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 情 小 説】小公主追夫記-小小公主 ☆、205 梁啓文領證了

一聽到梁啓文的兒子叫沈盼樂,那個歐陽樂天沒忍住,噗嗤笑了一下來了句:幹嘛不叫沈快樂啊!本來肉乎乎的小樂樂當場臉就下來了,讓歐陽樂天自娛的笑容卡在了喉口,岔氣了!

看着歐陽樂天這個樣子,我們的何旭北高興了,雖然現在知道他是暖暖的表哥,而且也沒有了敵視的情緒,可是還是老不爽他動不動就把他的手搭在自家暖暖的肩上,不過這樂樂一拉臉還真像梁啓文。歐陽霸天當然開心,這不,又多了個這麼大的曾外孫。而且梁啓文還扔下了另一個重磅炸彈,説他們把證都領了,甚至都出國見過家長了!難過前陣子梁啓文不在呢!只等梁氏夫婦回來補辦一場婚禮就行。

聽着自家哥哥喊沈思敏珠珠,梁暖暖的心裏也就明白了,原來自己的好朋友就是哥哥尋尋覓覓了這麼久的人,她替自己的哥哥感到高興,看着他倆時不時就擰在一起的目光,她看到了一股一直流淌在自己和何旭北之間的那股脈脈情深也出現在了他們的眼中。哥哥和珠珠一定會很幸福的。

而小貝貝對於突然多出來的一個哥哥,可是很高興的,而她歡迎新哥哥的方式是什麼呢?那是把她最喜歡吃的零食拿出來和樂樂一起分享,於是本來還嚴肅不已的小樂樂,臉上的表情是繃不住了,那是恢復了這個年紀的小孩該有的活力,和小貝貝是很快的打成了一片。幾個大人那是看的笑了,只有沈思敏在心底鄙視着她家小豆包真是太饞了,不過她大概忘記了,她在梁氏的辦公室裏甚至家裏的房間裏都放了一堆的吃的,自然是梁啓文買的,他是嫌他現在的珠珠太瘦了,本來還在心底念叨着不吃的沈思敏,那是爪子不住的握着東西往嘴裏塞,所以樂樂是她生的啊!

不過在小樂樂叫人方面還是出了段小插曲,他當然叫暖暖姑姑了,可是他叫何旭東大伯,叫何旭南二伯,而到何旭北應該叫三叔了對吧!眼見梁啓文要開口,何旭北立馬説:「樂樂啊,叫姑父啊,待會姑父帶你和貝貝去吉祥城轉轉!」

樂樂腦袋一轉,那是立馬喊姑父了,因為吉祥城那是美食的天地啊,那裏的東西真好吃,想想都流口水。

何旭北聽了那一聲姑父,那可得意的呢,眉開眼笑的,沒想到最先承認他是暖暖男人的竟然是小樂樂,人已經忘了他剛才祭出的是美食的誘惑。

進書房的梁暖暖,正看着何旭北坐在辦公桌前鬱悶呢,一看到她,還用眼睛委屈的看了她兩眼,然後又垂下了頭,筆在紙上漫無目的的畫着。

「北北?」梁暖暖走到何小獸的身後,環上他的脖子:「怎麼了,誰惹我們北北生氣了?」

何旭北悶悶的不吭聲,梁暖暖的鼻尖在何旭北的側臉磨着,小舌尖伸出小口在他的臉上舔滑,那濕濕的感覺,舔的何旭北的心頭蕩漾,可是他的腦子還清醒着:不能被誘惑,他要轉正,轉正!

「北北,怎麼了?你不説暖暖怎麼知道?」小身子在何旭北的身後扭啊扭,小舌尖幾乎都鑽到了他的耳洞裏,遊走在他的耳廓上。

「啓文都領證了,他們重逢才幾天啊?可是我們…」小獸委屈極了。

梁暖暖看着何旭北悶悶的樣子,還真有點母性大發:「北北,可啓文是哥哥呢?他在暖暖前面結婚是正常的啊!而且北北,你想啊,要是哥哥結婚,爸爸和媽媽不都回來了嗎?」梁暖暖的雙手環緊何旭北的脖子,等爸媽回來,他們也結婚吧,可是北北都沒怎么正式的向她求婚呢!上次戴上戒指的時候,兩人可是脱光了衣服在牀上。

何旭北一想也對,上次暖暖就説等她爸媽回來就行(他自行理解的),嗯,而且啓文是哥哥,先結婚也正常。何小獸的心被安撫了,蕩漾的心也把那份波動輻散至全身,可是自己的那份心思還不能被暖暖看出來。

「哎…」何旭北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即無奈又心酸既委屈又隱含妥協。而這口氣也嘆在梁暖暖的心尖。

「北北,北北!暖暖給你畫畫?三張?」眼見男人的臉色並沒有如以前那般染上雀躍:「五張!」何小獸在心裏比了個v字,扮可憐成功。可是不能表露的太欣喜哦,畢竟畫還沒到手,還沒成定局呢。

「暖暖,其實你也可以不要畫了,就直接答應北北一個要求吧!」梁暖暖閉了閉眼,那是,畫了肯定就是讓他拿着五張畫提出對自己為所欲為的要求嘛!還不如直接就答應了!

何旭北把身後的女人拉到自己的膝蓋上:「答應不?」額頭抵着她的,鼻尖碰着她的,唇瓣貼着她的,吐出那帶着熱氣的三個字。

「嗯!」女人輕輕頷首,聲音細弱蚊吟,可是那已足夠使男人聽清楚。

「那北北要來人體繪畫!」男人如女人剛才那般舔着她的耳朵,吮吸着那瑩白的耳垂,熱熱的唿吸噴在那裏,使她的心裏仿佛也布上了細孔,在他的唿吸的吹拂下,都張開了小口。

小公主追夫记-小小公主 ☆、205 梁启文领证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