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文學】龍襄43-44

第四十三章商子無情賈無義,今日始知國事艱

紫苑意外地沒有趁着龍襄洗澡進來偷襲,微微有些遺憾之餘,龍襄也是難得 單單純純的好好洗了個澡。

龍襄哼着纏綿的歌兒,將純白色的皂角被按壓在膩白如凝脂的嫩乳上,微微 揉搓間陷入其中,劃出了一道道透明的泡沫——此方世界中,西域諸國早就有了 製造香皂的技術,只不過出於習慣,東方的貴家作坊裏仍將皂角粉、玫瑰精油和 茶精添加其中,香味淡雅純淨,所以人們仍習慣稱之為皂角。

皂角的好處在於,並不會遮掩主人自身的香薰,反而會將女子天然的體香烘 託得更加明顯,所以大多皆有天生香薰的貴家女們自然是更加青睞本土的皂角膏, 而非從西洋進口的香皂。

只見龍襄雙手攏着自己兩隻彈跳不已、滑不熘丟的肥美玉兔,揉搓得滿是薔 薇色,紅嫩如鴿吻的乳尖早已挺翹起來,在主人指縫間若隱若現,不一會兒就被 半透明的泡沫所包裹。

她的雙乳繼承了巫家的特點,即使未曾孕育,也會不斷產乳,所以龍襄的一 對乳房有時不由自主分泌出絲絲乳汁,導致經常散發着乳香,讓主人困惑不已。 所以每次洗澡,這對玉乳都成了主要的清洗對象。

裏裏外外將乳溝、乳腋和雙峯垂下時和肋部自然產生的縫隙都清洗乾淨後, 龍襄攏着右乳,湊到鼻端好生聞了聞,只可惜這麼一抬不只有怎麼刺激了淘氣的 玉兔,一絲奶水緩緩滲出,害得龍襄不得不又是一番清洗——她的乳香事實上並 不難聞,反而有種讓人安心的氣氛,但龍襄早已習慣了女子的身份,裝嫩可是必 修課,她可不希望社交時被人看出她早已身為人母。

走出浴室,龍襄擦乾身子後卻沒發現自己穿進來的浴衣,雖説有可能是侍女 拿去清洗了,但想到某個傢伙,龍襄知道肯定並非如此。

「紫苑,你這傢伙!都這麼大了怎麼還玩這種無聊的惡作劇啊……」

只見紫苑安靜沉穩的坐在一襲浴衣上,一盞茶、一杆煙,仿若老僧入定般, 散發着微微的禪意——當然了,這得無視她屁股底下坐着的浴衣。

「誒?才沒有惡作劇,主公大人您在説什麼啊~ 」

龍襄看了看左右,發現四處無人,便毫不猶豫的放下了遮掩在三點的手臂, 像惡狗……像猛虎撲食般撲倒了紫苑。

「你這笨蛋,快把衣服還給我啊啊啊!」

「就、就算是主公大人,也不可以槍我的坐墊!」

「你哪隻眼睛能看出這是坐墊啊!?」

這場撕逼大戰持續了將近一刻鐘,幸虧虞館裏沒什麼人,不然虞姬的名聲可 要徹底完蛋了……

爭搶了半天,浴衣沒搶回來,但卻紫苑已是羅衫半解、嬌喘連連,一對就算 是龍襄也要驚嘆的豐滿玉乳起伏連連,就連上面的微微汗跡都十分清晰,微微敞 開的衣擺無法遮掩兩條修長的玉腿,這一刻的春色就連龍襄都怦然心動。

「怎麼,主公大人對區區在下怦然心動了嗎?」

龍襄翻了個白眼,一把揪住浴衣,用力一扥,但紫苑卻寧死不屈的撲在上面。

「哎呦!」

紫苑四仰八叉的碰倒了茶杯,新砌的茶水四溢,沾濕了紫苑身下的浴衣。

「濕了啊……」

「都怨你,一件浴衣而已有什麼好搶的。」

「才不是浴衣嘞!」

紫苑欲哭無淚的展開衣物,的確不是龍襄之前穿的浴衣,而是一件白色的三 紋羽織。

「明明是人家辛辛苦苦為主公大人準備的禮物,卻被這樣隨意的糟蹋了,看 來人家在主公心中的地位也就是那樣了吧,泣泣泣……」

紫苑偷哭的時候,時不時還偷偷瞄她一眼,搞得她難得的愧疚感轉眼就煙消 雲散,然後一噼手奪了過來,道:「拿回去熨熨還能穿嘛,這個禮物我很喜歡, 就當是你偷走我浴衣的賠罪禮好啦!」

「誒……我才沒有偷嘞!」

「説謊的話可是會長不高的呦~ 」

「哼,在下的個子已經夠高了!」

「原來如此,所以才肆無忌憚啊……」

就連龍襄自己的沒有察覺到,她的嘴角四溢的,仿若前世時恣意張揚的笑容。

…………

「啊~ 啊!不行啦!虞姬大人,臣妾做不到啊~ 」

龍襄吊着死魚眼,對眼前這個矮個子無良傢伙的滿地打滾撒潑毫無反應。

「你可是欠了虞國十萬貫的欠款,快點還錢啊混蛋!」

「誒嘿嘿嘿,這年頭可是欠債的是大爺!老娘就不還怎麼着了!」

蘿莉商人叉着腰,盤腿坐在地上,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

「呵呵,奴家可真是恭喜大爺您不用還錢了,請一路走好。」

蘿莉表情僵硬的看着龍襄殺氣騰騰的慢慢拔劍,立刻毫無廉恥的抱住了龍襄 的大腿,悲痛欲絕的哭訴道:「不要啊陛下!人家、人家活的也是好艱難好艱難 噠!今年生意不景氣,我家的船隊還在海外遭了風暴,人家再這麼陪下去就要去 賣身壞債了啦!」

「那你去賣啊!」

龍襄毫不留情的將悽苦蘿莉甩到一邊,要是被別人看見肯定會被認為是某家 貴族拔屌無情……

「泣泣泣,沒辦法了,人家純潔的身子,就要這樣……來吧,用力凌虐我吧! 就讓我以身抵債把~ 」

蘿莉悽楚的拉開了衣領,盈盈一握的玉乳含羞半露,精緻的鎖骨還有着絲絲 紅暈。

「老娘只要錢!就你這二兩肉,一貫錢都抵不了!」

蘿莉立刻飽受打擊,眼角漸漸溢出淚水,大聲哭喊道:「虞姬大人,最討厭 了!嗚嗚嗚……」

説完就拉都拉不住的淚奔了,速度之快簡直一騎絕塵。

「靠,還有這一手啊!」

龍襄無力的坐在竹姬旁邊,滿臉消沉,而竹姬此時已經陷入迷離狀態了,還 在不停傻笑。

「誒嘿嘿嘿,這已經是第五十七家了,連一貫錢都沒要到,看來大家都沒錢 了呢!!!看來以後要露宿街頭了呢!!!姐姐,我們趁現在逃跑好了~ 」

「我們逃了虞國可怎麼辦啊……」

龍襄頭痛的揉了揉腦袋,現在虞國最大的問題就是這個,紙面上的債務財產 無法兑現,而國家發的債券卻已經到了返還紅利的時候……商人欠錢不還簡直天 經地義,而國家欠錢不還後果可就嚴重了。

當初龍襄和朝臣們設計虞國的經濟體系的時候,所有設想都很完美,這幾年 的運營也很順暢,但沒想到一遭到雪災,立刻就暴露出原型。

過去虞國依靠着連年增收的糧食和販賣香之町的地產維持着體系的運轉,但 前者因為雪災而減產,而後者也因為房價大跌而破產,龍襄本以為抄襲自前世的 經濟模式能在異界大放異彩,但事實卻給了她重重一棒。

「啊啊啊!不管了,大不了就和姐姐一起去賣身抵債好了!」

竹姬剛發泄完,卻發現龍襄一副頗感興趣的表情,立刻震驚的接道:「不是 吧!你還真想啊!」

「怎麼?明明小竹姬每晚都要和那麼多姐妹歡好,難道還會害羞不成?」

「但、但那是自己家人啊!被陌生人侵犯什麼的……」

竹姬臉紅紅的想像了一下,立刻抱住腦袋一陣嗚咽,表示無法接受。

「唉,沒辦法,為了虞國也不得不這麼做啦……打出我虞姬的旗號多少也能 賺點錢吧?」

「嗚咕,淫亂的姐姐大人好討厭!」

説完,竹姬也頭也不回的淚奔了,只留下龍襄饒有興趣的盤算着自己賣藝又 賣身能賺多少錢……

所以説,上位者什麼的有時候也不好幹啊。

第四十四章風流虞館俏佳人,柳暗花明故人來

春意綿綿的暖風吹過虞館內的重重帷帳,纏綿悱惻的嬉笑和呻吟讓行人駐足, 恨不得立刻攀過圍牆,一窺神秘春色。

龍襄的雙手被反剪到身後,一對隨着節奏懸空搖擺的玉乳在不斷地碰撞中變 換着形狀,兩朵挺翹的紅梅搖曳出放蕩的痕跡。

噗滋噗滋……

水色隨着肉體的碰撞而四處濺射,汗漬和淫水隨着龍襄蜿蜒的腰臀曲線緩緩 滑落。按照恩客的要求,龍襄擺出了母犬交尾的姿勢任人蹂躪,雖然有些不甘, 但她的身子還是不斷散發着淫浪的味道,每一寸肌膚都因被插入的快感而戰慄着, 雖然龍襄不想承認,但她的確在和陌生人的性交中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快感—— 不需要考慮各自的身份地位,也無須對對方負責,心靈之間的距離反而釋放了肉 體的束縛,讓雙方都可以盡情享受人類最原始的快樂。

「啊、啊……真是絕美的妙穴,老身要射了,小妖精接招吧!」

「嗯呀~ 請、請您不要在這種時候説奇怪的話啊!」

龍襄心中不由產生了「啊被一個笨蛋幹得這麼快活的我可真是悲哀啊」這種 想法,但即便如此,在她體腔內激射的熱流還是令她情不自禁的尖叫起來,被滿 滿的受精後便全身脱力般軟倒在竹蓆上。

「哎呀呀,這才兩刻鐘呢,老身可真是虧了啊,你這磨人的小妖精,都快把 老身攢了十年的精氣吸光了!」

龍襄翻了個白眼,努力跪坐起來後便將凌亂的長髮勉強梳理的乾淨了一些。

用梳子將被乾涸精液黏在一起的頭髮疏開,然後噴了一大堆百花露掩蓋痕跡, 愛惜身子的龍襄這才才稍微安心了一點。

「您要是稍微節制一點的話也不至於這樣啊!」

雖然獲得了難得的休息時間,但早就「勞碌」了整整一天的龍襄還是被這個 一上來就全力以赴的傢伙弄得很是疲憊。

「誒嘿嘿,老身也是沒有辦法啊,難得見到了如此美妙的西國嬌娃……不過 我也的確是有些自以為是了。」

這個自稱為老身的傢伙看上去並不蒼老,最多和紫珠一個年紀——但明明已 經到了應該對年齡敏感的年紀,但卻總是「老身老身」的自稱,真是豁達到了沒 心沒肺呢。

「那麼,您多大年紀了?」

「嘖嘖,老身都已經五十一了,早就已經不會被你們這些毛丫頭迷惑了!」

「哦?這位大人可真是偉大呢~ 」

龍襄心裏微微一哼,故意雙手按在竹塌上,胸前亂晃的媚肉被雙臂擠出誘人 溝壑,美妙的曲線讓這個「老身」乾脆利落的噴出鼻血。

把沒心沒肺的老東西萌了一臉血後,龍襄很是自然的招唿久候的侍女進來收 拾殘局。

「喂喂喂!老身還沒走呢!」

「那就請喝些茶清醒一下吧,我可不希望一會兒叫人把您抬出去呢。」

這個慘遭嘲諷的傢伙憤憤不平的想要反擊幾句,但想了一下,還是觸頭喪氣 的任由侍女給她換上浴衣。

「什麼時候虞國的妮子都這麼潑辣了……相比起來當年老身邂逅的那位貴人 可真是清麗優雅啊。」

龍襄頗有興趣的問道:「哦?貴客見過我國的哪位長輩?説不定在下也見過 呢。」

「唉,你大概沒見過吧,那位很多年前就英年早逝,她正是花之宮的上一代 當主,花之宮飛鳥。」

龍襄很乾脆的把茶噴了貴客一臉——以免嗆到自己——然後趕緊幫她把氣鼓 鼓的臉頰擦乾淨。

「哈哈,抱歉抱歉,在下可真是沒想到啊。您什麼時候見過我……我是説那 位殿下?」

她本不想回答,但看到龍襄近在咫尺的的嬌俏容顏,還是忍不住想要吹噓一 下。

「哼哼,真是個沒禮貌的傢伙!不過告訴你也無妨。」

然後,她露出了回憶的神色。

「唉,當年的我,還是一個雙十年華的嬌俏少女,在一個仲夏夜的美麗夜晚, 遇到了那位在月下舞劍的人兒……」

切,可真是千篇一律的開場啊。

龍襄儘量把自己的不屑隱藏起來,繼續言笑晏晏的聽她講述。

「不愧是有着『飛鳥斬』稱號的劍豪達人,就連天上飛翔的海鷗都會被輕鬆 斬落,那種神乎其技的技藝恐怕在下這輩子都不會再見了吧……然後在下情不自 禁的上前搭話,好好接觸之後,那位美麗的少女和我敞露心扉,想我道出了心中 的苦楚。」

「『因為不善理財,所以町裏的大家都快破產了,真希望得到幫助!』那時 的在下滿腔熱血,哪裏忍得了這等人兒忍受折磨,便當場應允要將家中的財富給 她一半,以便幫她解決困頓!」

「誒?還有這種事啊!」

沒想到媽媽當年竟然也會因為金融危機四處求人,該説不愧是母女嗎……

然後這位貴客露出了大家都懂的笑容。

「誒嘿嘿,然後自然就是心存感激的少女為報恩而投於我的懷抱啦,但一夜 雲雨後在下才想起來家裏的錢都已經被我敗光了,於是趁着她沒醒就趕緊捲鋪蓋 跑了。」

貴客突然發現虞國丫頭手裏的茶杯突然裂開一道縫隙,然後才注意到這個漂 亮女孩的嘴角顫抖着露出了一個可怕的微笑。

「這位大人,您可欠本家您的一半家財呢~ 」

她這才發現,這個姑娘的長相似乎有些與當年那位有些相似……

…………

雖然「請求」那個當年欠下母親風流債的混蛋掏出一筆巨款,但對虞國的危 機老説仍是九牛一毛,接了整整半個月客的龍襄最後也終於放棄了這種聊勝於無 的補救方法——當然了,再次發現腹中胎動才是根本原因。

雖説龍襄有鎖陰的功夫,但就算這樣也扛不住日日夜夜被人幹啊……也不知 道肚子裏的寶寶是哪個幸運傢伙的種,讓龍襄不得不再體驗一遍十月懷胎的艱苦 過程。

不過就算這樣,龍襄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在外國草草降生,於是便在立夏 的時候做出了返回虞國的決定,但沒想到在臨行前,有人到虞館指名道姓的要見 她。

「嘖嘖嘖,沒想到真是你啊,親愛的『花姬』殿下。」

龍襄瞬間認出了來人,卻是一位多年不見的故人:「卑彌唿!?」(詳情請 見31章)

「哼哼,您還真是認得在下呢,明明是當年奪走了咱的貞操就棄之不顧的薄 幸之人。」

「誒嘿嘿,我當年也是有難言之隱的啊,您這般美麗可愛的女子,我怎麼可 能就隨便放掉呢。」

卑彌唿哼哼着跪坐在龍襄對面,她這才發現這個少女寬鬆的衣物中已經十分 碩大的肚子。

「你懷孕了!?」

「哼,本想在下只是借着東國的涼爽夏季生子的,沒想到竟然一來就見到了 你這傢伙,可真是出門不幸呢!」

龍襄仔細一算,九個月前不正是自己和卑彌唿初遇的時候嗎?

似乎發現了龍襄的想法,卑彌唿有些不耐煩的揮舞着扇子説道:「你這傢伙 就不要猜了!我的孩子的確是你的種,但你可別想藉此要挾我!」

「怎麼可能,我龍襄可不是那種人!不過我可不希望我的孩子被討厭我的人 生下來呢,我們和好吧,小卑彌唿~ 」

「囉嗦!明明把咱棄之不顧的就是你,竟然還腆着臉要和好!沒見過你這樣 的笨蛋!」

龍襄看着氣鼓鼓的小傢伙,心中忽然很是憐愛——明明是和雪代差不多年紀 的小女孩,卻已經必須承擔懷孕生子這樣的負擔,想必心中一定是無比彷徨恐懼 的吧……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自己必須承擔這份責任。

於是龍襄立刻順着自己的心意丟出直球,她不顧女孩的掙扎,強行把卑彌唿 摟在懷裏,一邊安撫般吻着她的櫻唇,一遍温柔的撫摸着她隆起的小腹。

「可惡……毫無廉恥……嗚咕~ 不許,不許你再這樣欺負人~ 」

「哭吧,卑彌唿把一切悲傷和恐懼都丟給我就好。」

「嗚嗚嗚……明明是個討厭的傢伙,竟然説這麼恬不知恥的話!」

話是這樣説,但龍襄充滿母性的懷抱還是讓卑彌唿盡情的哭泣起來,直到半 刻鐘後,卑彌唿才漸漸安靜下來,似乎是睡着了。但噴在自己胸脯上的唿吸還是 讓她知道這個女孩還醒着,只是不好意思抬起頭而已。

「卑彌唿,再賴下去的話太陽就要下山了呦~ 」

「哼,明明剛剛還説讓咱把悲傷丟給你的!就用你這對下作的胸部發泄吧!」

然後,卑彌唿立刻將小手伸進了龍襄衣襟,一手一個的抓住了兩顆彈軟肉丸 揉搓起來。

「我捏我捏我捏!唔唿唿,明明只是幾個月不見,乳頭就已經變得這麼大了, 坑定沒少叫人捏吧!」

「才不是呢,雖然的確沒少讓人捏,但這是因為懷孕啦!卑彌唿也是一樣, 要是想親自為寶寶哺乳的話,就在生孩子前好好把奶嘴捏成方便的形狀吧。」

龍襄好氣又好笑的任由卑彌唿率性的玩弄自己的乳房,但她也不是好欺負的, 順手便從卑彌唿身後攏住了她的一對因為孕身而變得綿軟的翹臀,像揉麵團一樣 將手深深陷入其中,彈軟臀肉擠壓着本就濕膩的幼穴,淫肉摩擦中,卑彌唿喉間 情不自禁的發出了可愛的呻吟,不一會兒就被「擠」出了淫水。

「壞蛋,你又把咱弄成這樣了,這回可要好好負責呦!」

卑彌唿解開自己的羅衫,圓沃沃的白皙孕腹下,一根異於常人的怒龍猙獰出 鞘,光是用龜頭指着自己,就令龍襄渾身酥軟不已。

可二人此時一個新孕一個待產,都不是交合的時候,於是龍襄便教身子不變 的卑彌唿躺下,自己跨坐在卑彌唿頭上,俯身將卑彌唿的怒龍含在嘴裏舔弄吸吮, 而卑彌唿也有樣學樣,有些生澀的仰頭將龍襄分身含在喉中,有些被動的任由陽 根在自己白嫩的喉嚨裏進進出出。

因為身形上的差距——龍襄至少比卑彌唿高一尺還多——龍襄可以很方便的 用自己的胸部為卑彌唿乳交,於是便自然而然的用自己雪糯的雙峯夾住她的陽根, 看着卑彌唿情不自禁的挺弄着腰肢,虯龍般鮮紅的龜頭在自己乳溝間進進出出, 龍襄含住龜頭,讓麝香般濃烈的味道溢滿喉間,她不禁意亂情迷,扶柳般腰肢一 挺便將陽具齊根沒入卑彌唿深喉,幾近窒息般的感觸和身體愈加濃烈的性感令懷 孕的少女身子不由戰慄起來,不一會兒就精關一震,大股濃精從龍襄唇畔溢出, 突如其來的濃烈腥臊苦楚味道令龍襄也不禁下身一挺,將汩汩潮水滿滿的射入卑 彌唿喉中。

「咳咳咳!咱,咱要死了……」

「不會的不會的,都咳出來就好。」

龍襄愧疚的幫卑彌唿拍着後背,幸虧幾天自己夜夜操戈,出精量已然不多, 要不然非得真讓卑彌唿被精液淹死不可。

「惡,你們城裏人真會玩,咱家這種鄉下人可從來沒幹過這種事……」

「嘛,小卑彌唿不也玩得很開心嘛?」

龍襄指了指自己唇角和胸部上滿滿的白色濃漿,然後很是色氣的用手指鈎掛 着精液慢慢含着吞下。

「嗯~ 不管體內還是體外,都已經是卑彌唿的味道了呢……」

「好了啦,不要再説了,好羞恥的説!」

不過,經過這次好好地「深入交流」後,還有些怨氣的卑彌唿總算是原諒了 龍襄。之後她把竹姬和雪代都介紹給卑彌唿,幾女之間意外的其樂融融,這恐怕 也是因為她們早就習慣了龍襄的乾脆直接吧。

「哼哼,真虧你這個笨蛋能當上一國之君呢,把自己的國家搞得這麼烏煙瘴 氣,笨蛋程度在諸國之中也算是首屈一指了。」

卑彌唿在聽完龍襄的訴苦之後,毫不留情的予以抨擊。

「誒!不要當着本人的面説我壞話好不好!我也是有自尊的!」

「把小女孩弄懷孕的變態姐姐大人就請不要發言了。」

龍襄看了一眼竹姬背後冒出的滾滾黑氣,立刻選擇老老實實的緘口不言。

「那麼,卑彌唿醬有什麼辦法嗎?雖然母親大人是個把小女孩弄懷孕的變態 媽媽,但這半個月為了國家付出的努力還是有目共睹的啊。」

為什麼都要強調一下把小女孩弄懷孕這件事啊!

「唔,也不是沒有辦法啦,岐山館的媚娘是咱的朋友,想必那個土財主能幫 上忙吧!」

「誒誒誒誒!」

在眾女的驚唿中,卑彌唿有些奇怪的看向她們,顯然對昝琦家和花之宮家的 累代恩怨並不清楚。

(想知道楊過是怎麼寫小説的嗎……)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2016-7-2 08:58 編輯

龙襄43-44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