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 h 短篇 小説】夏季噴鼻氣

「啊!真是太美麗了!」

蒼翠的山林間,一條清泉銀龍般飛流而下,雀鳥們歡快地在林間舉辦着舞會,連炙熱的陽光仿佛都變得温柔了很多。

天空是蔚藍色的,空氣中攙雜開花的芳噴鼻以及清爽的泥土味,還有一絲嫩草的噴鼻氣。這一切,對於在城市裏發展起來的葉跋扈華來説有如進入了童話般的世界。

「實袈溱是太漂亮了!」

大概葉跋扈華也被向日葵的笑容所衝動,不由得露出了微笑,腳步也加快了很多。比及下了山,他便大牛仔褲的口袋裏拿出了一張紙,將頗┞飯開,看了看,然後哼着歌朝前方走去,分開蜿蜒迴旋的公路,又淌過一條小河,便來到了種滿鮮花的田裏。再向前行(十米的處所,就來到了一座漂亮的西式建築物前,它就是葉跋扈華此行的目標地——白鷺館。

葉跋扈華將身上的衣服理潦攀理,然後按動了門上的電鈴。過了一會兒,只聽門「呀」的一聲打開了,一位四十來歲穿戴紅色旗袍,外套一件白色針織衫,邊幅和藹的女人站在他面前,用帶着驚奇的神情問道:

「小哥來這裏有什麼事嗎?」

他大背包裏拿出一封信遞到女人的手裏,趁着女人看信的時光打量起面前的┞封位中年女仁攀來。可能是年紀的原因,她的身材有些發福,但大旗袍輪廓來看,身材與其他同年紀的女人比較起來,還算是凹凸有致。

她的胸部在年紀的幹擾下,已經有些下垂,但大外形來看算是飽滿的類型,裸露出來的手臂飽滿而白淨,屁部很大,可能是常活動的原因,固然到了這個年紀卻仍然保持着緊繃的程度。臉部的肌肉有些鬆弛,不過,這種輕度的鬆弛反倒替本來嬌媚的邊幅更添加了成熟的魅力,一股茉莉般的幽噴鼻在四周的空氣中披髮着,讓人心曠神怡。

「本來是夫人的子侄,快請進來措辭。我是這裏管家,叫我吳媽就行了。」

女人看了那封信箋裏的內容之後,滿臉笑容的説道。他匆忙收回打量她的眼光,道了聲好後,跟着她穿過開滿鮮花的院子,來到了房子的客堂。

客堂裏早已有了兩位客人,是一對二十來歲的夫妻,丈夫帶着付眼鏡,高瘦的身材透出一股書卷味。他叫做王大偉,是位工程師;他的老婆叫做方靜,是一名小學音樂教師;身材嬌小而飽滿,一頭烏黑亮麗的披肩長發,皮膚白晰,籽罷倚一顆可愛的黑痔,説起話來聲音柔嫩而悦耳。

葉跋扈華同夫妻倆簡單的酬酢了(句,就跟着吳媽來到了早已為他預備好的房間。這個時刻,天色已經鄰近傍晚了。也許是因為走了漫長的山路,在簡單的吃了些晚飯後,他早早的上了牀,一向睡到了深晚吃緊點。

房間裏早已熄滅了燈光,他被一陣尿意驚醒,走出房門朝衞生間偏向走去。

卻忽然接近衞生間的浴室裏亮着燈光,這讓他異常怪,不過在強烈的尿意下,他並沒有多想,便進了衞生間小解。等他再次經由亮着燈的浴室時,模煳聽見潦攀琅綾擎傳出一些奇怪的聲響。在好奇心的使令下,他將門靜靜地打開了一絲裂縫,急速看見了木雞之呆的畫面。

「嗯嗯……嗚……嗚……」

霧氣騰騰的浴室裏嬌小的音樂教師方靜正埋在她丈夫王大偉的跨間活動着。

王大偉坐在浴的邊沿,一臉知足的神情發出了輕輕的哼聲。

方靜的頭一向的起伏着,口中發出激烈的聲響,誘惑着他的神經。大約過了(分鐘,王大偉的唿吸變得急促,他緊緊抱住老婆的頭晨,下身向前狠狠地刺了(下,便放鬆了下來。

方靜緊緊的含着丈夫的陰莖,發出了極大的吞咽聲。過了(秒,她咳嗽着吐出陰莖,大浴缸琅綾擎站了起來。

一剎時,葉跋扈華的心臟(乎停止了跳動,小解完後軟綿綿的陰莖剎時抬開妒攀來,在寬鬆的睡褲上支起一個大大的┞肥篷,那是一具多麼漂亮而美豔的身材啊。

「之前有過聯絡,這是我母親寫的信,請過目。」

雪白飽滿的嬌軀赤裸裸的裸露在通亮的燈光下。

厚厚的木板門與石砌的圍牆將琅綾擎與外界分隔開來,只有些許花的枝椏大琅綾擎靜靜探出頭來,竊視着外面的世界。

乳房不大,但倔強的朝上挺拔着,是屬於碗型的種類,兩顆粉紅色可愛的┞蜂珠頑皮的挺拔在乳房的上方;纖腰一握,向內形成一個漂亮的弧度,一向延長到異常飽滿的屁部,使全部身材形成了迷人的葫蘆外形。一片豪情的暗影,覆蓋着高聳如饅頭般的小穴;一滴剔透的水珠漸漸的大那窄小而迷人的裂縫中劃落,拉起一條細細的銀絲,在燈光的┞氛耀下閃閃發光。

女人身材的噴鼻味與動情時產生的騷味讓小小的浴室裏充斥了淫蕩的氣味。葉跋扈華只認為一陣眩暈,眼睛逝世逝世地盯着那條要命的絲線,嘴角不覺留出了口水。

王大偉也瞪大了眼睛,因為射完精而軟下去的陰莖再度復生,昂着頭向老婆的小穴致敬。方講究笑了一聲,轉過身去,兩手扶在浴缸的邊沿,高高翹起肥白圓潤的大屁股,微咬着嘴唇,回想望着丈夫,***多情的大眼睛若即若離的挑逗着,並大鼻子裏發出誘惑的嬌哼聲。

面對如斯美景,王大偉再也控制不住,他來到女人逝世後,摸了摸她滑膩柔嫩的美屁,又用手輕輕拍了(拍,只見那肥嫩的肉塊立時泛起了陣陣波浪,看得葉跋扈華口乾舌燥。

王大偉將嘴湊到老婆的美屁上猖狂親吻起來,發出了「嘖、嘖」的口水聲,有時還悠揭捉齒愛憐的輕咬那豐肥的肉塊;最後,用手指分開那條細細的肉縫,將嘴湊了上去。

女人大喉嚨裏發出了舒暢的呻吟,屁股也開端輕輕的搖擺?嫋艘換岫鶴映趴伺艘丫豪牡男⊙ǹ冢蹙サ衷諛潛擼砸揮昧Γ閎∶弧?br />  「哎、哎呀!」

女人舒暢的叫作聲來,溘然面色一紅,忙咬住了本身左手的食指,以免發出羞人的聲浪。這或許是因為女性的矜持,又或者是教師職業所帶來的顧忌,讓她在身心極端愉悦的情況下仍想保持着一絲理智。

方靜緊咬着本身的手指發出曖昧不清的聲音,這種聲音極大的刺激到了王大偉,讓他變得加倍高興,也加倍大膽。他加快了衝刺的速度,嘴裏也説着一些粗鄙的話語用來挑起兩人的欲望。

一時光,室內充斥了淫糜的氛圍。這個時刻,他忽然將方靜的髮髻解開,讓她如瀑布般的秀髮披垂了下來。

大半山腰向下望去,印入眼帘的是一大片開滿鮮花的野外,五顏六色的花朵將大地打扮成漂亮的色彩,箇中最惹人側目標,當屬那一片向日葵的地步,金色的花瓣如同一張張微笑的臉,讓人打心眼裏產生出高興的感到。

葉跋扈華的眼睛一會兒變大了,唿吸也荒亂起來。披垂着頭髮的方靜與挽着髮髻時刻的樣子出現出別樣的美態,柔嫩滑膩的髮絲映襯着嬌豔清純的面龐,加上眼角因高興而產生的淚水,以及高興時發出的嬌喘聲浪,這一切都足以讓任何見到的人猖狂,何況是對本來就衷愛長發的葉跋扈華,他的手不覺伸入了本身的睡褲裏,握着堅硬發燙的陰莖搓弄了起來,眼睛卻逝世逝世的盯着浴室內兩人的動作。

「喔……好爽……嗯……親哥哥……親丈夫……啊……你弄得……人家的琅綾擎好舒暢……好爽……啊啊……要……再多一點嘛……」

浴室裏的兩人激烈的交合着,動靜越來越大,但方靜卻仍逝世命的咬着食指不讓本身發出較大的呻吟聲,這讓她的┞飛夫極為不滿,王大偉抓住老婆的雙手,拉向了本身的偏向,如許就迫使女人上半身豎立了起來,變為了弓着後背的姿勢。

「啊啊……啊……喔……嗯嗯…」

身為音樂教師的方靜終於發出了高興的叫喚聲,豪情的聲音讓葉跋扈華忽然想起了春天時,家鄰近的母貓所發出了叫春聲,那麼的撩人,讓人心癢難耐。

很多工作就是如許,一旦開端就不會隨便馬虎停下來。此刻,女人的叫牀聲如同開了閘的洪水般,變得一發弗成整頓。

「啊啊……太深了……爽逝世了……啊啊……頂到底了……爽……好爽……好舒暢……我愛逝世大肉棒了……」

方匠鉕意識的叫喚着,雪白的身材因為高度高興而變成了漂亮的粉紅色,屁股也如馬達般狂亂的扭動了起來。十(分鐘後,她發出了忘情的唿叫唿喚:

「啊啊啊……不可了……啊啊……不可了……嗯……來了……要來了……用力……救命呀……啊啊……要瘋了……快瘋掉落了……」

王大偉也發出了沉重的喘氣聲,陰莖更是如同刺穿小穴般朝前方突刺着,本來抓着老婆的雙手也改成了大後方緊緊的抓住奶子的姿勢。如許一來,兩人的身材便密切的貼在了一路。

最後的時刻光降了,陷入崩潰狀況的方靜哭喊着,用天籟般的的聲音發出了弗成思議的尖叫聲,全身緊繃着達到了高潮。王大偉也緊閉了雙眼,用力的抓着老婆的奶子,下半身更是如炮彈發射般朝前重重的挺了(挺,便不再動彈。兩人以這種姿勢緊緊擁抱着,直到漢子分開了仍在高潮的餘韻中顫抖着的女人身材。

就在方靜發出好夢的天籟之音的同時,外面一向觀賞着鴛鴦戲水的葉跋扈華,也在低沉的吼叫聲中射出了身材裏的精華。發泄完後的他只認為全身高低酸軟無力,(乎站立不住,十分艱苦才回到本身的房間,在極端的疲憊的狀況下很快便進入了夢境。

夏季喷鼻气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