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 身 h 小説】絕配嬌妻小秋(92)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九十二章 ——死灰復燃,燃情四射的一個月

這時監視器裏小秋,小心翼翼地把小寶放在牀上,然後細心地蓋上了被子,像所有的母親那般,喜不自禁地滿含愛意地盯着小寶看了一會,然後才轉過身慢悠悠走出了房間。

本來多麼愜意有愛的一面,只是遺憾的是小秋不會回到房間,而是會去父親的房間盡情嗨皮,而且還不知道會玩什麼鬼玩意。我點了一根煙,坐在椅子上面,心想,今晚估計只有小寶才能睡得最安逸了。

當然,我本不會如多愁善感。因為一年下來,慢慢都習以為常了,尤其小秋現在比我還自然。

而再次讓我糾結的原因,是父親為啥要給小秋發那條讓人「吃驚」的信息,難道就不怕我看到嗎?還是他們太了解我的性格?

想着想着,也覺得可笑,我跟小秋都這麼多年的夫妻了,都已經到了七年之癢了,居然還跟戀愛時一樣,動不動吃醋,動不動「為情所困」。就像去年想的一樣,不想過一潭死水的生活,但是沒想到卻過上了暗湧流動的剛談戀愛時那般揪心的生活。

就這樣呆坐了一會,煙頭的灰居然有一截了,於是我便用手彈了彈,這又讓我想起了一件趣事:我一般很少抽煙,只有在下四國軍棋時,需要全身心投入時,偶爾吸一根,但是小秋卻嘴巴叫着:「不許吸」,不過同時卻又調皮地把煙灰缸端到我面前,然後戲謔道:「下個軍棋還要抽煙,你真以為打仗啊,把房裏都弄得烏煙瘴氣的。」

小秋就這樣,刀子嘴,豆腐心,嘴巴上有點霸道,但是很多時候卻又體貼得不行,所以總是惹得我忍不住跟她打情罵俏,記得我那時還糾正了小秋的用詞錯誤,我説道:「不對哦,不是烏煙瘴氣,我現在吐出來的煙,那叫硝煙瀰漫。」

小秋也當仁不讓回道:「滾,你這個好戰份子,要打仗出去打仗,我可是熱愛和平的人。」

當時我賊賊地看着小秋,然後壞壞地説道:「是嗎?你不喜歡打仗嗎?哼,哼,哼···」然後就把小秋摁倒在牀上,接着傳來了小秋的「救命聲」,但是一旦跟小秋交上火,小秋不但不再反抗,還變得風情萬種起來,做完後,我還嘲笑小秋:「還説不喜歡打仗,我看你就是一塊百年不遇的打仗的好料···」小秋紅着臉格格笑,然後就把墊在她屁股下面的枕頭砸在了我身上。

是啊,小秋的確是一個適合打仗的料,而且還是一個打「外戰」的高手,這不,此時此刻也許正在用「新武器新玩法」正在跟父親交火。

而且一想到這個新式武器,我就心堵的不行,因為這可不是一般的新式武器,那威力,簡直就是核彈,怎麼可以輕易就去用呢?

想到這,我嘆了嘆口氣,然後掐斷了還剩下大半截的煙,不由自主地打開了電腦,然後對着電腦發了會呆,最後還是按耐不住好奇,打開了監控。

但是奇怪的是,監控裏,小秋並沒有去父親房間,只有父親一個人躺在牀上無精打採地玩着手機。我先是感到疑惑不解,小秋沒去父親房間,那是去哪裏了?難道···這時我心裏一喜,難道小秋又在逗我玩?

就在我有點暗自竊喜,這時連續傳來「咔哧,咔嚓」兩個開門關門的聲音,這頓時就讓我沒了竊喜,只有暗暗的心裏一驚,因為這聲音是從電腦的監控裏傳來的。

果然,隨着監控裏的開門聲,小秋「駕輕就熟」地隨手把門一關,然後就自然而然地走到了父親牀邊。

原來是我多想了,小秋還是去了父親房間,但是我卻有點納悶,剛才一二分鐘,小秋幹嘛去了呢?

而比這更鬱悶的是,我此時沒法問小秋,因為我在房間裏,小秋卻在「遙遠」的監控裏。

而比這些更鬱悶的是,此時父親卻可以問小秋,只見父親齜牙一笑,開心地説道:「小夏,你真的太好了,我以為你不過來呢?」

小秋瞪了父親一眼,然後嗤之以鼻道:「不過來行嗎?不過來又要耍無賴成天説我説話也不算數了···」。

「嘿嘿,小夏説話最算數了。」

「少來了,對了,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你發那條信息給我,不怕志浩看到了?」

父親一聽就焦急地説道:「怎麼可能被志浩看到?你不是説志浩沒你手機密碼嗎?除非···?」説到這父親停頓了一下。

小秋微微一笑説道:「呵,除非什麼?」

「除非你以前騙我了,志浩有你手機密碼。」

父親這句話,把小秋説得有點不自然,小秋結結巴巴説道:「都説了,志浩沒··沒,,我手機密碼,他,他,都不看我手機,要我密碼幹什麼?」説完這些,小秋語氣又歡快自然了很多,只見小秋又輕快地説道:「哪像你,隔三差五就問我要手機密碼···」。

「嗯,你身上的不管什麼東西我都想要啊,志浩不想要你的手機密碼,我想要可以嗎?」

父親這情話説的是油而不膩,而且情真意切,小秋聽得都入神了,直到父親説完了過了一秒後,小秋才反應過來,紅着臉嗔怪道:「哼,想得美」。而且可能被父親的情真意切所感染,小秋説「哼」時,都沒了以前的霸道,相反還有點像做愛時的軟綿無力。

「真小氣,對了,你把手機給我···」

「哼,幹嘛給你?」

「乖,給我就行了,我用手機給你玩個遊戲···聽話···」

小秋一嘴一撅,不過想了下還是掏出了手機,而且連人都往父親那坐了坐。

女人聽話時最能讓男人開心,父親也一樣,一看小秋乖乖交出手機,興奮地拿了過去,然後又拿着自己的手機,然後把小秋的手機屏幕,跟父親的手機屏幕貼在一起,還齜牙咧嘴道:「讓倆個手機先親一下···」

小秋一驚,眉頭一皺,然後臉上就泛起了紅暈,小聲説道:「哎呀,你這腦袋整天裝的都説什麼啊?真下流···」

「不覺得下流啊,有句古話叫什麼愛你及屋··我看到你的手機,我都覺得開心··」

「那叫愛屋及烏··」小秋搖着頭糾正道。

「對對對···你看··」説完,父親把小秋的手機輕輕放在牀頭櫃那裏,然後又説道:「小夏,你看好了」,父親一邊説着一邊一點一點把自己的手機壓在小秋手機上面。

小秋看的臉紅心跳的,因為我在監控裏看的都臉紅,小秋的手機外面有個粉紅色的外殼套,被父親的黑色的老人機壓在牀頭柜上,看着十分刺眼。

這時小秋嘴裏説道:「哎呀,真下流」,然後伸出手就要去救她的手機,但是沒想到卻被父親一把握住,還説道:「老婆,現在説晚上了,你不是説白天只要聽話,晚上都聽我的嗎?」

《心醉》裏有首歌詞叫「就那麼輕輕一推,你就推開我的心扉」,此時小秋就那麼輕輕被父親一握,竟然就被父親徵服了,只見小秋雙眼迷離,胸口劇烈起伏,半「側壓」在父親懷裏。

我知道小秋的情慾就這樣被父親點燃了,而且明顯不想反抗了,而父親跟小秋交戰了那麼多次,估計也對小秋了解的不行,趁機説道:「來,老婆閉上眼睛,老公繼續跟你玩個紅繩遊戲···」

父親温柔地壞壞地説着,就像披着糖衣炮彈外衣的超級炸彈,小秋徹底被徵服,被電的滿臉通紅,居然「嗯」了一聲閉上了眼睛表示同意了。

看到這,我真的難以置信,小秋跟父親還真的入戲了,老公老婆的角色扮演遊戲玩上癮了?難道現在每次做愛,父親都會喊小秋叫老婆?難道都會吻小秋?我焦急地看着監控,想知道今晚到底會怎麼樣讓我大開眼界。

但是立馬,就把我震驚的夠嗆,父親騰出一隻手,在枕頭底下摸了摸,就摸出了一串紅豔豔的「紅繩」。

看到這,我才確定了,小秋真的同意父親玩捆綁遊戲了,我頓時心就像被大石頭砸了一下,天啊,小秋現在到底多依着父親?等下不會口交吧?我心堵得都有點不敢看監控。

但是監控裏的火辣遊戲,卻正在激情上演着,只見小秋閉着眼睛,然後伸出有氣無力的雙臂,而當父親剛把紅繩纏繞到小秋手腕那裏時,小秋就張着小嘴「啊」地一聲嬌喘。

父親則是壞壞地得意一笑,然後慢悠悠小心翼翼地把小秋的雙手捆了起來。捆好後,小秋依然不敢睜開眼睛,父親則是先親了一下小秋的手指,然後,伸出大腿,勾住了小秋的嫩腿。

此時好玩的一幕出現了,只見小秋抖了抖幾下腳,腳上的拖鞋就掉了下來,父親可能聽到了拖鞋落地的聲音,馬上用大腿勾住小秋的雪白大腿,然後把小秋整個下半身也徹底「請」上牀了。

於此同時的,父親上面把小秋摟在懷裏,大手把小秋的睡裙掀開了,然後鑽了進去就開始上下左右來回撫摸。

而小秋只能紅着臉,閉着眼睛,靠在父親懷裏,嘴裏急促地喘着:「哼嗯,哼嗯···,一臉難受的樣子。

我在想,小秋這是難受也是享受,不過就算是難受,雙手被捆住了,也沒法反抗吧。

果然父親開始「得寸進尺」,一隻手已經遊走到小秋的胸前,那裏的衣服也隨着父親的雙手而不停的動着,而小秋呢,不但動着,身子都開始扭動了。嘴裏開始呢喃細語:「啊,啊,哼,不要啊,好難受···」

不用想,父親已經在玩弄小秋那潔白的小白兔了,而且小秋剛才洗完澡,根本就沒穿胸罩,所以可想而知,父親玩的該有多麼高興了。

但是沒想到,父親遠遠不滿足於此,又伸出一隻手,開始脱小秋身上僅有的冒牌真絲吊帶睡裙。

最重要的是父親的動作,已經沒有那麼猴急,先是一點點把小秋的睡裙裏撩到了腰間,這時,小秋的性感蕾絲內褲還有白花花的大腿以及飽滿的屁股譬如全部都呈現在監控裏,當然更加清晰地呈現在父親的眼前。

果然父親盯着小秋的內褲,或者説盯着小秋的神秘地帶,興奮地笑了笑,過後,才一點點的把睡裙一點點地往上卷,小秋也配合着抬起來胳膊,但是當父親把小秋的睡裙脱到肩膀那裏的時候,又開始停頓了下來,因為,小秋的乳房,此時就像潮水退去的小島,隨着衣服的退去,一點點呈現在監控裏,當然了,更是高清無碼在父親眼前綻放。

父親盯着小秋的乳房看的有點發呆,這時雙手舉在半空中的小秋,可能有點手酸了,竟然扭扭捏捏咿咿呀呀不滿地哼了幾聲。

我當然知道小秋是暗示父親趕緊把她衣服脱了,沒想到父親也聽出來了,不過父親有點「答非所問」,竟然説道:「小夏,你的小白兔,真的好飽滿啊··」不過,行動上卻「歪打正着」正合小秋的意,因為父親一邊嘴裏誇着小秋,一邊把小秋的睡裙脱到了手腕那裏。

我此時想着,小秋的雙手都被綁了,父親難道還有什麼手段能把小秋衣服脱掉?但是我發現我又想多了,父親根本沒打算把小秋的衣服脱掉,而是把衣服也綁在小秋手腕那裏,然後小秋平放在牀上,接着笑嘻嘻在小秋耳邊説道:「來,該輪到小夏幫老公脱衣服了··」

小秋一聽,嘟着嘴,皺着眉頭,眼睛睜開那麼一丁點的一道縫,嬌裏嬌氣説道:「不行啊,我手都被你那個了,我怎麼幫你脱?」

「不是還有嘴嗎?用嘴脱更刺激啊··」

小秋一聽,可能驚到了,眼睛又睜開了一點,然後好像想了一下説道:「不行。休想···」

「就一次嘛··」父親還想死纏爛打。

不過。卻把小秋有點惹毛了,只見小秋氣嘟嘟説道:「你再這樣討價還價,我都沒心情做了···」。

一看小秋真要發火,父親還是戰略性認慫了,只見父親連連説道:「好,好,好,都聽小夏的···」説完親了一下小秋的額頭,然後又往下親了親,因為我看的有點激動,並沒有看清楚父親親的是小秋的嘴巴,還是哪裏?

等我想換個角度,換個視頻視角看看誰,父親已經沒親小秋了,而是在小秋耳邊説道:「小夏,你今晚有點不乖哦,知道後果是什麼嗎?等下要好好教訓一下你的小妹妹才行··」

父親半暴力半威脅話語,把小秋「嚇」得胸口劇烈起伏,小秋居然立馬像嚇哭的小女孩,哭喪着哼了一聲「哼···嗚··」

沒想到小秋現在在父親面前越來越「軟弱」,看着監控裏小秋楚楚動人的可憐樣,我難以置信小秋居然被父親開發出心甘情願被「凌辱」的一面。但是感覺小秋真的太迷人了,女人真的可以被開發出風情萬種,唯一遺憾的是開發小秋的人不是我。

這時,父親就像初戰告捷,得意地把小手鑽到了小秋的蕾絲內褲裏。然後整個手掌覆蓋在小秋的神秘地帶。幾乎同時間,小秋身子一抖,難受地「啊··啊···」連續大聲叫了兩下。

叫完了,小秋居然開始想憋着,咬着牙在那輕喘着,而下面呢,蕾絲內褲裏一會凸起一下,一會又凸起一下,就像打地鼠一樣,很明顯,父親首先派出了「一指禪功」在欺負小秋。

看到這,我很鬱悶,小秋這哪是去打仗啊,純粹就是挨揍嘛,而且感覺毫無還手之力。而就在此時,父親一下停止了動作,然後坐了起來,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了,這時我想到了一個詞,父親要赤膊上陣,要跟小秋「廝殺」了。

而且小秋好像也感覺到了父親的殺氣,偷偷睜開了一下眼睛,然後嚇得趕緊閉上了。還被嚇得咽了咽乾涸的嗓子。

看到這,我點燃了第二根煙,不知道是激動還是憤怒,也許二者兼有,頭上也冒出了淡淡一層汗。但是父親的能力,遠不止一根煙的功夫,我煙都抽了一半了,父親還在用他的一指禪功,也許是二指禪功,還在小秋下面忙活,直到下面傳來了「咕唧」「咕唧」的水聲,還有小秋再一次忍不住發出了「啊··啊··啊··」的求饒聲,父親才停了下來。

我激動得握住香煙,而且感覺煙有點嗆,我想把煙丟掉,但是立馬又捨不得丟掉,此時手裏捏着香煙,就像落水時,抓住了一根稻草,雖然沒啥用,但是聊勝於無。因為這算是第一次這麼清晰得多角度的看父親玩小秋。

這時父親又開始行動了,居然跑下牀,從小黑包裏拿出好幾串繩子一樣的東西,但是又不像是普通的繩子,因為上面有閃閃發光的一些好看吊墜跟裝飾物。

就在我弄不明白的時候,父親拿出一根比較長的紅繩,然後把雙手伸到小秋的腰的後面,頭都要碰到了小秋的小白兔了,然後忙活了一下,竟然給小秋的腰間繫上了一根好看的紅繩,説真的,的確好看,紅紅的繩子,加上小秋性感的蠻腰,真的是漂亮極了,同樣遺憾的是,不是我給小秋系上去的。

這時父親還「沒完沒了」了,捧起小秋的小腳,然後給小秋的雙腳也繫上了紅繩,頓時,小秋的雙手,小秋的腰間,小秋的雙腳,小秋的「全身」就這樣都被父親捆綁了。

但是,奇怪的是,我感覺畫面好美,不知道是小秋美,還是小秋那被紅繩「捆綁」的樣子很美,總而言之真的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美。

這時父親對小秋説道:「小夏,你睜開眼睛看看美不美?」

小秋滿臉通紅,艱難地睜開眼睛,先看了看自己的腰間,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腳,居然把小秋「刺激」得在一陣眩暈,輕聲「啊」了一聲,像病了一樣想閉上眼睛,不過又難受地睜開了。

這時父親摟住小秋,在小秋耳邊説道:「小夏,你知道嗎?我們那個年代,有個説法。女人吃了男人的大餅,就要被套住了脖頸,就會成為這個男人的老婆··」

父親説到這時,小秋兩眼迷離,胸口劇烈起伏,這時父親又説道:「你看你,現在腰間跟四肢,都被我捆上了紅繩,你説你是不是我的老婆?」

小秋被父親的言語刺激的「嗚嗚」直叫,大口大口喘着粗氣,眼睛看到自己身上的紅繩,嚇得又立馬轉移視線。這時父親又追問道:「是不是啊?」

小秋就像快要死的人一樣,努力用最後的力氣説道:「是啊,是啊,是你老婆啊··?啊,我不行了啊,好刺激啊··」

父親三言兩語,竟然就讓小秋高潮得這麼劇烈,這時父親興奮地問道:「是志浩的老婆?還是我東來的老婆啊··?」

「啊··啊··啊」小秋連續發出三聲劇烈的叫牀,然後説道:「什麼啊?我就一個老公啊,我就東來一個老公啊··」隨後更大聲地叫道:「啊,老公快幹我,我不行了啊· .要幹啊·要幹啊·,要大雞吧···」

父親一聽小秋説得這麼淫亂,也激動的快不行了,一下竄了起來,然後大力分開小秋的大腿···扶着肉棒,咕唧一下就插進去了。

這時小秋。嘴巴就像抽筋了一樣,發出了:「嗚嗚嗚」的顫抖的哭泣聲。

小秋跟父親的癲狂,看的我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香煙燒到手指我才發現香煙抽完了,不對,是燒完了,因為剛才的淫亂一幕,讓我完全忘記了手裏還有香煙。

而就在我把香煙扔進煙灰缸的時候,監控裏的「啪啪啪」跟「咕唧」「咕唧」聲,也越來越刺耳,果然父親沒有「失信」,對着小秋的小妹妹發起了最後的攻擊。而且可能因為太激烈,系在小秋腳上的紅繩上面的小鈴鐺,也發出了「丁丁丁」的聲響。

就如同小秋所説的一樣,此時父親的房間,奏起了公媳歡愛的交響曲:小秋越來越急促的叫牀聲,大牀發出的「咯吱咯吱」擠壓聲,小秋小妹妹跟父親大肉棒合奏的「咕唧」「咕唧」的淫水聲,「啪啪啪」肉體的撞擊聲,鈴鐺「丁丁丁」的助威吶喊聲。

而且這聲音就沒中斷過,因為今晚父親好像特別激動,一個姿勢,一直在那不停地抽插。直到10分鐘過後,一下癱瘓趴在小秋身上,然後屁股抖動了幾下,估計是把牛奶又灌進了小秋的子宮裏了。

射完後,父親趴在小秋身上休息了一分鐘吧,然後起身抽了點衞生紙,估計是想幫小秋擦一擦下面。

就在父親拿衞生紙的一瞬間,我發現小秋的小穴微微發紅,而且微微張開,乳白色牛奶汩汩地不停往外流。

很快,父親就又坐了過來,伸出手,幫小秋擦了擦,擦好後,又躺倒了小秋旁邊。但是小秋一直沒有睜開眼,不知道是閉目養神,還是不好意思。

沉默了一會,還是父親先開口了,父親輕聲説道:「小夏,你真的太迷人了···」

但是小秋還是閉着眼睛不説話,這時父親又沒話找話説道:「小夏,你看嘛··」

父親一邊説着,一邊推着小秋,這時小秋終於撅着嘴説道:「看什麼呀?」而且語氣裏依然嗲嗲的。

父親一看小秋説話了,還睜開了眼睛,便指着牀頭的手機説道:「你看咱倆的手機,我的手機一直壓在你手機上面,你説你的手機會不會累啊?要不幫他們翻個身,讓你壓在我身上好了··」

小秋皺着眉頭,想忍住,但是最後還是沒忍住「噗嗤」一笑,張嘴想説什麼,但是立馬又憋了回去,但是想了不到半秒又説道:「呵呵,還有點良心,那好呀,你幫他們翻個身··省得你的手機把我的手機壓死了··」

父親一聽屁顛屁顛地伸出手,把小秋手機壓在自己手機上面。然後又躺倒小秋身邊。沉默了一會,竟然又説道:「我覺得有點不公平··」

「什麼啊··?」父親淡淡説着,小秋也隨口一問。公媳倆人一問一答。

「你看,我的手機都沒鎖,對你的手機掏心窩的,但是你的手機還上了鎖,而且還要被你手機壓一夜,這樣不公平啊··?」

小秋笑了笑看了父親一眼,然後問道:「那你説,要怎麼樣才公平?」

「要我説啊,倆個手機都不能上鎖,這樣才公平···不然倆個手機躺在一起,還彼此防着彼此,那要同牀異夢了··」

小秋一聽,漏出了詭異的表情,然後抿着嘴在那偷笑,又像是去思考去了···而我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做愛時胡言亂語也就算了,這都做完了,這小秋跟父親哪來那麼多屁話啊?

同時剛才所有的畫面,都把我震驚的不行,這死灰復燃的一個月,公媳倆人到底發生了什麼?小秋平時都是這樣陪父親的?

1.jpg (16.33 KB)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編輯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绝配娇妻小秋(9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