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 成人】異世界的片斷女畜學園1-9

異世界的片斷:女畜學園

字數:20517字

txt包:(23.69kb)(23.69kb)

下載次數:335

一百多年前發展起來的蜕生術,雖然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大大延長人類的壽命──現在人類的平均壽命是119。3歲,比兩個世紀前只增長了不到一倍──卻推遲了衰老的到來,只要你願意,7、80歲時還能有30歲時的身體,甚至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月前保持着相當於按生理年齡算45歲左右的中年人的狀態。也就是説,人類可以充分工作,娛樂的時間猛增了好幾倍,這對社會發展產生了難以估量的影響……

──《生命技術與社會進步》(2180年版)

……相應的,兒童的成熟期也可以被推遲,一般可以推遲7-15年。現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國家通常都規定實際年齡超過25歲且生理年齡超過15歲者可算進入成年。顯然,這使得青少年能夠有充足的時間來為跨入成人社會作準備。

──同上書

詠薇從自己的座位上環視整個教室,45位同學都以到齊,大家三三兩兩地交流着過去一周裏度假的情形。然而,空氣中卻隱約有一種和這個輕鬆話題不相稱的緊張不安的氣氛。

這也難怪啊,因為今晚要決定你在以後的若干年中,還是不是一個「人」。

三個月前,經過層層篩選,詠薇進入了藍寶石綜合社會進修學校帕爾斯二級分校──不過人們不喜歡這個羅嗦名字,通常都稱之為──「女畜學園」,成為該學園45個2186年次新學員中的一個。

不過,與人們一般的印象不同,這所學校培養的並不僅僅是女性志願畜化者──也就是一般稱唿的「女畜」。事實上,三分之一的學員畢業後將成為女畜飼育員。

在第一階段的學習中,所有的學員在一起學習必要的基礎知識──畜化學的基本理論和發展歷史,禮儀規範,護理學,營養學,心理學,等等。然後根據學員們的表現來決定哪些人可以擔任飼育員,哪些只能成為女畜,一經決定,大家便需以不同的新身份來完成餘下的學業,並在畢業後從事相應的職業──直到你打算改行為止。

而今晚,學校就要宣佈女畜和飼育員的名單,就是因為這個緣故,學校才特意放了一周的假,讓大家抓緊時間過一段普通人的生活,畢竟每個人都有三分之二的可能,在未來的好幾個月裏以雌性動物的身份生活,不但終日不着寸縷,沒有自由支配的時間,連自慰和排泄都須在她人的管制下進行……

「你,在想待會兒宣佈名單的事吧?」一個温柔親切的聲音打斷了詠薇的沉思,原來是同學美希子,一位豐腴而優雅的少婦。她是由自己的丈夫送進學校來的,為了老公和繼子,美希子決心成為一頭完美的女畜。

「還真有一點呢……」詠薇微笑着答道。與美希子不同,詠薇還不大確定自己希望成為女畜還是飼育員。她是一個富於知性美的美人,性格雖然還稱不上高傲,至少也是相當矜持的。一年多以前,她還是一家在整個東亞聯邦都數的上的大型刊物中的編輯,雖然資歷不深,卻被公認為是很有潛力的後起之秀。可不知怎麼的,她突然對自己的事業失去了興趣,厭倦與使疲憊感她的工作效率直線下降。

「你的人生經歷太單調正統了,也許你該體驗一下與過去的日子截然不同的生活,反正人生還長,幹事業,也不急在這幾年」相熟的同事和朋友都這樣勸她。考慮再三之後,詠薇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又經過一番探詢和嘗試之後,她終於來到小鎮帕爾斯,進入了這所女畜學園。

過去三個月的學習使她對未來的日子產生了熱切的期望,然而究竟成為哪一種好呢,以後的幾個月乃至幾年中,是當一個温柔而嚴格的飼育員還是作為一頭無助的雌性動物接受種種訓練與調教,詠薇覺得兩者都不錯,不過作飼育員似乎不夠刺激,而想像一下自己讓現在的同學逗弄私處或摁在膝上打屁股的情形又讓她有些不甘……

詠薇與美希子正要繼續交談,忽然整個教室都安靜下來。同學們的目光集中到了新進門者的身上──那是一位維多利亞風格的美人,身着端莊的長連衣裙,慄色的頭髮梳得一絲不亂,嘴角掛着鎮定,自信的微笑。

「你們好,姑娘們,歡迎你們回到學校。」

「您好,琳達校長」

小楓的目光跟隨着琳達校長走到右手的講台前,心頭不由得一陣悸動。雖然她是班中最年輕的姑娘之一,但良好的發育使她的身材凹凸有致,豐滿迷人。

「你就是所謂的肉彈身材呀,這可是最適合作女畜的身材喲」同學們常常這樣對她開玩笑。更重要的是,小楓是個不愛讀書的女孩子。先進的基因改良技術和胎教法雖能讓孩子容顏美麗,頭腦聰明,卻似乎不能改善人的性格。天性散漫的小楓對課堂上的學習總提不起精神來,在前一階段的學習中,可算是學園裏最不用功,成績最差的姑娘了,看來是不太可能被付以飼育員的重任。

「幾分鐘之後,我就會從人變成一頭一絲不掛的雌獸了吧。」小楓盯着琳達手中的文件夾,思忖着…………

「姑娘們,我知道你們都熱盼着能快些知道學園的決定,不過在宣佈名單之前,我還是要提醒一下,首先,你們中有15人將成為飼育員,這意味着更大的責任,更多的學習,更重的考驗,那些可憐而無助的女畜要依靠你們指導、幫助和憐愛。此外,從此以後,我們所有的教師都將對你們以女士相稱。

其餘的30位姑娘,你們的生命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你們要做到最大限度的馴順和服從,因為學園是經過最慎重的考量之後才把你們選為女畜的,也就是説,你們是生來就適合作女畜的,你們的內心深處渴望着被飼養,被管制,被愛撫,渴望着可依賴的主人。假如你們暫時還沒意識到這一點,未來日子裏的訓練會讓你們明了自己的本性。

ok,你們應該還記得我們在放假前講過的程序,一旦被確定身份,飼育員坐在原位不動,女畜則脱去所有衣物,迭好放在桌上,然後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保持安靜。有什麼問題麼?「

「沒有,琳達女士」

「那麼我開始宣讀名單了:薇拉,女畜;柳萍,女畜;蘇珊,飼育員……」

小楓有些昏沉地聽着琳達宣讀名單,奇怪,不知琳達是按什麼順序讀的,跳來調去,不知什麼時候會輪到自己呢……

忽然,一個名字吸引了小楓的注意力「王玉鳳,女畜!」是剛好坐在自己身邊的玉鳳,小楓不由得把頭轉向左邊:曾為教師的玉鳳,一個沉靜,有古典美的女孩──

「唉,我呀,算是如錯了行,現在願意組成家庭,撫育孩子的人太少了,小學生一年比一年少,我花了十多年學習教育學,可畢業之後,卻找不到什麼像樣工作,無所事事,所以只好到這裏來了」她曾在閒聊時這樣對小楓説,話雖如此,她身上卻依然可以感到一股為人師表的穩重感……

玉鳳也注意到了小楓的目光,她有些勉強地笑了笑,開始伸手去解襯衫最上面的那顆扣子。襯衫、胸圍、便裙、鞋襪、底褲一件件的被脱下、迭齊、放好。大塊象牙色的肌膚裸露在空氣中。

「她的身材還真好呢,以前怎麼沒有注意到?」小楓看得有些發呆了。玉鳳似乎事先做過演習,每一個動作都非常沉着穩定,唯有忽白忽紅的臉頰和微微顫抖的無名指與小指泄漏了她心中的緊張不安。終於,她取下了頭上的發卡,馬尾辮打開披散到迷人的玉肩上,現在是完全的赤裸了。最後是所謂「端坐」,就是説上身挺直,不靠椅背,雙手放到背後,左手抓住右肘,右手抓住左肘,雙腿打開至椅面的邊緣,兩條小腿分別貼住椅子前腿。

玉鳳的臉頰再次變成赤紅,而且全身的肌膚也開始變成粉紅色,由於雙臂背在背後,乳房格外堅挺,嫣紅的蓓蕾似乎也開始挺立。小楓把目光轉到兩腿之間:仔細修剪過的烏油油的恥毛有微弱的水光,唿吸聲也逐漸變粗。「看來她真的有女畜的天分,現在就已經開始興奮了呢。」

「蔡小楓!」「嗯!?」「飼育員!」

「什麼,飼育員?沒有搞錯嗎?」小楓吃驚的回過頭來。這時,琳達已念完了最後幾個名字,正在靜待所有的女畜「端坐」。

小楓環視整個教室,飛快地數了一下,除了自己以外,衣飾整齊的一共是14個。「這樣説來,我算是飼育員了羅。」確定這一點之後,小楓再次打量教室裏的情形:絕大部分女畜都已光熘熘了,赤裸的成熟女人間雜地坐在穿戴得體的女士之間,給人以一種詭異的不真實感。除此之外,往日熟悉的同學在改變身份之後看起來都陌生了許多。

「好,現在所有的女畜按照剛才叫到名字的順序依次到前面來,確認你們的身份。」

女畜們聽話的逐個走到講台前,按照已實行多年的慣例,先是跪下,叩首,嘴裏高聲説道:「女畜xx請求諸位女士的指教和憐憫。」然後,走到黑板前,面向教室,雙手抱頭,立正。

飼育員們不知不覺地聚集到教室的前半段,好就近觀察她們將要訓練女畜。不知是誰打破了沉默:「mygod,我原來沒有注意到,她的屁股那麼大呀。」於是大家都從最初的緊張中放鬆下來。

「她的皮膚就是那種鞭打之後印痕會很快消去的類型吧。」

「你們看她開始哭了,哭得那麼傷心。」

「喲,她上面下面都濕了。」

「她的恥毛好長呀,得先給她修剪一下」

終於,最後一個女畜都完成了她的告白。後勤主管老袁出場了。

「女士們,祝賀你們。這是你們新的房間鑰匙。你們的行李都已送到各自的房間裏去了。」大家都發出一陣歡唿。按習慣,女畜們搬入畜舍之後,原來三人一套的單元將供一人使用,因此在放假前,所有人都整理好個人物品,送入庫房,好讓老袁他們把單元改造成包括卧室,書房,大浴室,訓練室,囚籠的新格局,當然,那些女畜的私人物品要到離開學園時才會還給她們。

「好了,好了,女士們,別忘了你們的責任,我們現在要把女畜送去清洗,然後要把她們送回畜舍休息,明天還有嚴格的訓練呢。」琳達指示道。

小楓隨着其他飼育員走上前去,像管理羊羣的牧羊犬般,把女畜們排成一排。現在,女畜們大都淚眼模煳,披頭散髮,私處濡濕,有幾個剛才還失禁了,因而更加顯得陌生了。忽然,小楓突然意識到,面前這個正被自己拍打着屁股趕到隊列中去的梨花帶雨的肉體,就是剛才還好好地坐在自己身邊的王玉鳳,她已經進入了茫然失神的狀態,被淚水模煳了的秀目絲毫沒有認出身邊的小楓,只是抱着頭,機械地在小楓的引導下,乖乖地走到自己的位置。

看到這裏,小楓不由得生出一股憐愛而想加以保護的柔情。她抬頭看着這一長串瑟縮的乳房,大腿,小腹和豐臀,喃喃道:「ok,既然要我做個飼育員,我會努力把你們這些同學培育成完美的女畜。」「啪」她在面前一個女畜豐滿渾圓的臀部上清脆的拍了一下:「來吧,寶貝。」

操場邊的路燈照射着跑道上一長列小跑着的赤裸女人,她們一個個雙手抱在腦後,挺胸收腹,結實的乳房和豐腴的臀部隨着跑步的節奏跳躍擺動,雪白肉體上的細小汗珠折射出熒藍色的燈光,渲染着誘人的喘息聲。這是女畜學園2186年次的新挑選出來的雌獸。正被驅趕着奔向浴室,去接受清洗。

詠薇的眼睛緊盯着前面的那頭女畜,盯着秀髮之下、兩塊纖細的肩胛骨之間的部分,努力控制自己的唿吸和步伐,保持住在隊列中的位置。她的幾乎全部精力都集中在這上面,無法分出足夠的精神去做連續、有條理的思考。

雖然對於被選為女畜早有心理準備,但當聽到自己被宣佈為女畜的時候,詠薇依然像是受到重擊一般陷入恍忽和昏亂中。她像傻瓜似的半張着嘴呆坐了好一會兒,才在鄰座善意的提醒下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開始機械地脱去衣褲。

椅面給予赤裸的臀部的粗糙觸感,使她感到一陣強烈的委,屈鼻子也有些發酸。然而詠薇雖然外表温柔可人,個性卻相當堅強,沒有像大多數的女畜那樣失去控制,發出啜泣和嗚咽。接下來的女畜告白和整隊,詠薇也努力堅持下來──儘管她動作僵硬,皮膚燥熱得像火燒,四肢如灌了鉛一般沉重。

現在,温柔的夜風吹過她赤裸的胯下,使她感到些微涼意。難道不知不覺間失禁了嗎?還是因為興奮而產生的愛液呢?詠薇混亂的頭腦裏,理不出個頭緒來,只是徒然地讓羞恥感把自己雪白的肌膚再次染成玫瑰色…………

女畜的裸奔終於停止了,30頭雌獸被趕過操場,來到了另一頭的大型平房前。剛才消失了的飼育員們也再次出現,她們都已聆聽過琳達校長的指示,穿好了淺灰色的防水工作服,準備進行她們頭一次「處理」女畜的工作。

所有的女畜被排成一排,接受分類檢查:頭髮過長的要剪到適當的長度,留着恥毛或腋毛的要去「清理」。詠薇探頭看着隊列頂端的檢查員,一個有北歐血統的金髮美人,阿格內斯。

「唔,我們有點兒像剛進集中營的,被納粹看守分類的猶太人」,正這樣胡思亂想着,冷不丁屁股上挨了重重的一巴掌,「嗨,不要發傻,回到你的隊伍裏去!」

萬幸的是,等輪到詠薇的時候,阿格內斯放過了她那頭披肩的秀髮,只要求除去陰毛。

「過來吧,寶貝。」一個飼育員把一條金屬狗鏈鬆鬆地套在詠薇的玉頸上,温柔而堅定地摁下她的肩膀。

「犬行!跟我來。」

詠薇雙手着地,撅起屁股走了好幾步,才認出牽着自己的原來是埃麗,雖然長着張可愛的娃娃臉,同學們私下裏都認定她是學園裏最輕浮,最虛榮,最刻薄的姑娘之一,而且據説還是個狂熱的同性戀者。可説也奇怪,現在詠薇抬起頭仰望穿着全套飼育員工作服的埃麗,倒有一種敬畏,可依賴的感覺。

詠薇就這樣被牽進進左手一間鋪着瓷磚的房間,埃麗命令她仰面朝天地躺在瓷磚地板,抬起她的雙腿,將左腳踝與左手腕,右腳踝與右腕銬在一起,再將兩副手銬與頸上的狗鏈拴在在地板上排成一排的三個小圓環上。這樣,詠薇就變成了雙手雙腳靠在耳邊,屁股溝正對着天花板的可笑模樣。

「你的毛髮還真密呢,喲,連屁股這裏也有啊。」埃麗蹲下身把玩着詠薇烏黑油亮的恥毛。

「放心吧,我們不用剃刀,不會傷到你嬌嫩的皮膚的。」説着,她變戲法似的取出一大管藥膏,從尾椎骨開始直到臍下,仔細地塗抹起來。

「這藥膏生效很快,再過5分鐘,只要輕輕一捋,你的毛毛就會掉下來,嘻嘻,一點都不痛呢。」

涼颼颼的藥膏觸到詠薇火熱的菊門和陰唇,令她小腹一陣抽搐,幾乎發出呻吟聲來。正在緊咬着嘴唇掩飾失態,隔着自己的小腿又聽到埃麗的説話聲「嗯,還有5分鐘,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乾等着,來給你清理一下存貨吧。」説着,埃麗便拖過一台快速浣腸機,在噴嘴處塗上一些潤滑油後,噗的一下插入詠薇的體內。

説真的,雖然埃麗插得很急,但經過特殊設計,用軟性材料製造的噴嘴並沒有造成什麼痛苦,所用的浣腸液也是一般的產品,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加料」。然而詠薇的身體卻隨着異物侵入直腸而繃得緊緊的。「這孩子太緊張了,埃麗,你讓她稍微放鬆一下」一位巡視的教師發現後,馬上作出指示。

「明白。」埃麗馬上着手讓詠薇「放鬆」。她把大捧的香脂淋在詠薇呈完美的半球形的菽乳上,熟練地開始愛撫起來:先在乳根處畫圈,然後逐漸向乳頭逼進,還不時的用指肚若有若無地磨蹭者乳頭與乳暈的交界處。當乳頭完全挺立起來之後,埃麗又把左手伸到詠薇無遮掩的私處,輕輕剝開陰蒂的包皮,用中指關節如扣門一般有節奏地扣擊起那顆小紅豆來。

「呃啊……」在女同性戀者熟練的愛撫下,詠薇終於不受自己意志控制地發出呻吟,身體也逐漸放鬆。電腦控制的浣腸機順利地將浣腸液灌入詠薇體內,用超聲波使其起泡,激蕩,充分洗濯了直腸內壁之後,再將污物抽出。

隨着這個過程的循環往復,抽出的液體逐漸變得清澈透明,詠薇的身體也開始適應那種鼓脹-空虛-鼓脹-空虛……的節奏,乳房與下體的快感也逐漸累積,乳白色的愛液溢到了陰道口,在兩片赤紅的陰唇間劃出一道淫靡的白線。然而,埃麗始終控制着節奏,巧妙地讓詠薇徘徊在爆發的邊緣……

「ok!洗乾淨了!」埃麗突然結束愛撫,拔去了噴嘴。詠薇不自覺地發出了抗議的嬌嗔聲。「小傻瓜,這可由不得你呢。」埃麗嘲笑着拍了拍她的陰埠「現在該拔毛咯。」

脱毛藥膏果然很有效,埃麗只用手掌輕輕一撫,油亮蜷曲的恥毛便隨之而脱落,「在重新誘導毛髮生長之前,你的下面會一直這樣光熘熘的,連毛茬都不會留下,是不是覺得很清涼呢?」説得詠薇把羞紅了的臉別過去,不敢搭腔。

「接下來是放尿,然後就可以讓你舒舒服服地洗熱水澡了。」抹去最後一根恥毛後,埃麗再次下達命令。

「就在這裏嗎?」

「是的」

「會流到身上呀」

「馬上就給你洗澡了嘛!」

「…………可是,現在尿不出來啊。」剛才的浣腸是由機器操縱的,也還罷了,現在要詠薇在埃麗面前像幼兒一樣隨意撒尿,使她產生強烈的抗拒感。

「怎麼會呢?從宣佈女畜名單到現在,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不會沒有存貨吧?」埃麗不以為然地按了按詠薇的小腹,「到明天早上之前,這是你最後一次放鬆的機會了,如果在待會洗澡的時候或者睡覺的時候失禁,會把你打得屁滾尿流的──來吧,不要耍小孩子脾氣了!」説着,埃麗用左手小指輕輕搔弄着詠薇的尿道口「噓…………」

「尿不出嘛!」詠薇扭動着屁股拼命抗拒着。

「你這隻小笨蛋,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了嗎?!」埃麗不耐煩了,上前用右膝蓋壓住詠薇的左腿彎,輕易地制止住了她的掙扎。「讓我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尿不出了。」埃麗反手一巴掌,纖細的掌緣啪的一下抽在了詠薇的會陰上。剛才的愛撫所造成的充血還沒有退去,令她下體的觸覺格外敏鋭。羞恥,疼痛和無助感最終讓詠薇失去了控制,淡黃色的尿液開始噴湧而出,順着股溝和小腹的曲線向兩邊流去,在臍窩積聚、滿溢,最後沿着腰肢流到身下,浸潤了詠薇的背嵴和秀髮。

在尿液湧出的一瞬間,詠薇終於放縱的哭出聲來,滾燙的淚水從面頰留下,傾瀉着她的傷心,羞恥與委屈。

「好了,好了。」埃麗也恢復了温柔的神情,一面輕拍着詠薇火熱、通紅且濕漉漉的下身,一面解開她固定在地板上的手銬和狗鏈。「用熱水好好衝一下,你就會覺得輕鬆多了。」

《女畜學園》的兩個主角是詠薇和小楓,我打算以她們兩人為觀察點,輪流從女畜和飼育員的視角來介紹女畜學園裏的教學生活。

「124,125,126……,啊呀,又錯了!」小楓靠在椅背上,饒有興致地看着眼前的報數遊戲。這個遊戲很古老,幾個世紀以前就有人玩了,玩家從1開始,輪流報數,遇到含7或是7的倍數的數字就跳過去。這當然是一個非常簡單的遊戲,可是如果是由10個圍成一圈,手腳着地,屁股撅向天空爬行着的裸體女子來玩,就有些意思了。

在女畜學園裏,被選為女畜並不代表她的學習就此結束。要當一頭合格的女畜,要學的東西有很多:以各種不同的女畜姿態走、跑、爬行、正坐乃至排泄;用敬語回主人和飼育員的話;用身體的各個部分取悦主人,等等等等。在小楓看來,飼育員的學習還比較輕鬆一些,因為她只要掌握相關的知識和技能就行了,而女畜必須把所受的訓練變成自己的本能,從骨子裏像一頭雌獸般行止,才算符合要求。

現在,小楓所看到的就是一堂「犬行」的儀態訓練課──她們這一屆飼育員的培訓課程才剛剛開始,所以訓練這些女畜的還是學園裏的教師,小楓以及其它十來個同學都是以輔助者和觀摩者的身份出現在教室裏,要大約一個月以後,她們才能親自上場操練她們的同學。

負責這堂課的教師,陳安,馬上給予失誤者預定的懲罰,寬身鞭在結實的臀部上留下觸目的紅印──平心而論,陳安打得並不重,幾乎沒有什麼實際的傷害,可是那頭女畜卻大聲發出帶着抽泣的悲鳴聲,從腿彎到腰部的粉色肌肉也輕微的顫抖着,引得旁觀的飼育員們發出一陣不屑的嗤笑聲。

懲罰之後,肉輪再次轉動,女畜們一頭接着一頭喘息着從剛才中斷的地方開始繼續報數。每一頭雌獸都緊盯着着前面同伴赤裸發紅,並且濡濕着的私處,艱難地調整自己的步伐,來跟上大家的節奏。

由於在這之前已經在鞭子的驅趕下進行過包括慢跑,遊泳和柔軟體操在內的大運動量的鍛煉(這是女畜每天的必修課,哪個主人願意面對一頭病懨懨的雌獸呢),這些可憐的傢伙都已經筋疲力盡了,現在又要保持艱難的姿勢:四肢着地,前後肢以鐵鏈相連使之相距不超過身長的一半,後腿儘量拉成平直而頭部抬起,以使視線保持水平。

這讓她們一個個都心跳加速,面部潮紅,四肢顫抖,氣喘籲籲;黃豆大的汗珠,從臀尖這個制高點,順着背嵴的凹槽、股溝、陰埠、小腹和大腿內側匯流而下,流經脖頸、腿彎、小臂和乳房,最後沿手足、下巴和乳頭滴到地上,匯成一小攤,一小攤的水跡。更加要命的是,中午以來,她們飲入大量的水(天氣炎熱嘛,總得講些畜道主義)卻不曾被準許小解,雖然汗液帶走了不少水分,但她們的膀胱還是被脹得滿滿的,大多數人的尿道括約肌都已到了崩潰的邊緣。

話雖如此,沒有一頭雌獸敢於在受訓的課堂上不經允許而排泄,只要想一想可能因此而受到的懲罰,就足以提供必要的意志力來對抗尿意,哪怕被陳安用寬身鞭抽打臀肉時也是如此。

不過依小楓來看,學園的教師們是存心挑選這種近乎極限的狀態來調教女畜的,這可以把要學的東西更深的刻入她們的靈魂中去,使之成為一種本能,以便在任何條件下都能保持一頭合格雌獸的教養。

「……唿,1999,唿,2000」終於報到了預定的數字。陳安放開鞭柄,讓它自然的掛在手腕上,用中指和大拇指輕輕地打了一個響指,女畜們雖然大多都已處於呆滯迷惘的狀態,也不由得對陳安作出一種類似於歡唿的神情──所幸這堂課由鞭子陳來執教,雖然已鞭術而聞名,陳卻是一個非常心軟的人,換一個人,大可用鞭子抽打她們的私處,讓她們失去控制,然後在晚上進籠子睡覺前,以「不知羞恥地隨地排泄」的罪名受嚴懲。

陳微微一笑,隨即轉身對小楓她們説到「尊敬的女士們,這堂課到此結束,謝謝你們的觀摩。現在能否請你們帶這些可憐的孩子們到外面清洗一下,好讓她們有一個合適的狀態來準備下一節課。」

飼育員們説笑着,互相推桑着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奔向那一堆迷人的肉體,去執行那個有趣的任務。「呵呵,和她們相比,遵守紀律可不是我們飼育員的強項」小楓這樣想着,加入到同學們的隊列中。

卸下縛着手足的鏈條,把女畜們胡亂趕成一排,然後領着她們來到離教師不遠的g區。那是一方不小的瓷磚地,一面樹着一堵用可移動的複合材料製成的牆,瓷磚地面向着牆的方向略有傾斜,牆與地面之間有一條排水溝,這是專門用來訓練女畜們按適當的儀態放尿的地方。

大部分的雌獸一進入瓷磚區便失去了控制,噴湧而出的尿液順着大腿和膝蓋流到地上,不過她們有足夠的存量,讓她們一邊尿着,一邊排隊爬到牆邊,以標準的動作整齊地抬起右腿,像小狗一樣把無色或黃色的水柱噴射到牆上。

這個時候,小楓她們已經開啓了一旁的供水系統,拿好了花灑和細毛刷。

「你看她們呀,屁股坐在自己的尿上哩。」

「嗯,你看她還打着尿顫呢。」

「嘻嘻,還一臉幸福的表情呢。」

「好了,別聊拉,你看她們都尿完了,該去給她們洗屁股了,不然下節課就趕不及了!」

詠薇膝、手着地,靜靜地趴在教室左側走廊的柚木地板上,剛才一個痛快的熱水淋浴洗去了一上午嚴厲調教帶來的汗水和疲倦,讓她感到一絲難得的舒暢與平靜。

不過,這個熟悉的教室還是帶給她一種難以描述的感受。自從成為女畜之後,詠薇便失去了進入這間教室的資格──事實上,女畜所有的行為都在處嚴格的控制之下,不得許可的話,便是連哭泣和排泄的自由也沒有──隔了許久之後(詠薇已經記不清天數了)再回到這裏,因為雙手禁止離地,她便只能以一種距地面不超過一米的全新視角來打量四周。

因為學生減少了三分之二,教室的佈局已作了調整,座位的間距大大增加了不提,每個人的桌子也變得複雜,增加了許多古怪的配件。由於角度的關係,詳細的情形詠薇看不真切,不過應該與今天把自己趕到這裏來的訓練內容有關吧──今天下午,詠薇原以為會繼續昨天的擴肛訓練,誰知學園裏的一位教員,雪莉女士,把詠薇和另外十四個同伴領到了這裏……

一陣喧譁的笑語和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打斷了詠薇的思緒。一羣興致勃勃的年輕女士湧進門來。看到教室對面一長列赤裸的肉體,她們的喧譁聲愈發響亮,

「嗨,你瞧,我的芳子在這裏呢!你抽到的是哪一個?」

「嘻嘻,寶貝兒,你的氣色很不錯,今天你會很開心的!」

那些可憐的裸女幾乎被這種興奮勁兒給嚇住了。這些女士──她們以前的同學,女飼育員們,從她們的視角看上去,是那麼高大而咄咄逼人,各種質地的鮮豔衣料隨着大幅度的動作發出細微的摩擦聲,另她們更加感到自己的赤裸,要不是連日來所受的嚴格訓練,好幾頭雌獸都幾乎要擺動身子,發出啜泣聲來。

詠薇也和大家一樣,惶恐地低下頭來。盯着眼前不安定的高跟鞋、搖曳的裙擺和褲管,詠薇幾乎已經想不起來穿着衣物的感受,不過這應該不是使她感到卑微的主要原因。與成為女畜的自己一樣,那些被選為飼育員的同學一定也受到了各種專門的訓練使得她們別具一種生殺予奪得氣勢。

「好了女士們,請注意你們的身份和紀律!」雪莉老師從黑板前大聲地提醒道。「你們應該已經確認了抽籤抽中的女畜。現在把她帶到你們各自的實驗台上。」

一隻白皙,纖長的手輕輕拉起連在詠薇頸上項圈的銀鏈。「小薇,好孩子,跟我過來。」順着深紫色的便褲往上望去,詠薇認出這是蕾,一個文靜,和善的高挑女孩。

印象中,她的耐心和善良總是大大緩和了她的(以女孩子來説)高大身材帶來的壓迫感。現在,這種特質變成了一種讓人信賴而感到安心的氣質。不管今天的訓練課目是什麼,由蕾來執行可説是非常幸運的──不過,詠薇自嘲地想着,對一頭雌獸來説,這不是她配操心的問題。

躺到「實驗台」──拋去各種詠薇搞不清楚用途的配件不談,基本上是一個由複合材料製成的,三肘寬,一人多長的平台,附帶水喉,小柜子,並刻有水槽──上之後,詠薇嗅着蕾身上發出的清淡、優雅的香水味,不由感到一陣無助和自卑。

以女畜的身份,詠薇當然不能再用她以前習用阿綺斯香水,實際上女畜沒有任何香水可用,只有在沐浴之後,才會被塗上一種保養皮膚,並使其更加敏感的香膏,不知有意還是無意,香膏裏添加的是一種氣味庸俗的香料,特別在出汗之後,更會使女畜們的身上發出一種肉慾的低賤氣息。

「女士們,今天實踐課的內容你們都已清楚,我就不多説了。但我還是要提醒你們,你們的任務不僅僅是刺激女畜的性器官,要讓她們從心底裏感到渴求和愉悦,要讓她們哀泣着懇求你們給予最大的獎賞……」

詠薇似懂非懂地聽着雪莉的講話,難道今天她們要拿自己做練習歡愉術的教具?天哪,這些天來的訓練始終讓她處於極為興奮的狀態,卻難得有解脱的機會。可是「哀泣着懇求」又是什麼意思?

「好了,寶貝,放輕鬆。今天你不用思考,放任你的身體去感受吧。」蕾温暖的手輕撫過詠薇的額頭,闔上她不安的眼睛。接着詠薇聽到櫃門開合的聲音,然後感到一團熾熱的,油脂似的東西抹在了她大大分開的兩腿間……

在詠薇神志清醒的最後時刻,她面朝下跪趴在實驗台上,雙臂緊綁在一起,再系在秀髮上;淚水和披散零亂的頭髮使她的視線模煳不清,口水和鼻涕讓她發不出清楚地聲音;結實的乳房下墊着一小塊特殊的細毯,絨頭摩擦菽乳的快感令人興奮莫名,卻遠不能達到極樂的頂峯,迫得她不停地挺起沾滿汗水的豐碩臀部,想用濡濕潮紅的私處去觸碰蕾的纖指。然而蕾卻只是面帶微笑地逗弄着她:左手輕鬆地摁住詠薇臻首,控制她運動的節奏,右手忽而撫摸一下她性感帶的邊緣,忽而飛快地抽打她起伏的肉臀,在雪白的屁股上留下淡淡的紅印……

在失去意識,徹底陷入痛苦和歡愉的地獄的一瞬間,詠薇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古怪的念頭:要是她的家人看到平日矜持的她大汗淋漓,淫液飛濺地扭動高聳肉臀的樣子,會做何感想啊?

异世界的片断女畜学园1-9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