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月 文學 網】為奴為夫為魔王(第二部)(13)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十三章

「兩位恩人,我家…有些簡陋,只有一間客房,恐怕只能委屈恩人和我睡一 間屋了。」那名叫蔚瑪的少女有些抱歉地對藍葵道。

「沒事沒事,我們有個落腳休息的地方已經很好了。」藍葵客氣道,給一旁 的阿易飛了個白眼,他也訕訕地向蔚瑪道了謝,然後就按照蔚瑪的指示走進那間 客房裏去了。

她剛剛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從蔚瑪的腦海裏,把被阿易襲擊的那段記憶給磨 消,給她找了件阿易的衣服穿上,然後才分別喚醒了她和阿易,給她編了個故事, 説她剛剛遇上了幾個劫道的匪徒,正是危急關頭,差點兒失身於惡人,幸好自己 和阿易路過,將她救了下來。

當時蔚瑪看着自己穿着別人的衣服,嘴角還破裂流血,便問藍葵説自己完全 不記得有這些事了,藍葵便煳弄説她驚嚇過度,失去部分記憶也是正常事。

這種模稜兩可的説辭根本不能讓蔚瑪信服,她開始警惕地看着藍葵和阿易, 藍葵無奈,只好從一旁那尚且雲裏霧裏的阿易懷中掏出了那枚烏金級騎士徽章。

各國的騎士徽章制式都是一樣的,只有徽章中心的旗幟標誌各有不同,騎士 這一羣體在廣大民眾心裏還是極受愛戴和信賴的,蔚瑪認出那塊徽章之後,立刻 就相信了藍葵所説的話,連忙對兩人千恩萬謝,尤其是對那個俊朗秀氣的少年騎 士謝個不停,似乎已經認定自己是被這位騎士大人所拯救的,弄得藍葵很不愉快, 但又不好發作。

當時藍葵出於歉意,就決定送這個小姑娘回家,問過一番後得知,她家就在 不遠處的青谷村,這次是來翠息郡城賣自家種的藥材的,一不注意回來得晚了, 就在路上碰到了阿易這個匪徒……

送蔚瑪到家之後,她的父母知道自己女兒虎口脱險,也對藍葵和阿易感恩戴 德,又見夜色已深,就請他們兩個留宿一晚,藍葵也沒推辭,帶着阿易住了下來。

剛剛蔚瑪在唇邊塗了些草藥,此時已經安穩睡去,藍葵蜷着雙腿坐在牀邊, 一點兒不像是要冥想的樣子。

她現在非常糾結,一顆心簡直纏成一張蛛網了!

阿易明顯已經漸漸控制不了自己心裏的欲望了,像剛才那樣的意外,以後一 定不會少見,甚至他今晚還會再次魔化,但她心裏很清楚,阿易會變成這樣,很 大程度上就是因為她。

「怎麼辦?要不要…要不要現在就…就去找他…和他……」藍葵苦着一張小 臉,在心裏反覆地問着自己,她幾乎可以肯定,只要她把自己給了阿易,一切就 會迎刃而解,那個傻小子的心志她見識過太多了,根本沒有那麼脆弱,只不過太 過渴望她,才會漸漸被魔性支配,失去理智暴起傷人。

然而……

她想到自己要三更半夜,主動送上門去,送到阿易的嘴邊,讓他把自己各種 ……還不如直接殺了她來得痛快,阿易和那些女人在牀上的點點滴滴她都曾看得 清清楚楚,一想到阿易也會用那些既無恥又淫亂的手段調弄她,在她耳邊説各種 下流話……

她那張女神鵰塑一般的面容瞬間又紅又燙,頭上像是要蒸起水汽似的,羞窘 得不知手往哪裏放才好,只能胡亂地抓扯着自己耳畔的長髮,糾結了半天,咬了 咬牙決定豁出去了,反正自己就這麼一個喜歡的男人,這種事只是遲早的問題, 然而邁出一步之後,又怯怯地縮回了牀上,覺得還是想想別的辦法吧,不一定非 得這麼早獻身的,明天不是還要去翠息郡城找高階牧師幫忙麼,還是緩緩吧……

藍葵就這樣揪着頭髮胡思亂想糾結來糾結去,怎麼也狠不下心來做決定,時 間卻悄然流過,轉眼已經過了子夜。

此時睡在客房裏的阿易卻是煎熬難過,他之前氣血湧動正要發泄,又被藍葵 突然打斷,雖然並不記得那回事,但現在還是渾身燥熱難耐,在野外還好,躺在 牀上之後下體更加脹得難受,他翻覆了一個多時辰,好不容易昏睡過去,他體內 那股不知名的力量又開始躁動不安了,只見他的指甲在緩緩變得鋒利狹長,背後 已經生出兩個小小的肉突,眼看就要再度魔族化……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身形嬌小的少女突然憑空出現,像個幽靈似的漂浮在阿 易上方,她笑嘻嘻地對着阿易打量了一下,點了點頭,露出滿意的神色,緩緩飄 下,輕巧地壓在了阿易身上,聞了聞阿易身上的氣味之後,像是看到了什麼美味 食物一樣,一雙桃花眼瞬間燦若羣星。

她很是歡脱地把臉在阿易臉上磨了幾下之後,就嘟起兩瓣櫻唇,含住阿易的 嘴巴津津有味地嘬吸了起來。

沒過多久阿易就從渾渾噩噩的昏睡狀態中驚醒,隨着他神智的恢復,魔化也 隨之褪去,他此時朦朧間就感覺身上壓了一團軟乎乎的棉花,嘴裏像是含着塊桃 子肉似的,又香又甜還有很多汁液,而且那塊桃肉還在自己嘴裏攪來攪去……

他隨即意識到不對,睜開眼一看,一張女孩子的臉正壓在自己臉上,對方還 在自己嘴裏玩兒得不亦樂乎,他嚇得趕緊伸手把人推開,起身之後,往牀的另一 邊縮了縮,警惕地打量起三尺外的這個少女。

她的穿着非常暴露,兩顆柚子般大小的飽滿乳球前只有一條三指寬的紫色束 胸帶連到背後,將將把乳暈遮住,上身再沒有其它衣物,下體也是一樣,就穿着 一條丁字型的紫色小內褲,她全身上下裸露出的大片雪白肌膚,讓阿易看得血脈 噴張,防範心理都鬆弛了很多。

再仔細看她的容貌時,阿易不禁感嘆她長得真是水嫩啊,那不算很尖的小臉 蛋上滿是稚氣,五官雖然很精緻,但是面部輪廓卻像個十四五歲的小丫頭一樣柔 潤而不夠清晰,一頭洋紅色的長髮倒是直垂到腰間,笑起來讓人感覺心尖尖上都 在發甜,阿易不自覺地看得痴了。

「你…你是誰啊?怎麼會…怎麼會在這裏?」他愣了好一會兒,才使勁晃了 晃腦袋,沉聲問道。

那少女卻還是嬉皮笑臉地,手腳並用地朝阿易慢慢爬了過來,阿易正想退開, 那少女卻凝視着他嬌笑道:「我是誰?你猜猜看呀……」那聲音軟糯得像孩子似 的,好聽得非常,還帶着幾分蠱惑的意味,讓人聽了心繮搖曳。

阿易正要回應,就看見那少女的雙眼突然變成和她發色一樣的洋紅色,然後 就感覺一道精神力向自己襲來,瞬間侵入自己的眉心。

和主人無數次的對抗讓他形成了一種防禦本能,此時更是瞬間有所反應,精 神力全力迎上,輕而易舉就把那道外來的精神力驅逐出去。

「咦?怎麼沒效果啊?」那少女見阿易的眼神並沒有變得空洞,捂着嘴驚唿 道。

阿易伸手將她的雙手鉗住,厲聲問道:「説!你到底…到底是誰?為什麼要 攻擊我?」剛才的遇襲令他警惕心大增,再不敢輕視。

「哎喲!疼…疼!你快放手…放手啊……」那少女被阿易捏得疼了,連忙哀 求道,沒一會兒眼淚就出來了,「求…求求你了…對不起嘛…你快放開…我的手 …我的手要斷了……」她只會用剛剛那招精神魅術,這一招她百試百靈,每次都 能讓對方變得百依百順任自己擺佈,現在這招突然無效真是讓她手足無措,她也 沒有其它手段了,只能哭哭啼啼地乞求阿易放過自己。

阿易看着她那眼淚汪汪的可憐樣,一下子就心軟了許多,暗想她只是一個十 多歲的小女孩兒,力氣這麼小,精神攻擊也不強,似乎根本威脅不到自己,就把 手放鬆開來。

她剛脱身,一下子就撲到了阿易身上,一邊擦眼淚揉手腕,一邊在阿易的胸 口上輕輕嘬吻着,小聲道:「我…我餓了……」她知道自己沒法用魅術輕易得手 了,只好換一種方法。

阿易剛想推開她,但被她吻了幾口,就酥癢得完全不想動手了,聽見她説餓 了,思索了一下,暗想道:「她應該是哪裏來的孤兒吧,四處流浪,沒吃沒喝地, 衣服也沒得穿,這才偷偷摸進這户人家,想找點吃的……」一想到這裏,他突然 又覺得很心酸,之前的敵意也降低了許多,畢竟這麼柔弱的一個小姑娘,不知道 從哪學了一丁點精神系法術,誰會一直防着她呢。

阿易輕輕拍了拍她的頭髮,抿着嘴唇道:「你…你餓了是吧,我這裏有些吃 的,你先起來,我去給你拿,對了,你…你叫什麼名字……」

「奈…奈姆……」她沒有起身,反而緊緊摟住了阿易的腰,像是捨不得離開 一樣,細細地嗅聞了兩下,然後在阿易鎖骨下用力地嘬吸了一口,那微妙的酥麻 讓阿易舒服得抖了一抖,「我不吃那些東西的……」

「啊?那你要吃什麼啊?」阿易疑惑道。

奈姆狡黠一笑,整個人貼着阿易的身體慢慢往下滑過去,她那一對軟綿的乳 球就從阿易的小腹貼着陰部劃到大腿處,把阿易的肉棒一下子就給喚醒了,她見 阿易的兩腿中間高高隆起,笑得更歡了,阿易還沒反應過來她要幹什麼,她就伸 出小小的香舌,隔着褲子勾舔阿易的雞巴,一邊舔一邊嬌聲道:「我…我要吃… 吃這個……」

看着她無比淫媚地舔弄自己的下體,阿易的腦子裏仿佛炸開了花,完全弄不 清眼前的狀況。

他剛想問個明白,奈姆卻動作麻利地把他的睡褲和內褲全給扯下來了,阿易 的雞巴像是被放出牢籠的蟒蛇似的,猛地彈了出來,差點甩到奈姆的小臉,晃了 兩晃之後,就繃得直指天花板,把奈姆看得兩眼發直。

「你你你你……你的…你的…肉棒…真大啊……」奈姆直勾勾地看了一會兒 之後,臉上突然佈滿濃鬱無比的驚喜之色,那雙桃花眼亮得喜人,咽了兩口口水 之後,她伸手託住了阿易的兩顆春袋,放在手心捏過來捏過去,爽得阿易叫出聲 來,「這裏…這裏也這麼大…這麼鼓鼓囊囊地,太好了!」

「奈姆…你幹嘛…幹嘛這樣……」阿易一邊呻吟着一邊小聲問道,他現在臉 色有些羞紅,心裏越來越疑惑了,但卻不怎麼想阻止這個少女。

「幹嘛?吃東西啊……」奈姆的眼裏全是狂熱和迫不及待的神色,她伸手握 住阿易的雞巴,無限勾人地用小舌在嘴唇邊舔了一圈,隨即甜聲道,「這裏面的 …全是我的,我不客氣了……」

説完,她就張大了嘴,把阿易的龜頭一口吞下,然後像是要吸個過癮一樣, 猛地縮緊雙頰,把小臉往上一仰,就把阿易的龜頭吸得爽到了極致,阿易瞬間啊 啊啊啊地叫喚起來。

猛吸一口之後,奈姆就把阿易尿道裏流出的透明汁液給吸得差不多了,她對 着阿易拋了個媚眼,然後就把嘴儘量張大,小腦袋緩緩下沉,把阿易的雞巴越吞 越深,不過也只吞進去三四寸就再難以深入了,知道吞不進去之後,她臉上的笑 意更濃了,馬上就開始上下吞吐起來。

她每次將雞巴吞入時,總會一吸到底,然後讓雞巴在她的口腔裏插上一小會 兒,同時用小舌靈活地在龜頭上畫圈,等吐出雞巴時,再緊緊吸住,慢條斯理地 往外吐,並揮舞着小舌在馬眼裏上下勾動。

阿易已經爽得齜牙咧嘴説不出話了,在他的印象中,恐怕只有蕾奴和莉奴那 兩個真正的妖孽性奴能有這樣銷魂的口舌技巧,這樣的侍奉對于禁欲許久的他來 説實在是過於刺激,現在他一點兒別的心思都沒了,只想閉着眼睛享受這小姑娘 的服侍。

奈姆含着雞巴吞吐了幾十下之後,就兩手齊上,一手環握住雞巴的根部,配 合着她的小嘴上上下下地擼動雞巴,另一手握住阿易的春袋,一下左一下右地拉 扯揉捏,弄得阿易更加舒爽,很快就有了想要噴射的衝動,下體也隨之控制不住 地挺動了起來,開始一下下地往上頂插奈姆的口腔。

誰知奈姆不但一點兒不難受,反而笑得越發開心了,臉上寫滿了期待,轉而 用雙手一齊握住阿易那八寸多長的雞巴套擼,而且擼動得越來越快,小小的腦袋 也快速地起伏着,阿易稍稍抬起頭來,就看見自己的雞巴在那嬌俏青澀的小美人 兒嘴裏進進出出,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興奮,猛地往上狠頂了幾下奈姆的口腔肉 壁,最後全身發顫地抵住奈姆的喉嚨射出他憋了好幾天的濃精。

奈姆感受到嘴裏噴湧而出的火熱漿液,立即全力吸吮起來,然而阿易的精液 量太大,射精力道又太猛,射了兩三下就把她的小嘴給灌滿了,她只好噗地一聲 吐出雞巴,只留着龜頭含在嘴裏,一邊吞咽一邊儘量接納着不斷噴出的液體,咕 咕有聲地吞吃着阿易的精華。

過了一會兒,阿易終於射了個痛快,奈姆也費力地咽下最後一口精液,臉上 笑眯眯地,似乎心情大好,她伸出舌頭舔乾淨了嘴唇邊漏出的精液後,就開始捧 着阿易依舊鋼硬的雞巴,一臉幸福地嬌聲道:「你…你的精液…怎麼這麼多啊… 而且…好好吃…真的太好吃了…我還想吃吶……」説着她就開始舔舐阿易那沾滿 口水和白漿的雞巴,把那剛剛高潮正敏感無比的阿易刺激得全身發抖。

奈姆用小舌把阿易的雞巴清理乾淨之後,就又故技重施,把那雞蛋大小的龜 頭一口含進嘴裏,一邊用手擼動,一邊吞吐吸咬,似乎很是意猶未盡。

阿易卻坐不住了,這個小姑娘已經徹底撩撥起了他的慾火,剛剛射過一次之 後,他反而更加饑渴了,現在他對奈姆的肉體渴望到了極致,全身上下都需要滿 足和發泄,光是肉棒被侍奉根本不夠。

他直起身體,從奈姆的嘴裏費勁地抽出了雞巴,弄得奈姆十分不滿,撅起小 嘴恩恩哼哼個不停,不停地伸手想要把那根肉棒重新放回嘴裏吸吮。

這讓阿易更加覺得這小姑娘可愛得很,輕輕捏起奈姆的一雙玉手,一個翻身 就把她壓在牀上,寵溺地親了親她的臉頰,柔聲問道:「奈姆…你…你喜不喜歡 我?」他雖然很想馬上把這個小妖精按住幹個痛快,但在他那簡單至極的男女觀 念裏,必須要雙方互相喜歡,才能脱光衣服那樣親熱,現在他可是非常喜歡這個 騷媚可愛的小姑娘,就想確認一下她喜不喜歡自己。

「啊?當然喜歡啊,我簡直太喜歡你了!」奈姆愣了愣,便伸手挽住阿易的 脖子,對着他的臉頰就是一口,欣喜道,「你的…你的精液…味道那麼好…又很 多…我喜歡得不得了呢……」

阿易聽着覺得有點奇怪,第一次見有人這麼喜歡自己的精液,不過他也沒多 在意,現在確認完畢,他可以毫無顧慮地疼愛這隻小妖精了。

他伸手扯開奈姆那小小的三角內褲,見奈姆絲毫沒有抵抗,就用右手沿着她 的小腹往下摸去,驚喜地發現她的下體一根陰毛都沒有,看起來白白嫩嫩地,忍 不住又在她的小臉上親了一口,隨即分出中食兩指滑到了她的兩股之間,在那顆 小小的紅豆上提來捏去,一下就把奈姆給挑弄得渾身發燙。

「你…你在幹嘛啊…啊…唔…你…你別捏…別捏那裏啊……」奈姆開始扭捏 不安起來,搖着阿易的胳膊哀求道,「你…你別…別這樣弄我了…讓我繼續…繼 續吃你的精液…好不好…我…我還沒飽呢……」

阿易揉摸了一會兒她的陰蒂,就開始在她的外陰和兩片花瓣間摩挲,奈姆敏 感的蜜穴沒多久就進入了狀態,開始流出涓涓細流,她臉上和身上的潮紅也越發 濃鬱,身子變得越來越綿軟,眼神也漸漸迷離。

阿易感受到手上的濕熱,再也無法忍耐,調整了一下姿勢,便扶着雞巴在那 兩瓣柔嫩的陰唇上摩來磨去,喘着粗氣道:「奈姆…別急啊,讓我肏你一會兒… 我真的…真的受不了了……」他現在雙眼脹紅,下體更是充血至極,在奈姆臉上 親了一口之後,他就把腰胯一挺,把雞巴緩緩插入奈姆體內。

「誒?啊啊…你…你幹嘛…幹嘛插進來啊…唔嗯…討厭…你…啊…不行的… 你怎麼…嗚……」奈姆的眉頭皺了起來,似乎對這種感覺有些陌生,一時間難以 接受,一直以來她都是靠精神魅術直接控制那些獵物,再用她的口舌把他們的精 液榨乾,像這樣被人類插入小穴還是極其罕見的事。

阿易卻像沒聽到似的,現在他的全部觸感都集中在那胯下的小兄弟上,奈姆 的小穴實在是有些特別,裏面層層疊疊的鮮嫩肉芽極多,而且吸力完全不比奈姆 的小嘴差,他就感覺自己的雞巴是在被吸引着往裏插,完全控制不住下體,而且 裏面的肉壁一直在裹着雞巴夾磨蠕動,那種種難以言喻的銷魂感受,讓阿易一刻 也不想等待,伴隨着奈姆的一聲尖叫,他順利地插到了這個小姑娘的子宮口。

他只是深吸一口氣,馬上就把腰部往後一縮,再猛地往前一頂,把奈姆的嬌 軀都頂得打了個顫,略微熟悉這種力道之後,阿易就開始由慢到快地搖晃起屁股, 將奈姆的兩條滑膩粉腿扛到肩上,挺動着雞巴使勁肏幹她那無比誘人的小肉穴。

「啊…啊…唔嗯…你…你輕點兒…我真的…真的很久…很久沒被…沒被男人 肏過了…啊…啊……很不習慣…嗚…啊……」奈姆死死摟着阿易的脖子,俏麗的 臉龐上的確滿是痛苦的神色,連聲哀求道,「唔…唔…而且…你的雞巴…太粗了 …漲得…漲得我好疼啊…嗚嗚……」

阿易卻是已經肏幹得如痴如醉了,他扯下了奈姆的束胸帶,把手伸過她的兩 條大白腿,一手一隻抓着那兩團大乳球揉搓得不亦樂乎,下體更是沒完沒了地攪 動着奈姆小穴裏的嫩肉,他半閉着眼睛,滿臉迷醉地安慰道:「沒事的,奈姆… 一會兒你就不疼了…讓我肏…肏舒服了,等一下…就射給你吃…好不好……」説 着,他就把那兩隻粉色的豆大乳頭全都含進嘴裏吸咬,那足以讓人發狂的少女乳 香把他的慾火再度拔高,用足力氣把屁股抬高再壓下,雞巴在奈姆的小穴裏抽插 得越來越快了。

「唔…唔…你…你不要…不要咬那裏…真是的…直接…直接讓我吃…不就好 了…啊…嗯…你…你這壞人…太壞了……」奈姆忿忿地捶了捶阿易的肩膀,但一 想到馬上能吃到阿易那極為特殊的美味精華,也就漸漸放棄了抵抗,捶了幾下之 後,便摟着阿易的脖子催促道,「那…那你…你快點兒肏啊…快點兒…快點兒… 射出來……」在阿易的辛勤「耕耘」下,她的疼痛也慢慢減輕了許多,現在她的 小穴裏更多是脹麻,一種説不出的快感正在逐漸加強,讓她的神情逐漸變得嫵媚。

聽見奈姆的催促,阿易趕緊快馬加鞭,一下比一下狠地頂肏着那銷魂的小肉 洞,龜頭進進出出之間,不斷點吻着奈姆的各個敏感點,她的子宮口已經和龜頭 熱吻了上百次,終於,累積的甜蜜快感壓過了驟然性交的疼痛,此時奈姆就感覺 自己的小穴深處,隨着阿易的抽插肆虐,不斷傳來讓她想要飛上天去的巨大舒爽 感覺,再被阿易肏了幾十下之後,她面上的痛苦已經完全變成了嫵媚動人的春情, 小小的櫻唇間也開始發出既清脆幼嫩又淫冶迷人的叫牀聲。

阿易看着這起初還連聲喊疼的小美人兒,在自己的肏弄褻玩下,開始舒服得 叫牀叫個不停,心裏頓時升起巨大的滿足感,一不小心精關就放鬆了許多,趕緊 狠狠咬住奈姆的兩隻乳房,雞巴極速地頂了十幾下之後,再也控制不住射精的欲 望,直接把精液噴在了奈姆的子宮口上。

隨着一道道滾燙水箭的激射,奈姆也終於迎來了久違已久的高潮,她死死地 咬住牙關,瓊鼻裏發出陣陣哭泣般的嚶嚶聲,把阿易的脖子箍得結結實實,嬌軀 抽筋一般地抖個不停。

當阿易終於射過癮了之後,他才猛地想起剛才奈姆的要求,只好親了親奈姆 的臉蛋,抱歉道:「對…對不起啊,奈姆…我剛才…太激動了…沒忍住…射到你 的小屄裏去了…要不我們再來……」他揉了揉奈姆腰間的軟肉,正想和她繼續纏 綿時,突然看見眼前多了一對黑色的翅膀……

【待續】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为奴为夫为魔王(第二部)(13)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