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h 小説 下載】葉落知秋

第一章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自然界中,魚總會選擇在幽藍而又深邃的海裏成羣結伴而遊。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沙丁魚罐頭裏也是擠滿了沙丁魚。因為一起被捕了起來,所以索性就一起裝罐好了。至於沙丁魚是不是真的情願擠在一起,梅靈君不知道。梅靈君現在

只知道自己這隻沙丁魚如果再被地鐵裏處於自己身前長成金字塔模樣身材的「美女」擠的話,完全不介意不吝嗇的把早晨吃的那點早餐全貢獻在她身上。洛丘,國際化的大都市。鋼鐵的深林。在洛丘這樣的大都市裏抬眼望去LED裏盡然身材高挑,着裝高雅偏又透露出些許誘惑的女人。這些女人或手拿紅酒,或半倚豪車眼神挑逗着看着你微笑的説着一些你完全不在意的話。夢想是個性感的詞。或許這個詞語解釋了為什麼數以萬計的人如鯉魚跳龍門般願意擁擠在洛丘這樣的國際化都市裏。到頭來,追尋的到底是夢想還是開着豪車去7花級的酒店讓LED上的女人如小狗般趴在心型的大牀上露出那醉人的曲線和渾圓的雙臀任你宰割便不得而知了。不過至少28歲的梅靈君覺得自己是來追尋夢想的。本着「惹不起還躲不起嗎」的心態,梅靈君終於下定決心離開這唯一處還能稍許吹到冷氣的但是備受煎熬地方,憑着自己還算稍有雛形的身材往車廂另一端擠去。人們常説上帝給你關上一扇門,會給你打開一扇窗。一直沒有信仰的梅靈君此刻突然想信上帝了。被「金字塔美女」蹂躪了10分鐘甚至懷疑自己會不會就此陽痿了的小兄弟此刻緩緩的抬起了頭,向眼前的景色致敬。修剪得體的黑色OL裝完美的勾勒出了眼前動人曲線主人的完美身材。一頭烏黑的頭髮光亮順滑,發梢燙的小波浪又增添了幾分可愛。至少在外觀上看恰到好處的胸前凸起配合着被黑色齊膝裙完美修飾的臀線讓這身材的主人有足夠驕傲的

資本。肉色透明絲襪把白嫩的肌膚襯託的如發出柔光般的炫目,而腳上的那雙漏趾亮漆黑色高跟鞋似乎在宣示着主人對品質的追求。就這樣的一個側身足夠秒殺萬千男人的心了。當然如果能看到臉的話就更加完美了,那烏黑的長髮由於女人微微的頷首而擋住了面龐,之露出那白白的如精靈般可愛的粉耳。地鐵因為會車而產生了一些晃動,而晃動的不僅僅是車廂,還有梅靈君的一顆「愛美之心」。或許用「色狼之心」來形容就更加確切了。但是作為二十一世紀的五講四美青年,梅靈君完美的詮釋了只有色心沒有色膽。就在梅靈君無奈的在自己心中想這輩子肯定不會和這樣的尤物小粉耳有任何交集的時候,他發現了原來不只是自己有「愛美之心」。一個身材和他差不多,身穿革履的中年男子靠近了這個女人與其説靠近不如説貼上更為恰當。因為處於車廂連接處的角落,大家又大都盯着自己的手機看,這個地域完美的形成了一個除了梅靈君這個角度之外,其他角度近乎完美死角的格局。而完善了這個完美死角的最後一步便是這個男人右手拿着用來遮擋的公文包。就在梅靈君震撼的醒悟到這個男人製造了近乎完美的死角的時候,男人的手開始有了行動。只見男人開始隨着列車的晃動,左手開始有意無意的觸碰女人被齊膝裙勾勒出的那瓣渾圓。起初的一兩下女人似乎沒有發覺男人的猥褻行為,只是覺得可能是車廂太擠,身後的人不小心碰到了她。只是微微的躲了幾下。當男人終於把手反過來用手心完全覆蓋在那絲滑的齊膝裙上,開始撫摸她誘人的臀部時,她明顯身體僵住了。或許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過于震驚。梅靈君看到女人除了顫抖着僵住了的身體,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如獲聖旨一般,男人發現女人的不作為後更加的肆無忌憚。左手的力度開始不斷的加大,原來只是撫摸而沒有出現任何外觀的改變的裙子此刻卻因粗糙的大手的用力而陷入指縫之中,柔順的材料讓這雙大手更加便利的享受着男人覺得是上天給他的禮讚。此刻,女人終於如醒悟了一般開始有所反應,梅靈君可以看到側對他的尤物開始無聲的試圖轉身好正面看看到底是哪個無恥之徒在猥褻自己。但是女人的努力是徒勞的。男人似乎是沙場老手,在女人想要轉身的一瞬間,梅靈君看到男人迅速用自己的下體貼住了那兩瓣渾圓。梅靈君不用想也知道男人那醜陋的下體一定卡在了那兩瓣渾圓中的幽谷裏。為什麼?因為梅靈君自己的下體已經快頂破了自己的西褲。男人因為自己下身的接觸,把左手抽了出來,可能是由於用力揉捏那誘人的臀部已久,甩了甩酸了的手。之後順勢把手從後向前緩緩滑到女人的沒有任何贅肉的肚子上。雖然沒有直接接觸皮膚,不過在外套裏,有蕾絲修飾前胸的襯衫上,這樣的手感想必一定不會差。男人的手在小洋裝外套下做着畫圈的動作。他的手會往上進攻佔領那傲人的雙峯,把玩那挺立的粉嫩櫻桃呢?還是會揮軍直下去徵服那有可能沒有人徵服過的蘭蘭幽谷和涓涓細流呢?或許男人也在享受的過程中考慮這個問題。就在男人準備開始有所行動的時候,男人的身側突然撞過來一個人。這個人不僅把他因為過於享受而沒有用右手握緊的公文包撞落在地,而且還巧妙地擠在了他和女人之間,男人的手因為突然出現的人的關係而劃出了那温暖如蠶絲被,底下包裹着胴體的春房般的外套。梅靈君也沒想到自己真的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起初的看到激情畫面的刺激轉換成內心英雄主義的糾結和對於所產生的後果後怕。萬一這個男人打我怎麼辦?

萬一這個男人是個小混混怎麼辦?萬一……人的想像力在特殊的時刻是無比神奇的。就在梅靈君覺得女人的防線要淪陷,而男人要嘗到了自己摘取的果實的時候,女人的臉轉了過來。那如夜空裏的皓月般明亮的雙眼此時卻露出了羸弱而又委屈的神情。略施粉黛的臉龐嬌嫩而白皙。高聳的鼻樑卻可愛而又委屈的皺了起來。柳眉也因為不情願而緊蹙了起來。這是一張美豔明媚的臉龐。此刻的神情而又那麼讓人心生愛憐如可愛的白狐陷入了獵人的陷阱面臨着絕境一般。梅靈君被這樣一雙求助的雙眸而折服了。或許是為了找回失掉的場子或者是對到手的沒餐馬上就可以饕餮卻被意外所

打亂的憤怒,男人此刻如咆哮教主附體一般揪着梅靈君的後經衣領一把把他摔到了地上。而過程中他的手機也因為他劇烈的動作掉在了地上,不偏不斜梅靈君因為被摔而瞬間領空的腳在落下是踩碎了腎6那「脆弱的臉皮」。[你小子他媽的是腦子有病吧?MLGBD,知道大爺公文包裏有很多重要的文件和電子信息嗎?還有,你他媽的把我手機還他媽的踩碎了。cnmd,你説你怎麼賠吧]男人咆哮發泄着因為被梅靈君破壞而飛了的香豔鴨子。[嘴巴放乾淨點,坐地鐵突然急剎車誰沒遇到過?你要是那麼有錢日理萬機你還做什麼地鐵?在哪裏裝大爺呢?而且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突然後摔我,我被你摔倒了,你的手機是你自己弄掉的,我不要你陪我醫藥費就不錯了,別給臉不要臉了。]看着不知所措的女人,梅靈君不想讓她更加不堪,只能在其他的事情上爭辯一下。[QNMLGBD,你tmd想死是吧……]男人的話語越來越難聽,甚至開始用腳踹起了梅靈君的臉和肚子。當男人熱血沸騰的時候所有的懦弱就不翼而飛了。面部和腹部的疼痛以及嘴裏的絲絲鮮血的味道讓梅靈君的腎上腺激素瞬間充斥頭顱。只見梅靈君一個標準的掃堂腿成功的放到了男人,而他起身的瞬間半蹲而下右手握拳,拳拳招唿男人因為憤怒和激動而漲紅的臉。[尚水站到了,請下車的乘客從右側車門下車。thetrainhasarrivedatShangshuiStation。Pleaseuse……]地鐵廣播突然響起。和男人廝打在一起的梅靈君突然想到,不能就這樣等警察來了。治安處分已經夠一説了,更別提這種事情只會讓女孩子更尷尬。推開了廝打在一起的男人,梅靈君一轉身,手向下一沉一個公主抱把徹底愣在一旁的女人抱起來使出吃奶的力氣玩命的奔跑。一直擁擠如沙丁魚罐頭般的車廂在經過一番騷亂已經少了一些人了,而此時當梅靈君抱起呆掉了的尤物往車廂外跑的時候,人羣更是主動的讓出了一條路[小王八羔子還想跑,老子今天要是讓你跑了老子他媽就跟你姓]身後傳來了男人的咆哮和起身奔跑的聲音。此刻的梅靈君心裏很糾結,他既想要有警察能此刻出現,又希望警察能來得慢一點,好讓自己有時間跑掉。不過低頭的時候他壓住了心裏的焦急對着美女笑這説[不好意思啊,不是想佔你便宜,只是你穿高跟鞋不好跑路,把你單獨留在那裏,你看這隻禽獸變身跑的比狼還快,實在不放心。我真的是正人君子哦~]

略微緩過來的女人雖然還是處于震驚狀態,不過看到滿臉是血死命在底下甬道狂奔的梅靈君還努力車着臉和她調笑的梅靈君時,眼睛閃出了異樣的光芒[噗嗤]看着閃着淚光不過卻開始有神的眼睛慢慢變成了兩個可愛的月牙,忍不住笑出來的女人,梅靈君在一瞬差一點一個踉蹌把自己和懷中的女人同時摔在甬道上。一笑百媚生,二笑人傾城。這含羞帶笑閃着淚光的笑靨梅靈君覺得自己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上帝呀,我覺得我真的該信你了。今天的這一切都值了,內心無限感慨,梅

靈君卻在嘴上繼續輕鬆的調笑説道[這位不知名的姑娘,你別笑了。你要是再笑我們倆都得交代在這裏了。我一個小處男沒見過你這麼傾國傾城的人,被人追上還可以保護一下,要是失手把你扔了你臉着地的話你可要恨我一輩子了]嘴上雖然調笑着,但是腳步越來越沉,男人的聲音也在遠處回想,梅靈君覺得這麼跑下去真的要被追上了。手上的姑娘雖然輕,但怎麼説也是一個活人。負重練習可不是開玩笑的,尤其還在這麼性命攸關的時候。[那就請這位大俠救救小女子,求求你別讓小女子落入壞人之手。也別讓妾身薄顏毀於今日咯~咯咯~]可能被梅靈君的輕鬆調笑所感染,女人終於從震驚中緩了過來也開始用鶯聲燕語般的聲音回應着梅靈君。就在梅靈君覺得要被追上的時候,過了甬道的十字枴角突然出現了一個鐵門[維護室]三個字映然入目。賭了,用盡全力,梅靈君向後一撞,雖然希望是能撞開維護室的們,但是還是做好了將會有如撞在樹上一般的痛還撞不開的準備。或許是今天和上帝説了很多好話,運氣出奇的好,維護室的鐵門確實厚重,不過還真的被梅靈君撞開了當然劇痛是難免的。回身一腳把維護室的門勾上。已經快虛脱的梅靈君因為體力的消耗和身上的傷終于堅持不住癱倒在了地上。而女人也重重的摔在了他的身上。這個感覺既好受,又不好受。好受的是感受到了美女有彈性的雙臀在自己身上的温柔,不好受的是,怎麼説也是一個人從空中坐下來摔在了你的身上維護室的格局很簡單,梅靈君和女人把這個簡陋的空間看了一遍。為了安全起見決定再躲在工具室裏一下,因為工具室不僅黑,各種維護地鐵用到的大小型工具的架子和格子之間能有足夠的空間隱藏起來。或許兩個人都是都市人,很少有這樣如電影般情節的事情發生,此刻入戲太深,居然一致都同意了先藏一藏再説。簡易在架子之間用一塊鋼板把空間封閉起來,而且又用防水綢把四周能透光的地方封閉了起來只留下能換氣的唿吸孔,兩個人癱坐在了一起。梅靈君此刻終於有時間和精力可以肆無忌憚的大量身前這誘人的人間絕色了凹凸有致的身軀,精美的面容,此刻因為緊張,疲勞,可能還有些許的興奮而喘息的聲音讓梅靈君因為疲勞的下體再次活躍了起來。因為空間的狹小,兩個人之間一點點小動作都會讓對方察覺到,手機的微光似乎照亮了女人越來越紅的臉龐。很老的橋段,英雄救美。或許很老套,但是一旦真的深陷其中曖昧的氣息在好似已經經歷了一番生死逃亡的男女間,慢慢發酵。梅靈君終於在一段沉默只能聽見兩個人越來越不均勻的喘息中將手慢慢伸出

緩緩的安撫着女人的背後。女人身體微微的震了一下,過了幾秒鐘又軟了下來。或許覺得梅靈君的温柔在這黑暗中是這麼的温暖,又或許梅靈君沒有直接毛手毛腳的直接去侵犯女人驕傲的地方。她緩緩地靠在了梅靈君身上。梅靈君在女人靠在自己身上的一瞬間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這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覺。是對他的信任的感動?還是對能擁入懷這樣的人間絕色而激動?還是其他説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反正梅靈君的手越發的顫抖了。隨之而來的便是想要探求更多的欲望。背後的愛撫已經滿足不了梅靈君噴薄而出的欲望。地鐵上男人沒有機會伸入的白色襯衫此時卻被梅靈君攻陷。梅靈君顫抖的雙手緩緩的從後摩挲到了前面沒有一絲贅肉的肚子。那柔滑如牛奶般的肌膚讓梅靈君恨不得自己長了十隻手盡情地撫摸蹂躪。此時,女人已如水一般的嬌軀徹底癱靠在了梅靈君的懷裏。雙手對肚子的改成了兩軍分兵而行。一隻手順着劇烈起伏的胸脯穿過內衣終於攀上了象徵着光輝和榮耀的粉嫩乳頭。而另一隻手則換換滑下平滑的小腹透過並不茂盛的小樹林到達了女人最神聖的最聖潔的陰唇。[嚶……]一聲呻吟和身體的顫抖徹底點燃了兩個人之間的情慾。女人下咬的嘴唇和動情的蠕動衝擊着梅靈君的神經。最後一點的理智也被情慾所佔領。梅靈君此刻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右手用力的揉捏着傲人的乳房,左手在女人陰蒂上來回的做畫圈的動作。[唔……這裏……那裏……不……不要……]口裏説着不要的女人身上卻提不起一絲反抗。如享受般閉上了眼睛隨着梅靈君的動作而扭動着如水蛇般的腰和身軀。[不要什麼?這裏是哪裏?那裏是哪裏?嘿嘿。舒服嗎?]梅靈君沒有放過懷中的尤物,繼續挑逗着她。[你……你好……壞……比那……比……那個男人……都壞。……啊……壞……壞男人……]女人如銀鶯般的聲音,伴着些許的由於緊張和情慾的沙啞呻吟變成了最好的春藥。梅靈君感覺自己的下體都快爆炸了。忍不住更加快速的揉搓着懷裏尤物的陰蒂和陰唇。對乳房的侵佔也變成了對乳頭的重點突襲。粉嫩的乳頭在手指的揉捏和內的的雙重摩擦下傲然挺立着,給予女人無限的快感。[嘿嘿,那我這麼壞,你喜歡嗎?好像某位仙女現在口不對心哦~]繼續對懷中女人以手上和嘴上的侵犯,梅靈君感覺自己此刻全身心都有種無比的暢快[壞……啊……你真的……壞死了……啊……不行……不行了……啊……]女人突然一隻手死死按住梅靈君在私處作亂的手,一隻手背過來狠狠地勾住了梅靈君的脖子。身體強烈的痙攣着起伏。梅靈君感覺自己的左手突然間有數古清泉流到手中,這些清泉又有些粘稠。[嘿嘿]露出壞笑的梅靈君狠狠地摸了一把尤物的私處然後拿出來抹在了布

滿潮暈的雙頰的正中那由於高潮而張合不停的櫻唇之上。這個壞行徑得到了女人的一個白眼,不過這個白眼百媚生。差點沒把梅靈君的魂給勾出來。下身的脹痛支配了梅靈君的行動,他用這輩子估計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褲子,連帶內褲一併脱下。紅的都有些發紫的陰莖彈了出來。把女人嚇了一跳。梅靈君剛想有下一步的動作,突然維護室的門被打開了。從外面傳來了男人的罵咧聲和警察的詢問聲。具體需他們在説什麼梅靈君已經聽不清了,一瞬間的井下讓他腦子裏一片空白,只希望他們能別進工具室。因為這樣現在既是不非常不合時宜的時間,之後的後續事情還非常麻煩。就在梅靈君還在震驚的時候,他卻看到對面的女人露出了壞壞的一笑。然後悄悄地湊到了他耳邊喃喃了一句[這是你今天救我的的特別感謝。僅此一次哦。特~別~待~遇~哦~]這句柔聲細語剛説完,只聽工具室的門「吱嘎」一聲打開了。梅靈君感覺全身的肌肉都緊繃了起來。感官在一瞬間也變得無比的靈敏。就在這時,怒張的下體瞬間感覺被一層温暖包裹。梅靈君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覺和眼睛,眼前如仙女下凡般的尤物好似仙女和魔女的合體,那生疏的技巧以至於牙齒時不時會刮到龜頭的痛感也讓他感覺無比的舒爽。嘴角晶瑩的銀絲在自己陰莖不停出入的小嘴中不停的拉長縮短形成了一幅無比淫蕩但又無比令人血脈噴張的畫面。而耳邊警察和男人罵咧的聲音越來越近,他感覺自己的脆弱的神經已經禁不起這樣多重的刺激。在腳步好像已經停在他們藏身的工具架前,或許胯下的尤物也倍感緊張,梅靈君感覺自己的陰莖被眼前吞吐着的尤物的小嘴僅僅的包裹住,舌頭也因為緊張不禁狠狠地頂住馬眼。兩隻手也快速的上下擼動着。梅靈君在這一瞬間感覺到了靈魂深處的怒吼。他再也忍不住這樣瘋狂的刺激大股大股白灼的液體從馬眼噴射而出全部射進了眼前尤物的嘴裏。這股噴射來的甚是勐烈,梅靈君甚至有種錯覺他會就這樣精盡人亡,他感覺自己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在隨着精液的噴射和一松一緊的收縮。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就算這樣精盡人亡而死掉也值得了。而此時,突然又傳來了幾個陌生的聲音[我們維修室工具室不能隨便亂進這裏肯定不會有人的。而且你們不能隨便亂動工具,調試不準或者工具被亂調試過後會出安全問題的。這裏沒人。趕快出去]這句話説完,警察也拉着罵罵咧咧的男人從梅靈君和他身下滿嘴精液但是看着他壞笑的女人的工具架前走了出去。世界安靜了。只剩下女人[咕嚕,咕嚕]幾聲吞食精液的聲音。梅靈君剛想起來但發現自己已經徹底透支了。身體上的和精神上的疲勞讓他沒法動身上任何的一個部位,甚至連手指都動不了。梅靈君突然發現他有點愛上眼前這個有些古靈精怪,但又美若天仙的女子他不禁問了一句[對了,正式認識一下,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還不知姑娘芳名呢。在下單姓梅,梅靈君。神靈的靈,君臨天下的君。剛問這位明媚的姑娘芳名為何?]看着已經癱在地上動不了還在堅持想要和自己説話的梅靈君,女人不禁莞爾一笑。用纖纖玉手優雅的甩了一下身後飄逸的捲髮説[其實我以前從沒做過地鐵。我也沒經歷過被人吃豆腐的事情。我沒有經歷過男女之事,甚至連和人用包裹都沒有,更別提……]眼前的女人突然支吾了一下臉紅了起來。[不過我真的很高興認識你,也不後悔和你做過的事情。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有這樣的緣分已經很好了。我會珍惜這份回憶的。江湖相遇,相濡以沫不若相忘於江湖。梅大英雄,小女子這廂謝過了。很感激你捨命相救。既然你叫我明媚,那我就叫明媚好了。那明媚就再此和你別過了世界這麼大有這麼小,或許有天我們會相遇,又或許不會。交給命運吧,今天我很開心。你開心嗎?]説完,明媚便笑着把衣服整理好,把搭的板子掀開後走出去又合好。梅靈君很想拼盡全身的力氣,打起十二分的經歷起來,追上明媚,把明媚再此擁入懷中永遠不讓他走。可惜有的時候現實就是現實,沉重的眼皮讓梅靈君想看最後一眼明媚離去的身影都做不到。——大街上,橙色的夕陽下一個疲倦的身影走在熙攘的人羣中。[啊……翹了一天的班,又帶了一身的傷,還得處理一下才能回去。啊……

麻煩啊]男子雖然口裏嘟囔着麻煩,嘴角卻此刻揚起了一絲微笑[明媚,明媚。好一份明媚。明天會是個明媚的一天。而明媚,我還能遇到你嗎?]不知為何突然打起精神的男子甩了甩頭,朝着夕陽的方向走去。他的身影被拉的長長的好像會無限延伸一樣。而她的身影會不會同樣落在夕陽下無限的延伸。這兩個身影會不會再次交集?wj522金幣+8感謝分享,論壇有您更精彩!

叶落知秋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