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成人 小説】蹂躪女刑警(中)

陽光穿過了淺色的窗簾,照在了屋內。趙劍翎雪白的雙臂從被子中探出,伸了一個懶腰,空調把卧室打得滿是涼意。她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是十點多了。辛苦地工作了一周,周末本該是好好休息一下,但案件的陰影卻在她的心頭揮之不去。

XX市已經有七名女子失蹤了。這七個女子,個個面容姣好,失蹤之時都穿着黑灰色的絲襪。這已經鬧得全市人心惶惶,現在無論哪個女子外出,都不敢再穿黑灰色的絲襪了。

XX市警方早在一周之前就增派了巡邏的警力,但卻依然沒有能阻止新的失蹤事件的發生。國際刑警處雖然提供了一些情報,警方已根據這些情報鎖定了目標,但苦於沒有證據,採取的幾次調查都毫無效果,竟然拿這些歹徒絲毫沒有辦法。

更令人心驚的,是警方並不是沒有用過其他手段。XX市有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刑警大隊長,她的存在自然也為XX市的女刑警樹立了一個榜樣。楊清越下屬的刑警七支隊的支隊長就是一名漂亮的女刑警,她有兩個得力的女副手。三名女警官假借應聘之名,試圖打入敵人的內部索取證據。

整個計畫制定得還算周詳,兩人應聘,一人以陪同之名在外接應,另有一些警力負責在周圍警戒。但就在應聘這天,三個女警官有去無回,而在周圍警戒的警力卻沒有發現任何明顯的動靜。

趙劍翎認識這三個人中的兩個,知道她們的武藝不錯,人又機警,但竟然還是被敵人全部擒獲。這件事情當然是公眾所不知的。

趙劍翎一想到這個案件,就覺得頗為頭痛。沒有證據就不能明着採取行動。想要營救落入魔掌的十名女子,卻又不知對方的實力和底細,不能貿然下手,拖着也不是個辦法。女警官只覺得頗為棘手,一籌莫展。

不過周末還是要休息的。趙劍翎就這樣穿着睡衣拖鞋向樓下走去,她需要檢查一下信箱。但令人意外的,是信箱裏除了有一張電費帳單之外,還有一個厚厚的信封。信封上沒有郵票,沒有地址,顯然是有人直接塞進來的。

趙劍翎困惑地拿着帳單和信封回到了樓上。走進了屋子,她拆開了信封,只見裏面除了一張紙之外,裏面赫然放着黑灰色的連褲襪。女警官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也許這只是一個惡作劇,但也可能不是,放這麼個東西是不可能嚇倒她的。

趙劍翎隨即望向了那張紙,紙上只寫了一行字,是一個網址。看到站點的名字,女警官就知道這是一個國外的提供免費空間的網站。她走到了書桌邊,打開了計算機,連上網路,敲入了這個網址。

網頁上嵌着一個媒體播放器,正在緩衝着傳輸過來的數據,而下方則是一個連結。趙劍翎略有些不耐煩地地等待着,很快緩衝結束,影像播放了出來,她的臉色卻頓時驟變。

屏幕上,一個身穿黃色格子連衣裙的玉女正脱去了腳上的涼鞋,然後赤着腳向內走了幾步,右手伸到背後,隨着手臂輕輕一顫,連衣裙頓時滑落,正當她那圓潤的肩頭袒露出來的那一刻,影像嘎然而止。

女警官摸着滑鼠的手微微地顫抖着,視頻的解像度很高,可以非常清晰地看清屏幕上的女子是她自己。她站了起來,走向了大廳,從陽台的玻璃門望向了對面,卻什麼都沒有看見。隨即,她拉上了門帘,向計算機走去。

趙劍翎按下了那個連結,新的頁面則只有一行文字:「穿上連褲襪,下午1點到XX路XX弄X號。否則,整段視頻將會放置於網上,同時該網址將被發送至無數人的郵箱,讓大家都欣賞一下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的美妙裸體。」

女警官尖挺的乳峯劇烈地起伏着,滿面羞容。她一方面後悔昨晚的大意,又不禁對歹徒的無恥極為震怒。現在唯一能慶幸的,就是她沒有在大廳中換內衣的習慣,儘管沒有被人窺探到一絲不掛的景象,影像中的裸露程度也絕不是她所能容忍的。

雖然明知敵人已經準備好了針對自己的計畫,趙劍翎沒有別的選擇。身為國際刑警處的要員,女警官被黑道上的邪惡勢力視為大敵,更多次落入魔掌被蹂躪過,但畢竟她平素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玉女形象,對於她這樣的貞潔女子,赤裸的身體被天下人窺看是不能忍受的。

趙劍翎知道,如果這樣和歹徒進行交鋒,她必然落在下風,很有可能會被敵人輕易擒住。但事到如今已沒有別的辦法,她只有冒險一拼,希望歹徒的安排中會有什麼疏漏,她必須依靠自己的身手和智慧去和敵人搏鬥,雖然很可能這些都全無用處。

***    ***    ***    ***

趙劍翎走在烈日照耀的街道上。她頭戴遮陽帽,身穿一套淺紅色的薄衫。上身是無袖的襯衣,微微敞開着V字的領口,肩部多出的一些布料正巧遮掩住了肩頭,下身是粉紅色的裙子,長及膝蓋。

女警官的確按照了網頁上的要求,穿上了黑灰色的連褲襪。由於天氣非常炎熱,而連褲襪本身是深色的,固然薄了一些,透明程度卻不高,即便被人自下看到也無法看透她的下身,因此她在出門前褪去了自己的內褲。

當然,趙劍翎不可能注意到,剛出門幾步之時,一輛轎車從身邊駛過,坐在駕駛座上的人正是談老闆。他用目光確認了女警官的穿着,心頭又生出了新的想法。

由於沒有直達的公交車,這一路上頗為荒僻,空的出租車也很少,趙劍翎在炎熱的空氣中走了二十多分鐘,終於來到了約定的地點。轉入了弄堂,兩側全是老式的平房,似乎已經沒有人居住了。她對着門牌號找到了網頁上所説的那幢屋子。房門虛掩着,她毫不猶豫地推門進去。

女警官本以為房內應該充滿了嚴陣以待的歹徒們,但令人驚異的是,這裏面什麼人都沒有。空蕩蕩的屋子內只有一張靠牆的桌子,桌上放了一台打開着的電腦。

趙劍翎走上前去,由於沒有椅子,只能站着進行操作。她的上身前傾,趴向桌面,右手挪動着滑鼠,只見系統的資源管理器開着,當前目錄下,正是一個視頻文件和一個文本文件。女警官一按滑鼠,打開了那個視頻文件。

播放的正是那段偷拍的影像,和趙劍翎在網頁上所看到的不同的是,這段是完整的。只見屏幕上趙劍翎褪下了連衣裙,白玉般的身體和精美的身材曲線頓時展現了出來。趙劍翎看着,不禁由於羞恥而微微顫抖。

儘管女警官生性貞潔,但她在穿着上並不仔細,沒有注意到,現在她穿的這件無袖的上衣在腋部的口開得很大,所以從那裏可以看到她雪白的腋部,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以及在松垮的胸衣之下時而顯露出的一部分胸部肌膚。

此刻的情景和視頻中的一段頗為相似。女警官上身前傾,松垮的半截背心胸衣就會在重力的作用下向下垂蕩,脱離了身體。胸衣移位越多,露出的乳峯肌膚也就越多。雖然此時多穿了襯衣,但腋部的開口之大,使得這件襯衣在這個角度毫無遮掩的作用,而她的兩側後部上方的安裝着兩個攝像機,正在工作着。

趙劍翎的注意力完全被這偷拍的視頻及其引起的震怒所吸引,卻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現在也處於一個被偷拍的境地。影像播放完畢,女警官打開了另一個文本文件,裏面是另一個地址。

新地址離這裏又有二十多分鐘的路,她在心中咒罵着,但卻沒有什麼辦法。她刪除了那段偷拍的視頻,雖然知道歹徒肯定保留了拷貝,這樣做也無濟於事。她只能繼續趕往新的地點,內心充滿了被愚弄的感覺。

女警官顧不上天氣的炎熱,繼續向新的地點趕去。想到歹徒有意選擇一些荒僻的地方,讓她來回奔波,也許也是為了消耗她的體力吧。趙劍翎依然沒有注意到,當她走出弄堂時,馬路邊又是同一輛轎車駛過,同一個人注視着她的身影。倘若不是心有牽掛,機警的女警官早該發現談老闆了。

***    ***    ***    ***

又走了二十多分鐘的路,時間已經接近兩點了,趙劍翎用手抹了抹額角的汗水,踏入了另一間無人居住的平房。推開虛掩的房門,裏面的佈局和前一間房間幾乎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一把椅子,趙劍翎微微皺了皺眉,走向了電腦前。

電腦同樣是開着,資源管理器所在的目錄中依然是一個視頻文件和一個文本文件。女警官頗感疑惑地打開了那個視頻文件,首先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放在桌子上一台的計算機,隨即一個紅衣的女子走入了鏡頭。

儘管是從側後拍的,但只要看到臉龐那清秀的輪廓,就知道影像中的人是趙劍翎無疑。視頻中的她上身俯向桌面,右手伸向前開始操作滑鼠,此時上衣腋部寬大的開口處,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同時也能看到她那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

看到這裏,趙劍翎不禁臉上微微一紅。但更可怕的在後面,隨着她的身軀向前傾斜的幅度加大,松垮的胸衣開始下垂,乳峯處大片的胸肌裸露了出來,那尖挺而又帶着優美弧度的賁起的曲線逐漸展現,晶瑩剔透的玉乳宛若一件精美的藝術品,而遮掩這件藝術品的布幔已被掀起了一角。

趙劍翎只覺得自己的唿吸漸漸變得急促起來,她已經能夠猜到了最壞的可能性。但她沒有看到就不能確認,緊張的氣氛頓時衝擊着她的腦神經,使她緊緊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她萬萬都沒有想到,竟會有人如此處心積慮地來偷拍她的裸體和走光場面。

趙劍翎萬萬都沒有想到,竟會有人如此處心積慮地來偷拍她的裸體和走光場面。前一晚沒有拉上門帘是她的不慎,而現在穿的上衣也完全是偶然的事件。對方竟然能臨時利用這些完全不確定的因素,實在是出人意料。

只見在高清晰的影像中,女警官的乳峯大半都能被看到,胸衣垂蕩的位置已經到了僅僅能夠遮掩乳峯尖端的境地。但隨着她的身體由於羞恥而產生了微微顫抖,一暈淺紅色的乳頭時隱時現。這一露點的場面,使得趙劍翎頓時受到了極大的震撼。

在這段視頻結束的一刻,影像中的女警官轉身走離鏡頭,正面拍攝到的臉龐使任何人都能認定走光的人的身份。

在無比的憤怒中,趙劍翎打開了那個文本文件,裏面寫道:「趙警官,謝謝你精彩的露點鏡頭。你的裸體、你的乳峯真美。我們下回見!」

女警官作出了一個決定,以後改用胸罩,再也不穿這樣的胸衣了,現在自然於事無補。但她一定要把偷拍的人抓出來,因此,她沒有直接回去,而是直奔第一次預約的那間平房。在那裏,她希望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    ***    ***    ***

畢竟在夏日的午後連續步行了一個多小時,當趙劍翎回到第一次預約的平房那裏之時,她已經覺得自己非常疲憊了。但一想到自己被人偷拍了裸體和露點的錄像,她心中就焦急萬分,她決定,等檢查了這間平房之後再作休息。

和前一次來的時候不同,平房的門現在被關上了,但這難不倒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她在周圍找到了兩根廢鉛絲,將鉛絲塞入了鑰匙孔中,輕輕地試探了幾下,就卡到了要位,將門打了開來。

事實上這是一間沒有窗户的房間,前一次來的時候,房內開着一盞熱熾燈,同時因為計算機開着,燈光、電腦屏幕和來自門口的光線提供了足夠的照明。但現在,燈關着,電腦也不見的,只剩下了來自門口的光線,將房內映襯得分外陰暗。

趙劍翎才向房內踏入了兩步,突然背後就有風聲響起。她猛然警覺,才知道自己中了埋伏。女警官本該更小心一些,但是浮躁的情緒使得她不如平時那麼謹慎。即便如此,驟然遇到偷襲之下,她的右肘依然迅速向後擊去,同時準備轉身迎敵。

背後的歹徒似乎對趙劍翎的這一擊有所防備,女警官的這一擊只撞在了對方用以招架的手臂上。她判斷出對手不是一般的人,這一擋顯得非常高明,似乎曾經受過格鬥的訓練。

與此同時,歹徒的左手從後向前一勾,已直逼趙劍翎的面門。而趙劍翎右肘的那一擊已是倉卒之下的唯一及時的反應,她的左手雖然也迅速地去招架敵人那自後而來的那一勾,但畢竟還是稍稍慢了一線。

女警官的左手架住了對方的攻擊之時,歹徒的手臂已經夠到了她的面前。趙劍翎覺得一股衝鼻的麻醉劑的氣味撲面而來,瞬間就使她感到了暈眩,全身的力量迅速地消逝着。這使得她的左手微微一松,歹徒的左手立刻碰到了她的臉龐。

「唔……」

敵人手裏拿的是一塊濕漉漉的毛巾,上面沾滿了麻醉劑,壓在了女警官的嘴和鼻子上。趙劍翎立刻試圖屏住自己的唿吸。身為一個精鋭的女警官,她經受過屏息的訓練,但先前吸入的麻醉劑還是起了作用,不但削弱了她的力量,同時也使她的反應變慢了很多。

歹徒卻拖着她的身體後退着,把女警官向後拖倒。趙劍翎右臂被歹徒用右手抓住了,扭到了身後,而她的左手還抓着對方的左手腕,試圖扳開對方的左手。

她現在已經成了坐在地上的姿勢被人向後拖去,裙擺掠在腰間。而歹徒卻半蹲着身子,牢牢地將她的右手扭住,將浸滿了麻醉劑的毛巾按在她的口鼻之上。

女警官用盡剩餘的力量,猛烈地掙扎着,但這只能是雙腿摩擦着坑坑窪窪的水泥地。只覺得毛糙的地面磨破了絲質的連褲襪,擦得女警官的臀部和腿部隱隱生痛。

歹徒淫笑道:「趙警官,你果然厲害啊!沒想到用了麻醉劑,你還能堅持這麼長時間。不過這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

趙劍翎不禁一驚,這個聲音似乎在哪裏聽過,有點耳熟。隨後,她想起談老闆,那個向她求愛卻被她拒絕的人。此時她才想到,這完全是一個故布疑陣的圈套,而一切疑團也隨即解開。

能夠拍下那麼清晰影像的攝像機絕非一般。趙劍翎在當時談老闆被費老虎綁架的一案結束後曾經查到,談老闆在軍隊服過役,所在又是偵察部隊,對最好的攝影攝像裝備都有所了解,加上他財大氣粗,又有門路,才能買到這樣的東西。

另一方面,談老闆在軍隊中也學過格鬥擒拿,雖然正常情況下不是趙劍翎的對手,但利用麻醉劑進行偷襲,還是能夠趁其不備。若是換了一般人,剛才女警官的右肘一擊就足以對付了。

至於黑灰色的連褲襪,那完全是一個幌子,讓趙劍翎想到了婦女失蹤案上。事實上,這個事件和那個跨國婦女賣淫團夥全無關係。

現在趙劍翎唯一佩服的,是談老闆的佈局本領。在她出門之前談老闆是不知道她的穿着,更不知道能夠偷拍到她的乳峯走光場面。

也許談老闆原先只是想進行一次試探,或者令有其他的安排,這不得而知。但在她出門後,談老闆能夠在短時間內反覆布下各個圈套,先偷拍了她的露點鏡頭,又料到她會再度趕回此地。再利用她的情緒浮躁,一舉偷襲成功。

只是趙劍翎萬萬料想不到,象談老闆這樣一個正經的商人,在十天前還是受害者,現在居然幹出了這種事來。但現在知道這些已經太晚了。

女警官依舊奮力掙扎着,不甘於就此被活擒的局面,談老闆也依然向後拖着她的身體,不讓她獲得有效反抗的機會。趙劍翎屏息的時間有限,不到半分鐘,她再也支持不住了。隨着麻醉劑的吸入,她的掙扎減弱了,視線逐漸模煳起來,最終完全失去了知覺。

趙劍翎從昏迷中醒了過來,覺得自己的頭部依然有些暈眩。她發現自己俯卧在一張鋪着軟墊的桌子上,全身都不能動彈。她白玉般的雙臂被反剪在背後,上身被繩索五花大綁了起來,她的雙腿被分開成了直角,一雙纖細的腳踝分別被綁在了一根木棍的兩端。

女警官只覺得一陣寒意從自己的下身傳來,她勉強抬起頭,就看見前面有六個顯示屏。她處於一間沒有窗户的房間之中,但通明的燈光照亮了每一個角落。房內有六個攝像機,分別從六個角度拍攝着她被捆綁着俯卧的姿勢,顯示在了六個屏幕上。

從顯示自背後拍攝的顯示屏上,趙劍翎可以看到,紅色的裙子被掀到腰際,而自己下身的連褲襪在被擒的過程中已經被地面磨得破碎不堪了。

連褲襪自臀部處到兩側的大腿後方被撕開了一個極大的口子,而小腿處也破碎了很多處,從後面看只剩下幾道絲料分別纏在了腰間和腿關節處,女警官那渾圓的臀部、陰毛稀疏的陰部和線條修美的大腿都毫無遮掩地裸露着。燈光照耀之下,如絲緞般光滑的玉肌閃着晶瑩的光澤,極為性感。

麻醉劑的藥力似乎還沒完全消失,趙劍翎搖晃了一下自己的頭部,使自己的思路逐漸清醒了起來。她記得一踏進那間平房,就遭到了偷襲,聽歹徒的話音,似乎竟是談老闆。由於麻醉劑的藥力,武藝高強的她才會被歹徒抓了起來。

無疑,女警官從磨破的連褲襪中裸露出的臀部、陰部和大腿都被歹徒給看過了,這使得生性貞潔的趙劍翎產生了強烈的羞恥感。但想到自己在被歹徒活擒之前,就已經被偷拍了僅穿着內衣褲的裸體錄像和胸部的走光露點鏡頭,又想到了在多年來的刑警生涯中,她也曾經多次被窮兇極惡的歹徒凌辱過,她的心情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無論如何,試圖脱險是最重要的,趙劍翎試圖移動自己的身體,但分開她雙腿的木棍限制了她的行動,她的努力只是使得自己的雙腿微微曲起。女警官不禁有些絕望,被捆綁成這個姿勢,空有一身武藝也很難進行有效的反抗,而歹徒不需要對這個姿勢作任何改變就可以對她為所欲為。在這種狀況下,要想避免被歹徒強姦,簡直太困難了。

房門打開了,談老闆走了進來,道:「趙警官,你醒了?既然醒了,那好戲就該開場了,我早就忍耐不住了,翻來覆去地看錄像可是不解決問題的,你説是麼?哈哈哈!」

房門在桌子的後方,趙劍翎雖然不能直視歹徒,但從一個顯示屏上,她還是看見了談老闆,也證實了她心中的猜想。談老闆的表情已經不再是當初被費老虎綁架時的那種驚恐的樣子,他的嘴邊掛着一個極為淫邪的奸笑,雙目中充滿了欲望的火花。

趙劍翎憤恨地道:「沒有想到你竟然幹出這種事來!你這個畜生、禽獸!快放開我!」

談老闆道:「哈哈哈哈!放開你?我雖然也學過些擒拿格鬥,但對付一般人還行,對付趙警官你可根本不是對手。難道你以為我是傻瓜?費老虎當初把你抓了,他手下還有那麼多人,都最後讓你反敗為勝。我現在怎麼還能不小心些?你以為我是傻子?」

説着,談老闆走到了桌子旁,繼續道:「不過趙警官,你盡可放心,費老虎抓你是為了報仇,他是想用最殘忍的手法折磨你。我可不會,我抓你的目的,只是在於佔有你的身體,只要你日後從了我,我是不會傷害你的!」

趙劍翎罵道:「你這不要臉的畜生!」

談老闆淫笑道:「趙警官,別怪我説你,你也一樣不要臉啊!趙警官,你昨天換衣服不拉門帘,前不久又露出了乳頭,現在還光着屁股,哈哈哈哈……」

趙劍翎羞憤得説不出話來:「你……」

的確,她過去也曾經被人在類似的情況下偷窺過,但事發後由於有其他緊急的事耗費了她的全部經歷,使她沒有把那件偷窺事件放在心上,以至於現在再度發生這樣的事。女警官知道,談老闆能偷窺她,別人也一樣能有偷窺她的機會。

趙劍翎頓時就陷入了極度的緊張和羞恥之中。她素來冰清玉潔,在別人的面前保持着自己的玉女形象,不願自己的身體裸露在男人面前。但身為國際刑警處的高級女警官,職務和職責的原因使得她多次落入魔掌,她那緊守的冰清玉潔被歹徒們用暴力肆意地玷污,這已是非常人能忍受的極度的不幸。而現在,她才知道,即便在平時,自己的玉體都有可能被人窺視,惶恐的情緒頓時將她吞噬。

談老闆除去了趙劍翎腳上的涼鞋,同時將殘存於她的下肢上的破碎不堪的絲質連褲襪全部剝去。這樣,女警官自臀部以下就沒有任何的遮掩,完全地裸露了出來。談老闆雙手分別抓住了女警官兩隻赤裸的玉腳,肆意地撫摸了起來。

他淫笑道:「趙警官,我玩過的女人多了,其中也有不少頗有姿色的。不過我還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女人這麼美的腳。」

的確,女警官的一雙玉足是她身上最美的部位之一。而且對於男人們而言,若想要窺視趙劍翎身體的其他的美妙部位,例如腰身和胸部,則需要等待她走光的機會,完全取決於運氣,而女警官穿短褲赤裸大腿的場景也並不常見。相較之下,到了炎熱的夏日,她一直赤裸着雙腳,是能讓人隨意欣賞的。

女警官的雙腳白皙晶瑩,腳趾整齊而纖巧,腳掌的曲線十分地秀美,談老闆將她的腳捏在手中玩弄起來,就再也不願意放開。漸漸地,他手上的力量越來越大,趙劍翎只覺得輕微的疼痛感從腳上傳來。

這種感覺並不算強,卻使趙劍翎從惶恐的情緒中擺脱出來。她意識到了自己處於隨時會被蹂躪的危險之中,只要她不願意服從,談老闆會一直會囚禁着女警官,反覆地凌辱她。倘若一直為無可挽回的往事神傷,只會進一步減小自己逃脱的機會。

趙劍翎依靠自己堅定的意志和頑強的毅力,立即收斂心神,再也不去想自己的身體是否在日常生活中曾經被其他人通過各種方式窺視過。如果這次能夠從談老闆手中脱逃,日後再也不穿這種會露出乳頭的內衣。

趙劍翎罵道:「畜生!拿開你的髒手!」

談老闆淫笑道:「趙警官,你現在已經是我的俘虜了,輪不到你來指揮我。你應該好好習慣一下你自己的處境,日後,你只有老老實實地服從我,根本就沒有你發號施令的資格!」

説着,談老闆的雙手絲毫不停,但他已經放開了女警官那兩隻令他心醉神馳的玉腳,延着她的腳踝和小腿向上摸去。男人的魔掌撫過小腿背側柔和的弧線,在女警官那雪白而富有彈性的大腿上停留了片刻。

他在趙劍翎的大腿上輕輕地捏了兩下之後,繼續向上進發。談老闆的雙手逆着她那被分開的雙腿自下而上地前進着,雙手的距離逐漸變短,直到最後按在了女警官那渾圓的玉臀上。隨後,他的雙掌一起向下一壓,女俘虜那球形的臀部頓時被擠得扁了下來。趙劍翎又羞又憤,但在被捆綁得無法反抗的情況下,也只能扭動着腰部和臀部,卻沒有絲毫的作用。

談老闆道:「趙警官,你的身體真是太美妙的。你的大腿和屁股都是真是又柔軟又有彈性,希望你的乳房也一樣。如果我是和你作對的犯罪分子,我一定做夢都會想着把你抓起來,然後把你剝個精光,好好地享用一下你的身體。」

趙劍翎道:「畜生,你已經是了!啊……啊……」

談老闆的右手突然鬆開,手指插入了趙劍翎那陰毛稀疏的陰部。雖然被歹徒強姦過很多次,但她的陰道依然很緊。男人的手指在她的陰道內微曲成勾狀,反覆地轉動着。女警官自從被發現偷拍之後,就一直處在強烈的羞恥之中,只是一直拼命忍着這種感覺,此時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之一遭到侵犯,一陣劇痛從下身傳來,她不禁發出了悲慘的呻吟聲,宣洩着這正在不斷增強的羞恥感。

談老闆道:「你的陰道還真緊啊!而且還那麼乾燥,真是一個貞潔玉女。難道你就連一點欲望都沒有麼?哈哈哈哈,沒有也不要緊,我有辦法。」

談老闆的手指從趙劍翎的陰部中抽了出來,左手也離開了她的臀部,轉身向後走去。趙劍翎勉強抬着頭,通過顯示屏注視着男人的動向。只見談老闆走到一邊,取出了一個注射器和一小瓶液體。他將瓶口敲開,將液體全部吸入了注射器中。

談老闆道:「趙警官,我玩過很多女人,只要一看你的神情和氣質,就知道你是一個生性貞潔的女子。所以,我準備了烈性的催情劑。我很想看看,貞潔的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發情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談老闆的話語震撼着趙劍翎的心。她能在歹徒們如狂風驟雨般的輪姦之下,即使生理上的反應不能完全得以控制,但依靠頑強的意志和堅定的毅力,使自己在精神上不產生性交中的性慾和高潮,但自從一次慘痛的經歷之後,她卻不能抵擋催情劑的藥力。

談老闆一步一步走了上來,最後左手再度按住女警官那扭動着試圖躲閃的臀部,將注射器扎入了她那袒露的屁股中。歹徒緩慢地推着注射器的後端,催情劑漸漸地注入了她的體內。趙劍翎知道,當藥力發作之時,她身為一個女警官最後僅存的一點尊嚴也將被剝奪殆盡。

注射完畢,談老闆把手中的注射器拋到了一邊,然後,一手扳着趙劍翎的上身,一手提起固定住她雙腳的木棍,把她的身體翻轉了過來。自談老闆進入房間之後,他還是第一次直視趙劍翎那清秀的臉龐。女警官憤怒的表情和她微笑時一樣,帶着清純和靈秀的氣質,足以使男人產生一種徵服的邪念。

談老闆抽去了趙劍翎裙沿上的腰帶,隨着「嗤」的聲音響起,男人把翻卷在她腰間的裙子撕扯了下來。他用手在女警官完全裸露的臀部上抓了兩把之後,又向上遊走到了她的衣襟上,開始解紅色襯衣的紐扣。

女警官徒勞地掙扎着,但衣扣還是被一顆顆地解了開來,隨着衣襟的分開,她那無暇的玉體逐漸暴露在了歹徒的眼中。她的唿吸已經變得急促起來,一股熱流在她的體內翻滾,下身奇癢無比,十分難受。薄薄的胸衣下,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峯不斷地起伏着,胸衣上緣,有一部分賁起的胸肌和微陷的乳溝袒露在外,如波浪般彭湃不止。

談老闆用力將趙劍翎那已經被扒到肩頭上的襯衣撕破,從她的裸體上剝了下來。趙劍翎輕聲呻吟着,既是由於羞恥,也是由於催情劑的藥力逐漸發作。雖然集中精力抵禦着,但還是難以壓制住體內不斷升起的欲望。

女警官赤裸的玉體上僅存胸衣遮掩着胸部,談老闆雖然欣賞過她的乳峯的走光場面,但畢竟沒有完整地從正面看過她的雙乳。此時他興奮地爬到了桌子上,騎在了趙劍翎的腰部,雙手直撲上去,抓着她的胸衣向兩側一扯,布料破碎的聲音顯得極為刺耳。

「畜生……」

隨着被撕破的胸衣被男人扔到一邊,女警官那冰清玉潔的身體終於呈現了一絲不掛的全裸狀態。她的一對玉乳顯得尖挺而精緻,兩顆淺紅色的乳頭有如紅寶石般,鑲嵌在玉峯的尖端,隨着她那粗重的唿吸有節奏地顫動着,周圍的乳暈僅硬幣大小,色澤極淺,將她那嬌小的胸尖映襯得極為性感。

歹徒的雙手分別拽住了趙劍翎的雙乳,微微用力,即將她那酥軟的乳峯擠壓得變了形。男人的食指反覆地撫拭過她的胸尖,一會兒,她的乳頭就變得堅硬起來。感受到了這種變化之後,談老闆加大了力度,改用食指和拇指用力地捏弄她的乳尖。

「呃……呃……啊……呃……」

催情劑的藥力已經難以抵擋,此刻身體上最敏感的部位又被男人隨意地挑逗玩弄,敏感的體質使得趙劍翎的神經受到了極大的衝擊,無情地將她壓倒。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被綁得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奮力地掙扎着,試圖宣洩這可怕的感覺。她的頭部反覆搖擺着,長發飄蕩,口中發出了低沉而充滿痛苦的呻吟聲,已經處在了崩潰的邊緣。

談老闆也知道現在到了關鍵時刻,他放開了自己的右手,使得女警官的左乳峯恢復了那尖挺的形狀,隨即他一頭撲上,張嘴咬住了趙劍翎的左乳頭。

「啊!啊……」

在這一剎那,極度的刺激直衝腦海,擊破了趙劍翎精神上最後的一道防線。她再也支持不住。她的裸體劇烈地震動了一下,不斷地大聲呻吟起來,呻吟聲中竟帶着幾分淫蕩。

談老闆依然咬着女警官的乳頭,空閒出的右手卻解開了自己的褲子,等一切準備完畢,他鬆開了嘴,但卻不給女警官任何喘息的時間,迅速直起身來,生殖器對着趙劍翎的陰部直插了進去。

「啊……啊……啊……啊……」

歹徒的生殖器在趙劍翎的體內猛烈地一抽一插,使得她不斷地呻吟着。下體的劇痛頓時緩解了原先那種難耐的刺激,但卻產生了一陣陣快感,夾雜在痛苦之間衝擊着女警官的腦海。她的掙扎逐漸變得有規律,融合到了歹徒抽插的節奏之中。赤裸的玉體如波浪般起伏着,一雙尖挺的乳峯顫動不已。

趙劍翎的神志完全清晰,但在藥力的作用下,雖然知道自己正處於被男人用暴力侵犯的境地,卻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性慾。這個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在歹徒的強姦之下,藥力竟然使她產生發情的反應,唯有清秀的臉龐充滿了屈辱,使人意識到這完全是違背她的意願的。

男人的衝擊節奏變得越來越快,在幾乎能壓倒一切的痛苦之中,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竟然極為清晰,突破了趙劍翎的精神防線,令她徹底地絕望了。女警官的玉體猛地弓起,隨着男人的精液射入了她的陰道,高潮在她的體內爆發了出來。

「呃……呃……」

談老闆將生殖器從趙劍翎的身體內拔了出來,只見她的身體依然不停地扭動着,只是掙扎的節奏放慢了一些,呻吟聲變弱了一些。顯然,催情劑的藥力還沒有消退。他稍稍休息了一會兒,再度將生殖器對女警官的禁地插了進去……

***    ***    ***    ***

談老闆雙手支撐着桌面,挪動着自己的身子。在一個多小時中,這個國際刑警處最精鋭的女警官在他的胯下被連續強姦了十二次之多。即使是談老闆這種在嫖上頗有經驗的,這十二次射精也使得他筋疲力盡,再也無法繼續下去了。

在遭到了長時間的強姦之後,趙劍翎倒在桌面上,粗重地喘息着,雖然看上去極為悽慘,卻仍足以激起男人的欲望。女警官那隨着喘息而起伏的赤裸的乳峯上佈滿了一道道淤青的指痕和淡淡的牙印,但依然保持着那性感的尖挺形狀。她的陰部已經被蹂躪得紅腫不堪了,精液和淫水夾雜着向外湧出,流淌到了光滑的大腿內側。

剛才的凌辱過程中,在前四次強姦時,貞潔的女警官在催情劑的作用下連續爆發了四次高潮。後來藥力逐漸衰退,只在第七次強姦時又出現了一次高潮,其餘的時刻都被趙劍翎依靠頑強的意志壓制住了性慾的產生。

不過,在談老闆看來,那五次強姦趙劍翎使之產生高潮固然是最大的徵服成果,但其餘幾次她在強姦下沒有的性慾的表現,卻也同樣能進一步激發自己的徵服欲望。畢竟,談老闆極為欣賞女警官的剛毅和貞潔,如果不需要使用任何催情劑,趙劍翎在被強姦的時刻很快產生性慾和快感,那麼男人也不會對她產生如此的興趣了。

現在看着女警官的裸體,談老闆只覺得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希望休息一陣之後再作打算。他的目光依然戀戀不捨地停留在趙劍翎的玉體上,人向後爬下了桌子。就在他左腿依然曲着停留在桌子上,右腿向下試圖探及地面時,一陣疲憊襲上了心頭。

男人覺得自己的右腿應該快夠到地面了,不料卻一腳踩空,同時他的左腿卻順着預定的動作離開了桌面。畢竟,以一人之力接連不斷地對女警官施以十二次強姦,消耗了他大量的體力和精神,這一下子踩空的起因既是因為他的疲憊,而這疲憊也同時令他措手不及,反應不過來了。

趙劍翎當然注意到了這一情況,雖然在歹徒的強姦過程中,她的掙扎消耗了大量的體力,但由於一直處在痛苦之中,她的思想高度集中,意識沒有絲毫的模煳和倦怠。

她頸部用力,微微揚起了頭,只見男人的身子向右側摔倒,右腿曲跪在了地上,左手趴着桌子,頭部和身體都轉向了左側,桌沿正好頂在了他的頸部。

談老闆剛想爬起來,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卻已經發生了。精鋭的女警官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她的雙腿一起抬起,向前伸直往下一壓。綁在她那一雙玉腳之間的木棍就立刻壓在了談老闆的咽喉上。

這一下變故極快,歹徒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要害已經被對方擊中。趙劍翎把所有的力量擊中到了自己的雙腳之上,木棍死死的壓住了對方的頸部。

談老闆只覺得一陣窒息感突然襲來,他萬萬都沒有想到,被強姦了一個多小時的女警官,居然還有這樣的反擊能力。他只覺得自己的意識逐漸模煳了起來。

最後的時刻,他想到的竟然是費老虎,想起了趙劍翎在被費老虎擒住後的脱身。他的腦海中充滿了疑惑和後悔……

蹂躏女刑警(中)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