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 的 小説】蘿莉小研(1-5)

「唿,怎麼還沒來」

我有些無聊的站在遊樂場的門前廣場低頭看了下手錶,九點二十,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20分鐘。

「猜猜我是誰」

一雙小手蒙住了我的眼睛,身後的人嬌聲説道。

我頓時一陣哭笑不得,每次都來這個……「你是貝貝」

「不對!」

「那就是朵朵」

「……你你你,貝貝和朵朵是誰!」

背後的人跳出來,雙手叉腰站在我面前,一頭長髮系成的馬尾辮,上身穿着純白色的T恤,隱約能看到裏面淡粉色的乳罩,下身穿着一條過膝的牛仔褲,腳上一雙白色的涼鞋,白嫩的小腳在陽光的照射下透着一層晶瑩,臉上努力的表現出一副橫眉立目的表情。

「唔,貝貝和朵朵啊,就是我家樓下的王奶奶家養的啊」

「好哇,你説我是狗。。。大壞蛋我打死你,不許跑!」

我叫阿嘉,在A大上大三,長相平平。

身後追我的就是我的女友小硯,一米六的個子配上一張甜美的小臉,34c的胸部,屁股微微翹起,給人一股含苞待放的蘿莉範。

小硯比我小一屆,因為我嚴重的蘿莉控傾向,見到小硯之後就展開了激烈追求,經歷了重重困難,半年前終於把小硯追到手。

八月多的天氣有些熱,笑鬧了一會,小硯雙頰紅撲撲的,額頭微微有些汗,小嘴微張向我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説道:「好啦,暫時放過你,大壞蛋,票買好了沒有。」

「買了買了,老婆大人的吩咐肯定會辦的妥妥的。」

我拿出兩張票在小硯眼前晃了晃。

「那就快點進去吧。」

小硯抱住我的胳膊,34c的乳房隔着衣服蹭着我的胳膊,感受着小硯衣服裏傳出的一陣陣熱力,心中就是一蕩。

「嘉,陪我坐雲霄飛車」

我腳下一頓,差點坐到地上,「@%¥/!」

苦着臉從雲霄飛車上下來,胃裏一陣翻江倒海,雙腿走起路來都感覺有些飄,小硯到是滿臉的興奮,眼睛笑的像兩個小月牙。

拉着小硯走到冷飲攤,一人點了一杯冷飲,我小口小口的喝着壓着胃中的不適。

「嘉,再坐一次吧」

小硯跑過來坐到我的左邊,滿眼期待的看着我。

「……」

「好不好嘛,嘉」

「……」

小硯一隻手摟住我的脖子,整個身體全壓在我身上,綿軟的乳房緊緊的貼在我肩膀,吐氣如蘭的小嘴緊貼着我的耳根,陣陣熱流弄的我渾身發麻「再坐一次嘛,大不了今晚人家再讓你好好摸摸。」

小硯的話説的我一楞,雖然小硯做我女友已經半年了,但我們始終沒有發展到最後一步。

親親,摸摸,用手幫我弄出來,用口,用胸,卻始終不肯把自己給我。

按小硯的話説,是要等到結婚以後的,而且每次都是我要求的,像今天這麼主動那是從來沒有過的,那今晚能不能再進一步…唔,話説,這雲霄飛車有這麼大魅力麼…想到這我頓時一陣凌亂。

「那晚上去我家,而且都要聽我的。」

我稍微試探着説道。

「啊……那一會得坐第一排哦。」

納尼,沒有拒絕,看來今天或許。。。等一下,第一排?,@%¥/!…「……嘎嘎,那現在先讓老公我摸兩下」

我一邊説着,左手摟住小硯的纖腰,直接鉆到T恤裏輕輕的圍着小硯可愛的小肚臍畫圈圈,右手隔着衣服準確的捏住一直剛剛挺立的小櫻桃,左手也漸漸向上遊走,握住一隻飽滿的乳房揉捏着。

「啊……唔」

小硯被我的偷襲弄得渾身一顫,突然叫了一聲,又趕緊用雙手捂住嘴,接着從衣服裏使勁拽出我的左手,又拍了我右手一下,偷偷向四周看了看,臉上寫滿着做賊心虛的表情。

「大色狼,討厭,被人看到怎麼辦,好啦好啦,晚上人家都聽你的。」

看着我把左手放在鼻尖下深深的吸了吸氣,一臉猥瑣的表情,小硯頓時翻了翻白眼「走啦,還不趕緊跟我去排隊。」

被小硯拽着走到檢票的隊伍尾部,心中頓時幾百隻草泥馬唿嘯而過,嗚嗚…

…我的胃,@%¥/!

蘿莉小硯(二)

從遊樂場出來,天色已經漸暗,招了輛出租車,我和小硯一起上到後排,向司機交代了一下地點,司機看起來是個四十來歲的大叔,有些禿頂,雙眼被一臉的肥肉堆積着,顯得很小。

女友玩了一天之後有些疲憊,半側着身坐着,閉着雙眼斜着靠在我懷裏,單薄的T恤被一對堅挺的乳房高高的撐起,運動過後透着紅潤的小臉,粉嫩的櫻唇讓我一陣口乾舌燥。

無意間抬頭發現司機正從反光鏡中向後偷看我女友,眼神透着一絲怪異,似乎有什麼淫邪的聯想,只是一瞥間,就勾起了我的慾念。

很早之前我就喜歡看一些網路上的綠帽或是暴露女友的文章,心裏也曾有過一些幻想,幻想着屬於自己的女友被陌生人上下其手,甚至被壓在身下啪啪狂幹,小穴與屁眼塞着碩大的陽具,一抹抹白漿從縫隙中慢慢滲出。

但自從小硯做了我女朋友,清純的小臉,純潔的心靈,總是向我露出的甜膩笑容,一直讓我提不起一絲把女友讓別人凌辱的念頭。

今天的小硯雙頰一片嫣紅,純潔中又帶着一絲撫媚,看得我心中慾念橫生,反正這個大叔又不認識,如果稍稍露一點應該……唔,淫念一起,下身自然就有了反應。

我俯下身壓住小硯粉嫩的嘴唇,舌頭撬開緊閉的貝齒,伸進小硯檀口中輕輕的攪弄着,一邊品嘗着小硯口中香甜的津液,一邊引弄着她軟綿綿的小香舌。

雙手移到小硯的纖腰上輕輕撫摸着。

一隻手漸漸上移,伸進胸罩撫弄着小硯豐滿的乳肉,兩根手指熟練的找到乳頭的位置,輕輕的揉捏着。

小硯渾身一抖,雙手死死拉着我伸進去的左手,雙眉微蹙,側過臉看着我,臉上帶着一絲哀求「唔……嘉……不要……司機會……恩……會看到的」

「沒事的,你看人家在專心開車,哪有來看你,你稍微小一點聲就不會被發現啦,寶貝你這麼誘人,老公忍不住了嘛。」

我一邊趴在小硯耳邊輕輕説着,一邊用目光掃了一下後視鏡,擦…這猥瑣大叔雙眼泛光直勾勾的盯着後視鏡中的小硯,一臉淫蕩的表情,晚上路面上車輛比較少,車速還是蠻快的,我心中一陣糾結,就這種開法,一會不會車毀人亡吧T_T。

猥瑣大叔看到我目光向他撇來,連忙裝作一臉正經,若無其事的看着前方,擦,如果不是之前餘光瞥到,我都相信他是真的沒有用過貪婪的目光一層層扒着我女友的衣服。

我依舊趴在女友耳邊,輕輕含住小硯粉嫩的耳垂,舌頭順着耳朵外延慢慢舔弄,靠在我懷裏的身體就是一顫,小硯的耳朵很敏感,第一次發現是對小硯説悄悄話,説話間帶起的氣流掃在耳朵上,就令小硯渾身無力,唿吸都變得有些急促。

這一次也不例外,小硯渾身綿軟,重量幾乎全靠在了我身上,交疊的雙腿輕輕扭動兩下,星眸迷離,櫻唇微張,甜膩的聲音帶着一絲顫音「真的會……看到的……嘉……回家……再……好不好,不要。」

「噓,寶貝,再説話就真的要被發現了哦,聽老公的,乖。」

小硯按住我的雙手漸漸無力,我再次叼住小硯的櫻唇,一陣窒息式的熱吻,瘋狂的吮吸的小硯口中的香津,左手退出小硯的衣服,勾住T恤的下擺,幾根手指撫摸着小硯嫩滑如脂的肌膚,慢慢向上提起。

女友被吻得嬌喘連連,根本顧不上我手中有什麼動作了。

淡粉的胸罩被我向上拉了拉,瑩白的乳肉已經露出大半,我把T恤的下擺捲住,胸罩邊緣箍在兩顆挺立的小櫻桃上,粉嫩的乳暈都露出來一點。

後視鏡中的司機早就呆住了,雙眼圓睜簡直快要瞪出來了,眼中佈滿着血絲,嘴唇張大,一臉標準的豬哥相,我擦!下巴上那是口水?握住方向盤的雙手只剩下一隻,另一隻手放在胸前,從背後看像是在前後晃動。

幹!這尼瑪是在看着小硯打手槍?眼看着司機渾身抖了幾下,我下身又是脹大了幾分,心中卻是堵堵的,一陣不舒服。

清純可人的女友露着奶子讓猥瑣大叔打手槍,擦擦擦,我都幹了什麼……「咳咳!」

我冷不丁咳嗽一聲嚇了司機一大跳,看到我從後視鏡中註視着他的眼神,臉上慌亂了一下,坐直了身體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小硯也被我這一聲驚醒過來,手忙腳亂的整理着衣服,做賊心虛的抬眼看了一眼司機,看到他好像並沒有發現,隨即回頭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小手放在我腰間使勁一扭。

「嘶~~……疼」@%¥/!擦,爽完就不不認賬了,小硯也不説話,坐直了身體向邊上挪了挪,扭過頭去不看我。

弄得我一陣鬱悶,不是吧,這就生氣了?我低下頭揉了揉眉心,一會得怎麼哄哄哇。

呲……一陣急促的剎車聲,司機回頭看了我一眼「到了。」

下車把錢給了司機,心裏一陣誹謗,剛才看着我女友打手槍,現在倒是裝的一本正經的。

車子一熘煙開走了,女友沖過來對着我就是一陣拳打腳踢「大壞蛋!恨死你了,被人看到了我以後怎麼做人,不許再有下次了聽到了沒有!以後再敢在外面動手動腳的我就……就咬死你」

唔,咬死我,這要是分開着説多好,我趕緊湊了上去「好好好,老婆大人説什麼是什麼,我當時也是沒忍住嘛。」

「我沒力氣了,背我上樓唄。」

小硯撅着嘴看着我,一臉的撒嬌。

@%¥/!,我擦,什麼情況,這臉變得這麼快,前一秒還打雷呢,下一秒就晴空萬裏了?還附帶撒嬌技能?難道剛才沒生氣?擦擦擦,這頓打算是即興發揮?「額……好。」

蘿莉小硯(三)(肆)

回到家裏我把小硯直接扔到牀上,撲上去吻上小硯的櫻唇熱吻起來,靈活的撬開小硯的貝齒,捕捉到那條東躲西藏的小香舌開始糾纏,時而吮吸小硯口中的香津。

掀起T恤,雙手伸到小硯背後解開胸罩,34C的乳房頓時跳了出來,粉嫩的小櫻桃散發着誘人的欲望。

「恩……唔~」

小硯也明顯動情了,星眸迷離,雙手也在我身上摸索着,雙腿交疊,在我身下扭動着。

我放開小硯的小嘴,開始舔弄起小硯雪白的脖子,然後又移到不住顫抖的粉肩,最後轉移到胸前嬌乳,含住一顆粉嫩的櫻桃,用牙齒輕咬,在小硯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我一手握住另一團乳肉揉捏,一手解開小硯的褲子上的扣子,直接伸到小硯的內褲裏。

「不要……」

小硯在我身下不停地扭動着,用手去阻擋我的進攻,但畢竟還是力氣太小,讓我毫無困難的把手伸到小硯的胯間,整個手掌都貼在小硯的陰部。

「啊……」

小硯全是一陣顫抖,扭頭把通紅的臉埋在枕頭裏。

我顫動着手指肆無忌憚的撥弄着小硯的陰唇,時不時的掃過一粒充血的小黃豆,令小硯渾身就是一抖。

小硯的小穴早就泛濫成災,穴口濕噠噠的一片,我也早已受不住這樣的刺激,下身已經漲得快把褲子頂穿了,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脱得光熘熘的,雙手抓着小硯的褲沿「寶貝兒,抬一下屁股」

小硯依舊側着臉埋在枕頭裏,屁股卻是順從的抬了一抬.

我呆呆的吞了一下口水,雖然不止一次看到小硯的裸體,但這大自然的完美傑作每次都讓我不住的讚嘆。

縱然在昏暗的房間中也散發着瑩白的嬌軀,羊脂般的肌膚,骨骼明顯的消瘦雙肩,圓潤嬌嫩的雙乳,粉紅挺立的乳頭,沒有一絲贅肉的光潔小腹還有隱在草叢間的花園,無一不在展示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分開小硯緊閉的雙腿,兩片粉色的肉唇被大量的透明液體包裹着,一滴滴愛液就這麼順着嫩滑的肌膚向下遊動,路過緊閉的粉嫩菊花,在牀單上聚集成一小灘。

我實在忍不住了,整個人撲了過去,俯下身抱住小硯,發漲的龜頭直接抵在濕潤的唇瓣上。

「等……等一下」

小硯突然雙手護住胯下,扭過頭來看着我,滿臉儘是不安和慌亂「要不……

還是不要了,以……以後再……好不好。」

「唔,好寶貝兒,老公好愛好愛你的,老公忍不住了,乖,我會輕一點的,不疼哈。」

「那……你……你帶套套,我不是……安全期」

小硯動情也忍不住了,雙腿不住的交疊摩擦着,直接順從着我。

小硯的話説的我一楞,我擦!自從追求小硯以後,我就再也沒有接觸別的女人,而小硯之前半年也沒打算給我,所以我家裏根本就是沒!有!避!孕!套!

「咳,寶貝,我家裏沒有,要不就事後吃藥吧。」

「嗚……一定要……帶套套」

「可是這附近都沒有賣的,超市都要走一個小時」

我心中不禁一陣鬱悶「我……我包包裏……有。」

小硯在我懷中不停地扭動着,迫不及待的説。

我屁顛屁顛的去拿包包,打開,唔保險套…在這呢,嘿,還是超薄的十隻裝,打開一看還剩三個。

哈,我迫不及待的拿出一個戴在雞巴上,回到小硯身上,龜頭在濕漉漉的唇瓣上上下滑動着。

「進來……快……進來。」

小硯雙腿環在我腰上,小手扶着我的雞巴對在穴口上,翹臀死死的繃着,雙腿也緊緊的夾在我腰上。

「唔,寶貝,我來了」

我一挺腰,雞巴被瞬間吞沒,小硯的陰道很緊,但裏面早已濕的一塌煳塗,直接讓我的雞巴一滑到底。

對,就是沒有阻隔的一滑到底,小硯不是處女麼,那,膜呢……

我心中頓時一痛,就像被偷走了呵護已久的珍寶,心中泛起了濃濃的嫉妒和失落,小硯不是説以前沒交過男朋友麼,難道小硯一直都在騙我?我遍佈血絲的雙眼死死的盯着小硯的嬌軀,想像着她被別的男人壓在身下,粗大的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帶起的淫液四處飛濺,她口中的求饒,嬌吟,怒火充盈漸漸地失去了理智。

我掐着小硯圓潤的雙乳,十隻手指陷進了乳肉之間,一道道紅痕在手指下顯現,雞巴一退而出,又猛地一插到底,打樁機似得瘋狂動作着。

「啪……啪……啪……啪……」

「啊……嘉……疼……輕點……嗚嗚……疼……啊啊……」

我一言不發的繼續動作着,右手的手指塞到小硯口中攪動着,中指壓住小硯的舌根往裏一捅。

「唔……唔唔……嘔……咳咳……嗚嗚……」

小硯乾嘔咳嗽着,兩行眼淚順着眼角往下滑落,梨花帶雨的小臉看的我心中一痛。

怒火一消,理智也清醒過來,不管小硯以前怎麼樣,畢竟那時候我還沒有出現在小硯的生活中,我要的也僅僅是以後。

我輕撫着小硯的小臉,吻去小硯眼角的淚珠「對不起,寶貝,我錯了,我剛才,我……」

「嗚嗚嗚……是不是……因為……沒有流血,嗚嗚,人家以前……騎單車…

…嗚……弄破了」

小硯哽咽着,像只飽受欺凌的小獸,蜷縮着,聲音充滿了仿徨和無助。

心痛,懊悔一瞬間充斥着我的全身,是啊,小硯怎麼可能騙我,那麼純潔的小硯,喜歡膩着我,每每在我不開心,仰着甜美的小臉紓解我的小硯,我怎麼能這麼對她。

「寶貝,對不起,原諒我,我愛你,我不是人,我…我…」

「嗚,好啦,人家……又沒怪你,你……你動一動……」

我吻住小硯的雙唇,腰部輕柔的動作着,感受着小硯嫩肉的包裹,肉棒在小穴中一進一出,擠出一股股的淫液。

「嗯……好羞……噢……好……舒服……啊」

小硯緊閉着雙眼,雙臂緊緊的摟住我的脖子。

「唔,寶貝,你裏面又緊又濕,還會吸,唔……」

「啊……快……點……啊……啊……嗚……要……要來了……再快點……啊,不要……嗯……啊……好深……輕點……啊……」

我一下下幹着小硯的嫩穴,大量淫液從交合處擠了出來,下面的牀單已經濕了一大片。

「太緊了,要射了……小硯……」

「啊……啊……我也要……啊……好深……啊啊……啊~~~」

我和小硯同時發出滿足的呻吟,肉棒還停留在小硯的嫩穴中一跳一跳的,小硯的嫩穴也一張一合的吞吐着,雙手死死的抓住牀單,一抹潮紅從臉上染到胸前。

我靜靜的抱着小硯,慢慢的小硯渾身的顫抖停了下來,直勾勾的看着我「嘉,你以後,會不會不要我。」

「怎麼會呢」

我緊緊的摟住小硯説道「老公最愛最愛小硯了,永遠不會不要小硯的。」

「恩,嘉,以後不管發生……發現……了什麼,小硯也最愛最愛你了,如果你不要小硯了,小硯就不活了,還不如死掉的好」

小硯揚起甜美的小臉,雙眼笑的像兩個小月牙。

「不會的,就算小硯不要我了,我也會把你找回來,栓在這張牀上,讓你哪也去不了,唔,兩腿要分開綁。」

我看着小硯滿臉笑意。

「哼,你這壞蛋!」

我把肉棒退出小硯的體內,做起來取下保險套,額,保險套……我渾身一僵,嗓子都有些發乾,不過經過剛才的事,我也不想主觀的懷疑小硯什麼。

「額,小硯」

我慢慢的轉過頭「你包包裏怎麼有保險套,還是拆過的」

「那……那是……那是人家本來就想今天給你,從爸爸的柜子裏偷的,你你你……剛還説相信我,現在又懷疑我,壞蛋,恨死你啦~」

我趕忙抱過小硯,把她的小臉摟在胸口上「好啦好啦,是老公錯啦,老公沒懷疑嘛,只是隨便問問,再説我的小硯下面那麼緊,那麼嫩,據説經常做過的人下面都是松松的,我的小硯肯定不是嘛。」

「哼,人家一直有用縮陰棒嘛,剛才還夾……啊!」

「啊?你説什麼?」

小硯趴在我胸口小聲的嘟囔着,我一時間並沒有聽清楚小硯在説什麼。

「啊……沒有沒有,我是説你剛才好棒嘛」

小硯連忙從我懷中起來,一張小臉憋得紅撲撲的,雙手在胸前連擺,兩隻大白兔也一陣波濤洶湧。

我好棒?怎麼感覺怪怪的……這丫頭……小硯胸前的一陣晃動晃得我眼花繚亂,肉棒又開始有抬頭的跡象,我一把摟過小硯壓到牀上,一口叼住一顆粉嫩的乳頭「唔,老婆,再來一次……」

蘿莉小硯(五)

我斜靠在沙發裏,隨手翻了一下日曆,八月三十一號,明天就要開學了,今天是開學前報道註冊的日子。

自從那次小硯把自己給我以後,不知道用什麼方法説服了父母,直接住進我家裏,我和小硯到是過了一段性福的二人世界。

一想到開學,我開始愁眉苦臉起來,學校的規定還是蠻嚴的,大四的實習生平時可以住到校外,而大一到大三平時都必須住在寢室,每晚都有宿管的大媽過來查寢,只有周末是可以離校的,一想到明天開始小硯就要住到女生寢室,心裏就有些鬱悶。

「嘉,想什麼呢這麼入神,加了你好幾聲都不理我。」

腿上傳來一陣柔軟的觸感,小硯直接坐到我懷裏,嘟着小嘴看着我。

「嘎?沒想什麼,就是想明天就要開學了,額,你在家裏穿成這樣幹什麼」

小硯黑亮的長髮披散在肩上,上身一件印着卡通圖案的粉色T恤,下身穿着一條粉色熱褲,晶瑩白皙的雙腿在空氣中散發着一陣陣誘人的欲望,腳上是一雙粉色的運動鞋,唔……這丫頭就這麼喜歡粉色麼……「人家今天下午一會有班級聚會嘛,去ktv哦。」

「嘎?又有聚會?可是今天不是報道的日子麼?就今天一下午的時間,你們什麼情況……」

「這……我也不知道嘛,或許他們都請人幫着報道了吧,嘉,你也幫我註冊下唄。」

小硯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我。

「額……好吧,不用我跟去麼?」

「不用啦,都是一個班的同學聚會,我也不好帶你去嘛。嘻嘻……」

小硯像是想到了什麼,沖我嘻嘻一笑。

説起聚會來,倒是讓我很鬱悶,小硯時不時的就有寢室聚會或者班級聚會,每周總有個兩三次,記得第一次寢室聚會的時候小硯本來不想帶我去,小硯説聚會的都是本班的同學,根本沒有帶男女朋友的,只有她帶着男朋友會感到不好意思,但我當時害怕小硯被騙,堅持要跟去,小硯猶豫很久到是答應了,結果到了那裏只有小硯她們寢室的三個女生,我一個男的混在中間確實很彆扭,看着小硯她們幾個也因為我在場有些放不開的樣子,就找了個藉口匆匆離開了,從那之後我就沒有再跟去過。

「好吧,那你要註意安全,別玩的太瘋。」

小硯每次玩完回來都很疲憊,讓我看的有點心疼。

「恩恩,我知道,嘉你最好了,親一個,mua~」

——————————————————————————————————-

「這個註冊完了,這個XX硯的把她的身份證拿來」

「嘎?怎麼又要身份證,註冊不是不用身份證麼,我這個都弄好了,她那個怎麼不行。」

「本人在就不用,她那個本人不在就得用身份證。」

「可是老師,她身份證不在我身上啊,還得去找她取,挺麻煩的,您就幫忙弄一下唄。」

「去去去,沒有就回去取,要不就本人來,你這本學生證不是從哪偷的撿的吧。」

「次…奧!我特麼偷本學生證就為了幫人註冊嗎?你就不怕一會拿來的身份證也是偷得?」

「恩?你身份證也是偷來的?」

「@%¥/!」

我鬱悶的走出報道室,看來還得去找小硯,打個電話問問聚會地點在哪。

「喂,嘉,怎麼了,註冊完了麼。」

電話響了幾聲就被接通了。

「沒呢,説是得要身份證,你們今天在哪個ktv玩的?」

「唔,錢櫃。」

「哦,我現在去找你,你身份證在身上呢吧。」

「啊!別去……那個,我們已經唱完了,現在出來吃飯了,身份證在我這,你來XX大酒店吧,我們都在這吃飯呢。」

「暈,你們這活動誰組織的,唱歌在市西邊,吃飯在市東邊,腦子有包吧。」

「去,別瞎説,你在學校呢吧,我20分鐘以後下去等你,啊……」

電話那邊小硯突然叫了一聲。

「怎麼了小硯,沒事吧,怎麼了?」

「沒…沒事…我剛才去上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扭到腳了。」

「哦,好,那你註意點,我一會就到。」

掛了電話,我招了輛出租車,直奔XX大酒店。

下了車,看了一下手機,時間過了點,小硯還沒有出來,剛想打電話問一下,正好看到小硯從大門中走出來,小硯右邊跟着一個陽光帥氣的男生,左手隱在小硯身後,跟着小硯一起走出來。

「小硯,這位是…」

我趕緊迎了上去。

小硯看到我,推了那男生一下,那個男生順勢把雙手背到身後。

「這個是我們班的班長XX峯,剛才我扭了腳,班長不放心,扶着我出來。」

小硯看着我不善的盯着那個男生,趕緊出聲解釋道。

聽了小硯的解釋,我頓時一陣尷尬「額,咳咳,你好,你就是她的班長啊,幸會,我是小硯男朋友,我叫嘉,謝謝你扶小硯出來。」

「不用謝,我聽小硯説了,您是大三的學長,叫我小峯或阿風就行,現在我的任務完成了,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先走了,拜拜。」

阿峯説起話來很儒雅,左手向我們揮了揮,轉身離開了,陽光下,阿峯的左手好像閃耀着一絲晶瑩。

「嘉,身份證給你,哎,你剛才不是吃我們班長醋了吧。」

小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咳咳咳,沒…沒有,啊嘞?你們班長怎麼直接走了?你同學呢?」

「啊,那個,那個他們都吃完走了,班長是不放心特意留在這裏的,我要不是等你也早就回家了。」

「哦,那我先送你回去吧,一會註冊再去一趟,你不是扭腳了麼,自己一個人也不好走。」

我摸摸鼻子,順手招了輛出租車。

在小區裏下了車,小硯突然送了我一個甜死人不償命的笑臉「嘉,背我上去嘛,人家腳都扭了。」

背起小硯,一手託住一個柔軟的臀瓣,我壞壞一笑,伸出手指在隔着衣料點在小硯下面的小嘴上,前後滑動。

「唔,壞蛋,別鬧」

小硯趴在我肩上輕咬拉我我一口,手上的觸感卻是讓我一楞,滿手的温熱黏膩不禁讓我叫出聲「嘎?怎麼濕了?」

「大壞蛋,想什麼呢!那個是…那個是人家吃飯的時候飲料喝多了去上洗手間,出來的時候不知道誰把酒水灑在我椅子上了,透明的又看不出來,人家就一下坐在上面了。」

「嘿嘿,不光是酒吧,是不是某人的某張小嘴問到酒味流口水了。」

我扭頭看着小硯,滿臉賤笑,一手託着小硯的翹臀,一手舉到小硯面前展示着手中的黏膩。

小硯頓時滿臉通紅,又羞又氣「人…人家底下濕透了,風一吹涼颼颼的,當然要起生理反應了,你再滿嘴爛話我就直接咬死你。」

「咬啊,咬哪裏,是分開咬麼」

「你…你還説!趕緊背我上去!」

小硯把手伸到我腰間一扭。

「嘶~~不説了不説了。」

疼得我呲牙咧嘴。

回到家我把小硯直接放到沙發上,蹲在小硯面前,滿臉笑嘻嘻的「小硯,我要喝酒。」

「啊?酒?喝什麼酒?哪有酒?」

小硯一臉茫然。

「這裏」

我伸手指指小硯胯間。

小硯反應過來,頓時一臉慌亂,「啊…不…不行,那裏髒,我先去洗澡,洗完澡再…好不好。」

「洗完澡哪還有酒啊,嘿嘿,讓老公先嘗嘗。」

我架起小硯的雙腿,把頭伸到小硯的雙腿之間。

「啊…別…嘉……你先起來,我,我真的很髒,我先去洗洗。」

小硯幾乎都要哭出來了,一手擋住胯間,一手推搡着我。

呵呵,這小丫頭,又玩起欲拒還迎來了「嘿嘿,老公來了。」

「別…你起來,我先洗個澡…我。」

「嘎嘎,我要好好嘗嘗。」

「啊……不要!」

「啪!」

一聲,我楞住了,小硯也楞住了,我捂着臉呆呆的看着小硯,從沒想過給我第一個耳光的會是小硯。

「嗚嗚…嘉,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

小硯趕緊撲上來抱住我,滿臉驚慌失措。

小硯這一巴掌頓時讓我心涼了半截,憤怒、憋屈滿心充斥着,我把臉色一整,一把甩開小硯,小硯臉上滯了滯,我忍着不去看小硯梨花帶雨的小臉,摔門進了卧室。

躺在牀上漸漸冷靜下來,小硯之前確實是無意的,想到之前小硯淚汪汪的委屈的看着我,我心裏不禁有些後悔,但是出於所謂的男性自尊,開門出去的想法讓我死死的壓制着,只是緊攥着拳頭,期盼着小硯開門進來。

五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小硯一直沒有來,我心中一陣緊張,幾次想開門走出去,卻總是沒有付諸行動。

「啪嗒」

門鎖轉動的聲音傳來,我心裏一松,又想到小硯過了這麼久才來,賭氣似的側卧過去,背對着門口,支着耳朵聽着小硯的腳步聲一步步的靠近牀邊。

驀地,一個火熱的嬌軀貼在背上,伴隨着一陣沐浴乳的清香,兩個柔軟的渾圓在背上摩挲着,挺立的小突起劃的背上一陣酥麻,冰涼的小手鉆進褲帶,一把握住我有些抬頭的肉棒「嘉~~」

嬌媚的聲音弄得心中一蕩「人家剛才不是故意的,現在來認錯了,別生氣了,原諒人家唄。」

我翻身一把抱住小硯,眼神就是一凝,小硯此時應該是剛剛洗完澡,濕漉漉的嬌軀一絲不掛的縮在我懷裏,一臉可憐兮兮的看着我。

我不由自主的捏了捏小硯紅潤的小臉「不生氣也可以啊,不過我要打回來。」

懷裏的小硯渾身僵了一下,眼底閃過一絲委屈,揚起小臉把眼睛一閉,睫毛都不禁顫了顫「那…那你打吧…。」

小硯等了一會發現我沒動,怯怯的睜眼瞅了我一下,發現我拄着臉,滿臉好笑的看着她「嘉,你…你嚇我…」

「哈哈,我沒嚇你啊,我説打回來是要打屁股」

我拉着小硯的手重新按在我挺立的肉棒上「你看,棍子都準備好了。」

小硯臉上一紅,滿眼的春意盎然,用手輕輕的摩挲着我的肉棒「嘉,人家想要~」

我一把將小硯緊緊的擁住,火熱的雙唇與舌頭正向小巧的櫻唇侵犯,小硯一時意亂情迷,一雙玉手攀住了我的頸子,伸出香舌和我熱吻起來。

我迅速解去身上的衣物,將小硯壓倒在牀,硬的發燙的肉棒自然的頂在小穴口,一陣陣快感,讓小硯不自主的輕輕扭動屁股配合起來,我含着小硯的耳垂舔弄「説,舒不舒服?」

小硯連忙擺動粉臀尋找着我的肉棒「嘉~你快點,別作弄人啦~~」

我「嘿嘿」

一笑,肉棒往前一挺,整隻肉棒已經全塞進了小硯的嫩穴之中,我緩緩地抽送,只見小硯臉上浮現舒服的表情,不停的呻吟着「嘉……哦……哦……」

小硯半閉着媚眼,享受着美妙的感覺「唉……啊……呀……好美……啊……」

我感覺到肉棒被温暖緊湊的嫩肉包裹着,這小穴裏淫水陣陣,快感連連。

我將小硯拉起來,換成我仰躺着靠牀頭上,小硯的小蠻腰不停地前後扭動,胸前粉嫩渾圓的乳房也跟隨着動作上下跳動,大肉棒在嫩穴兒裏進進出出,每一插入就是「噗嗤」

的一聲「啊…啊……啊……嘉…人家……啊…不行了…」

小硯緊緊着摟着我,翹臀配合着挺動,我感覺小硯嫩穴花心陣陣發顫,淫液不停的沖出「啊……快……快點……要……到了……啊……」

小硯臉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滯了,長長的一聲嬌喘,小穴中浪水狂湧而出,小硯無力的癱在我懷裏,將我抱得緊緊的,我不顧小硯高潮,依舊不要命的瘋狂抽送,次次到底,小硯水汪汪的大眼睛微閉,不由自主的收縮起小穴「好舒服……

插……的好深……啊……不行了……啊啊……慢……慢點……又要…啊……尿了……啊……好…好燙……好多……全部進來了……啊」

小硯的小穴本就緊湊,我也已經到達極限,這時候一陣縮夾,龜頭傳來陣陣酸麻,肉棒暴漲,小硯第二次高潮的同時,大股大股的陽精疾噴而出,全部射進小硯的身體深處。

激戰過後,小硯從高潮的餘韻中回過神來,滿臉驚慌「嘉,我不是安全期,你怎麼…怎麼射進去了,我怎麼辦,我」

我靜靜了摟着小硯「沒事啊,可以吃事後藥哇,放心吧,再説了,有了寶寶生下來唄,我養着你們娘倆。」

小硯的眼中閃過一絲感動,其中的慌亂卻不見少「嗚,我吃藥有抗體,萬一不管用,現在還不能有寶寶,嗚…」

「嘎?」

小硯的話説的我一楞「什麼抗體?」

「啊?沒沒沒什麼,我記錯了,我吃藥就行,吃藥就行。」

小硯慌亂的差點從牀上跳起來,連連沖我擺手。

唔,這丫頭,我詫異的看了一眼小硯,怎麼變的奇奇怪怪的。

等等,突然想到件事情讓我差點摔到地上,我小心翼翼的看着小硯説道:「咳咳,那個,寶貝啊,你那個報道……咳咳,我給忘了……」

「啊!你你你,你現在還不趕緊去!」

小硯也想起來了,回頭看了下時間,還有一小時報道室就要關門了「嘉,你要是讓我錯過報道,我,我以後都不理你了!」

我飛快的穿起衣服,一熘煙往外跑「咳咳,寶貝你放心,老公我飛也要飛過去……」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艾爾梅瑞 金幣 +11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萝莉小研(1-5)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