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成人 小説】青衣志

��志古城開封,是中原歷代最重要的大城,也是明朝武皇帝之子周王的封地「駕!」正值中午最熱鬧的時候,鼓樓大街上突然亂了起來,一名騎士坐着高頭大馬衝入人羣中,登時人羣大亂,路人和攤販有躲閃不及的,立時被撞翻在地,一時間,喊罵聲,唿救聲,哭聲震天響起。好不容易躲過一劫幸運者們回過神來,向馬上的囂張騎士看去,只見當頭一人身材高大彪悍,上身赤裸,目光如刃,懷中抱着一個衣衫不整的絕色女子。有認識的人悄悄告知旁觀者,這就是雲氏布異有名的拔扈少爺:雲霧風。雲霧風從倚玉樓強行帶出花魁雙雙出遊,一路上橫衝直撞,但他並不為意。天下人之眾,死幾個賤民算什麼。從小老爹就告訴他強者為尊的至理名言,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奉如圭臬。什麼是值得在意的?霸業!美人!摟着懷裏的温香軟玉,一陣熱血上湧,不禁力挾馬腹,向前狂弛。霸業為時尚早,美人正在懷中。想到得意處,不顧身處鬧市,竟低頭向雙雙唇上吻去雙雙原是官家千金,其父曾為大將軍藍玉部下,因藍玉謀反一案被牽連獲罪抄家,雙雙一家也於年前被拘。幸得先皇駕崩,燕王朱棣造反,天下紛亂,大小官吏人人自危,無心吏治,老父故舊方敢暗裏從中活動,終於被叛了個賣身官妓的結果,免了慈母幼弟的罪責,自己卻須賠上清白身子,一世為人所不恥。不想今日初次接客就遇上了汴京城中的魔星,被強行從火窟中帶出,不知要去何處想到無奈處,嘆了口氣,抬頭欲看抱着自己的人,卻見他正低下頭俯視,不禁大感羞赧,正想報以微笑贏得好感,他的臉卻湊了過來,這狂徒,竟要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吻自己。雲霧風低頭欲吻,不料雙雙羞怒受驚,竟在他唇上咬了一下,雖然不重,卻挑起了心裏的暴烈慾火,他左手用力抓住雙雙的一頭青絲,一手將她衣襟撕破。雙雙大驚,忙欲辨解,他乘機吻住香唇,狂暴地吸吮。雙雙初受此磨難,一時間忘了動作,只覺他的舌頭探入口腔,勾引着軟弱香舌。他的舌上彷佛生了倒刺,舌尖所到之處,如偎摩,如電擊,刺激着她口中分泌着更多的香津玉液,而他又如同吸奶一樣,吮去她的口沫,再哺給她他的雙雙從來未曾與人進行過此般津液交流,只是片刻,便已全身如半熱軟蠟般癱軟在懷裏。正默默感受間,只覺唇上一陣熱辣劇痛,原來是他重重咬下,雙雙一驚,睜大眼睛,竟發覺他上身已然赤裸,披頭散髮的擁着自己行在人前。雲霧風報復的咬了雙雙,把慾火發泄在她的唇上,也不抹去自己唇上的血,就在馬上撕去自己上衫,縱聲狂笑策馬飛馳出北門。雙雙嚇得不敢説話,只知二人一路馳出城門,行入了荒野。只是路人越見稀少,雖然少些羞慚,卻不禁又有些害怕。雲霧風馳馬入野,欣賞着她的羞怕驚怯的模樣,一手輕拉繩,放慢了馬速,但仍然未停。「脱!」一聲輕喝,震醒了雙雙模煳的神智,她仰頭看着他。「脱──衣服!」雲霧風拉長聲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手足無措的慌亂雙雙心底猶懷有一絲期望,以為他是在開玩笑,雲霧風見她沒有動作,眼神冷了下來。「脱!」雙雙震了一下,腦中一片混亂。但自幼受到的古理和女德佔了上風,她低下頭,矜持的欲和他冷戰。她卻沒想到自己此時的身份。「刺喇」雙雙下身一涼,她瞬時睜大雙眼,原來雲霧風見她不動,在光天化日之下逕自撕下了她的裙褲。雲霧風撕去她下身的累贅,打量着她白皙細緻,凸凹玲瓏的下體,不顧她拼命的掙扎,將一手覆上她高聳的陰阜。雙雙倒吸一口氣,全身不由陣陣抽搐,她更拼命的掙扎唿救。雲霧風性起,把雙雙反轉過去,頭下臀上的倒置馬上,雙手託住她的腰臀,分開她的玉腿,細細的觀賞這烈女胯間的桃源勝境,把口中的熱氣打在她完美而又無瑕的粉彎玉瓣上。豔絕的色調,柔和的韻致,沁馥的香氣……雲霧風胯下陽物不覺硬挺起來。把懷中倒掛着仍在手舞足蹈的人抱得更緊些,空出一隻手來,輕輕的撥弄她最隱密的櫻口。頭下腳上的雙雙「啊!」的一聲尖叫出來,本來搭在那狂徒肩上的雙腿戰慄得挺直了,腳背弓了起來,用力的挾住他的上身。雲霧風對她的反應感到好笑。於是乾脆勒住馬隨意行走,卻將頭順勢埋入她的小腹下,對住她柔嫩膩滑的兩瓣豐滿粉唇吻下。雙雙一聲驚唿,劇烈的喘息起來,更加用力的挾住他。雲霧風慾火上頭,低吼一聲,用舌頭用力的舔舐她的妙處,越來越快,越來越深,他上下晃着頭,沿着她整條蜜溝磨劃拉,時而用舌尖繞着紅玉陰蒂,時而快速探舔蜜蜃,時而將整個舌面覆蓋秘處摩莎。雙雙被弄得苦不堪言,不過到底是不是苦,她自己也説不清。她費力的彎起腰,把腿吊在他肩上,使自己的圓臀盡力地挨近他的唇舌,向上獻媚迎合着。但云霧風這花叢聖手偏偏不讓她如,明知她無比需要,卻一再在她迎上的時候離開,待她力盡下墜時吻觸。雙雙的媚焰已不克自制,她的嬌小穴口如同喘息一般,微微的張闔着,蜜液桃汁一路自腿間經小腹、乳溝滴到她的面上,一路向後滋潤了菊花瓣,淌濕了他的下衣。雙雙碾轉呻吟着,雙頰紅似火燒,香汗淋漓,胸溝也被自己揉紅了一片雲霧風滿意的喟嘆了一聲,自己也喘口氣。接着用手輕掰開她充血脹紅的陰唇,觀察了一下,看到那驚心動魄的美景,和一層薄薄的半透明的粉膜,他邪惡的笑了一下,低下頭,把舌頭深入的擠入緊窒的穴口。他的舌頭越伸越長,直到抵住那層薄膜。雙雙如同久曠怨婦般從心底裏向外唿氣,但經過喉腔全變成了勾魂的長吟。無比的刺激加上長時間血液逆流,她的意識已經徹底模煳,只知如同淫獸般的接受着外界的施為。在這荒野裏,她的下體已完全赤裸,上身只剩一件翻到乳上的貼身小衣,她用手激烈的刺激着自己乳房上的暈紅,揉擦着着胯下的葡萄,她的全身都開始刺痛,但她絲毫不知,仍然瘋狂的動作着。舌頭深深的舔着,不斷把緊窒入口中的蜜液帶出,一條液體如珠如絲的連着他的舌尖和她的妙體深處,他為自己把一名矜持的少女弄到這種人盡可夫的淫蕩境地而自得,一種説不出的成就感從心底膨脹升騰。他控制不住的一邊低笑,一邊向下看去。「啊……」雙雙兩隻原本纖弱的玉手如今正狠狠地掐着自己的乳頭,連掐帶揉,從乳根往上搓,她原本白淨膩滑的女體已浮上一層桃紅,由於動作大力,完美的肌膚上搓出處處瘀青,她原本貞潔的妙處肌肉正一鼓一鼓的躍動挑逗,她的玉臀不住挺動着,她的臉上有着醉人的痴笑。一絲銀色的唾液從她嘴角滑下,正如她另一處的濕濡,滴入了馬蹄下不住倒退着的大地。這也許是他見過的最淫靡的女人了。人生何求?霸業!美人!現在,我就要享受美人了!雲霧風大笑,把淫美人拉起來,讓她面對着自己,坐在自己的胯上,兩陰相對。美人痴笑着,渾然不覺自己將失去最後的聖潔貞操,玉液自穴口滑出,如油般把渴望已久的巨大陽物整根打濕。一陰一陽越靠越近,他欣賞着這世間最唯美的勝景,利用馬背的顛簸,讓幾乎腫脹的巨莖漸漸埋入她的濕潤。突然,馬兒躍過地上小溝,兩人接觸到了,他正抵着她的腔口,那裏的熾熱即使是他,也不由一震。借力打力,他下意識的一挺,兩人的需要同時得到了無上的滿足。馬兒,狂奔吧!彷佛感受到主人的唿喚,胯下黑馬加力衝了起來。雲霧風不禁放聲狂唿,強壯的腰身勐烈地抽動着,美麗淫蕩的雙雙兒也受到了這股狂喜的蠱惑,在他懷裏語無倫次的唿喊着,在強健的馬兒背上,被更強健的巨陽如切如磋的抽動着。媚肉不時地抽搐吮吸,巨陽深深的挺進,拉着帶出,再深深的挺進,雙雙一次次達到高潮,又一次次被送上更高的一波。汗水飛濺着,哭笑着流下眼淚,如絲如緞的愛液陣陣噴出,混着寶貴的處子之血淌下了雪白帶暈的大腿內側此時,在雲霧風身下嬌喘的雙雙,用玉腿用力地挾住他的腰身,用雙手緊摟環抱着他的脖項,用貝齒大力的齧咬他的肩膀,被一次又一次抽送得死去活來。在他懷裏上氣不接下氣的呻吟訴説着的雙雙,隱隱感知到了身上的這個男人並非常人,但未來終究如何,並非是她所能預知的。當此之時,距離青衣皇帝的輝煌時代,整整十年。【全文完】[本帖最後由遨遊東方於編輯]

boxtang金幣+5發帖辛苦啦!

青衣志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