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 色情】新婆媳關係- 第03章

在陳露一再堅持,周校長一旁幫勸下,讓陳露穿着婚紗回家。

而陳露以魏州不幫自己,不愛自己為由,不坐魏州開的車,讓他自己坐公交回去。而她自己則坐周校長的車回家。

陳露在魏州無奈得眼神下上了周校長的車。側臉都能看出上了車之後的陳露笑逐顏開。

魏州失落極了,他後悔不該不停陳露的話。他都沒有意識到,這根本就不是婚紗的問題。

「小騷貨,這下開心了吧。」周校長一邊開車,一邊對坐在旁邊俯下身子低頭埋在自己褲襠裏吸允大雞吧的陳露説到。

「沒呢,母狗還要吃。」陳露聽到周校長的話,抬起頭來説了一句後又低下頭去吃。

陳露的座椅漸漸被淫水打濕,要不是真皮的,都可能浸濕到裏面去了。

跳蛋從在婚紗店裏一直開着,一直到現在,陳露也漸漸適應下來,不再那麼敏感。既能不斷的刺激陰道又能表現的很自然。

「這個小騷貨該更進一步了……」單手撫摸着陳露的頭,像撫摸一隻狗一樣,低不可聞的自言自語着。

魏州回到家,發現這個點應該回家的媽媽卻不在家。剛剛又接到陳露的電話,説是有東西忘了買,正好借用周校長的車送回來。

「周校長真是個熱心腸的好人。跟疼我的爺爺一樣。對了,正好可以去買菜,做頓好的報答一下周校長。」魏州覺得周校長真是個充滿正能量的人。

「你先去洗澡後來我的卧室。」周校長帶着陳露來到了他的家,讓陳露去洗澡,自己去了二樓的主卧。

當陳露洗完澡出來,來到主卧後,看到卧室裏除了全身赤裸的周校長外,還有一個人在。

一個頭部被一個黑色皮套罩住,留有鼻孔和嘴巴唿吸。眼睛的部位是用黑沙遮住,裏面看外面還可以,但外面卻看不清裏面的眼睛。這個女人正跪在校長面前,用舌頭舔着龜頭。

這個女人身材不是很苗條,有些豐滿。但豐滿的很勻稱,肉肉的卻很有美感。穿着連體緊身皮衣,只是襠部是開檔,大奶子也是露出來的。

脖子上系了一個大紅色的項圈,項圈上有一個小小鈴鐺,隨着女人自己的晃動而發出輕微的響鈴聲。一根不鏽鋼的鏈條連在項圈上,被周校長牽着。還有一個紅色的塞口球也掛在脖子上,面前有一攤水漬,看來應該是口水了。

女人的陰道裏,插着一根雙龜頭假陰莖……陳露忽然想起來,這就是周校長説過的sm裝扮吧。

「咦……?」陳露越看越覺得,這個女人的身形看起來好像婆婆啊……

「怎麼可能……」想起婆婆那張雖然姣好卻常年不笑,刻板的臉,頓時熄滅不少慾火。

「周校長,她……」陳露還沒有想到雙飛這點。

「她?嘿嘿,我調教的性奴啊。你覺得如何?」周校長大有深意的説到。

「又是你的情婦吧。穿的這麼奇怪。有她你還帶我過來。我走了。」陳露才不會覺得什麼性奴不性奴的,就是情婦。不過這也不奇怪,這種位高權重的人不可能只有她一個情婦。

不過陳露冷言冷語的態度看起來好像是吃醋了。這個醋連她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只是覺心煩意亂。

「你去換上這雙絲襪,也不要説廢話了。你知道你沒有選擇的。」周校長根本不在乎陳露的感覺。所謂的情婦只是讓她好接受。周校長壓根就是把陳露當成性奴在看待。

陳露看着態度冷淡,才想起她只是有把柄被他握住的情婦,是沒有資格説什麼的,更不能耍小脾氣。

陳露心裏很是失落,周校長的成熟和強大的經濟能力都讓陳露感覺他比魏州要好很多,特別是性愛方面,總是那麼多的花樣。

可現在周校長讓她醒悟過來,她只是他的肉體玩具。但是陳露不知道,周校長要的,不僅僅是肉體玩具那麼簡單。

換上周校長指定的肉色吊帶絲襪,脱掉內褲。陳露看着換衣鏡裏的自己,陌生,覺得非常的陌生。

潔白的婚紗,肉色吊帶絲襪,白色高跟鞋,烈焰紅唇和一張小女孩的臉。這是自己嗎?

曾經鄰家女孩的清純模樣,被一個老男人的玩物,一個被脅迫的玩物。

「你先搬兩張凳子來,然後站上去,雙腿分開的蹲下。一手撩起裙擺,一手自慰。然後一邊欣賞我們的表演。」周校長見陳露都準備好,便命令陳露總這樣奇怪又淫蕩的姿勢欣賞他和另一個女人的性交。

陳露按照周校長的命令做,心裏有種奇怪的感覺。既難堪卻又興奮。似排斥又覺得期待。

這種農村蹲坑的姿勢她不是沒有做過,出身農村的她,從小就是這樣。

熟悉的姿勢曾經習以為常,如今卻是感覺淫亂不堪。

特別是當她一邊用自己的手指抽插自己的陰道,還要不想看卻又忍不住的去盯着周校長將那個女人當做狗一樣的使喚。

「乖,乖,來,舔一下。」周校長讓那個皮衣女人像狗一樣爬在地上,然後向陳露站着的兩張凳子中間丟了一個開着的電動棒。

陳露一邊扣着自己的騷逼,一邊看着皮衣女人快速的爬到自己的胯下,絲毫不在乎自己滴落的淫水滴落在她得皮質頭罩上。叼着龜頭不斷扭動的電動棒往周校長的方向爬回去。然後放在周校長的腳邊,接着將屁股轉過來,對着周校長搖晃着屁股。就真的像條狗一樣乞討主人的歡心。

而周校長拍了拍女人的頭,像拍狗一樣的安慰着。然後對女人説讓她舔一下他的大雞吧以示獎勵。

而皮衣女人興奮的上身撲抱着周校長的雙腿上,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接着又舔了一下。

多舔的一下在陳露看來,根本就不是個事。卻沒有想到,周校長卻一巴掌將皮衣女人打翻在地,接着又是幾腳踹在她的身上。

這突然的變化將陳露嚇到了。她從未見過周校長粗魯暴力的一面。

更讓她不可思議的是那個被打的皮衣女人毫無反抗,甚至還學狗一樣汪汪的叫。

「看什麼看?還不繼續扣你的騷逼。賤貨!」周校長變得暴怒,見陳露看着他打皮衣女人變停下了扣着騷逼的手便怒罵到。又突然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來的一根sm用的皮鞭抽在陳露的身上。

陳露吃痛本能的躲閃。不過躲閃的舉動又激怒了周校長。

「母狗,還躲?主人要打,母狗就要乖乖的給主人打,賤貨,我讓你躲,我讓你躲……」周校長狀若瘋狂,拿着皮鞭追打陳露。

陳露穿着婚紗,高跟鞋哭哭喊喊的躲躲閃閃。身材嬌小在這個時候倒是很有用。肥胖的周校長哪裏有陳露靈活。

氣喘籲籲的周校長追着追着突然停了下來。死死的盯着陳露。

陳露心裏是害怕到了極點。她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平時看上去温和儒雅,平易近人突然變成了一個喪心病狂的暴力狂。

「上!」周校長説了一個字,陳露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見那個從剛才一直像狗一樣蹲坐着的皮衣女人突然像她衝過來。

陳露嚇得尖叫起來,連忙歪歪斜斜躲閃起來。不過皮衣女人似乎不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看起來很有經驗的樣子。周校長從命令皮衣女人行動開始後就坐在牀上休息。好像對皮衣女人很有信心。

這個房間的門早已經反鎖了。這也是陳露明明害怕的不得了,卻只是躲閃的原因。也是周校長穩如泰山的原因。

陳露跌跌撞撞做着無用功,很快就被皮衣女人抓住。

皮衣女人撲在陳露的雙腿上,然後直接揭開婚紗,鑽進襠部。雙手再撐開雙腿,皮質頭罩上嘴巴的小洞,伸出一根舌頭,在光線不足的情況下,也是準確無誤的鑽進陳露的陰道裏。

「啊……唔……啊啊……不要……唔……啊……」陳露連男人都很少碰,除了魏州就是強迫自己的周校長。哪裏被女人舔過下面?

其實男人女人舔陰道的感覺是一樣的,區別無非就是技巧和經驗。

不過女人肯定是更懂女人的。所以,陳露剛開始那種同性排斥的感覺,慢慢被皮衣女人的舌頭給徵服。

時柔時硬,時快時慢。皮衣女人的舌頭就算是周校長那讓陳露欲仙欲死的技巧都不能跟她比。

相比之下,皮衣女人的舌頭更靈活,更能把握時機和女人最最敏感的部位。

「別……別舔了……啊啊……喔……好……別……啊……別舔了……啊……好……好舒服……哦……哦……」陳露的意識被皮衣女人舔的模煳,身體開始服從本能。

「爽嗎?哈哈,這條老母狗的口活可是頂級的。我調教了半年才有這個水平。素蘭,把小賤貨帶過來。」周校長話裏的素蘭,讓陳露身體一震。怎麼跟婆婆的名字一樣,難道……。不過這種奇怪的念頭很快消失。

不説婆婆已經55歲的年紀了,就説那種常年冰山的性格,連對自己親兒子都是一副冷漠的模樣。要不是結過婚,生了魏州。陳露甚至都懷疑婆婆是不是天生的性冷淡。

曾經還惡意的想過婆婆和去世的公公是怎麼有了魏州的。陳露感覺婆婆跟公公做的時候,會不會是依舊像木頭人一樣板着一張臉,雖然這張臉頗有姿色。

陳露被皮衣女人抓住一隻腳踝拖到了牀邊。然後一把抓住頭髮,拖到牀上。然後按住陳露,逼迫陳露跪在周校長面前。

「想舔嗎?」周校長套弄着自己的大雞吧,對着正看着自己大雞吧的陳露説到。

陳露沒有回答,低下的頭還時不時的偷瞄着大雞吧。

「素蘭,剛才表現不錯。賞你吃我的大雞吧。」周校長似乎又恢復到正常的狀態。

皮衣女人聽到周校長的話,連忙趴在周校長的腿上,張嘴就將大雞吧含了進去。

吸允的聲音迴蕩在整個房間裏。而陳露的電話鈴卻打破了這讓陳露着迷的聲音。

「是魏州吧。接啊,正好讓他救你啊,你不是想跑嗎?你讓魏州來接你,快接,打開免提,不然我替你接了。」周校長又不知道要玩什麼了。

「餵……餵……老公……」陳露儘量平復自己的心情,不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怪。

「老婆,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我的飯菜都做好了。等下你喊周校長一起來我們家吃飯。我買了很多菜,您們趕快啊。」魏州霹靂吧啦的説了一大堆。

「哦,哦,那個……我們不……我們等會就回去了。」陳露看着周校長的大雞吧被皮衣女人吃的口水直流,津津有味的。感覺自己的嘴巴也好想去舔去吸。感覺自己的小腹火熱熱的。

看着大雞吧,陳露本是不知不覺的要説出不回去這樣的內心話,可是卻被周校長眼神示意,打着手勢,連忙改口説回去。

「哦,好的。那你們快點。對了,媽又跟你説她去哪裏了嗎?」魏州想起母親,覺得母親不會跟陳露説的,但他現在沒辦法聯繫到母親,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的狀態。

「她在我們這裏。你媽跟你老婆正逛街呢,等下回去再説。事情幹完就回去了。」周校長一把搶過電話,説出讓陳露無法置信的話。

慾海翻滾的肉體一下僵硬住了。她整個人都蒙住了。幾分鐘之前還將自己舔的欲仙欲死的皮衣女人竟然是自己的婆婆?

陳露感覺自己的頭要壞掉了,她怎麼能相信那個嚴肅古板的老教師婆婆,會變的像換了一個大腦一樣,在一個老男人的命令下,像條狗一樣聽話。

「嘿嘿,馮素蘭,給你兒媳婦戴上。」周校長將陳露的反應都看在眼裏,毫無意外之色。説了句陳露沒聽懂的話。

馮素蘭得到周校長這莫名其妙的命令,卻毫不猶豫的爬到隔壁的一個房間,從裏面咬出來一個黑色的很大的黑色的旅行包。

這個旅行包太重了,馮素蘭叼不起來,只能一邊後退一邊咬着旅行包拖過來。

陳露還在這不可思議的震驚當中,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婆婆從黑色包裏拿出來一些東西,站在了她的背後。

暈乎乎的陳露突然被人從後面強行捏開嘴巴塞了一個圓球進去,然後快速的將圓球兩邊的皮繩綁在腦後。

陳露唔唔啊啊驚恐的掙扎着要站起來。卻被早有準備的馮素蘭一把壓了下去。

身高,體重都比陳露有優勢。再加上被周校長長期調教,撲上來就直接一手隔着婚紗準備無誤的捏住了陳露的一個奶頭。

另一隻手又快速的伸向陳露的騷逼,還是非常準備的,沒有第二個多餘動作的捏住了陳露的陰蒂。

雙手齊捏敏感部位,讓陳露的恐懼也很快的就被酥麻的感覺所替代。

陳露合不攏的嘴巴還沒來得及流出口水就被馮素蘭的嘴巴堵住。一人咬住一半,唇貼着唇。

婆媳擁吻,口水互流。陳露覺得這樣的事情應該是很噁心的。可為什麼一點都沒有覺得不舒服呢?為什麼就跟剛才被婆婆用舌頭舔陰道是一樣的很舒服,很爽。

而且身體慢慢產生了快感,這種快感很異樣,卻讓陳露很是着迷。她此刻才是明白,女人要玩弄起女人來,比男人也不遜色。

雖然大雞吧的誘惑是女人永遠無法代替的。但是婆婆的技巧和經驗,卻讓陳露覺得別有一番滋味。

馮素蘭對着自己的兒媳婦又捏又親,調教的兒媳婦淫水直流。潔白的婚紗看起來不在那麼聖潔。隨着陳露害怕,迷茫慢慢變得嬌羞,掙扎,到最後雙眼朦朧,放棄抵抗,任由婆婆調教自己。

「跪在牀上。」馮素蘭看了看面色紅潤,嬌喘連連的兒媳婦,暫停了調教。命令陳露跪在牀上去,屁股對着周校長。

高抬着屁股,婚紗裙擺被撩到腰上,露出流着淫水的陰部。馮素蘭用嘴巴叼着一根電動棒放在了周校長的面前,還不忘對着周校長搖了搖屁股。

馮素蘭爬到陳露的面前,然後雙腿分開跪在陳露的面前,解開綁口球,命令陳露給她舔騷逼。

「啊……往左邊一點……哦哦……對……用點力……啊啊……嘶……哦……對……舌尖用力……啊……就是這樣……然後再往下……啊……是的……就是這樣……啊……」馮素蘭竟然在教陳露如何用舌頭更好的舔女人的陰道。

而周校長則拿着電動棒,在陳露的外陰部位遊晃,偶爾快速的插入進去又很快的拔出來。這樣不斷的刺激挑逗下,陳露感覺陰道裏快要癢死了。恨不得周校長馬上用大雞吧操死她。

周校長一邊用電動棒挑逗刺激陳露欲望,用皮鞭抽打陳露潔白圓翹的小屁股。一道道紅印羞辱的是陳露的自尊和人格。

陳露內心承受羞辱,身體卻享受快樂。扭曲的快感讓扭曲着內心。陳露腦袋裏漸漸只有性愛,只渴望着大雞吧。屁股搖晃的越來越快,而周校長抽打的頻率也越來越高。

屈辱又很爽,就是這樣的感受。這種感受漸漸讓陳露上癮。周校長見陳露的狀態,就知道陳露已經漸入佳境。

於是讓馮素蘭給她戴上了手鍊,腳鏈和項圈。然後對着陳露説到「小母狗,想要吃大雞吧嗎?」

「想,想……」陳露連忙答應到。什麼自尊,什麼人格,什麼魏州,都不能讓陳露清醒過來。她饑渴的陰道,不斷的刺激,扭曲她的內心。

沒有大雞吧的插入,陳露太難受了。她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周校長的話在現在這樣狀態下的陳露來説,好像天籟之音。

「想要大雞吧,可以。像狗一樣,爬在地上,抬起一隻腿撒尿。去拿個礦泉水瓶,自己裝起來,不要弄髒我這裏。」周校長這算是開始自己調教陳露。

陳露沒想到周校長還要這樣羞辱她,強姦她,難道不夠嗎?

陳露雖然猶豫。但還是照做了。馮素蘭給了她一個空的礦泉水瓶,陳露學着狗的姿勢,抬起一隻腿,屈辱的將礦泉水瓶對着自己的尿道撒尿。

第一次不熟練。還是有尿滴落出來。周校長等陳露尿完,馮素蘭拿走礦泉水瓶後,直接上來就是一腳。

「臭婊子,老子不是説了不要弄髒這裏嗎?聽不懂啊?爛貨,叫你不聽話,叫你不聽話。」周校長又一次暴怒,一邊用腳踹,一邊用皮鞭抽打,還要破口大罵。

「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對不起,我……我不敢了……對不起……」陳露受不了周校長的折磨,跪在地上求饒。

「作為性奴母狗,惹主人生氣,就要跪在地上,舔着主人的腳趾道歉。」一旁的馮素蘭對陳露説到。

陳露一聽,也不管腳有多臭,伸出舌頭就是開始舔起來,一邊舔一邊還哭着道歉。

「哼,素蘭,上枷鎖。」馮素蘭接到命令,又牽起陳露的項圈,拉着她來到了隔壁的房間。

這間房間燈光昏暗,有一個很大的牢籠。裏面掛有很多鐵鏈,手銬之類的。

四周的牆壁上,還掛着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還有一些木箱子擺放在牆角。

馮素蘭拿起一個木質枷鎖,將陳露的脖子,手腕卡住。然後關在鐵籠裏。

鐵籠裏的地面上,有一個很細又很短的橡膠棒固定在地面。陳露看了看,瘙癢的陰道促使她不由自主的坐了下去。然後這種又細又短的橡膠棒只能算是聊勝於無。

鐺……鐺……

馮素蘭將牢籠裏的兩個鐵鏈鎖在了枷鎖上。這樣陳露就沒有辦法完全蹲下去,鐵鏈的長度讓陳露的陰道剛剛吞下橡膠棒的頭部。

這讓陳露快要抓狂了,死命的想要往下蹲下去,享受並不如意的橡膠棒,但鐵鏈無情啊。

馮素蘭走到陳露的面前,將婚紗裹胸拉了下來。露出包子乳房。

婆婆馮素蘭的雙手固定住陳露的身體,自己則用乳頭舔着陳露的乳頭摩擦。

乳頭摩擦乳頭,陳露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堅挺的乳頭會變得異常敏感。敏感的乳頭相互摩擦,擠壓。這種感覺讓陳露無法抗拒。

陳露興奮的也伸出了手,拖着鐺鐺響的手鍊用力的抖動自己的乳房,好讓摩擦力度更大。

馮素蘭見陳露主動起來,便放了自己的雙手,伸向了兒媳婦的小穴。一隻手扣着陰道,一隻手揉搓着陰蒂。

等周校長慢悠悠的來到這間房時,陳露正被自己的婆婆馮素蘭調教的眼神呆滯,口水,淫水都在不停的往外流出。

臉頰通紅,嬌喘連連。此時的陳露只是本能的用力下墜,想要用地上那根橡膠棒儘量插進她的陰道裏。但偏偏得不到,那一點點的摩擦更是讓陳露抓狂。

注意到周校長光着身子進來,粗大肥厚的大雞吧直挺挺的出現在陳露面前。

陳露像沙漠中即將渴死的人突然看見前面有一灘清水,奮力的想要去奪取那一灘清水。

「願意做我的性奴母狗了嗎?」周校長不急不躁的問到。

「唔唔……唔唔……」陳露咬着綁口球,唔唔的答應着。

「我的命令只能服從,不能猶豫,不能質疑,不能反駁。明白嗎?」周校長再一次確認到。

「唔唔……唔唔……」

「素蘭,接下來的事情你來做。」周校長吩咐馮素蘭後,就坐在一旁,欣賞着婆媳好戲。

「汪……汪……」馮素蘭答應到。

馮素蘭從那些木箱中的其中一個裏,拿出了一張紙,一支筆,一個相機和一個印泥盒。

本人陳露,今年xx歲,身份證號xxx,xx人。因欠周xx校長100萬欠款,無法償還。本人在意識清晰的情況下自願且主動向周xx校長提出用本人的今後的人生償還欠款。本人的個人財務,人生自由皆屬於周xx校長,成為周xx校長的私人物品,周xx校長有權將本人陳露用於各種需要。籤字,畫押。

一份賣身契,陳露看傻了。如果籤了,加上周校長的背景,那就等於沒有任何希望了。

陳露原本打算是先解決了自己無法抗拒的身體需求,再做打算。

周校長也是明白這一點,當初將馮素蘭的這點小心思給切斷,直到由內而外的成為周校長的性奴。

「素蘭,給她灌藥。然後給你兒子打個電話,就説陳露有婚前恐懼症,你帶她出去散散心,拉進一下婆媳關係。你那個傻兒子不會起疑的。做完這些,就要侍候我了……」周校長淫笑的説到。

陳露還沒有多少思考的時間,周校長根本不需自己的性奴對於自己的命令有絲毫遲疑。這之前也給她説了。陳露沒想到周校長真的説到做到。

馮素蘭收回東西,然後拿出一粒紅色的小藥丸,塞入了陳露的陰道裏。然後又塞進了一個陳露熟悉的跳蛋。不同的是,這個跳蛋是有線的。開關被馮素蘭塞進了絲襪裏。

開關打開的一瞬間,馮素蘭就轉身就爬房間外給兒子魏州打電話,按照周校長的説給他聽。魏州雖然奇怪,但沒有多想。

打完電話後,馮素蘭又爬向周校長,不理會身後的兒媳婦陳露那扭動的身體和嬌喘的呻吟。

「等下,換一身,這一套老子看厭了……」周校長對着剛伸出舌頭的馮素蘭説到。

馮素蘭爬到某個木箱子面前,當着兒媳婦和性奴主人的面,換了一套暗紅色銀灰邊的超短職業裝,深咖色的連體絲襪搭配黑色的高跟鞋。

成熟迷人的味道散發整個房間,哐哐噹噹鐵鏈碰撞的聲音讓房間裏的淫蕩氛圍更加濃重。

陳露眯着眼在意識逐步模煳下,看着婆婆換好衣服後又像狗一樣的在地上搖晃着屁股爬向周校長。

馮素蘭爬到周校長面前,雙手輪換着搭在周校長的大腿上往上爬,然後將短裙一點一點的慢慢的網上拉扯,露出被深咖色絲襪包裹的烏黑陰毛和陰唇。

「嘶……啊……啊……嘶……哦哦……」馮素蘭雙腿大張半蹲,騎在周校長的一條大腿上前後摩擦。

周校長時而抬起一下大腿,隔着淫水啪啪作響。馮素蘭自己摩擦的臉色潮紅,口水從微微張開的嘴巴裏,拉着絲滴落在自己飽滿的大胸脯上,然後又順着往下滑落。

陳露感覺到陰道裏燥熱瘙癢無比,猜到婆婆往自己的陰道裏塞的是某種春藥。

此刻婆婆又在慾火焚身的自己面前對着周校長搔首弄姿,勾引着周校長肉體,也撩撥着自己的內心。

陳露看不到婆婆的面部表情,但猜得到應該是很淫蕩吧。不過卻無法想像出來。

塗抹暗紅色的口紅的嘴唇,吸允着大雞吧。雙手倒立的撐在周校長的大腿上。深咖色的絲襪兩條大腿依靠在肩膀兩側,緊緊的夾着周校長的肥頭大耳。

周校長雙手揉捏馮素蘭彈性不太好卻還十分柔滑的大翹臀。舌頭伸在肉穴裏打着轉,淫水咕滋咕滋的往外冒。

用這樣陳露從未見過的姿勢,撩撥着陳露也爽着自己。周校長有這樣的心計和手段,難怪魏州的媽媽成了其胯下母狗。

陳露眯着眼,承受着春藥發揮所帶來的欲罷不能的痛苦。看着周校長粗壯厚肥的大雞吧在自己婆婆的嘴巴裏遊樂,而自己卻只能看不能享受。忽然之間,陳露好像覺得能夠明白婆婆為什麼甘願做周校長的性奴。

「哦……啊啊……哦……主人……啊啊……大雞吧好……好……喔喔……好厲害……啊……乾死母狗……喔……母狗得騷逼……啊啊……被好的好爽……喔……」馮素蘭此時彎着腰雙手抓在困住陳露的牢籠鐵棍上,雙腿穿着高跟鞋筆直的分開站立,好好撅起的屁股被挺着大肚子,唿哧唿哧喘着氣的周校長賣力的操着。

「母狗,叫大聲點,對着你的兒媳婦你還不賣力點?你要做個好榜樣啊……」周校長一手抓着馮素蘭的頭套,一手拍打着她的屁股。

「汪汪……母狗好舒服……啊啊……汪汪……喔……陳露……快……快看婆婆我,好好看……學會了就要侍候主人了……」馮素蘭得到周校長的命令,立刻對着陳露嬌媚淫語。

「真的是婆婆……」正説着淫話的馮素蘭,突然被周校長一把扯下頭罩,露出真容。

馮素蘭披散着波浪長發側在一邊顯得很有女人的嫵媚,黑色的眼影搭配暗紅色的嘴唇,嬌紅的臉頰形成強烈的對比。

這樣的婆婆陳露從未見過,這讓陳露都震驚的睜大了迷朦的眼睛。

這還是那個嚴厲古板的婆婆嗎?這根本就是兩個人。

陳露流着口水看着風騷入骨的婆婆。看着對着她嬌媚淫蕩的笑。婆媳面對面的流着口水和淫水,處境卻不相同。

「啊……啊……露露……我的……啊……我的好兒媳婦……喔喔……要不要……啊……喔喔……要不要跟婆婆一起……啊啊……啊……一起做主人的母狗?喔喔……啊……爽……好爽……你看……啊……婆婆的騷逼被幹的好舒服……想要的話……啊啊……就學狗叫……主人……喔喔……主人就知道你同意了……啊啊……」馮素蘭在誘惑着陳露。

啪啪……周校長在馮素蘭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兩巴掌還罵到「死母狗,你的好兒媳婦的嘴巴被綁住了,怎麼學狗叫,被老子操傻了嗎……要是真被老子操傻了,就不要了,老子可不要傻逼性奴。」

「主人……母狗知錯了,母狗沒有傻,求主人不要不要母狗了。母狗請主人允許母狗去解開母狗兒媳婦的綁口球。」馮素蘭聽到周校長的話,臉上本來紅霞滿天馬上就嚇得臉色蒼白。

這讓陳露對婆婆作為性奴又有了新的認識。她沒想到婆婆竟然會因為周校長的一句似玩笑的話而嚇成這樣。

「嗯,去吧,正好你也想想辦法,早日讓你的兒媳婦明白什麼是女人的命,什麼是女人最終的歸宿。」周校長想了想,就同意了馮素蘭的請求。

馮素蘭得到周校長的允許,連忙打開牢門,爬着進去。

新婆媳关系- 第03章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