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 輪姦 小説】高中班級寵物(21)

21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真的要説有甚麼紕漏的話,那就是對象了。連日的研究也算不出,低下階層的人們竟是如此低劣下等……慢着,這樣説的話就產生矛盾了。既然一開始就已經知道對象是低等生物,那無論如何研究其行為,得到的結果也都會是一樣的。上帝造人,給予人類與上帝相同的外表,為何相同軀殼內的東西相差如此之大?不管上帝為何要造人,不過他當時的心情應該如同小孩子在做美勞,雖然我不是上帝,但我也是依上帝形象所製作出來的人類,能夠揣測造物主的這一點心思也不為過吧?小孩子的今天説:我要做十台汽車。這時台雖然都是汽車,卻無法達到完全相同。在製作的過程中,心境不同,做出來的東西也不盡相同,更何況製作一樣的東西是何等的無聊啊?你有沒有在自己的作品中,增加一些小瑕疵還是籤名,希望與其他有所區別。當有人問上其差別在何處,還能個得意洋洋的説:你猜猜看?相同的汽車,不同的汽車。同為人類,卻也不同於人類。人在出生的這一刻,內在已經被準備好了。如果套用我剛剛説的話,那就是上帝已經將小瑕疵還是籤名放在你體內,或是你就是小瑕疵與籤名的後代其他人也是,帶着自己天生不同的內在誕生。外表一樣是人,高低優劣就已經明顯的劃分出來。還沒進入人類自己規劃的社羣中,就已經有所不同,難道這不是極為不公平的事情嗎?有些人的瑕疵是特別聰明,有些人的籤名是內臟有缺陷,無論是什麼,他都是上帝為了區別他成千上億的作品,所留下的小痕跡。更可悲的是。人類自身也將其籤名與瑕疵賦予下一代。富者傳才,能者傳智,王者傳權,貧者傳己。貧者能夠給予後代的,只有他稀疏的知識與錢財,連權力都沒有,是個悲慘的低下階級。天見可憐,若上帝的痕跡是祝福,或許還有打破其輪迴的機會。相反的,就不用我贅述了吧?這裏的人們。既無上帝的垂憐,更無家族帶給的祝福,是徹頭徹尾的貧者。這些人若是能夠無償的碰觸到高位階的人,會是如何反應?絕對是不顧一切的趴在上面舔舐,吞噬。生物的本能告訴貧者,儘快把這閃耀的好東西吃進肚子哩,否則其他貧者也會搶奪,這些美味的佳餚如何能夠放過?

他們忽略了。上位者之所以高等,就是因為他們所有與貧者不同。珠寶如果掉到豬圈中還能稱作為珠寶嗎?當然可以,珠寶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上位者失去一切成為貧者,那麼貧者也看不上眼,頂多是增加了一個同伴罷了。所以,當他們貪婪的騎在上位者的頭上,好似自己已然成為上位者,這動作是何等的可笑。上位者依然是上位者,不會因為在貧窟走動就失去它自身的價值可憐的貧者,看不清這一切。因為貧者恆貧,富者恆富。該是提醒,教育的時候了。能夠看清楚自己的身分地位,也未嘗不是件壞事呢。寧靜的校園中,有一處正在上演激烈的對抗。其中一人挺出他的拳頭,這拳頭代表的涵意不言而喻。「你是認真的?居然要玩這麼大?」站在台上的人有些不敢相信。「颱風天就是要泛舟啊?不然要幹嘛?」「幹!賣鬧!還有沒有人有好想法的快説喔!」班上正在進行本校一年一度的園遊會討論。只有十七個人的班級,意見卻可以寫到黑板滿滿滿。最受大家歡迎的有幾個主題。賣烤肉(自己也能烤)女僕咖啡廳(還要我解釋?自己拉上去看標題三分射籃拿獎品王牌投手(夜市九宮格那種套圈圈(一樣抄夜市做紅豆餅(做好做滿,還有三黃三餡章魚燒(咚咚家有道具元寶好像想到什麼,突然站起,努力地晃着他肥胖的手:「我有個好點子!」

他也不等眾人詢問,逕自開口:「我們用小詩來賺錢!裸體咖啡廳!裸體女僕!?「……」「………」全班沒人接話,沸騰的教室一時之間鴉雀無聲。「快告訴我行不行?不要給我奇怪的表情!」元寶大吼着。也不怪他,這蠢腦袋只能從H漫中取材。「烤肉吧。」柏村説。「嗯,烤肉吧。」「我也這麼覺得!」沒人理會他的提案。這是當然的,大家一起飼養的寵物怎麼能這樣隨便讓別人玩弄呢?我回頭看看黃詩涵,她在自己位置上,秀眉微蹙,兩手緊壓裙子,努力地用盡全身的意志力,去壓抑兩根瘋狂旋轉的假屌所帶來的刺激。啊…辛苦了!自從那天黃詩涵被男朋友放生後,處境每況愈下,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尊重越來越難在她身上看到了。但她還是能倔強地與大家抵抗,也正因為如此,大家更加想要欺負她。但是仍然有人在袒護她。超人、廣東粥、巴勒、雙槍、天龍這五個人,其實也沒太意外,他們的身上都有劍與玫瑰圖案的戒指,是護衞隊的象徵嗎?這個圖案我也在淵帶來的管家身上看到過,也就是老杜的手錶.之前痛打咚咚、元寶的中年人,開着名貴跑車來接小詩的司機,以及前陣子讓我誤會她援交的中年人。都是同一個人,老杜。説實在的,我真的不知道老杜是何許人也。説老杜是淵的管家,合情合理,還來接小詩放學,但奇怪的是,為何管家能對主人的女朋友上下其手呢?那天老杜的肥手如何揉捏,如何伸到裙子下摳小詩,我看得很清楚。好怪啊?想不透。親衞隊完全不參加姦淫小詩的行列,在眾人起鬧之下,頂多打個槍射在雪白的大腿上,隨後逃之夭夭。超人更是鐵了心腸,説不幹就是不幹,整天抱着課本狂讀,也不知道是在上進什麼。那天屁孩三人組玩得不是很殘暴嗎?怎麼一下子變龜兒子了?這些事情想來想去,真的沒個結論。於是我找鷹久討論,告訴他我的所見所聞。牠低頭沉思,最後終於説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台灣之表述內容不包含一邊一國、台灣獨立。並朝兩岸共同之和平繁榮努力發展。」「我操你媽的,身為國家領導人説得出這種話!」所有人一起大喊,拿出藍白拖一人打一下,打了兩千零八十八下,剛好把鷹久這畜生打成肉沫。「我們現在缺一個腳色,誰要來遞補?」狼耳朵氣憤未平,隨意從腳色池裏抓一個人出來:「就決定是你了,小智,以後你就代替那畜生的位置。狼耳朵做了此安排,才覺得文章寫得快樂些了,就算是諧音,也不想與之共舞。「對了,還有力倫呢!」狼耳朵則找了小剛替補力倫的腳色,把力倫做成柏油路,順便把英文也換掉,換成小茂:「這下好多了,做好做滿啊!三位!」語畢,消失在空間中。「奇怪,剛剛發生了甚麼事?」我不自覺地脱口説出,腦袋昏昏沉沉的腫脹萬分。「沒事……剛剛你説到哪裏了?」小智認真地聽我描述,還邊做筆記「總覺得剛才好像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總而言之就是那個劍與玫瑰的圖案,每個人手上都有,是什麼信物嗎?」小智在筆記本上記錄了那圖案:「我還要研究一下,這挺古怪的……不是嗎?」

「我覺得,他應該是被有錢人玩膩的女人吧?很合理對吧?現在被NTR,他男朋友當然會不爽拋棄啊!」這番論點合情合理,但小智好像不領情的説:「我再想想……」班上的吵鬧將我拉出回憶。園遊會的項目決定是烤肉了,也就是説,班會結束。剩下的都是自己的時間,一般來説都是看小説、滑手機、玩撲克牌之類的,班會時間,跑去打籃球可是會被教官抓的,不過最近多了一個重要的必辦事項「班會是絕佳的訓練時間,因為每個班都在開班會,老師也鮮少到處走動,所以只要把班上的人撒出去把風,就沒人知道我們在訓練寵物。」小詩兩手撐在桌上,臉泛潮紅的説出這項建議。此話一出,猩猩原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你説甚麼?」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黃詩涵。猩猩原,現任的班導,對此事相當反對。怎麼能放一個女高中生在校園進行這種事情?「如果……如果老師不讓我受訓練的話,那我現在就跑去機械科。」小詩紅着臉低頭説着,這時她才剛從電動屌的課桌椅走道講桌前,裙子下不斷的滴落花蜜,更糟糕的是,她還緩緩地將裙子拉起來。深藍色的裙擺越來越高,雪白的大腿漂亮的露了出來,終於看到了桃花源沾滿淫水的花瓣夾着因為充血而隱藏不住的小荳荳.全班屏息看着這美妙的一刻,好像發出一點聲音都會將這畫面染黑。「老師……?」她可憐兮兮的説。「這……我………」猩猩原還真不知道拿這淫娃如何是好。小詩緩緩的坐在自己的桌子,一腳跨上,讓小穴能夠更清楚的露出。纖細白皙的手指,接近令自己羞恥的部位,指尖壓在蜜裂上,由下而上,自上而下,指尖撥開肉縫,又馬上緊閉,小詩的肉穴就像柔嫩的嘴唇,舔着自己的手指。但那明明就是專門吃肉棒的地方啊!小詩忘情的在兩片花瓣中,滑動手指,一不小心用力過勐,去碰到小荳荳,而且只是輕輕地碰到一下,小荳荳連一絲變形都沒有。但所帶來的刺激,令小詩身軀抖了一下,她害羞地閉緊眼睛,更加小心的玩弄自己的私處。被電動屌震的酥軟濕黏的小穴,早就準備好接受任何東西的姦淫。小詩多伸出了中指,緩緩的沒入自己的蜜裂。「咿嗚~」她發出了小小聲響。終於,整個中指埋入肉穴,她停下動作,深唿吸,這才開始翻攪肉穴「嗯喔……嗯啊……」已經變成如此地步了,她也不太去壓抑呻吟聲,跟隨身體的感覺,讓小嘴奏出美妙的音符。雖然她在挖她自己的小穴,但我看的出來,她刻意避開自己的G點,手指插太深了。不過光是輕碰小荳荳就抖成這樣,我看她還是乖一點來的好。大家都瞪大眼睛,記錄着這美妙的一刻。校花在上課時間坐在桌上挖穴,不講我還以為是SOD哩!她偷偷張開眼睛觀察這靜到不可思議的教室,才發現所有人都死盯着自己自慰,這下子小臉又更紅了。「老師…拜託讓我接受寵物訓練……啊嗯……」這句話搭配蜜穴發出的滋滋水聲,特別有説服力。「這小朋友已經沒救了………」猩猩原一臉鄙視的看着黃詩涵,雖然知道她身上的惡疾影響她,讓她做出這些舉動,但總覺得很厭惡。「如果她真的跑出去的話,那事情就會更麻煩了……」猩猩原將兩件事情放到天平上一秤,只能提心弔膽的同意小詩。同意小詩讓班上的人訓練她,讓她做個稱職的淫蕩母豬。「咿喔…………謝謝老師………」小詩拔出自己手指時還唉了一聲,她苦笑着走向猩猩原,沾滿淫水的手輕輕的幫猩猩原脱去褲子。「同學……」「老師不願意幫我嗎?幫我壓抑………病情……………」小師倒抽了一口氣,一句話説得斷斷續續。大家也知道她為何如此反應。一隻擎天巨屌,從猩猩原的下體彈出來,貨真價實的30cm外加如接力棒的粗細,勐獸!巨獸!這一下出乎小詩的預想,這麼大的東西如果進到自己的肚子裏面,子宮肯定會被戳得亂七八糟。她反應倒也快,踮着腳尖將花瓣貼在猩猩原肉棒上,裹上自己的淫水,打算用手服務。猩猩原看着自己的學生如此下賤的服務,如同妓女一樣,卻無力阻止,還要陪着演這鬧劇,心中不爽。眼下黃詩涵的蜜唇肉貼附在自己的老二上,一股不耐從心中竄升。「老師……我用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時小詩正在用花瓣潤滑肉棒,當花瓣滑過龜頭那一瞬間,猩猩原突然捉住小詩的水蛇腰,狠狠的貫通這淫蕩的女高中生,刺穿這自願給人飼養的母豬巨屌貫入,小詩發出悽慘卻又悦耳的慘叫聲。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小腹,肉棒在平坦的雪原上拱起了一道雪丘,這怪物真真切切的插入自己的私處,毫不留情地擠開腹部的內臟,欺負着子宮「不要!拔出來……不要啊!拜託你……」這時小詩真的感到害怕,淚眼婆娑的像猩猩原求饒。想都不用想,這些話當然是我們逼黃詩涵去説的,為了將這件事情正當化,至少在我們班上。母豬大聲抗議,死垃圾甚麼的髒話念個沒完。但是被我們製作的「哭夭之牆」折磨後,變得聽話的不得了。我不禁回憶前幾天……家裏如果有養貓的話,最怕牠亂抓家具、啃咬電線。如果養狗的話,則是隨地大小便、咬人。所以訓練是必須的。必須對班上養的寵物進行嚴格的訓練,這樣才是對生命負責的態度。「就是這樣,懂了嗎?」小智豪不害羞地把以上言論告訴小詩。「如果我不要呢?又要散波我的照片嗎?」「哎呀,你很清楚呢,要是傳出去就不好聽了。」「你以為每次都能夠用這樣威脅我嗎?一羣蠢材,願意陪你們這些死垃圾玩遊戲已經快超出我的極限,快忍耐不下去了,現在你……」小智伸出手指擋住小詩的唇,温柔的説道:「所以才説你欠缺訓練啊,你早就不是你自己身體的主人了,到現在還搞不懂?」「是這樣子嗎?我還真的猜不到還能做出比強姦更過分的事情。以你們的腦袋,頂多就只能想到叫更多人來輪姦我,不是嗎?」「嗯……呃………幹!反正你就是欠調教啦!」「現在的情況已經很麻煩了,全班知道、老師也知道,再這樣下去事情一定會東發視窗,你們國家對於強姦犯應該也不會太温柔吧!」「呵呵,你説的沒錯,我確實沒有其他招了。但是……還是有辦法叫你聽話。」

小智毫不客氣地拉着小詩的手,向禮堂走去。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跟了上去。除了有病四人組以外,全班無不好奇,小智到底有什麼嶄新的Idea。這個時候還沒下課,因為我們老師有事情要我們自習的關係,所以大家都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平常的話早就開幹了,不過今天小智特別跳出台説要教訓小詩。小智把全班帶到禮堂的舞台上,這個舞台挺大的,可以容納四個班級在上面排隊,之前也有班在上面表演街舞。深紅色的布幔一層一層的,厚重的感覺好像特別能帶來心靈上的安寧。面對舞台,左邊是單人大小的演講台右邊是鋼琴,紅色的布幔掛滿整個舞台,舞台正後方有一層,左右兩邊各有三層,其中一層做成可以拉出去當幕用,所以特別長。其他兩層就是躲人用的,各位都看過左右兩側跑人出來的景象吧?

為了不幹擾台上的演講者、表演者,這種設計是必須的。「我就是要用這個治你!」小智帶着大家到最右側的布幔,豪氣萬丈的説着。在這邊做,台下確實看不到,而且同學可以走後面繞路,換人幹,也不容易被其他人發現,台上怎麼聚集一堆人。「啊?你是白痴嗎?還是腦子終於燒壞了?在這邊做的話,被發現我可不管喔,而且社團又快開始了,你真的有這麼笨嗎?」小詩一臉無奈地吐槽,她可能真的覺得小智是智障,但我知道,小智絕對不會沒由來的帶到這裏來。「這面絨布後面是牆壁,牆壁後面是儲藏室,裏面擺了一堆雜物,你知道這代表甚麼嗎?」「你要不要去看看腦科還是神經科什麼的?在這邊、與在桌球室、教室,我真的分佈出來哪裏不同……喔,你覺得有人在外面打球會比較刺激嗎?拜託……」

「你還沒搞懂呢,這邊是舞台的側面,如果在最右側搞你的話,舞台下面的人是看不到的,因為前面還有數層絨布擋着。」「所以呢?」「然後我在這邊發現了一個好東西。」小智用眼神示意小剛,後者進入後面的儲藏室。「那麼,女主角請準備!」小智突然強脱小詩的制服,雖然小詩強力抵抗,還是不敵眾人強脱。大家一看到小智發難,馬上合羣的加入拉人婆婆行列,真團結。「幹嘛啦!真的要在這邊做?」小詩馬上遮掩身上重要部位。我説,黃詩涵,這裏所有人早就看光光啦!有必要嗎?小智一聲冷笑,一手抓着小詩,一手掀開布幔,一個如平底鍋大小的洞出現在眼前。「進去吧!」在後面的小剛一拉到小詩的手,就馬上向後拉,小智在後面推。一個卡在牆上的肉便器完成了!「欸!你幹甚麼啦!這樣很不舒服啦!」小詩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有些模煳。小智拍了拍黃詩涵的屁股説:「省些力氣吧,等一下你就知道了。」小智將她的制服摺好,塞進洞與小詩的肌膚之間,以保護她吹彈可破的皮膚我好奇的跑道後面看,才發現小詩的雙手已經被綁在後面的柱子上,完美固定。而小剛已經將他的老二塞進小詩的嘴裏。「難怪我想説怎麼變得這麼安靜,原來是想吃洨了喔。」「嗚嗚嗚!」小詩無言的抗議。「嗚嗚!嗚!」突然,小詩的水嫩奶開始前後搖晃,她痛苦地發出了些哀號出去一看,小智已經幹上了。「你系北七喔,都還沒濕,硬幹喔?」我有點不爽的説,要是玩具被玩壞了怎麼辦?我拿出跳蛋開到最強,往小詩的陰蒂上磨去,沒多久小穴就開始出汁了果然這淫娃的開關就是震動器,在怎麼嘴硬都壓不過身體的快感。「嗯喔,不要……啊啊!」小詩的呻吟隱約地從牆後傳來,看樣子小剛已經繳械了。就這樣,所有的同學都輪流上去幹了一遍,時間也接近下課了。社團時間即將來臨。小智把通往後面儲藏室的鐵門牢牢上鎖,他這是不打算放小詩出來嗎?

小詩已經被12個人內射,洨早就滿出來,沿着大腿往下流到地板上,還有不少直接滴到底板上,形成一個小小的白水漬。到剛才為止,這母豬好像還沒高潮的樣子。「各位同學,時間快到了,請返回各自的社團活動吧!」小智邊説邊拍打小詩的屁股,令她又縮了幾下,擠出了一點精液。「那她怎麼辦?」有人問。「她喔,留給人幹啊!我有在定時更新廁所裏面的小詩被幹遮臉照,下面總是一堆留言,説超想幹這個女的,所以我就大發慈悲,上禮拜在照面裏面加註:『謝謝大家的支持^^.我決定下次社團活動要報答大家,這麼喜歡我的身體。請到禮堂舞台找我喔,不過請不要揭穿我的身分喔,拜託惹。』這樣。」「你説甚麼!你這個變態!死垃圾!真不敢相信你會這麼做!」小詩的憤怒聲音模煳地從牆的另一側傳來。「就是這樣。」小智攤手説:「我們現在還是躲遠一點,免得被其他人聯想到是本班的寵物,這樣就不好了哦。對了,別忘記加上這個。」小智拿出一張預藏的牌子,貼在小詩屁股上方的牆。〈請自由使用〉「機械科二年級、建築科三年級、土木科二年級,這些班級到底有多少人會來呢?總共150個同學,到底會有幾個人會來幹你小穴,搗捶你子宮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哈哈哈哈!」在離去的時候,我看了小詩(只剩半身)最後一眼。一絲透明液體推開縫中的白色黏膩,不斷地蔓延開來。這母豬也挺期待的嘛。我笑了,離去。可憐這頭母豬的心情,在我心中已經蕩然無存

夜蒅星宸金幣+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高中班级宠物(2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