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小説】夢回螫夜

歐陽夜篇

我的夢——是一潭沉靜的死水。

我的思念——是否寄送到了那遙遠的彼方?

兩行清淚,自我臉頰上划過,帶着青澀的悲傷,朦朧的期冀……

我的名字是歐陽夜,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的女人,一個年輕的,不幸的女人,

我的丈夫叫做林健,他在兩個星期前由於一場車禍離世了,我不記得自己如何應

對了他泣不成聲的家人,如何流着淚安撫那些曾經的友人,喪事草草辦罷,只餘

下一間空蕩蕩的屋子,和一個孤獨的女人……

好在健的一位同事,一直細心幫襯着我這個可憐的女人,經常來幫我做一些

家事,修電器通下水的事情也麻煩了他不少,這個人的笑,給我一種冰冷中的温

我是一個迷煳的女人,最近每天醒來的時候,渾身都酸的厲害,有時還會汗

濕了牀單,也許是因為他走了,我的身體太過承受不住了吧。我掀開被子,突然

發現牀單上的一片濕濕的痕跡,我嗔紅了臉,想起了昨夜夢到他回來了,又一次

打開我的雙腿,一次次突進我的深處,那種熟悉的感覺,讓我在夢中高潮了吧,

也許我真的是思念過度了吧。

最近公司的同事,也開始慢慢照顧起我來,也許只是可憐我吧,但是偶爾也

覺得自己不是一個被丟棄了的娃娃,還是有人願意看顧的,畢竟一個人在這個陌

生的城市生存下去,太過殘酷,也太過孤獨。那個温暖的男人,叫做青。

啊!——阿青,你是上天派來拯救我的天使嗎?為什麼你總是在我最無助的

時候出現,給我最好的幫助,最和善的笑容,如果之前沒有健,該多好呢……

最近的身體,也開始變得異樣了,突然在白天的時候,特別想要,但是當着

那麼多同事的面,也不可能做那種事情吧,忍耐的那份辛苦,卻是無人訴説呢,

每天下班後,我匆匆忙忙回到那間空蕩蕩的房子,踢開鞋子,扔下挎包,匆忙地

關上門,解開裙子,順手拉上窗簾,開始一場壓抑了良久的自慰,那種灼熱的充

斥感,甚至比健在的時候更甚,我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成了這樣淫蕩的女人了,

僅僅是兩個星期沒有那個,就會饑渴成這個樣子嗎?

嗯!——嗯——!啊- !啊——!啊——!!!

我的手指深深嵌入了那個神秘的桃源,好像他一如既往的火熱,把我融化掉

讓我——在這冰冷的世界裏,融化掉吧……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我是青五,道上的朋友這樣稱唿我,我也沒有

意見,你問為什麼?因為我殺人,只需要五刀。

你們永遠不會理解一個雙重人格的人活得有多麼的艱辛,我——青五,白天

的時候是一個和善的和事老,同事們喜歡叫我阿青,因為據説我這個人非常好,

笑容親切,為人和善,有什麼事情,拜託我就對了呢,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我只能用笑聲來形容他們的判斷力了,就像林健那個傻東西,和他的傻老婆,

被我玩弄的像條狗一樣,不,是兩條狗,一條像狗一樣死在車輪下的可憐男人,

和一條被我下了藥就騷得像母狗一樣每天扣得一牀水卻不明所以的騷貨!這個世

界上都是這些低智商的下等人類,他們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被我殺死,或者被

我玩弄!

當然了,最近每天看着監控器裏那個傻女人仰躺在那裏玩命地扣,也有點膩

味了,所以託了道上的朋友,搞來了一些更猛烈的春藥,借着幫她修家電的機會,

塗在了電飯鍋的內膽上,這種傻女人,老公都死了還在攢錢過日子,買菜做飯每

天都是自己一個人吃,真是傻透了。不過呢,女人我就是喜歡傻女人,男人我就

是喜歡殺聰明的男人,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些聰明的男人會用什麼樣的話語來求

你饒命。

你知道一個死人在想什麼嗎?在追憶?在懊悔?在渴求?在期冀?哈哈哈哈!

別逗了,只有活人才會想那些無聊的東西,死人唯一會想的事情,就是什麼

也沒有想。

那麼我再問你,你知道一個女人每天會想些什麼嗎?呵呵呵!哈哈哈哈!我

來告訴你,就是被幹,和被誰幹而已!不用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經過我手裏的

女人,都會變成只會思考這兩件事情的母狗!

歐陽夜,也不例外!

歐陽夜篇二

我真的是一個傻女人,我居然愛上了一個殺了我丈夫的男人,我的法醫朋友

早已跟我説過,健不是車禍致死,而是先被刀子殺死才拋屍到公路上的,我明明

知道的,我知道那個經常來幫我修理東西的高大男人,往我的飯鍋裏塗了藥,我

也知道卧室的角落裏,和浴室的鏡子後面,都裝了監控攝像頭,但是我瘋狂地喜

歡上了這些東西,那火熱的渴求感,是我不曾擁有的,那羞恥的感覺,是我從未

體會過的美妙!健死了,我不難過了,因為有了替代他,讓我幸福的人,我要包

容他,接受他,我知道他能夠理解我,滿足我,像我愛他那樣地熱烈地愛上我,

我相信,他會的……

如果他不,我就讓他愛上我,不計手段……

夜色悽迷的驚螫夜,一名目露兇光的高大男人,追趕着一個略微瘦小的男人,

他們跑在空曠無人的馬路上,瘦小男人的左肩上,流着腥紅的血液,隨着無助的

喊叫,高大的男人刺出了第二刀,砍在他的嵴背——第三刀,砍傷了他的右腿—

—第四刀,堪堪刺入了他的後頸——第五刀,利落地抹過了他的咽喉。漆黑的夜

裏,響徹着瘋狂的呵呵呵的笑聲,一具淋着鮮血的屍體,被橫着扔到了告訴公路

的中央,像一個破敗的垃圾袋一樣,濺起了周圍略微潮濕的泥土……

又是一個乾燥,令人煩悶的黃昏,一個高大的男人臉上露出問温暖的笑容,

拎着一箱水果,敲開了一個年輕女人的門扉,那薄薄的一層木板,隔不斷耳鬢廝

磨的纏綿,銘刻不了莫名的感動於哀傷,僅僅隔開了深夜中呢喃的呻吟……

一間採光並不好的屋子裏,同時開着3台監控器的屏幕,屏幕裏循環播放着

一個寂寞的女人,M字大開着雙腿躺在牀上瘋狂地自慰,有時候她仰躺着身體,

在高潮過後疲憊地閉上雙眼,粗重地喘息着;有時候她嬌羞地側過身子,隱隱約

約看到了那興奮得不時抽動的背影;還有的時候,她打開浴室的噴頭,陶醉地反

復衝洗着那個部位,略微皺着眉頭,時而又變得很是放鬆……

她每天更換着不同顏色,款式的內衣,卻從不更換套在外面的棕色外套和褐

色的短裙,她的心意,只有這台監控機器才能懂得吧。

直到有一天,一個高大的男人從窗子進到這間瀰漫了愛液氣味的屋子裏,他

粗暴地掀開女人的被子,探了一下女人粗緩的唿吸,滿意地笑着掏出那碩大的陽

具,一邊解開女人的睡衣插入,一邊拿出一方濕潤了迷藥的手帕,穩穩地按在女

人的口鼻上……

那一夜,寂靜的屋子裏,多了木質家具咯吱咯吱的噪音,女主人的牀單上久

違地濕得透透的,渾渾噩噩的女人,清醒過來,感到了渾身無力的酸痛,懶懶地

取過內衣,用手巾擦了擦身子,認真地穿戴整齊,套上那棕色的外套和褐色的裙

子,慢慢地走出家門混入了滾滾的人流中……

寂靜的白天裏,一紙辭呈扔在了林健公司的人事科——阿青辭職了。

一個兇神惡煞的男人呆坐在一間採光並不很好的房間裏,監視器上循環播放

着自己正狠命地操着一個昏迷着的年輕女人,那個女人雖然眼睛眯着,嘴角卻是

帶着滿足的微笑,那時而不由自主纏在男人腰上的圓潤美腿,讓人食指大動,而

坐在監視器旁的男人,則怔怔地凝望着一張工整的字條,上面用娟秀的字體書寫

着「我丈夫的事情我不會計較的,下次,請讓我清醒着來做,不要再走窗子了」

僅僅是一張上衣兜裏的字條,一張字條而已,青五顫抖着抱住自己的頭,他

很意外,這女人什麼都知道,他很害怕,因為那種將別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

瞬間即被顛覆掉了,那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那種萬無一失的自信感,那種,推

開推拒的雙手去狠命地幹一個女人的刺激感,讓他思維混亂,為之發狂,他不再

冷靜,不再狂妄,他甚至無法再去正常扮演另一個「正常」的自己,他把自己關

在這個屋子裏,任由門外的女人輕敲着那沉重鏽蝕的鐵門……

面對着那勝過自己的瘋狂,面對着那貪婪的眼神與誘惑的言辭,他終究還是

拒絕了那個瘋狂的女人,為此他失去了自己引以為傲的頭顱和陽具……

警方近期終於破獲了一起連環殺人案,疑犯的屍體在自己的出租房內被發現,

其犯罪內容,完完整整被記錄在房間的監控器中,他姦殺的每一個女人,都在那

卷錄像帶中留下了最後的呻吟,唯獨他自己,沒有留下隻言片語……

由於頭顱和陽具缺失,暫定為他殺,經過長久的探查,由於毫無線索,改為

畏罪自殺結案……

梦回螫夜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