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文】矜持的性慾0102

字數:19059

我出生在江浙地區一個三四線的小城市裏,雖然城市不大,但這裏居民們大都過着富足的平淡生活,我的家庭也不例外。爺爺輩的給我父母留下了一套很像北京的四合院的大宅子,雖然在城市的鬧區裏,忙碌了一天回到家裏,也能温存那短暫的安寧和温馨。

我是獨生子女,從小在父母的手掌心裏長大的,相貌還算靚麗,在幼兒園就開始上舞台表演,因長相有點酷是芭比娃娃,那時候就經常性的腳蹬高跟鞋扮演洋娃娃,也因此父母大力培養我學習舞蹈,從芭蕾舞到民族舞凡是有比較好的學習班,寒暑假那裏必有我的身影,由於個人自身的條件,放棄了其它舞蹈,專一學習了拉丁舞。因跳拉丁舞的需求,我從十來歲日常生活中就開始鍛煉穿高跟鞋。

我的鞋櫃裏沒有一雙平底鞋,各式各樣的全是高跟鞋,有時候我也試着穿過平底鞋,出的糗能讓人笑的肚痛,踮着腳尖走路,走不了多遠就可能來個啪嚓、噗通的,經常性的吸引大家的眼球,引起周圍的人的大笑,我都懷疑至今身材不高,全是從小愛穿高跟鞋的原因。對於拉丁舞,我個人還是比較喜愛,練習也比較刻苦,在市裏省裏都拿過獎,也因此被保送到舞蹈學院。童年就是在這歡歡樂樂,健健康康的幢景下成長着,但這安逸的生活,在我讀大二時,一場突來的意外,父母雙雙離開了我,我的生活隨之被徹底的打亂。

我們家幾乎上沒有什麼親戚,父母親們也是單親,只有在其它省份有幾房遠親,在我成長中聽到父母提到過。幾乎上沒有聯繫,更何況爺爺輩的在我還沒記事時就都已過世。父母走後,我的生活跌入低谷,畢竟我還沒有進入社會,還是一名學生,當時負責善後的父母的朋友,看到我孤單無助一臉茫然,幫助我把大宅子租賃了出去,才完成了我的學業,也使我的學生生活還不是那麼辛酸。畢業後,我從新回到了這個城市,這裏有我的童年,也有我的大宅院。本來可以到市文化部門工作,那段時間的心情很壓抑,我去了一個比較輕鬆自由的幼師學校當老師,最起碼還有寒暑兩個假期來放鬆,我也像大多數人一樣早五晚六中平淡生活着。

也許我的經歷,使我有了雙重的性格,白天裏我活蹦亂跳,有説有笑,感覺就像一個不知道啥叫操心的傻女孩,晚上回到家中,看着空無一人的大院,時常想起父母在世時對我的百般呵護,也時常響起大院裏的歡歌笑語,我的心情瞬間跌入萬丈深淵,經常性的含着眼淚到天明,有幾次精神上幾乎崩潰。那段時間是我人生最難熬的地獄模式。偶然有一次我自慰了,小小的高潮,緩解了我的精神壓抑,隨着時間的流動,簡單的自慰已經不能滿足我釋放壓力,我開始了解性生活,也開始在網上購買了一些性用具,第一次拿起按摩棒時,羞的我滿臉通紅,嘗試了還沒有半分鐘,我就開始呻吟起來。

時間推移着,成熟的我要求的次數越來越多,幾乎上每天都要自我安撫,甚者有時早起起來還要在來一次,各種的用具也多樣化起來,拉珠、跳蛋等等,到後來連肛塞都成了經常性用具。隨着新鮮感,刺激感的逐步消失,我又轉移到了打耳洞,一有情緒低落,心情不好時,耳朵上就會多了一個耳環或者耳釘,《痛並快樂着》就是我寫照,短短的兩年裏,我是單位的焦點人物,一雙耳朵上足足有十九個耳洞,到最後連打孔的師傅看着我那一雙耳朵都縮手無策。

我開始在網上購買各種耳環、耳釘。時常腳凳高跟鞋、耳朵上金光閃閃,每一步都會帶來悦耳的咯噔噔,叮噹叮噹聲,走到那裏都是吸引人眼球的尤物,往往能暫時的滿足我的虛榮心。有那麼一天無聊選購耳環時,無意中看到了乳環,陰環類的飾品,好奇心指使我了解其由來,繼而也知道了SM,接踵而來的就是各種自虐的用具,可能是我比較喜歡拉丁舞曲的原因,那些繩藝類的、皮質類一般滿足不了我,也很討厭繩子在我身上嘞出的繩痕。幾乎金屬類的器械佈滿了我半個房間,從各式各樣警用的手銬、腳鐐、還有SM網站製作的各種器械,應有盡有,有時候還奇思妙想的自己定製一些自虐器械,在那金屬器械撞擊聲中,配合着舞曲,往往帶給我無限的性幻想。

自從走進自虐的泥潭裏,我一發不可收拾,越陷越深,簡簡單單的束縛,輕鬆熟練的解脱,讓我一步一步的幻想着,設計着、讓自己解脱的難度越來越大的扭曲心理越來越強烈!寒暑假期裏砸死鐐、戴死銬等等這些都是我經常性的,有一次我帶了一種土銬,這麼也打不開,整整折磨了我一個禮拜,幸好我還有兩個閨蜜,最後逼得我給其中一個從小一起長大,一起舞蹈的閨蜜求助,才得以解脱,當時還嚇了她一跳,她含着眼淚幫我打開「妞妞,今後在有什麼精神壓力、痛苦、多找姐妹們來玩呀,不要在自虐了」,她是全程經歷我家庭突變的髮小。也理解我的心態。

夢想、追求更大刺激的我,在這座城市裏日復一日地忙碌着,那年,我利用暑假,到國外旅行了一次,從那個城市回來,我的身體上又多了九個洞。當時的一時衝動,根本就沒有考慮今後撫養孩子的問題,也沒有考慮如果那天我走入結婚的天堂,男友看到我這身披掛,做出何等的感想!偶爾有那麼一絲絲憂慮,今後能否找到一位理解我、虐愛我的男友。

還好,我那兩個閨蜜沒有被我的怪癖嚇跑,當初讓她倆看到我身體上的環佩,嚇得花容失色,目瞪口呆,一會一個我的天呀,一會一個我的嗎呀,驚呆後的就是好奇,一會拉拉這個環,一會拽拽那個環,搞的我痒痒的,差點在她們兩個人面前失身。在我的薰陶下,兩個閨蜜也逐步被我帶壞,其中一位已經帶上一個乳環,我們也經常性的聚到一起,玩一些輕微的虐待遊戲,也經常一起設計一些自虐的用具,這不!我現在就佩戴着兩套自己無法打開的鋼環鏈,正坐在電腦前用並列的雙手來講訴我的經歷,那兩閨蜜三天前把我裝備上,給我準備了充足的食物!到現在都還沒來解放我,我現在就一個心思,看我解脱後這麼收拾這倆。

無聊中我給大家來講訴這兩套鋼環鏈的製作歷程,雖然以下文筆中有些誇張的成份,但確實也是我那騷動的自虐的性幻覺,也寄語着能給現在的我,多那麼一點點的小高潮。

當我驅車來到鄉下的鈑金冶煉廠,吳師傅出來迎接了我,這裏是我從網上那些專賣自虐用具的朋友那裏打聽到的,他們好多用具都是在這裏找一個姓吳的師傅幫助加工的,四個月前,我在這裏花費了好大一筆定做了一套鋼環鏈,當時,我把我的設計和幻想講給師傅時,他那驚訝的面孔不亞於我的那兩個閨蜜,有錢能使鬼推磨,最終他答應了我的要求。

吳師傅帶領我來到一個車間,拎出一個帶有密碼鎖的皮箱,輸入密碼打開了箱子,拿出七個銀白色的C型鋼環,在熒光燈照射下,那七個鋼環發出美麗的淺藍色熒光,不走進觀察,都不容易看出是金屬質地。最大的鋼環寬有5釐米,厚有3釐米左右,另兩個比最大的鋼環直徑略小點,寬度和厚度基本一樣,在其次的兩個C型鋼環寬有4釐米,厚度也是3釐米,最小的一對是3釐米的正方體,每個鋼環兩頭有3個形成正三角狀的圓孔,吳師傅説到:「這些鋼環全是通過熱加工處理後的《鎢釩鈷合金》冶煉成的特殊鋼材,外硬裏軟,就目前世界上最硬的金剛石切割機也是切割不了的,就更不用説用鋼鋸、砂輪等的切割工具。要想切斷這些鋼環,除非在一次進行熱加工處理,要加熱到3000度後,自然冷卻慢慢軟化後,才有可能用金剛石切割機切斷。」啊!我依稀的回憶起,學生時代學過的化學,鎢是一種稀有高熔點金屬,要想融化起碼要到3500度以上的温度,而且不溶於鹽酸、硫酸、硝酸和鹼溶液。王水也只能使其表面輕微的氧化。要靠氧化來弄斷這些鋼環,估計需要上百年的時間!那就是説唯一的處理方法只能通過熱處理了,那他是這麼冶煉出來的!感覺這個師傅技術好厲害呀!弄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一頭霧水!。

在他介紹中,又看到了一堆色澤更亮,表面晶光閃爍、園潤精緻的鋼鏈,散發着耀眼的光芒,當他拿起來一抖,感覺很象土字型結構,但是比土字多出一橫又象圭,每個鋼鏈的盡頭都有一個長方形短鋼片;厚度是和鋼環一樣,寬度也和鋼環分別對照着,在長方形的鋼片上豎着六個三釐米高也是正三角狀的立柱,哦,可能是和鋼環的兩頭的三個圓孔對應的吧,但是我不清楚他會用什麼方法能插入進去呀?納悶中繼續看上去,最上兩橫列的鋼鏈很短,我拿起來,好奇的看了一下,他看到我疑惑的眼光後説:「這套鋼環鏈不像其它的連體的頸手腳的那種鐵鏈環,那天。我看到你如此完美比例的身材,大小腿也基本沒有什麼腿肚腩,而且粗細均勻圓滑性感!所以特意加了一對腿膝蓋上的膝鋼環,這樣有區別其它那些連體鐵環鏈,並且佩戴後,更加性感迷人,還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效果!。

這條鋼鏈比鋼環的加工更複雜,吳師傅繼續介紹着,「他的硬度比鋼環的硬度還要大,它是在很大的正壓真空裏,灌注、擠壓、鑄造等等複雜繁瑣的工藝製作完成的!所以這條《鎢釩鈷合金》鋼鏈,其金屬密度要遠遠大於鋼環的!鋼鏈的每個環與環之間是無縫的,表面看着要比鋼環更細膩,純粹剔透,在燈光的照射下就象一套玉石打造的環鏈,就連王水也不能氧化它,更無法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切割方法來切割的,要想弄斷這條鋼鏈,還需要回到原來的真空裏去完成。

如果這套連體鋼環鏈要是給人佩戴上,每個鋼環將會緊貼着人體的各個部位,再想用加熱到3000度後慢慢熱處理的方法是沒有可能性的,恐怕當打開鋼環時,你的生命也將終結。鋼鏈要想處理掉,也是不可能的,當你穿戴整齊後,是無法在穿戴防真空服裝的,不可能再有其它方法進入真空裏處理這些鋼鏈的!「。

也就是説這套連體的鋼環鏈會陪伴你今後的一生,直至跟隨你到墳墓裏,當成你的陪葬品~!

我內心開始激烈的鬥爭起來,這些鋼環、鋼鏈是我在前四月個以前花了大半個積蓄讓吳師傅定做的,在讓吳師傅測量我的手腕、腳腕、頸部的尺寸時,他還測量了一下我的大腿膝蓋的地方,當時我還納悶那,還和他開玩笑説:「我要試試你的冶煉技術,看看到底有沒有天底下打不開的鎖鏈。」在我聽完介紹後,心情七上八下起來,沒有想到這是一套一次性的連體鋼環鏈,而不是我當時想像那種需要費很大力氣才能打開的連體鋼環鏈,那就是説,這套鋼環需要高温長時間熱處理後才可以處理掉,鋼鏈需要到真空中去完成,那麼那一個打開的方法都可以結束我的生命的。這要是裝備上後無法拿下來,我這一輩子都要佩戴着這套鋼環鎖鏈生活,大腦裏一片空白,不敢想像今後生活是這樣一種生活,在我思緒萬千中,吳師傅又拿出一套十幾個小環鏈,其中還有一條略粗一點獨立的環鏈,我一頭霧水,只感到一束束反射的光芒刺激過來,他扯起其中兩個鋼環,這兩個鋼環有二條鋼鏈連接着,較短的一條就象我現在帶着的乳環鏈,較長一點的那條鋼鏈的中間向下形成一個丁字型鏈條,丁字型鏈條的最下端有九個鋼環碰撞着,啊!,我下意識的摸住我的乳房,不會是乳環鏈吧?但是?這麼是兩條,而且還有向下的鏈環那?這時的我,大腦發懵中不由自主的問到:「這又是什麼呀,我沒要求做這個呀,」他解釋着:「哪天我給你量身體的時候,發現你佩戴着乳環鏈,沒想到年紀輕輕的你這麼喜歡佩戴環鏈的飾品,想像着給你打造的這套連體的乳環加陰環鏈。這是我用剩餘的材料,進行了幾百次實驗,而且加入了我珍藏多年的,就那麼一點點,僅夠打造這套小環鏈,新的稀有金屬。

別看它這麼細,這麼光滑圓潤,純淨透明,感覺就象玻璃製品,但它的硬度遠遠要高於你的手環、腳環、那套連體的鋼環鏈的硬度,目前我自己都還沒有想到弄斷打開這條小鏈環的方法,這套鏈環將是我金盆洗手前最後一次自我挑戰!

不過你放心,技術在進步,科技在發展,相信會有那麼一天。可以有方法打開這套小環鏈!。這套小的鋼環鏈是我免費送給你的。也是我最後一次的作品,它凝聚了我一生的心血。「説完後,我下意識的又摸了摸了我的下面,他是這麼知道我的陰唇和陰毛處戴有七個環佩的?我開始幻想着我佩戴上這組小環鏈的景象,下身開始潮濕起來,臉也開始微紅起來,忍不住的微閉雙眼,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妞妞,現在介紹完了,對於這二套鋼環鏈製造難度你也清楚了,是否決定佩戴這些嗎?「,」嗯,「」真的要佩戴上嗎?「」嗯!嗯!「吳師傅接連地問了我兩次,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説的什麼,隨即將要到來的高潮中,呻吟着發出」嗯!嗯「!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的問話。」要是佩戴這套鋼環鏈需要進行麻醉的,完成這個必須使用大型的壓力機來完成的,為了不出意外必須對你進行麻醉,我現在就要開始了壓制了?「吳師傅好象是對我進行了最後一次確認!我還是:」嗯,嗯「——,正當我陶醉在高潮快要到來時,一塊毛巾堵着了我的口鼻,我想用手拿掉毛巾時,四肢無力的我漸漸昏迷過去………

當我微張開雙眼,看到自己平躺在一個偌大的機器平台上,四肢無力,想張開嘴説話,感覺舌頭不會動,啊!我已經被全身麻醉了,自能嗯嗯的從嗓子裏發出微弱的聲音,連抬起眼皮都要費很大的力氣。吳師傅走了過來:「妞妞,不要害怕,這樣才不會在佩戴中,因為你的緊張,下意識抽動四肢傷害到你,我才能無所顧忌精心細膩地去操作。」他看看我驚恐的眼神,撫摸着我的額頭安慰着我,我使勁的咋咋眼睛,想告訴他我還沒考慮清楚,是否佩戴上這套連體鋼環鏈的想法,吳師傅以為是我的默許,我這麼是這麼笨的一個女孩呀,一次一次的弄巧成拙。蒼天呀!大地呀!那個白馬王子能來幫幫我呀!。

只見他拿來了陶瓷纖維布,裹住了我的脖子、手腕、腳腕和膝蓋上面的大腿處,先把那個C字型半開環的大環慢慢的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後移動我到了一個模具上,這個模具正好套住那個大環不能左右上下來回移動,在上端有一個卡着模具的很粗大的鋼柱,我不由向上看去,上面寫着《十萬噸壓力機》,媽呀!這要是壓下來我不就成一張紙了嗎?只看到吳師傅拿起那個土字的鏈條把最上的那個帶有六個立柱鋼片放到一個金屬的容器中,那個金屬的容器口冒着白煙,好像開鍋一樣往外欲出。他一邊操作一邊給我解説着:「妞妞,這個是液態氮,屬於目前最冷的液體,我需要把這個鋼片冷縮後壓入你的頸環內,」這時我才想到為什麼給我的脖子上套上了陶瓷纖維,原來是防止我凍傷,這時他走到我的頭前,手裏拉過來一個帶着電纜支架的操作台,只聽到,轟隆隆的聲音響起,壓力機啓動起來,吳師傅在一旁又給我解説到,這台機器目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數控壓力機,走動的精度達到了微米級,你放心不會把你壓成紙片的,不過壓制這個鋼環是需要反覆進行擠壓的,因為這個鋼環是《鎢釩鈷合金》冶煉成的特殊鋼材,其特性有點象我們生活中見到的彈簧,具有一定的彈性!只有進行十幾次的來回壓擠鋼環才能閉合起來。説吧,看他在操作台上輸入一些我也沒法看到的數字,這時大立柱已經開始向下移動,我下意識的想躲開,可是我渾身沒力,一動不動,只好閉上雙眼,只聽到耳邊,嘎支支的響聲傳來,感覺立柱就要貼到我的眼皮上,停了有1分鐘後,他升起壓機,旋轉了一下鋼環,立柱又開始向下壓來,-

—–

反反覆覆的十幾次後,吳師傅説「妞妞不要怕了,張開你的眼睛吧!這個已經基本完成了,我都沒有想到這次這套的鋼環冶煉技術這麼好!你看,鋼環的對口的縫隙幾乎是完美的結合在一起的,手感基本感覺不到縫隙的,」吳師傅在自豪的欣賞着自己的作品,我想,還這次這套?他以前到底做了多少套像這樣的鋼環鏈的裝備?難道不只是我一個人?在我納悶中,他拿過來一面鏡子,放到我的眼前,這時我看到了在陶瓷纖維襯託下的銀白色發着淡淡藍光的鋼環緊貼着我的脖頸,啊!好漂亮的一個項鍊環!比我以前看到的那些黃金展示會上,好多模特帶的那種純金頸環耀眼的多了!這個鋼環反射出淡淡的藍色熒光,給人一種冷豔高貴,高雅脱俗。其色彩也在不時的變化中,能讓人產生多樣的幻想————.啊!自己都搞不清楚為什麼我的大腦在這樣的狀況下還這麼活躍,現實中的這一刻我還有機會考慮戴不戴上這套鋼環鏈的時間,畢竟現在只是通過壓擠閉合在一起,還有可能把這個鋼環用拉力機拉開,但是用10萬噸的壓力機壓制下的鋼環,需要多大的拉力機才能拉開,我是無法想像的!

這時,掙扎在猶豫的鬥爭中,一塊陶瓷纖維的布蓋住了我的頭部和上身,只聽到壓力機的轟隆隆聲重新響起。噪雜中耳邊隱隱約約聽到了吳師傅的聲音。「

妞妞,現在我要進行鋼環和環鏈的連接封裝,這也是這套環鏈的最精密,最得意製作,壓制過程不但要很精準,還要快速的來完成,剛才你不是看到那個環鏈上的鋼片已經放到冷態氮中冷卻了嗎?我要快速的拿起來放到鋼環的開口上對準每邊的那三個正三角的三個孔中,然後迅速的擠壓下去,要讓環鏈的鋼片保持冷度最低時,壓制的效果也是最好的,「啊!原來那個鋼環與環鏈上的鋼片是擠壓上的,也就明白了為什麼鋼環上有孔、鋼片上有立柱了,只聽到耳邊響起拖動鋼桶的移動聲,他又自豪的介紹着:」這套環鏈是我這輩子設計最為滿意的作品,裏面有很多的微妙設計,等這套裝備全部佩戴完成後,在你今後的生活中隨時隨地的體會到驚喜!比如説,就拿現在的這個環鏈和鋼環對接的擠壓方法,恐怕很多人是想不到的,讓不懂行的人看到,會有人疑慮,這樣壓擠到鋼環上,那要是在拉出來不是更容易嗎?其實很多人都看不到製作細節上的奧秘,你仔細觀察,鋼環上的孔洞其實不是圓柱型的,它是一個象漏鬥型的圓錐孔,口的直徑要小餘底部,鋼片上的立柱不進行冷卻處理是壓不進去的,而且冷縮的温度一定要保持在負200度下進行才能完成。壓制完成後,鏈環上的鋼片升到常温後就會膨脹,這樣立柱就會死死的固定住鋼環和鏈環,因為孔洞是園錐型,壓擠進去的後,回到常温時就會形成一個象鉚釘頭的原理,不過這個鉚釘頭是隱蔽在鋼環中,越拉強度越大,就象生活中我們用的膨脹螺釘一樣,打進去後,越寧越緊道理一樣,當你想要拉斷這個接口的環片時,你能拉斷鋼環也拉不斷這個接口的。「這時感覺到一股冷氣吸進我的鼻孔,聽到轟隆的聲音中一陣陣吱吱的,好像金屬的彎曲扭斷的説不出來的聲響後,短短的幾秒,感覺到一股熱氣代替了剛才的冷氣,吳師傅拿開了蓋在我臉上的陶瓷纖維布,拿出那面鏡子放到了我的眼前,從鏡子裏觀察到,一隻熱水管噴射在鋼環連接處,一是防止冷氣通過鋼環傷害到我另一個最重要的也是為了鋼片快速升温,讓那六個立柱快速形成膨脹螺栓的效果,從鏡子中看到鋼環上的鋼片,完美地和鋼環結合到了一起,就象男士們的皮帶扣一樣的感覺,鋼片上還有一個M的字體,鋼片的邊緣是經過鋭化過的,沒有鈍角,這樣不會傷害到身體,與鋼環看上去形成了一個整體,我的小腦袋已經象機器一樣嗡嗡的作響,這!這!這!已經擠壓佩戴上了。這麼辦?這麼辦?嗯!嗯嗯!

這麼辦呀?嗯!嗯!也不知道是恐懼還是自虐的亢奮中,來來回回地左右我的思想——。

吳師傅翻動着我,只聽到他告訴我現在要壓制手環鏈了,「需要你半趴着,手放到你的胸前才能完成手環鏈的擠壓,因為脖頸環到手腕環之間的鏈條長度還不到肚臍眼處,只有這樣的半趴着才能完成擠壓操作,還有!佩戴上這對手環鏈後,你將永遠只能彎曲着手臂了,只有拿掉這套鋼環鏈,才可以舒展你的手臂,」説着中,他固定好了我的上身,繼續自言自語中地絮叨着,:「這個要比脖頸環的壓力要少點,要容易點,畢竟這對手環的寬度和厚度是一樣的,是這套鋼環鏈中最小的兩個鋼環,但是要完成這個的手環鏈的擠壓是今天最精準的,因為兩個手環的之間的長度只有一個鋼環連結」,這時我才注意到,這對手碗上的鋼環之間的連結,就只有一個正園的環,分別有上下左右四個環鏈,啊!原來不但是手環間的連接環,還是上下鋼鏈的交叉連結環,加上兩鋼片上半個鋼環的長度,總的長度大約只有四釐米。「媽呀!這麼短!還不到我經常喜歡穿的一雙高跟鞋鞋跟四分之一的高度呀!想像着我那十六釐米高跟鞋的鞋跟高度,在看看這個環鏈的距離,基本就象一副以前自虐中戴過的一種土銬的感覺,那個土銬是由兩個鋼環用一個鋼銷插下去後,在底部掛上把鎖的刑具,當時自己戴這種土銬時還費勁了心思,首先將一把將軍下馬鎖夾到了一個老虎鉗上,夾的時候不要太緊,讓鎖頭的頭平行與地面,給後面穿鋼銷的孔以方便,然後在把兩個鋼環用膠帶仔細的固定在我的左右手腕上,嘗試着幾次的合攏,看看鋼銷插下去是不是很順,這時用嘴巴咬住鋼銷,手腕合攏,慢慢的用嘴巴咬住的鋼銷插下去,插下去後用下巴頂住鋼銷走到老虎鉗那裏,用嘴巴咬住轉動鋼銷把孔朝前以便鎖頭的穿過,穿過後使勁一拉,帶有彈簧卡位的銷釘就鎖死了,要想打開,除非拿鑰匙旋轉開,在用外力頂出帶有彈簧卡位的鎖頭才可以打開,這種鎖頭鎖死的時候很簡單,要想打開必須旋轉着鑰匙在拿其它東西桶開銷釘。第一次玩這個的時候,只想到享受在自虐的幻想中,那個美呀!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但是玩過之後,可害苦了我,想打開時,才發現,旋轉開鑰匙,無法在撥動出鎖頭的銷釘,能撥住銷釘時,我又無法旋轉着鑰匙,原來鑰匙鎖孔也是帶彈簧鎖位的,嘗盡來各種方法,甚至連小腳丫都派上場了,也無法打開,最後嘗試放到老虎鉗上去操作,可是那個將軍上馬鎖我這麼夾緊它?(從那以後,我把那把鎖改叫成了將軍上馬鎖)就是夾緊了,一隻手那着鑰匙,一隻手拿着撥動鋼銷的工具,自己想想!先用那個呢?這麼也想不出來能讓兩個手腕形成大於90度的角度,——就這樣我戴着這個土銬生活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每天的吃飯、解手、那個麻煩呀!沒經歷過的,是想像不出來的——。

耳邊響起吳師傅聲音:「要壓擠手環鏈了,妞妞不要緊張呀,」他聽到還是「嗯!嗯!」的回應,不知道是願意的回答還是恐懼的回答,因為麻醉的原因我只能從喉嚨出發出嗯嗯的聲音,看到我兩個手腕上已經擠壓好的鋼環,他把兩個手環並列着放到另一個模具上,説到:「這兩個鋼環的距離比較短,只能兩個鋼環在一起同時壓制才可以,要是先擠壓完成一個,在擠壓另一個時,就無法進行冷縮處理了,因為在去處理另一個鋼片時,由於手腕鋼環間的距離這麼短,你的手恐怕也要凍沒了」,只聽的機器的開動聲,看到他用夾具迅速的拿起那兩個鋼環片放到了我的左右手腕的鋼環上,吱吱的響聲又一次的在我的耳邊響起,完了!我的雙手就要一直並列到一起了!手臂永遠的不能在伸直舒展開來!這些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今後我的小手永遠的夠不到我那粉紅色小穴了,更何況自慰時,我喜歡的那些按摩棒、拉珠、肛塞等等好玩的玩具,從此要想自慰沒有可能了。等等!等等!這、這、這麼辦?一股股熱氣襲來,急切中的小腦袋就象蹦極時跳下來的瞬間,一片空白,心臟也好像停止了跳動!完了!手腕和脖頸在這套鋼環鏈的壓制下已經融為一體,短暫空白後的小腦袋瓜又立馬一萬個思緒湧到心頭。

吳師傅把我翻轉過來,從新平躺着,並列到一起的雙手環鏈也離開了直視中的視線,工作枱向前移動着,我努力向下看去,他在操作着膝蓋上端的那對膝蓋環。隱隱約約的看到膝蓋也是並列着,不會吧,那裏也像手腕上的鋼環一樣距離?不管了,我的思緒已經不再那裏了,知道這是要準備膝蓋環的壓制了,心情已經不再是擠壓過程中的害怕驚恐了。只想到佩戴上這套鋼環鏈後的,今後的生活、工作、吃飯、解手等等的日常問題,在我大腦裏象萬花筒一樣,翻轉着,最最擔心可怕的事情,喜歡自慰的性生活這麼解決,坐到按摩棒上?把按摩棒安裝到牆上?還是用個轉動的器械能讓我平躺下?——等等浮現在我的腦海,不!不!不!因為這些方法遠不能滿足我的性慾!,我需要這些器械時,時常還需要用我的小手揉動我的陰蒂,才能得到高潮!其實吳師傅不知道我那粉色的小穴上有八個穿刺孔!兩邊的陰唇上各三個,陰毛處的下端正中間有一個,陰蒂小豆豆上還有一個上下穿直杆的孔洞洞,陰蒂小豆豆上一般我不喜歡佩戴圓環的飾品,佩戴圓環後容易和陰毛處上的圓環一直碰撞在一起,刺激很大,所以我日常生活中陰蒂小豆豆上,佩戴的都是直杆飾品,偶爾也會碰撞一下,瞬間就象過電一樣,往往能激起我的幻想!當時穿孔時,我並沒有打算在陰蒂上打洞,我依稀記得那是我唯一一次出國,是去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旅遊,當時我從網上了解到世界上最大的性博物館坐落在這個城市時,利用暑假的假期,報了一個可以自由行一天的旅遊團,來到這個城市後,利用半天的自由行的時間,參觀了這個嚮往已久的性博物館,在參觀當中我看到了一個從頭到腳渾身穿有金環的模特,特別是模特的陰唇上,密密麻麻的最少戴有十幾個圓環,我不由自主的向下摸摸我的小穴,幻想着要是我也戴上這些飾品環,來回走動中碰撞時的感覺,不由得下身開始潮濕起來,可惡是那個模特用挑逗的眼光,看着我那微紅的臉,笑眯眯的向我:「哈嘍!@#¥%……」,我象一頭被激怒的鬥牛!我受不了了拉,不就是幾個環嗎,我也可以佩戴,這有什麼呀!!!!!。

我用那蹩腳的英語和工作人員開始了交流,「I要戴!指指那個模特!環,穿環!」大約就這麼五分鐘的交流中,她視乎明白了我的意思,從我手中拿過去地圖在上面標記起來,還寫下來個好像是人的名字!我看看了手錶,來的時間也差不多有一個小時了,在不過去就可能沒有機會完成我這次衝動的想法了,馬上出門打車,來到了那個標記的地方,看到了一個門口有着刺青的穿環的廣告門市,我想,就是這裏吧。

門市裏很簡潔,基本就是由廣告畫組成的裝修,畫的內容我不説,大家也會明白,這時走過來一位高大粗獷的青年人,向我問侯了一句我還能聽懂的問候語,我用那外國人不明白,中國人聽不懂的英語,和他交流起來,視乎他看到我是個東方女孩,以為我只是來做刺青的,因為來這裏的東方女孩基本沒有穿刺的。

他拿來一本宣傳畫冊,我隨手翻動,沒有看到穿環的圖片,我感覺時間不多了,急的我環顧四周的牆上,看到一個乳頭,陰蒂、陰唇上都佩戴有環佩的女性廣告,向這個貌似戰鬥民族的俄羅斯小夥指指那裏,示意我需要的是這種環佩飾品,隨着我的示意後,感覺他很疑惑迷茫的看着我?好像在向我確認什麼?我不管了,時間不多了,我使勁的向他點點頭,看到他從一個寫有編號的畫冊架上拿出一本畫冊,放到我的面前,我開始翻動起來,畫冊中每頁都有環的介紹,看了半天我也看不懂,心想,我找最漂亮的不就行了。看我多聰明!畫冊裏還有各種環的形狀,其中有的畫面裏還有直杆的圖,那個直杆就象一個一字的兩頭有兩個球體的配飾,簡單的説就象鍛煉時用的啞鈴,不過不是圓片,而是兩個球體,當時我不知道那個是幹什麼用的,還以為是最開始穿乳頭上的,為了不讓人發現而佩戴的。所有的圖片中都沒有佩戴的效果圖,所以我也想像不到最後佩戴的效果!翻到最後兩頁時,我看到圖片比前邊的圖片,更大更清晰,以為這是中國的人的習慣,把最好的東西放到最後來壓軸,心想,可能這兩頁是他這裏最好最漂亮吧。

我猶豫在最後一頁和倒數第二頁的選擇中,最後一頁是金色的,倒數第二頁是銀色的,不管了,我還是選擇我喜愛的銀色吧,我指指這個銀色環佩的圖頁,向小夥子點點頭,示意佩戴這個,他指着圖冊,用疑惑的眼光看看我,在一次確認是否佩戴這一套?我又衝他狠狠的點了點頭,看到他還是有點疑惑着,幾秒鐘後他衝我打了個OK的手勢!。

我被帶進了他的工作室,示意我脱掉衣服,我滿臉透紅,不知所措,沒想到佩戴這些還要這個步驟,感覺自己好傻好傻!這麼簡單的事情都沒想到,而且我的處女脱還是給了一個語言不能交流的外國男孩,已經不是感到面部發燒了,渾身上下都在燃燒着,不管了,反正以後也不會在來這裏旅遊了。當我赤裸着,雙手一會蓋住我的乳房、一會又擋住我的小穴、手忙腳亂的上下移動着,看到他用欣賞的眼光看着我,羞澀中更加羞澀!好像是因為我比較白妮,在加上現在的血液沸騰,整個身體白裏透紅,在燈光下晶瑩剔透。很有可能象我這樣的東方女孩他是第一次見到,足足有5分鐘的時間,他愣愣的看着我!我恨不得都想立馬鑽到老鼠洞裏——。

他讓我坐到一個椅子上,這個椅子好象我陪姐妹去人工流產的椅子一樣,第一次坐到這個上很不習慣,他輕吻了我的額頭一下,嚇了我一跳,隨後一隻手被他抓住放到椅子的扶手上,一個寬寬的皮帶就這樣固定住我的這隻手腕,當四肢被固定後,口中也被他用一個粗粗的橡皮棒塞住,好像馬鐲子一樣固定住了,這個棒棒好粗,可能是西方女性的粗大,用在我這個廋小的東方女孩身上,幾乎小嘴巴被撐張到了極限,更不要是説話了。

他開始用酒精給我的乳頭、陰唇進行消毒了,抹上了一些微微發黃的藥膏!

拿起一個象止血鉗一樣的鉗子夾住我的一個乳頭,不過這種鉗子的頭不是鱷魚嘴的樣式,它是兩個片狀中間是空心的頭組成,夾的我好緊,我的乳頭在疼痛中漸漸的麻木了,只見他用一個記號筆的東西在那個空心的中間點標記了一下,隨手拿過一個針頭,啊!啊!啊!這麼粗,,因為脖子也被固定着,只能眼往下使勁的看,那個針頭足足有5毫米的直徑,啊!我們東方人的乳頭本來就小,我的乳頭大概也就有十幾毫米左右,也算是比較大的了,這要是穿過這個,這個孔佔據我半個乳頭呀,我還沒有結婚!我還沒有養育孩子!這要是孩子將來吃奶這麼辦呀!——一陣劇痛,把我昏暈的大腦拉回來現實,一個環已經戴到了我的一個乳頭,啊!這個環真的好粗好大,我看到他用一個帶有凹槽的手鉗慢慢的固定着這個乳環,看來沒有專用工具是拿不下來這種乳環了,驚慌的眼光看着他的操作,另一個乳頭的也疼痛麻木起來,懊悔欲然而來,我這麼沒告訴他,要用多粗的環佩呀,他這麼能給我戴這麼粗的環佩呀!為什麼?問題出在那裏?我真的好好傻呀!

又是一陣劇痛,我明白這是另一個乳環已經穿好!現在後悔還能來的急嗎?我不能説話,就是能説話、這麼去交流?忍!只能忍着!

他的眼光一直對着我的下面,感覺到他的眼神有點不對,我好像是懂非懂的明白了點什麼。我全身上下自己最為欣賞自傲的也就是我的小穴!大家知道不知道有一種白虎女孩嗎?不管是世俗的眼光、各種謠傳,人們對這種女孩的看法,我就是和這種女孩基本類是,全身上下幾乎沒有什麼體毛,小穴上面的體毛是那種微微金黃色的,而且還和剛出生的嬰兒一樣似的,稀稀拉拉,就在陰蒂上一點點的面積,不大一小撮!要是不離近仔細看,幾乎是看不到的,所以從我長大成人後,脱毛類的護膚產品一直和我無緣,我也極少用化妝品的東西,我那兩個閨蜜天天羨慕死了,有時候在一起玩耍經常性的撫摸我的身體,那個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狠不得把我吃掉似的!。下體傳來一陣劇痛,痛醒了還在沾沾自喜的我,感覺到是我的陰毛那裏的疼痛,應該是那裏也穿刺佩戴好了。啊!啊!他在摸弄着我的陰蒂!他要幹什麼?那裏是我最敏感的地方,各種的強姦的鏡頭出現在我的大腦裏!不會他要……!!!不!我還是處女!雖然我有時候使用自慰棒,但是從來還沒有和男性發生過,我不要呀!我不要把我的第一次奉獻在他鄉異國、一個連語言都無法交流的地方!

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比剛才三次還要疼痛的撕裂感傳遍了我的全身,我雙手的指甲已經陷入扶手中,小腳的五個腳指頭上翹到了極限,足背也弓到了極限!一陣陣痙攣後,我才意識到,啊!我最敏感的陰蒂上也被穿孔了,!懊悔、驚恐、幻想、鎮痛、茫然、一遍一遍的在我大腦中迴蕩!我不知道我那最敏感的地方穿孔後還能敏感不!我自慰的高潮是否還能通過自己的撫摸陰蒂小豆豆來實現!後面的幾次疼痛我也沒有了什麼感覺,知道那是陰唇上的操作,那六個陰唇洞的疼痛遠遠的小於剛才陰蒂的上的!。

我的手腳被解開了,防止我咬傷舌頭的口棒也被拿拉下來,我被這個戰鬥民族的俄羅斯青年慢慢的扶了起來,從一面落地的鏡子中,我看到了自己!啊!

啊!環是那麼的粗壯,兩個乳環好像過去的老宅院的大門上的銅環扣一樣,墜得我的乳頭向下,沒穿環之前,我的乳頭是上翹的,你可以想像一下這個環的重量有多大!從側面看這個的環的直徑幾乎佔據了我半個乳頭,好像有一隻大手一直在揉捏拉扯着,自己左右擺動一下身體,環也隨着來回上下擺動起來,啊!不過還好沒有那麼疼痛,就感覺到了一絲的興奮點要馬上來拉!臉也微微的開始發紅!我馬上把眼光往下看去,啊!我頭大了,原來真的在我陰蒂上穿孔了,並且和其它的一樣粗細!但不是佩戴的圓環狀!就象我前面介紹的一種直杆的配飾,不是水平方向,而是上下穿刺,直杆的盡頭是個球體型的圓珠,感覺有十幾毫米的直徑,而且正好和陰毛上佩戴環的球體疊加到了一起,七個環一個直杆就這樣裝飾在我的小穴四周,不比那個博物館的模特差!並且穿的環比那模特粗大的多,從遠處看我的小穴上,銀光閃閃的一大陀!這!這!這不是我需要的呀!錯在那裏了!我立馬想到了那個畫冊!翻到最後兩頁!啊!一一對比!那個畫冊上的每個環佩都對應到了我身上所戴的每一個飾品!我自己被我那蹩腳的英文害苦了,原來我點的那頁圖片,就是自身要戴的環的數量和環的大小,全部在畫冊裏有説明!怪不的他用疑慮的眼光看了我幾次,這些飾品環就連西方的女孩都不敢輕易地佩戴,偏偏讓我這個只顧看清晰漂亮的不管粗細大小的東方女孩選上,我朝鏡子前走拉兩步,下面叮噹的響着,上面的乳環也前後擺動着,拉扯着,又疼、又癢的感覺在我身體裏流動着,突然一股好似電擊的感覺傳遍了我的整個身體,就這一下,我酥軟了,感覺自己的小穴裏噴出一股水來!啊,這麼會有潮噴?幸好戰鬥族扶住了我!要不我得癱倒在地上,啊!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陰蒂直杆上那個十幾毫米的球珠珠和陰毛處的陰環球在碰撞中掛扣了一下,啊!這也行呀!高潮來的這麼容易!不得不佩服這個戰鬥族的手藝,陰蒂上端穿刺的環佩和陰蒂豆豆的直杆飾品結合的如此微妙,身體的任何動作都可能讓兩個飾品形成碰撞,在碰撞中偶爾地掛扣一下!怪不得那些西方女孩都不敢選這套飾品環,也怪不得這套飾品在那畫冊的最後兩頁,原來那個畫冊是按厲害程度來排列的,也幸運的我沒有挑選最後一套,當時看到最後一套更大、更清晰、更漂亮、幾乎有二十多個的環佩,還猶豫着選那套哪,我都不敢想像要是最後那一套佩戴在我的小穴的周圍是這樣的一個情景!戴有二十多個的更粗壯的飾品環,我還能否走動!帶來的電擊有可能比這套更加勐烈!萬幸的我挑選這裏倒數第二厲害的環佩!原來佩戴後,隨時都可能產生碰撞掛扣,也預示着隨時隨地來一次高潮!這還這麼走路?身體的輕微移動從鏡子中看到都可能碰撞到一起,這以後還這麼出門呀?。我的天呀!!!!!

我一腳軟,一腳瘸的回到了旅行團的賓館,臉蛋一會紅,一會白、有時候還不由自主地呻吟着!導遊關心地問我是不是生病了,我嚇了一跳,趕緊説:沒有,沒有,就是有點累!他疑惑的看了看我説,明天我們要去什麼……地方,我已經聽不進去了,我這樣還這麼走出去?我嚮導遊說,「我太累了,想在賓館裏休息,行不行?」導遊看着我那一會紅一會白的臉,「好吧!你可以休息,但不能亂走,旅行中的費用也不能因為你的突發狀況退給你!明白嗎?」我使勁的點了點頭,心裏自語到,想讓我亂走就這種狀態我也不敢走呀!只要能讓我休息,那怕在掏錢我都願意!。

終於要回國了,到了上飛機安檢時也發生了一點小問題,我身上的環佩在賓館休息的時候試了幾次都沒卸下來,這時候安檢的問題就來拉,這麼也過不去那個探測的門,安檢小姐把我帶到了一個單人房間,示意我脱掉衣服,當我全裸的身體暴漏在安檢小姐的面前,看到她並沒有很吃驚的樣子,原來這個城市象我這樣佩戴的女孩是很多的,也經常坐飛機進行安檢的,她們也是見怪不怪了!只見她拽了拽我的乳環,「啊!啊!」~又提了提了我的陰毛處的陰蒂環!「啊!~啊~啊~」她用快照的相機給我拍了張照片!示意我穿上衣服,然後把那張照片貼到一張表格上方,指指那個表格,我看到一個名字的英文單詞,哦!是讓我籤名呀!我也不知道上面的內容是什麼,只要能讓我快速的回國,結束這走上兩步三步都可能產生電擊的狀況,不就是個籤名嗎!寫上了我的中文名字!(後話:這個籤名以後可害苦了我)。

下面的一切都很順利,坐上了飛機!淡淡不安的回到了家,自從戴上這套飾品後,我這一路上,反反覆覆的高潮自己都數不過了!害的我整整在家待了一個月,連大門一步都不敢出去,等飾品環的傷口也都癒合好,沒有了疼痛感,到最後也沒有想到用什麼方法去掉這套飾品?戴着就戴着吧,幸好這個的月的後期不是剛佩戴時那麼敏感了!。終於可以出門了,不再那樣的提心弔膽!。

機器的轟鳴聲,鋼件的吱吱聲響過後,四周那麼寂靜,吳師傅的聲音一下打斷了我的回憶!「妞妞!膝蓋環和腳環都已經完成!這套鋼環鏈是我這輩子最得意的一套,佩戴在妞妞的身上我感到很榮幸,沒想到妞妞的身體是如此的襯託出這套鋼鏈環的完美!」只見到他拿着一個排筆又在我頸環中抹着一種膠水,他説:「這是我特意用小獾的皮熬製的膠水!」細心的抹在接縫處和環的內側,「這個抹上後很快就幹了,會在鋼環內側形成薄薄的一層皮!等你有知覺後,這層塗層皮,是不會讓你感覺到鋼的冰涼,而且這個皮的表面很光滑,就象嬰兒的皮膚一樣光滑細膩!所以也不會傷害到你的皮膚!不過這個塗層,需要三年左右補一次。後面的我也給你準備好了!你放心!」在説話的當中,我的手環、膝蓋環、腳環也都如此的處理好了,只聽吳師傅説,我要給你佩戴這套小環飾品了,需要換到另一台機器上來完成,而且為了防止佩戴中出現尿液的流出等等狀況,以防出現意外,必須完全麻醉你,一點知覺都不可以有,請妞妞放心,我會精心的佩戴好這套小環飾品,送給你個驚喜,你也是來我這裏佩戴鋼環鏈的女性中,最性感的!雖然你的身材不是太高,但是我在壓制腳環時略微調整了一下,會彌補你這個缺陷,你身體各個方面,遠遠的優於其它女孩!差點我都為之動容,所以我製作拉這套小的飾品環佩,免費送給你,但這套的價值遠遠的高於你現在戴着的鋼環鏈,我也想把你打造成一代M女神!讓這套小的環佩和大的鋼環鏈完美的結合成一體,這也是我收山之作,從此以後在也不會有這樣的作品,我也可能在也碰不到你這樣的女孩!

當把我推拉到一個密閉的廠房,我被放到一個柔軟的工作平台上,我斜眼看了一下這台精密的機器,上面寫着《二噸超導熱管精密拉力擠壓機》。不會吧?

不可能吧?想都想不到吧,這時那塊毛巾又搭到了我的口鼻上,大腦也漸漸的迷煳起來!眼皮再也漲不開了,耳朵裏的聲音漸漸地微弱起來!。

一束陽光照射到我的臉旁,強烈的光芒刺激着我的雙眼,我微張着雙眼觀察四周,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味道,使我暫時的安定了下來,這麼我在家裏?我不是在工廠裏嗎?後面的事情到底發生了什麼?一連串的疑問在腦海裏飄過,感覺身體已有知覺,我想坐了起來,突然發現雙手不能分開。試着雙腿用力,啊!這時才意識到我已經佩戴了那套鋼環鏈,連雙腿都無法打開,瞬間苦辣酸甜五味俱全,腦袋嗡嗡作響,吳師傅的敍説歷歷在目,這一套鋼環鏈永遠的要伴隨着我了,懊悔、驚恐、頭皮發木一陣過後,自虐的幻想逐步佔據了高地,到底是什麼樣的效果,我能否試着解脱,好奇的心態隨即而來,我在被子裏翻滾着到了牀邊,讓被鎖的雙腳先下地,在一陣陣的譁啦啦,叮鈴鈴的聲響中顫悠悠的站立起來,我的腳腕感覺一陣疼痛,腳腕上的鋼環上翹着壓擠着我的腳後筋,腳跟無法着地,下意識的踮起腳尖,腳鐐的壓擠也隨着減輕,突然想起吳師傅的説的那句話,「為彌補你身高的缺陷,腳環進行了特殊處理」,啊!原來我今後只能惦着的腳尖走路呀,就這種的方法讓我增高呀,我心裏一萬吐槽湧到心頭,還好,反正我從小習慣穿高跟鞋,惦着腳走路也不是啥大問題,這時發現牀頭柜上好像有封便條,牀頭下還放着一雙很別致的高跟鞋,閃爍着水晶般的光芒,細細的鞋跟只有我們平常使用的筷子粗,足足有十八釐米的高度,平且沒有防水台,鞋面上還有兩條像鎖頭形狀的鋼條橫跨在鞋面上,小巧玲瓏,就像一雙工藝品的水晶鞋。

令人愛不釋手。我也不知道HO的住不,不管了,先看看便條上是什麼,我從新坐回到牀邊,挪動到牀頭前,拿起便條看到上面留言。

妞妞!這兩套鋼環鏈終於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並佩戴完成,這是我最後的一次嘔心力作,我以踏上異國他鄉,以環遊世界做為我的人生驛站。這兩套鋼環鏈的佩戴過程都進行了全程錄像,刻有光盤以備你留作紀念,我在遊逛世界各地時,會學習新的技術,也會考慮打開你這兩套的鋼環鏈的方法。並期待着哪一天為你解脱,另外這兩套鋼環鏈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期待着給你更多………

此致以革命的敬禮!

我的媽呀!一個渺茫的期待就這樣留給一個無法解脱的我,那天你要是不小心被ISIS那個了,那我不就是了無一線生機了嗎?

強烈的好奇心驅使我看看到底是這樣的兩套鋼環鏈,裏屋房間有練習舞蹈時一面牆的大鏡子,那裏可以仔細觀察,我彎腰想穿上那雙高跟鞋,感覺脖頸環向上一緊,腰部也是一緊,原來比乳環鏈較粗的那條鋼鏈裝備成了腰鏈,並且在後背上,從腰鏈到脖頸環有條鋼鏈緊緊的連接成一體,限制了我的彎曲,我只能挺起胸膛,才能緩解脖頸環的壓力,我的天呀,我這是要永遠地昂首挺胸了。雙腳捉摸着登上那雙高跟鞋,十八釐米的高度還沒有防水台,本來我二十二釐米長的腳丫子,平常穿十六釐米的鞋跟已經是最高的了,這雙高跟鞋使我的腳趾頭上翹,幾乎上彎曲到了最大極限,我試着腳尖吃力,聽到咔嚓兩聲,兩隻腳的鞋面上的其中一條鋼條嘞住了我的腳背,嚇了一跳,啊!高跟鞋也帶鎖呀,試着甩了甩,一陣陣譁啦啦的聲響後,我放棄了,這雙精緻的高跟鞋已經牢牢的鎖到我的雙腳上了。只好在試着站立起來,等鞋跟着力的瞬間又是兩聲咔嚓聲,鞋面上的第二條鋼條鎖到了腳背的腳環處,緊緊的把我的小腳牢牢的固定在這雙高跟鞋裏。

原來這是雙全金屬質地的高跟鞋呀,兩條鋼帶是鎖頭呀!設計的如此巧妙,分別有腳尖腳跟的吃力自動鎖緊,鑰匙在哪裏?不會又是永久性的吧!我輕微地抬抬腳,還行,感覺腳鐐環不再上翹,也沒有了擠壓腳腕的疼痛感,高跟鞋的高度雖然有點接受不了,但還不至於不能走路,這時候又想起了那句話!原來就是讓我只能穿着高跟鞋呀,但也不能讓一個裝備着鋼環鏈的我,在穿上一雙這麼高,鞋跟還那麼細的鋼製高跟鞋呀!一萬個吐槽從新來過。

也幸好本小姐從小就愛穿高跟鞋,還有舞蹈功底,不至於被難倒,嘗試着向前邁動腳步,啊!大腿無法邁動,才看到那對膝鋼環也只有一個連結環,也不到四釐米左右的距離!這麼短!大腿今後在也別想分開,一直並列在一起,再也看不到我盤腿坐的姿態了,怪不得他説有區別於其它連體鐵環鏈呀。

還好,感覺腳鐐環之間的距離不是那麼短,但是膝鋼環卻限制了我,只能用小腿來回蹬倒着向前邁着,身上譁啦啦、叮鈴鈴的響着,乳環和那條短短的乳環鏈前後搖晃着,搞的我乳頭痒痒的,我想用手託住乳環和那條短鏈,可是到膝鋼環的鋼鏈阻止了我的雙手,原來在站立時脖頸環到手銬和膝銬之間鋼鏈沒有餘量,我的手只能在肚臍環上那一點點,媽媽呀!這癢的的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啦,忍着!繼續向裏屋挪動着,從後面的腰鏈上有條鋼鏈垂下來五六個鋼球球,一直垂到肛門以下,行走當中,在小屁屁、屁溝處來回拍打着,我真是前後失守!這時感覺小穴口上也開始癢了起來,仿佛也是兩個球狀體的東西一會進去一會又出來,來回摩擦着我的小穴口,也上下拉扯着陰蒂上的小豆豆,在加上陰唇上的那六個鋼環來回碰撞着摩擦着,渾身已經發酥,原來膝鋼環不僅限制大腿的分開,也限制着小穴永遠也在夾緊的狀態。我強忍着隨時到來的高潮,終於從鏡子裏看到了一身裝備的我。

OhMyGod!オーマイガッ!MeinGott!Mammamia!啊!思密達!!

對不起,各位看官們,我聽到大門的響動,可能是那兩閨蜜來啦,今天就到這裏吧,如果你有那麼一點點的……那麼一點點……,請給予我支持。記住!我是一個需要温柔體貼保持有自尊的M女,只是把這種行為當成一種相互尊重、相互理解、調劑生活的調味品,也祝願!懷有SM情結的你們找到心儀的歸宿啊呀!終於能喘口氣了,這段時間慢慢適應了這兩套鋼環鏈和那雙刑具般的鋼高跟鞋了,今天上來給大家冒個泡!

那天我忍着上下的瘙癢,挪動着從鏡子裏看到了一身裝備中的我,自己都感到了無比的驚嘆。那套主鋼環鏈泛着淺藍色的光芒,牢牢的限制了我的自由,頸環上的一個鮮紅色M鋼印的大字,成了我全裸的身體上一個標誌性的亮點,從M字的中間一條粗獷的鋼鏈向下連接着手環、膝環和腳環。鋼鏈的粗細大約有拇指般似的,比那些常用的警用腳鐐的環還要粗大,環與環之間的環間距幾乎不去仔細觀察都看不出來,這那裏還叫鋼鏈,乾脆叫鋼棍得了,從脖子上一直到腳鐐處一條直線,中間沒有什麼餘量,感覺我瘦小的身體好像被固定在一個鋼柱上,而且到腳環處和這個唯一有點間距的腳鏈自然形成了一個倒着的M字樣,上下唿應着,給人一種強烈的視覺衝擊。我嘗試着活動了一下雙手,哎呀!我的娘呀!上下左右前前後後,幾乎上沒有活動餘量,並且手銬環如此短的間距,促使我只有向前頂着那條鋼棍般的鏈條,才能緩解手銬環帶來的疼痛,但是這樣就會給頸環和膝環造成壓擠,我想彎起腰、陀起背,可是後背上的那條腰鏈到頸環上的鋼鏈不允許我的任何彎曲,我只有唯一的辦法就是挺胸收腹,向後使勁地撅起我那雪白圓潤的小屁屁,就在同時小穴穴口和陰道裏的子宮口一陣的酥麻的感覺湧來,好像是什麼東西隨着我的小屁屁的撅起,有東西一起進入到那裏面(後面在給大家介紹那套小環鏈),我顫抖中強忍着痙攣般的瘙癢,轉動了一下身體,從鏡子裏看到側身的自己,啊!一個S型的曲線展現在我的眼前,從今以後我只有、也只能一直保持這種形態,那翹翹的小屁屁,好像在召喚着、等待着……我夢中的白馬王子,隨時迎接着他的插入。從後面腰鏈上,垂下來的那條一直來回拍打小屁屁的鋼鏈上,原來是六個大小不一的鋼球串在一根鋼棍上,就象我以前買的一種「鐵樹開花」的肛門栓一樣,不過這六個的鋼球的體積讓我折實下了一跳,最下面、最小的那個看上去就有五十釐米左右,最大的有一百釐米,在我翹翹的小屁屁下方,前後來回擺動着,這個景象就像用那六個球球在自慰,一陣陣的羞澀衝擊着我的大腦,漲紅的臉蛋、撫媚的雙眼,挑逗着鏡子中的自己,這還是一個矜持的我嗎?也怪不得吳師傅當時説有區別與其它的連體鋼環鏈呀,原來為我專門壓制上這對膝鋼環,帶來的限制不只是簡簡單單一點點呀。他要是在這裏,恨不得用我全身唯一還能活動的雙腳,用那刑具般的鋼高跟鞋,撒嬌般地踹上他兩腳。在着喜怒哀樂的多種心態下,向下觀察那對使我只能踮起腳尖的腳鐐,看看到底什麼原因只能穿上高跟鞋才能緩解疼痛感的腳環,啊!原來在腳環連接處有一對向鎖頭形狀一樣的長形的鋼片向下垂擺着,大約有十釐米的長度,並且還有顏色,左腳環上紅色,右腳環上是綠色,當我腳後跟着地時這對鋼片就會向上頂起腳環,給我的腳環帶來壓擠的疼痛,但這個只是有十釐米呀,你不至於讓我穿上這雙十八釐米的高跟鞋吧,細細的、如筷子般細的鞋跟支撐着我,感覺隨時都可能斷掉似的,但是我知道它的硬度肯定是和鋼環鏈的硬度一樣,想要鋸掉點、降低點高度,可能性是沒有的。由於十八釐米的高度對於只有二十二釐米的小腳丫子的我來説,這雙高跟鞋前面的腳掌接觸地面的面積才有不到四釐米左右,幾乎上我就是靠着腳指頭着力,站立時必須雙腳分開與肩同寬才能保持着平衡,而且大腿小腿時常是在緊繃着、調整着平衡。鏡子中一雙修長的雙腿,緊繃着肌肉微微的發顫中展現的如此完美,真是吹彈可破、冰肌玉腿,是多少女孩夢中欲求的呀!………

還好,腳環間的鏈條距離還不是那麼變態,大約有三十幾釐米,不至於使我邁不動腳步,但是那對膝鋼環的間距,使我大腿無法交錯,我也只能靠小腿登倒着向前移動,腳鏈和腳環上的那對有顏色的鋼片在這種狀況下,來回碰撞着,並且那對有顏色的鋼片在碰撞中發出悦耳的聲音,而且隨着碰撞中面積的大小不同,發出的音色頻率也不同,伴隨着鏈條的聲響。這那裏還是刑具呀,簡直就是一個小小的打擊樂器。這時的我有點小的便意,向衞生間走去,在移動的當中一個突發的狀況隨之而發生………

[本帖最後由龍行天下鬼於編輯]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xiawuqing金幣+19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矜持的性欲010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