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 h 小説】妻子的視頻

回到門面後的楊軍,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手心都讓他捏疼了。沒想到陪伴自

己三年的嬌妻,沒結婚以前居然過着如此不堪不淫亂日子。楊軍心真的很疼,那

種疼徹心誹的疼,楊軍是深愛着李琳的,從見到她開始,娶她,和她在一起的日

日夜夜,為了她努力的辛苦工作,離婚後,還想着她,偷偷跑去看她。可得知李

琳以前的樣子,楊軍心裏又疼又無奈,現在他已經是別人妻子了,自己雖不能再

跟她在一起,但楊軍也不願見到一個老頭如此糟蹋她。楊軍覺得這是自己的過錯。

不該打她,不該和她離婚。楊軍心裏在滴血。

第二天,楊軍早早的開了門市,等牛老鬼來收破爛紙箱。楊軍希望再打探到

李琳在和他結婚期間有沒有出軌。如果是那樣,楊軍也就覺得沒有什麼對不起李

琳了。至少,心裏的愧疚會少點,也能心安理得些。

左等一個小時,又等一個小時,牛老鬼仍沒有來,楊軍快沉不住氣了,恨不

得跑到廢品站去,但又怕牛老鬼警覺怎麼如此關心他的婚姻生活。又怕撞見李琳,

楊軍現在不清楚李琳的作息時間,怕到時撞上,就尷尬了。思來想去,楊軍決定

先等等。

到了天黑,牛老鬼也沒有來,楊軍只好關門收市,心想,明天去跟蹤下李琳

吧,弄清楚她上班規律後,再找牛老鬼問清楚。

第二天,楊軍早早的就起來了,楊軍找了副太陽眼鏡,戴了頂帽子就出了門,

來到廢品站街道,躲在一幢房後面,注視着對面小屋的一切動淨,等了一個小時

候,小屋的門開了,李琳穿着睡衣,端着水杯出來刷牙洗臉,然後又進去了,又

過了十五分鐘,李琳穿着藍色的職業裝,收妝整齊出來了。帶上破屋的小門,朝

路上走去,楊軍整了整帽子,跟了上去,走街竄巷走了半個小時,李琳在路過買

了早餐,邊吃邊走,很快就到了李琳工作的一個化妝品專賣店,門面很大。看起

來是縣城最大的一家化妝品店。李琳走了進去,在門口打了下卡。楊軍看了下,

這是位於縣城中心的鬧市區,離自己家有點遠,走路起碼要四五十分鐘。楊軍就

買了瓶水,一直在對面不遠處躲着,眼鏡注視着店內的一切。店內還有二位員工,

三個穿着同樣制服的年輕女孩子就打掃衞生,幹活起來。

楊軍一直看着進進出出的人走進店裏,一直到中午,看樣子是要吃午飯了。

楊軍看見李琳收拾下挎包。和一位員工手挽着手走了出來,還有一個在店裏看着

店。看着李琳走遠,楊軍摘掉墨鏡,走進店裏。

[ 歡迎光臨,有什麼需要的嗎?] 那個留店的女孩子走過來,問楊軍。

[ 呃,我隨便看看,我給我老婆買,有什麼推薦的嗎?] 楊軍問。

[ 哦,好啊,你老婆多大年紀呢。] 女員工問。

[ 28。] 楊軍隨便捏了一個數字。

[ 那用這款補水保養的比較好,適合這個歲數的女人。] 女員工介紹起來。

[ 哦,還有其他沒有。] [ 有啊,這些,還有這個,都是,補水,保養,打

底的都有。] 女員工介紹着。

[ 看上去挺不錯哦,呵呵,我又不懂,對了,你們一般幾點關門啊,店裏就

你一個員工嗎?] 楊軍扯到想問的問題上。

[ 我們啊,晚下八點關門,早上九點開門,有三個員工啊。] 女孩子不解的

回答着。

[ 哦,是這樣,你看我也不會選,我只是想給老婆買點做為禮物,給她個驚

喜。看你人這麼好,我回去跟我老婆説,下次帶她來找你買。你是不是固定的到

八點下班呢。每周工作幾天啊,不然,到時找你買,你人又不在,不是業績讓別

人拿走了。] 楊軍説出自己的道理。

[ 嗯,我們員工都是八點下班,中午和晚飯都有一個小時時間,周日是輪休,

每個人輪流休一天。這周日我會在店鋪,上周休完了。] 女員工聽説只找自己買,

開心的説給楊軍聽。

[ 好吧,我回去跟我老婆説説,再跟你買,再見。] 楊軍怕逗留時間過長了,

李琳突然回來,即然作息時間弄清楚了,趕快走。沒想到出店門後,走了沒多遠,

枴出街道。就看見李琳和女同事提着盒飯迎面走了過來。楊軍趕緊轉過身子,把

帽子拉低,戴上眼鏡。突然,兩個黃毛攔住的李琳,那不正是李琳以前超市工作

的那兩個黃毛嗎。只見李琳把盒飯袋子交給女同事,讓她先回去,便帶着兩黃毛

轉身走了幾十米,鑽到一個巷子裏面。楊軍本能的跟了上去。

跟到巷子後,楊軍朝巷子裏看了下,幾米遠處,只見李琳背對着巷子口,兩

黃毛一個蹲地上,一個在牆在胡亂畫着。楊軍躲在巷口邊的門面牆邊,探出半邊

臉,聽着他們的談話。

[ 我説了,不行。別再纏着我了行嗎?] 這是李琳説的。

[ 為什麼不行啊,琳兒,以前不就行嗎,在倉庫我們都做過好幾回了。] 蹲

在地上的黃毛説。

[ 以前是以前,現在不行,我都結婚了。] 李琳説道。

[ 屁,以前也是結婚了啊,琳兒,你一辭職,我們哥倆都想死你了,是不是

啊,老二。] 黃毛對着牆上畫的黃毛説。

[ 是啊,琳兒,就再給我們一次吧,我們保證,最後一次,行不行。] 在牆

上劃的黃毛走近李琳説。

[ 是啊,是啊,最後一次,琳兒。] 蹲在地上的黃毛也站起來説。

[ 好吧,在哪裏,什麼時間。警告你們,這真的是最後一次,別怪我翻臉。

] 李琳起伏着胸説道。

[ 今天晚上十點啊,老地方啊,超市倉庫啊,我倆還能去找開房地方。] 蹲

在地上的黃毛興奮的説着。

[ 不見不散啊。琳兒,等你喲。] 牆邊黃毛説道,兩黃毛開心的走出巷子。

李琳也走了出來。

楊軍的腦袋炸開了,什麼,李琳在和自己結婚期間,真的出軌了,就是和這

兩黃毛同學。楊軍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在超市倉庫,還做過很多次了。天啦,

難怪李琳經常説超市盤點,每次很晚回來,累得跟什麼一樣,楊軍認為超市盤點

貨品是很正常的事,想都沒想歪,還認為妻子真的是盤點累壞了。原來是偷情操

累壞了。為什麼啊,李琳,這是為什麼啊,難道僅僅是因為我不能滿足你,不能

帶給你高潮,還是你天生就是淫蕩啊。

楊軍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的家中。一把倒在牀上沒有起來。楊母以為兒

子工作累,也不叫他,到了晚飯,楊母叫兒子吃飯。兒子仍沒有想牀。不知道睡

了多久,楊軍忽的從牀上爬起來,看了看手機,十點一刻了,楊軍拉開門,顧不

得在客廳看電視的父母,奪門而去。

楊軍打了個車,十分鐘後就趕到了李琳婚前工作的超市。超市已經關門,楊

軍摸黑着繞到超市後面,倉庫裏還亮着燈,一絲燈光從若大的倉庫鐵門門縫裏照

出來,照在黑暗的夜色裏。楊軍小心的走過鐵門,躬着身子,朝射出燈光的門縫

裏望進去。

只見若大的倉庫裏,整齊的堆滿了商品紙箱,一排排整整齊齊,中間是塊較

大的容身過道,明亮的吊燈正在空過道上方,照在過道中間四個商品箱子擺成的

方塊上,箱子裏一定是耐壓的貨品,因為,擺成的箱子方塊上,三具赤裸的身體

已經激烈的交纏在一起了。在明晃晃的燈光下,顯得那麼的淫穢。看來,他們早

已開戰了多時了。

那個叫老二的黃毛。正舉着李琳分開的雙腿,屁股有力的李琳胯間抽動着。

兩人的性器官相當濕淋了,陰毛彎曲的粘貼在陰户上,李琳的穴口都泛着泡沫,

隨着老二黃毛的抽插,泡沫越來越多。另外個黃毛,單膝跪在李琳頭旁邊。李琳

正抓着他的雞巴,吸吮着,嘴角明顯還有滴白色的東西,那是精液吧。天啦,楊

軍覺得自己的腦袋充血暴滿,快失去氧氣了,那泡沫明顯是內射過的精液造成的,

而角的精液,難不成是那個黃毛內射後,李琳用嘴在清理他的雞巴。楊軍的下體

無恥的硬了,心都在泣血,天啦,以後在網上看到淫穢無比的情節,如今完完整

整,清清楚楚的出現在自己面前。而且都是最讓人興奮的情節,網絡上的淫穢字

眼一個接一個蹦出楊軍腦海。3P,內射,中出,顏射。天啦,楊軍直覺得天昏

地暗,以前李琳跟自己做愛雖挺主動,但從來沒有吸過他的雞巴,更沒有吃過他

的精液,卻跟毫不相干的人做着這些事。李琳啊李琳,這就是你所謂的盤點啊。

你太狠心了。

[ 哈哈,琳兒真的是太棒了,好緊啊,每次都這麼爽。] 黃毛們幸福的稱讚

[ 是啊,好緊,我不行,想射了。] 老二黃毛也忍不住了。

[ 啊,,快,快操我,快射進來,射進我的陰道。] 李琳放浪形駭起來,屁

股誇張的扭擺套弄。滑熘的雞巴快速的在肉洞內進進出出。豐滿又佈滿爪印的紅

潤乳房上下飛舞着。

[ 啊,射了。] 老二黃毛深深一插,精液股股的奔向李琳子宮。楊軍眼淚流

了下來,曾經的妻子,那屬於他的陰道,子宮。現在,讓其它不入流的男人無套

射入了。那射精的老二黃毛,拔出雞巴,躺在一邊,舒服的出着氣。明亮的燈光

照射在李琳淫亂不堪的雙腿間,陰唇無恥的充血張開着,白濁的精液緩緩的流出

合不攏的洞口。滴落到屁股溝,再到紙箱上。那樣的刺激楊軍的眼球。

一會兒後,李琳開始穿衣收拾,另個黃毛雞巴又硬了,拉着李琳還要再做一

次。李琳推開了他,説道。

[ 別太過份了,説了最後一次,該死的回去又要吃避孕藥了。]

黃毛只好不再糾纏。無恥的聳了聳肩,攤了攤手。楊軍擦拭了下眼角,迅速

的離開了倉庫。離開這個讓他自尊和尊嚴喪盡的地方。

楊軍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家,父母早睡下了,楊軍餓了一天肚子,肚子現

在餓得不行,楊軍跑到廚房,揭開高壓鍋,瘋狂的抓着早已冰涼的米飯,堵在自

己嘴裏,堵到最後堵不下了,楊軍嗚嗚的終於忍不住,哭了起來,洶湧的眼淚止

不住的掛滿他蒼白的臉上。楊軍無力的滑坐在廚房地板上。彰顯着一個男人的失

敗,心碎,無奈,心酸和無盡的痛苦。

楊母明顯感覺到了兒子最近的異常,幾天後,楊母在飯桌上關切的問楊軍發

生了什麼事,楊軍苦笑了一下,説沒事,就是最近有點累。別太擔心他。是啊,

這些事怎麼能開口跟母親説啊。楊軍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夾了點菜,吃着飯。

楊軍本沒打算再探問牛老鬼關於妻子李琳結婚後的些事,已經從兩黃毛那鐵

證的知道了李琳結婚後出軌了的事,楊軍覺得再探知也是舔堵。可上午開門市後

不久,意外的看到牛老鬼拖着板車站到了他店門口。正咧着大嘴,露出黑齒對着

楊軍笑呢。

楊軍整理下情緒,出門遞了根煙給牛老鬼,帶着他進到店內,搬了條凳子讓

他坐下,雖楊軍痛恨他,但待客之道還是不能少。

[ 嚯,軍娃兒,這些就是電腦啊,嘖嘖,好稀奇的東西。不錯啊。] 牛老鬼

摸着擺在柜子上的樣機,稀奇的摸了又摸。

[ 怎麼。你也對電腦感興趣?] 楊軍看着牛老鬼摸着電腦説。

[ 瞧你説的,我大字不識一個,怎麼會對電腦感興趣,是我家婆娘喜歡電腦,

我考慮着給她買一台呢,這東西貴不貴啊。] 牛老鬼問楊軍。

是啊,前妻李琳的確喜歡電腦,喜歡上網,看來牛老鬼對待老婆還是很用心

的。楊軍不免又有些傷感。李琳離婚時什麼東西也不要,那破房子裏除了牛老鬼

淘破爛淘到一台舊社會的黑白電視機,還真的缺一樣像樣的電器。

[ 不貴,不貴,這東西也看高低等級的,2000塊錢也能配一台,100

00塊錢也能配一台。] 楊軍告訴牛老鬼。

[ 真的,2000塊錢能配一台,行,行,改明兒我回去整理下錢後,你給

我配一台。] 牛老鬼高興極了,2000塊錢還真不貴。

楊軍看到牛老鬼居然還給自己做了單生意,心中不免有些感激起來,如果不

是敵對關係,單從朋友關係論,牛老鬼還是很實在的人,做生意要的就是朋友這

種幫襯照顧。楊軍又遞上根煙,心情有些好轉,跟牛老鬼話多起來。

[ 我保準給你配台好些的電腦,權當成本價給你。] 楊軍跟牛老鬼説着,但

話語中還是暴露了他對李琳的愛,僅成本價,路費都沒有賺出來,如果不是李琳,

單就牛老鬼來買,楊軍至少也得賺個一百塊錢吧。楊軍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明

明那麼恨李琳,卻依然處處為她着想。

[ 哎喲,軍娃子,你可真是義氣,謝謝你啦,我老婆肯定會開心死了。] 牛

老鬼拉住楊軍的手,感激的説着。

[ 哎,小意思啦,牛老鬼,上次你還沒説完你怎麼跟你妻子認識結婚的呢。

説説吧。] 楊軍鬼使神差的又轉到了上次沒完的話題。看來不止女人好奇心重,

男人也一樣。

[ 哦,呵呵,上次説到哪了,哦,對了,記起來了,説道她從外面打工回來

了。回來後就在縣城玩啊混啊,又碰到了到處撿破爛的我。我問她最近怎麼樣,

她説,相過幾次親了,可能年底能確定一個,可能會結婚,你知道啦,結婚後就

不能玩她了嘛,又隔了這麼多我才見到她,當晚就在我小屋裏搞上了。唉,嘖嘖,

成年後的她,水更多了,身材也更好了,簡直沒把我折騰死。按她的意思也有點

這個説法,趁沒結婚之前多玩,結婚後就沒這麼自由了。呵呵,真是個小騷貨。

] 牛老鬼回憶着,不時的摸着鬍鬚,感覺就是昨天發生的事。

[ 哦,挺開放的啊。] 楊軍附和起來。

[ 對,對,呃,你不知道那小騷貨多開放,有次在我那住了一個星期,白天

就是街上逛,上網,晚上就睡在我那裏,跟我操。還給我用嘴口交呢,哎喲,那

傢伙,真的美死了,讓我愛不釋手。直到她後來結婚] 牛老鬼繼續説着。

[ 後來呢,後來結婚後找過你沒。] 楊軍最想知道的就是結婚後。

[ 哈哈,那是肯定的,當然找過我,那小騷貨很迷戀我的雞巴呢,告訴你還

不相信,她的新婚洞房還是跟我過的呢,我還喝了她的喜酒。] 牛老鬼神秘的説

[ 什麼!!!洞房,喜酒。] 楊軍全身如電流擊過,震憾得半天吭不出聲,

等等,先理理頭緒,楊軍努力的思緒着三年前結婚時的情景。對,沒錯,記起來

了,席間的確出現了一個髒亂的人,坐在最外面一座,楊軍還跟父親講過,楊父

説是吃嘴的叫花子,難道那個人就是牛老鬼。還有,洞房,對,當晚李琳説嶽父

找她有事商量,沒有跟自己洞房,難道,難道跟牛老鬼睡在一起,自己的新婚初

夜,新郎在牀上苦等,新娘卻熘出去,跟這個老傢伙睡了。不,不可能,楊軍覺

得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全身麻痹,他努力的扶着櫃枱,才免於沒有當眾摔

倒在地。

[ 嘿嘿,也不是什麼光彩事,當時聽説她要結婚了嘛,我心裏捨不得,就威

脅了下她,説只要新婚洞房跟我在一起,以後就不跟她來往了,也滿足下多年未

娶親,洞房的遺憾,沒想到小騷貨爽快的答應了,還帶我去吃了喜酒,晚上找了

個藉口熘了出來,跟我在小破屋裏洞房。你不知道,我有多興奮,真的跟自己新

婚一樣,當我脱掉她大紅喜慶的衣服時,我激動得好硬,操了她一遍又一遍。啊,

真的好爽快。好在沒想到,如今真的跟她結婚了。] 牛老鬼自顧自的説着,完全

不管楊軍神情的變換。

楊軍如同被閃電噼了一次又一次,牛老鬼的話,字字戳在他心間,心臟血淋

淋的流着血,那種痛徹心誹的痛,讓楊軍一度一度緩不過氣來。楊軍恨不得爬起

來,搬起一台電腦,砸在牛老鬼神採飛揚的説話嘴臉上。可怎麼也邁不開步子,

站不起來。楊軍想起當晚凌晨李琳回到牀上後,下面濕得一塌煳塗的情景,還有

那不見的大紅裏衣,楊軍一度以為那是他刺激李琳帶來的愛情淫水,萬萬沒有想

到,是夾着別人的精液回來的,楊軍還以為插入濕潤不堪的陰道時,是妻子李琳

的幸福分泌,不曾想自己插入的是流着別人精液的陰道。而且還是這樣一個醜陋

的老頭。楊軍心撕裂了。李琳啊李琳,你真的是智商低還是想事不過大腦啊,一

百塊錢就賣掉了處女,輕易的相信陪別人最後一次,就不會再纏着你了,你的處

事風格太讓我害怕心寒了。你是太善良還是太傻,太單純。前幾天那兩個黃毛也

是説最後一次,你覺得他們説話能算話嗎?李琳啊,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 牛老鬼,你真牛逼啊,那你們以後還有沒有做更出格,更刺激的事。比如

在外面啊,什麼之類的。] 楊軍強忍着怒火,迫切的想知道他最接近一次發現李

琳不對勁的答案,就是那個夏天的西瓜皮事件,如果那次也是他想像的那樣,那

所有的答案都清楚了。

[ 呵呵,沒想到你軍娃子對別人的夫妻事挺感興趣啊。] 牛老鬼奸滑的望着

楊軍,打趣起來。

[ 年輕人嘛,對這些事還是有興趣的。] 楊軍以幾乎崩潰的精神支柱着,套

[ 那肯定有過,我現在都還想試呢,那簡直太爽了。她高中時候就有過,那

時我拉着板車,黑燈瞎火的街上,她找我要錢,我們在黑唿唿的巷子裏就操過。

在外面操真的很興奮。又怕別人發現,又緊張刺激,不過,最爽的要算白天在外

面操了。我記得那是她結婚後的一個夏天,我在拆遷地撿爛鋼筋,天氣太熱了,

東西又重,我實在受不了了,就打電話給她,讓她給我帶點解渴的東西來,那時

她在上班,我本沒抱多大希望,沒想到,她抱着個大西瓜真的來了。穿着短短的

小熱褲,屁股圓熘熘的,大腿雪白雪白的,當時我就衝動的硬了。把她壓在地板

上操了起來,當時好怕有人經過啊,大白天的,好在一直沒來人,我把她壓在地

上,後來又壓在牆上,射了二次,你不知道好刺激,小騷貨也興奮得操得哇哇浪

叫,雞巴都讓她夾疼了。後來完事後都渴得不行,吃了那個大西瓜,小騷貨內褲

都弄髒了,只好沒穿,只穿着熱褲回去上的班。] 牛老鬼津津有味的回憶起當時

果然答案是楊軍想的那樣,楊軍最後知道答案後,居然輕鬆了,李琳還騙自

己説是嶽父在工地做事,沒想到是請假出來打野戰來了,可是那天晚上,自己明

明檢查了她換衣的衣物,有內褲啊,難道,她從超市買了條內褲穿了回來的,難

怪楊軍感覺那條內褲那麼新那麼乾淨。這個淫亂的賤人,楊軍心裏再沒有愧疚了,

這個淫亂的賤人,不僅背着自己,跟多人發生了關係,還編着謊話騙自己,不可

原諒,楊軍拳頭擰緊了。

[ 喲,你來客人了,你先忙,別忘了給我裝台電腦,我把錢準備好。] 牛老

鬼看有人進到楊軍店內看電腦,便起身要離開。

[ 等下,把這些紙箱帶走吧。] 楊軍擰出一捆早已捆好的電腦紙箱。交給牛

老鬼,牛老鬼接過紙捆,放到板車上,拉着板車走了。

回到家的後的楊軍,躺在牀上,仔細的又回想了下白天牛老鬼在店裏説的話,

覺得疑點很多。

第一,如果那個酒宴上的人,是牛老鬼,那他應該知道結婚那天的新郎是我

楊軍。為什麼還要跟我説李琳的事,毫不闢諱的説給楊軍聽。他完全可以選擇不

説的。如果他是當天在酒宴上才知道新郎是我。換做楊軍自己嫖了別人妻子,絕

不敢當面跟別人説怎麼怎麼操他妻子的。

第二,既然已經知道李琳的老公是我楊軍後,為什麼還敢跟李琳洞房,還敢

多次打電話給李琳,跟她發生關係。他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僅僅是嫖人妻子。

難道沒有良心過意不去?還是他本性難移,本來就是個吊兒啷噹的下三濫。如果

是這樣,他的作為也無可厚非。楊軍的直覺告訴自己,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楊軍

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本來楊軍覺得完全可以跟牛老鬼翻臉了,但考慮到事有蹊

蹺,楊軍決定先不動聲色。慢慢查探。

牛老鬼要的電腦楊軍早早就調試好了,裝好了系統,只等牛老鬼來付款。二

天后,牛老鬼揣着一大摞零散鈔票,來到了楊軍店裏。

[ 軍娃子,你點點,二千塊。] 牛老鬼把鈔票遞給楊軍。楊軍接過來,粗略

的點了一下。

[ 沒錯,諾,這是主機,這是顯示屏,這是鍵盤鼠標攝像頭小音箱。] 楊軍

一一把貨品給牛老鬼過目。

[ 呃,行,好,好,軍娃子,你給我回家去安好唄,我又不懂。] 牛老鬼乞

望着楊軍。

[ 好,走吧。] 楊軍看了看點,李琳現在是工作點上,沒有在家,楊軍便和

牛老鬼一起搬起電腦,回去廢品站。

到破屋後,楊軍安裝好電腦在小牀牀頭櫃邊,又開了機,看到屏幕上有灰塵,

楊軍隨手拿起一塊抹布抹了灰塵,剛要丟下抹布時,楊軍赫然發現,抹布好眼熟

啊,楊軍仔細一看,居然是他結婚時跟李琳一起買的喜慶裏衣。原來在這裏,難

怪那夜楊軍説李琳怎麼沒穿裏衣,李琳還説脱嶽父家裏了。沒想到是脱在情人家

裏。楊軍的心又被扯裂了一下,憤怒的把裏衣抹布丟在地上。

[ 哎喲,好明亮,好清晰啊。謝謝你啦軍娃子,來抽煙。] 牛老鬼摸着顯示

屏,開心的説道,並給楊軍發起煙。

[ 不客氣,現在還不能上網,如果你要上網,你要到電信局拉一根寬帶過來。

] 楊軍告訴牛老鬼。

[ 哦,要多少錢啊,可是我不懂啊。] 牛老鬼説。

[ 不用多少錢,沒關係,你老婆懂。] 楊軍憤憤的説道。

[ 好了,沒事了,我回門面去了,電腦有什麼問題打我電話。] 楊軍把電話

號碼留給牛老鬼。

[ 辛苦你了,軍娃子,再坐會兒嘛。] 牛老鬼熱情的挽留。

[ 不了,走了。] 楊軍朝後揮着手,走出了破屋。

楊軍最近一直籌劃着報復報仇的事,對於傷害過他的人,他一定不會放過。

幾天後的深夜裏,摸清了那兩個黃毛生活規律的楊軍,提着一根粗大的木棒,掩

藏在超市倉庫附近,兩個黃毛鎖了倉庫的門,在黑暗的街道上説笑着在哪上網打

遊戲,楊軍提着木棒,對着猝不及防的兩人頭上一陣猛敲,兩人立即頭破血流,

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根別説反抗了,抱着流血的頭,連滾帶爬逃命要緊了。楊

軍也沒有追出。受到教訓就算了,事情鬧大了自己也不好過。

楊軍也一直想對牛老鬼下手,苦於事情還有蹊蹺,遲遲未動,幾天後晚上,

接到牛老鬼電話,説電腦出毛病了,上不了網,讓楊軍過去瞧瞧,楊軍還從電話

裏聽到了李琳問牛老鬼的聲音[ 軍娃子是誰啊。什麼時候修好電腦啊。真煩人,

今晚來不來修啊,那部天天追的電視劇今天是大結局啊。] 楊軍都聽在耳朵裏,

但是不能去修,李琳在家,過去修多尷尬啊,楊軍只好告訴牛老鬼,明天上午去

給他弄好。

第二天,楊軍掐算着李琳應該已經上班了,便帶着工具到了小破屋。給牛老

鬼檢查起電腦,牛老鬼告訴楊軍,玩着玩着不知道點到了什麼,突然出現好多東

西,關都關不掉,後來怎麼也上不了網了。楊軍粗略的看了一下,就知道是中病

毒或木馬之類了,説,不要緊,裝個系統就行了。牛老鬼聽了,這才放下心,連

説謝謝之類,末了,跟楊軍説。

[ 太謝謝你了軍娃子,我老婆吵了我一個晚上,説我把電腦弄壞了。你可是

幫我大忙了,你先弄着,我去給你買包好煙來。] 牛老鬼客氣的説着便出了小木

屋,楊軍便在電腦上搜索起來,看有沒有資料要備份,她也知道李琳經常把一些

重要資料放在系統盤下,準備裝系統,果然,系統盤下,全是李琳用攝像頭拍的

照片,圖片有很多,還有好幾個視頻和文件夾,楊軍粗略拉了下下拉滑動條,後

面居然還有很黃很色情的照片,楊軍顫抖着手點大預覽圖,正是李琳身體的部位,

沒穿衣服。楊軍心情很激動,像做賊一樣,又快速快進幾張,尺度越來越大,有

性愛的,有特寫的。楊軍下意識的望了下門外,快速的把資料夾全部拷進帶來的

U盤,足足有3,4G的容量。楊軍又在其它盤瀏覽了下,除了幾部電影,電視,

還有幾個化妝品文檔,沒有其它的了,幾乎都是空盤。楊軍把那個文件夾刪了。

便開始做系統。

牛老鬼沒多久便買了兩包好煙回來,遞給楊軍一包,又解開另一包,發了一

支給楊軍。

[ 怎麼樣,軍娃子,好了嗎?] 牛老鬼自己點燃根煙問。

[ 很快就好了。] 楊軍也點燃煙,等着系統自己安裝。不一會兒,系統就裝

完了,楊軍問牛老鬼找到電信的開户單據,填好帳號密碼,拔通網絡。

[ 好了,搞定了。] 楊軍把上網畫面給牛老鬼看。

[ 啊呀,太謝謝了。有文化就是好。真厲害。] 牛老鬼恭維的説着。

[ 對了,回來記得跟你老婆講,以後千萬別把「特別」重要資料放在電腦裏,

買個U盤放着。不然那些資料會泄露出去,傳到網上。以後也千萬別叫別人來弄

電腦。叫我來。] 楊軍叮囑着牛老鬼。強調着特別兩個字,希望轉達李琳後能聽

明白。楊軍太擔心李琳這個電腦白痴了,要是別人用木馬黑進她的電腦,或者其

它人來修電腦。她的這些豔照就會傳播到網上去。再怎麼説,楊軍也不希望自己

曾經的妻子的豔照,在各大黃色網站頭條出現。豔名遠播。也慶幸木馬只是把網

絡弄攤了,豔照可能還沒有泄露出去。

[ 記住了,哎,軍娃子,多少錢,我給錢。] 牛老鬼客氣的説道。

[ 哎,把我當什麼人吶。舉手之勞。太見外了。可千萬要記住我説的啊,資

料放好。聽見沒,我門面還有事,先走了。] 楊軍説着,拿起工具包,走出破屋。

[ 記住了,記住了,哎,把煙拿上。] 牛老鬼見給楊軍的那包好煙,還放在

牀上,便拿起來,追出門,塞到楊軍口袋裏。

楊軍幾乎是小跑着回到的門面,一到門面,楊軍把工具袋一扔,一屁股坐到

電腦上,插上U盤,瀏覽起來。

妻子的视频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