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 小説】魔女的誘惑- 45

我帶着既興奮又害怕的心情逃回了家,連鞋也沒脱就把自己重重地拋進柔軟舒適的大牀中,把臉埋在枕頭裏悶笑出聲。他那張陰寒恐怖的臉令我有些毛骨悚然,可又興奮難擋!我翻身躺在牀上望在天花板,任兩種矛盾的情緒在我心裏互相碰撞。

我很清楚這樣做的後果,也知道他是個不好惹的對象,而且報復心極強!不過我一早就騙取了他的保證,他也親口承諾過就算我得罪他,他也不會對我施暴的。所以我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全狀況,反而有些好奇他該如何擺脱那兩個變態的女人!

或許我真如蘇鈴所説是個不折不扣的壞女人,而他那冷酷挑剔的糟糕個性卻恰好勾起了我體內的邪惡基因。致使我產生了想把他戲弄一番的心態,也想趁機看看他失去冷靜暴跳如雷的樣子!

「南源赫呀南源赫,你可不要怪我太無情,要怪就怪你那該死的冷漠太吸引我了!」我勾起一抹邪妄的笑容喃喃自語。接着沒過多久,就在興奮情緒的充斥下沉沉入睡。

隔天清晨,我在一陣手機鈴聲的騷擾下幽幽轉醒,我眯着眼睛接起手機,口齒不清地説「喂?」

「虧你還睡得着!」電話那頭傳來蘇鈴的尖聲嘲諷。

「怎麼了?」我顰着眉半睜開眼睛,仍是帶着濃濃的睡意。

「你要倒黴了!」她吃吃地笑了聲接着説「一大早高氏姐妹打電話給我投訴説她們買下的男人對她們施暴後逃了!」

「啊?」我尖叫一聲,意識完全清醒過來,緊張地説「怎麼那麼快?我先去你那裏避一避!」

「恩哼!希望你來得及!」她冷哼一聲後收了線。

我把手機往牀上一仍,立刻跳了下來,匆忙地梳洗了一番後換了套輕便的衣服,提起皮包準備逃到蘇鈴那先去避避風頭。

可是一走出公寓的大樓,我便看見了前方不遠出一個殺氣騰騰的男人倚在那輛熟悉的黑色奔弛旁,帶着野生動物吞噬人的光芒直射向我。

我的心一驚,霎時頭皮一陣發麻,僵硬着身體和他對峙了半晌後勉強地扯出一抹微笑,嘴巴蠕動了一下發出了三個單音節的字「你好啊!」

他的濃眉化成劍,陰陰的眼神更為冰冷,片刻後張開嘴露出一排陰森的白牙,聲音幽冷似冰刺般冷冷地穿透我「拜你所賜我是很好!」

我猛地抽氣,偷偷地用眼角環繞了四周一圈,然後佯裝鎮定地微笑道「你很好就沒問題了。」説完後立刻拔腿就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朝左邊的小巷衝去。

下一秒我聽見一聲咆哮,接着身後響起了一陣急急的腳步聲。我不敢回頭,惟有死命地往前衝。我實在是低估這個男人的能耐了,原以為他會被困得久一些,沒想到那麼快就得以脱身了!弄得我只能象個難民似的落荒而逃!

我們在象迷宮一樣的小巷中東竄西竄,雖然我很熟悉路型不致於迷路,但是長久沒有進行激烈運動的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身後的男人的緊追不捨讓我又不敢停下來!所以我在穿過最後一條巷子後直直地朝馬路跑去,希望有經過的出租車幫助我逃生。

結果出租車是沒碰到一輛,卻碰到了一輛剛好進站的雙層巴士!於是我想也沒想就跳了上去,看見關閉的車門,我終於鬆了口氣,拍了拍胸脯壓下剛才湧現出的驚慌感。

就在車子即將要發動的那一刻,一臉殺氣的南源赫衝了過來用力地拍打着車門,我立刻驚慌失措地叫司機不要開門,可是卻晚了一步,車門驀地地打開了,把一身充滿陰鬱暴戾氣勢的危險動物放了上來。

我驚唿一聲往巴士的上層跑去,心裏卻很明白此刻我已成籠中之鳥難以逃脱了!到了上層我稍微瞄了眼,發現人很稀少,稀稀拉拉的只有5個人!我猜想他應該不會在人前對我做出什麼過分的行為,所以我氣喘籲籲地坐到了一個女生的旁邊的位置上,正襟危坐地等待着他。

他一走上來仿佛就掏空了車廂內的所有空氣,形成了一種致命的壓迫感!連靠了車窗上已經睡着的一個高中生都被他攝人的氣勢給驚醒了。

他緩緩地走向我,冷然的目光迎着我,一副等待吞噬我的模樣!我心臟一緊,身體越縮越低,頭也不敢抬起來看他。

「你怕了?我以為你李小曼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呢!」他語調陰沉,半帶嘲笑半帶諷刺。

我眨眨眼睛,做出一副驚訝狀「先生,你在跟我説話嗎?我好象不認識你。」

「你這可惡的女人!」他咬着牙,一字一句地冷冰冰地由齒縫出來。

這時候我身後一個三十出頭的男人很有正義感地站了起來,對他説「先生,這位小姐説不認識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對呀,對啊,他肯定是認錯人了!」我對他感激地笑笑,連忙點頭附和。

南源赫幽冷冷深沉的雙眸極快地射向這個不怕死的男人,由喉嚨裏發出低重的吼聲「滾!」

「呃?」該男人還沒反應過來,南源赫陰狠冷漠的臉一變,再度發出一聲巨吼「給我滾,通通給我滾下去!」

不到半分鐘時間,深怕受到波及的5個人連滾帶爬地消失了,巴士的上層瞬間一片靜默,就只剩下我和眼前這個憤怒的男人!

「你的膽子可真大啊,居然敢把我給賣了!」他帶着猙獰的笑容一步步地接近我。

我下意識地往後退,可是隨着他每接近我一步,表情就變得愈加冷酷,眼光愈加森冷無情!就在我的背抵到冰冷的鐵皮,無路可退時他終於將我一把攫住。

我的身體瑟縮着,紅唇抿成一條線,帶着些微的驚嚇朝他大喊「你想怎麼樣嘛?你説過就算我得罪了你也不會對我施暴的!」

他巨大的身影籠罩着我,對我咧牙一笑「我是承諾過,但是我也沒想過你會用這種方式得罪我!」

説完他伸出一隻手扼向我的咽喉,就在他的手剛觸碰到我脖子的時候,我的眼淚猛然掉落,雙眸水氣氤氲地望着他,微微咬住下唇,做出一副很委屈似的嬌憐模樣。

他的手停了下來,陰森恐怖的臉瞬間變得柔和了許多。

雖然我討厭向人低頭,可是有時候在危機中總是要犧牲一下的!我順勢撲進了他的胸懷,雙手死死地纏住他的腰,哽咽道「人家不是故意的嘛!誰讓你以前對我那麼壞,還故意藏起我的耳環引我上鈎。我只是想小小的報復一下嘛!」

「這還叫小小的報復?你不知道那兩個女人有多變態!」他雖然仍是聲色俱歷,可是動作卻變得温柔了。

我在他懷裏抿嘴一笑,然後抬起頭把雙手軟軟掛在他的肩頭上,交纏於頸後,嘟起嬌豔的紅唇道「對不起嘛!我也不知道有那麼嚴重!」

「你這女人……」他説還沒説完就被我的唇封住了,主動送上丁香小舌到他的嘴裏勾引着他。

「唔……」他從喉嚨發出一記悶哼,一雙鐵臂摟住我的腰把我抬高肆意地吮着我的唇,火熱的舌和我糾纏在一起。

這一吻持續了良久,直到我們都喘不過氣了才停止下來!我大口地吸着氣,過了一會兒突然綻開笑臉,甜媚地依偎着他,嬌聲道「你不要生氣了好不好?我答應你的事會做到的!」他的表現還算令我滿意,現在也該是給他點獎勵的時候了!

他用力一帶,將我摟緊擁入心口,霸道地在我耳邊低喃「我現在就要!」

我驚訝地張大眼,清楚地看見他眼神中那狂亂火熱的欲望!我頓時被嚇得六神無主,腦子裏一片空白,立刻壓低聲音嗔叫道「不行,這裏不行!」

他露出了一個不壞好意的邪笑,在我的驚唿中他吻住我的唇,開始了肆無忌憚的撫摩。我驚慌地拼命掙扎,可是卻掙不開女人在力道上的弱勢,只能任他將我整個人抱在懷裏肆意地蹂躪!

當他終於鬆開我的唇,我立刻乞求道「別……別在這裏……求你!」

他從喉嚨裏發出低沉的笑,邪魅的雙眼盯了我好一會後把一隻手伸進了我的絲製上衣內直接揉捏我的渾圓,並隔着胸罩輕捏我已然挺立的蓓蕾。

我羞愧難當地抗拒着,但被他撫摩的快感仍是不斷地充斥着我的中樞神經!

他的大掌很粗糙,顯然是常年工作造成的,不若段逸風和裴子騫那般細滑,可是卻出乎意料地令我感覺舒服!

我情緒複雜地嬌喘着,一方面討厭他的大膽行徑,一方面又覺得很享受,我不禁懊惱地想如果我沒有跳上巴士就好了!

他拉起他的大衣為我遮住我的身體,接着拉開我的前襟,把我的胸罩推高讓白嫩富有彈性的兩隻渾圓暴露出來,驀地俯下頭含住一顆蓓蕾細細地吮咬着。

瞬間一股電流直通腦門,我不禁全身酸軟,抱住他的頭髮出嚶嚀聲「恩……別……停下!」

「寶貝,你會喜歡的!」他的氣息噴在我的胸前,兩隻邪惡的眼睛斜睨着我。

「你這混蛋……唔……」我嬌喘着捶打他,可是卻有氣無力地象在給他抓癢似的。

這時候他把手探到了我身下,由於我穿着一條波西米亞的長裙,所以他很輕易地就沿着大腿摸到了我的私處。

我驚唿一聲把雙腿併攏,可是他卻快一步地分開我的雙腿把我抱坐在身上,雙唇準確地吻住了我微張的小嘴,修長的手指隔着內褲在我的花瓣上來回摩挲,並不時碰觸那極敏感的小核。

我搖着頭想擺脱他,可是不管扭動他總是有辦法輕易地攫住我的紅唇!在他的挑逗下,陣陣快慰的感覺接踵而來,下身已經濕得一塌煳塗了。

他扯下我的內褲收進口袋裏,低笑着把他褲子下欲望頂向我,讓我感受他的巨大和亢奮!我的雙頰驀然一片潮紅,香喘息息地嬌啼道「不行,會有人上來的!」

「沒人敢上來找死!」他的眼睛迸射出情慾的光芒,喘着粗氣拉下拉鏈釋放出早已粗壯的欲棒,接着抬起我的臀對準那根碩大輕輕地往下壓。

「不……」我扭動着身體不想讓他得逞,可是他好象知道我的意圖似的,把我的腰肢猛然被向下一扯,火熱的欲望深深地刺進了我的嬌嫩中。

在結合的那一刻我們都發出了呻吟,我激動得全身直打顫,心臟『怦、怦』地亂跳,這比上次和段逸風在廁所裏還要刺激!下體的一陣痙攣讓我無從抗拒,只能隨着他的動作而搖擺。

他悶哼一聲後用大手扶住我的腰開始由下往上頂,默入深處的巨大毫不留情地撞擊着我,每一下都充滿了野性!就象他此刻的表情,象野獸般扭曲着興奮!

在他的恣意旋轉、攪動、挺刺下,我的高潮一波高過一波,在這無人的巴士上層中肆意地淫呻豔吟。我的羞恥心在這場震撼的性愛中蕩然無存,只能依附着自己的情慾被他漸漸地吞噬掉……

魔女的诱惑- 45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