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性愛 小説】醉酒後的熟女

五個人,兩輛車,為了避開可怕的晚高峯七扭八枴的開到了西三環邊上的美院南門。即便如此,到地方的時候也快5點了。

這是一片所謂的城中村,髒亂的環境和周邊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的反差。一邊是天堂,一邊是地獄。

操着各種口音的人,面露菜色,在這個城市苦苦求生。他們掙扎於社會的最底層,住在幾百元一月沒有衞生間的幾平米空間。有人把他們稱之為蟻族,那麼這裏就是蟻巢。

我畢業後無所事事的混了兩個月,就租住在這裏,即便有父母的支持,也有點舉步維艱。看着眉頭糾結在一起的麗姐和梅梅,我明白這就是宋佳離開我的原因。

「你就住這裏?」梅梅不可思議的問道。

「恩,車開不進去,你們要是原意,我就帶你們走進去吧。」我尷尬的回應。

松哥開門下來,跑到另外一面幫麗姐她們打開車門,嘴裏絮叨着,「這算個雞巴啊,以前哥還他媽住不起這兒呢,得他媽跑郊區住菜地裏。走,咱們去看看大藝術家的狗窩。」

麗姐一言不發,跟着松哥下車,梅梅有點遲疑,但也跟了下來。另一邊,大偉也到了,找好地方停車之後興致勃勃的湊了上來,跟着我往蟻巢最深處行去。

密密麻麻的棚屋,隨地可見的垃圾,沒有排乾髒臭的污水,以及你聽得懂或者聽不懂的方言,一些人高聲叫嚷着,夾雜着女人的尖叫和孩子的啼哭,三兩隻肥壯的野狗翻動着垃圾,驚擾起幾隻蒼蠅,誰家破舊的音響吵鬧的播放着鳳凰傳奇的新民歌……

梅梅躲在大偉的懷裏,低頭走着,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凝重。這裏和揮金似土的藍雨酒吧比起來,就是另一個世界。

我走在最前面,一路都沒有回頭,但是我的後背卻能感到那幾道灼熱的目光和無形的壓力。

「到了。」走到小巷的最深處,一扇斑駁的鐵門前,停下來掏出鑰匙,打開大門。」這就是我的畫室,也是我住的地方……進來吧,至少比外面強多了。」

大家跟着走了進來,我打開燈,昏暗的世界頓時明亮了。

「哇……」梅梅第一個發出感嘆。

「我肏……」接下來是松哥,麗麗和大偉瞪大了眼睛,默不作聲。

我知道,每一個初到我畫室的人都會這樣,就像我初到藍雨的那樣,每一個懂藝術的人,都會讓自己與眾不同。當然更多大腦積屎的人把這種與眾不同理解為格格不入,我把他們稱之為偽藝術。

一個合格的藝術家,要把美帶給世界,就像提香的畫,整個世界都充滿了處女的體香。門外面是惡臭的地獄,門裏面是我構建出的天堂。

房頂上掉着數個日光燈,可以保證我在房子裏的綠色植物生存,白色的圍欄,把一個大屋分割成若干個空間。

巴西木、鳳尾竹、梔子、丁香分佈在房間的各個角落,中間空出的地方就是我畫畫的場所了,凌亂的桌面上堆滿了油畫所需的一切,邊上堆放了幾個高高低低的畫架,每個畫架上都有一方裝訂好的畫布,上面是我未完成的作品。

「咔嚓……」梅梅拿起手機開始興奮的到處跑,拍着拍哪兒的,對一切都很好奇。

「不錯,有點意思。」大偉高調的評價,而松哥卻很茫然,他看了一圈,沒發現他想要的東西,「我説郭子,你的畫呢?」

「在後面庫房,一般我畫完都堆那裏。」我一邊解釋一邊帶他們穿行於綠色植被間,向庫房行去。

「你住哪?」麗麗問,看來她還是很關心我的。

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向前指了下,「呃……也在庫房,對我來説有張牀就能湊合了。你也知道,在這裏我不需要分辨白天黑夜。」我房子所有窗户都讓我用厚厚的遮光布給封上了。

一片由風鈴組合而成的門帘後面。就是我的卧室,也是我存放畫作的庫房。身體觸碰風鈴時悦耳的叮咚,由讓我想起了宋佳,這是她送親手製作之後送給我的。我還記得當她把這個禮物掛上門時的快樂和興奮,也還記得我倆在這裏每個角落無日無夜的交媾。

茫然,從此之後我們將是陌路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再遲疑,因為我已經有了選擇,帶領大家走進房間,門左手就是我凌亂的卧牀。印花被子團在一角,還沒有洗的內褲襪子隨意扔在各處,還有宋佳沒有帶走的內衣,那已經成為了回憶。

我趕緊手忙腳亂的收拾着,給大家打掃出一點可以落座的空間。梅梅和麗姐不客氣的坐到牀上,一聲牀板的呻吟,很明顯,它並不結實。每次和宋佳在這張牀上的時候,都會擔心它會不會被我倆給折騰散了,於是就會以此為目標,更加用力的做愛。牀腿吱啞的聲音,伴隨着我倆的叫喊與喘息,陪伴我們一個又一個熱烈的日夜。

胖子和大偉站在我堆成小山一樣的畫堆面前,「這些就是你的畫嗎?要選到什麼時候?」松哥不解的問。

我打開牀頭的電腦,「你們可以從這裏看,每張作品我都會拍照。」

於是大家就都湊到我身後,開始瀏覽起我的作品。

靜物,風景,人體,抽象……各種題材都遵循着我細膩的畫風,每幅畫作都是我的孩子,每幅畫作都耗費了十數個甚至數十個日日夜夜。

松哥看時間不早,先走了。梅梅和麗姐商量着要先拿走我幾幅人體作品,掛到藍雨去。大偉和我商議我們今後合作的一些細節和方向。

總之,他們要用最快的速度捧紅我,之後我就成了他們的新搖錢樹。我沒有任何異議,雖然賣兒賣女的心情並不能讓我開心,但是為了生活我必須出賣我的靈魂。

昨天晚上我就已經有了抉擇,不是嗎?為了報復宋佳還是為了報復這個社會,都是扯淡。我要有錢,這樣才能保護我不受任何傷害。

等和大偉麗姐商議好一切細節,並草擬出一份合同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了。梅梅老早就裹在我的被子裏,甜甜的睡着。我們三小聲交談,不想吵醒這個小公主。

麗姐反覆審查我和大偉擬出來的合同,最後點頭同意。打印出4份,分別籤字之後,大偉、麗姐、我以及那個他們的律師手裏將會各執一份,合同的約期為5年。也就是説,我把自己賣給了他們整整5年。

大偉遞給我一張建設銀行的信用卡,我拿在手裏仔細端詳,猜測裏面的數字到底有多少個零。大偉解釋道:「這是一張建行的VIP卡,裏面有100萬現金以 60萬的信用額度,開户人是麗姐,但你不需要擔心,這個賬户從現在開始完全屬於你。拿着這張卡片,你可以在任何一個建行享受VIP待遇。」

我看着麗姐,隨手一張卡就有100萬,而且還是傳説中的VIP,讓我更加驚訝。

「哈哈,真是沒見過世面的傻小子。隨便一個人,只要在建行有60萬存款,您就是VIP,別被大偉唬住。」麗姐在我耳朵邊上小聲説,吐出來的熱氣讓我心裏一顫。

「這是30幅剛剛我們選出來的畫作的價格,其他的43幅作品每幅2萬,明天我再派車來取,同時錢也會打到你手中的卡上。」大偉拿出電話,按了幾下,我的手機發出悦耳的短訊聲。

「我剛剛把我們幾個的名片發到你手機上了,存一下,方便以後聯繫。對了,你要想再去藍雨,明天先交50萬會費來,這對你來説不再是難事了。」

我點點頭,存儲起他們的電話號,「恩,明天我會去藍雨的,必須在午夜2點嗎?」

「不,要辦理新會員要等到這周六的凌晨5點,你的推薦人是我們4個,還差一個人才能滿足條件,不過到時候會給你一個驚喜的。」麗姐笑嘻嘻的推醒梅梅,向我解釋着,「時間不早了,怎麼着?新晉百萬富翁,請我們吃點什麼吧。」

「成。你們説地方吧,我每次吃飯都是湊合,根本不知道什麼好吃的地方。」我並不是一個貪圖享受的人,對吃沒什麼研究,經常是一袋方便麵解決所有問題。

「恩……我想吃新疆菜了……哥哥帶我們去駐京辦吧……」梅梅掛在大偉身上,撒嬌的説着。

「好,我請客。」我拍着胸脯,大家轟然笑着,都很開心。

大偉和我分別抱着一摞挑出來的作品,跟在我們身後,向門外走去。夜色早已降臨於這個蟻巢,四周每扇窗都洋溢着温暖與幸福,家家户户飄香的菜餚惹得眾人食慾大振。這個白天看來髒亂無比的街區,現在充滿了温情。

我已經不知道多久沒回家了,突然想抽空回去看看我的父親,哪怕讓他臭罵我一頓,也能讓我感到一些人間温情。

梅梅和麗姐一直在後座上嬉笑打鬧,離開棚屋之後她們好像又找回了生活在紙醉金迷下的快樂。我坐在大偉身邊,胡思亂想着,一會琢磨着百多萬怎麼籌劃,一會又想到宋佳如果知道我一夜暴富,會不會再回到我身邊,一會又想到藍雨酒吧裏淫靡的一切。

梅梅打鬧的胳膊碰了一下我的頭,回頭看去,兩個美女已經滿面紅光,笑到直不起腰。快樂其實很簡單,不是嗎?於是我把座位放倒,也跟她們鬧到一起。梅梅和大偉一樣,都是極其樂觀和開朗的人,也都很能感染身邊的眾人。

看她們的樣子,讓我想起了那些宋佳經常掛在嘴邊的血型説。

按照宋佳的説法,A型血的人比較較真,但也比較踏實;B型血的人都是神經質;O型血最開朗,而AB型血最自我。我是A型血,看這倆開朗的女人應該是O型,而開車大偉,整天調侃的笑容,像極了AB男的樣子。

到了駐京辦,一桌菜餚很快點上,推杯換盞有説有笑。今天是我人生的轉折點,2005年8月10日。

這晚,我又喝醉了,醉在了對過去的忘卻和紀念上。

再從宿醉中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中午了,頭疼的厲害。手機的鬧鐘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現在依然堅持不懈的叫喚着。

翻出手機,關掉催促的聲音,發現裏面多了幾個未接來電和信息。

電話分別來自大偉和我大學的室友陶子,信息則全是女人發的。麗姐、梅梅……和宋佳。麗姐的信息充滿了對我的關心,要我好好休息。梅梅的信息要我醒了之後給她打電話,她要我陪她逛街。

宋佳的信息依然很簡單:「郭,兩天沒你消息,很擔心。」

我看着信息發呆,不知道宋佳到底是什麼心意。先是和別的大老闆搭上了,然後故意疏遠我,等到時機差不多跟我提出分手。一步一步把我推向深淵,不愧為學國際關係的,現在又向我伸橄欖枝了。

煩躁之下不去管他們,倒頭繼續做夢。剛把自己藏被子裏,電話又來了,是陶子。

「喂,啥事?」我沒什麼好態度。

「哥們嘛呢?您現在可牛逼了啊,我肏,那天得請客。」陶子很興奮,聲音穿透手機,震得我頭疼。

「我怎麼了?」

「我們酒吧現在掛着您的大作呢,標價5萬,瞬間就被訂走了。」陶子現在在後海的一個很大的酒吧裏做調酒師,也是兼職。

「什麼?」我一下清醒了,立刻從被窩裏彈了起來,「你等等,我先打個電話。」我知道這是大偉的安排,得趕緊問問情況。

大偉的電話馬上就通了,聽聲音他也在睡覺。」你都知道了?」

「恩,我哥們説我的畫掛到後海去了。我想問問怎麼回事。」

「恩,昨晚你小子喝多了,我就沒跟你説。我靠關係把你的畫掛在後海最有名的10個酒吧裏了,每幅作品起價都是5萬。然後我又都給買回來了,你的處女秀很成功,現在圈裏都知道您的存在了。」

「哦,謝謝你。」我知道這手玩的很到位,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有錢也不成。

「恩,沒事。你的畫越貴,我賺的越多。對了,今天是周四,還有兩天就是你的入會儀式了,好好休息休息。昨晚忙和到後半夜,我接着睡了。」大偉掛斷了電話。

恩,今天周四,我是得好好安排安排後面幾天的事情,有錢之後事情突然多了起來。有很多東西要買啊。

又給麗姐發了個信息,説我酒醒了沒事,然後給梅梅打電話,那小丫頭非常興奮,立刻跟我約在金源新燕莎,那裏差不多在我倆的中間。

我草草的梳洗了一下,穿戴整齊,爬出了我的狗窩。

不到兩點,我倆都到了預定的地方,KFC餐廳。我昨天晚上喝多了,吃多少吐多少,現在餓得不成,狼吞虎咽的消滅着面前的食物。梅梅打扮得十分亮麗,眼睛笑成了彎月,看我的吃相。

我注意到邊上男人看梅梅的眼神,心裏有點小小的滿足。他們都把我倆當成了情侶。

吃飽喝足,國王重生。我倆都興奮的衝向樓上賣場,今天要大肆採購。半天下來,我和梅梅手裏都大包小包的,幾乎走不動路,當然大多都是我的衣服,梅梅給我挑選的。很時尚,也很有品位,當然也很貴。十萬塊就這樣換成了我的包裝。

外面天色已經漸黑了,陪梅梅吃了頓麻辣香鍋之後都有點疲乏,尤其是梅梅,大唿小叫的説腳腫。

「那我們就回家吧,逛半天了。」我建議着,因為我也覺得腳腫了。

「好啊,去你那裏,我要看你畫畫,你畫的太好了。」梅梅的眼睛發亮。

「恩……你哥他們不擔心嗎?」我又想起了這小妮子在藍雨時的浪樣,嗓子有點發乾。

「哈哈哈,你約我出來的時候我哥就在我邊上呢,哈哈哈,他都知道。你想什麼呢?傻樣,哈哈哈……」梅梅開朗的笑容讓我看的有點發呆。

「好吧,咱們走。」我拎起大包小包,拽上梅梅向樓下走去。很快打到車,向我的畫室衝去。

「我覺得你應該買輛車,都那麼有錢了。」梅梅靠在我肩膀上喃喃的説,小東西要睡着了。

「哦,我還要交藍雨的會費呢。」我把她摟在懷裏。

「不就是50萬嗎?很快你就會有無數個50萬了……」梅梅聲音越來越小,終於睡了過去。

我把她抱在懷裏,在她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沒有任何慾念,只有憐愛。這樣的女孩,會讓很多人產生不出罪惡的邪念。

看向窗外不盡的車流,我的思維飄向了未知,各色車輛在朦朧的夜色下閃爍着目眩的光影,脈動着城市的節奏。走走停停,我們的車和其他萬千車輛一起,在環路上踟躕而行。

買輛車,然後也匯入到整個城市的脈搏裏。好吧,是個選擇。

中午只走了15分鐘的路,回來時卻走了整整一個小時,到畫室時已經九點了。我們把今天採購的一堆衣物扔到地上就不再管,把疲憊的身體扔到牀上。

梅梅羸柔的身體伏在我胸前,我抱着她,品嘗着她身體的幽香,昏昏沉沉睡着了。這兩天發生了很多事,我很累,睡的很沉。

兩個小時後,我被大偉的電話吵醒了,梅梅依然像小貓一樣躺在我懷裏,睡得很香。

「梅梅在你那裏還好吧?」大偉第一句話。

「恩,現在在睡覺呢。」我迷煳着。

「哦……你得注意身體……」大偉誤會了。

「不是那樣,逛了一天,你妹累了。」我無力的解釋。

「呵呵,沒事,她挺喜歡你的。説正事,半個小時後,我派輛車找你去拿剩下的畫。」

「恩,好,現在幾點?」這是我倆昨天白天就約定好的。

「現在啊……11點半,12點左右你等我電話吧。」大偉説着掛斷了。

我把被子給梅梅蓋緊了點,卻弄醒了她。

「剛剛是我哥打給你的吧?」梅梅小聲喃喃的問。

「恩,你哥很關心你。問我欺負你沒有。」我看着她微微張開的眼睛,打趣着。

「你沒欺負我,你對我很好……」她把頭使勁往我懷裏扎,抱得更緊了。

她柔軟的胸部壓在我的胳膊上,大腿也和我疊壓在一起。我有點心猿意馬,陰莖在她大腿下面逐漸充血勃起。

「嘻嘻……壞蛋,剛説沒欺負我就想幹壞事了。」梅梅嗤嗤的笑着,大腿卻在我勃起的雞巴上來回摩擦。

「呵呵,抱着一個小美女睡了半天,任何正常男人都會變身吧。梅梅別鬧了……」我怕我克制不住。

「我很喜歡你,不知道為什麼……」梅梅探起身,騎到我身上,吻住了我的嘴巴。

我融化了,抱着她,回應她如火的熱情。舌頭糾纏在一起,牙齒輕輕的觸碰。

她扭動着身子,我倆的下體隔着層層衣物,互相摩擦。我能感覺到她身體的温暖。伸出手,從她凌亂的衣物下擺探進去,握住她柔軟的乳房,玩弄漸漸變硬的乳頭。

「啊……」梅梅甩頭,呻吟,長長的秀髮在我眼前飛舞。衣服在我倆的努力下一件一件減少,終於再次裸體相見。

她的乳房很美,小巧玲瓏,驕傲的向上翹挺着,粉紅色的乳頭此時已經開始硬立起來。我把玩着,愛不釋手。

梅梅的下體已經泛濫,在我的腿上不斷的摩擦着,嘴裏發出呀呀的聲音。我把她絆過來,讓她的屄屄正對這我的臉,而我的雞巴也在她的面前,這是所謂的69式。

梅梅沒有讓我親吻她需要關愛的下體,而是從包包裏拿出消毒紙巾,扔給我一包之後開始擦拭我的雞巴。我也拿出一張,輕輕的擦拭她的下體。

「啊……哈哈哈……」當我碰到她的陰蒂的時候,她一聲尖叫。

我抱着她白嫩的屁股,吸允着她下體流出來的甘露。梅梅前後聳動身體,希望得到更多愛撫,同時把我的雞巴也含進嘴裏,一陣温暖讓我更加堅硬。

幾分鐘後,慾火高漲的我們已經無法克制。梅梅從我身上倒下,剛剛一陣口舌已經讓她達到了第一次高潮。現在雙腿大開,迎接我更加狂爆的侵襲。

我跪坐在她雙腿之間,握住雞巴,讓脹大的龜頭在她屄口上下摩擦。梅梅不安的扭動渴求的身體,雙手抓着自己的乳房,揉搓着。

「哦……插進來……快肏我……」下體流出的淫水弄濕了我的牀單。

我用力一挺,雞巴一下插到底,梅梅「啊!」的一聲驚叫。

我沒有給她任何時間體會我的堅硬,便立刻用高潮衝刺的速度飛快的抽插。

一下子,梅梅的身體緊弓起了,雙手抓着牀單被罩,「呀……啊!……」間或發出的嘶喊,宣示她極盡享受的快感。

肉體碰撞的的聲音和牀身的吱啞聲,輝映着,我拼命擺動身體,雞巴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

「哦~我肏……!!」僅僅過了幾分鐘,我便到了極限,拔出雞巴,精液從馬眼裏噴射而出,射到梅梅粉紅的身體上,星星點點。

梅梅已經説不出話來,小巧而又飽滿的胸脯上下起伏,半響回不過神。我癱坐在一邊,渾身上下大汗淋淋,也説不出話。

幾秒鐘後,梅梅捂着臉,呵呵笑着,白花花的精液順着身體流到了滿是我倆淫液和汗水的牀單上。

「怎麼了?」我拿紙巾擦拭着她的身體,輕輕的問。

「沒什麼,真爽。知道剛剛我一共來了幾次嗎?」梅梅笑臉依然紅撲撲的,高潮過後,更加美麗。

我欣賞着她美妙的身體,搖搖頭。

「一共5次,連着來,太爽了。」梅梅依然很興奮,手探向下體,慢慢的按揉着自己的陰蒂。

我的雞巴,又硬了。當一個美女在你面前手淫的時候,想不硬都難。

我也握住我的雞巴,上下套弄。還殘留着她的淫液和我的精液,所以十分潤滑。我和梅梅,面對面坐着,互相欣賞着對方的自慰。

「哦……」梅梅身子一挺,她在自己的手指下又到了一次高潮。我卻因為剛剛射精的關係,依然堅挺着,但是手上的動作卻開始越來越快,我也想要快點再一次爆發。

梅梅把我的手拿開,接過我的雞巴,開始為我套弄。她的手法很好,很快就找到了我最敏感的部位。套弄十幾下後,我也到了今天的第二次高潮,精液射到了她的臉上,和我們倆的身體上。

我把她擁抱在懷裏,輕輕撫摸她的後背,不一會,梅梅就睡着了。輕輕的,給她蓋上被子,我下地去洗手間給自己簡單衝洗一下,因為現在已經是午夜12點一刻,按照剛剛電話的時間,大偉拉畫的車應該馬上就到了。

醉酒后的熟女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