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小説】我和我的教授們

我們比較文學系歷來在學校裏是個冷門專業,可是近來人氣大漲,好多外系甚至其他學院的學生都來選修我們系的課程,特別是大一和大二的女生,尤其熱衷。其中原因就是我們系新來的兩個年輕教授。這兩人一個姓沐,一個姓毛,都是三十歲左右的未婚男性,相貌英俊,一表人材。對於我們本系的學生來説,當然是近水樓台先得月了。至於那些外系來的女生,俗話説紅花也要綠葉陪襯,紅花對於綠葉的態度,自然是來者不拒多多益善的了。

沐教授很毛,看到美女永遠都是一副色迷迷的樣子,他自己也從不諱言這一點,總是説「是真名士自風流」,他給學生打分很鬆,尤其是女生,只要不天天曠課,基本都能得高分,所以大家都喜歡選他的課。

毛教授很木,視線從不會在任何女生身上停留一秒鐘以上。

他為人刻板細緻,一絲不苟,你的作業裏面省略號點了五點或者七點,他都會檢查出來,然後退回來讓你修改。不過修改完了重新交上去,他不計前嫌仍舊會給你高分,所以大家也很喜歡他。

有趣的是,名士自賞的沐教授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至今為止都沒有傳出任何桃色緋聞。而謹言慎行的毛教授,每天三封情書五束玫瑰死追鄰系茉莉老師的風流韻事,早在學院傳得沸沸揚揚。

每次上他們的課,我總是服裝整齊,呃,確切的説,是衣衫不怎麼整齊,這裏少一塊,那裏短一截的,我喜歡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沐教授總是喜歡盯着我看,而且絲毫不作掩飾,而且我也總是很配合地給他盯着我看的理由。毛教授就大不一樣了,不管我穿成什麼樣,做出任何試圖吸引他注意力的努力,他總是舉止得體,目不斜視,從不用老師看學生以外的任何眼光多看我一眼。可是越是如此,我越是想有所改變,有所突破。

起初這僅僅是一個模煳的念頭,但我逐漸沉迷其中,樂此不疲。每次上他的課我總是精心打扮,從超短裙到露臍裝,可是即便回頭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九,毛教授卻永遠屬於那百分之一。雖然在毛教授這裏受到的冷遇,總是能夠在沐教授的課上得到補償,但我還是深深感到了挫敗,不知如何是好。

卒之,我決定做出最後一次嘗試,如果還是不能成功的話,我就退出羽毛扇行列,專當木粉。我以前嘗試過蘿莉路線和性感路線,但是都失敗了,這次我決定走成熟路線,沒準他喜歡這樣的。

那天早上,我換上一條灰色直筒短裙,緊貼肌膚,緊緊包裹住臀部和大腿。

裙子裏面是黑色蕾絲小T褲,上身是配套的黑色蕾絲Bra。這套內衣自然不會暴露到毛教授的眼前,不過穿上蕾絲內衣,總是能給我自信。

上身穿上V領的白色T恤,外面是黑色的套頭衫。兩件衣服的領口都不高不低,確保直起身體的時候,胸脯若隱若現,彎下腰的時候,對方能看見深深的乳溝。然後我把頭髮盤在腦後,挽了個髮髻,顯得更加成熟些,腳底蹬上一雙黑色高跟露趾涼鞋。

顯然我這身打扮對於普通的課堂來説太講究了,不過為了吸引住毛教授的眼球,我也顧不得課堂上可能引起的騷動了。不走運的是,上午最後一節才是毛教授的課,之前還有兩節課,其中一節就是沐教授的《北非文學史》。

我一走進沐教授的課堂,立刻注意到無數道目光投在我身上。沐教授隨後進了教室,當他把課本教案放在講台上時,色色的目光就緊緊抓住了我。我也不甘示弱地狠狠瞪着他,最後還是他堅持不住,把目光移開了。雖然我這身衣服不是穿給他看的,但見到他如此還是挺開心的。不過轉念一想,無論我穿成什麼樣,他不都是這樣色迷迷地看我麼。接着又琢磨,其實他也夠帥,不比姓毛的差,可惜只是眼色色口花花,不會有實質性的什麼發生。

我在座位上不斷地變換姿勢,確保從沐教授站立的地方,視線能透過我的領口,看到裏面的春光。看着沐教授在講台上的英姿,我情不自禁地幻想,他把我叫到講台上,在全班同學面前當場做愛,讓所有的男生女生都嫉妒得發狂。想着想着,我下面不由自主地濕了,我趕緊夾緊雙腿,千萬別滲到外面弄濕裙子。我經常做這種白日夢,可惜也只能是白日夢而已。想到這裏不由暗暗嘆了口氣。

正在我胡思亂想之際,下課鈴響了。我拿起書包起身要走時,被沐教授叫住了。

「娜娜同學,這篇《卡薩布蘭卡的陌生人》是你寫的麼?」他拿着課前剛交上去的作業本問我。

「是的,教授。」我有點心虛,那篇文章是昨晚從XX網站上抄襲下來應付作業的,難道他只瞄了一眼就發現了?

「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沐教授面似寒霜地説。

我跟着沐教授去辦公室,路上忐忑不安地想,他會不會説我剽竊直接把我FAIL掉?要是還要上報教導處怎麼辦?那,那我就色誘他,嗯,做出楚楚可憐的樣子誘惑他,然後還可以……嘿嘿。想着想着,下面又要濕了。我趕緊定了定神,急步跟上他往前走。

到了辦公室門口,沐教授掏出鑰匙打開門,我跟在他身後走了進去。

「關上門。」他説。

我轉身關門,突然背後一股大力襲來,我一下被推在了門上,沐教授的身體緊緊地壓在我身上。沐教授伸手鎖上門,從我的肩上除下書包扔到一邊,伸腿到我的雙腿之間,把我的雙腿打開到短裙所允許的最大角度。

「你這個小妖精,每天上課誘惑我很好玩是吧?」沐教授惡狠狠地説,「今天還變本加厲穿成這樣。你想引誘我是吧,我現在就叫你得償所願。」他掀起我的裙擺,往上褪到腰際。伸手到雙股之間,抓住我的內褲用力地一撕,脆弱的蕾絲小T褲的帶子立時被他扯斷了,殘餘的布片順着我的腿滑落到地上。

「抓住門框。」他命令道。

我順從地用手抓緊門框。他的語氣嚴厲,動作粗暴,與平時大異其趣,新奇中讓我感到莫名的快意。

我聽見身後傳來拉鏈拉開的聲音,接着是褲子落在地上。

他把我往後拖了一點,直着腿彎着腰,手扶着門框,臀部正對着他的下身。

這一切發生的那麼突然,我的腦子霎時間有些短路,但馬上反應了過來,這不正是我平日裏的幻想麼?在辦公室裏跟沐教授做愛,太爽了。

沐教授的身子猛地往前一送,我就被他頂到了門上,他的硬棒穿破了我的柔唇,深深進入了我的體內。他往外抽出,幾乎全部都退出了我的蜜洞,然後再度用力向前,我再次被頂到了門上。在他的大力衝擊下,我有些神志模煳,腳下不穩。他伸手環繞住我的腰,幫助我保持平衡,另一隻手往下搜尋我的陰蒂,找到以後用力揉捏着。

沐教授的肉棒猛烈地撞擊着我,每次抽出都帶動着我的身子往後拖,每次插入都把我頂在門上。儘管我穿着高跟鞋,他還是比我高出一截。他倒沒有迫使我踮直腳尖提高臀部,而是略微屈腿,做出頗不自然的姿勢來迎合我的高度。這個發現讓我更為性奮,感覺高潮就要來臨了。

沒過多久,我的雙腿開始不停顫抖,全身肌肉失去控制,自行其事地收緊,高潮來臨了。

我幸福地呻吟着,再也支撐不住身體的平衡,直起身子,往後一仰,癱倒在沐教授的懷裏。

沐教授連忙一手抱住我的上身,一手託住我的腿,把我半抱在懷裏,下身還在我的體內不停抽插着,頻率越來越快,終於一泄如注,抱着我的身子一起靠在門上,全身顫抖直喘粗氣,我可以感到他仍然留在我體內的肉棒也抖動得厲害。

靠在辦公室的門上,我突然注意到透過門上的毛邊玻璃可以隱隱約約看到門外的情形,想來門外也是一樣,而且這扇門的隔音效果顯然也不怎麼樣。幸好走廊上沒人,我暗中慶幸。

沐教授終於離開了我的身體,卻又伸進兩根手指,停留了幾秒鐘,拿出來放在我的嘴邊,命令我張開嘴。我低下頭貪婪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品嘗着兩人愛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沐教授抽出手指,放下我的裙擺放平,甚至還細心地把我拱在腰間的衣服捋平整。然後提上褲子,沒一會兒,一個風度翩翩的青年教授又出現在我面前。

他從地上揀起書包遞給我,打開門,慈祥地説:「沒事了,你上課去吧。」我的腦袋還在短路狀態,機械地接過書包,下意識地問了句,「那我的那篇作文?」「什麼作文?」他楞了一下,「哦,呃,寫的不錯,很不錯,不過有些地方還可以改進。」説着頓了一下,「明天還是這個時候,你到我的辦公室來,我給你修改意見。」「哦。」我答應一聲,轉身出了辦公室。直到後來才意識到他根本還沒看過我的文章,之前不過是胡亂找的藉口。不過當時我可沒心思琢磨這些,滿腦子都在回味剛才的銷魂情景,他在辦公室裏和我做愛,他把我壓在門上,他摟着我的身子,他撕破了我的內褲……我的內褲。突然想起,我的內褲還留在他的辦公室裏呢。

我傻乎乎地轉身又進了他的辦公室,就看到沐教授正把我的內褲放進他的公文包內。

「沐教授。」我囁嚅道,「我的……」

「咳咳!」沐教授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一絲尷尬在臉上掠過,但立即擺出一副認真嚴肅的撲克牌臉,「學校有規定的,學生不能穿着奇裝異服。你的這件衣服,暫時由我保管,等學期結束,呃,等你畢業了以後再還給你。你回去吧,明天不要忘記過來。」「是,毛教,呃,沐教授。」我轉身怏怏離開了沐教授的辦公室。

我拿出手機看看了時間,第二節課已經過半,今天剩下的課就不去上了吧,反正我也沒有心思實施原來的計劃了。一邊想着一邊進了洗手間。

我用冷水洗了洗臉,抬頭看了一眼鏡子,驚奇地發現鏡子中的自己,渾身上下散發着性愛的光輝,提起鼻子聞了聞,一股混合着成熟俊男和青春女孩體香的味道撲面而來,我感覺到了從所未有的自信。既然沐教授有膽氣公然在辦公室裏與我做愛,我就不能學習學習他的勇敢,來對付毛教授?何況我所望不奢,不過是讓他多看我兩眼而已。

我決心已定,乾脆不等到上課,現在直接闖進他的辦公室得了。一個小時以後就是他的課,他現在肯定在辦公室裏。我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裙,沒有了內褲也顧不得了,昂首出了洗手間,往毛教授的辦公室走去。

「娜娜你好。」路上碰到一個叫蝸蝸的同學,他跟我打招唿我沒搭理,氣可鼓不可泄,現在沒功夫跟旁人羅嗦。

到了辦公室門口,我定了定神,最後整理了一下衣服,整了整頭髮,把上衣的領口往下拉低些。我的身體是我最強大的武器,必須保持到最佳狀態。準備就緒,我敲了敲門,意外地發現居然一點都不緊張。

「請進。」

我走進門,轉身關上門,鎖上。

「是你啊,娜娜同學。」正坐在辦公桌後備課的毛教授,一本正經地抬頭問道,「快請坐。有什麼事麼?」我走到他的辦公桌前,放下書包扔在桌前的椅子上。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沒有超過一秒鐘,立刻把目光移開了。

我沒有坐下,而是繞到辦公桌旁,彎下腰,雙肘撐在桌上。

他瞟了一眼我的領口,又連忙把目光收回,顯得有些不安。貌似我的計劃開始成功了,我得意地想。

「毛教授,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您。」

「你説,你説。」他目光閃爍,又看了我一眼,似乎想發現我是否察覺他在偷窺我。

「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有些難以啓齒!」我胸口垂得更低,移動身子靠近了他,讓他能夠聞到我的味道,能夠體驗到我的唿吸,「而且,這個問題只有您能夠回答我。」「可以,可以。」他有些慌亂的説,「呃,娜娜,你能不能坐下説?」「不用。」我膩聲説,「這樣挺好。」我可以從他的目光中看出他緊張的神色,我的計劃成功在望了。

「其實,這個問題與你有關。」

「你,什麼意思?」

「毛教授,我覺得你很英俊,很迷人,我喜歡你。」我注意到他的身子在座椅上扭來扭去。

「謝謝你,娜娜。」他説,「不過學校的規定,師生之間……」哈哈,學校規定,這就是他首先想到的。

「我知道,不過我無所謂。」

他抬頭看了看四周,似乎想看看周圍有沒有其他人。

「我把門鎖上了,不會有人來的。」

「我,我只愛茉莉,你知道的。」他低頭不敢看我的眼睛,卻貌似在盯着我的腿看。

「我不會妨礙你們的。」

「娜娜,我真的覺得你該走了。」他頓了一下,缺乏底氣地説,「你不走的話我走。」「我哪兒都不去,你也一樣。」我堅定地説,「再説了,你如果真想離開的話,早就走了。」他坐着沒有動,也沒有説話。我又猜對了,他還是捨不得離開。

我迅速脱下了上衣和T恤,扔在書包上,繞到辦公桌的後面,站立在他的面前,只穿着蕾絲Bra,灰色套裙和黑色高跟鞋。

他呆呆地看着我,不知所措,卻沒有半點離開的意思。

我抓住他椅子的扶手,把他連人帶椅往後推到牆邊。他今天穿的比較隨便,米色的羊毛衫藍色的牛仔褲,緊裹住他肌肉凸起的身體。我跪坐到他身前,伸手解開他的皮帶,抽出,扔到一旁。

「娜娜你還是饒了俺吧!」他虛弱地表示反對,「俺不能對不起茉莉,俺要為茉莉守身如玉。」不過他並沒有動手阻止我,雙臂垂在椅子兩旁,目光複雜地看着我。

我解開他的牛仔褲的扣子,拉開拉鏈,連同印着茉莉手繪的KittyCat圖案的內褲一起拉下,釋放出他的陰莖。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的陰莖已經勃起,這個發現讓我很是開心,看來我還是讓他動情了。

我低頭把他陰莖頂部放進嘴裏吮吸,儘管他緊閉嘴唇一語不發,我還是能夠聽到他喉嚨深處發出的快活呻吟。他的肉體顯然樂在其中,但他的理智卻厭惡這種快樂。從他的愉悦中感受到了內心的掙扎,我感到格外開心。

我張大嘴,把他整個吞進嘴裏,他的肉體背叛了他的思想,張嘴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我更加得意了,興奮地上上下下有節奏得吸吮着他的陰莖,還時不時拿出來用舌頭點擊他的龜頭。

「別這樣,娜娜,停下來。」毛教授誠懇地祈求。不過他的身體可不聽腦袋指揮了,就在他説話的同時,他的雙手捧住了我的腦袋,一邊撫弄着我早已散開的秀髮,一邊幫助我上上下下套弄他的寶貝。

我是聽老師話的好學生,聽他這麼一説,立刻吐出了他的寶貝,移開身子。

他震驚地看着我,臉上寫滿了失望。不過他的失望馬上變成了驚訝,我撩起裙子到腰際,他清楚的看到我裏面居然沒有穿任何東西。

我坐到辦公桌的邊沿,打開雙腿,冷靜得近乎冷酷地説,「我就坐在這裏自慰,你現在就可以離開,我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或者你過來和我做愛,你自己選擇,我不強迫你。」説着我把手指伸進濕漉漉的私處,裏外翻飛,弄得嘖嘖有聲。與此同時,我的目光緊緊盯在他的臉上。

毛教授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説話,臉上一副困惑不知所措的表情。

想來他的理智告訴他,他應該立刻起身離開,可是他還是如痴如醉地坐在椅子上一動不動。

我的拇指按在陰蒂上,配合着伸入的食指中指一起動作,不一會兒就感到高潮來臨了。我顧不得注視毛教授了,收回目光仰起頭,高聲呻吟。就在這時,我覺得手被人移開,蜜洞也被分得更開了。原來是毛教授,他站在我的兩腿之間,他的陰莖取代了我的手指。看着他小心翼翼的進入我的身體,我知道我的計劃完全成功了,從精神到肉體,一起發出了愉悦的笑聲。

我的手撐在桌子邊緣,他的手握住我的腰肢,當他深深進入我的體內時,他抬頭看着我的眼睛。從他的眼中,我看到了熊熊的慾火,吞噬了其他的一切。

他在我的身體內狠狠地撞擊,目光炯炯,狠狠地瞪着我。我垂下眼臉,做出不敢對視他的樣子。事到如今,我不介意讓他採取主動了,就讓他認為是他在主導一切好了。

他的下肢不停運動着,同時伸手到我背後解Bra的鈎子,試了幾下沒有解開,乾脆用力一扯,把帶子扯斷了。他的手回到身前,抬起我的胳膊,把蕾絲Bra完完全全從我的胸脯上剝下來,扔在地上。他的頭湊到我的胸脯上舔我的乳頭,接着又吸又咬,弄得我雪白的胸脯上佈滿了他的牙印。

毛教授的喘息聲越來越粗重,到達了迸發的邊緣。我也忍耐不住,先他一步進入了高潮。我的雙腿纏繞在他的腰上,不斷顫抖,用力夾緊。他衝擊的速錄越來越快,終於一聲巨吼,洪水決堤而出,全部泄在了我的體內。他的身體顫慄着靠在我的身子上,下體還在我的體內不斷泵出白色漿液,我可以聞到他的性感充斥着整間辦公室。

過了半晌,他軟軟的陰莖退出了我的身體,整個人也軟軟地躺在椅子裏。我壞壞地笑,盯着他看,他筋疲力盡滿是汗水的臉上充滿了悔恨。

我從辦公桌上跳下,強迫自己站直身子。

我的身體同樣軟綿綿的,雙腿酥麻。我用盡最後一滴意志,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放下裙子,又揀起上衣和T恤穿上。

「娜娜,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毛教授苦笑着説,「我保證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了。今天本來就不該這樣,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了。」我知道其實他這是説給他自己聽的,也不理會,笑着説道,「不用擔心,毛教授,你不過是情不自禁,男人的正常反應而已。我不會告訴茉莉老師的,呃,更不會報告校長。」説着背上書包準備離開,「明天這個時候我還會來的,你最好在這裏等着。」「娜娜,等一等……」「明天這個時候,我會來的,你也會在這裏的,明白?」我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説道,又看了看時間,「你的課馬上就要開始了,我這就去了,你最好也抓緊些,別遲到。」我轉身打開門,剛要走出辦公室時,又被毛教授叫住了。

「娜娜,你的東西。」他指了指地上的黑色蕾絲Bra。

「你留下來做個紀念吧,反正都被你扯壞了也沒用了!」我又接着説,「對了,我的內褲在沐教授那裏,也被他扯壞了,你們下次見面的時候可以交流交流經驗。」看着毛教授震驚的臉色,我愉快地笑了,轉身走出了辦公室,拉上門,向下節課的教室走去。

「嗒,嗒,嗒嗒……」我的手指無意識地彈着課桌,發出沒有節奏毫無規律的噪音。我已經緊張地無法控制我的手指了。

「噗通,噗通,噗通通……」我的心臟劇烈地跳動着,彷佛一不留神就會從胸膛裏蹦出來。

「嗒,嗒,嗒嗒……」這是他的皮鞋走在地板上發出的響聲。

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我的心跳越來越快,胃部也緊張得開始抽搐。我簡直忍受不住了,伸手抓住課桌上的一支鉛筆,用力攥着,卻仍然阻止不住身體的顫抖。

終於,他的腳步在我身前停了下來。我的手心濕漉漉的全是汗水。我的唿吸急促,汗水從臉頰脖子往下淌,流到雙乳之間的凹地,把我胸前的衣服打濕了一片。我的肩頭感覺到了他唿吸吐出的熱氣,我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得更厲害了。

「啪!」毛教授的大手把我的期末成績單拍在了課桌上。當他把手移開的時候,一個大大的,紅筆寫就,血淋淋的「F」出現在我眼前。

「Fuck……」雖在意料之中,我還是止不住脱口而出。

「娜娜同學。」毛教授一臉正氣,嚴肅地説,「課堂上請注意文明用語。」説完他不給我回嘴的機會,扭頭繼續分發成績單。我四周打量,拿到成績單的同學一個個都笑容燦爛,特別是女生,毛教授人稱「散分童子」,給分慷慨的名聲可是全校聞名的。

「好了,同學們,這個學期的文學評論課到此結束了。」毛教授回到講台,對全班同學説,「明天就是教導處規定上報成績的最後期限,如果有人對成績有疑問,可以在今天下午放學後到我的辦公室來。」説着用難以察覺的目光瞟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這話是説給我聽的。自從上次在他的辦公室我把他推倒以後,他就一直在課堂上打擊報復我。其實以我的水平,就是天天不上課,混個及格也毫無問題。

可是每次作業我都會碰釘子,文章寫得短吧,他説是敷衍故事態度不認真,寫得長吧,他就説評論又不是賣白菜,那麼長幹嘛?總之是動輒得咎。就拿這次期末論文來説,給我的題目就是稀奇古怪的,什麼大象小明與蚊子小芳啦,非洲小母獅與東北大老虎的愛情啦,不知道他怎麼琢磨出來的。今天這架勢,明明就是最後通牒,規定我今天必須去他辦公室,不然明天就晚了。我從小到大,哪得過這成績啊,傳出去還不給人笑死。説不得,只好去他辦公室一趟,讓他出出氣吧。

「篤,篤,篤。」又到了這個熟悉的辦公室了,我敲了敲門,沒人回答。

「毛教授,您在麼?」還是沒人回答。我試着轉了轉門鈕,鎖着。

難道他不在?那我該怎麼辦呢?我呆呆地靠着門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是娜娜同學吧?請進,門沒鎖。」不知過了多久,辦公室裏傳出毛教授的聲音。

我一轉門鈕,不知道什麼時候鎖開了,推門進去,毛教授在那張寬大的辦公桌後面正襟危坐。

「關門。」

「鎖上。」

我老老實實按照他的吩咐把門鎖上,走到辦公桌前。

「是娜娜啊,你可有日子沒來了。」毛教授裝模作樣地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接着説,「你穿上衣服我還真認不出來了。」「呵呵!」我乾笑兩聲,「毛教授您可真會開玩笑。」「請坐。」我剛要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毛教授又發話了,「來來來,坐這裏。」説着用指節敲着辦公桌邊緣。

「呵呵,不用不用,我坐這裏挺好。」我陪着笑,還是在椅子上坐下了。

「唔,有什麼事,快説吧。」毛教授的語氣立時透出了不耐煩,「我時間有限,已經跟未婚妻約好了一起去吃飯,現在在等她的電話。對了,我的未婚妻,你認識的,對吧?」「認識認識,是茉莉老師,她對我可好了。」我連忙點頭,「您看,能不能看在茉莉老師的面子上,我的期末成績……」「我們兩個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毛教授打斷了我的話,「不過我這個人向來公私分明,不能因為我們喜歡你就徇私舞弊嘛。」頓了一下,繼續説道,「説實話,看到你這個成績,我也很痛心啊。」我連忙接口道,「那您看,有什麼法子可以補救?」「你的基礎很好,補救的辦法嘛,也不是沒有……」説到這裏他停了下來,翻着眼睛看天花板,雙手在辦公桌邊緣不停敲着,一副悠哉遊哉的樣子。

無可奈何之下,我咬牙站起身,繞過辦公桌走到毛教授的身前,雙手一撐,坐到辦公桌邊沿,雙腿懸在空中。

「這就對了!」毛教授的臉上露出了灰太狼看到喜羊羊的笑容,扶着轉椅挪到我身前,雙手放到我的腿上。

「你的期末作文其實立意不錯,論述也很精彩,就是……」毛教授一邊撫摸着我的大腿,一邊把我的裙子往上掀,「不對啊,你今天怎麼穿着內褲?我以為你不穿的呢,上次你就沒穿。」「毛教授,上次的事,我很……」沒等我説完,毛教授威嚴地一擺手,阻止我繼續説下去,然後伸手到我的腰間脱我的褲衩,我只得挪動臀部配合着他。

毛教授褪下我的蕾絲小T褲,誇張地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哈哈,晚上又可以給老沐打電話,比比收藏品了。」他放下褲衩,雙手託住我的腿往兩邊分開,「聽説你還經常去練瑜伽?」「是的,教授。」「那我看看你的身體到底有多軟。」説着他使勁把我的雙腿往兩邊分開。九十度,120度,150度……我的雙腿差不多要被他掰成一字形了,大腿酸痛難當。

「毛教授,您就饒了我吧。」我忍不住出聲道。

毛教授嘿嘿一笑,放開了我,雙手在桌上一推,連人帶椅退到了牆邊。

「娜娜,每次你用那種蜘蛛精看唐僧的目光挑逗我,我總會幻想到現在這種場景。」説着他褪下褲子,掏出了已經勃起的雞巴,「你不是説,要為補救期末成績而努力麼?我現在給你機會了,跪到這裏來,我要你性感的嘴唇緊緊裹着我的雞巴……」我猶豫了一下,可是看到他胸有成竹的樣子,還是跳下了桌子,到他身前跪下,把他的雞巴含進嘴裏,開始吮吸。

「等等!」他把我叫住,「我這裏挺熱的,你把衣服脱了吧。」我脱下上衣,正要接着解Bra時,他又説,「這個我來幫你。」説着雙手環繞到我背後,心靈手巧地一下子就解開了搭鈎,褪下肩帶,從我胸脯上把Bra剝下。

「VictoriaSecret的,你可真夠時尚。」毛教授拿着我的蕾絲Bra把玩着,「我也該給茉莉買幾件這樣的。不過你這件的Size太小,實在不夠瞧的。」説着搖了搖頭,把Bra扔到身後。

誰不知道你們家茉莉是學校有名的波霸,我暗中腹誹,可也用不着這麼寒磣我吧。表面上還得「呵呵」地陪着笑。

「好了,你可以繼續了。」

我再次把他的雞巴放進了嘴裏,賣力地上下擺弄着。

毛教授嘴裏發出一聲快樂而又放肆的喘息,把頭靠在椅背上,微閉雙目,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他一隻手放在我的胸脯上逗弄我的乳頭,另一隻手在椅背上輕輕敲擊打拍子,嘴裏邊還直哼哼,「好一朵美麗的……」正在這時候,桌上的電話鈴響了。我吃了一驚,連忙把毛教授的雞巴吐了出來,下意識地雙臂交叉遮住胸脯,身子縮到後面。

毛教授看了看來電顯示,滿不在乎地説:「是茉莉的電話,你繼續吧,別停下,放心,她聽不見。」説着拿出一個耳麥掛在耳朵上,插頭插到電話機的麥克風插孔裏,按下免提鍵,拽起我的頭髮,把雞巴塞進我的嘴裏。

「你好,我的親親茉莉花……」

「毛毛,你在哪兒呢?還在辦公室?」

「對,我在辦公室等你電話呢。」

「我一直打你的手機,可是沒人接。你忘了我們約好一起去吃飯的?」「這哪會忘記呢,呵呵。手機可能沒電了吧。不過我可能要晚到一會兒,我有個學生在這裏。」「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啊?」「考試沒及格,現在在修改期末論文呢。要不我讓她先回去吧,別讓你等久了。」「別別,明天就要上報成績了,你別耽誤了人家。那你快點吧,我自己先去了,色城KTV,不見不散。」「我馬上就到,親愛的,我真想你,親一個……啵……」「別這樣,讓學生聽見。」「聽不見,她現在正忙着呢。」説着把手放到我的胸脯上來回揉捏,我不停地撫弄吸吮他的雞巴。

「反正不太好,你現在算工作時間,別把工作和娛樂攪合在一起。」「親愛的,你知道的,對我來説,工作就是娛樂,跟學生在一起,我總是那麼的開心。」説着,伸手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腦袋往裏面推,雞巴深深插入了我的喉嚨,我被嗆得連聲咳嗽。

「誰在咳嗽?」聲音太大,驚動了電話那頭的茉莉老師,「你的學生不舒服嗎?」「不是,她是文章寫不出來緊張的。」毛教授把雞巴從我嘴裏拔出來,讓我喘了口氣,然後又塞了回去,對着耳麥憂國憂民地説,「現在的學生,總是平時不努力,臨時抱佛腳。」「也怪可憐的,要不你就讓她PASS了吧。」「這怎麼可以,分數是次要的,學到知識是主要的,我得對她負責啊。」「一直聽説你是散分童子,沒想到還這麼叫真,呵呵。」「我打分松不假,不過前提是學生要學到真東西。茉莉你放心,我不會難為這個學生的,一定會幫她把論文改到能夠PASS為止。」「你真是個好老師,呵呵。」就在這時,沒有任何徵兆下,毛教授的雞巴在我的嘴裏爆發了,顫慄着把一波又一波的愛液射入我的喉頭。我想把他的雞巴吐出去,他卻一手抓住我的頭髮不讓我動彈,一手配合雞巴封住我的嘴,以免我發出古怪的聲音被電話那頭的茉莉聽到。我難受地發出「嗚嗚」的聲音,無可奈何之下,只得把他的精華全部吞進肚子裏。

「毛毛,什麼聲音?」茉莉還是聽到了什麼。

「我剛才射……」毛教授脱口而出。

「什麼?」

「我剛設計了一個新思路,給學生,這次她肯定能理會。」「哦,那你慢慢給她講,我先掛了。」「好的,茉莉真對不起,讓你等那麼久。」「沒事,其實看到你對工作這麼認真,對學生這麼負責,我很高興,再見。

你慢慢的,不用着急,ILoveU!」

「ILoveU,Too!」

茉莉掛了電話。

「您和茉莉老師可真恩愛,天造地設的一對,金童玉女,絕代佳人,珠聯璧合,雙劍合璧……」我諂媚地説道,「那您看,我論文的新思路?」「先不談這個。」毛教授握着我的手擺弄他的雞巴,沒一會兒又雄赳赳氣昂昂了。

「幫我把這個戴上。」他不知道從哪裏變出一隻杜蕾斯來,「你茉莉老師千叮嚀萬囑咐的,做愛要戴套。」「茉莉老師還在等您呢。」我怯生生地説,「要不您先去,咱們下次……」「你剛才都聽到了,她不急。」「毛教授,您這樣是不是稍微有些過份了?」我虛弱地抗議。

「我就坐在這裏打手槍!」毛教授把手放到雞巴上,得意地説,「你現在就可以離開,我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或者你過來幫我把套套戴上,然後坐上來。你自己選擇,我不強迫你。」他居然囂張地説「我不強迫你」,還有沒有天理,太殘忍了!上帝你究竟死到哪兒去了?

我期期艾艾地挪到他身前,接過杜蕾斯,放在他雞巴的頂端,然後,俯下嘴唇,把捲起的套套一點一點打開,緊緊裹在他的雞巴上。

毛教授又變魔術般地掏出一瓶KY遞給我,我擠出潤滑劑抹到私處,又充分潤滑了他的雞巴,然後就好像給色城烈士紀念屄獻花圈一樣,沉痛地掰開蜜穴,哀樂中悲壯地坐上了他的雞巴,在他的指揮下,擺動腰肢,上下左右前後不停蠕動着。

毛教授坐在那把椅子裏,搖頭晃腦,濕性大發,嘴裏不停地淫濕,「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春潮帶雨晚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橫」「天生一個仙人洞,無限風光在險峯」「停車做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你別緊張,咱們今天不唱後庭花。」

在一片濕聲中,毛教授再次高潮,一泄如注。他軟軟的雞巴退出我的身體,除下套套,似乎意猶未盡,又變出了一枚杜蕾斯。

我嚇了一跳,連忙抓住他正要撕開包裝的手,柔聲説,「這隻,您該給茉莉老師留着吧,今晚你們還有大節目呢。」毛教授歪着頭想了想,點頭稱是,然後板起臉一本正經地説,「你的論文我會重新批閲的,你先回去吧。」我如蒙大赦,用最快地速度穿上外衣,放下裙子,一熘煙出了毛教授的辦公室。至於其他的衣物,都散落在他身邊我沒敢去拾,只好又留給他當作紀念品。

第二天早上,我登陸學校的網站看成績,找到文學評論課的連結,點擊打開LiteratureCriticism, by Prof。 Mao,on03卅23卅2010 12:00PM,成績果然是個A,這才舒了口氣,打開電子信箱,發現有一封郵件:

娜娜同學:

我注意到,你下學期有一門專業必修課《童話與色情比較研究》,由本人主講。我為我的課上能夠再度擁有你這樣優秀的學生感到由衷的高興。我們下學期再見。

2010年3月24日

字節數:23908

我和我的教授们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1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