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文】脱衣麻將6(三)對決再起(下)下半段

對決再起(下)

由於佩佩的休旅車車窗都有貼上黑色的防窺窗膜,所以只剩下從車子前方的

擋風玻璃可以看到後座全裸的佩佩和芸臻。當小卉將車子開出地下停車場,玲玲

還是擔心的拿起外套遮住前座座椅間的縫隙,避免佩佩和芸臻被看光光。

但佩佩和芸臻的頭都被套上黑布袋,所以並不知道玲玲的舉動,仍誤以為她

們赤裸的身體會被車外的人看光光,纖瘦的軀體害怕的不停發抖。

平時的佩佩都是光採耀眼的姿態出現在電視機前,就算表現的再親切近人,

下意識還是會給人高貴難親近的傲氣感。而現在難得可以看到佩佩落的如此狼狽

任人欺淫,我也忍不住伸出鹹豬手玩弄起佩佩豐滿的雙乳。

「嘿嘿∼妳這騷貨的大奶子摸起來真舒服,一定有天天保養吧?」我故意調

戲佩佩説,她的雙乳也被我的十指捏的變形。

「唔唔……(放開你的髒手!)……嗚嗚……(我的胸部不是可以給你們亂

摸的啊!)……」佩佩發覺到她那對高貴柔嫩的奶子正被陌生歹徒玩弄,情緒激

動的嗚噎起來!

「呦∼奶子都被我摸遍了,還想裝大牌啊?」我淫笑説,並刻意大力的抓捏

佩佩的奶子。

「嗚嗚……(你這變態!快住手!)……嗚嗚……」佩佩氣急敗壞的嗚鳴!

「嘿嘿∼奶子肌膚這麼光滑,是不是天天擦男人的精液啊!?」

「嗚嗚……(沒有!沒有!我才不是淫蕩的女人!)……嗚嗚……」佩佩立

即反駁説。

嘖嘖,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晚上明明被我的大老二幹的爽到不成

人形,現在居然又裝起貞女起來。

我持續玩弄佩佩的大奶子一會兒,佩佩被我的鹹豬手摸的全身羞憤又害怕地

發抖,而芸臻聽到佩佩的悲求也開始坐立不安起來,玲玲看到兩女恐懼無助的模

樣,更是露出不忍的表情。

「唉呀∼外面好像有人發現妳們沒穿衣服的樣子,還拿手機出來照耶∼怎麼

辦?大主播的奶子都被看光光啦∼哈哈哈∼」我故意騙佩佩大笑説。

一聽到有人發現她們的裸體,佩佩和芸臻緊張的悲鳴起來,語氣哽咽的哀求

説:「嗚嗚……(不要!不要!)……嗚嗚……(求求你們放了我們!)……嗚

嗚……(這樣會好丟臉啊∼)……嗚嗚……」

「嘿嘿∼會很丟臉?真的是這樣嗎?但大主播妳説的話怎麼跟現實不一樣?

現在大奶子上兩粒紅乳頭全都硬起來了耶!難道説妳這騷主播被人視姦,屁股就

會有感覺啊!?」我看着佩佩的奶子,內心訝異的大叫説。

小卉聽到我的發現,也好奇的回頭看佩佩,一看到佩佩充血腫脹的嫩乳頭,

馬上大聲恥笑説:「哇哈哈哈∼這真是大新聞啊!大主播侯佩佩居然喜歡被人視

姦!?以後妳就在新聞台露奶子報新聞,一定會紅到全世界的啦∼!!」

聽到我和小卉的大聲恥笑,佩佩羞愧的瘋狂搖頭否認:「嗚嗚……(沒有!

才沒有!)……嗚嗚……(本主播才沒有喜歡被視姦!)……(一定是你們騙我

的!騙我的啦!)……嗚嗚……」

「操∼!妳這騷貨還想耍賴?乳頭都腫的跟姆指頭一樣大啦∼!!」我大聲

恥笑佩佩説。

「嗚嗚……(我才沒有!才沒有!)……嗚嗚……(放開我!放開我!我要

回家!我要回家!)……嗚嗚……」佩佩崩潰的撕力悲鳴,完全不想承認自己的

身體有感覺!

「哈哈∼放心,等我們爽夠了,一定會放妳們回去的。」小卉得意的回答。

「嗚嗚……(不!不要!你們還想怎麼樣?)……嗚嗚……」佩佩用着幾乎

絕望的語氣反問,但無論如何,佩佩和芸臻現在只是任人宰割的赤裸羔羊。XD

***    ***    ***    ***

接着在市區開了快30分鐘,小卉突然把車子開進河濱公園的停車場,並將

車速減緩,慢慢的觀察週遭的環境。

「怎麼忽然開進來這裏啊?感覺很偏僻耶∼」玲玲有些不安的問説。

的確,在半夜2、3點的停車場,顯得有些空曠和荒涼,尤其是每盞路燈都

離的很遠,再加上故障的路燈也不少,看起來就是犯罪的温牀啊!!

「哼哼∼當然,老子昨天還特地去網咖查資料,這個停車場可是打野炮的着

名景點哩!」小卉得意的笑説。

「打野炮!?妳到底想幹麻啊!?」玲玲緊張的大叫。

媽的,難怪小卉去買個宵夜買這麼久,除了買這些工具,還規劃要在這偏僻

的河濱停車場凌辱佩佩!?

「嘻嘻∼這騷主播不是很喜歡做愛?現在就讓她們做的更刺激點!」

「吼∼妳怎麼這麼亂來啦!」玲玲抱怨説。

「好啦∼這個地點不錯,我們在這邊下車吧。」小卉看了看窗外説。

小卉把車子停靠在河邊的停車格,四周也停了不少車子,而最靠近的路燈也

有近百公尺遠,這個幽暗偏蔽的角落十分適合打野炮。

「把她們的頭套和膠帶拿下來,然後全部下來吧。」小卉命令説。

我和玲玲分別拿下佩佩和芸臻的頭套和嘴上的膠帶,只見她們用驚恐的眼神

看着我們,眼角更是有流過淚的痕跡。

我和小卉、玲玲先下車後,佩佩和芸臻才身體發抖的跟着下車,在幽暗的河

濱停車場,她們無助又害怕的眼神看了看四周,縮澀的站在車子後輪旁。

小卉看了看兩人,接着忽然發現什麼似的大聲恥笑説:「哈哈哈∼真是有夠

淫賤的母狗主播,妳看看自己剛剛坐的座位,上面的淫水好大一片啊!」

我和玲玲好奇的往車內看,果然在佩佩剛剛坐的位子上,一大片明顯的深色

水漬,若不是佩佩離開那位子,不然還真沒辦法察覺到。

佩佩瞄了車內一眼,馬上羞恥的滿臉通紅辯解説:「嗚嗚∼∼那才、才不是

淫水!……那是……那是我流的汗啦∼!……嗚嗚嗚∼∼我才不是淫蕩的主播!

你們不要亂講話啊!!」

小卉驕氣的挺了挺她豐滿的爆乳,不客氣的繼續恥笑羞辱佩佩説:「哈哈∼

是嗎?那為什麼坐妳旁邊的那個狐狸精就沒濕成一片!?看來妳這騷主播很享受

全裸逛街啊!妳會當主播,一定是想要滿足妳內心被視姦的噁心性癖吧!!」

對於平時看起來總是高雅嬌貴的佩佩,竟然有如此不入流的性癖,小卉當然

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卯足全力的羞辱佩佩!

「嗚嗚∼∼我、我……才沒有被視姦的癖好!你、你……不要亂講啊!」佩

佩被小卉恥笑的無力反駁,看她一臉震驚與羞愧的表情,想必也是今天才發現自

己有被視姦的性癖吧!! XD

「嘿嘿∼佩……妳這騷貨就別再狡辯了,證據都這麼明顯了!」我也跟着恥

笑起佩佩説。

「沒有!沒有!……我才沒有……」佩佩極度羞恥的急忙反駁。

佩佩話還沒説完,表情忽然頓了一下,看了看我和小卉、玲玲的身影,接着

恍然大悟叫説:「你們……你們……是小武、玲玲和變態乳牛!?」

聽到佩佩視破我們真正的身分,我和小卉、玲玲都錯愕了一下。

「呃……誰是小武、玲玲?我們不認識!」小卉心虛的反駁説。

「哼!妳這變態的乳牛少給我裝蒜!就算穿上雨衣,妳胸前那兩粒廉價的乳

房組織還是大的明顯!妳以為我會笨到看不出來嗎!!」佩佩氣的大罵説。

靠,小卉這笨蛋,都知道自己奶子這麼大,單薄的雨衣根本遮蓋不住,沒事

幹麻挺什麼胸啊!?

「嘖嘖∼想不到妳這主播還挺聰明的,妳的智商沒跟妳身上下垂奶子成反比

嘛∼」既然被識破,小卉仍不忘嘲笑一下佩佩。

「哼∼我看妳才是笨蛋吧!只會用那廉價的木瓜乳溝吸引男人!」佩佩也不

幹示弱的反嗆回去。

知道我們的身份後,芸臻震驚又不解的問小卉説:「……小卉,你、你們為

什麼要這樣對我和佩佩姊?」

「哼∼」小卉哼了一聲,脱下面具和雨衣後,才不悦的對芸臻説:「誰叫妳

這狐狸精敢搶老娘的男人,晚上妳和小武做愛做的很爽嘛∼」

「我、我才沒有想要跟妳們搶小武啊!!……是佩佩姊……要我……」芸臻

臉紅反駁説。

「哼!少説廢話,老娘找妳來不是要給小武白嫖的,是要妳阻止那騷主播繼

續纏着小武好嗎!!」小卉冷冷地回嗆説。

「呃……」芸臻一臉驚訝,沮喪的繼續説:「……所以……小卉妳當初會找

我來……只是……要當妳的棋子而已嗎……」

「哼∼別理這變態的乳牛,只要妳乖乖的在學校伺候小武,等妳畢業我就會

讓妳當我的助理。」佩佩安慰芸臻説,並有拉攏她的意味。

芸臻看了看佩佩和小卉兩人,一臉茫然無助的表情。

接着佩佩轉頭看着已經拿下面具和雨衣的我和玲玲,表情冷峻的説:「你們

還不快把我和芸臻下面的按摩棒拿下來。」

在佩佩的命令下,我只好乖乖的先蹲下幫芸臻拔下粗大的假陽具,再幫佩佩

拔出按摩棒時,只見上面沾滿濕淫的蜜水,比芸臻的還多出不少份量,恥丘上紅

嫩的蝴蝶陰唇還滴落些許蜜汁。

「哇∼佩佩妳剛剛是不是真的有……」我驚訝的問説。

佩佩一看到我臉上訝異與意外的表情,臉蛋不禁露出羞恥與氣憤的紅暈。

「少、少廢話……」佩佩難得用不耐煩的語氣罵我。

接着佩佩恢復冷峻的表情問我和玲玲説:「哼∼你們這兩個幫兇,居然也敢

幫這變態的乳牛來整我!?」

「嗚∼以後我不敢了啦∼」在佩佩身為大姊的威嚴下,玲玲馬上求饒認錯。

「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我也急忙解釋説。

「是嗎∼所以就因此出賣我和芸臻!?」佩佩冷冷地問説。

「因為……因為……」我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解釋。

「誰叫小武幹了琦琦,我只是威脅小武要跟嘉豪告密罷了。」小卉毫無恐嚇

者的自覺,大剌剌的幫我解釋。

「小武!……你……怎麼也……」第一次聽到我和琦琦的關係,芸臻睜大雙

眼看着我,臉上的表情滿是驚訝。

「靠,這、這都是有原因的啊……」我尷尬的對芸臻解釋。

「琦琦?她是誰?」佩佩則納悶的看着我。

「就是上次我們打脱衣麻將,和小武一起洗鴛鴦浴的女生,也是嘉豪淫蕩的

女友。」小卉繼續幫我解釋。

「哦∼我想起來了。」佩佩恍然大悟説,接着表情有些不悦的對我説:「哼

哼∼這個叫琦琦的,條件根本不能和我跟玲玲比,小武你居然為了這個女人和變

態乳牛設計我和芸臻?」

「這……我……因為……」對於佩佩的質問,我仍是啞巴吃黃蓮。

「嘻嘻∼當然不只有琦琦一個人啊,小武還幹過小柯的女友曉如呢!」小卉

雞婆的洩漏我更多的炮友名單。

「小武!!」芸臻驚訝的大叫,似乎驚覺到原來她自己也只是我眾多的炮友

「靠!小卉妳這混帳!幹麻一直在芸臻面前爆我料啊!?」我腦羞的大罵。

「怕什麼!?反正芸臻也被你幹過一次了,大家都是同條船的。」小卉不屑

的回答。

靠!什麼同一條船,再給妳這乳牛亂搞,船都快要沉了啊∼!! 囧rz

「咳∼咳∼小武,除了我們,你到底還有幾個……炮……地下老婆?」佩佩

聽到曉如的名字,表情凝重的看着我。

「不、不幹我的事啊!那是小卉硬要我上的好嗎!」我急忙撇清責任,免的

佩佩不爽再當我的地下老婆,那我可就虧大了!

「是妳這變態乳牛逼小武幹的?」佩佩轉頭問小卉。

「哼∼誰叫曉如、曉芸那兩姊妹在老娘打工的賭場詐賭,當然要給她們一點

教訓啊!她們被小武幹還算是走運了,被賭場的人抓包,那可不是幹個幾炮就能

解決的!」小卉理直氣壯的回答。

「呃、小武,你……你……連曉芸都有一腿?」芸臻震驚的問説,接連的爆

料,已經讓芸臻驚嚇的合不攏嘴。

「當然啊!曉芸還是處女喔∼那天真是便宜了小武!」小卉淫笑回答。

「夠、夠了!小卉妳不要再説了!」我用着哀求的聲調大叫。

「哼哼∼想不到小武哥哥還挺行的嘛∼不但有了我和玲玲兩姊妹,沒想到還

暗藏另外一對姊妹花呢!」佩佩語氣微酸的説,表情也變的有些吃醋起來。

「唔……這些……還不都是小卉主意……」我裝可憐的辯解。

「對啊,也不是小武主動去碰曉如她們的啊∼」玲玲也幫我説話。

「妳這笨蛋,現在還幫小武説話?」佩佩不悦的罵説。

看佩佩陰晴不定的神情,我頭皮也開始發麻起來,要是再被這些大奶妹知道

我私底下還幹了筱仙和可莉的話,鐵定會被抓去浸豬籠吧!! 囧rz

佩佩過了一會,語帶警告的對我説:「哼∼這些事就算了,你不要玩膩了玲

玲就把她拋棄就好!不然……」

不等佩佩説完,我馬上回答:「當然、當然不會!我才不是那種混蛋!」

「吼∼就是啊!小武才不是那種人啦∼!」玲玲也大聲附和説。

「唉∼」佩佩無奈的看了玲玲一眼,接着説:「好啦∼好啦∼這無聊的綁架

遊戲結束了,我們該回去了。」

佩佩説完,準備要和芸臻上車。

「哼哼∼户外春宮秀都還沒開演,怎麼可以這麼早回去呢!」小卉忽然嗆話

「妳這變態乳牛,妳還想幹嘛!?」佩佩冷冷地問説。

「當然是要妳和狐狸妹一起在這野炮聖地打場野炮秀啊!」小卉淫笑回答。

「妳這白痴!我幹麻要聽妳的。」佩佩冷笑説。

「就、就是啊!我才不會在這地方打、打野炮。」芸臻也臉紅抗議説。

忽然,一陣閃光配合啪、啪、啪的聲響,殺的佩佩和芸臻措手不及。

「妳、妳在做什麼!?」佩佩緊張的大喊,雙眼也被閃光刺的閉了起來。

「嘿嘿∼好啦∼現在我手上有妳們全裸的照片,乖乖配合,不然我就要把照

片貼在網路上!別忘了,妳們現在可是光着屁股出門啊!」小卉手上拿着DC,

姣好的瓜子臉得意笑説。

「妳、妳這不要臉的乳牛!!」佩佩咬牙切齒的怒罵説。

「小卉,妳……妳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們!?」芸臻一臉又驚又恐看着小卉。

「哼哼∼小武,你從後面抓住這騷主播,別讓她亂跑。」小卉命令我説。

「小武!!」佩佩着急的大叫。

「呃……我……」

「小武,你可別忘記你上過琦琦和曉如的事啊。」小卉威脅説。

「嗚∼佩佩姊,對不起,我也是被逼的∼」我低頭道歉説,並走到佩佩背後

抓住她的雙臂。

「混、混蛋!!妳這變態乳牛給我記着,本主播一定會報這個仇的!!」佩

佩見情勢不可逆,氣憤的大聲放話。

「嘻嘻∼老娘這幾天MC來,我看妳怎麼報仇!」小卉得意的笑着。

「哼……」

「可是要是姊姊在這裏被別人看到……不好吧……」玲玲擔心的説。

「嘻嘻∼放心,老娘早想好了,給這母狗戴上這些就不怕被人看到啦!」

小卉説完,從她的紙袋拿出黑色的物品,走到佩佩面前,粗魯的在佩佩性感

的雙唇間半塞進一顆充滿小洞的紅色口球,再把連接口球兩端的黑色皮帶一路套

往佩佩的後腦杓。

「唔唔∼妳這變態!」佩佩又驚又羞的支嗚大罵。

「喀喀∼還有呢∼」小卉淫笑説。

小卉又拿出一個奇怪的道具,皮帶的一端有兩個黝黑的鐵鈎晃啊晃。

「唔唔∼妳還想做什麼!?」佩佩眼神驚恐的詢問。

「等一下妳就知道啦∼」小卉説完,把兩個黝黑的鐵鈎輕輕的勾住佩佩的鼻

孔,接着向上一拉,佩佩堅挺的鼻子立刻朝了天,小卉再將另一頭的皮帶固定在

後腦杓的口球皮帶處。

「哈哈哈∼這樣子保證沒有人可以看出這淫蕩的賤奶肉奴是全國知名的侯大

主播啦∼!」小卉看着她精心傑作,滿足的淫笑。

「唔唔唔∼∼快拿下來!妳這變態的乳牛!∼∼唔唔唔∼∼我才不要戴上這

些變態的東西!∼∼唔唔唔∼∼」佩佩又氣又怒的對小卉怒罵。

現在全身赤裸的佩佩,被小卉強戴上這兩個調教的用具,立即變成A片中受

盡肉棒凌辱的淫蕩肉奴,這下被外人看到鐵定是認不出佩佩的身分,但這騷淫的

調教奴隸模樣,實在是太上霹靂……懶叭火了!高挑纖瘦的身材,配上一對飽滿

的大奶子,又長又直的白皙大腿,尤其是在這空曠的幽暗河濱停車場,要是佩佩

想全裸逃跑,絕對會被在路上遇到行人狠狠的輪姦一番!!

「嘻嘻∼精彩的才正要開始呢∼」小卉神秘的淫笑。

小卉又從她的百寶袋……不是,是從紙袋拿出一根白色中空的塑膠棒子,長

約10公分,寬4∼5公分粗,為什麼會知道棒子是中空的?因為這根奇怪的棒

子表面佈滿直徑約1公分的小孔啊!

正當我感到納悶這棒子的用途時,小卉兇狠的對芸臻命令説。「妳這騷狐狸

精,給老娘含上它!」

在小卉的淫威下,芸臻害怕的張起小嘴,含住小卉手上的白色塑膠棒。

「很好,接下來,妳就用這根棒子,幫你最敬愛的騷主播自慰吧!」小卉不

懷好意的淫笑説。

「唔唔唔∼∼妳這變態的乳牛!!妳到底想幹嘛!?∼∼唔唔唔∼∼」佩佩

激動的嗚鳴!

「唔唔∼∼可是……這樣好變態……可以不要嘛?……唔唔∼∼」芸臻臉蛋

滿是羞恥的紅暈,她完全沒料到小卉竟然要她做出如此低級淫賤的行為。

「哦∼如果妳不怕老娘把妳丟在這,讓附近的流浪漢輪姦的話,妳就不要做

看看啊!」小卉裝狠恐嚇芸臻説。

「唔唔∼∼不要!不要!我照做就是了……」芸臻害怕的哭喪求饒。

「玲玲,把這騷主播的右腳抬起來!」小卉命令玲玲説。

「好、好啦,我知道了啦……」玲玲表情幽怨的回答。

等玲玲抬起佩佩的右腳,露出微隆的陰户,芸臻走到佩佩面前,低聲説句對

不起後,紅着臉慢慢的蹲了下去。

「唔唔∼∼不要!不要!∼∼你們快住手啊!!∼∼唔唔∼∼」佩佩羞愧的

搖頭悲鳴求饒。

脱衣麻将6(三)对决再起(下)下半段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