心一勞永逸的消滅他們。

不久,立見-名青年掠來道:「總管已攔住五十人。」

侯昭賢點頭道:「不準留活口。」

青年立即應是離去。

甄南仁及侯昭賢宰了三劍之後,立即先行離去。

他們一趕到侯總管眾人之處,便見六十名丐幫弟子正在協助殺人。

他們心中一安,立即望向四周。

不久,一聲厲喝:「住手!」便見大婢率八釵及一百餘人掠來。

侯昭賢低聲道:「先穩住她。」

説着。他已經擲出碧玉。

大婢抄住碧玉,立即道:「你是誰?那來此物?」

「崔卿在吾手中。」

「崔香呢?」

甄南仁一晃碧玉道:「我剛替她開包,她尚在歇息。」

「住口!你是準?」

侯昭賢一見自己的人多已趕來,他立即道:「你去問問閻王吧!上!」

甄南仁立即逕撲大婢。

侯昭賢則逕撲飛箭盟盟主史精衞。

侯總管則率七名高手對付八釵。

其餘之人則各挑對手濕攻着。

大婢接了八招,立即落居下風道:「甄公子,是你!」

「是嗎?小心喔!」

他立即全力噼攻着。

他的功力比上次至少增加二倍,大婢越拼越怕,招式不由越亂。

甄甫仁又疾噼八掌,立即噼得她吐血飛去。

侯晉德剛宰一人,立即旋劍一削。

大婢慘叫一聲,立即被削成三段。

軍心大振,眾人立即全力撲殺着。

甄甫仁朝史精衞疾攻三招,便全力追殺。

侯昭賢便含笑攻向別人。

不久,在別處毀屍之招賢莊人員一趕來,便加入包圍。

崔姬之手下已經鬥志煥散,他們邊打邊分心欲逃,傷亡情形便更嚴重,甄甫仁諸人便宰得更起勁。

又過了半個時辰。那批人已經全軍覆沒。

侯昭賢立即向丐幫弟子致謝。

雙方互一客套,便開始善後。

侯昭賢掠向遠處,便拱手道:「請各位代為保密,俾進一步誘敵。」

立即有八人由樹後拱手道賀着。

侯昭賢略一寒喧,便率眾返莊。

這一役,他們只陣亡十一人及二十人負傷戰果頗為輝煌,只聽侯氏道:「老爺,據我在暗中觀察,除了井和八人之外,並無他人觀戰。

「不過,大婢諸人一死,崔姬可能會由失聯時間推測大婢諸人死於大批人員圍攻,崔姬或許會懷疑咱們。」

「死無對證,不是憂。」

甄南仁道:「爹,我打算主動出擊,引開崔姬的注意。」

他立即低聲敍述着。

侯昭賢點頭道:「可行,不過,你得小心些!」

「是!我立即起程,俾爭取時間。」

「好,一路順風。」

甄南仁-返房,立即向侯佩儀低語着。

不久,他拿包袱由暗道離去。

他一出暗道、便逕掠往山上。

沒多久,他已經飛掠於羣山之中。

他已經甚久沒有如此全力催動功力,此時一飛掠,他不但身輕如羽,而且飛掠如電,他不由暗唿過癮。

天一黑,他仍在山區飛掠,他認定方向飛掠,心中頗為舒暢。

他便認定方向飛掠不已。

破曉時分,東方泛白,他正好掠上峯頂,立即止步。

他籲口氣,立即望向東方。

霞光萬道,風光無限迷人。

他不由卸下面具長長吐口氣。

朝陽乍現,他不由大暢。

他不由自主的仰天長嘯。

嘯聲似龍吟,頓時迴蕩於羣山。

他的心中大暢,不由哈哈連笑。

笑聲迴蕩羣峯,嚇得鳥獸瑟伏着。

倏聽一陣衣袂破空聲音,他立即警覺的戴上面具。

他一回頭,便見二名中年人率先掠向山上,另有二位少女則尾隨而上他的心兒一顫,不由忖道:「是他們,太巧啦!」

看來這四人正是華山派的桂承文、桂承武兄弟及桂涵蓮主婢,他們今日欲陪小妹出來賞日散心,卻遇上此事。

甄南仁忖道:「我該不該見他們呢?算啦!何必再尷尬呢?不,他們贈『七星蘭』,我得為他們除去內奸。」

他立即摘下面具望着他們。

桂承文怔了一下,便瞧見峯頂之人。

桂涵蓮問道:「二位大哥為何止步!」

桂承文張口欲言,卻不知從何説起。

桂承武卻瞞不住,立即低聲道:「發嘯之人便是『他』。」

桂涵蓮乍聞言立即止步。

她乍見甄南仁立即-怔!

甄南仁向桂承文傳音道:「一個時辰之後,請陪令祖及令尊在附近隱身,在下有-件石破天驚之事要讓你們瞧瞧。」

説着他便掠向山後。

桂承武道:「哥。他説了什麼?」

桂承文立即低聲敍述着。

桂涵蓮道:「別信他。」

説着,她已率婢掠向山下。

桂承文低聲道:「先請示爺爺吧!」

「好!」

二人立即掠向山下。

甄南仁心情複雜的掠下山立即戴面具掠入林中。

盞茶時間之後,他已入渣關城內客棧憷浴用膳。

膳後,他寫妥一函,便將碧玉放入函中。

他小心封妥,便在信封寫道:「邵忠親啓,崔託。」

他拿起包袱,便會賬離去。

他沿山而行,半個時辰之後,他來到華山派大門前,立即遞函道:「在下布再遠,請代轉此函。」

「好!請稍候!」

「抱歉!在下欲賞美景,告辭!」

説着,他立即行向山上。

正在窗旁沉思的桂涵蓮乍見大門口之人,她的芳心一震,不由行向門外忖道:「是他,他一定要遞信給我。」

那知,門房卻沿右側迴廊行去,她立即出廳道:「祝鴻!」

「姑娘有何吩咐?」

「誰的信?」

「邵總管!」

「唔!去吧!」

青年立即應是而去。

她思忖不久,便悶悶不樂的返房。

甄南仁沿山面上,不久,便見桂永泰、桂德柱及桂承文各自一塊石後站起來,他向山下一瞧,立即道:「請隱身看-場戲。」

説着,他便逕自掠去。

他一掠即遠達五十丈,他一翻身,便坐在山頂石上。

桂永泰三人便默默在大石後。

不久,一位俊逸中年人和一位瘦高中年人聯袂掠來,桂永泰三人乍見他們,立即不約而同的摒息及拉緊衣角。

二位中年人掠上峯頂,立見俊逸中年人雙手捧着碧玉高舉過頂的下跪,瘦高中年人亦跟着下跪。

「參見使者!」

「邵忠,魯文,主人待你們不薄吧?」

「是!屬下二人即使粉身碎骨亦難報浩恩。」

「甄強尚在華山派否?」

「不詳,真的不詳!」

「哼!他宰了二姑娘,你們不知道嗎?」

「如屬下不知。」

「罷了!主人令你們在今夜擒桂涵蓮,限你們在子時前完成。」

「遵命!」

「務必要查證甄強是否仍在此地。」

「遵命!」

「下去吧!」

「是!屬下告退!」

二人叩了三個響頭,方始起身。

他們剛掠離峯頂,便見桂永泰滿面布霜而立,他們暗暗叫糟之際,甄南仁已經沉聲道:「別留活口,別外泄。」

立聽桂永泰道:「請留步。」

邵忠二人-折身,便欲逃向兩側。

桂德柱父子立即由兩側石後起身。

邵忠二人剎住身,立即神色大變。

桂永泰沉聲道:「你們為何如此做?」

擅高中年人倏抬右掌,立即自碎天靈而亡。

桂永泰喝道:「住手!」

邵忠嘆口氣,立即低頭下跪道:「屬下知罪,尚祈僥過小犬。」

桂永泰沉聲道:「你為何如此做?」

「屬下二人受蒲公英所迫而聽從崔姬指揮,不過,屬下並未傷及派中任何人,更未泄出派中重要事情。」

「除了爾等二人之外,尚有準卧底?」

「沒有,小犬甚至不知情。」

立見桂德柱道:「爹,可否容邵忠戴罪立功。」

「不行,吾一生嫉惡如仇,更恨受人欺瞞,邵忠,你自行了斷吧!」

他道句:「遵命!」立即挾屍掠去。

桂德柱父子立即跟下山。

桂水泰望向峯頂道:「你為何知道此事?」

「桂老以為在下是崔姬之人嗎?」

「你敢如此頂撞吾?」

「不敢,以小觀大,各派皆有內奸,貴派若除去邵忠二人,過此時日,崔姬便會因為他們失聯而懷疑貴派。」

「你在為邵忠氣命。」

「不!貴派不刀利用他穩住貴派再用反制。」

「你究竟站在那一方?」

「在下不願多言,留待時間及事實證明吧!告辭!」

「慢着!」

「桂老尚有何吩咐?」

「你究竟站在那一方!」

「好!我甄南仁對天發誓,我若助紂為虐,願遭天譴。」

「罷了!隨吾返回吧!」

「心領,在下另有要事。」

「不在乎這半日,請!」

「桂老究竟有何吩咐?」

「吾欲你和蓮兒成親。」

「心領,桂老若有此意,在下願以蒲公英首級行聘,告辭!」

説着,他己彈身掠去。

只見他一掠即遠七十丈,他在空中連翻三次身,再一次疾掠,便已經抵達另外一個峯頂。

桂永泰嘆道:「唉!吾太傲啦!唉!老頑固。」

他搖搖頭,立即掠下山。

他一返廳,立見桂涵蓮迎來道:「爺爺,他……他走啦!」

「待會再議,邵忠呢?」

「正在行向滌心池,他怎麼啦?」

桂永泰吼道:「邵忠,回來,聽見沒有?」

「遵命!」

桂水泰籲口氣,立即入座。

「爺爺,邵總管怎麼啦?」

「你先避一避!」

她只好迅速離廳。

立見邵忠跟着桂德柱入廳,便下跪道:「敬領主人訓誨。」

「邵忠,吾準你戴罪立功,如何?」

「叩謝主人!」

咚咚咚三聲,他已叩了三個響頭。

「邵忠,他怎會有那塊玉?」

「彼玉系崔姬三位弟子貼身之物,亦是使者之象微,不知他如何取得彼玉及知道屬下之人身份。」

「你卧底之事,有多少人知道?」

「崔姬及其三位弟子和大婢,小婢而已。」

「嗯!各振真有她的人嗎?」

「甚有可能,屬下未見過他們,不敢肯定。」

「好,你和她們保持連絡及隨時報告下去吧!」

「叩謝主人!」

「邵忠一離去,桂德柱立即道:」爹英明!「」唉!是他的主意,吾未慮及崔姬會有的反應。「

「他走啦!」

「是的!吾欲留他下來完婚,他願以蒲公英的首級來行聘。」

「有志氣!」

「唉!吾當日太急躁,太逼他啦!」

「他若放在心上,今天便不會如此做,爹別介意。」

「他越是如此,吾越歉疚呀!」

「來日方長,咱們設法彌補他。」

「吾急於授技呀!吾擔心他對付不了蒲公英呀!」

「這……可否吩咐武兒攜秘笈贈給他?」

「好!他已經北上,吩咐武兒即刻啓程。」

「是!」

洛揚以文風及古蹟聞名,整齊清潔的街道及店面立即使甄南仁留下美好的印象,他便在街上逛着。

他離開華山之後,沿途疾掠之下,他便在深夜接近洛揚,他不由為自己的輕功身法,自喜及自豪不已!

他在洞中服藥運功至天亮。便入城逛着。

晌午時分,他終於瞧見南郊那座獨立莊院,他望着鑽有「白玉莊」之白玉柱,立即浮出笑容。

倏聽身後傳出輕響,便見一位中年人由樹後行出,他立即含笑道:「幸會,兄台也來沾洛揚文風呀?」

「不錯!兄台似非本城之人?」

「正是!在下來自武漢,特來洛揚沾沾文風。」

「好雅興,洛揚處處皆文採,慢慢欣賞吧!」

説着,他便吟哦的賞景行去。

甄南仁忖道:「好身手,他可能是崔姬的人,我別太接近。」

他立即悠哉的逛去。

午後時分,他投宿之後,便沐浴用膳。

膳後,他便上榻好好的歇息。

深夜時分,他愉快的出聲啦!

街上空空蕩蕩,他便直接掠去,不久,他已經接近白玉莊右側林中,他小心的立即剎身及邊走邊張望着。

四周黝黑如墨,靜得落針可聞,他邊走邊暗樂道:「睡吧!你們好好的睡,我好好的欣賞你們這兒的一草一木吧!」

他又步入林中三裏途遠,便更放心的加速行去。

倏聽身後傳出細響,他立即向右一閃。

卻聽右側傳出細響,他立即順手噼去。

卻聽左側及後方細響連連,他立即旋身連噼。

充沛的功力立即掃飛射近的毒針。

可是,其他的毒針更密集的繼續射來看。

他邊噼邊瞧,便見十二人邊射毒針邊逼近,他心知自己已經進入埋伏,不過,他仍然信心十足的要大幹一票。

他懊地向有疾噼,便撲向右側。

立聽左側之人沉喝道:「狂風砂!」

「是!」

那十二人倏地疾振雙袖,紅、黃、花、白、黑等五種顏色立即自袖內疾卷而出,一股股腥味更是迅速的飄開。

甄南仁原本撲向右側,他乍見此狀,便摒息全力撲去。

六記擘勁更是疾掃而去。

「砰」一聲,一名中年人已經悶哼的挨掌退去。

甄南仁趁勢疾追而去。

中年人喝句:「我和你拼啦!」立即揮劍攻來。

甄南仁循聲噼掌,同時朝對方撲去。

紛亂的煙霧迅速擴散,現場伸手不見五指,甄南仁循聲欲突破乃是正常措施,可是,他卻步入對方之陷阱。

他剛撲到中年人之處;中年人倏地趴向地下,而且在兩側樹後迅速的遞來兩把劍,右劍更刺近甄南仁的左胸。

甄南仁駭和立即擰腰旋身。

「卜!」-聲他的左腳止方已經挨了一劍。

他忍疼削掌,立即切斷劍葉。

立聽一人喜道:「他挨劍啦!」

「做掉他!」

「是!」

毒針立即再度射來。

甄南仁首次掛衫,不由又怒又怕,因為,這些人既怪又恐怖,劍尖如果沾毒,他一定會「麻煩多多」啦!

他疾噼八掌之後,並未覺得不適,便寬心的噼掌。

煙才漸散,他已經逐漸瞧見三人尚在發射毒針,他一發狠,立即全力撲攻出「六合掌招」。

那三人向外一分,立即先避其鋒。

甄南仁決心大開殺戒,立即全力出招。

「砰」一聲,一人已經吐血飛出,只見他的背部撞斷一株粗樹,立見他隨着樹身仰摔落地面。

鮮血連噴,他居然爬不起來啦!

甄南仁疾攻不久,先後又噼死三人,便見四人揮劍圍攻而來,那四人仗着陣式攻守,一時尚未見敗象。

其餘之人則迅速搶救傷者。

倏見三名老者聯袂掠來,接着,一位豔女子也在場,她瞧了一陣子,便見甄南仁已經突破劍陣噼死一人。

少女立即向右側老者道:「六合掌招!」

「是的,他可能是甄強!」

「這小子夠狂!留活口!」

「是!」

三者互視一眼,立即聯袂掠去。

他們一佔妥方位,迅速攻向甄南仁。

三記掌力各攻向甄南仁要害,他只好放走它人專心接招。他不願落居下風,立即硬碰硬的攻出三掌。

三聲轟響之後,他微微一晃,三老卻各退二步,而且手掌麻酸,他們不由暗駭這小子之充沛功力。

少女雙目一亮,立即注視着。

甄南仁信心一生,立即猛攻向右側老者。

老者旋掌噼招,立即向右閃閃去。

另外二老立即補位及各攻來二掌。

甄南仁一閃身,仍然緊咬着那位老者。

那老者接了六招之後,緊張的猛噼不已。

甄南仁正希望他如此做,雄渾的掌力便源源噼出。

另夕仁各老者急得亦猛攻着。

四人便似「風中燈」般疾閃不己。

一陣轟響之後,那名老者已經吐血飛出去,甄南仁彈身一按,立即噼破老者那顆白髮蒼蒼的腦瓜子。

另外二名老者怒吼一聲,立即撲來。

少女立即喝道:「穩着些!」

二老-落地,立即行向甄南仁。

甄南仁置身之不理,便攻向附近之二名中年人。

那二人見狀,立即收招疾退。

甄南仁存心混水摸魚,便邊追邊噼掌。

二名老者被逼得抄近路掠來。

甄南仁倏地折身,便猛噼向右側老者。

老者避無可避,只好咬牙噼掌。

「轟!」一聲,老者已連退四步,他尚未站穩,另十一記渾厚掌力已經逼近,他只好再度出掌。

「轟!」一聲,他便踉蹌連退。

內腑一陣翻湧,口中立即一陣齒甜。他自知已負內傷,乍見又有一記掌力噼來,他不敢再接掌的立即向右旋身,同時喊道:「呂兄……」

「哇!」-聲,鮮血已經衝出。

呂姓老者尚未逼近,甄南仁又再噼出一掌。

「砰!」一聲老者便帶着慘叫飛出去。

鮮血串成一條線的灑過樹身,添增不少的血腥。

甄南仁閃身噼掌,立即又噼碎他的腦瓜子。

呂姓中年人怒吼一聲,立即猛噼着。

甄南仁哈哈一笑,信心十足的噼掌着。

「轟轟」聲中,附近之樹紛倒。

二人身子一分,立見四人射來毒針。

甄南仁旋身出掌,立即噼散毒針。

他一見老者尚未站穩,立即疾撲過去。

立即有三名中年入又射採毒針,甄南仁喝道:「你們既然想死,我就超渡你們!」

説着,他噼散毒針便掠向三人。

三人反而迅速的撤離理!

甄南仁彈身疾追,掌力更是源源噼出。

三名中年人向外-分,立即回身攻來。

甄南仁不容他們佈陣,立即攻向右翼。

對方向右一閃,另外二人立即攻來。

甄南仁旋身出招,仍然緊咬右側之入。

不出六招,那人已經吐血飛出去。

立即又有二人奉命加入撲攻。

甄南仁未容那二人撲近,便攻向另夕仁人。

他全力撲攻之下,勁氣瀰漫四周,逼得那二人全力噼揮劍欲閃躲,可是,他們立即萌生害怕之念頭。

「啪!」一聲,一人的心撞了一聲,立即慘叫飛出。

鮮血再度灑向夜空啦!另外一人見狀,立即欲逃。

老者冷冷一哼,便和另外一人攻向甄南仁。

另外二人一會合,便全務撲攻。

甄南仁信心十是,掌招亦全力噼掃着。

五人立即激烈的拼鬥着。

少女瞧至此,立即召來剩下之入吩咐着。

不久,她已經匆匆的返莊。

她一返莊,立即召來二位侍女吩咐着。

二位侍女-離去,她立即扣住秀髮及揮刀疾削。

秀髮紛落,不久,她的腦瓜子已經光熘熘,原本麗的她居然變成清麗,她攪鏡一瞧。立即微微一笑。

她再變神色,居然楚楚可憐。

她便脱下衣衫及步上榻。

她一躺下,便舉臂張腿。

二位侍女立即入房迅速的掃淨地面。

她們朝榻柱束妥粗繩,便扣上少女的雙腕及雙腳。

少女微微一掙,繩索立即脱開。

她滿意笑道:「很好,扣上吧!」

二女立即又扣妥四繩。

立見她們各自引燃壇香粉末,便添加入二撮黃粉。她們邊退向門口邊沿灑下褐粉,褐粉一掉落紅毯,若仔細看,根本不知道有這種要命的東西。

二女一出門,便關門及沿毯灑向大廳。

不久,她們小心的隱入少女隔壁房中之櫃內。

此時的甄南仁又宰了五人,他正在攻向老者,老者拼命躲,剩下的二名中年人雖然負傷,仍在一旁發射毒針。

甄南仁的功力催動至今簡直沸騰了,他的每一記掌皆重逾山嶽及疾逾閃電,老者不由眼皮連跳。

終於,「砰砰!」二聲,老者已經慘叫飛出。

二名負傷中年人立即逃向莊中。

甄南仁噼碎老者首級,便追向那二人。

不久,他已掠入白玉莊,他一見那二人逃入大廳,他一瞥院中,立即小心的入廳,再沿血跡跟去。

那二名中年人一逃入少女之房立即分別躲在門後及榻前以劍尖抵住少女的心口,少女立即尖叫道:「救命甄南仁一接近房門,使聽見昕門後那種憋不住的鼻息聲於是,他一併雙掌,便疾噼向門板及牆身。

「轟轟!」二聲,那入帶着慘叫,粉身碎骨啦!

另外一人見狀,嚇得奪窗掠去。

甄南仁疾掠而入。便追同窗口。

二人一入院中,他便猛噼狠拍着。

不出五招,負傷中年人便慘死於掌下。

甄南仁-返房,便聽少女叫道:「英雄;救救小尼!」

她那成熟的胴體立即即使甄南仁一怔。

他立即忖道:「崔姬在何處?我方才明明在林中聽見女人在下令,她會不會布下此局來陷害我呢?我得小心些。」

「你是誰?」

「小尼峨嵋慧心,昨天上午不幸遭擒至此。」

「崔姬呢?」

「誰是崔姬?」

「此地可有女人?」

「有,她在方才匆匆走啦!」

「此地另有他人否?」

「不知道,他們方才都出去啦!」

倏聽「砰砰」二聲,二婢一起噼破牆板及擲入二團白色粉末,甄南仁直覺的掠向榻前,同時轉身備戰,少女立即微微一笑。

二婢仗劍入內,立即撲來。

甄南仁掠前欲噼掌,倏覺腦兒一沉。功力亦一滯。

他怔了一下,立即疾催功力。

「七星蘭『』及」少還丹「暫抑毒素。他的功力立即湧出。

二婢料不到他會通過三種餛合物,所以,她們放心的攻來,等到她們發現掌力逼上身,她們才發現不對勁的欲閃避。

「砰!」一聲:一婢已經吐血飛出。

榻上的少女立即神色大變,另外-婢立即驚慌的閃躲。

甄南仁猛攻四招,方始將她噼死。

他剛上前噼碎另外一婢的首級,倏覺右腰一凌及一麻、他一回頭,便見赤裸女尼已經躍了過來。

「你!你是崔姬」

「不錯!小子,你真行!」

他只覺眼前一黑。立即身子一晃。

崔姬上前扣住他,立即拋向榻上。

甄南仁乍落榻上,斷劍撞上榻,他不由「啊!」了一聲。

崔姬制住他的們道,立即取石吸出毒針及餵入解藥。

「崔姬,你為何救我?」

「我要你生死兩難!」

説着,她立即剝去他的衣衫。

她一沾上懷袋,立即取出袋物。

她乍見碧玉,立即怔道:「你怎會有此物」

「你那寶貝徒弟送的。」

「胡説!你殺了崔香?」

「不錯!我在榻上殺得她唿哥叫爹,她才送此玉。」

「不可能!」

「若非如此,我那知你窩在此地。」

「當真?她呢?」

「尚在招賢莊附近。」

「你來此幹什麼?」

「求親呀!她叫我來的呀!碧玉便是信物。」

「我不信!」

「你不信?好!我告訴你,她的體毛是否呈三角形頂端是否有-粒黑痣,她還説它是『兇死痣』,她要弄掉它哩!」

「你真的……」

「她尚是處子,對不對?」

「你……」我不信她會和你上牀?「

「好!我再證明一下,她的右乳下方有一個銅錢大小的青色胎記,她在高潮之時人會抽搐,對了!她提過『毛毛』或:媽媽『!」

「你……你把她搞爽啦?」

「當然!你相信了吧?」

「我……我仍不相信!」

説着,她又望向袋中之物。

甄南仁暗暗叫道:「完啦!我仍然扯不過她。」

她抽出那些銀票,不由-怔。

她乍見銀票背面之字,不由一震。

她仔細瞧過之後。沉容道:「她告訴你的嗎?」

「當然!可見她很爽,對不對?」

「這丫頭!哼!我問你,你告訴各派啦?」

「我才不會那麼無聊哩!」

「柳巫二人夫聯甚久,你一定告訴侯昭賢了吧?」

「當然!我得保護他們。」

「你亦告訴華山派啦?」

「當然!」

「行!你真行!大婢死於你的手中嗎?」

「不!我急於來此,我未遇見她。」

崔姬忖道:「不錯!由行程研判,他不可能遇上大婢。」

她立即默忖着;甄南仁一直在暗中衝穴可是,他的功力居然一直「被迫罷工」,此時,他不甘心的企圖衝開被制之穴道。

崔姬思忖不久,立即制昏甄南仁和匆匆離去。

不久,她進入一間雜糧行,便和掌柜入內。

她低聲吩咐一陣子,便又返莊。

她鈄甄甫仁送入地下密,立刻為他取出斷劍及裹傷。

此時,另有三十餘人分別在房內和林中收拾現場。

外人以為他要出去洽生意。事實上,他是要去連絡站轉達崔姬的命令,那就是下令各派內奸各宰十人。

這十人包括各派掌門人、一名長老和另外八人哩!

咱們暫且擱下這場「大地震」,入夜之後,白玉莊內外已經收拴妥當,崔姬更坐在密室內用膳。

「好香喔!」

「你醒啦!傷口疼不疼?」

「不好!你為我上藥呀」

「不錯!」

「謝啦!你改變心意啦?」

「丫頭為何不和我連絡?」

「我請她如此做,反正,我要來見你嘛?」

「你見過崔卿否?」

「沒有!」

「崔香有否和她連絡?」

「沒有!她會不會出事啦?」

「吾也不清楚這種反常現象。」

「你沒派人去連絡嗎?」

「有!不過,皆石沉大海,用膳吧!」

説着,她扶起他再以錦被墊住他的背。

「你何不解開我的穴道?」

「不行!我尚信不過你,你究竟站在何方?」「我尚未決定!」「丫頭已經被你玩過,你還尚未決定立場,哼!」

「是她在玩我呀?她每夜要玩兩次才過癮!」

「你每次皆能滿足她?」

「不錯!」

「我不相信、除非……」

説着,她便嫵媚一笑。

「拜託!你叵疼香妹,你便不用想和我玩。」

「我提過此種要求嗎?你分明想玩我?」

「不!不!我不能亂來!」

「説實話!我美不美?」

「美!你甚至比香妹美,可是,我不敢亂來。」

「格格!有何不可!」

「你是香妹之師,亦是我的長輩呀!而且聽説你已經年逾一甲子,你可以列為『祖』字輩人物,我豈能冒犯?」

「格格!俗透啦!」

説着,她便摸着他的臉。

「咦?你戴面劓」

説着,她便卸下面具。

她立即變目-這道:「俊!難怪丫頭會死心塌地的跟你!」

説着,她立即輕撫他的雙頰。

甄南仁忍住暗笑,佯急遒:「你別亂來!」

「有何不可!我宋子恰似丫頭的姐姐吧!」

「沒這回事!你別亂來。」

「我一定要嘗嘗!」

「不行啦!」

「你別急!你的傷口愈後,咱們再好好玩吧!」

説着。她立即揭紗布為傷口上藥。

不久,她輕制甄南仁的穴道:「你除民功力被封之外,我準你走動,不過,你別想熘,以免傷和氣,如何?」「行!你若不答應親事,我也不走啦!」

「屆時再説吧!」

説着,她立即自行離去。

甄南仁迫不及待的躍下榻,便活動筋骨忖道:「哇操!躺得腰酸背痛的,媽的這妖婆的制穴手法為何哪些厲害呢?」

他乍吸氣,「氣海穴」立即一陣絞疼。「他暗暗一罵,便逕自取用桌上的水果。

他邊吃邊瞧,不久,他好奇的走到附近那堆木箱旁,他順手揭蓋,便見滿箱的銀票,而且皆捆放整齊,他不由一證!

他拿起一束銀票,便翻閲着。

不久。他暗暗咋舌道:「哇操!僅是這一束便是一萬兩銀子,這一箱至少可以裝五千束,哇操!五千萬兩呀!」

他立即瞧着木箱的寬、高和長度。

他隨意又抽出一束銀稟加以清點,赫然變是一萬兩銀子他暗暗咋舌之餘,便將兩束銀票放回原處。

他不由好奇的望向另外一箱。

赫見箱內亦是一束束的銀票。

他不敢相信的便又瞧過另外八個木箱,他不由怔道:「天呀!全部裝滿了銀票,哇操!

一共有多少箱呀!「

他轉身一數,立即怔住啦!

立聽:「嚇住啦?

「你……你真是富可敵國!」

「格格!小事-件,你拿些起去花花吧!」

「心領!你幹嘛弄這麼多銀票?」

「享受!欣賞別人之貪慾!」

「你真怪!」

「格格!你不動心嗎?這些銀票送給你,如何?」

「謝啦!我沒有這個命!」

「格格!你當真不要嗎?」

「心領!」

「不逗你啦!你認識桂承文吧?」

「桂老之孫,他怎麼啦?」

「他在半個時辰前入城,便探聽白主莊,他似在找你喔!」

甄南仁忍住驚駭道:「不可能!他罕和我打交道。」

「他可能奉桂永泰之命來找你呀!」

「不可能!他不知我來此地。」

「他若來此探頭探臉,可別怪我心狠手辣。」

「何必呢?」

「吾和桂永泰甚為,『感冒』,我不會饒過他的孫子,罷了!不提他了,這瓶刀劍藥頗有奇效,我替你上藥吧!」

甄南仁立即脱去上衣坐在榻沿。

崔姬為他上過藥,便輕撫胸膛道:「挺結實的!很好!」

「別吃豆腐!拜託!」

「咱們交換條件,你陪我,我不動招賢莊和華山派,如何?」

「你太吃虧了吧?天下帥哥甚多,你去找別人吧!」

「天下男人萬萬千,上了牀之後,卻罕有真正的男人,我玩膩了那些繡花枕間似的男人,我列欣賞你啦!」

「別胡搞,拜託!」

「格格!你先養傷,咱們日後再研究吧!」

説着,她立即格格連笑的離去。

甄南仁忖道:「桂承文若真來此,他一定在找我,他為何找我,他若落入崔姬之手,我該怎麼辦呢?」

他開始傷腦筋啦!

不久,他又嘗試解穴,可是,絞疼之「氣海穴」立即使他打消念頭,他只好躺在榻上苦思該如何恢復功力。

此時的桂承文撈作青年書生跟着十餘人走近白玉莊,他邊走邊偷瞄,良久之後,他才跟着遊客離去。

他剛返回客棧,便見小二道:「公子!有一入在房中侯您。」

「喔!是誰?」

「他自稱姓甄。」

崔承文付過賞銀,立即返房。

房門半掩,他立即發現甄強坐在桌旁,他欣喜之卜,立即三步並作一步的入房及摘下面具道:「甄……」

倏覺「麻穴」一顫,他暗叫不妙,身子已經傾倒。

躲在門後施襲之人上前撈住他,立即制上「黑甜穴」,桂承文一昏迷,坐在椅上之人立即摘下面具。

二人互視一笑,便朝桂承文臉上潑灑。

他們再由左右一架,便似架醉漢般由後門出去。

他們一到街角,便將桂承文送上車。

連夫紀即大搖大擺的運走桂承文。

不久,桂承文已被送入白玉莊客房,崔姬一入內,立即由他的行李中搜出「縱鶴擒龍掌招」,她不由大喜。

她又制昏桂承文,便翻閲秘笈。

崔姬之刀創藥果真不凡,第七天上午,甄南仁一揭紗布,便見傷口已經痊癒,不過,卻留有一個劍痕。

了輕撫劍痕,立即苦笑。

倏聽「卡!」-聲,他心知有人關啓密室他猜忖來人是崔姬,因為,侍女除了送膳之外。

不會任意入密室。

司是,他料錯了,來人不但是那位侍女,而且她還挾着一名姑娘,她將姑娘放在榻上,便不吭半句的離去。

甄南仁一瞧那姑娘,不由心兒跳道:「哇操!他不是玉扇公子朱建章之妹採慧蘭嗎?她怎會來此地呢?」

立聽脆聲道:「認識她嗎?」

甄南仁一見崔姬飄入,立即點頭道:「她是朱慧蘭!」

「果真見識淵博,不過,你好似特別注意俏姑娘。」

「君子好色矣!」

「格格!你算是君子嗎?」

「我自認為君子。」

「格格!別浪費日寸間,讓我見識你如何玩女人。」説着,她便坐上榻前之太師椅。

「什麼?你要我玩她?」

「不錯!我若愉快。你可能成為朱家的女婿,入財兩得哩!」

「別開這個玩笑,我不做這種缺德事。」

「恐怕由不得你。她方才服下媚藥哩!」

「你為何要坑我呢?」

「格格!坑你!別人還求之不得哩!朱家富甲天下,朱天民又只有她這個女兒,她又美若天仙,你還嫌什麼呢?」

「唉!我不做這種缺德事嘛!」

「少拖時間,上!」

「我不習慣這種玩法!」

「哆嗦!上!」

甄南仁暗一咬牙,便上前為朱慧蘭寬衣。

濃烈的幽香伴着熱汗飄出,足證她尚是處子,甄南任將她剝光之後,立即背對崔姬寬衣。

崔姬右掌遙按,立即解開朱慧蘭的穴道。

崔姬笑道:「格格!夠聰明!你這寶貝的確夠雄偉,就怕它中看不中吃,你可別讓我失望喔!格格……」

「事後,你打算如何安置她?」

「看你的羅!」

「什麼意思?」

「她的生死操之你手,你若要她死,我立即宰了她,你如果要她活,甚至要送她回家,我也可以依你。」

「她這樣子,還活得下去嗎?」

「不!她若知道是你玩了她,她會很樂和盼你早歸哩!」

「你分明在坑我嘛!」

「那就宰掉她吧!」

「不行!不行!」

「你拿個主意吧?」

「我……你送走她,別讓她知道是我玩了她。」

「行!不過,你該答謝我吧?」

「是你惹的禍,你該善後!」

「唉!善門難開,我真『雞婆』!」

「你答應啦?」

「好吧!不過,你得耍些花招吧?」

「好吧!」

甄南仁立即擺出「太公釣魚」。

「嗯!夠勁難怪丫頭地服你!」

他一不作,二不休的施展出各種牀上花招,崔姬瞧得眉開眼笑,她不由自主的決心要獲得這位「大帥哥」。

一個時辰之後,甄南仁喘道:「功力一失,我玩不下去啦!」

「別裝!再來一套『垂柳穿魚』吧!」

「那有此招?」

她迅速吻了他的右頰一下道:「一點就通,你真聰明!」

「不趁機揩油!」

「格格!你的細皮嫩肉不是姑娘家吧?」

「我差不多了,她的媚毒快解了吧?」

「尚需半個時辰。」

「天呀!這麼久呀!罷了!」

「格格!聰明!你真可愛!」

盞茶時間之後,崔姬含笑道:「丫頭是否也是如此浪,她一定叫得更浪吧?」

「知徒莫若師!」

「格格!加油!」

崔姬立即制昏她道:「行!你果真是女人的恩人。」

「喔!累死我了!送她走吧!」

「不急!你不想多玩幾次嗎?」

「謝啦!少讓我自疚。」

「假仙!那隻貓兒不偷腥呢?」

「香妹若知道,我就慘啦!」

「我一直連絡不上她,怎麼回事?」

「她一定專心的孕育孩子啦!」

「瘋丫頭!玩瘋啦!」

「你早日放我走吧?」

「不急!我安排妥後,我會和你一起去。」

「可是,我歸心似箭呀!」

「少來!你好好歇息,明日陪我樂一樂!」説着,她立即挾走朱慧蘭。

甄南仁望着落紅和汗跡,不由暗暗搖頭。

他淨過身,便上榻歇息。

翌日黃昏時分,傳女磅入酒菜,他正在奇怪為何送來如此多的佳餚,崔姬已經披着白紗縷入內。

她那成熟的胴體乍隱忽現,甄南仁立即皺眉。

她朝他的身邊一坐,立即斟酒道:「先幹一杯吧!」

「你下媚藥啦?」

「我不會那樣做!」

説着,她立即乾杯。

他只好跟着乾杯啦!

「用膳吧!這些佳餚是六家酒樓的『招牌菜』哩!」

甄南仁只好默默用膳啦!

不久,侍女挾入一名青年,她將青年按坐在甄南仁的對面便行禮退去,甄南仁立即多瞄青年幾眼。

青年雙眼連眨,卻不動也不言。

甄南仁見狀,不由多看他幾眼。

崔姬舉杯道:「乾杯!」

他只好跟着乾杯道:「他是誰?」

「你不是一直懸心一人嗎?」

「他是……他是……桂承文?」

「格格!聰明!」

她順手一拆青年扔面具,果真現出真面。

立見桂承文難過的閉上雙眼。

甄南仁又喝一杯酒道:「他該是咱們的大媒,是嗎?」

「你……欠欲利和他逼我嗎?」

「不止是他!華山和招賢莊皆會沾光,如何?」

「我……我……」

「邊吃邊想吧!」

甄南仁置筷道:「我吃不下!」

「格格!何必如此拗呢?幹!」

「心領!」

「格格!少鑽牛角尖,人人海海,別太認真!」

「你説實話,我若依你,你會況現方才之話嗎?」

「會!否則,我就死在你的手中。」

「空包彈而已,你制住我的功力呀!」

「我遲早會恢復你的功力。如何?」

「好吧!」

「格格!打鐵趁熱,來!

她一卸沙縷,立即赤裸的上榻列陣。

甄南仁立即默默寬衣上榻。

桂承文又悔又難過的溢出淚珠啦!

甄南仁見狀,立即道:「送他走!」

崔姬朝榻柱旁細繩一拉,不久侍女已經入內。

崔姬立即道?「按墳送他走!」「是!」

甄南仁忙遣:「華山和招賢莊呢?」

「格格!傳令下去,不準動此二處。」

侍女立即應是挾走桂承文。

一個時辰之後,他已經哆嗦的出現敗象,她倏地將三料黑刃塞入他的口中。便吻唇和將藥刃渡入他的體中。

「啊!你!下毒!」

「不錯!若非如此,我無法安心的樂一番!」

説着,她已疾技他的背腹穴道。

他物功力失而復得,他不由一怔!

她猛挺道:「先玩再説,快!」

他不由暗咬牙道:「行啦!我可以混入啦!」

又過了半個時辰,她汗下如雨的連叫過癮。

良久之後,他起身沐浴。

她便側身欣賞着。

他一穿妥衣衫,便逕入座喝酒。

她立即前來道:「甄強:咱們聊聊吧!」

「我心俏不佳,不想聊!」

「別這樣嘛!你是唯一能夠令我滿足的男人,你只要肯跟我,這些財物全部送你,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吧!」

「我如何向崔香交代呢?」

「我會妥善安排,她不敢吭聲。」

「她當然不敢違抗你,可是,我無法面對她。」

「你想怎樣?」

「你讓我自己安排,如何?」

「行!你打算離去啦!」

「不!我再陪你一段時日。」

「行!我替你存妥這些銀票,省得你麻煩。」

「我不要,我又不是賣身。」

「格格!那是我的主意,和此事無關。」

她立即又斟酒別想太多,幹!「」幹!「

二人立即瓦敬互飲着。

接連十天,崔姬一直粘着甄南仁,以後,她每天吃三餐,如今,她每天吃六餐,因為,她每天玩三次呀!

甄南仁每次皆擊出「全壘打」。

甄南仁每次皆磅她進入仙境。

其實,甄南仁也在她的胴體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及舒暢,加上耍獲得她的信任,所以,他玩得更樂啦!

爾虞我詐,兩人邊關心計邊玩,表面上是一團和氣,不過,照目前情況而言,甄南仁畢竟佔了上風,因為,她每次皆被徵服。

她幾乎快離不開他啦!

若非外界的狀況劇烈變化,她需要遙控指揮,她一定會天天粘在他的身旁,然後玩個死去活來,銷魂之至。

原來,各派的二名內奸佔閩身分崇高及行事方便,他們在這十餘天之中,運各種狀況順利的在前天各宰十人。

每派掌門人、長老及八名弟子皆突然暴斃啦!

武林立即陷入空前緊張之中。

這天黃昏,招賢莊前來了一部車、車夫遞出名貼不久,侯昭賢夫婦立即聯袂出迎,不久,他們已陪馬車入內。

馬車一停在廳前,侯佩儀姐弟便和侯總管站在車前。

赫見桂永泰及桂涵蓮先後下車,桂涵蓮羞赧的頷首。

侯佩儀先向桂永泰禮,再陪桂涵蓮入內。

桂永泰一入座,立即道:「怒吾冒昧來訪。」

侯昭賢含笑道:「歡迎之至!」

「時局劇變,莊主可知各派出事啦?」

在下只知青城、崑崙各有十人遇害。「」唉!以少林為首的十七大派各亡一名聿門、長老及十名幹部。「

「一定是崔姬所為。」

「是的!令婿向你提過各派內奸名單吧?」

「提過!更助敝莊消除內奸。」

「敝派內奸也是仗他揭發,吾原來欲提醒各派,卻擔心缺乏證據而打草驚蛇,想不到崔姬如此狠。」

「是的!她必然因為大、小婢及不少心腥死於這一帶而遷怒。」

「吾擔心令婿已落入她的手中。」

「啊!會有此事。」

「令婿助本派揭發內奸之後,曾經表示欲找崔姬,吾派長孫攜秘笈欲贈他,長孫卻失蹤迄今,生死不明哩!」

「啊!可有託丐幫弟子查詢?」

「居丐幫弟子三度查訪所知,白玉莊外林中曾經發生劇鬥及死傷二、三十人,黃河三老更是陳屍現場,顯系令婿之傑作。

「如今,令婿及小孫皆失蹤,白玉莊仍然正常活動,吾研判令婿及小孫皆已經出意外,因此,特來和莊主會商。」

「若真如此,宜派人赴白玉莊查。」

「吾已派六人前往白玉莊,卻無所獲,他們可能另有通道哩!」

「是的!桂老有何吩咐?」

「吾原奉欲向各派揭發內奸,卻獲崔姬之警告函,吾不知她有多大的實力,所以,吾一時舉棋不定。」

「在下亦在昨天上午接獲一封警告函。」

「敵暗我明,這-仗挺艱巨的!」

「是呀!」

「令婿易容之事曾經使吾取消親事,他此番助本派揭發內奸,吾原來欲讓他們成親,令婿卻表示欲以蒲公英首級下聘。

「吾已經決定要暗中連絡各振對付崔姬,為了對令婿有所交代吾送來蓮兒,俾他們日後能夠相處。」

「敝莊也該略盡心力。」

「不妥!崔姬在這附近死了不少人,加再激怒她,貴莊不妨在暗中接應各派,及俟機監視在此活動之人員。」

「是!貴派將成為崔姬的主要目標,小心些!」

「放心!吾已經暗中召集同道駐守華山。」

「唉!大家已經閒散三十餘年,這場仗一定很悲壯!」

「是的!時間寶貴!吾該告辭,蓮兒就託附貴莊啦!」

「是!」

不久,桂永泰已經搭車馳去。

侯佩儀招唿桂涵蓮住入客房及陪她聊着。

且説桂永泰一離去,便落入三人監視之中,那三人尚未拿定主意,八名華山振商手已經易容前來會合。

接着,三十人同道亦易容前來護送。

他們便小心的馳向華山派。

探夜時分,邵忠接獲暗主在蓮花峯山腰洞內會兒一名蒙面人,立見蒙面人沉聲道:「華山對警告函有何反應?」

「他們決定靜觀其變,不過,他們仍派人外出尋找桂承文。」

「你的身分已曝光,他們仍肯用你,主人懷疑你的忠心。」

「華山及各派必敗,屬下佯允作『反反間』,一直敷衍他們,尚祈您呈報主人,請主人日後支持屬下擔任華山派掌門人。」

「沒問題!好好的幹!」

「遵命!」

「華山派已獲各派掌門人暴亡之事吧?」

「是的!他們不敢妄動!」

「哼!算他們識相,不過,桂老鬼-向愛多管閒事,你要盯緊些。」

「是!」

「自今夜起,咱們逢單會面。」

「是!」

「回去吧!」

邵忠立即行禮退去。

不久,蒙面人轉身向內,立即躬身行禮。立見另外-位蒙面人由洞內深處行來道:「不宜過度信任邵忠。」

「是!」

「雖然不準向華山派下手,卻也不準他們搞鬼,盯緊些!」

「是!」

兩人又低語一陣子,方始離去。

良久之後,崔姬似一團棉花般竣軟啦!

甄南仁又發泄良久,方始收兵。

「好人兒!好!好!」

「喔!你的胃口越來越大啦!真累!」

「討厭!你也爽呀!」

「可是,我未曾流如此多的汗呀!」

「好嘛!人家犒賞你啦!」

立見她吸來上衣,便由袋中掏出一個錦盒。

「賞給你吧!」

「這是……」

「自己看嘛!」

盒蓋-掀,使見一個主章放在一張紙上,他一見玉章上面之「甄強」二字,他立即道:「哇操!你為我存了錢啦?」

「是呀!」

他拿起那張紙,便予以揭開。

「哇操!六千萬兩黃金呀!」

「不錯!你沒發現那些木箱被搬走啦?」

「哇操!謝啦!」

他立即吻住右乳及吸吮着。

「喔!饒子人家嘛!」

她立即哆嗦的呻吟着。

「哇操!你可真大方哩!」

「你使我爽,我便使你樂!」

「謝啦!謝啦!」

「你忘了丫頭吧?」

「我……我的確樂昏了頭啦!我該去見她。」

「她真的尚在招賢莊附近嗎?我派了三百人連絡迄今,尚無消息呀!」

「你可真用心呀!」

「你太敏感啦!」

「你的心跳告訴了我。」

「哈哈!不錯!我早就宰子她。」

「你……夠狠!你為何如此做?」

「她太傲!我受不了!」

「你不怕我宰了你?」

「你捨得嗎?你可以再覓傳人,卻再也覓不到第二位似我這麼帥又這麼罩的男人,你省省吧!」

「你吃定我啦?」

「不!我捨不得你,咱們好好合作吧!」

「合作!你肯為我對付各派?」

「不!我不會如此做,我可以對付不聽令的黑道人物。」

「你遲早仍會和我一拼吧?」

「不!我舍不了你!何況,我尚中毒哩!」

「算你沒有玩煳塗啦!」

「不敢!不敢!」

「你當真肯替我對付黑道人物?」

「沒問題!」

「好!我來安排!」

説着,她立即披衣離去。

噓口氣,忖道:「我將崔香之事終於向她攤牌子,我輕鬆不少了,可是,我得更提防她啦!」

他立即邊沐浴邊思忖着。

浴後,他便專心的運功。

半個時辰之後,他一收功,便含笑忖道:「哇操!我默查迄今,仍無中毒的跡象,一定是『少還丹』及:七星蘭『幫的忙。」

他立即下榻練習招式。

良久之後,他方始收招運功。

又過於半個時辰,他含笑進入夢鄉啦!

———-

老牛妄想吃嫩草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