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色情小説】戀足串燒1-11

****(萬惡的分割線)姐姐原先有個很温暖的家,姐姐的父親和母親很恩愛,姐姐誕生時,父親感染惡疾,雖不致死,但已需終身藥物相伴,恰巧母親婚前的追求者賊心不死,借勢以錢奪愛,搶走了母親,父親從此一蹶不振,若不是母親時常回家相伴,只怕……但隨着母親另一個孩子的出世,隨着那個男人的懷疑,隨着父親隱藏在內心的嗜好……結果很悽美……

姐姐平靜的看完信……打開父親埋藏18年的秘密「18年了,沒有母愛的18年,而你……有着父母的呵護,眾星捧月般的驕傲,萬貫家財的繼承人」「你的媽媽……也是,我的母親,我的媽媽」

6、招兵買馬

「轟隆隆」(雨聲)黃石大街,髒靴底書店……

姐姐託着疲憊的身子推門而進「歡迎光臨」姐姐道「請問娜娜在麼?」

「在那邊」服務員A客氣的答道「謝謝」剛要走過去,聽到旁邊服務員小聲的對話,服務員A「這是今天的第幾個了?」

服務員B「第五個了吧,還是咱們娜娜老闆厲害」服務員A「是啊,賣不出去的書到了老闆手中一本300元都有人搶,真厲害」服務員領班「你們幾個,別聊了,大驚小怪」姐姐帶着不解的疑問看了過去只見被姐姐稱為娜娜的女老闆(20歲左右)滿含歉意的將手中一本書遞到一名男子手中,男子驚慌失措的拿到書迅速的跑到銀台結賬,然後也不顧外面的大雨,迅速的駕車離開了「娜娜」「小雨」(隨意編了個名字)「剛才是怎麼回事?」

姐姐疑惑的問道「一隻狗而已,哼哼,都是賤貨」娜娜惡毒的道

*********************************

**************人物介紹,娜娜,孤兒,姐姐閨房密友,笑的時候也是不由自主的挑眉,(參照章子怡尖峯時刻裏挑眉造型)而且別姐姐還要過分,姐姐的s情節受到過娜娜的一點薰陶後逐漸被我開發年齡20,喜歡穿高跟鞋,黑色絲襪,喜歡坐在你對面將高跟絲襪腳一張一合的勾引異性及M略有汗腳,擅長利用人性弱點,玩弄**,沒有吃虧的概念往往在自己不吃虧的狀態下讓對方付出很大代價幾年前,娜娜突發奇想的開了家書店,也是當時靈光一現,店的名字取的為髒靴底,娜娜本身並不喜歡**,但是對玩弄是情有獨鍾,在網上玩弄過幾個m後乾脆借了點錢開了個書店,書店起這麼個名字也是有來歷的,當時轉租門臉的老闆喜歡舔美女的髒鞋底,當時以此做附加條件求過娜娜,娜娜並沒有同意,老闆怕娜娜跑掉所以只能轉租門店以穩住她,當時他心道,只要我是你東家就有機會,經過此事娜娜考慮再三決定既然身邊中也有這麼多m不如名字起個另類點的,以上是名字的由來(只是後來倒黴的老闆被娜娜吸的只用12元租金租用一年門店,當然,額外的還有每月200克的娜娜靴底的泥)

*********************************

**************時間追溯到20分鐘前一個時常光顧書店的M,蹲在書架下面找書(裝樣子而已,只是為了找機會近距離欣賞娜娜的高跟絲襪)

而娜娜呢,早就發現他了,也不着急,看到外面下着雨,打着傘,穿着平跟及膝的靴子,在外面轉了一圈(順便看一下m開的什麼車)踩了一腳的泥,進書屋後也不急,待鞋底泥略幹一些後,聲音略大的和收銀員説道「這幾本書是顧客退的嗎?」

「是啊,我馬上給他們放回去」「你別管了,我來吧」説着,推着手推車,向那個m的方向走去,走到m身邊,俯視着還在裝bi一樣蹲着挑書的「它」娜娜一陣冷笑。然後臉色一整,心道「開工嘍」「這本書,嗯,在這裏」「好了,」

娜娜自言自語道這時,即使娜娜不看那m也知道那m完全被自己靴子上的泥所吸引了,聽着他略粗的唿吸,娜娜越發的蔑視了,「不過是條賤狗,哼哼」隨即,娜娜又拿起一本書,然後似故意的一樣將一本薄薄的書帶落地上,書落地時娜娜恰巧痛苦的咳嗽了幾聲以示掩蓋,然後娜娜在那m面前,把腳掂了起來,讓m從後面看到了她靴子後跟,此時的後跟上泥中的水分已略幹了,整體呈淡黃色,娜娜已經感覺到m的目光了,心中冷笑一聲,接着她的中心開始移到了左腳,右腳有點離開了地面,身自往左,右腳向外揮去,揮去的同時鞋尖最大角度的指向地面,也就是説將整個靴底毫無保留的展現在m面前M看到了她右腳靴底所剩不多的泥水慢慢的滑落,但是並沒有意料中的滴答聲,而是恰巧落在了剛才掉落的書的封面上。書放好後隨着重心的偏移,右靴穩穩的踩在了書的封皮上,靴底的泥和泥水被靴底擠了出來,m的眼睛死死的盯住的娜娜的靴底,娜娜在靴子踩住書的時候臉已經轉了過來,居高臨下的俯視着那個悲催的m,恰巧看到他已經將右手伸進了右側褲子口袋了,他的唿吸越來越沉重了,「趁你病,要你命,敢在老娘的店裏玩這個?再説你舒服了我怎麼賺錢?」

娜娜惡毒的考慮道。

「先生,先生」娜娜柔聲道「嗚?啊,您好,您有事」m向上掃了一眼後又低下頭,諾諾的答道娜娜不經意的右靴碾了一下書,然後故作驚訝的説道,「呀,踩到書了,完了完了,這麼髒誰還買啊,這次賠了,算了,先擦乾淨了吧」説着就要拿走,那m急道,「別,別,」

「先生,您有什麼事嗎?」

「不是,餓,我買,我買這書,我找了好久了」「可是書很髒了,我給您擦擦吧?」

「不用,不用,就要這個,」

「好,我看看多少錢啊,恩,這書絕版了,價格在300左右,您確定要麼?」

説是絕版,明顯書架上還有5~6本,但那m哪還敢繼續廢話,心道:老子要的又不是書,要的是上面的泥,想罷,也沒廢話交錢,走人,

****************************下班後,上島咖啡「你説的都是真的?」

娜娜驚奇道就在剛才姐姐把這些天的事都一字不落的告訴了娜娜,其中包括,一開始的吸金,和第二次的吸金,踩踏,和自己的身世「那麼説你同母異父的**是個貴公子了吧?」

娜娜道「沒什麼意外的話,99。99%是」姐姐道「喜歡被吸金?」

「嗯」「喜歡被邪惡的美女吸金?」

「嗯」「喜歡被邪惡的美女吸金和踩踏?」

「嗯」「喜歡被邪惡的美女吸金和用髒靴子踩踏」「嗯」「你説你上周吸了一套房子?」

「嗯,你有什麼問題能不能一起問?」

「啊,對不起,我實在太興奮了」不等姐姐説話娜娜繼續道「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

「打算?我還能有什麼打算,我現在的生活是不愁了,但是我一個親人都沒有了,哎」「你不想報仇麼?」

「報仇?」

「對,報仇,報復所有傷害過你的人」姐姐陷入了沉思中,娜娜沒有打攪姐姐的思考,也不急,邊喝咖啡邊默默等待15分鐘後自信的目光重現在姐姐眼中,對着娜娜重重的點了點頭「好,就是這樣,報仇的話我幫你吧,反正我孤家寡人一個,這些日子玩的狗也玩的膩了,換換口味也好」「我……」

「等下,別打斷我思路」娜娜喝了口咖啡繼續道「報仇的話,咱們要找個切入點,明顯,你那個**,恩,姑且算**吧,他就是個切入點,而且……」

説着娜娜衝着姐姐笑了起來這一笑不要緊,右嘴角有一些歪,眉毛也自然的挑了起來,姐姐也是笑了起來,如果非要對比一下邪惡的表情的話,兩人就好比是照鏡子一樣,很像很像「那麼接下來,先料理伯父的後事吧」「好」五天後,XX墓地A區娜娜攙着姐姐走到墓碑前,上面刻着父親XXX之墓,母親那一欄還是用塑料紙封的嚴嚴實實的,不是姐姐不想……而是姐姐認為不配「爸爸,你走好,我會報仇的,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同時墓地B區也迎

來了幾位客人,「我」和我的「父親」XX墓地B區愛妻XXX之墓……

父親心語:「哎,罷了,等我找到你的女兒我會給他一筆錢,叫他過上幸福的日子的,你也算安息吧」我:「媽媽。我的媽媽」此時的我還是沒有從悲痛中醒來,不時的痛哭着秘書:「有機會了」父親:「人還沒找到麼?」

秘書:「暫時沒有,不過好像有消息了,估計近期就有結果了」父親:「罷了,慢慢來吧」説罷「扶起我對我説:「在20年前,我和你的媽媽XXXXXXXXXXXXXXXXXXXX」父親接着道:「近期我打算去澳洲散散心,你學業目前正處在緊張時刻,你媽媽給你找的家教我聽説了,而且看你最近成績也是穩步上升,你目前什麼也別想了,抓緊時間學習吧,我是知道你的想法的,你的卡裏我已經給你划過去300萬,就當你這段時期的零花錢吧,而且……」

「算了,你也長大了,我就你這一個兒子,你要是實在不想考大學乾脆我給你安排個總經理助理的職位你先歷練歷練吧,公司那邊我已經打好招唿了」「我」明白父親的想法,利用重壓來刺激我「父親,我除了在您公司工作我還想自己創業」我激動的道「沒問題,我的圖章在咱家的……創業的話少不了錢,自己看着辦把。這東西我還是可以滿足你的」父親悄悄的對我説「努力吧,我希望我回來的時候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你」

************************娜娜:「你這樣是不行的,你想啊,他想要什麼你就滿足他什麼?那你能得到多少?「姐姐:「那,你的意思是?」

娜娜:「玩弄……」

姐姐:「玩弄?」

娜娜:「假如説吧,我説假如,咱倆一起面對他的時候,我全當不知情,他想要還不能明説,只能在那邊眼巴巴的看着,待時機成熟的時候再開始,最後的結果和你以前的那樣可是天壤之別啊」姐姐:「行的通麼?」

娜娜:「當然了,這方面我是行家,你看看我的店面就知道了,一開始那老狗要3000元租金,最後怎樣還不是拜倒在我腳下等着盼着吃泥,現在你猜租金多少?」

姐姐:「那天好像聽你説那老狗是每月1元租你的吧?」

娜娜:「哈哈,那是過去式了,前天晚上我狠狠的吸了他一次,現在他租我店面我開店,而且,他每月返還我租金3000元」聽着娜娜的話姐姐的雙眼都放光了,「好,趁着還沒到周末,咱倆好好合計合計,我要一點一點的蠶食,吸乾他。」

恋足串烧1-1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