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 小説】加速Hack世界(02)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以設定來説,有田沙耶是春雪的母親,和春雪的父親離婚,目前在某美國銀 行的海外市場行銷部任職,一般只有平日的早上會和兒子見面。因為在動畫中沒 有正面出場過,所以我找了一張漫畫皂片,希望各位能看見。

另外,容我吐槽一句,動畫中的土肥圓在設定中居然是165cm,果斷無 視之

還有就是這東西寫的收不住啊,為什麼我要在一個支線上耗費這麼多筆墨。 然而還是很帶感的,雞兒都放不了假(好想看最強射手——趙志敬啊)

==============================================

等我到家的時候,不僅是沙耶阿姨,春雪也回到了家——他正在沙發上看着 電視,而沙耶阿姨則在廚房裏做着飯。我打量了沙耶阿姨一番,她身上仍然穿着 工作套裙,腿上套着略有些透明的灰色褲襪,一頭幹練的齊耳短髮,有一種成熟 能幹的職場女性風採。屋裏飄着好聞的咖喱香味,看來今天的晚餐是咖喱啊。

「晚上好,春雪。」

「晚上好,觀月表哥。」

「今天我和黑之王交談了一番,果然她很可愛呢。」

「可愛?」春雪略帶疑問地重複着我的話。

「沒錯,簡直可愛到家了。沙耶阿姨在做飯吧,我去幫幫她。」我朝春雪意 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後走向廚房。

「觀月表哥還會做飯嗎,好厲害啊。」春雪發出一聲讚嘆後,將注意力又放 回電視上了。

春雪家的廚房是開放式的,還有一個島台隔在客廳和廚房之間,而春雪所坐 的方向背對着廚房,無法看到裏面發生的情形。

「不要這樣,你靠的太近了,觀月君。」沙耶阿姨一邊小聲地説,一邊躲避 着緊貼在她身後的我。

「不要這麼冷淡嘛,歐巴桑。我只是想和歐巴桑更親近一些,畢竟我的父母 在事故中去世了,賠償金也被人拿走填補挪用公款的漏洞,如果不跟歐巴桑搞好 關係而被拋棄的話,我可是會無家可歸的。」我在沙耶阿姨耳邊撒嬌似地説出近 似威脅的話。

聽了我的話,沙耶阿姨抗拒的動作變得微弱了很多,我的肉棒順利抵住她的 臀部並輕輕地廝磨。沙耶阿姨仍然穿着灰色工作套裙和略顯透明的灰色褲襪,薄 薄的套裙和褲襪根本沒有任何阻擋效果,成熟女性飽滿而富有彈性地臀肉帶給我 的肉棒舒服的觸感。

已經生育過的沙耶阿姨不會不明白頂在她臀部上的堅硬物體是什麼,這點從 她迅速變紅的耳朵就能知道。但她並沒有斥責我,只是微微掙扎了一下。見她沒 有反抗,我決定得寸進尺——我悄悄把肉棒從褲子中取出,直接伸進沙耶阿姨的 裙底,抵在她的蜜縫間。火熱的肉棒燙得沙耶阿姨發出了一聲驚叫。

「怎麼了,媽媽。」春雪從沙發上站起來,發出疑問。身材矮胖的他只有站 在沙發上才能看見廚房中的情況。在他站起來之前,我就已經向右後方退開了一 個身位,絕對不會讓他察覺到異常。

「剛才在蔬菜中發現了一隻蟲子,沒關係的。」在我想出藉口之前,善解人 意的沙耶阿姨已經替我給出了答案。她的兒子應了一聲就躺回沙發看電視了。

「歐巴桑,你做的真好。」我在沙耶阿姨的耳邊悄聲説話,再度把肉棒插進 她的蜜縫和腿縫之間,綿軟温暖的外陰、結實緊緻的大腿以及包裹着她下半身的 順滑的高級褲襪給我相當的快感,如果不是前兩個小時硬挺着肉棒多少有些麻痹, 也許這一下就能讓我射出來。

「嗚嗚嗚……」因為害怕被春雪發現,沙耶阿姨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也只 能小幅度地扭動試圖從我手中脱身,可惜這不僅無濟於事,反而增加了我的快感。

這刺激不僅針對我一個人,沙耶阿姨也感到了同樣的快感,不一會兒,我就 感到肉棒上傳來一陣濕氣。

「你已經濕了,歐巴桑,看來你也有快感嘛。」

沙耶阿姨沒有回答,只是輕輕地搖着頭,像是在反駁我的話或是告誡我停下 來。我把她的恥縫當作蜜穴一樣抽插,聽説沙耶阿姨是在7年前離婚的,久曠的 少婦面對我的侵犯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她的內褲和褲襪已經被蜜汁侵濕,讓我的 進出更加順暢,仔細聽的話,還能聽到微弱的水聲。好在或者説遺憾的是,春雪 已經沉浸在電視中,絲毫察覺到我們這邊的異常。

「快停下來,山鳥君,我們是親戚,不該這樣。」沙耶阿姨一臉潮紅地説着 無濟於事的話,口中如蘭的香氣拂過我的臉龐,微微發癢。

「我只是害怕被拋棄才想和歐巴桑搞好關係而已,為什麼要停下來。」我一 邊説話,一邊舔舐着沙耶阿姨白皙修長的脖子。

「就…就算……不這樣,我也會……好好對待你的。」

「那我父母的賠償金怎麼辦,可是全被歐巴桑拿走了哦。」

「我會慢慢還給你的……」

「那可是2億日元啊,你準備什麼時候還給我。」

沙耶阿姨沒説話,而是微微垂下頭。看懂她那副樣子,我忍不住大幅度擺動, 肉棒跟雙腿和蜜穴不住的摩擦,那種強烈的快感讓我有些微喘:「如果這件事被 警察知道的話,歐巴桑回去坐牢吧,不知道那時候春雪會被誰收留呢。」

沙耶阿姨徹底放棄了反抗,一副認命的樣子任我施為。其實她也並非不知道 我在對她做着淫穢的事情,畢竟我在她腦海中留下的只是一道信息,而非強制性 命令,但她由這條信息能夠得出「山鳥掌握着自己致命的弱點」的結論,因此才 會默默忍受我的淫辱。

平日幹練威嚴的少婦此時一副逆來順受的模樣讓我無比激動,肉棒也向我發 送即將射精的信號。我大力地抽插幾個來回,然後將龜頭對準沙耶阿姨的蜜穴, 死命地向前頂,肉棒隔着褲襪和內褲插進了蜜穴好幾公分,整個龜頭都陷在她緊 致的陰道中。沙耶阿姨也被我頂得趴在了操作台上,在被插入了瞬間她差點發出 了叫聲,好在她自己捂住了嘴巴,默默地撅着豐滿的臀部接受我的欲望。

接着,我的肉棒就一跳一跳地射出了大股的精液,被拉伸的褲襪和內褲絲毫 無法阻擋精液的射入。在沙耶阿姨穿着完好的情況下,我的精液幾乎全部進入了 她的陰道。雖然沙耶阿姨臉上的春情依舊存在,可眼中已經水光隱隱,原本幹練 威嚴的少婦在我的淫辱下泫然欲泣,這景象給我帶來極大的滿足感,可是着一切 都還沒有結束。

我託起沙耶阿姨的身體,把她輕輕放到地上,讓我的肉棒對着她的臉龐。沾 着精液的肉棒依舊精神飽滿,我用龜頭不停戳弄沙耶阿姨豐潤的嘴唇,希望能進 去。可沙耶阿姨死死抿着嘴,讓我無法進入,同時用嗔怒的眼神盯着我,如果沒 有抵在她嘴唇上的肉棒,她這個表情還是非常有氣勢的,也許她在公司的時候就 是個樣子吧。

被做了下流的事情之後,終於開始反抗了嗎……

「春雪。」我突然出聲喊道。

「嗯。」春雪從沙發上露出個腦袋看着我,因為由操作台的阻擋,以他的視 角自然無法看見我正在用肉棒戳弄着她母親的嘴唇。

「馬上就要吃飯了,你看的電視結束了嗎?」

試了幾次後,沙耶阿姨緩緩張開雙唇含進了我的肉棒,大概是被脅迫的原因, 沙耶阿姨被我的肉棒插進口腔之後就不再有所動作,但温暖柔嫩的口腔和脅迫成 功的滿足仍然給我帶來極大的快感,剛剛隔着衣物在沙耶阿姨體內射精的肉棒又 變得精神滿滿。

「就快結束了,我媽媽呢?」

「她去上廁所了,你繼續看電視吧。」我上面隨口説道,下面卻輕輕地扶着 沙耶阿姨的頭輕輕前後擺動,讓我地肉棒不斷在她的嘴中不斷進出。為了不讓春 雪發現異常,動作幅度很小,但是在別人不知道的情況下侵犯別人母親的嘴唇卻 給我帶了極大的快感。

春雪應了一聲又躺回沙發上看電視了。

由於時間緊迫,我操控着自己的神經連接裝置讓自己立即發射。在將要射出 的時候,我突然靈光一閃,從碗櫃中取出一個盤子,然後死命向前頂,將近20 cm的肉棒幾乎都塞進了沙耶阿姨的喉嚨,緊緻的喉嚨讓我舒爽無比,可對沙耶 阿姨卻並非如此。毫無準備的沙耶阿姨在窒息和噁心感的作用下,發出了嗚嗚的 聲音好在沒有引起春雪的注意,同時她的雙手也本能地將我往外推,但她的位置 不好發力又害怕被春雪發現,只能被我牢牢壓制住,腦袋抵在廚壁上。

幾乎在下個瞬間,我就射出了精液。可是我卻沒有把全部的精液注入沙耶阿 姨的食道,在射出兩股之後,我就抽出肉棒,把接下來的十幾股精液全部射在盤 子裏。潔白的盤子中堆積了厚厚的一層精液,散發着濃濃的腥味,幸好被咖喱飯 的香味給掩蓋住了。

我又拿出另外兩個盤子,分別裝好米飯淋上咖喱飯,確保加料的那份咖喱飯 看不出什麼異樣。而沙耶阿姨則倚在廚壁上不住地低聲喘息,即使這個時候她也 沒忘記不能引起春雪的注意。看她恢復的差不多後,我開始招唿春雪:「春雪, 晚飯好了哦。」

「嗨。」春雪應了一聲後跑過來,隔着操作台問我,「我媽媽呢?」

以他的視角只能看到我的腰部以上,既不能看到我裸露的肉棒也無法看到坐 在地上的沙耶阿姨。當然,讓他看見也無所謂,我的BrainHack能夠解 決這些麻煩,這也是我如此肆無忌憚的原因。

我指着肉棒對沙耶阿姨説:「有髒東西掉在地上,她正在清理呢。」

沙耶阿姨的臉上露出認命似的無奈表情,然後緩緩張開口,含入我的肉棒, 不住地吸吮着清理肉棒表面殘留的口水和精液。

「這樣啊。」春雪應了一聲後不再懷疑。

「來,幫我把咖喱飯端過去。」我把兩份沒加料的咖喱飯遞給他。趁着他轉 身去餐廳時,我讚許地拍拍沙耶阿姨的腦袋,把已經清理乾淨的肉棒從她嘴裏退 出收進褲子中。

沙耶阿姨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髮型,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她一邊收 拾一邊用責怪的眼神望着我,似乎想讓我適可而止,她可是知道我接下來準備做 什麼的。可惜她臉上的酡紅怎麼也消不下去,嘴角還殘留着少許精液,使她原本 應當嚴肅的表情充滿了魅惑,發射後的賢者時間瞬間結束。

我剛要有所動作,沙耶阿姨就撇開我率先走到餐廳。等我端着加料的咖喱飯 進入餐廳的時候,沙耶阿姨和春雪都已經就坐,各自面前都擺着一盤咖喱飯。看 來沙耶阿姨是想把加料的咖喱飯留給我自己,沒想到我美麗大方的沙耶阿姨竟然 打的是這種小聰明。

可是,這能對我來説有意義嗎?

「春雪,我們可以換一下盤子嗎?」説着這話的時候,我朝着沙耶阿姨露出 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好啊。」也沒問為什麼,春雪就把自己那份咖喱飯讓給了我。

就在我要把加料的那份咖喱飯遞給春雪的時候,卻被沙耶阿姨奪了過去。她 把自己乾淨的那份給了春雪,自己則收下了加料的咖喱飯:「山鳥君,也跟我換 一下吧。」

「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這是你自己換的哦。」我朝着沙耶阿姨露出了得意的 笑容,而春雪則是疑惑地望着我們倆,他本能地察覺出其中有某種特別的原因卻 無從知曉。小小的插曲就此告一段落,我緊挨着沙耶阿姨的右手邊坐下,放在桌 子下面的左手撫上她的大腿,不得不説套在褲襪中的結實大腿的手感真棒。

沙耶阿姨臉上憤懣的表情一閃而過,瞬間就恢復了正常,也只有一直緊盯着 她的我才能察覺。她之所以如此隱藏自己的情感,恐怕是害怕春雪察覺到她的異 常,想通了這點的我將會更加肆無忌憚。添加了精液作為佐材的咖喱飯想必無論 是味道還是氣味都不怎麼樣,這點從沙耶阿姨不時輕皺的眉頭就能看出。可即便 如此,她依舊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一口一口地將拌有我的精液的咖喱飯吞入口 中,看得我無比激動。

漸漸地,光是撫摸大腿已經無法滿足我,由於沙耶阿姨穿的是褲襪,我無法 從下方把手伸進去。只能悄悄解開沙耶阿姨套裙的紐扣,從上方把手伸進了她的 褲襪內,手一伸進去就感到潮濕的氣息,那是我的精液和她的蜜汁侵染的結果。

我在她的陰部揉弄了一會兒,不時地揉捏彈弄她的陰蒂和尿道口,還試着將 手指插進她的蜜穴。

雖然沙耶阿姨表面上保持着鎮定,但吃飯的速度卻降了下來,臉上的潮紅也 越來越明顯,好在春雪專心吃着飯,並沒有發現異常。她也曾試着用左手阻止我, 但因為害怕春雪察覺,她的動作很小,根本無法阻擋我分毫,甚至還帶給我一絲 絲別樣的情趣。把沙耶阿姨的蜜穴玩弄得蜜液橫流之後,我把手放在她的身後, 揉捏她緊緻豐滿的臀部。揉弄了一會兒後,我猛然將左手中指插進她的肛門,毫 無準備之下,我的手指盡根沒入。

「啊。」沙耶阿姨發出了小小的一聲驚叫,連手中的勺子也差點拿不住。

「怎麼了,歐巴桑。」我率先出聲詢問,籍着這個機會,我的中指在沙耶阿 姨的肛門中不斷進出。她紅着臉橫了我一眼,可惜泛着水光的眼睛更像是在撒嬌, 而非斥責。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的工作上的事情。」

「什麼事情?」春雪問。

「只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們就不要過問了。」經這麼一説,春雪也不再過問, 低下頭乖乖地吃飯。

沙耶阿姨的動作越來越正常,像是已經習慣了我的褻玩,也只有越來越紅的 臉龐和不時扭動的身體能證明我在她肛門中不斷進出的手指非沒有在做無用功。

快要吃完的時候,我明顯感到她的身體輕微的不自然的抖動了幾下,春雪沒 有注意到,而我依然還插在她身體裏的手指卻能感受到她的肛門括約肌在一段時 間裏強力的張合了幾次。

我在春雪家的第二頓晚飯就這麼在沙耶阿姨的子目前指侵肛門高潮中結束了。

(不知道各位對倉島千百合的安排有什麼建議,雖然我有一些想法但不是很 有趣,希望大家可以給一些建議)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加速Hack世界(0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