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h 小説】女教師挑撥的構圖

星期六下課後,智明在圖書室複習英文法。眼睛是看書本,但腦海裏疊滿君津裏亞的人影。 有那樣的姊姊該多好。 獨生子的智明從小就對自己沒有姊妹感到不滿。到小學的高年級時更覺得如果有姊姊該有多麼好。 住在附近的同學的姊姊,對智明也像親姊姊一樣對待,使他高興得不知不覺轉變成淡淡的初戀般的感情。可是因為他的父親調職搬走,智明的初戀就像朝陽前的露水很快就消失。 曾經也是獨生子的母親美裏,能理解智明的寂寞,所以對智明是温柔體貼的母親。可是智明對那樣的體貼甚至於感到厭煩,因為母親究竟是母親,距離姊姊的地位相去很遠。 智明的思春期雖然不能説黯淡,但也算是很老實的少年。就在這時候在他面前出現完全像他心中理想的姊姊的女性,那就是君津裏亞。智明的心非常動搖。對十七歲的智明而言,裏亞的年齡和他相差太大,也因為如此,憧憬的感情也越濃厚。 發覺裏亞看自己的眼神和看其他同學不同,那是裏亞來第一次上課的時候。從此以後,智明每次都在自己的心裏和裏亞對話。 今天的裏亞老師非常漂亮¨¨¨ 用這樣的眼光看時,就覺得裏亞的眼色也特別生動地看他。 老師,好像很傷心的樣子¨¨¨ 用這樣的眼光看站在講台上的裏亞時,她的眼睛好像回答説。 是啊,我有很多傷心的事¨¨¨ 智明放下英文課本,用手託下顎看着圖書室白色的天花板。在那裏出現裏亞的人影。 今天,老師的肌膚好像特別有美麗的光澤¨¨¨ 在心裏幻想裏亞的裸體時,就好像條件反射一樣,年輕的陰莖立刻猛烈勃起,這樣隨之而來的疼痛感,反而使他覺得舒服。 智明站起來準備去廁所,知道這樣勃起以後不能很快恢復平靜,想用自己的手解決。 就在這時候突然有手放在他的肩上。 「真了不起星期六下學後還在這裏用功。」 聽到裏亞老師温柔的聲音。從站在背后里亞身上傳來令人陶醉的芳香。智明開始緊張。 「剛才我看到你進入圖書室。原來以為你已經走了。我們一起走好不好?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説。我們一起走吧。」 智明當然願意。眼睛被裏亞的細腰和下面豐滿的屁股吸引,就這樣走出圖書室。 外面已經進入初夏的季節。 「不知道她有什麼事¨¨¨?」 走出校門,在學校牆邊的有行道樹的行人路上走時,智明仍舊很緊張。 「今天是我二十六歲的生日。」 走在前面的裏亞突然回頭。一直茫然望着裏亞的智明臉色變紅。 「恭喜老師¨¨¨生日快樂。」 智明不滿意自己説話結結巴巴的樣子。 「對女人來説,二十六歲是很微妙的年齡。」 受到裏亞俏皮笑容的影響,智明也露出笑容。 「我看起來像那個年齡嗎?」 在只有綠葉的櫻樹前,裏亞像模特兒一樣把手叉在腰上擺出 麗的姿勢。突出的胸部壓倒智明。 「看起來年輕嗎?還是顯得很老?」 「看¨¨看起來年輕¨¨很年輕。」 説話的聲音顫抖自己都覺得難為情。 「真的嘛?我能像你的姊姊嗎?」 是,是最理想的姊姊¨¨¨ 智明恨不得大聲這樣説,實際上他只能點點頭。 「你要不要先回家,然後再出來。今天要在我的房間舉行生日派對,你和家裏的人説好六點鐘左右來吧。」 意想不到的邀請,智明感到異常興奮。 「是。」 然後就説不出話來。心裏想應該説話但找不到適當的話。 「那麼,你是答應了。」 裏亞看着智明的臉,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你的家是在南麻布吧。」 「是.老師為什麼知道呢?」 智明因為裏亞知道自己的地址感到非常高興,説話的口吻也好像對同學説話的樣子。 「我偶然看到你的資料,距離我的公寓並不遠。」 「老師的家在哪裏呢?」 「白金台,同樣是在港區,而且坐車十分鐘就到了。」 裏亞從皮包拿出筆記本,畫簡單的圖,仔細地寫上地址和電話號碼。 「這樣你就會找到了,千萬不要弄丟。」 從筆記本撕下來交給智明時碰到手指。 啊,那是多麼雪白細嫩的手指¨¨¨¨ 智明的心裏一陣騷動。 「那麼我送你回家。」 「什麼?老師有車嗎?」 「嗯。我叔叔是這棟大樓的老闆。」 裏亞看着面前大廈露出微笑。 「免費借給我使用地下的停車場。靠學校給我的薪水是沒有辦法租到的。」 走進大廈時,守衞的中年男人很客氣地寒暄,看到裏亞也很客氣地道謝的樣子,智明不知道為什麼心裏感到舒暢。 汽車是很保守的暗綠色,但是流線型,知道那是積架xj時,智明覺得看到裏亞另外的一面。 「原來老師開這樣漂亮的車。」 「你要替老師保密,因為其他老師都很保守。」 智明坐在助手席上看着前面的擋風玻璃上用力點頭。 從赤板到南麻布,極短的時間就到了。智明恨不得就這樣繼續開車兜風。 「六點鐘,我等你來。」 在自己的家門前下車看着裏亞的汽車離去,產生很複雜的心情。 不知道還有什麼人受邀請參加生日派對¨¨¨ 不知為什麼過去很少説話的裏亞,突然這樣親切地託近,高興之餘智明也產生疑問。 打開門時,母親正在玄關的架子上插新的花。和過去的有不同的芳香。 「你回來啦,今天這麼晚,媽媽還沒有吃午飯呢。」 「是等我嗎?」 「你每次晚回來時都打電話的,今天為什麼沒有呢?」 「對不起。」 智明並沒有説出在圖書室用功的事。 那不是用功,只是在想心事,想裏亞老師的事¨¨¨ 吃飯時和往常一樣只有母親説話智明是聽眾。 在附近的公寓有很準的算命師。土生土長的鄰長今年賣了土地搬到郊外了。還有收垃圾的車撞倒老人¨¨等。到最後才説重要的事。 「爸爸在下下周的星期叁到星期六之間會回來。」 父親茂昌是在一家貿易商擔任機幌分公司的經理,一個人去工作。因為和智明升高中的時期碰在一起,不得不留下妻子一個人去。他剛滿四十歲,在公司裏也被視為將來的總經理。根據往例大概要去叁年。 每月舉行一次總公司的會議時,會回來東京。每半年有一次休假。 難怪媽媽很有精神¨¨¨ 智明吃飯時偷看媽媽的表情。 智明偷看到父母 密行為,正好是約一年前,茂昌出發去北海道的前夜,智明半夜醒來覺得口渴就去廚房。就是那次偶然看到父母在浴室裏擁抱。 看到大人性交的兇猛感到驚訝,同時看到平日穩重體貼的母親像妓女一樣的情形,心裏也產生動搖。可以説就在這個時候,智明的思春期開花了。 在這以前已經學會手淫,每次心裏幻想的對象就是母親。在心裏想着擁抱赤裸的母親,用手揉搓勃起的陰莖。 可是最近,手淫的對象從母親逐漸變成裏亞。可是對母親因為看過實際性交的情形,心裏想着母親的手淫有強烈快感,以裏亞作手淫對象時就好像缺少什麼東西。 當母親説話告一段落時,智明就不知道該不該把去裏亞老師家裏的事説出來。結果只説要去找同學,然後立刻把話題轉到父親回來以後的計畫。 説到父親,媽媽就有精神啦¨¨¨ 智明一面回應母親不斷説的話,一面想起自從在浴室看到父母性交幾次偷看到後的情形。 父母的卧室是在一樓邊間,是西式的房間。窗户有雙層窗 。知道父親從北海道回來時,智明就在窗的滑車上動手腳,使窗 不能完全閉合,會留下一公分左右的縫隙。 毋然説是雙層,但有一邊是蕾絲,透過蕾絲的網目看到父母的房間,性交時枱燈就會變成粉紅色。智明認為那是他們性交的信號。確實在父親去北海道以後,粉紅色的燈罩就變成米黃色。 「媽媽好像很高興的樣子。」 如果這樣説不知道媽媽會做出什麼樣的表情。 「媽媽,很想性交吧?」 如果這樣問¨¨¨智明覺得身體突然熱起來。 「你怎麼啦?發燒嗎?」 母親露出疑惑的表情把手放在智明的額頭上,那是涼涼的很舒服的手。 「媽媽的手涼涼的真舒服。」 智明一面説一面看媽媽的表情,同時想起全身赤裸地騎在父親的身上,不但發出淫聲浪語的媽媽淫蕩的姿態。 智明把自己的手壓在媽媽的手上,媽媽就好像這是一種義務,一直放在額頭上等待智明的手離開為止。 智明回到二樓的房間,就從裏面上鎖。下半身已經火熱勃起。 拿起衞生紙在手裏輕輕在陰莖上揉搓幾次時,很快就噴射出精液,積存在裏面像膿一樣火熱的感覺消失。 就在這時候聽到敲門的聲音。 「我要洗衣服,把內衣拿出來吧。」 房門發出搖動的聲音。 「為什麼要鎖房門呢?你睡了嗎?」 智明迅速把衞生紙塞到牀下,把放在書桌上的運動大毛巾圍在身上開門。 「你這種樣子想做什麼呢?」 母親看到丟在地下的內褲撿起來。 「我正在換內衣。」 「好吧¨¨¨背心也一起換,快脱下來吧。」 看到智明慢吞吞的樣子,母親過來抓住圓領背心的下 就向上拉。從頭頂脱下去時,母親的臉就在面前,聞到很香的味道。 智明像接吻一樣的把臉靠過去,然後作出小狗一樣聞的動作。 「媽媽¨¨¨好香。」 母親好像難為情地露出微笑。用手指在智明的鼻尖上彈一下走出房間。 智明在五點半鐘離開家。對母親説九點左右會回來。但在心裏想希望能晚一點回來。 既然是生日,應該送禮。走到商店街買蘭花。一千元的開支雖然心痛,但為裏亞老師還是捨得花的。 攔一輛計程車不到七、八分鐘就到達那一棟公寓。 「住在這裏的一定都是有錢人吧。」 計程車司機嘆一口氣望着公寓的大門。 確實智明也對那種豪華感到壓迫感。 裏亞的房間是在最高層。推開玄關的門時,智明原以為能看到很多鞋,這樣的推測完全落空。只有一雙白天穿的低跟的高跟鞋。 出來迎接的裏亞老師,穿着色彩鮮豔有花紋的洋裝,頭上有相同顏色的頭巾,年輕和美,使智明不由得瞪大眼睛。 房間裏除了裏亞老師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 難道被邀請來的只有我一個人? 「我一個人慶祝太寂寞所以想請你來的。」 聽到這樣的回答智明真想大吼一聲。 餐桌上排列幾瓶葡萄酒,以及和西餐混合的菜餚。 「我一個人喝酒可以嗎?」 兩個人在餐桌面對面地坐下時裏亞好像很高興地説。微微擺頭的樣子,就像外國電影看到的女明星非常優雅可愛。 「我是能喝葡萄酒的。」 智明很興奮地説。 「我可不管。」 不是責備的表情,裏亞好像想了一下,輕輕對智明瞪一眼,拿酒杯放在他面前,在酒杯裏倒葡萄酒。 「你説,為什麼乾杯好呢?」 「當然是為老師的生日。」 剎那間在裏亞的臉上出現複雜的表情。智明並沒有發現繼續説: 「老師,生日快樂。」 「謝謝。」 輕輕碰杯的聲音使智明的心更興奮。 兩個人的談話始終沒有中斷愉快地吃喝。 「記得你是獨生子。」 不到叁十分鐘兩個人的臉都微紅,裏亞看智明的酒杯空了又給他倒葡萄酒。 「爸爸媽媽很疼愛你吧?」 智明本來想肯定,但又故意反過來説: 「不是那樣。」 在裏亞的臉上露出不相信的微笑。 「老師的家人呢?」 「我也是一個人。」 「哦,原來如此。」 「本來是有弟弟的。如果活着應該二十一歲了。」 「那麼是¨¨」 想問是不是死了但覺得很殘忍説不出來。 「我那個弟弟很像你,和你差不多的年齡時因車禍死了。就在今天的同一天¨¨」 「¨¨¨」 「所以我的生日也是弟弟的忌日。哦,對不起,説一些傷感情的話。」 「不,我不應該問這種事的。」 「我們還是快活一點吧。」 裏亞説完就重新拿來白蘭地,倒在酒杯裏喝一口。大概本來就不善喝酒立刻哽住。 智明到裏亞身後替她撫摸後背。 手指很明確地感覺出洋裝下乳罩的掛鈎,心裏感到慌亂。如果裏亞肯答應,希望就這樣慢慢撫摸下去。後背柔軟的肉的感觸,使少年產生欲望的衝動。 「不要緊了,謝謝你。」 「老師,還是不要喝酒了吧。」 智明這樣説完立刻感到後悔。怕她答應,那樣就會結束兩個人愉快的宴會。 「我是不太能喝酒,但喜歡這種氣氛。」 「我陪老師,但只能喝葡萄酒。」 「如果讓你的家人知道了,會變成我的責任問題。」 「我不在乎,我也可以住在這裏。」 智明説完,對自己説的話感到驚奇。 「真的嗎?能住下來嗎?」 「嗯。我過去在同學家裏住過的。」 「我是朋友嗎?」 「今晚是¨¨¨」 「應該打電話吧。會被媽媽發覺吧。」 「我會騙她的。」 「我該怎麼辦¨¨¨不想教一個學生壞事的老師,可是又很想和你繼續聊天¨¨¨」 裏亞在智明身上看到死去的弟弟。他和弟弟高廣一模一樣。第一次到二年a班上課時看到智明當時就受到很大衝擊。 認為很像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一直想找他談話,終於在圖書室裏實現。選擇這一天的理由,自己的生日當藉口,實際是因為弟弟的忌日。 「就算我自己的判斷做的事吧。」 「你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老師沒有和我商量任何事情,我自己找一個理由打電話回家的。」 「真是壞孩子。」 「能和老師在一起,我能做最壞的孩子。」 葡萄酒裏的酒精很顯然地使智明的舌頭更靈巧。 智明拿起桌上的無線電話。按下家裏的電話號碼。響起兩次電話鈴聲,立刻出現錄音機的聲音。 「奇怪?」 聽到智明的聲音,裏亞在旁邊露出疑惑的眼神。 「是錄音機,媽媽一定是在洗澡這樣正好。」 智明用手壓在送話口上看着裏美笑,然後恢復認真的表情對着送話口説: 「是我¨¨今晚要住在同學家裏,因為要用功到很晚。再見。」 説到這裏智明就立刻掛斷電話,露出俏皮的眼神對裏亞説。 「不知道是哪裏的同學,沒有辦法找我的。」 「你真是壞孩子。」 裏亞雖然這麼説但露出很高興的表情。 「好像能比平時多喝一點了。」 裏亞以優雅的姿態更換翹起的腿,拿起白蘭地酒杯。智明覺得她的紅唇很美。 「你去過迪斯可嗎?」 「沒有,我的旋律感太壞了。」 「看起來不像那樣¨¨我覺得你跳舞一定很好看。」 「老師呢?」 「在美國留學的時候¨¨¨」 裏亞説到這裏做出看遠處的眼神,然後視線又立刻回到智明的臉上。 「在美國時有愛人常一起去跳舞。我的青春時代¨¨¨你是現在才開始。」 「老師,那個愛人怎麼樣了呢?」 「我的青春已經結束了。」 這句話完全表達出和愛人的分手。 「老師也是從現在開始的。」 智明的心裏真的這麼想。 「老師很美,又住在這麼豪華的地方。而且也年輕。」 「可是只是這樣是不行的。因為我已經失去支撐我的兩樣東西。」 「兩樣?」 「愛人和弟弟¨¨¨」 「我做老師的弟弟吧¨¨」 看到裏亞寂寞表情順口説出來的話,但也是智明的真心話。而且,可以的話也做愛人¨¨¨ 「謝謝你,我很高興。」 裏亞伸出手握住智明的手。 「你的手很温暖。」 裏亞把智明的輕輕放在臉頰上。 智明在心裏產生莫名其妙的感動,凝視這舉動。 老師邀請我來是我像她弟弟的關係嗎? 當然沒有感到不滿。如果因此能更親密就好了。 「我要做老師的弟弟。」 智明單方面地宣佈。 「嗯¨¨¨」 裏亞的小手指勾在智明的小手指上。 「你答應了。」 「我答應了。」 「我們該休息了吧。」 「我還不想睡。」 「可是我困了。」 裏亞知道自己的月經快要到了。因為每次都這樣。 「智明,你先洗澡吧。」 「還是請老師先洗。」 「男人在前,弟弟從來不會反對我的話。」 「是。」 智明覺得真的像她的弟弟一樣感到很高興。 有淺藍色瓷磚的浴室相當寬大。智明感受到很舒暢的疲倦。從浴室裏出來時已經醉得身體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行動。腳底下搖擺,抬頭看天花板時緩慢在旋轉。 還是很勉強地穿上衣服走出浴室回到餐廳,裏亞趴在餐桌上睡覺。 「老師。」 裏亞立刻醒過來。 「哦,對不起¨¨¨你是在走廊右側的日式房間睡覺。棉被已經 好了,也有睡衣,不過是女人用的。」 「老師不要洗澡嗎?」 「我這就去洗,你先睡吧。」 智明走進八席的房間,好像沒有人用過的地方,棉被也是新的,一面換上睡衣一面想這是老師經常穿的。 想到這裏身體就感到熱起來。躺在被上四肢伸開成大字形,這樣使火熱的身體散熱時產生睡意。大概是沒有蓋被的關係,不久後突然醒過來,覺得睡的時間很短。想鑽進被窩裏時好像聽到浴室那邊有什麼東西倒下的聲音,然後是寂靜。 智明起來覺得不放心向浴室走去。 裏亞身上披一條浴巾靠在牆上坐。 「是老師倒了嗎?」 急忙跑過去。沒有看到外傷。有浴巾蓋的胸部,隨着唿吸緩慢起伏。 「老師¨¨¨」 輕輕唿叫但沒有回答。只聽到有規則地輕微的鼾聲。 至少放心了。想再叫一聲時,剎那間在心裏有另外一個智明在悄悄説。 就這樣丟下不是很好嗎? 聽到另外一個智明的聲音。 你在想什麼,太不應該¨¨¨ 智明從心裏趕走那樣的念頭,拿出所有的力量抱起裏亞。在胸前的浴巾分開,露出一半赤裸的乳房。智明覺得自己的血液在沸騰。 真的睡了嗎? 走進卧室後,智明故意拋在牀上一樣放下裏亞。 「唔¨¨」 裏亞的頭搖動兩、叁次,立刻把身體像幼兒一樣仰卧發出有節奏的鼾聲。 浴巾的前面分開更大,大部份的乳房都露出來。 在智明的腦海裏好像有幾百個鍾一起響,血液在血管中像洪流一樣形成漩渦,身體裏像着火一樣熱起來。 「老師¨¨」 小聲叫,為的是確定裏亞是不是睡熟了。 裏亞也沒有動一下。 智明還是不安地在房間四周張望。 房間裏很明亮,粉紅色的牀單在燈光下顯得非常麗。 燈光還是不要比較好¨¨ 把枱燈拉到牀邊¨調整燈罩,不要把光直接射在裏亞的臉上。點亮後關掉室內燈。房間裏的亮度減少,形成很安寧的氣氛。 智明就這樣凝視裏亞沒有動,隨着時間好奇心膨脹到快要爆炸的程度。這種感覺在年輕的肉體上以具體的形狀出現。女用睡褲的中心高高隆起,浮顯出勃起的陰莖的形狀。 強烈的欲望破壞智明的理性,只有性慾奔馳。 美麗的獵物就在伸手能拿到的地方睡得很熟。 智明用手指尖輕輕捏起浴巾,看到黑色捲曲的陰毛貼在豐滿的大腿根上。 「¨¨¨」 智明的喉嚨裏發出咕嚕的聲音,聲音之大使智明本身嚇了一跳。 一面看着裏亞睡覺的情形,把臉慢慢靠過去。聞到輕微的芳香。 陰毛的稀少也使智明感到驚訝,因此維納斯山丘相對地厚而隆起,從膝蓋以下是微微分開,但大腿是夾緊的,那裏的部份什麼也看不見。 智明迫切地想看夾緊的大腿根裏面的地方。 智明臉和陰毛只距離二十公分,發出黑色光澤的每一根毛都明顯地烙印在智明的網膜上。 智明的興奮已經到達頂點。產生有如做夢般的感覺。 這是真正現實裏的事情嗎? 智明用顫抖的手指撫摸陰毛的表面。 心裏好像有東西爆炸。 微微摸到陰毛的感覺,好像比任何事情都舒暢,忍不住把整個手掌壓在上面。 「嗯¨¨¨」 剎那間唿吸好像停止,裏亞發出輕微哼聲。智明嚇得幾乎跳起來,急忙在牀邊蹲下去。 裏亞的身體像蠕動搖動。智明就從地上向房外爬去,進入廚房喝水潤喉。 沒有馬上回去就好像裏亞會起來叫他,但一直沒有裏亞醒過來的動靜。 智明悄悄地走進廚房,浴室裏露出燈光,走進更衣室尋找開關時,發現裏亞的衣服丟在籃子裏。 翻開有花樣的洋裝,看到淺紫色的乳罩和叁角褲,毫不猶豫地拿起捲成一團的叁角褲攤開。 那是小小透明的叁角形,中心的部份有一點濕。 放在鼻子上,有一種和香水不同的味道刺激鼻腔。 這是女人的味道¨¨ 智明拉出勃起的陰莖,從馬口溢出透明的黏液。用淺紫色的叁角褲卷在陰莖上。 「啊¨¨裏亞老師¨¨」 閉上眼睛看到剛才看到的陰毛,開始輕輕地摩擦。 還不到一分鐘,智明就發出小小的哼聲射精。精液發出強烈的味道飛出去。 如果在平時,就這樣結束了,但在這一次,這是開始。 小小萎縮的陰莖,仍然滴下黏液好像還要什麼東西。 智明再向卧室裏看。 裏亞還在睡。身上的浴巾完全攤開失去作用,鼾聲比剛才更大有一定的旋律。 智明看着女人的肉體脱去身上的衣服。陰莖立刻兇猛膨脹主張它的存在。 智明拿起浴巾丟在牀邊。如此一來裏亞就成為一絲不掛的裸體。 智明蹲在牀邊把手掌輕輕放在大腿上,享受從那裏傳來的肉體脈動,大腿之後是下腹部,然後是乳房。把手掌蓋在陰毛時,智明已經無法忍耐。 智明來到裏亞的腳下,抓住腳踝慢慢把雙腿向左右分開,看到陰毛在搖動,像開門一樣陰唇分開。然後終於出現一條粉紅色的肉縫。 對第一次看到的陰户,十七歲少年的心臟幾乎快要爆裂。 這就是女人的陰户¨¨¨ 智明上牀,想進入裏亞的雙腿之間。非常小心地不要把裏亞驚醒。 雙手放在裏亞身體的兩側,能做到掌上壓的姿勢。可是這樣就不能用手握住陰莖插入。第一步應該是將龜頭對正膣口。但是不知道膣口的位置。 大腿和大腿發生摩擦。裏亞動了一下。 能使龜頭碰到柔軟的肉,全身產生輕微顫抖。 就在這剎那失去身體的平衡,身體的重量壓在裏亞的身上。 「啊¨¨¨」 智明和裏亞同時發出輕微的驚唿聲。裏亞是為驚訝,智明是為陰莖被嚮往的陰肉包住的快感。 「什麼¨¨這是什麼?」 在裏亞還不能完全了解狀況時,智明抱緊裏亞的身體激烈的痙攣。 「啊¨¨不行啊!」 當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時,裏亞已經遭到精液的噴射。 裏亞的子宮受到大量精液的洗禮,雖在困惑中也能舒服的反應,享受到女人的歡樂

女教师挑拨的构图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