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成人 網】小魔女的羞羞事(01-02)

【第一章我的學長哥哥】

我生在西部的一座城市,這裏以時尚、科技、創新、開放和多元引領了西部發展,相信大家已經猜到我是哪裏人了。我的家是一個中產家庭,爸爸媽媽在事業上小有成就。可能是信奉「窮養兒,富養女」吧,我在一個温馨幸福的家庭長大,爸爸媽媽力所能及地為我提供好的物質條件,同時培養我不奢侈浪費的性格。可能天生比較活潑,從小就能和男孩子們打成一片,對異性和自己身體上偶爾的觸碰也不是特別在意,開朗的性格也讓我身邊一直都有好多朋友,各個圈子都能玩到一起。從12歲開始出現第二性徵,知道自己和男孩子不一樣時,我就開始喜歡打扮自己,也逐漸形成了自己的清爽風格,加上自己皮膚比較白淨,長得比較精緻(朋友們的結論),身材比較勻稱,身邊男生一直不斷。

上初中的時候,可能女生比較早熟,當時,同班的男生都不醒事,大多數還處在不敢輕易表白的階段,只知道沉迷遊戲,所以,敢於大膽追求女生的都是高年級的大哥哥。

可能自己比較乖巧,性格又比較開朗,很多男生都喜歡我。中間也談過幾個男朋友,當時自己也挺單純,只是覺得不能輕易讓男生得逞,所以,每次出去都還潔身自好,知道不能跨越底線,頂多也就是牽牽手,摟摟肩,最多也就是親一親。

追的人多了,為我打架的也就多了,弄得我很苦惱,直到有個高三的男生出現,其他人才稍微收斂。那年我初二,他當時主動找到我,説當我哥哥,要保護我,免得我被人騷擾。他是我們學校足球隊隊長,人緣特好,感覺比較乾淨,我對他印象不錯,也就一直認他當哥。他每次踢球,都讓我去球場邊看,還特意讓我幫他拿水,踢一會就過來喝水。每次回家都送我一段,還經常給我帶小零食什麼的,也説過很喜歡我,但一直沒有説過要和我拍拖,我就一直把他當哥哥看,時間久了,也就不怎麼設防了,拉拉手啊,抱一抱啊什麼的肢體接觸也沒什麼關係。記得有一次,他請我去學校附近的水吧喝水,喝到一半,他説可以通過耳朵測試女孩的身體健康,我抱着好奇的態度,讓他試試。他找服務員要來棉籤,就是化妝那種小的棉籤,把外面的棉花去掉一層,然後讓我斜躺在他大腿上,用棉籤輕輕碰我的耳朵,還邊碰邊問「這裏疼不疼,那裏疼不疼。」

我的耳朵比較敏感,他用棉籤碰到我耳廓的時候,我身體就抖了一下,他還開玩笑地拍拍我的大腿:「妹,怕啥,別緊張哈」我嗯了一聲,讓他繼續。他的一隻手放在我的腰上,右手用棉籤輕輕的順着我的耳廓滑動,棉花的絨毛划過我的耳朵,感覺痒痒的。他就用棉籤在我耳廓裏來回划動,我感覺我的耳朵逐漸開始發熱,身體都繃了起來。他手上的棉籤逐漸往耳朵裏面去,我連忙讓他停下來「癢!」「沒關係的,一開始是有點癢,你忍忍就好啦。」「癢得我想把腿收起來啦!」「那你把腿收到沙發上來。」「我穿的短裙」我提出抗議。「沒關係啦,哥又不會吃你豆腐。」我遲疑了一下,把腿併到一起斜卷在沙發上,左手壓住裙子下擺,謝枕在他腿上。

「那我們繼續?」「嗯。」他往後坐了坐,腰彎下來,繼續專注的弄我的耳朵。「你耳朵皮膚好白哦。」「還好啦」「你耳朵背後還有一顆小痣呢」「嗯」。他手上的棉籤慢慢伸了進來,旋轉着在耳朵孔裏面畫圈,説話時的氣息不斷噴到我耳朵裏,感覺又癢又麻,脖子都開始發僵了,我的手漸漸捏緊了裙擺。「這裏痛不痛?這裏呢?」他的棉籤在我耳朵裏這裏碰碰,那裏碰碰。本來用棉籤感覺是癢,加上他的唿吸,我感覺又癢又麻,心跳越來越快,唿吸都有點急促了。「癢!」我只能強忍着説出一個字。

「不痛就好。對了,你現在有沒有交男朋友?」「沒」「那你看哥怎麼樣?」「……」他的嘴巴越來越近,温熱的感覺像觸角一樣侵襲我的耳朵,感覺耳朵那裏像有一股股的電流順着脖子流向我的胸前和腰部。「怎麼不説話啊?不喜歡哥嗎?」「嗯……喜歡。」「真乖,哥親親!」説着他就在我耳朵上親了一口。我渾身一緊,見我沒有反抗,他又濕潤的舌尖滑過耳廓,一股電流直接傳到我的小腹。我感覺下面像有液體流了出來,連忙收緊自己雙腿。

「哈哈,妹還挺敏感嘛。」「哪有?」「不敏感你怎麼抖了一下?」「我沒有!」我死不認賬。「我就不信你不抖!」他就像打賭一樣,舌尖不斷在我耳朵上畫圈,還偶爾伸到耳朵裏面。為了讓自己不抖動,我緊繃了身體,咬着嘴唇忍住變沉的唿吸,閉着眼睛不敢看他。他邊親我的耳朵,扶着我腰的手慢慢往下滑,整隻手掌放在我挺翹的左臀瓣上,手指順着臀縫若有若無地碰觸我的小內。「啊~ 」他突然在我耳邊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音,這短短的聲音直衝我的心裏,「嗯~ 」

我的喉嚨裏不自覺發出一聲呻吟,我連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唇,臉頰變得滾燙,心裏羞死了,心想:怎麼會突然發出這種聲音。「哈哈,妹妹受不了啦!」哥調笑到。「哪有?我是……哥,你故意整我!哼!」我立刻翻坐起來,撅着嘴紅着臉和他對視。「你自己看嘛!」哥笑着晃動手指,他的中指尖上依稀看到一絲亮光。原來是我下面的水,他是什麼時候碰到那裏的。直到坐起來,我才感覺到自己下面早就濕透了,而且水水順着臀縫和內褲邊緣已經流到了右邊的臀瓣上,坐起來感覺右邊屁股滑膩膩的。看着他手指上的反光,我一下子沒了對視的勇氣。「妹妹害羞啦?」「……」我直接無語。「別害羞哈,哥跟你開玩笑呢!」説着他摟着我的肩膀,我軟軟的靠在他的肩上。每次回想起來,都感覺心裏有一絲絲興奮,而且都會有水水浸出來,我發現我自己其實特別敏感,而且挺懷念那種感覺。後來,一有機會他就會想盡辦法挑逗我,我自己挺喜歡,也就由着他去,只是每次都弄得小內濕濕的,夏天又擔心弄到裙子上,真的感覺特別尷尬。但是他一直沒有跨過底線,最多也就是隔着小內摸摸,可能他真當我是妹妹吧。他也算是我的性啓蒙老師吧,長期的挑逗讓我累積了好多欲望,我當時又不會自慰,更沒有體會過高潮。這種欲望就越積越多,讓我變得越來越敏感,越來越想跨過底線,甚至有好幾次我都想把自己給他,心裏的衝動真的讓人難以忍受。

不過,直到他考上大學,我們也沒有再進一步。直到現在,他有了他的家庭,我依然叫他哥哥。雖然見面的次數少了,但每次見面,都會覺得很親切,有時一起唱歌,我們還會玩點小曖昧,卻不敢再有那種挑逗。好幾次唱歌和他粘在一起,哪怕他沒有逗我,我也會不自覺的想起以前,下面也會變得潤潤的,其實只要他這時再逗我,我肯定會和他做愛(也許是因為過去未完成的遺憾)。不過我只能把這些想法埋在心裏,也許永遠也不會告訴他。

我不太想説我的第一次啊什麼的,因為這些都很普通,和小瘋狂一點都沒有關係。我還是説説和遊戲軍團裏面朋友發生的事情吧。

兩年前吧,當時還流行玩QQ,聊天其實也挺無聊的。有一次,一個朋友問我玩網遊嗎,我當時大概知道什麼是網遊,但一個都沒有玩過。當時魔獸挺出名的,於是就給了我一個號,玩了一周,我比較笨,進去就挨罵,直接就放棄了。但是對網遊還是產生了興趣。我是比較喜歡畫面唯美的那種,後來玩的是永恆。職業是治癒,也就是奶媽。剛開始也不會,但奶媽比較簡單,慢慢也能跟得上。當然,也是有人帶的原因。呵呵。慢慢開始加入軍團,然後又從一個軍團被人挖到另一個軍團。玩的時間長了,再笨也能跟得上,就是可憐了我的指甲。軍團裏的人加了QQ,聊了YY,看了視頻,成了他們口中所謂的「女神」,大家都對我特別關心,要裝備有人打,要藥水有人送,甚至被魔族欺負了,居然整個軍團出去滅人家,説要給我報仇。呵呵。被大家寵着的感覺真的很好。當然,在YY裏面經常開點玩笑啊什麼的也很正常,什麼誰是誰老婆啊,今天晚上讓誰喝奶啊什麼的。晚上玩遊戲,要是沒奶好,把人家弄掛了,YY裏直接就喊:「沒奶好沒關係,下次直接喝真的。」要是不小心滅了團,團裏面的人直接就説「我們5個都要喝真奶!」雖然知道是開玩笑,我還是要嗔怒兩句:「回去喝你女朋友的奶。」實在説不過他們,我就説:「來啊,你們一起上唄,反正是不夠,讓你們打架,嘻嘻!」其實,心裏面當時也感覺挺刺激的,説出來感覺自己的臉都在發燙。

有時等着開副本的功夫,處得比較好的男生就會開私聊,偶爾也會問些比較私密的問題。我當時取名叫「愛愛」(前後省略若干字)。一個男生就問我:「愛愛,你是很喜歡愛愛啊?」

「嗯,有愛啊」我説。

「那你喜歡什麼樣的愛愛啊?」他試探性的問我「愛情的愛啊。」我沒有想那麼多。

「要做才有愛啊」他繼續深入

「做了也不一定有愛啊」我回答説

「那你也試過沒有愛的那種哦?」他繼續試探

「……」我直接無語

「説嘛,試過沒有?」他追問道

「……壞人」

「到底有沒有遇到過壞人?」

「……」我繼續無語

「我們語音吧」他提議。

「哦,好吧」

然後,在他的引導和追問下,我講出了之前在酒吧的一次經歷。

那是我第一次一。夜。情。

那是一個很普通的夜晚,無風,天氣悶熱。晚飯過後,出去逛街,在商場遇到了一個朋友,她是我之前男朋友一個學校的同學,以前和我男朋友拍拖的時候一起玩過。我們都叫她「娜兒」。

我:娜兒,出來逛街啊?

娜:嗯,這麼有閒心?你沒和他聯繫了?

我:嗯,分手了唄,聯繫幹嘛?

娜:又找沒有?

我:沒呢,沒合適的。

娜:身邊那麼多追求你的,小心選花眼哈!

我:切~

娜:晚上有沒有地方玩嘛?

我:沒有啊,準備逛一會就回去呢。

娜:不回去了,晚上我一個朋友過生日,我們去酒吧玩。

我:你朋友我不認識,不好吧?

娜:沒事,有一個以前還追過你。就是那個……誰。

我:我就更不能去了。

娜:你去陪我嘛,怎麼?和男朋友分手了就沉淪了?

我:才沒有呢。

娜:對咯,去吧,走走走。

説着拉着我就往外走。娜兒比較強勢,我一直拗不過她。一路上她攔車,取蛋糕,直接就到了地方。

進去一看,燈光璀璨,音樂震耳,一羣男人圍坐在一起,見我們到了,其中一個立即迎了上來。「娜娜,這麼才來?」「我去取蛋糕了嘛。」「來,過來坐。」他拉着娜兒,娜兒拉着我,我們直接走到了人羣中間。大家都站了起來,齊齊的看着我們。「這是娜娜,我女朋友。」「這是小雨,我朋友」娜娜把我介紹給大家。我微微點頭後,和娜娜緊挨着坐到一起。桌上已經擺了不少啤酒,看來他們已經喝了不少,原來是娜娜的男朋友大軍過生日,剛才娜娜在商場幫大軍選禮物。

坐下來後,原本目光在舞台上的幾個男人現在把注意力都放到我和娜娜身上。娜娜是大軍的女朋友,大家不敢造次,但對我,他們眼中的興奮就多一些。以前追過我的一個男的坐在旁邊,見我坐下,就過來敬酒。禮貌性的和他喝過以後,其他男人就輪着過來。其中一個叫浩,身高大概有180,穿着黃色T恤,短牛仔褲,右手戴着一串紫檀珠串,短頭髮,很精神,估計經常健身和遊泳,身材也特別好,看起來挺有男人味。估計他在這羣人裏面有些實力,他過來稍微示意,旁邊的男人主動往邊上挪了挪,他微笑着在我身邊坐下。

「美女,認識一下,我叫XX浩」。他禮貌的舉起酒杯。

「我叫X雨。」我微笑的看着他,和他幹了半杯。

他挺禮貌,而且感覺有種天然的號令感,讓人不好升起拒絕的感覺。加上説話很幽默,慢慢對他有了些許好感。

由於酒吧音樂特別大,好多時候説話都聽不清楚,我們説話都是用手捂着貼在對方耳邊説。他略帶磁性的嗓音和温熱的唿吸弄得我的耳朵痒痒的,加上酒精的作用,慢慢臉上熱了起來。有一次我們兩個都要説話,結果都轉頭過去,弄了個面對面,大家都尷尬的笑了,我心裏突突的跳。

「來,我們喝一杯,我剛才差點就讓你親到了」浩突然提議。

「你差點親到我才對」我撅着嘴巴,裝出生氣的樣子。

他突然直接吻到我的額頭。我一愣,直接一記粉拳就打了上去。他抓住我的雙手,我那是他的對手,他順勢一拉,就把我攬到了懷裏。

「對不起嘛,我是故意的!」他故意氣我。

我抬頭睜着忽閃的大眼睛看着他:「你還故意的了?」

「誰讓你那麼漂亮了?我心裏忍不住嘛,嘿嘿」男人的誇獎永遠是女人的毒藥。雖然我經常聽見誇獎,但此時被酒精麻醉了的大腦讓我失去了判斷能力。

他拉着我的手,用手指在我手心划動。另一隻手指挑起我肩部的吊帶,在我光滑的皮膚上若有若無的撥弄,動感的音樂震得屁股下沙發突突的動,身體也跟着慢慢熱了起來。

抬頭看了看周圍,燈光依然那麼璀璨,晃得人睜不開眼,其他幾個男的正在划拳耍骰子,好像沒有人注意到這邊。

「啤酒好撐肚子哦,我快喝不下了!」我小聲提出抗議。

「那我們換洋酒」浩大聲對大軍説。

一會,一瓶兑了飲料的洋酒被服務生送了過來。

「我們耍骰子」浩提議到。「輸了喝半杯,反正兑了飲料,不醉人」

他們規定兩個人玩,贏了的不動,輸了換人。一開始我贏了幾次,幾個人都換着和我玩了,都説我手氣太好,對他們不公平,又換規矩,説贏了換人,輸了一直喝。結果剛換規矩我就開始輸。5個男人每個都和我喝了一輪,他們笑得人仰馬翻,氣得我直説人品不好。

他們見我老是輸,又提議換規矩,可我玩開了過後就是不服輸。為了能贏一局,硬是沒讓變規矩,不知道喝到多少杯,終於贏了一次。心裏那種滿足感讓我大唿過癮,準備站起來上廁所,剛站起來就坐了下去,頭好暈哦。

「我陪你上廁所」浩主動提議。

「嗯」我點點頭。

他扶我起來,帶我去上廁所。由於一直坐着,玩骰子的時候又太好勝,我的小裙從屁股後面翻了起來我都不知道,白色的小內從後面露了出來。浩扶着我往前走,其他男人眼睛都齊刷刷地盯着我的屁股看(後來娜兒告訴我的)。包括路過其他台子,我也感覺周圍有好多目光,我還跟浩説「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我自己進了廁所,扶着牆到了裏面,脱內褲時感覺下面涼涼的,用手感覺了一下,下面濕濕的,很滑。

從廁所出來,看見娜娜站在男廁所門口。「娜兒,你幹嘛呢?」「大軍喝多了,在裏面吐呢。」「哦」浩從旁邊過來,扶着我走到座位上。「有點昏,我靠一會」我對浩説。我兩腿蜷起來,斜靠在沙發上,一隻手抱住一隻靠墊手放在胸前,一隻手從後面壓住裙擺,閉着眼睛緩酒勁,不一會就睡了過去。

依稀感覺有人碰我下面,感覺屁股下面痒痒的。我慢慢有了點意識,迷濛的轉頭看過去,浩在我背後,一隻手放在我的肩上,另一隻手放在我和他腿之間。他見我睜開眼睛,立即停了手上的動作。我問了一句「娜娜呢?」「她和XX(追我那個男生)送她男朋友回去了。」「哦」我倒過頭繼續養神。

他見我轉過頭去,手上的動作又大了起來。用三根手指貼着我的內褲,在上面輕輕的揉着。我感覺自己下面肯定很濕了,因為感覺有一大片都是涼涼的。也許我的確很敏感,也許我心裏也期待着什麼,依然沒有拒絕,只是拿起旁邊另一個腰墊放在我和他腿之間。估計他受到了鼓勵,手上的動作更大了。一個指頭順着我的縫隙滑動,我感覺一陣陣的刺激從下面襲來,酸脹的感覺越來越強。

他可能是很有經驗,手指並不十分用力,但恰好的力度讓我心裏像貓抓一樣,唿吸越來越強,估計胸脯的起伏已經能被看出來了。「反正娜娜不在,沒有人認識我,何不瘋狂一次?」心裏的聲音在吶喊。他的兩根手指隔着內褲夾着我的小豆豆,上下微微揉動,我被刺激得渾身一抖,強忍着沒叫出聲音。

已經很滑了,水水已經集到了內褲兩邊的縫隙。他從左邊翻開我的小內,手指接觸到我最柔軟的地方。「嗯」我忍不住從嗓子裏發出一聲呻吟,指紋的微妙的觸感讓我此刻感覺剛剛好。估計他發現了我下面很光滑,手上的動作微微停了一下,然後直接把手往我恥骨上伸去。「被他發現我沒有毛毛了」我心裏一陣嬌羞,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態度。他整隻手蓋着我的陰户,一種温暖的感覺驅散了空調風灌進來的冰涼。

他的一根手指揉着我的小豆豆,直接的刺激讓我臀部一陣收縮,一些花蜜又從裏面擠了出來。感覺他的手指都濕透了,無論是哪根指頭(除了大拇指和小指,其他的都感覺不出來到底是哪一根)都是又濕又滑。他用其他四根指頭繼續包裹着我的小豆豆,拇指慢慢插了進來。一種久違的充實讓我脖子往上揚起,牙齒輕輕咬着嘴唇,生怕自己會叫出來。他的大拇指肚向上壓着我的陰道上沿,一種想尿尿的衝動強烈刺激着我,我知道那裏應該離G點很近,這樣刺激下去肯定會瘋狂,但酒精的麻醉和下面陣陣刺激讓我迷醉,我故意把身體更加側背向他,讓他能更加方便刺激到我的G點。他用大拇指在我的陰道裏左右滑動,其他四根指頭在我陰蒂上畫圈揉動,雙重刺激讓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想尿尿的感覺越來越強,身體緊繃,屁股使命往後翹起,抓在胸前的靠墊被我越抱越緊。

「美女,來,喝酒」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時候,這個聲音突然從我耳邊響起。我立即睜開眼睛,看着我對面一個男人湊近了大臉,一臉醉態端着酒杯正對我説話。我突然感覺好尷尬,在這麼多人的慢搖吧偷着玩刺激,而且對面還有一起喝酒的朋友,身體一下就僵直了。

「她喝多了,你坐一邊去。」浩的聲音從我耳邊響起。那個男人悶悶的坐到我的旁邊,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我正在慶幸他沒有繼續糾纏,下面的指頭突然加大了力度。

「嗯~~~」我咬着嘴唇,把頭埋進靠墊裏面,下面一陣強烈的收縮,一股股液體噴了出來,身體開始強烈的抽動。

「完了,我高潮了~」我心裏只有一個模煳的意識,然後就越飛越高。

來自陰道和陰核的刺激像強烈的電流,順着我全身的神經衝到我的腦子裏,讓我收縮成一個點,下面的水不斷泄出。

感覺像過了一個世紀,我逐漸從迷醉中清醒過來,浩浩還在繼續緩緩刺激我的陰核,每次一按,我全身都會強烈的抖動一下,很不舒服。

我連忙掙脱他的魔掌,把他的手按住,把屁股挪到旁邊,再看了看周圍,發現這裏音樂真的很大,應該沒有人注意到我,尷尬的抱着靠枕,把頭埋在裏面。屁股下面沙發都濕透了,我往旁邊挪了一下,把剛剛放在大腿上的靠枕放在上面,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短裙和肩帶。陰道周圍陣陣微弱的收縮擠出絲絲液體。

浩迅速抽了幾張抽紙,把手擦了一下。為了避免尷尬,浩伸過來攬着我的肩膀。

「我要上廁所」我必須去廁所處理一下。

「我陪你去。」浩説

「不了,我自己去」我掙脱了他的臂彎,放下靠墊拉下短裙,站起來就感覺雙腿發軟,我強撐着往廁所走去。現在一個人,沒了些許保護,一路上有些男人主動靠過來,有意無意的擦身而過佔便宜,擦着我光滑的肩膀皮膚時,感覺心裏一陣酥麻,我側身擠過一羣人時,有個男人無意擦過我的胸前,敏感的乳頭上傳來一股電流,感覺身體明顯抖了一下,下面又擠出不少液體。不知道濕透的裙子下擺會不會讓人發現。我死命壓着裙擺,一隻手按住胸口,終於穿過人羣走到廁所裏面。

蹲在廁所隔間裏把裙子掀起來,發現內褲下面和後面全濕透了,裙子下擺也濕了一截。內褲是不能穿了,又沒有帶包包過來,只能把內褲脱下來扔到垃圾桶。我用手摸了一下,陰户裏面全是濕滑的體液,指尖划過陰核,剛才的高潮還沒有消退,又激起一陣酥麻。「嗯~」我忍不住一聲呻吟。擦乾陰户和手指,到洗面台洗了臉,發現我略施淡妝的臉蛋真是特別精緻,尤其是現在,額前的頭髮濕濕的粘到一起,高潮過後的餘韻讓臉蛋粉撲撲的,眼睛裏帶着汪汪水澤,細細的肩帶掛在精緻的鎖骨上,抹胸後挺翹白嫩的胸前,不是太深的乳溝旁邊,一顆小痣特別引人注意,更加襯託了皮膚的白皙。堪堪一握的纖細腰身和粉色的半身超短裙顯得很可愛。後面濕透的裙擺是沒辦法處理了,簡單處理了一下,只能壓着裙擺硬着頭皮走了出去。

「我們準備走了,你走不?」浩拿着我的包包對我説。

「嗯,走吧。」我看了一下,手機應該收到包包裏了,我挽着浩的手臂,另一個人提着沒有拆開的蛋糕,我們一起走了出去。

浩開車,我坐在副駕駛位置,「今天查酒駕不?」我有些擔心。

「都1點了,查酒駕也要睡覺撒」浩信心滿滿。

「哦」我頭還是暈,「我靠一會,你小心開車」我靠在頭枕上對着窗外,看着流動的燈光,慢慢睡了過去。

車門開了,有人攬着我的腰,把我扶了起來。我的頭很暈,睜開眼看了看,發現是浩的兄弟扶着我,浩拿着我的包包在旁邊,就又閉起了眼睛。他們扶着我,我的雙腿配合着向前走,感覺進了電梯,又進了房間,他們把我扶到牀邊,讓我輕輕躺下。電視發出聲音,他們脱了我的鞋子,又把我往上挪了挪,我的頭靠在枕頭上面,側了側身子,就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煳中感覺有人親我的乳頭。我的眼睛都睜不開,一定是浩,今天晚上我是他的了,就隨他去吧。

乳頭上傳來的刺激讓我迷醉,我不自覺地夾緊了雙腿。跳動的舌頭特別靈活,在我左邊乳頭周圍不斷畫圈,讓我的乳房脹脹的,乳頭硬硬的翹起,乳頭周圍的點點也漸漸突起了。他並不直接刺激我的乳頭,讓我感覺好期待,想挺起胸部讓他碰着乳頭,又沒有力氣,心裏很慌。

他的另一隻手在我右邊的乳頭下面捏着,並不直接碰乳尖,讓我感覺所有的血液都向乳尖湧去,乳尖脹得有點刺痛。「嗯~」我發出一聲呻吟。突然,他用嘴巴含住我的乳頭,一種久違的刺激瞬間讓我崩潰,「啊~」我發出一聲愉快的呻吟,湧到乳尖的血液仿佛要流出來一樣,被他吸得我挺起了前胸,陰道一陣痙攣,一股液體從陰户流到屁股縫縫裏面。

我心裏面要想要哦,我扭動着腰,不斷掩飾自己的欲望,卻讓這種欲望表現得更加強烈。他繼續吮吸我的乳頭,另一隻手順着我平坦的腹部來到了下面。我感覺沒有穿裙子,一種嬌羞讓我瞬間臉上發燙。一定被他看光了。

他的手指順着我的縫縫滑動,沒滑幾下就插了進來,又激起我一陣呻吟。他怎麼這麼猴急?一根手指還沒插幾下,第二根又插了進來,擴張的充實讓我忍不住嗯了一聲。兩根手指在裏面扣弄,我的血液都往陰户流了過去。他鬆開咬着的乳頭,用一隻手握住我右邊的乳房,插在下面的手加快了扣弄的速度。電視的聲音沒有壓制住我的呻吟和下面撲撲的水聲,一陣陣酥麻和緊縮讓我抬起了屁股。所有的血液集中到了一點,「要來了」我不知道説清楚沒有。一陣陣啪啪和咕嘰咕嘰的水聲從下面傳來,我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通過陰户噴出去了,使勁抓住牀單,咬着嘴唇,水順着屁股縫流到了我的背上。他還沒有停,我快受不了啦!他的手越來越快,像要把我掏空一樣,水已經流到了背心,我再也要不住嘴唇,張口發出呻吟。電視聲音大了起來,立刻壓住了我的聲音。我感覺自己要死掉了,腰不斷向上挺起,陰道的一下接一下不規律的收縮越來越強,讓我完全停止了思考。

他手上的動作突然一停,迅速抽了出去,我下身就像泄氣一樣,一股水花向前噴出,明顯聽到水打在柜子上的聲音。我像抽空了力氣一樣,屁股重重的落到牀上。緊接着,我感覺自己的雙腿被分開,一個又熱又硬的東西頂到我的陰户上面,上下摩擦着,就着我的愛液往裏面頂。「好大!」我心裏一陣驚唿。我放鬆了下身,陰户被慢慢撐開,龜頭插了進來,好大,好漲。浩那麼結實,想看看他的胸脯。我依稀睜開雙眼,朦朧中,一個光着上身的男人趴在我雙腿之間,一隻手舉着我筆直的小腿,另一隻手放在下面,正在往裏插。

「怎麼不是短頭髮?」我心裏一陣驚唿。

不是浩,絕對不是。我看清了他的樣子,一頭中長的頭髮擋在額前,身體略瘦,皮膚黝黑,看樣子像是我在慢搖吧快要高潮的時候來敬酒的那個男人。

「怎麼是你?」我一聲驚唿。

「嘿嘿,小雨,我喜歡你!」他露出憨厚的笑容「浩呢?」我問到。

「他老婆叫他回家,我留下來照顧你。」他很得意。説着,他用力把陰莖插了進來。

「你~啊……」真的好大。我受不了。

「你這麼漂亮,我真的喜歡你!」他邊抽插,邊説。

「啊~你怎麼能?」我真的很生氣。

「你在酒吧的事我們都知道,在酒吧你也潮吹了吧?」他很得意「……唔」強烈的刺激和被發現的尷尬讓我無法開口。

我想推開他,他重重的壓在我的身上,把我雙手壓在頭的兩邊,激烈地吻着我的脖子,他要是吻我的嘴唇,我肯定咬他。

他下身用力的挺動,強烈的刺激讓我不知所措。

女生對自己不喜歡的男人有種天生的拒絕感,但並不表示身體對刺激會沒有反應。他的下身使勁抵着我的恥骨,我感覺他的陰毛摩擦着我敏感的豆豆,一陣痙攣讓我夾緊了雙腿。

「你身材陣好,又長得漂亮,我做夢都沒想過會和你這種檔次的美女發生關係。給我把,小雨,我愛死你了!」他很激動。

「啊~嗯~」我咬着嘴唇,不想發出呻吟,但喉嚨裏面還是低低的發出聲音,唿吸的聲音變得誘惑。

他停下吻我的動作,下身的挺動越來越快,我的感覺迅速攀升,往一個讓我無法唿吸的點積累,這個速度我隨時都會高潮。

我轉過頭去,閉上眼睛。

「小雨,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太喜歡你了!」

我沒辦法説話,只是搖頭。

突然,累積的能量全部爆發,我嬌嫩陰户就像綻放的花兒,一張一合,吮吸着他堅硬的陰莖。我抬起前胸,揚起脖子,從嗓子裏發出一陣陣顫抖的唿喚。「啊~啊~~啊~啊~~」

下半身強烈的收縮讓我把雙腿緊緊的夾在他的腰上,渾身劇烈的抖動,雙手抓緊了他的手。

他加快了動作,然後在我身上抖了幾下,喉嚨裏低沉的唿聲仿佛告訴我,他射到裏面了。

我休息了半分鐘,猛的推開他,拉過被子擋在胸前。他轉過頭,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看得出他眼神裏的內疚。

「小雨,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喜歡你!」他現在憨厚的模樣很難讓我想像他之前的衝動和靈活。

我咬着嘴唇,默默的看着他,沒有説話。

「你知道嗎?你一來,我們都很激動,你太漂亮了,又有氣質,一開始我們根本沒有一絲壞想法。後來要不是你和浩……」

「別説了,我要回家!」我打斷他。

「你……」

「你轉過去,我穿衣服,你幫我收拾包包」

穿好衣服,他在那裏悶坐着,看來不會安慰女生。

我去衞生間洗了臉,清純的臉龐和白皙的皮膚略略顯着疲憊。整理好裙子,出門拿好包包,他依然在牀邊坐着,我本來想讓他送我下去,看他一臉木納,氣不打一處來,扭頭就走了出去。

夜,已經深了,外面的涼風吹着臉龐,思維漸漸清晰,我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搖搖頭,不去想了,這麼晚回家肯定明天老媽會一頓臭罵。明天還要做避孕,煩死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病……事後,發現還好,我意向過的最壞的情況都沒有出現。他給我打過電話,肯定是自己留的。我直接設了黑名單,也再沒有見過他。關鍵時刻回去見老婆的浩也是我記恨的對象,也被我設了黑名單。

聽了我的回憶,遊戲裏的那位唏噓不已。

「你太瘋了,還好沒有出事,要是他們都沒有回去,你就慘咯!」

「要真那樣,我無法想像。」我也在後怕。

「要是我和你一起喝酒,肯定要保護你的」他嘿嘿的笑着,好像在盼望着什麼。

「鬼才跟你一起喝酒」我嗔怒到。

説開了,要麼尷尬,不會見面,要麼見面就會掃去障礙,我和遊戲裏那位恰恰是後一種情況,下一次可以説説。

好了,寫了這麼多,真的很累了。邊寫邊想,小內也濕濕的,椅子上面都弄上了,還好是皮的,一會處理一下。

該睡覺了,各位色友晚安!

過兩天更新第三部分,和遊戲裏朋友的故事。

謝謝大家看我的作品!有什麼意見都告訴我啊,我會儘量寫好的。畢竟我不知道你們喜歡看什麼樣的。

【未完待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a198231189 金幣 +10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小魔女的羞羞事(01-0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