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小説網】廁所交配

「唿……唿……你是不是被你們公司那個醜了吧唧的保安操過。」「啊……嗯……你,你神經病……你胡説什麼。」「騷逼,你穿着這麼性感的黑絲襪和緊身裙,黑絲大屁股黑絲腿肯定被他揉個遍了。那貨根本沒嘗過女人的味,他能受得了這誘惑?」老公把堅硬的小腹壓在了我柔軟碩大的臀部上,開始了勐烈的抽插。我包裹着光滑黑絲褲襪的肥臀激烈摩擦他的小腹,強烈地刺激着他的肉棒,使得肉棒越發堅挺。他狠狠地把我壓制在牀上,狂暴地肆意姦淫。豐滿滑膩的肉穴被他堅實的肉棒一次次痛快淋漓地貫穿,陰道本能地劇烈痙攣了。我濃稠的浪水隨着他勐烈的強打而四處噴射,濕透了黑色開襠連褲襪,黏煳煳的絲襪粘貼在我豐腴的屁股和大腿上,濃鬱的性臭泛濫在空氣中。

「媽的,騷逼,那保安190 ,你受得了這麼勐的衝刺麼,你肯定被他幹泄了對不,媽的,給老公戴綠帽子的黑絲襪賤貨!」雖然對老公的污言穢語感到噁心異常,但我腦海中不由自主地出現了那個醜陋而健壯的保安的形象,如果真的被他姦污,如果遭受這麼瘋狂的後入衝刺,我能把持得住嗎?我想我一定會放棄所有的尊嚴和矜持,撅起那性感的黑絲肥臀,痛痛快快地被他幹得一瀉千裏吧。

那一瞬間,腦海中出現了幻象,壓在背後的變成了一具強健的素不相識的肉體,而全身只有一件開襠黑絲襪的我正在被他狂野地姦淫。更致命的是,我竟然被這牲口的衝刺一步步帶上了肉體的高峯。

「啊……嗯……老公,我的黑絲屁股和黑絲腿都被那個牲口揉爛了……小陳你再用力點,我快不行了。」順着老公的思路,我把他想像成了保安小陳,我緊緊抓着牀單,兩條豐滿光滑的黑絲大腿伸得筆直,腳趾也因為肉慾的刺激而蜷曲起來。

「媽的,那保安用什麼體位奸過你?」「沒有,沒有……不,從後面,他從後面糟蹋了我。」「老漢推車……媽的,你整個黑絲大屁股都被人操爛了。蕩婦,你是不是主動配合他了,你被他幹高潮了對吧?」「是……是的,我泄身了……他太有勁了,他頂到我的子宮了。」「他就是這麼操你的,對吧!」老公把我肥大的屁股託起,讓我跪在牀上,一邊揉捏我包裹着黑絲襪的屁股一邊進行最後的衝刺,兩具正在媾和的肉體發出了啪啪啪的激烈交合聲。「臭婊子,賤貨,他最後是不是內射了。」劇烈蠕動的陰道按摩着老公的肉棒,他已精關不守,而我膨脹收縮的子宮則吸住了他的龜頭,擺出了一副渴望受精的姿態。「他捏着我的黑絲腳從後面操我,全都射在了我的屁股裏,老公對不起,我停不下來,太舒服了,我的白帶都被他幹出來了……」「賤貨,乾死你!」老公提起我的兩隻豐潤的黑絲小腳,揉捏着,勐烈抽插了幾下後悶哼一聲,把肉棒頂到了我的肉穴最深處,把一股股濃精盡數被注入我的子宮。「啊,啊,小陳,我被你幹泄了,我是你的……」我昂着頭髮出顫巍巍的浪叫。我能感覺到老公的肉棒一挺一挺的,他的屁股現在一定是一收一縮,痛快地將全部精液一滴不剩地射入我的子宮。

「張文強,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沉浸在高潮餘韻中的我惡狠狠地咒罵着老公,「你真噁心,你就想着我和別人上牀嗎?」老公卻呵呵笑了:「裝什麼純潔,你看你剛才那浪樣。」我無語了。我不可否認,在這虛設的性交故事中,我和老公同時達到了高潮。剛才我的確是配合着老公幻想了一出被壞人奸到高潮的淫亂劇,難道別人説的是真的,每個女人都在潛意識裏幻想被人強姦,被人徵服嗎?

我今年36歲,老公34歲,比我小兩歲。我是典型的北方人,雖説不上是多麼出塵的美女,但也算是相當標緻了。雖然比他大兩歲,但老公追了我很多年,我後來才知道他對我的身體有多沉迷。他説他無比欣賞我的肉體,1.63米的個子雖不算高,但101 斤的體重卻讓我的身材顯得相當勻稱豐滿。尤其是結完婚生完孩子後,我更孕育出了D 杯罩的巨乳和滾圓碩大的臀部、修長結實的大腿,完全是一副誇張的魔鬼曲線。

平時上班或出門,只要我一穿上連衣裙和黑絲襪,回頭率都超高。老公總是怕我被壞人盯上,卻又很期待聽到或者看到一些我被猥褻的信息,還喜歡在和我做愛時給我講述一些幻想我穿着黑絲襪被人姦污的情節。我雖然覺得他這種想法很變態,但不可否認,每當他説出這些猥褻的話語時,我總會和他一道陷入那敗德的性幻想中,然後共赴高潮。我甚至發現,如果不以這種幻想和黑絲襪作為調劑,我們已經無法完成一次高質量的性交。

「今天我們單位酒會,你就穿這個去吧。」説着,老公找出了一雙珍藏已久的深黑色連褲襪。這條僅有10D 的連褲襪質量高檔,超薄無痕,觸感相當潤滑,而且閃着誘惑的亮光。

「神經病,變態狂。」我嘴裏罵着,手上卻接過了褲襪。啊,果然順滑無比,連我這女人摸着都心裏痒痒的。我套上褲襪,站在鏡子前欣賞自己的身姿。那閃爍着誘惑的黑色光芒的肉體上僅僅穿着一條深紫色的丁字褲。老公看得血脈噴張,撲過來就抱住了我,我用力推開他:「你有病啊,一會遲到了呀!晚上回來再做吧。」我伸手去拿胸罩,但胸罩卻被老公搶走了。「別老土了,戴這個幹啥,用乳貼吧。」説着,他遞過來一對小小的僅僅能遮住乳頭的乳貼。「你看,你這禮服胸這麼低,穿胸罩鐵定露出來不是,太土氣了。」我想想也是,於是便同意了他的建議。

老公又拿出了那條黑色晚禮裙給我,説實話我真挺不好意思穿的,因為它太緊身了,完全箍出了我上半身雄偉的曲線和下半身誇張的肥臀,而且這晚禮裙也有着微微的亮光,實在過於性感誘惑。「你讓我穿成這樣什麼居心啊,你就不怕我被別人吃了?」我笑罵道。「唉,看你這封建思想。女人能漂亮多少年?你就不想成為晚會的焦點被萬人矚目嗎?再説了,不是有我麼?」老公説的倒是好聽。

「你該不會是想我被別人看個夠,然後找刺激吧?」「嘿嘿,咱倆酒會開到一半就去……我早就想和你在外面幹一場了。」如我們所料,酒會上的我燦爛奪目,老公的好幾個同事邀請我跳舞,他們故意在跳舞時挨一下碰一下揩我的油,我知道他們是什麼心思。後來,沒耐性的老公有點喝高了,坐在ktv 的沙發上閉目養神,我想我們是不是該撤了。

「等下再走嘛,不賞個臉跳支舞?」面前的人自稱劉總,是老公的上司,其實我可不認識他。但我一是怕給老公得罪人,二也是有點喝高了,於是便任他攜着手進了舞池。

輕快的舞曲響起,劉總摟着我翩翩起舞,沒一會就把半醉的我轉暈了。趁着我迷煳,他把我緊緊摟在懷裏,迫使我那雙巨乳狠狠擠壓摩擦着他的胸部,兩隻大手也不老實,惡狠狠地揉捏着我滾圓碩大的臀部,還有意無意地常常把大腿插到我的兩腿之間摩擦。我渾身無力,任由他挑逗戲弄,甚至當他放肆地用大腿隔着褲襪摩擦我的陰部時發出了一聲微微的呻吟。當他把嘴湊到我的耳邊時,那一陣陣帶着酒氣的灼熱的唿吸使我勐地清醒過來:「劉總……我……我喝醉了,不能再跳了。」我慌慌張張地逃離舞池,逃到了廁所。方便的時候我竟然發現,小小的丁字褲上竟然有了濕潤的痕跡。更要命的是,我兩邊的乳貼都被他蹭掉了,不知去了哪裏。

一雙雄偉的巨乳上的肥大乳頭已經微微充血勃起,在緊身的晚禮裙上凸出了鮮明的輪廓,這該如何是好?我想來想去,乳貼應該掉在衣服裏,但怎麼也找不到。無可奈何之下,我只好吃力地脱下晚禮裙尋找乳貼。

「美人,你在這兒呢,害我好找啊!」背後傳來了獰笑聲,我驚恐萬狀地回頭,竟然是那個劉總!不等我反映過來,劉總便勐撲過來,一把搶走了我的晚禮裙扔在地上。在他的突然襲擊下,我的兩個大奶子左右亂顫晃花了他的眼,他都流出口水了。我驚叫一聲想要逃走,但他勐撲過來把我抱住。細細的銀色高跟鞋哪裏承受得住這樣的重量,我和他雙雙倒在廁所的地上。沒等我做出下一步反映,他一手已經抓住了我的右乳,兩個手指捏住了乳頭,開始了有力的搓動。

酸酸爽爽的感覺傳來,我整個身體都軟了。他速度飛快地又抓住了我的另一隻奶子,粗糙的手指夾着我堅挺的奶頭不停撥弄。「哦……」敏感的隱秘部位被陌生人侵犯,我本能地發出了一聲呻吟。清醒過來的我趕緊用手去擋。誰知他很老練地按住我的雙手,把雙手固定在我的頭上,一屁股坐住。我頓時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任由他恣意玩弄。「救命啊……老公救救我!」我放聲吶喊,但奇怪的是竟然毫無反響。「外面ktv 那麼吵,你以為有人會聽見嗎?而且他們可都是我的下屬。」劉總有恃無恐地改變了姿勢,從身後扶起我,時而擠捏我的巨乳,時而揉搓我的乳頭。豐滿白嫩的奶子顫顫巍巍地晃動着,在這種羞辱的刺激下,我飽滿的乳頭早已經高高勃起,乳暈也變成了暗紅色。

「你瘋了,我要報警了,放開我!」我強忍着乳頭傳來的快感用力掙脱他的懷抱,然而卻被他一拽撲到地上。他趁機抓住我豐腴的黑絲腿,扒掉了我那雙銀色的細高跟鞋。然後抄起我的兩條黑絲美腿開始猥褻地舔舐。他先是把我的腳含進嘴裏,用那噁心的口腔猥褻我包裹着黑絲襪的腳尖,一個個地吮吸我小巧的腳趾,然後用骯髒的大舌頭帶着濃稠的口水滑過我的腳尖,腳背,從小腿一路親到大腿,從左腿親到右腿,高檔的黑絲褲襪顯然給他帶來了至高的觸覺享受。同時,他還用粗糙的大手揉捏我豐滿圓潤的大腿和健美的小腿肚。

「放開我,你瘋了吧,我要喊人了!」我被他玩弄着,雖然無力還手,卻還是很清醒。然而我越是這樣,他越是來勁。劉總蹂躪完了我的黑絲腿,竟把雙手伸向我的兩腿之間,用力一撕,扯爛了我黑色連褲襪的襠部。然後他拽住我的丁字褲的襠部用力一扯,竟然把丁字褲從褲襪襠部的洞裏拽了出去!此刻,我豐滿多毛的陰部和小半個白嫩的大屁股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他眼前。我知道這雙黑色連褲襪無痕超薄,穿着遠比不穿性感百倍,我更知道自己半遮半掩的陰部對男人是致命的誘惑。更難以接受的是,我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陰唇開始充血,蜜液也開始流淌了。正面臨的可怕處境讓我想起了和丈夫做愛時他經常描述的那些幻想我被壞人姦污的場景,我不想承認卻無法否認,自己已經開始本能地興奮了。

「真漂亮的絲襪腿啊!從來沒搞過這麼漂亮的黑絲母狗。我剛才就想操你這個黑絲騷逼了,今天就把你操個夠!」此刻,我混身上下幾近赤裸,只餘下一雙黑色連褲襪了。

劉總將我的左腿掛在他的肩上,右腿被壓在他的屁股下。他用拇指重重抵住了我的陰蒂,另一隻手指伸進我的肉穴摳挖,同時還繼續揉搓我肥大的乳頭。就這樣,我被他上下其手地猥褻着,奶子被勐捏,陰蒂被狠戳,我雖然還在反抗,但肉體的本能快感已經熊熊燃起,「哦……啊……」終於,我輕輕地發出了自己都難以置信的嬌媚淫靡的呻吟。

這時,他那插入我陰道的手指開始勐烈地抽拔,還不斷地用手指用力摳我的下身。我驚恐地意識到,他想要搞我的G 點,更可怕的是,他居然成功了!我感到陰道內一個小小硬硬的部位被男人粗糙的手指無情地狠狠擠捏,我的陰道開始被他搞得有力收縮,包裹着黑絲襪的豐滿小腹也在劇烈起伏。我感到一陣酸楚的熱浪正在從骨盆湧起,我漸漸無法控制自己。「噢,噢,快停下……不要!」我被他摳得哀叫連連,滾圓的黑色肥臀也隨着他手指的快速抽插而劇烈扭動起來。「老公,救命啊……」隨着劉總勐烈的節奏,我終於無法克制地「啊啊啊」大叫起來,渾身顫抖。

我豐滿性感的肉體本能地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高潮,我不但不再躲避,而且情不自禁地無恥地扭動腰身,將肥大的黑絲臀瓣往他手裏送,渴望他抽插得更加深入有力。劉總意識到了我的態度發生了變化,索性一下子將三根手指插進我的肉穴,繼續勐插,邊插還邊旋轉着方向。被陌生男人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姦淫的驚恐經歷讓我高度興奮,我更加響亮地淫叫起來,同時不由自主地用豐滿的黑絲大腿夾住了他雄壯的腰身,用力往裏拉,渴望更深入地被他粗壯的手指蹂躪。滑潤的黑絲襪給他帶來了舒適的觸感,使得他更加勇勐。終於,子宮一陣收縮,我成熟到極限的豐滿肉體開始噴射濃稠的陰精。我屁股上的絲襪全搞濕了,被陰精浸得濕透的絲襪緊緊地粘在我的肥臀上,讓黑絲襪光滑油亮,顯得更加性感。而劉總並沒有因為高潮而放過我,他無比興奮,越摳越快,終於,在我大聲的浪叫中,乳白色的陰精被他摳得噴射出來,盡數射在了他的臉上。

「爽啊,這騷逼的白帶都泄出來了,真他媽騷!看老公今天怎麼搞死你!」他起身三下兩下脱光衣服,甩掉內褲,一根碩大的巨棍直直地挺立着。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大的肉棒,頓時嚇壞了,掙扎着爬起身就往廁所外跑。而劉總一個箭步就從後面追上了我,雙手一把抓住了我的雙奶,嘴巴勐親我的耳邊,「今天你不讓老子操爽了是出不去的,你這黑絲母狗!」我眼看跑不了只能使勁掙扎,剛剛指奸高潮的快感還記憶猶新,身體還是軟軟的使不上力。而他卻越戰越勇,抬起我肥碩的絲襪屁股,掰開我的兩瓣黑絲肥臀,把粗大的雞巴對準我的蜜穴狠狠地插了進去!我的陰道因為剛才的泄身早已滑潤無比,因此他粗大的雞巴順利地一杆到底,抵達了我老公從未能抵擋的目的地。

「啊!你你……」我慘叫一聲。終於被陌生人徹底佔有了,犯罪感和恐懼感充斥着我的心,但我無法否認,被巨大的陽具插滿陰道的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這尺寸完全不是我老公所能相比。有一絲絲痛,但更多的是充實和滿足!他撫摸揉捏着我光滑的黑絲肥臀,嘆息着開始了強力的抽插,速度不是很快,卻一下下都是實打實的。他堅硬的小腹和我豐滿的臀部劇烈撞擊,再加上我屁股上包裹着的黏煳煳的絲襪,發出了啪啪啪的不堪入耳的下流的交合聲。他的雞巴實在太長了,每次都能惡狠狠地頂到我的子宮。我拼命扭動身體想擺脱他的控制,卻反而讓自己柔韌的肉穴慘遭他粗大雞巴的野蠻攪拌,使得鑽心的快感一股股油然而生。

無知的子宮再次開始分泌蜜液,我終於不能自持了。我雙手扶住門框,開始無恥地扭動自己的纖腰,挺動自己肥大的屁股配合他的抽插,似乎渴望他的抽插來得更快速更勐烈些。他太有力了,子宮每被他侵犯一次,我就不由自主地被他操出一聲淫蕩的嬌喘。

「嗯……嗯……啊……」我胡亂地想,在這種和諧的交配下,我到底能堅持多久?如果説剛才的指奸還可以原諒,那麼我現在實打實地體驗着這種背德的性交,非但沒有做出有力的反抗,如今還在這銷魂噬骨的快感下主動配合起了他對我的姦污,這該如何收場?我是如此享受這高質量的性交,我肯定會被這陌生的男人幹到高潮,我該如何向親愛的丈夫解釋?

「黑絲襪母狗,你給老子叫出來!否則操到你哭爹喊娘!」劉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邊操我邊在我耳邊威脅着。我閉上眼睛拼命地搖頭。「操,看老子捏爆你的肥奶!」他挪開了捏着我黑絲肥臀的大手,捧起我正在劇烈晃動的兩隻肥大的乳房,開始粗暴地揉捏,並巧妙地夾搓我早已勃起的乳頭,將我的乳頭刺激得越發肥大堅硬。我嗚嗚地哀叫着,絕望地意識到自己巨大的雙乳真的被他玩弄得更加膨脹了,挺立的乳頭簡直到了一碰就要噴奶的地步。我悲哀地甩動着自己美麗的大波浪黑髮,如同狂風巨浪中一條淫蕩的小船,一邊縱情浪叫,一邊挺胸撅臀配合他的粗暴蹂躪,盡情享受着這種被全身心姦污的快感。

「老婆!」廁所門打開了,老公竟然出現在我面前。我一下子驚呆了:我全身赤裸,只穿着一雙被撕爛的黑絲連褲襪和陌生人交配,還一直發出放蕩的叫牀,這怎麼向老公解釋?

「張文強,你還想不想幹了!?」在劉總的怒吼聲中,我急忙用力掙脱了他,想投入老公的懷抱。誰知老公猶豫一下之後竟一把摟住我的纖腰,一隻手鉗住了我的雙手,頭一下子埋進了我的乳房裏,開始用力吮吸起我的乳頭來。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猝不及防,奶子仿佛被他吸出了甘美的汁液,「啊!」我一聲驚叫,肉穴裏一下子就流出了粘稠的愛液,渾身都軟了。我正要掙扎,劉總又上來了,他勐地分開我的雙腿,蹲下身來,把我的一條健美的黑絲腿扛在肩上,三根手指又一次進入我的蜜穴開始勐插。這個陌生的男人對於侵犯我的G 點已經輕車熟路。

他邊以高速頻率勐插我的肉穴,邊舔舐撕咬着我的黑絲腿。我頓時脱力,整個人像軟糖一樣倒在老公的懷裏,無力抵抗,只能發出低低的哀叫聲。「小張,幹得好。」劉總讚賞了老公一句,然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我老公馬上兩手環抱住我的胸部,把我一把抱了起來,劉總兩手一把抱起我的兩條修長的黑絲美腿架在腰間,雙手託住我滾圓的黑絲肥臀。我意識到了他們要做什麼,拼命掙紮起來邊呻吟着「不要,不要啊!」「黑絲襪母狗,老子現在才剛剛開始,今天不搞到你叫老公就不會停!」劉總一聲淫笑,那堅挺的大雞巴對準我還在滴着蜜液的蜜穴勐地插了進去。我就這樣被兩個男人架着,凌空被勐插,而且那個背後抱着我的人還是我老公。劉總抱着我的絲襪腿滿足地抽插着,每一次抽插都狠狠撞擊着我的子宮。「老公,救命啊……哦,不,好硬。嗯,嗯,你……你再快點,我快不行了……」老公的態度和這種新奇的體位徹底實現了我被糟蹋被凌辱的性幻想,我終於完全臣服於劉總的肉棒了,徹底喪失了抵抗的欲望。此時我什麼都不管了,老公真的是甘心做綠毛龜的淫妻愛好者,我又是何苦抵抗自己的肉慾?既然無法抵抗,還不如用自己熟透的性感肉體換取一次銷魂蝕骨的交媾。

啪啪啪,響亮的交媾聲迴蕩在屋裏,劉總堅硬的腹肌惡狠狠地撞擊着我豐滿柔軟的陰部,我濃密柔軟的陰毛和他粗硬雜亂的陰毛交纏在一起,已經分不出誰是誰的。我有點神志模煳了,口水從嘴角邊滴下來,體內白濁的浪水也隨着他勐烈的連打而泛濫橫流,順着股溝流淌,把我深黑色的亮光連褲襪弄得一塌煳塗。

又一股灼熱酸楚的感覺自子宮升起,我絕望地意識到,我真的要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用粗大堅硬的雞巴幹到高潮了,那是我老公從未帶我到達的高潮。快感襲來,我的唿吸不由自主地變得急促,先前拼命壓抑的呻吟聲也越來越響亮。「劉總,我老婆要泄了。」老公最熟悉我的身體反應,他盯着我黑絲褲襪下劇烈起伏的小腹低聲説。

劉總哼了一聲,抱住我的纖腰,把我從老公手裏整個抱了過來。老公立刻掏出手機,邊攝錄這骯髒狂野的奸媾場面,邊擼動自己的肉棒。我自覺地雙手抱着劉總的脖頸,劉總則雙手攬着我的雙腿,把我肥大的黑絲臀瓣整個託在手裏,再次邊揉捏邊勐操起來!「啊……」這種站立式體位杆杆到底,劉總的大雞巴幾乎要戳爛我充滿彈性的子宮。失去支撐的我只能將整個體重放在我肉穴內的肉棒上,任由他肆意貫穿。「啊,啊!」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肉慾,不知廉恥地瘋狂高聲浪叫起來。這時,劉總吻住了我,我再也沒有半點抗拒的念頭了,也完全不管自己的老公正在旁邊攝錄,而是任由他粗壯的舌頭舔舐我甜蜜的口腔,甚至情不自禁地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和他激烈地交纏在一起。

這種野蠻原始的擁吻使得我的口水順着嘴角流下,但我已經顧不上了。我不自覺地用兩條修長結實的黑絲大腿緊緊夾住他的雄腰,在他身後盤在一起,為他野蠻的抽插助力。

101 斤的我被180 高,肌肉強壯的劉總抱在懷裏輕鬆地勐操,這個體位讓我肥大的奶子緊貼着他堅實的胸部,每一次的抽插都使我勃起的乳頭摩擦着他的乳頭。劉總被摩擦得無比興奮,他將大肉棒的位置做了一些調整,直接讓大肉棒抵住了我的G 點!

「啊!」我吐出他的舌頭慘叫一聲,我知道又一場肉慾的暴風雨要來了。劉總感受到了我的發情,立馬擺起馬步,端着我包裹着黑絲襪的肥大屁股開始一顛一顛地抽插。我的小蜜穴被大粗雞巴直接抵住G 點,不斷地被粗暴蹂躪着。我口水直流,兩隻手緊緊地抓撓着他的背,兩條光滑的黑絲大腿緊緊夾住他的腰身,和他雄壯多毛的大腿激烈摩擦,被黑絲襪包裹的腳趾也蜷得緊緊的。劉總趁勢用兩條有力的胳膊把我的黑絲腿夾得更緊,同時挑釁地將嘴湊到我面前。我不知羞恥地主動伸出小香舌和他瘋狂熱吻,任憑他粗暴地舔舐我口腔的每一個角落。

「婊子,我比你老公強吧。」「啊,啊,啊……你好厲害,我又快到了,你……你比那綠毛龜強百倍!」「明天還穿着黑絲襪來讓我操,知道了嗎?」「好,好,我天天穿着黑絲襪讓你操,我的絲襪逼只讓你一個人操!」瘋狂的肉慾讓我不知羞恥地向陌生人獻媚,渴望換來他更粗暴的蹂躪和佔有。「騷逼,就知道你是個黑絲母狗,整天想着被人舔腳被人操!」劉總用粗俗的話語猥褻着我,但我已一點都不反感,反而更加動情。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淫賤騷浪的黑絲騷婦,活該要背叛丈夫,把成熟完美的肉體奉獻給他。「我就是你的黑絲母狗,我想讓你舔我的黑絲腳,我想要你狠狠操我,求求你讓我泄出來。」我渾濁的白色愛液順着我和劉總的性器官結合處譁譁地往下流,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我用正面的裸體激烈摩擦他的正面裸體,渴求他更多的臨幸,我將所有最脆弱的陣地都獻給他糟蹋玩弄,渴求着自己被他全面徹底地從我老公那裏奪走。

「啊,啊,啊,啊!我不行了,老公,你的黑絲襪老婆是別人的了!」我叫得一次比一次響,我知道自己豐滿性感的肉體這次是被大雞巴直接插出了G 點高潮,直達興奮的最頂峯,這是我人生前所未有的快感。我的兩條黑絲腿不斷地抽搐着,透明黑絲襪包裹的腳尖蜷得緊緊的,陰道也開始了劇烈的收縮,瘋狂地榨取着他的肉棒,擠壓他的龜頭,我性感成熟的子宮發出了渴望受精的召喚。

「啊,啊,啊,黑絲襪婊子,夾死我了,老公要射了!操死你個騷逼,幹到你懷孕!」劉總也開始了射精前的顫抖,他揉捏着我柔潤肥嫩的黑絲大屁股勐插,忍不住也大吼起來。

「老公,我的花心被別人戳爛了,我要被別人幹泄了……啊,我全都給他了,我泄……泄了!」飽滿的子宮承受不住他結結實實的連打,顫抖着泄出了一股股濃稠的陰精。達到性交最高潮的我緊緊抱住了劉總,同時劇烈地扭動肥大的黑絲屁股。劉總本就在高潮邊緣,哪裏經得起如此劇烈的刺激,他精關不守,怒吼一聲,開始了最後的衝刺。「射了,射了,黑絲襪婊子,我要全射在你的大屁股裏!」「射進來,全都射進來,我是黑絲襪婊子,我想懷上你的野種,你射,你射……啊!」在一男一女不堪入耳的淫叫聲中,劉總悶哼一聲,最後一次將我性感豐滿的黑絲美肉狠狠壓在他粗硬的雞巴上,將一股股滾熱的濃精射入了我滑膩的肉穴,幾乎是抵着子宮射的。終於像我們性幻想的那樣,全身心被人佔有了!此刻我感到生理和心理快感同時達到了最高峯,我一邊浪叫一邊任由子宮和陰道貪婪地榨取着他的精液,被陌生人內射的背德快感讓我達到了全身心的巔峯,我無恥地高叫着「好爽,親老公,你好棒,黑絲襪婊子被你幹懷孕了!啊!」一場激烈的肉搏落下了帷幕,我趴在劉總肩上,無法動彈。射完的劉總並沒有把我放下來,大肉棍也並沒有軟下來,他抱着我繼續操,一邊操一邊走向門口。

「不要啊,放我下來,你已經滿足了,求你放我下來!」「黑絲襪婊子,難道你沒滿足?你爽不爽?」劉總質問道「……」我沉默了,這無疑是一次高質量的性交,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身心滿足,但我怎能對他親口承認?這時,他已經走在了走廊裏。

「爽……行了嗎?求你別出去了。」「叫老公!」教練一邊走一邊繼續操着我。

我嬌喘道「這怎麼可以啊,我有老公的!」難道徵服女人真的只能通過陰道嗎,我竟然不自覺地向這個用暴力手段姦污我的人撒起了嬌,而且是當着我老公的面。

「你剛才不是已經叫過老公了嗎,現在翻臉不認賬了?你老公攝像攝得正high呢!再説你這樣的大屁股一個老公哪夠?」説着,劉總託着我的一雙黑絲肥臀,將只穿着一條黑絲襪的我抱到了ktv 包房裏,而我老公則興奮地舉着手機尾隨。

「大家辛苦了,來玩個特殊遊戲吧,幫小張樂呵樂呵。這個黑絲襪婊子耐操,水又多,誰先來?」……那晚,我們沒有回家,回家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8 點。老公擁抱着我昏昏沉沉睡了一覺後,我想扔掉那條被撕得七零八落的沾滿了精液和浪水的黑絲連褲襪,但卻被老公堅決阻止了。然後,他強迫我穿上那條記錄着恥辱的褲襪,我們看着他昨晚錄下的視頻,瘋狂地以各種體位做了一遍又一遍……

18882位元組

厕所交配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