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色情小説】受之鄉裏(1-8全)

字數:68568(1-8全)

本來是很不希望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居然被調配下到鄉裏去做駐鄉辦事 員。當然,要是沒有下來的事實,也就沒有了後來的故事。

沒有辦公室,在鄉政府求爺爺告奶奶的鼓搗了好久,總算施捨了一間用於辦 公室加宿舍的四處漏風的屋子。屋子是在頂樓的東角,下面是農經站,農經站裏 面是兩個新來鄉政府的小姑娘,一個88年的,叫尤蘭蘭,一個90年的,叫武 寧。也多虧了兩個熱情的小姑娘的幫助,才讓我這個外來人沒在零下二十多度的 屋子裏凍死,所以我很是感激這兩個小姑娘,知恩圖報,只要她們有需要,我一 定會盡力幫忙的。

武寧很漂亮,當然不是那種江南式的美,而是那種恬靜中帶着野性的美,而 且臉蛋的顏色居然不是本地統一的高原紅,而是那種粉白粉白的顏色,再加上她 那熱情似火的性格,很是一個讓人喜愛的小妹妹。

尤蘭蘭有些黑,據説是因為太陽曬得,但是無從考證,不過據説是警校畢業 的,她給人的感覺有些冷傲,雖然嘴邊總是掛着人畜無害的笑容,但是少言寡語 的她總是讓我這個還算熱情的傢伙滅火。

當時還是春末,我這個苦力剛剛給兩個小姑娘搬完檔案櫃懶懶的坐在尤蘭蘭 的牀上,用力的盯着尤蘭蘭那穿着花邊白棉襪的腳發呆。尤蘭蘭的腳非常的漂亮, 雖然皮膚由於在鄉下不是那麼的細膩,但是腳趾的長度和上翹程度,趾鋒的弧度, 趾甲的形狀,腳弓的曲線,腳跟的圓潤程度,腳踝的跟腱架構……看起來都是那 麼的符合我的審美觀點。壓抑着,奮力的壓抑着自己沸騰的熱血,希望她們不要 發現我的異常!

正在發呆的時候,一雙腳型也很不錯的棉襪腳踩到了我的大腿上。武寧大聲 的叫道:「嘿~再低頭就要把我們蘭蘭的腳吃進去了。看看我昨天買的襪子漂不 漂亮。」

總算是被驚醒的我收回眼神,看着眼前棉襪腳。那是一雙猶如金剛鸚鵡一樣 的棉襪子,我笑了笑,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武寧的腳背道:「漂~亮~武大小姐 那裏都漂亮!」

武寧不屑的撇撇嘴,將雙腳抬到我的下巴的高度,上翹的腳趾尖示威似的一 彈一彈的。她笑着説:「很喜歡吧?那我允許你吻一下,來吧。哈哈~」

我有些愣愣的看着眼前漂亮而驕傲的小腳很是咽了咽口水,卻沒敢吻下去, 怕自己根本把持不住自己。尤蘭蘭在一邊冷冷的説:「寧寧都沒在乎,你裝什麼 君子!」

我有些訕訕的説:「太,太漂亮了。不知道從哪裏下嘴了。」

武寧滿意的翹起右腳的腳掌在我眼前晃了晃,笑着説:「好了,饒了你了。」

這不是勾火嘛,再也忍不住的我張口咬向武寧的左腳的腳尖。她尖叫一聲, 連忙縮回腳丫,逃也似的躲到尤蘭蘭的身後去了。我愣在那裏,直愣愣的看着她 倆。最後大家都鬨笑了起來。

自那以後,我們的關係放開了很多,雖然沒有肌膚之親,但是互相幫忙洗洗 衣服什麼的倒是不再有什麼芥蒂了。

本來有這麼兩個小妹妹在同一個地頭上快樂的度過今後的二十個月也是不錯

的,但是,發生的一件事,改變了這一切。

我的酒量很爛,但是偏偏因為工作而總是有人請客喝酒。這個五月的夜晚, 我又被一羣熱情的過了頭的鄉裏知名人士拉去喝了個酩酊大醉。我自己都不知道 怎麼回到的鄉政府的大院,中間感覺被人捶醒了一下,然後又睡過去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感覺臉上真的很疼,而且身體的姿勢及其彆扭。使勁的搖 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終於,我總算是睜開了沉重的眼皮。我一下子震驚了— —我居然在武寧和尤蘭蘭的房間裏!房間裏很亂,有些像是打鬥的痕跡,而我, 居然被尼龍繩綁在了暖氣管子上。武寧和尤蘭蘭還在睡覺,只是尤蘭蘭的左腳上 打着厚厚的紗布。一切是這麼的不正常,難道我是被她們綁架回來的?就算我想 不起來醉酒之後做了什麼,但是對於我這麼一個三好良民來説,這個玩笑有點大 了。

我沒有打攪她倆的睡眠,而是竭力的在回憶昨晚的事情,可是基本上就是空 白。有一個問題卻是很現實,我喝了如此多的液體,怎麼可能沒有便意!原本打 算等她們醒來解開我的繩子後再解決問題,但是到了上午9點,她們依然沒有醒 來的意思。我大急,想要叫喊,可是嘴裏的堵物讓我只能輕聲嗚嗚的。實在是忍 不了了,我的褲子不爭氣的濕了。

快要10點了,尤蘭蘭醒來了,她揉揉鼻子叫道:「寧寧,醒醒,什麼味道 這麼難聞?」

武寧極其不情願的翻了個身看向我,她瞪大了眼睛望了幾秒鐘,然後鬱悶的 説:「早知道就給他鎖窗户外面了,這傢伙居然尿了。」

尤蘭蘭大驚,連忙轉過身來叫道:「什麼!我殺了……哎呦。」她的大規模 移動碰到了傷腳。

還是武寧下牀來解開了我身上的繩索,我抽出嘴裏的東西一看,是武寧的襪 子,我鬱悶的盯着她。武寧看我沒事説:「快點,把這裏還有你自己收拾乾淨, 然後過來找我們。」説完,上牀去了。

我自知理虧,只好盡最快的行動收拾妥當,然後回到她們的卧室。

剛一進到屋裏,武寧就伸手指着兩牀之間的一個小墊子説:「坐那!」

我有些奇怪:「今天不上班嗎?」

「周六。」尤蘭蘭的話果然言簡意賅。

「你知道你昨晚都做了什麼嗎?」武寧見我坐在了墊子上,就用腳尖踢着我 的肩膀問。

她下腳有些狠,我一把抓住她的腳鬱悶的説:「我怎麼知道,知道還用這麼 受氣麼?」

武寧一下子跳到我的面前赤腳踩地,掐着腰指着我的鼻子説:「你受氣?你 把人家蘭蘭的腳咬成了那樣,你要怎麼説!嗯?」説完,照着我的肚子又是一腳, 「我告訴你,要不是蘭蘭攔着,我昨晚就打死你!你個變態!」

我一下子懵了,我都做了什麼,我都讓她們發現了什麼,難道我偷武寧的襪 子被她們發現了嗎?我的身體不自然的顫抖了起來,我不知道她們會怎麼看待這 個事情,這裏畢竟不是我所熟悉的環境。我不能這樣,這樣會毀了我自己的,我 要死個明白。我壯着膽子問:「我真的不知道,昨晚喝得實在太多了,能不能告 訴我我做了什麼事情讓你們如此的火大。尤其是尤蘭蘭的事情。」

武寧平復了一下火氣,便和尤蘭蘭一起講述昨天發生的事情。

昨天晚上10點多,她們去收衣服,可是發現武寧的九分襪不見了。她們以 為掉在了地上,卻發現我躺在另一個姐們洪麗的衣服堆上面,嘴裏不停的嚼着一 條黑色的褲襪,搶出來一看,果然是武寧的,而且還咬出了好幾個破洞。當她們 低頭找我的時候,卻發現我在尤蘭蘭的腳邊不停的舔着她的拖鞋幫。她倆傻了好 久,最後決定將我拖回去。可是剛一動我,我就死死的咬住尤蘭蘭左腳的大腳趾 死活也不肯鬆口,而且越咬越緊,沒辦法,是武寧踩着我的脖子讓我鬆開的,一 鬆口我就大叫,逼得武寧只好將褲襪再次塞進我的嘴裏,這才和尤蘭蘭費勁的將 我拖回她們自己的宿舍,因為我身上什麼都找不到,而且樓層也太高。到了宿舍 裏,剛剛想要將猶如死肉的我放到誰的牀上,我就開始吐得滿地都是,而且又哭 又叫的。尤蘭蘭覺得我可憐,就過來勸我,可是我猛地就撲下身子在尤蘭蘭的腳 上瘋狂的舔着。尤蘭蘭嚇壞了,準備收拾地面的武寧看到後連忙將我拉開,可是 我大叫着只要讓我**就是給她們當狗都行云云。最後,她倆實在沒辦法,只好 將我捆在暖氣片上,並且堵上了嘴。

我聽得臉色紅得猶如鐵水,不安的滿含歉意的看向尤蘭蘭,發現她只是冷着 臉看着我,我的心中一涼,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湧了上來。

果然,武寧抬起右腳伸到我的嘴邊命令道:「我的腳癢了,給我舔舔。」

我回頭看向武寧:「為什麼?」

武寧不屑的冷哼道:「為什麼?哼,居然還敢問為什麼!平時偷看我們的腳 也就算了,為什麼有時候給我們洗回來的襪子上會有血漬?上星期三,你為什麼 要偷我的襪子?我和蘭蘭交流過,覺得這是你的癖好,無傷大雅就放過你了,可 是你昨天晚上都做了什麼!你太讓我們失望了!舔,別苦着個臉,昨天蘭蘭的腳 你哭着喊着都要舔,我的你怎麼就不能舔。舔,快點!」她一腳踹在了我的腦袋 上。

「武寧……」尤蘭蘭有些嗔怪的説:「別這樣。」

「蘭蘭你,你可不能心軟啊。」武寧有些焦急的説。

我以為尤蘭蘭打算放過我,雖然不能釋放心中日漸膨脹的欲望,但總歸是脱 險了。我卻完全會錯了她的意,她説:「你太心急了,我們不是説好了要先給他 定好規矩嘛。」我聽了大窘,打算逃出這個是非之地,至於解釋,以後再説吧。

我剛有動作,武寧悠悠的説道:「看來有人打算晚上看羣眾電影了。」

我一下子坐回了墊子上乞求道:「寧寧,求求你,別玩我行嗎?我不能再在 一個駐地把我自己搞臭啦!那樣我就在公司徹底待不下去了。」

武寧曉有興趣的歪着頭笑着問我:「那好,你告訴我,這種事情你幹過幾回 了?」

我低着頭,不敢看她:「兩……兩回了。」

「到底幾回了!」武寧突然吼道。

「啊,四,啊不,是,是,四回……」我真想找個豆腐撞死自己。

「哼哼~」尤蘭蘭冷哼道:「看不出來啊,這種狗屎、變態、混蛋也能和正 常人似的與我們交朋友,我們他媽的瞎了眼了。」

我大驚,我不想失去這兩個朝夕相處的小妹妹,我搖着手道:「不是的,不 是的……」

「好了。」武寧打斷了我的語無倫次:「我們玩定你了,要是不想像以前似 的被玩死,你就別唧唧歪歪的。」她遞過來一份顯然是昨晚突擊寫好的東西。 「你要是同意上面所屬條件,就趴下吻我的板鞋。看明白了,是完全同意。」

我有些無語的看着這份文件,難道就要被兩個小姑娘玩上一年多嗎?真是不 甘心啊。可是心裏卻是絲絲的渴望着這種感覺,要兩個女主人,還是保險自己的 工作,這是多麼難選的題目啊!似乎她們也不打算給我選擇題的。我只好接過文 件,上面東西倒是不多,只有五條:

一、只要我們召喚,你必須聽從一切命令;

二、要稱唿我們寧阿姨和蘭阿姨,我們叫你笨笨;

三、我們之間發生重大分歧時,你必須接受懲罰;

四、在我們認為可行的時間裏,你完全屬於我們;

五、以上條款為試行條款,我們有修改解釋權。

只有短短的五條,但是看得我心中發苦,這簡直和賣身契沒什麼兩樣嘛。只 要她們願意,隨時我都會身敗名裂,甚至受到無法恢復的損失。我到底該怎麼做? 我猶豫的抬起頭道:「寧寧……」「啪」一個耳光驟至,「我……」「啪」又是 一個耳光。我被打懵了。

「看來你是打算成為電影明星啦!」尤蘭蘭惡狠狠的説。

不知道為什麼,我是如此的懼怕尤蘭蘭,我慌忙跪在她的面前扶着牀邊祈求 道:「不,不要!我認同,認同!啊,對了。」我連忙轉身去親吻武寧的鞋子, 可是還沒吻到,武寧就將鞋子踢到了一邊。我大驚,不停的給她們兩個作揖, 「求求你們,求求你們,求求……」

武寧撇撇嘴:「真是沒誠意。」

我靈機一動,退後三步,然後向着她們倆的方向不停的磕頭,「求求你們, 大人不計小人過,求求你們,給我次機會好不好!」我一邊説,一邊磕。

武寧很是嘲諷的説:「呦,看我們給他逼得,我們可不是什麼惡人,你走吧, 以後別來找我們了。」

尤蘭蘭接口道:「看着就心煩。」

我哪裏敢出去啊!只是不停的磕頭。忽然想到那雙板鞋,我馬上將板鞋叼到 武寧的手邊。武寧沒有接,只是看着手邊不知所措的我。

她看了我十幾秒鐘,伸手撫摸着我那還在腫着的臉。「你不後悔了?你不怕 我們玩廢了你?」

我狠了狠心,只能祈盼她們的人品了。口中的鞋子又讓我不能發聲,只好嗚 嗚的叫着。

武寧嬉笑了一下,然後指着尤蘭蘭説:「她要是能原諒你,我們今天就放過 你。」

我連忙叼着武寧的板鞋爬到尤蘭蘭面前,諂媚的嗚嗚着。尤蘭蘭極其鄙夷的 看着我那實在是下賤的樣子説:「用寧寧的鞋底掌嘴。」她看向武寧,「寧寧, 幫我去廁所。」當她起身到門口的時候説:「要是我回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你嘴角 有血的話,我可就要親自上陣了。」説完,被武寧攙扶着出去了。

「啪」哎呀,真疼。「啪啪」哎呀,真的下不了手啊。「啪」這他媽太欺負 人了……直到尤蘭蘭回來,似乎我的臉還是和原來差不多。

尤蘭蘭坐在牀上冷哼了一聲,我嚇得一不小心將鞋子掉在了地上。她撇了一 眼,沒有在意,只是悠悠的晃着兩條修長的小腿盯着我看。

我心裏發毛到了極點,我抱住她的大腿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懲罰我吧。」

她的眉毛一挑:「哈?為什麼。」

「我……我希望,我覺得這是我的榮幸。」我下賤的答道。

尤蘭蘭瞟了一眼腳邊:「把我的涼拖給我,用嘴叼起來。」我連忙交給她, 卻發現那是她平常洗澡用的木屐。「這是你求我的。」説完,她揚起手,那警校 格鬥標兵的手轟然而至。我的左臉麻了,不僅嘴角,就連鼻子也不爭氣的出了血。 「右邊。」她冷冷的説。我只好跪直身體。左手帶起一道殘影而至,但是打偏了, 我的右眼角瞬間被血封住了。「好了,就到這吧。」她躺回牀上,不再看我了。

武寧看我可憐巴巴的用一隻眼睛望着她,微笑着説:「那麼,我們該算算剛 才的賬了吧。」我的目光瞬間黯淡了下去。她沒管我的反應,後退一步,飛起一 腳,猶如長矛一樣的腳尖迅猛的擊中了我的腹部,我像一隻煮熟的大蝦一樣蜷在 地上。她輕蔑的説:「要是緩過勁了,就給我滾出去。」説完就出去上網了。

連續兩天,我都躲在自己的房間裏不敢出門,而兩位主子似乎是消氣了,這 兩天倒是沒提起什麼條約的問題,只是每天晚上都過來看看我,還給買了好多的 好吃的和藥品,用武寧的話來説,就是那天確實有些過分,希望我可以原諒她們。 我高興壞了,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原來她們只是發泄一下就好了。美美的享受着 朋友間的情誼,我忽然覺得天空又亮了起來。

這樣一共過了四天半,第五天晚上的時候,武寧給我打電話讓我到她的宿舍 去一趟,十萬火急。我以為她又看到老鼠了,所以急忙穿好衣服下樓去了。門沒 鎖,我進門了。「把門鎖上。」武寧喊道。我進到屋裏,發現武寧在牀上看雜誌, 尤蘭蘭賴在武寧的牀頭柜上玩電腦。

我走上前去疑惑的看看武寧,又看看尤蘭蘭,最後定格在尤蘭蘭的左腳上。

似乎還有結痂,我傻乎乎的關心着:「腳怎麼樣了?」

尤蘭蘭頭都沒抬説道:「還好。來啦。」她伸出手指指着武寧的腳下,「跪 那。」我一下子愣住了。

見我沒有任何的反應,愣愣的站在那裏,武寧從雜誌中抬起頭看着我。「算 了,你走吧。滾!」她低聲喝道。

我終於想起了曾經的約定!天啊,她們居然壓根就沒有忘記!可是……當真 的讓我跪在她們腳下的時候,我害羞了。見我還沒動靜,尤蘭蘭從電腦中抬起頭 來,我不知怎的,噗通一下跪在了武寧腳下。看着眼前白皙的腳底,心中渴望的 想去親吻,可是道德的底線又讓我無限的恐懼。我的臉幾乎貼在了武寧的腳底, 可是複雜的眼色還是出賣了我自己。

武寧放下雜誌對尤蘭蘭説:「你看,我發現他怕得居然是你。似乎我都不在 他的視線裏啊。」

尤蘭蘭想了一下説:「我不這麼覺得啊!」

武寧隨即明白了尤蘭蘭的想法,詭異的笑了起來。「怎麼你也這麼説,我就 這麼沒有氣場嗎?!」她尖聲叫道。

「是你自己作踐自己,管他什麼事情。嘮叨婆。」尤蘭蘭不屑的回道。

我頭上的汗水隨着她們的話語不停的滴落下去。我再笨也知道她們要幹什麼 了,也許對於她們來説,只是日常的吵鬧,可是對於我這個夾縫中的人來説……

我神色極其複雜的吻了一下武寧的腳掌。

武寧停止了爭執,低頭問道:「你想要説什麼?」

「我……」我一狠心,拼了,「笨笨乞求懲罰。」

武寧來了興趣:「噢?你命令我們?」她用大腳趾輕點着我的鼻尖。

「呃~不,我……」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搞不好就會讓自己陷入更加不利 的地位。

「蘭蘭,你覺得呢?」武寧俏皮的問道。

尤蘭蘭並沒有繼續玩電腦,而是認真的看了看武寧:「那你看着辦吧。」説 完,穿上鞋子自己出去了。

武寧有些不樂意了:「怎麼都是我的了!」她看了看我,「算了,懲罰的事 情待會再説,先給我舔舔後腳跟,最近總是起死皮。等我看完雜誌再收拾你。」

説完,她將雙腳伸出牀邊就不再理我了。

我眨巴眨巴眼睛,看起來沒什麼討價還價的餘地了,也不知道她洗沒洗腳。

武寧的腳底很柔嫩,蠶豆一樣的腳趾頭整齊的排列在粉紅色的腳掌上面,不 時的,還頑皮的扭動一下,就像是在召喚我的愛撫。我調皮的狠狠的舔了一下她 的腳底,她激靈一下子縮了縮腳,從雜誌裏面探出頭來。「你怎麼回事?!」

我無辜的看着她答道:「你看,你的腳底太髒了……」

話還沒説完就腦袋上挨了一腳底。「要是乾淨,我讓你舔什麼?」她光腳走 下牀去喝水,順便也給了我一杯水。「潤潤口,然後給我舔乾淨。」説完,逕自 又看雜誌去了。

説起來還是遂了我的心願,捉住她的右腳踝,先是平鋪了舌頭,大口大口的 刷乾淨了她腳底下的浮塵,然後用嘴盡一切的努力將她的腳跟含進嘴裏,用舌頭 在腳跟處一遍又一遍的刷着。雖然感覺不到入口即化的感覺,但是卻有着那麼一 種又鹹又甜的味道,是的,有點甜,這是在我曾經舔過的腳裏面所沒有的。這勾 起了我的強烈的興趣,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武寧的和含香一樣是可以吸引蝴蝶 的嗎?

經過了十幾分鐘的預備工作,武寧的腳跟終於變得柔軟了起來。我探出牙齒, 小心的啃噬着,悉心的收拾下每一塊腳跟處的死皮,甚至還包括死皮裏面的灰塵。 不敢過於的用力,怕傷到她的腳跟的皮膚,不知道她是不是曾經經常的做足部護 理,雖然死皮很多,腳底卻沒有一絲角質,按照曾經某位女主的腳底,刷完之後 舌頭會疼上好幾天,而她的腳跟和腳掌上沒有任何的繭子之類的東西。享受着收 集的快樂,當右腳啃噬結束的時候,我也攢了很多的死皮,用嘴細細的品嘗,發 現其中依然是絲絲的甜味,這讓我更加的好奇了。

左腳依然是如法炮製,只是一直都是那麼的想知道到底是什麼導致的甜味的 出現,抬頭看看武寧依然在看雜誌,我便發狠的繼續啃噬下去,希望知道到底什 麼時候才可能啃噬不到那種淡淡的甜味。

武寧毫無徵兆的收回了自己的腳丫。我茫然的望着她,嘴裏咂吧着口中的美 味。順着她的目光一看,原來是尤蘭蘭回來了,只見她拎了一桶熱水回來了。本 來還想她們到底要幹什麼,結果我被趕了出去。一連好長時間都是這樣,尤蘭蘭 從來都不讓我碰,武寧只是讓我啃腳跟,偶爾才會允許舔她的整個腳丫,每一次 都是甜的,這可是引起了我的無限的興趣,只是不敢開口去問,所以只好忍受着 心中的渴望去拼命的舔舐、啃噬着。

這天是周三,尤蘭蘭打電話把我叫到了辦公室,她的桌子在朝着窗户方向的 牆角,武寧在她的對面。我才剛剛睡醒,前天晚上被武寧折騰殘了,嘴角被她的 腳丫子撐破了,疼得一晚上沒睡着。

尤蘭蘭指着自己辦公桌下道:「進去,躺下。」我傻掉了,這是什麼個意思? 尤蘭蘭看我沒動,又説了一遍,「我今天要踩你的臉。」

我一下子急了:「這是你的工作時間,好不好!這樣被發現的話我就完蛋了。」 難道她真的打算就這麼讓我崩潰了?

「你真要是失業了,我和武寧養你怎麼樣?別説你一個,就是100個,我 和武寧也都養得起。」尤蘭蘭笑道。

「你……」我知道她説的是實事,她倆任何一個人都養得起我,甚至誰都有 可以讓我人間蒸發的能力。「那我寧可成為羣眾演員!」

「你以為我們會這麼放過你嗎?你以為這麼長時間沒叫過我們阿姨,是我們 覺得不習慣?要不是武寧打算給你留下一些做男人的尊嚴,就你這種賤貨早就被 我玩得叫喚了。」她憤憤的説。

「不行,你們是政府機關,我的面子是一方面,要是被發現了,你們該怎麼 辦啊!」我希望她能夠放棄自己的想法。「再説,你要是出門了,我怎麼辦?」

她想了想,似乎沒有什麼辦法解決我的問題,但是又非常的不甘心。她忽然 強橫了起來:「你現在,必須,進去,不然我就把你綁到門口的檔案柜上。我看 你怎麼樣!要不就把你扔給司法所的那幾個兄弟,讓他們伺候你一下。」她陰笑 的看着我。

我恨恨的説:「你到底是不是我的朋友,這麼對付我。你們可沒説過白天工 作時間也要玩的。要是在你腳下的時候我來電話了怎麼吧?總不能讓我就那麼接 聽吧,屋裏要是有人不就都知道了!」

她沒當回事:「把手機關機,然後進來。」她指着桌子下面。「還有五分鐘 就上班了,小心我讓你難堪。」她復又緩和了語氣説:「要是表現好,晚上我們 可以獎勵你的。」她看了看我的表情,「給你兩分鐘,解決自己的問題,然後回 來做我的腳墊子。去吧。」

不知道什麼鬼使神差的,我居然還是聽話的躺在了她的桌子下,只是很無奈 的是我的手腳都被綁在桌子腿上了,據尤蘭蘭説,是為了防止我的肢體疲勞露到 外面去讓別人看見。

我很激動,這個角度看到的尤蘭蘭如同主宰我的整個世界的至尊,甚至希望 她的裸足就那麼的完美的覆蓋我的整個面頰。可是褪去夢想的現實實在很是骨感, 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兩隻耐克的運動鞋遮擋住了我唯一的視線。

不長時間,武寧回到了辦公室,她坐在了自己的辦工作前問尤蘭蘭:「蘭蘭, 大周呢?我還打算讓他幫我修修電腦呢,找了這麼大一圈都沒找到,真是氣死我 了,晚上要好好收拾收拾他。」武寧氣鼓鼓的。

尤蘭蘭輕笑一聲:「我怎麼知道,不會是因為昨天你下腳太狠了吧!」她陰 險的用鞋跟狠狠的碾了碾我的眼眶,疼得我呲牙咧嘴的。

武寧還是很生氣,用力的向桌子裏面伸了伸腿,結果正中我的膝窩,我悶哼 了一聲。武寧一定又驚又喜,只不過我不知道她的反應是什麼樣的,但是很快就 知道了。她抬起穿着高跟涼鞋的腳狠狠的在我的兩腿之間踩了幾腳。尤蘭蘭也通 過鞋底感覺到了我的顫抖,看着武寧的動作,尤蘭蘭詭異的笑了。

正在這時,富鄉長來了,看見她們兩個的表情那麼豐富,就開心的問道: 「怎麼了,有什麼好事可以分享一下。」由於她倆的辦公桌下大多都是她們的鞋 盒子、服裝袋子什麼的,所以即使她倆不在,外面不注意也不知道裏面有什麼。

尤蘭蘭的鞋底使勁搓了一下我的臉皮,但是我連大氣都不敢出,怎麼敢發出 聲音,只好猛力的憋着。武寧也犯壞的用鞋跟擰着我的大腿根。我除了顫抖就不 知道該幹什麼了。尤蘭蘭笑着告訴富鄉長:「武寧剛才踩狗屎了,我們正合計是 不是把她的鞋子埋進土裏去種花。」面對全鄉政府最漂亮的兩個美女,鄉長大人 和她們很是調笑了一會才走,這段時間裏我真的心中很不爽,其實説起來,我的 兩位主人,很多時候也是太多人的玩物,只不過,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而已。

看了看外面沒人,尤蘭蘭沒頭沒腦的説了一句:「是不是覺得很屈辱?」我 知道她是説給我聽的,因為只有我在承受現成的屈辱,可是她沒有給我任何解釋 的機會,直到有人來辦業務,她才首次將腳從我的臉上拿下來過。

有些想哭,因為當她放下自己的腳的時候,一股濃重的腳臭成功的侵入了我 的鼻子。聽着聲音,似乎是辦一個農合水利項目的。尤蘭蘭故意將自己的腳離開 好遠,忍受着那老農如同實質一樣的腳臭,簡直讓我暈了過去,不知道為什麼她 會如此的戲弄我。可是正在鬱悶當中,一個黑影擋住了光明,然後一隻掉渣的腳 臭集合體踩在了我的腦側,幾乎作嘔的我拼命的向着武寧的方向躲藏着,但是被 固定的手腳讓我無比的懊惱。我的大力的扭動導致了桌子的位移。屋子裏一下子 靜了下來。

武寧乾笑着説道:「靳叔,我剛才踹鞋盒子呢,有點硌腳。」

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傳出:「閨女,你的力量還真是夠大的。嘿嘿~」説完, 還「偷偷」的在我的頭頂上蹭了蹭鞋底。

武寧笑道:「那是,咱這可是練過的。」這個中年男人又壞壞的用鞋底在我 的肩膀和頭頂上好是一頓蹭,要不是手腳都捆着,我喝出去也要和他拼命!

男人走了,尤蘭蘭又重新踩在了我的臉上。只不過現在她和武寧都沒有再關 注過我,只是當我是辦公桌下面的墊腳用品,她們興奮的八卦着,卻沒有任何關 於我的,也許我現在根本就不在她們的視線裏。

中間又來過三波人,一個上午就過去了,我也不知道自己被多少雙腳踩過了, 也不知道都是些什麼人。臨近午飯的時候,我倒是被兩位主人放了出來,看見我 的狼狽樣子,武寧很沒品的笑了出來,尤蘭蘭只是説了句「走吧」,就沒有下文 了。

我憤怒的瞪了兩人一眼,然後逕自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我哭着用 熱水洗了兩遍上半身,就是這樣,依然無法掩飾心中的屈辱。她們是怎麼了?為 什麼要這麼對我!難道我已經在她們的心中沒有了任何的存在感了嗎!

中午飯我也沒吃,她們兩個敲門我也當沒聽見,我只想自己靜一靜,思考一 下自己應該怎麼做。

躺在自己的牀上,這個感覺比辦公桌底下簡直強了不是千倍萬倍。我自己到 底是想要什麼?其實,自己不是不知道,武寧雖然壞壞的總是玩弄我,可是畢竟 還是非常的在意我的,哪怕只是當作一隻寵物,但是尤蘭蘭完全就不是那麼回事, 根本就是將我當作一個隨手可用的用品,沒有一絲感情,也許用壞了,就那麼結 束了。輾轉反側,我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無盡的思緒如同洪水一樣衝擊着我的 大腦。不知道怎麼想的,身體不受支配的走到了農經站的門口。

渾渾噩噩的,我來回來去的走在農經站的門口。某一個瞬間,我和武寧撞了 一個滿懷,她尖叫一聲,應聲而倒。我這才清醒過來,見到尤蘭蘭正站在稍遠的 地方,武寧被我撞倒在地。我連忙上去扶她,武寧倒是沒有為難我,笑呵呵的起 來了。看到我有些失魂落魄的樣子,武寧笑着説:「走吧,我們進去説吧。」我 們一起進了屋子。

武寧端來一杯白開水遞給我,然後大剌剌的坐在了我對面的桌子上,穿着拖 鞋的腳就那麼隨意的踩在了我的大腿上。她看了看我的表情説:「今天尤蘭蘭的 所作所為可能真的是有點過分了,所以我們也不希望我們的關係會因此而惡化。」 她看我沒什麼反應,就繼續説,「我和尤蘭蘭商量了一下,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要麼,我們繼續朋友關係,我們不會再強迫你做這些侮辱你人格的事情,要麼, 如果你覺得自己能夠接受,那麼我們可能會更加不受約束的使用你,有可能讓你 身敗名裂,也可能讓你身體殘疾,所以,我們希望你做好自己的選擇,慎重,更 慎重。」

我猶豫了,這確實讓我無比的混亂,到底什麼才是我的渴望,是一時的欲望 的釋放,還是今後的道路,甚至,我都不知道今後的道路在哪裏,難道如果混不 下去了就跟着她們兩個中的一個走,去她的家族企業中做一個寄居蟹嗎?武寧並 不逼我,安安靜靜的坐在桌子上看着我,雖然看到我的樣子她的心中很是矛盾, 但是她很是希望我可以給她我心中的答案。

我低着頭,盯着武寧的腳丫,雖然,她並不很美麗,和尤蘭蘭的差遠了,但 是她是那麼的真實,這是一個真心對我好的存在,為了她,我是不是應該讓我自 己更加的和她走近!又或者,我應該有更加精彩的生活,也許應該下力氣去追求 其中的一個,然後專享幸福……

我撫摸着武寧的腳跟,輕聲嘶啞的問道:「可以親吻你的腳嗎?」手上微微 用力,想要抬起武寧的雙腳。

武寧沒有動,只是冷冷的看着有些焦急的我。沒有結果的我,似乎有些清醒 了。是啊,我其實真正渴望的並不是武寧的腳丫,而是尤蘭蘭那絕美的腳丫,我 似乎應該得到尤蘭蘭那讓我朝思暮想的腳丫,我迫切的,不擇手段的希望得到尤 蘭蘭的腳丫,那是……這種思想的出現,不知道為什麼,在我的心中不可抑止的 膨脹開來。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顫抖,這種顫抖甚至傳導到武寧那略感詫異的 眼光中。

「你就那麼不可救藥的喜歡我的腳嗎?」武寧突然問道。

我只知道憑着自己的本能欲望去解答這些問題:「當,當然,是的,是,是 的。我,我希望你可以真的擁有我。」一口氣的話語讓我深深的鬆了口氣。

武寧抬起腳在我的眼前晃了晃,然後一腳蹬在我的臉上説:「哼,我怎麼沒 發現你是這麼沒色膽的傢伙!好了,先不逼你了,先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到底打算 怎麼接受現在這個事實,我不希望你會反悔。滾回去吧。」説完,她不在看我, 逕自走進了作為卧室的裏屋。

我有些鬱悶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卻發現尤蘭蘭正坐在我的電腦前面曉有興 趣的看着我的電腦。我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電腦前。「看……什麼……」我剛剛 開口,卻看見了電腦屏幕上的東西,頓時啞火了。

尤蘭蘭左手託着下巴一動不動的盯着電腦屏幕揶揄的説:「看不出來啊,我 們之前管你叫變態太小瞧你啦!這麼重的口味都能接受,你不會是打算當我們兩 個是傻子吧!」看着屏幕上**S人間便器的經典,我的冷汗瞬間順着脖子流了 下去,我的腿冰冷得僵硬無比,多麼希望這一切沒有發生,這鬼老天到底在玩我 還是怎麼樣!「嘿嘿,笨笨,我現在覺得我們倆之前對你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弱爆 了,我們倆的這點水平還真是滿足不了你的欲望,我們得好好學習學習啊,您老 覺得呢?」

這怎麼可以,我可沒有**S大神們的勇氣,再説,這裏的條件也太惡劣了, 我還有很多的秘密在電腦裏,怎麼辦?!正在思考之間,卻發現尤蘭蘭正在給武 寧打電話,我連忙跑過去搶她手中的電話。尤蘭蘭的身手猶如一副優美的動態畫 面在面前閃過,然後,不出意外的我被她乾淨利落的踩在了腳下,感受着反轉手 臂的痛苦和腦袋上那隻耐克所帶來的屈辱,面對着只能沿着桌角窺視着門口的方 向,聽着尤蘭蘭電話的終止,不知道武寧什麼時候就會闖進來和尤蘭蘭一起探測 我的幽暗的內心世界。

武寧進來的一剎那和我四目相對,愣住一段時間後,她迅速將門鎖上後來到 我們面前。她的腳趾幾乎挨到了我的鼻子,想要去摩擦她的腳趾,卻發現尤蘭蘭 的腳力超乎想像,只得等待她們的決斷。

武寧和尤蘭蘭興味盎然的品評着我的收藏品,甚至包括文字,期間武寧甚至 興奮的從拖鞋裏抽出右腳,用大腳趾在我的嘴裏不停的抽插着,尤蘭蘭的腳看到 後來也不再老實,使勁的碾踏着我的腦袋和軟肋。我如此真實的感覺到了作為一 個玩物的悲哀,也許我連個玩物都不如,大概她們腳底下就是一塊石頭的表現也 差不多吧!也許是上天感應到了我的祈禱,我的電話響起來了,被打斷的兩人不 情願的鬆開了我,讓我自己到內間去接電話,別打攪她們倆。

原來是老闆為了表彰我最近半年的成績特地給我打過來了慰問電話和十萬元

的獎金加上活動經費,讓我感激涕零到了極點,為了不辜負老闆的期待,我 不僅大聲的做了任務的保證,同時也暗下決心要將工作放在第一位。

可是當我踏回辦公室的時候,我愣住了,武寧和尤蘭蘭已經很是正式的坐在 我的辦公椅和辦公桌上等着我了。剛剛下定的決心一瞬間崩潰了,鬼使神差的, 我一下子跪在了兩人面前,前爬了兩步分別吻了武寧和尤蘭蘭的腳和鞋子。沒有 任何的語言交流,相信我這一刻的表現讓任何的語言都變得蒼白無力了。

沒有任何的表達,我就那麼伏在尤蘭蘭的腳下,她倆也沒有任何特別的表示 ——尤蘭蘭依然翹着二郎腿,武寧擺動那雙好看的雙腿的頻率似乎就沒變過。

如此的沉寂讓人心中極度不爽,我打算抬起頭看一看她們的反應。可是還沒 有什麼動作,尤蘭蘭就一腳將我的腦袋「砰」的一聲踩在了地上。尤蘭蘭問道: 「喜歡嗎?」我還沒有回答,尤蘭蘭又命令道,「給我翻過來舔乾淨鞋底!」語 氣是那麼的霸道,不允許我的任何反駁,甚至沒敢去考慮反抗。

我忍受着尤蘭蘭的力量翻過身來,捧着她的鞋底那麼靜靜地瞅了半天,最終 還是抵不住那心中的誘惑,伸出舌頭舔向了她的鞋底。「他真的舔了啊!」武寧 有些驚訝的説。尤蘭蘭也一直在盯着我的動作,看到我真的屈服了,她瞬間收回 了我手中的腳。

「現在告訴我們,你到底想怎麼樣?」尤蘭蘭威嚴的問道。「跪起來説。」

我笑嘻嘻的跪起來看了看尤蘭蘭,又看了看武寧説:「嘿嘿~兩位主子,我 現在小命就在你們手裏了,你讓我怎麼選擇!我知道你們看不起我了,可是我也 害怕啊,我害怕你們不再正視了,我害怕你們不再在乎我了。説明白了,我害怕 你們到時候都不再當我是人了。」

武寧看了看尤蘭蘭説:「好像有這個可能,變態不要臉到你這個份上也實在 是有些讓我們吃驚,不過你可是引起了我們極大的興趣,你可以和我們説説你最 喜歡什麼方面,我們可以先嘗試一下,怎麼樣?」

「如果我們覺得好玩,就繼續深入。」尤蘭蘭的話讓我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 來。

「這個……嘿,嘿嘿,我只是有色心,沒色膽的。」想到尤蘭蘭,我還是有 些打退堂鼓。

「想舔我的腳嗎?想就這麼辦了。」尤蘭蘭的話,不容分辯。「好了,不用 説了。」尤蘭蘭站起來看了看還傻在腳下的我説:「我先回去睡覺了,放心,我 不會經常玩你的,你先陪寧寧玩會吧。」説完,回宿舍了。

武寧神秘兮兮的湊過來問:「你是不是特希望舔蘭蘭的腳啊?」我不自然的 白了她一眼,她立刻眉飛色舞的説:「那你還是想要任我們玩弄嘍?」

我有些頹廢的坐在她的腳下回道:「我有的選擇麼?」

武寧跳下桌子冷哼道:「哼,要是你實在不同意,我們會逼你嗎?還不是你 夠賤。」她挪開我的辦公椅,「過來,給我當凳子。」無語,我爬到了電腦前。

武寧試了試我的承重能力,然後心滿意足的坐在了我的腰上,還把雙腳踩在 我的後腦上。「我要玩會電腦,不許讓我或者我的雙腳滑下去。」

武寧興致勃勃的瀏覽着我的收藏品,還不時的提出自己迷惑的問題,對此, 我倒是沒有隱瞞,一件件的給予了我理解的解答。她看到興頭上問道:「你到底 現在都能做什麼?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想了想説:「你可以不告訴尤蘭蘭嗎?我實在是怕她,對她一點都不放心。」

武寧「噗哧」一聲笑了:「你不怕我把這話告訴蘭蘭啊!」

我苦笑道:「當然怕,但是我是真的很喜歡你玩弄我,也許……我也不知道 到底為什麼。」

武寧大樂:「哈?玩弄!唔~你果然嘴夠甜,我喜歡,啊,你不會是喜歡上 我了吧?」

「呃~」沒想到這姑娘果然開放,「應該……是吧。」

「我對大叔沒興趣!」武寧不屑的説道,手指在腳趾間搓了搓。

「哦~」我一時間居然有些失望,難道我真的那麼沉醉於這個姑娘嗎?

「不過……」武寧伸過一隻手到我的嘴邊,「為了獎勵你對本姑娘的崇敬, 來,給你個糖豆吃!」我張開嘴,一個腳丫泥球滾進了嘴裏,我還感激的舔舔她 的手指頭。「好吃吧?」我「嗯嗯」的點着頭。顛得武寧很高興,「那是,那可 是本小姐的腳部精華,玉皇大帝都求不到呢,便宜你了。」她把又搓好的一個放 在我的嘴邊,「乖,來,再賞你一個。」我興奮的將她的手指整個唆進了嘴裏, 感受到我的馴服,她伸手拍了拍我的臉頰。

「你都能玩什麼?」武寧第三次問了。

我知道再不説的話,恐怕就要翻臉了,只好撿着肯定能承受的説:「踩踏, 深喉,舔舐,騎乘什麼的。」

「啊?感情都是最初級的啊,我和蘭蘭還以為撿到寶了呢,原來是個棒槌。」 武寧有些失望的辜辜的説。

我大唿冤枉:「那些文章,電影上的都是假的,你可不能信啊。」

「那圖片上的呢?難道是P的!」武寧不服氣的回道。

「也,也不全是。」我有些泄氣。

「喝口水做到了不?!」武寧問。

「那個……」我有些不情願:「您不覺得噁心嗎?」

武寧想了想:「也是。那看來吃屎就更不可能了啊!」

我有些覺得搞笑:「要是吃了你還肯玩嗎?」

武寧認真的考慮了一下道:「也不是不可以……」

「喂,喂喂,你……」我一下子急了。

「我只是覺得只是想像着的話,還是可以接受的,嗯,到最後的時候可以試 試。你説呢?」武寧問道。

「好!」我回道:「我豁出去了,那你現在有的話就可以給我吃,吃完我們 就兩清了!你們不許再為難我!」

「那可不行,我們還沒玩夠呢。那樣蘭蘭會怪我的。」武寧調笑道。

我長長舒了一口氣:「唿~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要將我作為馬桶了呢!」

武寧用腳趾撓撓我的頭髮説:「我可沒説你不用做馬桶。」

「啊?」我傻眼了。

「先不説這個了,告訴我深喉怎麼玩?看這個名字挺邪惡的。」武寧赤腳走 到牀邊問。

我有些鬱悶的回道:「你不是看見了嘛。」

她笑笑答道:「聽你親口告訴我比較有感覺。」我只好硬着頭皮描述了一番。 她聽後果然大笑着説:「這麼有意思啊,來來來,讓我試試。」説完,連拉帶拽 的將我放倒在牀邊。

她繃直一隻腳説:「先自己來,讓我看看。」

我依言先奮力含住她的前腳掌,只是這樣已經幾乎讓我的咽喉感覺到了她的 大腳,一種不是很好的預感襲上心頭。果然,她慢慢的屈腿,將我躺倒在她的腳 下,然後極其認真努力的擺動着自己修長的大腿,當找到感覺後,她的腳踝猶如 遊魚的尾鰭,有力的推動着她的大腳向着我的口腔深處挺進。僅僅沒過整個腳掌 和半個腳心的時間已經很久了,因為現在即使她的腳趾已經用力的蜷在我的咽喉 部位也 幾乎沒有了寸進的空間,我的扭動,我的乾嘔,我的雙手的抗爭,在她 興奮的目光中全都變得毫不重要。她興奮的向下用力着,甚至不再擺動腳踝,僅 僅依靠着不斷施加的重力讓自己的腳不斷的深入我的口腔。可是她失敗了,憤恨 不平的抽出了自己的腳丫,卻見着腳尖上滴淌着鮮血。她甚至沒有安慰我,只是 厭惡的將腳丫伸到我的嘴邊讓我舔乾淨。「哎,腳趾頭,對,趾甲縫裏面……哎 呀,你怎麼這麼笨啊,我知道你嘴角也在流血,把舌頭給我伸長了,伸出來……

你的舌頭廢了吧,這麼癢,要死呀……你要是不給我舔乾淨,我就讓你吃飯 時到食堂裏去舔!「終於在她的吆喝中,清潔完了這隻給我帶來無盡痛苦的玉足。

「我們再來。」看到我的畏縮,武寧用腳趾夾了夾我的鼻尖,「好了,這次 不會這麼無情了,讓我玩玩,這遊戲挺好玩的,不知道我要是穿着高跟鞋往裏踹 是什麼感覺。」看到我大驚的表情,她笑笑説:「你要是乖乖的,我就不會這麼 玩你。」我略略放心。

這次武寧倒是真的比較温柔,但是她在自己的腳上畫了一道線,線在腳心中 心偏前的位置,只要不過這道線,就無所謂温柔。

也許武寧真的不得要領,只不過深入了十一二次,我的口腔就開始不住的流 血。沒法再玩下去了,她只好作罷,讓我去漱口了。回來卻看見她在偷吃我買的 蘋果,我張牙舞爪的撲了過去。她卻一點都沒不好意思,而是起身站在光腳地上 説:「我來踩踩你吧。」

「憑什麼!」我不滿的嚷道。

「這是我給你的福利,好不好。」武寧回敬道。

我想了想,只好躺在牀上。武寧不高興地説:「我要你在地面上,在牀上踩 半天也沒有感覺不是?」還得下來。她抬起笑眯眯的站在我的頭側問:「想讓我 那隻腳先踩上來?」我覺得有些無聊,就隨手指了指她的左腳。「那好,先給我 潤潤後腳跟,犒勞她一下。」我依言捧着她的後腳跟啃了起來,啃了幾下,我發 現她也在啃着蘋果看着我。我們倆都愣住了,轉而大笑,這是多麼有愛的一刻啊! 她將我舔好的左腳踩在了我的胸口上,將吃了一半的蘋果遞到我的面前。「我們 多麼和諧啊,來,笨笨,獎勵你吃蘋果。」我抬起頭想要咬蘋果,可是她卻緊緊 的踩着我的肩膀,蘋果在我幾乎夠到的地方來來回回。怎麼也夠不到的我賭氣的 側過頭不再看她,看到我這個樣子,她伸出腳趾撓撓我的耳朵,撓撓我的下巴, 撓撓……忍不住癢的我搖頭尾晃了起來,愛玩的她嬉笑着蹲下來呵我的癢,我也 忍不住呵起她的癢來。

笑岔氣的武寧突然十分嚴肅的站了起來,嚇壞的我不知道出了什麼狀況,愣 愣的看着她的下一步動作。她狠狠的踏上我的身體,踮起腳尖使勁的扭了又扭。

看着我有些呲牙咧嘴的樣子,她再也保持不了嚴肅的表情,哧哧的笑了出來。 「小樣的,膽肥了呀!」她踩在我的身上小心奕奕的走來走去,還不時的問問我 的感覺,似乎發現我沒有什麼不適的狀況,所以也就放開了。「可以跳一跳嗎?」

我沒回應她,她小跳了一下,見我只是皺皺眉頭,便放心的踩了起來。雖然, 她只是好奇的走來走去的和我聊天,但是並沒有過激行為,甚至小心的避開所有 的要害部位,頂多有時候在不同意我的觀點的時候踩住我的脖子禁止我説話。

忽然武寧站在了我的肚子上不動了。感覺着她的腳慢慢的深入,我的眼睛已 經不能領略到她腳面的風採了。我以為她想試試能踩下去多深,卻發現她似乎在 苦惱什麼。我捉住她的腳踝問:「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武寧似乎被我驚醒了,下意識的走下了我的身體,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了牀 邊。看我蹲在她的腿邊,她很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撫摸着我的臉龐下定決心説: 「你,你……你踩踩我吧。」

「啊?」我一下子驚得坐在了地上:「你沒發燒吧!」

「沒,看你很爽的樣子,我也想試試。」她臉紅的説。

我暈乎乎的答道:「別,女人的身體不是很禁踩的,再説我太重了,你找尤 蘭蘭吧。」

「啊,不行,她會笑話我的。給你給翻身的唯一機會,你就小試一下吧。哦~」 她一臉誘惑的説。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忘記時間 金幣 +6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受之乡里(1-8全)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3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