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禁小説】初露鋒芒

武鬥沒有想到彭川衞會啓用花娟。這使他感到很意外。但反過來一想。又覺得有道理。彭川衞是不是把花娟上了,所以他才用她的。

如果是因為這個啓用花娟,那麼彭川衞就太不明智了。「大哥,你不能因小失大吧。為了一個女人就妄自菲薄。」

「兄弟,你這花啥意思?」

彭川衞沒明白武鬥的話。

「大哥。你既然這麼説。我這個總經理就不要了。」

武鬥不高興的説。「其實這個總經理對於我毛用都沒有。我有煤礦這塊就行了。我是收入並不比你們差。甚至比你們要高。對於有素質的人,用精神説話,對於世俗之人,用金錢説話。」

「兄弟,精闢,你快成為哲學家了。」

彭川衞説。「其實,你説你兼這個總經理也不啥用,就是名字好聽。還是讓賢算了。」

説通了武鬥,彭川衞在第二天的全公司的大會上,任命花娟為公司的總經理。

「各位領導,同志們。大家好。很榮幸我成為公司的總經理,」

花娟在任職大會上慷慨陳詞。「這個榮耀落在我的身上,我感到非常自豪和光榮。但我在感到榮幸的時候,又感到任重道遠。對於公司的前景憂心忡忡。因為現在公司非常的不景氣。」

這次會議武鬥沒有參加,省得彭川衞在宣佈辭去他的職務時產生不必要的尷尬。

「既然,我擔任了公司的總經理,」

花娟繼續説,「就有信心和決心把公司治理好,讓廣大幹部職工走向富裕。」

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掌聲經久不衰。

「現在公司面臨着很多的問題,都需要改革,改革就有陣痛。」

花娟繼續説。「下一步,就要徹底的扭轉我公司的的現狀,讓它從新在市場的浪潮中站立起來。」

台底下又一次響起熱烈的掌聲。這掌聲鼓勵了花娟的情緒,使她的講話更加熱烈了起來。

「公司發展到現在有很多沉重的包袱。我們必須要把這些包袱甩掉,輕裝上陣。」

花娟越説越激蕩。「企業要創新,就得轉型,接下來我們要轉型,引進一些先進的項目。拋棄一些不穩定的企業,比如煤礦,像這種高風險的企業,一定要從我公司清理出去。」

花娟在全公司的幹部和工人大會上公開強調要將煤礦從公司分離出去,沒有魄力是不敢説的。

「好,贊成。」

台下工人異口同聲的説。「我們支持你,花總經理,你就是我們的領路人。」

花娟的話説出了工人們的心聲。台下熱情洋溢的掌聲此起彼伏。經久不衰。

花娟在全公司裏得到了支持。卻惹怒了武鬥。「***什麼玩意。憑着裙子往上爬,竟然搞到我的頭上來了,真***不是東西。」

武鬥聽了劉副礦長對他的匯報,發火的説了上述的話。「就是也不知道彭董事長咋想的?」;劉副礦長附和着説。

「就是,真是老煳塗了。女人嗎,咋能隨便重用啊。」

武鬥氣憤的説。「不知道彭川衞發什麼神經?」

「武礦張,對了,這是不是彭川衞玩的啥計策?」

劉副礦長提醒着説。「他把花娟推到前面,他在幕操縱。從而想擺脱咱們。」

「這的老傢伙真是老謀深算。」

武鬥説。「我明白了,他是不想要咱這個煤礦了,從咱們這兒也沒拿到啥油水。所以想把咱們仍出去。他又礙於跟我的交情,不好開口,所以用花娟來對付我,我懂了,這隻老狐狸真夠歹毒的。」

「武礦長,你分析的很對。」

劉副礦長説。「咱們的存在對於彭川衞是一種危害。因為最近經常聽到礦難的發生,彭川衞害怕了。如果咱們從他的公司裏剝離出去。一但發生了礦難,就與彭川衞沒有關係了。所以他用花娟將咱們清除公司,孫子兵法有這條秒計;借刀殺人。」

「這個老傢伙夠毒的啊。」

武鬥説。「不在他公司就不在,在也只是個名子,顯得咱礦對外大點,如果不是就是個體小礦。」

「是的。咱們就是買這個名。」

劉副礦長説。「咱們經營必須找個靠山。沒有名字絕對是不行的。」

武鬥有些撓頭了起來。如果真像他們猜的那樣,花娟把他們踢出去咋辦?

「那咱們必須找個合作夥伴。不行跟鄉鎮合作。」

劉副礦長建議着説。「這是最下的策略,能跟公司繼續合作下去更好。不過,我看這種可能性不大。」

事情還真讓他倆猜對了,花娟上任沒幾天,就邀請武鬥來公司開會。請柬的辦公室主任張雅送過來的,曾經張雅跟彭川衞鬼混過,現在張雅有了老公。跟老公正正經經的或起了日子。

「我不參加你們公司的會議,因為我已經不是總經理。這個會議跟我無關。」

武鬥接到張雅遞給他的請柬説。

「這是花總經理的意思。」

張雅莞爾一笑,説。「我只是跑腿的。我想你還是去聽聽,花總特意強調讓你去。如果你不去將終身遺憾的。」

張雅話裏有話的話,使武鬥不敢小視。武鬥怔怔的望着張雅不知説啥是好。

武鬥還是硬着頭皮來公司來參加會議了。

「你好,武礦長,」

花娟在會議室看到了武鬥慌忙迎了上去。跟武鬥握手。「歡迎,武礦長七千來參加會議。」

「謝謝你的邀請。」

武鬥假裝跟花娟客氣的説。他仔細的打量花娟一番。花娟今天身着一襲華麗的旗袍。身材顯得阿娜多姿。旗袍的顏色依然是她愛的紅色的。

旗袍不是每位女人都能穿的,必須身材適中,並且身材必須高挑。花娟的身材就是這魔鬼般的身材,所以穿上這套旗袍更加光彩照人。秀麗大方。武鬥望着這位迷人的女人,心中所有的怨恨都煙消雲散了。

「不必客氣。」

花娟説。「你請坐,」

花娟坐在橢圓型的桌子正中。彭川衞沒有出席會議,會議是由花娟主持的。其實這次會議本上就是花娟倡導的。彭川衞幾乎把公司的所有權利多下放到花娟手裏。他想讓花娟收拾這個殘局。

「大家好。人已經到齊了,現在開會吧。」

花娟説。「今天開會的重點就是要把煤礦從我公司分離出去,」

花娟並不避諱,而是一針見血的指出今天開會的本來目地。花娟這種大氣的精神,令武鬥震撼。他沒有想到一個女人會有這種魄力,這種魄力連彭川衞都沒有。

「武礦長,你可以發表你的看法。」

花娟望着武鬥説。「其實,你們礦從公司裏出去,對你們和我們都有好處。」

「説説看。」

武鬥望着花娟説,「首先你們可以不向公司納税了,」

花娟説,「這給你們減輕了壓力。對於我,我們的好處。就是不再為你們的安全擔驚受怕了。」

「花娟,你真直爽,我佩服你,」

武鬥説,「既然,你把話説到這份上,那好吧,我同意退出公司,自己經營煤礦,以後與你們公司無關。」

「好,我知道武礦長也是豪爽之人。」

花娟説。「所以我喜歡把話説到明面上。雖然你們跟我們已經分開了,以後用得着我,你儘管吱聲,能幫忙的一定幫忙。」

「當然了。花娟我真的佩服你的才幹,以前沒有發現你。」

武鬥讚賞着説。「你真是個人才啊,」

「武礦長誇獎了。」

花娟説。「其實,我那有什麼才啊。你太抬舉我了。」

「真的,花娟,你太有才了。」

武鬥説。「如果你能做我的副手,那我的煤礦會更加強大。只可惜這些只能想像了。」

「武礦長,既然你同意了從公司裏撤走,那咱們把協議籤了吧。」

花娟衝着武鬥淡淡的一笑説。「張主任,把協議拿來。」

張雅嫋嫋婷婷的拿着一摞紙走了過來。攤在武鬥面前,武鬥看了看花娟,又看看張雅非常無奈的籤了合同。

「武礦長,謝謝你的合作,一會兒去食堂用餐。今天我要好好陪陪你,喝得一醉方休咋樣?」

花娟嫣然一笑的説。這一笑笑酥了武鬥半截身子。「太好了。説話算數。」

「當然。」

花娟説。「這協議你保存好。」

花娟囑咐着説。

武鬥望着花娟,心想這就是那個曾經跟他聊天的那個女人嗎?這個女人太神奇了,做事滴水不漏趕上了阿慶嫂了。

武鬥跟花娟交戰的第一回合敗下陣來。這個女人讓他輸得無言以對。

花娟的戰術得到了勝利,她沒有想到,過武鬥這關這麼順利,這使她大喜過望,她又開始策劃下一步的改革方案。這種方案更加大膽。她需要更大的勇氣,這對她是個更加嚴峻的考驗,因為她要在全公司實行減人,不知道這個計劃能否順利? 花娟下個計劃想人事改革,這是一項挨累不套好的事情。然而不改革又沒有發展。花娟經過了深思熟慮的拿出了改革方案。減員增效。

就在花娟信心百倍準備動作時。她突然在網上看到了商機。強強合作。她想起了陶明。陶明現在經營的是客運公司。前竟非常看好。如果能跟他強強合作。一定能使公司擺脱困境。

花娟拿起手機,撥通了陶明的電話,花娟有很長時間沒見到陶明了。打這個電話覺得很生疏。甚至手機裏傳來彩玲聲音時,花娟緊張的都想掛了。

「花娟啊,今天咋有時間給我打電話?」

電話接通後。沒等花娟説話,陶明先開口了。「日頭是從西邊出來。」

「是嗎?我給你打電話不可以嗎?」

花娟問。

「可以可以求之不得。」

陶明慌忙説。「你在那?聽説你高升了。你過來我們慶祝一下好嗎?」

「我在公司,你在那裏?」

花娟問。

「我也在公司。」

陶明説。「你啥時候過來?」

「等一會兒,我手頭還有點工作。忙完就過去。」

花娟其實現在沒有事,但她為了矜持。故意的推辭。想讓自己更加莊重的出現。

花娟百無聊賴的上一會兒網。驅車來到陶明的公司。自從花娟想起跟陶明合作,就把減員增效的計劃放棄了, 她覺得減人增效不是個策略。是個下策。最好還是引進項目使更多的人能就業。這才是她的宗旨。

「花娟,最近你更加漂亮了,有內涵。」

花娟在陶明的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後,陶明説。「發現你最近的修養太好了。」

「向了,你別奉承我了。」

花娟四周掃了一眼。「李晴呢?咋沒有看到她?」

「你咋這麼關注她?」

陶明有些發楞的看着花娟,不明白她的意圖。

「沒啥,隨便問問。」

花娟嫣然的一笑説。「你多心了?」

「不至於這麼淺薄吧。」

陶明説。「花娟,最進好嗎,我真的非常懷念,咱們在一起的日日夜夜,非常美好。」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花娟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雖然花娟嘴上這麼説,但她很是很感動的,她想起來跟陶明在一起的美好的生活,怎麼能忘記呢?

「我真想能重複過去的生活。那是一段美好的幸福的生活。」

陶明深情的説。「不知道還能不能重複?」

「你還是死了這份心吧。」

花娟説。「在一起時不知道真惜。分開以後才後悔有用嗎?」

「都怪我。」

陶明深情的望着花娟説。「我真想從頭再來。」

「咱們還是談正事吧。」

花娟一本正經的説。

「啥正事?」

陶明有些發蒙的望着花娟。他不明白她話的意圖。

「陶明,你公司現在咋樣?」

花娟問。

「你指的是那方面?」

陶明問。

「當然是經營方面了。」

花娟説。「現在你的公司聽起來挺龐大,不知道內需如何。是不是表面現象。」

「這是商業秘密。」

陶明望着性感迷人的花娟,説。「花娟,你能把你公司經營情況説出來嗎?這是大忌。」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誤會了。也是我沒説懂。」

花娟解釋着説。「我是想跟你公司合作共同的把這個車行辦好。你覺得咋樣?」

「跟我合作,為什麼?」

陶明靜靜的打量着花娟,花娟身着一條紅色的衣裙,使她美麗的臉頰更加嫵媚。

「我覺得一個企業要想做強做大。首先就得橫向聯合。」

花娟侃侃而談。「所以我想起; 你,想跟你聯合。共同發展,你看如何?」

「咱們能合作啥?」

陶明説。「我開的是車行。你們公司有啥。沒有一個是實體。聽説你們把煤礦分割出去了。是嗎?」

「是的。」

花娟覺得跟他有點談不攏。「你咋對這件事這麼關心,既然你不想跟我合作,你也不應該奚落我啊。」

「花娟,我沒有奚落你啊。」

陶明來到花娟身邊,一股醉人的香氣撲鼻而來,使他渾身為之一爽。他在花娟身邊坐下。説。「花娟,你們公司現在是不是很艱難?不然你不會跟我合作的。」

「有點,」

花娟往外挪了一下身子,想跟陶明拉開距離。「所以才找合作夥伴,你也不想幫我,我看算了吧。」

「花娟,只要。你跟了我,啥都好説,將來這有公司也歸你管理,何必為別人賣命呢,再説彭川衞也不是啥好貨。為他賣命犯不上,」

陶明説。

「我不是為他賣命,我是在為我自己工作。」

花娟糾正着説。「既然公司這麼信任我 ,我就要對得起公司。」

「花娟,你何必要這樣啊。」

陶明抱住了花娟。花娟並不有躲避。任陶明抱着,陣陣幽香飄進了陶明的鼻端。「我希望咱們還像從前一樣。事業是男人的不是女人的。」

陶明把頭貼在花娟的嵴背上,使勁的嗅着花娟陣陣的體香。

花娟站了起來,同時也掙脱了陶明的束縛,「我是個不或頭的女人,你別想。我就問問你,咱們公司合不合作,如果你沒這個意向,我從新找人合作。」

「花娟,你還是這種性格。」

陶明説。「你説説咱們合作咋個合作法?你到把我弄蒙了。你們公司能幫我什麼,或者我的公司能幫你什麼,咱們兩家公司格格不入。」

花娟這才意識到,她今天跟陶明説這些有點欠考慮。是一種失誤,她咋能跟陶明的公司合作呢,這明顯就是管陶明要錢來了,其實她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最首先想起來的還的陶明,她這純屬於變項的向陶明伸手。

花娟意識到這一點了,便不再提了,她在琢磨新的方法,要不是不是還跟煤礦合作?雖然煤礦隱藏着很大的隱患,可是煤礦給公司納税這一塊還是很可關的。花娟徘徊了起來。 其實花娟還把陶明當成一家人,有啥事拿陶明不外,向這次她想跟陶明合作跟本就沒有走大腦,這個叫合作簡直就管陶明要錢一樣。她公司有啥?只是一個架子,而陶明公司的實實在在的火熱着,怎麼能跟她合作啊,如果合作簡直就是陶明的公司在養活着她的公司,陶明是商人,這種賠本的生意咋能幹呢?

花娟意識到了這一點。覺得自己有點突兀。後悔不該來,「花娟,要是你的公司,我可以幫你,」

陶明説。「無論從那點的交情上我都應該幫你,但是這個公司不是你的。你只是給人打工而已。如果你把公司辦好了,最大的受易者是那個令人厭惡的彭川衞。就憑彭川衞我也不跟他合作,他的人品極壞。」

「既然你這樣説。我也不想給你合作了,我找你不是向你要飯,希望你不要以為自己財大氣粗就瞧不起人。」

花娟嗔怒的道。「我來是跟你談判的,不是來乞討的。這一點我希望你要放準自己的位置。」

「花娟,你誤會了,我不是沒有看不起你的地方。」

陶明解釋着説。「我是針對事不對人,咱們討論這件事,就要説出事物的本質。」

這時候傳來了兩聲輕微的敲門聲。花娟慌忙站了起來,因為她跟陶明同時坐在一張沙發上,這樣會讓人產生誤解。

敲門人沒等陶明説出請進,就推門而進了。來人是衣着光鮮,花枝招展的李晴。她嫋嫋婷婷的走了進來,細跟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咯咯聲。

「花娟經理在啊?」

李晴嫣然的一笑。便毫不客氣的坐在沙發上。沙發裏坐着陶明。李晴挨着陶明坐下了,在李晴坐下時。有一個撩人的動作。她撩了一個白地黑格的裙子,裙子裏裸露出迷人的春色。十分誘人。這種姿勢是在向花娟挑釁。「啥時候來的?」

「剛來。」

花娟很有禮貌的説。「我回去了。你們聊吧。」

花娟拿起桌上的包,就往外走。其實花娟紅色的衣裙並不比李晴遜色,甚至比她的衣裙更鮮豔。但是花娟不想跟她比,她覺得沒意思,剛剛在她心理對陶明建立起來的好感,在李晴到來的一瞬間,煙銷灰滅了,因為李晴使她想起了很多傷心的往事。她不想讓這些往事再次的傷她的心,儘量的迴避,所以她選擇了離開。

「花娟,等等。」

陶明喊住了花娟,説。「走咱們出去吃頓飯。」

「不了,你們去吧,我有事。就不去了。」

花娟將包背在肩上。凸凹有致的身材在紅色的裙子裏曼妙出來。曲線迷人。性感嬌豔。

「那怎麼行。」

陶明追了過來。李晴給跟了出來。「你到我公司來一趟挺不容易的,怎能空腹就走呢?」

「我真的不去了。你倆忙吧?」

花娟走到陶明公司的廣場上,她那輛紅色的跑車就停在廣場上,花娟從包裏掏出遙控器。順手一按。車子發出吱吱的聲音。花娟來到自己的車前。拉開車門鑽了進去。

陶明也湊了過來,他也不管花娟願意不願意,拉開後車門鑽了進去。李晴也隨後跟了過來,她也沒用人讓,拉開車門鑽了進來。

「新買的車啊,真爽。」

李晴讚美的説。「當官就是不一樣。」

「我也不開車了,」

陶明説。「今天就讓花娟給我當一次司機。」

花娟不理他們。一給油門。紅色的跑車在平坦的公路上行駛了起來。由於車窗都開着,涼爽的風罐滿了車裏,整個車裏給人的感覺就是爽朗。

彭川衞現在就算退了下來。也就閒了下來,其實他還是在控制公司,他現在為什麼讓花娟出來主持工作,主要的原因就是想避避風頭,因為武鬥那的煤礦的瓦斯很讓他頭疼,他想拋開這個煤礦,但是以他跟武鬥的關係,他也好開口説這樣的話。於是他想去了花娟。這件事讓花娟去説最好。現在他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是花娟給他擺平了這些錯綜複雜的關係。花娟就是他的槍。

彭川衞並不是真的不愛他手中的權利,他只是想放權來完成他想要達到的目地,現在他再也不用為煤礦擔驚受怕了。卻發現自己的權利小了。自己每天幾乎沒有事做,一切事情都由花娟去做。這讓這位一生一貫掌握權利的人有一中失落感,他想收回花娟的權利,可是眼前面臨着武鬥,他也不能往回收。他沒有想到武鬥這麼通快就答應了花娟的要求。

彭川衞驅車來到武鬥的礦上,彭川衞首先在走廊上遇到的是劉副礦長。

「這不是垂簾聽政的彭總嗎?」

劉副礦長冷嘲熱諷的説。「這回有時間遊山玩水了。我真羨慕你啊,有都時間。這一天天把我忙死了。」

「劉副礦長,你啥意思。」

彭川衞站在走廊上。「看我下來就諷刺我?」

「我那敢。」

劉副礦長賠着笑臉説。「我只是説了句真心話,董事長我真不明白,你為啥要把總經理這個位置讓給花娟。她一個女人懂啥,在説讓這個女人當總經理,讓外面人咋看,都以為,這個女人是你的姘頭呢。」

「這是世俗人的心裏狀態。」

彭川衞説。「一個女人要想做一番事業,就會遭到別人的白眼,和非議,這是不可取的,我到想跟花娟有點故事,可是就憑我這樣,那能得到她的青睞啊。」

「你倆真的沒故事?」

劉副礦長説。「我不信,如果你倆秋毫無犯你怎能把總經理這個位置給她啊,甚至你都不顧你跟武礦長這麼多年的情義了。」

「這是工作需要。劉礦長我希望你不要跟這件事混餚是非。」

彭川衞不客氣的説。「你最近咋也不變得這麼庸俗。」

劉副礦長被彭川衞搶了個大紅臉。支支吾吾的説。「這不是跟您説笑嗎?你咋認真了?」

「有你這樣開玩笑的嗎?」

彭川衞依然很生氣的説。「小人見識。」

劉副礦長被弄了個大紅臉走了。

彭川衞敲來武鬥的辦公室門。

「什麼風把你吹過來了?」

武鬥打開房門問。「是不是你也被花娟給彈劾了?」

「你們説話咋都這樣的腔調啊。」

彭川衞不高興的走了進來。「這麼世俗,看大哥沒用了。就這麼挖苦我?」

「我那敢挖苦你啊。」

武鬥坐進他的老闆椅裏。彭川衞坐在他的對面的沙發裏。以前彭川衞每次來,都坐在武鬥的老闆椅裏,今天卻變了,這明顯是對彭川衞的輕視。「真是人走茶涼啊。世俗冷暖啊。」

「大哥。你不能這麼説。」

彭川衞話説到這份上。武鬥不得不強裝笑臉,如果再這樣下去。真的讓彭川衞下不了台了。「我也沒啥惡意。」

「那我發現,你對我的態度 跟以前比冷落多了。」

彭川衞説。「就因為我不管事了嗎?武鬥你也這麼勢力?」

「不是,大哥。我就不明白。你為什麼要罷免我。」

武鬥抽了一口煙,他連煙都沒讓彭川衞的。看來真生氣了。「而且,把煤礦從公司裏踢出去了,這是為什麼?」

「這是花娟的意圖。我不知道。」

彭川衞推卸責任説。「不過,她肯定有她的設想和方案。這個不是我關心的事。」

「大哥,你這麼信任這個女人?」

武鬥有些不懂的問。「她到底什麼地方把你迷住了?你對她百依百順的。」

「既然信任她,就應該支持她,」

彭川衞説。「咋能説我百依百順呢?」

「大哥。你是不是把她上了。」

武鬥曖昧的一笑,「這可是你多年的夢想啊。不然你不會這麼信任她。」

「你別瞎猜了。」

彭川衞説「沒有的事。我要是能把她上了,我這輩子就滿足了。」

「現在她正在向你設計的陷阱裏走。」

武鬥意味深長的説。「她早晚都跑不出你的手心,怪不得,你把所有的權利都交給了她,原來如此。大哥。你是放長線釣大魚啊……」

「你別胡説,那有的事啊。」

彭川衞説。「我只是相中了花娟的才幹了。她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所以我要把她利用起來。」

「就這麼簡單。」

武鬥問,「我不相信,這裏面一定有貓膩,大哥她一上來就拿我開刀了。這是我沒有料到了。是不是你倆串通好了。」

「不是。」

彭川衞説。「我怎麼會跟她串通呢?」

「這麼大的事。你倆能不商量嗎?」

武鬥不信的望着彭川衞。「這是決定公司的大事,做為公司董事長會不知道這件事?打死我我也不信。」

彭川衞被武鬥的目光看得有點發虛。説。「咱們換個話題。」

「説到大哥的心上了。」

武鬥説。「大哥,其實我覺得我對你也算夠義氣吧,大哥。你咋這樣對我。我真不明白。是不是你害怕我的這座煤礦發生礦難,要是那樣,你直接説。我這個人這些年你也知道,喜歡直率,何必用一個女人出面來做這些事情。弄得彼此都很尷尬。是吧,大哥?」

武鬥的話使彭川衞非常汗顏。他我話以對。

「大哥,如果兄弟説一句邊外的話,你會接受的嗎?」

武鬥問。

「你説。」

彭川衞説 。

「既然我礦不歸你管了。你還來幹啥,我這裏又不需要你來指導了。」

武鬥僵硬的一笑説。「咱們已經脱離了關係。」

「我來都不行嗎?」

彭川衞沒有想到無鬥會這樣的不客氣。他真拉下來臉子了。「我真的把你得罪了。」

「沒有。我知識覺得,以前你是我的上屬。咋突然之間。咱們這樣關係就沒了。真是可惜了。」

武鬥繼續説。「大哥。今天來找我有啥事嗎?我想這次不是工作上的事。」

「兄弟,我今天來是我錯了。」

彭川衞站了起來。「打擾了。再見。」

「大哥,你別這樣啊。」

武鬥説,「生氣了?是你先對不起我的,你咋能還跟我生氣呢。」

彭川難以忍受武鬥的奚落。摔門而去。

花娟跟陶明還有李晴坐在酒店的包廂裏。陶明跟李晴坐在花娟的對面,其實花娟看到李晴心裏就酸酸的,不管她是否愛不愛陶明,但有李晴的場所出現她都感到很不自在。

「花娟。祝賀你當上公司的總經理。」

陶明給花娟滿上酒,並且舉起酒杯。對着花娟説。他沒有給李晴滿酒,李晴是自己給自己滿的,這使李晴使勁的剜了陶明一眼,陶明裝着沒看見,其實陶明非常反感今天他跟花娟出來,李晴也跟過來。這使陶明非常生氣。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因為這點素質陶明還是有的。

「謝謝,陶董事長的祝賀。」

花娟沒有管陶明叫名字,而是稱了他的官稱,這就顯是出彼此的生疏了,陶明想提醒一下花娟,讓她叫他的名字才顯得貼切。可是李晴在場,他不好這麼説,如這麼説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來。幹了。」

花娟滿面春風的端起酒杯。陶明跟她碰了一下子酒杯,李晴也站了起來,説。「花總經理,祝賀你官祿節節上升,好事不斷。乾杯。」

為了禮貌,花娟也跟李晴碰了酒杯。

幾杯酒落肚,他們臉上都有了酒色,花娟臉頰緋紅的説。「陶董事長,其實咱們兩個公司合作並不是一頭炕熱,我公司也很有實力的。」

「我知道,你們公司是個大公司。」

陶明望着臉頰潮紅的花娟心生愛意,不好深刻的刨析花娟公司的情況。便婉轉的説。「不過,我公司現在不需要合作聯盟,是吧,李晴?」

「是啊。」

李晴接着陶明的話茬説。「現在公司經營非常好。營業額在持續穩定的上漲。我公司的車行,正在良性的發展壯大了起來,資金對於我們不是問題。」

「這麼説,你們現在財大氣出了。」

花娟嫣然的一笑。帶有諷刺的意味説。「聽你們的口氣好像世界上的錢都被你們掙去了。」

「花娟的語言還是這麼尖鋭。」

陶明莞爾一笑的説。「尖刻的像柄刀。把心劃得很痛。」

「陶董事長趕上文學家了,説起話來語言這麼經得起錘練。」

花娟嘲諷的説。「這種功底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了的,送你兩個字:佩服……」

「又在諷刺我了。」

陶明説。「你真是伶牙俐齒啊。」

花娟在跟陶明的交談中突然想起了葉花,也就是在加拿大的公司。這個公司是以總公司的名義跟加拿大聯合的,但是投入卻是武鬥的……花娟想,這個葉花在加拿大這家公司做經理。她的上級就是花娟這家的公司。花娟突然想起一個高招,這使她大喜過望。她慌忙的跟陶明告別,駕車就往公司趕。臨走時,她對陶明和李晴説。「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倆打車回去吧,我開車走了,就不送你倆了。」

花娟,不等他倆回答,就走出了酒店,現在她急需想要見到彭川衞,想跟他商量加拿大那個公司的事情。

花娟回到公司沒有見到彭川衞。便給他打了手機。

彭川衞跟武鬥鬧個不歡而散。他垂頭喪氣的漫步在街頭。琢磨着自己屬實對不起武鬥,其實武鬥對他非常的夠義氣。而且還讓他跟他出過國。他這樣做是不是有些過份?

就在彭川衞無比沉悶的時候,手機鈴聲星了,他掏出手機。一看是花娟的電話。他慌忙的就接了,「董事長。你在哪呢?」

花娟問。

「我在外面呢。」

彭川衞説。「有事嗎?」

「有,你快點回來,我有事跟你商量。」

花娟在電話裏説。「越快越好。」

「好吧。」

彭川衞攔了一輛車,鑽了進去。

葉花在加拿大十分瀟灑,她幾乎天天的跟大衞混在一起,她完全被大衞火熱的徵服的。像一隻羔羊一樣纏綿的大衞身旁。

她跟大衞的隱情由幕後走到幕前。甚至連史密斯和甄妮。都知道了,起初葉花想瞞着,這件事讓越少的人知道越好,甚至不讓人知道才好,可是他倆完全被把燃燒着了,誰也離不開誰,那怕的一分一秒,他們都要在一起纏綿親呢,這樣咋能不讓人皆知呢,好在外國人對這種事不那麼在乎。這多少讓葉花不安的心有些塌實起來,因為她怕武鬥知道她跟大衞這種關係。她在預料她跟大衞這樣下去不是長久之際,這要是讓武鬥知道能要她的命,她知道武鬥的狠。所以她想把大衞甩了,從此結束她大衞的關係,可是他還有點不舍,因為她的身體早已經熟悉了大衞的駕馭。她就帶着這種複雜和痛苦的心在與利益中掙扎。

初露锋芒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