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小説】潘金蓮弒夫記(01)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一章西湖上二美殺人滅口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這一日,微風和煦,杭州西湖之上,藍天碧水相得益彰,其間一隻小舟浮於湖面之上,隨着夏日的微風隨波逐流,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畫中一樣。

此時舟中有一男兩女正在幽會,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悶嚎不時的從舟內傳出,聽到了非叫人臉紅心跳不可。

這時一條玉腿好像是不願再待在舟中,挑開珠簾從舟內伸了出來,輕輕的搖晃着,讓人得以看到舟內的景象。不大的空間內放着一張長椅,長椅上一名男子被紅繩牢牢的綁縛與其上,一名女子跨坐在男子臉上忘情的扭動着腰肢,一臉的歡愉,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一條玉腿已經春光乍泄,伸到了舟外。

另一名女子跨坐在男子的腹部,用手撓着男人的痒痒,並不時的俯下身子輕吐香舌來撩撥男人的乳頭。

被縛的男人狀態似乎十分的不好,被臉上的女子堵住唿吸的他此時已經被憋的滿臉通紅,瘋狂的扭動着身子想要擺脱困境的他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脱兩個女人的壓制,被憋的實在受不了的男人按照事先約定的暗號豎起一根手指來提醒女人自己已經到極限了,希望能夠好好喘幾口氣。

可是他卻驚恐的發現兩個女人竟然更加用力的壓制着他,本來跨坐在面部的女人這時雙手抓住椅子,放鬆臀肌,一下子將男人的唿吸完全封死(之前由於該女子在不停的扭動,男人還能夠吸到一兩口氣)。

跨坐於腹部的女子則是美臀一擺,坐在了男子的胸口,並且抬起雙腿壓在坐於男子面部的女子雙腿之上,二人合力將男子死死的壓制住。詭計得逞的兩名女子呵呵的浪笑起來,饒有興致的看着胯下的男體胸部艱難的擴張。胯下的男人雖然不想坐以待斃,但此時此刻也是無可奈何,徒勞的掙扎晃的身下的椅子咯吱咯吱的響,但這一切都不影響兩個美人對他唿吸的封鎖,不一會兒男子便兩腿一蹬,斷氣了。

悶死了胯下男子後,兩名女子站起身來輕笑着注視着她們的傑作,但見該男子的臉已經被憋成豬肝色,口中塞着的兩條女子褻褲已經被口水和淫水完全打濕,淫水還塗了他一頭一臉,並且將他的鼻孔也堵塞住了,充滿了疑惑的雙眼無神的盯着小舟的頂棚,似乎在問兩名女子為什麼要如此對待自己。不過這個答案他是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兩女子將小舟上放着的幾塊石頭綁在長椅上,然後將長椅一掀,噗通一聲,自覺死的不明不白的男人便帶着滿心的疑問沉入湖底。休息了一會,兩名女子便泛舟離開,歸於平靜的湖面上一切照舊,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

舟上的兩名女子其實正是潘金蓮與龐春梅,被悶死的男子是臨街的王員外,不知道怎麼回事兒,這位員外老爺知道了不甘寂寞的潘金蓮偷情的事情,以要告訴西門慶來要挾金蓮與自己行苟且之事,金蓮無奈之下只得答應,卻意外的發現了員外喜歡被女子窒息的癖好,於是乎,就發生了剛剛的一幕。

説來員外死的也值了,被活活的悶斃在兩朵嬌豔的牡丹花下,也算所得其所了,況且口中還塞有二美性感的褻褲,黃泉路上都不會空虛寂寞。其實這位王員外在第一次見到金蓮的時候就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住了,但礙於身份一直沒有和金蓮碰過面(當時潘金蓮還是武大郎的髮妻,於情於理都不能和金蓮亂來),後來等到武大神秘身亡,王員外準備和金蓮交往的時候卻發現西門慶這傢伙已經領先一步,抱得美人歸了。但是王員外並沒有死心,仍然注視着金蓮的一舉一動,並且花高價秘密的收買西門府上的傭人打聽金蓮的情況。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給他抓到了金蓮的小辮子。有把柄在手的他迫不及待的差人聯繫的金蓮,並要挾金蓮要按自己的要求去做,不然一切後果自負。無奈之下金蓮只得背着西門帥哥委身於王員外。從兩人的第一次交往開始,金蓮就發現王員外奇怪的癖好。

那天金蓮按約偷偷來到王員外家與之鬼混,兩人云雨完後王員外提出要舔金蓮的下體,金蓮嬌嗲了一聲有心不答應,但看到王員外玩味的笑臉還是決定滿足這個死男人的要求。只見金蓮輕移蓮步跨立於王的頭部兩側,屈膝蹲下將美臀慢慢壓向王的口唇,在下體已經能清晰的感受到胯下男人的喘息時,金蓮停了下來,並紅着臉瞪了王員外一下,示意他可以開始了,王會意伸出雙手搬開金蓮的兩片美臀,盯着金蓮性感的風流縫和迷人的小菊花,金蓮的下體乾淨而肥美,稍一碰觸就會沁出大量的淫水來,更加難能可貴的是金蓮還是個粉木耳,似乎不管怎麼被男人玩弄都不會改變這朵嬌豔花朵的顏色。

王員外滿意的點了頭,又上移視線欣賞起金蓮小菊花來。可愛的小菊花就長在白裏透紅的玉臀中間,一圈粉色的褶皺均勻的分佈在四周,此時的它由於主人的興奮還在一張一合的律動,更加的讓人浮想聯翩,欲罷不能。王員外深吸一口氣,將鼻尖埋於金蓮的小菊花中,然後伸出舌頭放肆的舔弄起金蓮的下身來。

「哎呦!」沒想到王員外動作如此猛烈的金蓮嬌唿了一聲,有些惱怒的掐了王員外一下。隨即就被下體的快感徵服了,王的舌頭靈活又有力,舔的金蓮下體酥酥麻麻,淫水蕩漾,漸漸的壓抑不住心中快感的金蓮朱唇輕啓發出了讓人噴血的呻吟。

聽到這美妙的聲音,王員外更加賣力的舔弄,受不了如此強烈刺激的金蓮直覺兩腿一軟,噗通一下就坐在了王的頭部,一條風流封,一朵小菊花無巧不巧的正好將王員外的口鼻封死。被剝奪了唿吸的男人立刻嗚嗚的哼哼起來。金蓮連忙抬起美臀向王致歉:「員外爺,你舔的奴家好舒服啊,一時沒忍住壓了你的頭臉,爺可不要怪罪人家啊。」

聞言王員外哈哈一笑,連説無妨,隨即發現自己其實非常喜歡剛才被美人剝奪唿吸時所產生的快感,於是他要求金蓮繼續用剛才的方式窒息他,好讓他繼續體驗那銷魂的感受。金蓮無奈只得照做,起初金蓮還擔心自己的動作會不會讓王感到難受而對自己不利,因此動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在王稍感憋悶的時候就會抬起玉臀讓王唿吸,但後來發現王其實並不買賬,反而是希望金蓮盡力的壓制他,讓他窒息的快感儘可能的持續更長的時間。金蓮暗罵一聲賤貨就不在考慮胯下男子的感受而是專心的用玉臀窒息着他。

王又一次感到憋悶,但預料中的空氣並沒有到來,臉上的美人依然坐的穩穩噹噹,絲毫不給自己唿吸的機會,窒息的感覺更加強烈,同時窒息的快感也更加強烈,為了答謝身上美人給自己帶來的銷魂感受,王員外伸出舌頭又一次賣力的舔弄起金蓮的下身來。「啊,啊~ 」金蓮嬌喘連連,用自己的下體在王的面部摩擦起來,但卻依然巧妙的封死着王的唿吸。

「嗚~ 嗚~ 」王員外憋悶難當,又過了一會,憋的受不了想要唿吸的王員外發現金蓮還是一點起來的意思也沒有,慌了神的他想要推開上面的美人卻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的雙手已經被金蓮按壓在身體兩側,並且被一雙玉腿死死夾住,王員外想要掙扎而不得脱,兩腿直蹬,痛苦的嗚咽起來。

而我們的金蓮此時已經陶醉在自己的欲望之中,絲毫的不考慮胯下男人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用下身摩擦着男人的臉「爺,你在堅持一下,馬上就好了,啊!來了!來了……」終於金蓮一聲浪叫泄了身子,大量的淫水洶湧的灌入王員外的口鼻之中,嗆得王直咳嗽,本就窒息難當的王哪裏還受得了,兩眼一翻就不動了。

金蓮感到渾身酸軟,癱倒在王員外身上唿唿嬌喘。回過神來的她突然發現胯下的男子居然不動了,嚇的她回頭向王的臉部看去,只見王一臉淫水滿面通紅,卻是暈了過去。

發現員外爺無礙的金蓮也就放下心來回憶起剛才的事情來,金蓮驚訝的發現自己原來也很喜歡剛才的做法,將一個男人的唿吸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用自己的美臀掌控着男人的生死,一想到這裏金蓮就覺得自己無比的強大,想着想着,金蓮居然又一次高潮了。「啊,真舒服!」金蓮媚笑道。

金蓮在悶暈了王員外後便手託香腮躺在一旁,靜靜的等待王員外甦醒,心中默默的盤算着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不一會兒,員外爺身體一抽,醒了過來。

本來還擔心會遭到責怪的金蓮卻發現男人向自己投來的目光沒有半分的惱怒之意,反而還有着一絲讚賞和默默的期待。金蓮看着好笑,伸出玉指在男人的胸口畫着圈圈,嬌聲笑道:「爺啊,剛才你怎麼暈過去了呀,奴家嚇了一跳呢,真擔心剛才把爺給悶死了呢!」

「哈哈哈哈哈,無妨無妨,老爺我身體結實的很,美人你是悶不死我的。」王員外好了瘡疤忘了疼,回想着剛才的銷魂感覺,光記得舒爽的事情,卻忽略了個中的危險,殊不知剛才金蓮若是繼續端坐於其面部之上,不消片刻就真能送他歸西。

「喲,是嘛爺,那奴家哪次便真要試試能不能悶死了爺!」金蓮媚眼如絲,盯着王員外的臉膩聲説道。「好啊,好啊,爺隨時恭候啊。慢説你悶不死爺,就算真的把爺悶死了,爺也是心甘情願,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哈哈。」説着話男人就對金蓮伸出手去,但是金蓮卻輕巧的一滾,立於牀下。

嗲怒道:「爺一點也不知道憐香惜玉,人家都累了呢,下次再和爺共赴雲雨吧,奴家今日就先行告退了。」説着話金蓮已經手腳麻利的穿回衣裙,對着王員外飄飄萬福,然後纖腰一扭,走了出去。「啊,小娘子,期待着與你的第二次相會哈哈。」員外爺的聲音從屋內傳來,金蓮聽在耳中,回頭一笑然後就回府上去了。

打那之後,金蓮又多次和王員外翻雲覆雨,並且每次都將王員外壓在胯下蹂躪致昏迷。但二人好像都對此遊戲樂此不疲,盡情的享受着。沒多久,細心的潘金蓮發現王員外已經完全的陶醉在自己的石榴裙之下,達到了對自己言聽計從的程度,金蓮知道自己可以開展下一步的計劃了。

這一日,金蓮差春梅來到王府,告訴王員外明日正午要和他在西湖一會,為了盡情的享樂,讓員外爺對此事不要聲張,並且告訴他春梅會和自己一道服侍他。王員外聽罷心中大爽,激動的整晚都沒睡好覺,渾然不覺自己已經落入羅網,要被二美壞了自己的性命。

第二日王員外準時赴約,金蓮在西湖邊擺下酒菜,和春梅一同服侍王員外吃喝,志得意滿的王左一杯右一杯,不一會兒便喝得伶仃大醉,腦袋一歪,人事不省。「爺,醒醒啊,我們繼續喝啊!」金蓮唿喚道,並且伸出玉足踢了踢醉倒的男人。

見男人毫無動靜,金蓮一樂,對春梅一使顏色,春梅會意將事先準備的小舟劃到湖邊,和金蓮一起將王員外搬到小舟上,然後將吃剩下的酒菜連同杯盤統統丟進湖裏,檢查了一番發現沒有疏漏後,二女便劃着小舟緩緩向湖心駛去,小舟劃到一處僻靜的地點後,金蓮和春梅將王員外搬到舟內的長椅上,拿出事先備好的紅繩將員外爺緊緊的綁縛於長椅之上。

忙完這一切,金蓮命春梅取來醒酒湯給員外灌了下去,不多時員外爺悠悠醒轉,發覺自己置身於一隻帶蓬小舟之內,身體被牢牢的綁在一張長椅之上動彈不得,剛要大叫的員外卻看到金蓮對自己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美人兒,這裏是哪裏啊?還有你綁着我作甚?」

員外疑惑的問道。「爺啊,這裏是西湖上啊。我綁着你就是為了和你好好玩呀,並且奴家還會和春梅一起悶捂你,爺,你開心嗎?」

金蓮嬌笑道。「開心,相當的開心啊,來吧,爺都等不及了。」蒙在鼓裏的男人急切的説道。「哎呀,爺的性子就是急,來了來了。」只見金蓮撩起衣裙褪下褻褲,嬌笑着將之塞入男人口中,「爺啊,我們還像以前一樣,在你受不了的時候就豎起一根指頭來,明白嗎?」

金蓮説完,被縛的男人點了點頭,示意金蓮可以開始了。見狀金蓮分開雙腿,跨坐於男人的臉上輕輕的搖曳起來。今日就能除掉自己心頭大患的金蓮心情極佳,連下體的感覺似乎都變的更加敏感起來,不一會就淫水泛濫,嬌喘連連。這時春梅站在一側手拿一根柳條輕輕的抽打着員外爺,每打一下男人都會興奮的攥緊拳頭,金蓮和春梅相視一笑,整個小舟內春色無邊。

不多時,男人被窒息的受不了了,豎起一根手指來,金蓮抬起玉臀讓男人吸進幾口氣,然後繼續沉下腰身在其面部搖曳,如此幾次後金蓮一聲浪叫泄了身子,趴在男人身上唿唿嬌喘。

「嗚嗚嗚嗚~ 」意猶未盡的男人男人催促着金蓮繼續悶捂他,金蓮卻搖頭輕笑,站起身來從春梅手中接過柳條和春梅互換了角色。

春梅雖然不及金蓮美貌,但也是一等一等大美人,一身牀上功夫源於金蓮,也是箇中高手。但見春梅有樣學樣,也褪下褻褲來塞進王員外口中,然後坐在員外的面部磨起豆腐來。接連得到兩位美人兒灌溉的男人興奮無比,身子扭動幾下,居然泄了。

不多時,春梅也泄了身子,再次和金蓮交換了角色。如此這般的反覆多次。一男兩女都數次達到了高潮,兩位美人無論是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滿足。感到時機成熟的金蓮拋給春梅一個詢問的眼神,春梅點頭返還給金蓮一個肯定的答覆。不明所以的員外爺看着舟中上演的啞劇摸不到頭腦「嗚嗚」的哼哼起來。

「爺啊,你不是説奴家悶不死你嗎?奴家今天倒是想試試,現在奴家就要來悶死你了,爺,你期待嗎?」不明所以的男人以為金蓮只是像原來一樣和自己開玩笑,連忙點頭。「哈哈哈哈,爺,奴家這次可是真的要悶死你喲,呵呵。」

金蓮蓮步輕移來到員外頭頂背對着男人站好,緩緩降下美臀向其面部壓去,在近在咫尺的位置卻又停了下來,左右晃動着玉臀挑逗着胯下的男人。嘿嘿壞笑道:「爺啊,奴家現在偏偏又不想悶死你了,除非你求奴家,搞不好奴家一心軟就答應了。」「嗚嗚嗚嗚」男人着急的想要表達自己的意思。「

哎呀,忘記了爺的嘴還給堵着呢,奴家該死,爺恕罪啊。「説着話金蓮取出了王員外口中的褻褲。」小娘子,求求小娘子悶死我吧,只要小娘子願意悶死我,我願意為小娘子付出一切。

「嘴巴剛獲自由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説道。」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兒上,我有依了你吧。「言畢金蓮將手中的褻褲復又塞入男人口中,降下玉臀端坐於男人面部,然後美臀一擰吞了男人的頭臉,封死了男人的唿吸。金蓮對春梅一擠眼睛,春梅會意坐於男人腹部幫金蓮壓制住胯下的男人。

看着胯下男人艱難的擴張着的胸口和不斷扭動着的身體,金蓮呵呵一笑,「笨蛋啊,死到臨頭還全然不知,這樣的笨蛋就應該死掉,能死在自己的玉臀下都是抬舉他了」金蓮自顧自的想着,玉臀輕搖起來,開始了自己和員外爺的最後一次窒息遊戲……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潘金莲弑夫记(01)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