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小説】人妖舞娘

我坐在窗口看着外面的夜景,看着外面的一個大男孩快樂的拉着母親,向父母提着自己的要求,爸爸我高考讓你們滿意,那你們也要讓我滿意呀.我要……..

我拿起了一條衞生巾包住了那個女人不應該有的東西,套上了一條淡紫色的吊帶褲,一雙肉色的褲襪套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挑了一條無吊帶的胸罩穿在身上,外面套了一件全透明的紗裙.

我走到了舞台上,跳起了性感撩人的舞蹈,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褲襪,把它扔向了人羣,他們瘋狂的搶着,一人搶到以後,竟然把它放進自己的嘴巴裏奮力的添了起來,看着他們瘋狂的樣子,我回想着剛才街上那個小男孩,我悲哀的想到如果不是發生那件事情我應該和那個男孩一樣的幸福.如果不是他們我父母也不會這樣不明不白的受冤枉,不知道我的弟弟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我激烈的跳着性感的脱衣舞,聽着舞台下瘋狂的叫聲,我的眼睛漸漸的迷離起來,思緒慢慢的回到兩年前的一天我在鏡子前看着自己,屋外媽媽喊着我,張音幾點了下午還要上顆,你怎麼呆在房子裏還不出來.我慌亂的收拾着自己的衣服,我到現在還沒決定是不是穿上褲襪去上學.還真是可笑我已經十四歲的時候對性的好奇上了變裝網站,我看着上面女裝男人的圖片我心動不已.我穿上女裝經歷第一次手淫,漸漸的我迷上了變裝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因為是秋天所以我大膽的決定穿上一條吊帶內褲,僅僅一條輕紗包住了自己的分身.外面穿了一條肉色的褲襪.穿上了自己的長褲我飛一樣的跑去學校.

下午的第一節課是語文課,我坐在凳子上摸着自己的下身,想着自己下身穿着的絲襪我一陣激動,在這麼多人裏面穿着這個好開心.我還偷偷的拉起褲腳看看自己穿褲襪的大腿.

第二節課是體育課,我和同學們來到了操場,體育老師是個四十歲離夠

婚的男人.我們都叫他李老師.李老師來到了我們面前,對着我們説到:今天我們要練習跳遠請大家準備一下.

跳遠開始我們一個一個的開始跳遠,輪到我的時候我從不遠地方向前面的沙堆跑去,等跑的沙堆前我準備發力往前跳的時候,我忘記裏面穿着內褲和褲襪,猛的一跳讓裏面的褲襪帶住了,我在沙堆前一個猛撲摔到了地上,我想站起來的是覺得腳下一陣疼痛又倒在了地上.這時候同學們圍了過來,一個同學喊到張音受傷了.李老師連忙跑了過來,看見我倒在地上連忙把我抱起來把我抱到醫務室.李老師走前交代了旁邊的同學自由活動.

老師把我抱進了醫務室,找看見裏面沒有人就找出了藥物和紗布要替我包紮.我的雙腳連忙縮了進去.急忙和李老師説:老師我沒事情你出去吧,我沒有事情的我自己來,老師走了過來拉起了我的褲角突然看見了我裏面穿的絲襪,老師捧起了我的雙腳説到:張音你為什麼要穿這個,你是男人穿女人的東西,但是眼睛卻盯着我的大腿.我害怕的懇求李老師別告訴別人,老師看着我説到:你先把裏面的東西脱下來.我坐在桌子上脱下了褲子準備脱下褲襪的時候,我發現老師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的胯間,原來從我薄薄的絲襪看見裏面的性感內褲.李老師的唿吸急促起來,呆呆的望着我的大腿,因為我發育的慢大腿和女孩的一樣沒毛光滑.李老師把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慢慢的撫摩着,嘴巴裏説着好美好修長的大腿,李老師看着我清秀的臉,發出欲望的眼光説到:小音讓你的大腿滿足老師一下好嗎?如果你讓我滿足了我就説出今天的事情.我害怕的説到:老師你要對我這樣?老師顫抖的説到:用你的腳滿足我一下.

老師先讓我脱下了褲襪,抱着我的腳替我包紮了一下,然後又讓我穿上了褲襪,我把穿着褲襪的大腿伸給了他.老師抱住了我的大腿在我大腿上死命的舔了起來,看着他的舌頭把我的褲襪一點一點的舔濕,我也慢慢的忍受不住呻吟起來了.漸漸老師把他的頭伸進了我的胯間,隔着絲襪和內褲添起我的小弟弟,我又希望有害怕的説到:老師不要這樣.老師脱下了褲子露出了他黑黑巨大的分身,因為長久沒有女人滋潤他的分身挺大高高的,他把分身伸進了我的大腿中間慢慢的抽動起來,老師發出了滿足的呻吟聲,我也因為火熱的分身摩擦着我的大腿而感到一種説不出但是渴望很久的感覺我感覺到老師的唿吸越來越激動,雙手死死的抱着我的雙腿,他的分身在我大腿中間的抽動越來越快,但是就在這時候醫務室外的走道裏傳出了腳步聲。老師無奈的拉起了褲子慌張的走到門口張望,我有點失落的拉穿上了褲子。

這時候班主任走了進來,關心問我到:小音聽説你腳扭了現在還好嗎?我心虛的點點了頭。李老師尷尬的説到;這是我不好沒注意,説完話就拉着我走出了醫務室。我感覺到李老師緊緊的拉着我的手,快走到門口的時候,老師走到了我的背後用他翹起的分身摩擦着我的屁股,嘴巴裏説到:如果你喜歡女裝就到我家裏來。我家裏有我老婆留下的好多衣服,説完話以後他在我臉上輕輕的親了一下。

在第三節課是自修課,我呆呆坐在凳子上,回想着剛才的事情和做夢一樣,我想着放學以後是否要去老師家。我心裏又害怕又渴望老師對我的性騷擾,特別是老師對我説他家裏有好多女人衣服讓我心動不已。放學以後老師扶着自行車在學校門口等我,我看到老師以後害羞的坐上了自行車的後坐。

老師帶着我來到了他家裏,我走到電話旁邊和母親同了電話,説是在老師家裏補習,母親交代我早點回來。老師拉我進了他的卧室,拉開了粉紅色的櫥門,我看見了裏面有好多女人的衣服和內衣,我心情激動走了過去。老師朝我笑了笑説你慢慢的挑我去洗澡了。我拿出了裏面的內衣,有芬紅的黑的紫色胸罩和內褲,一條條各色的褲襪和絲襪掛在我面前。我已經不知道穿了那件衣服和絲襪了,就象一個窮人中了五百萬一樣。我左挑挑右摸摸已經不知道穿那件了。最後我挑了一件粉紅內褲穿在胯間,把粉紅無肩帶胸罩帶在胸前,找了兩團絲襪塞在胸罩裏面,找了一雙肉色的絲襪穿在腿上,看着透明薄薄的絲襪從腳尖慢慢拉到大腿上,我看着自己大修長性感的大腿心動不已,一件帶花邊高開叉的旗袍穿在身上。對着鏡子看着自己,高聳的雙胸,高開插的旗袍能夠隱約的看見我的大腿根,看到自己臉上雖然還是男孩的我懊喪不已,我突然發現在化裝台上竟然放着一頂假長發,我欣喜的跑了過去把它戴在頭上。我坐在椅子上對着鏡子把眉毛畫的細細的,在嘴唇上塗上了口紅,在臉上打上了薄薄粉底,這時候鏡子裏出現了一個漂亮的長頭髮美女。

這時候在門口響起了老師的聲音,音你好漂亮你天生漂亮,上帝肯定把你搞錯了,你本來就應該是女的。我回頭看見了老師,他只穿了條內褲,沖血的分身把他的內褲頂成了小帳篷。老師走了過來抱住了輕輕的撕咬着我的耳朵,在我耳邊輕輕的説到:我們可以開始了嗎美人?我害羞的點了點頭。老師把我放在了牀上,我在牀上閉上了眼睛。我感受着老師對我的挑逗,口中輕輕的發出了呻吟,老師一點一點的舔到了我的大腿根,老師用手挑逗着我小小的分身,我身上旗袍讓老師除了下來,老師的分身在我身上摩擦着,漸漸的我的內褲讓老師拉了下來,我緊張的反抗起來,老師強壯的身體佔了上風,他的分身竟然在我菊穴上摩擦着,因為我的菊穴沒有讓人進入過,老師在菊穴外面就是插不進來,他焦急的頂着我的菊穴。弄的我痛的要死,最後我無奈的指了指桌子上的潤滑油,老師激動的拿起來東西塗在我的菊穴上,我猛的覺得一陣刺痛火熱的肉棒插進了我的菊穴猛烈的抽動起來。。。。。。。。。。。。。。。

完事以後我躺在老師懷裏,象個女人一樣哭了起來。老師你弄的我好痛,我走路也很困難,我爸爸媽媽知道以後我怎麼解釋呀,老師吻了我一下笑着説我等等我送你回去,你先洗個澡。我光着身體走進了洗澡間,但是我心裏卻沒有羞辱感,卻有點滿足有點高興。我洗完燥跟着老師回到了自己家,老師來到我家以後替我解釋了一下,説我因為扭了腿老師帶我去看醫生所以才遲回來。我父母深信老師的話,因為老師在父母心裏總是高尚的,如果父母知道我和老師做的事情不知道做什麼感想。回到自己的卧室以後我坐在牀上回味着剛才的事情,我心裏一陣陣的高興和渴望,我忍不住打了自己一嘴巴,心裏想到張音你不可以這樣你是男人呀。

我坐在牀上亂想的時候旁邊牀有東西動了,我走到我弟弟的牀邊,看見弟弟正睡在棉被裏。我推了推他和他説到:小思今天怎麼睡了這麼早?弟弟伸出了頭神色不安的説到:今天我不舒服所以早睡了。我看見這樣就坐到了自己牀上做功課了。媽媽在外邊叫到:你們兩個小子出來吃飯,我回頭和弟弟説到:吃完飯再睡覺吧,説完我走了出去。媽媽看見我走了出來説到:你把你的衣服拿出來我幫你洗了。我聽完以後轉過身進了房間,這時候我看見了讓我吃驚的事情,弟弟正在脱去腿上的長襪,我吃驚的説到:弟弟你穿媽媽的絲襪幹什麼?弟弟看見我站在門口看着他哀求的説到:哥哥別叫先進來。弟弟脱下了絲襪哀求我別告訴我,我生氣的説到:你為什麼要這樣你是男的呀?弟弟低下頭告訴我他也是今年才這樣的,是誰女人的好奇才穿這個的,他求我別告訴爸爸媽媽,還發誓到他一定改。我想着自己如果被發現也是這樣的,何況是弟弟呀。我點了點頭説到:這是最後一次如果再讓我發現我就告訴爸爸。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因為怕父母發現我和老師的關係,所以我很小心的拒絕老師晚上帶我回家的要求,只是在星期六和星期天去他家。因為老師得不到滿足的關係,所以一到放假天就把我拉回他家,要整整幹我一天,我睡在牀上,飯和水都是他用嘴巴口對口的餵我。就在一個星期六的中午我躺在牀上,身上穿着薄紗睡衣,享受着老師用嘴巴對我餵飯的服務。老師突然開口説到;音你的弟弟也很漂亮可人呀。我站起來用警告的口吻對老師説;你不許打我弟弟注意,老師認真説有你就可以了不會打你弟弟注意的,不過你弟弟和他班裏的差生走了很近呀,我不置可否的回答他交朋友就這樣不管好壞。老師開着我穿絲襪的大腿性慾大動用朝我撲上來,我用翹起了屁股讓老師進入我的菊穴抽動起來了。

再一個星期三的中午李老師拉住了我,眼上沖滿的性慾的説到:音中午到我的辦公室裏陪我吧,我害羞的拒絕到;今天不行老師呀我們説好是星期六和七呀。老師焦急的説到:我忍受不了了求求你。看着老師哀求的目光我心軟的對於了。

老師把我拉進了他的辦公室裏對我説到:中午我這裏沒人,要到下午他們才來。老師迫不及待的拿出了他從家裏帶來的女裝,他拿着絲襪和胸罩對我説到;中午就將就點吧。我穿上了絲襪戴上胸罩以後躺在了桌子上張開雙腿,老師急忙把他的分身塞進了我的菊穴,老師滿足的在我菊穴裏抽動起來。老師幹的我輕輕的呻吟起來了,雙腿緊緊的夾住了老師,嘴巴喊着用力呀老師我要我要,就在這時候門口響起了校長的聲音,校長走了進來關上門説到:李老師你和學生在幹什麼?李老師緊張從我身上下來站到了旁邊不知所措。校長走了過來威嚴的説到:你們這樣我應該怎麼處理你們,李老師跪在了小子面前哀求到:小子別這樣我改我一時煳塗的求你放過我吧,校長眼睛望着我用衣服遮住的身體,但是穿絲襪的長腿露在外面,老師走到我面前説到:同學你做出這樣的事情把你家長叫來。李老師在旁邊哀求的説到:校長別這樣求你了,校長指了指門口讓李老師走了出去。

我忘着已經五十多歲的校長不知所措,校長走到了我面前看着我説到:把你身上的衣服除了,校長望着我的身體露出了淫慾的眼光,我試探的用穿着絲襪的長腳摩擦着校長的分身,校長並沒有反對只是享受的閉上眼睛。校長用手指了指胯,我乖巧的跪到了校長的胯前,拉開了他的褲子拉鏈,把校長那條又臭又噁心的分身含進了嘴裏。我用嘴巴含着校長的分身用力把它全部含進去,小子用力的抽動着不到5分鐘就射出了淫液,又腥又噁心味道沖進了我的嘴巴。(校長滿足的拉起了褲子,對着我微笑的説到;音同學你這樣才是好學生,以後你要多這樣的滿足小子好嗎?聽説你在班裏成績很好我也不想因為這樣毀了你的前途。我儘量用温柔的聲音和校長説到:是的校長我以後會聽你的話,多到辦公室裏來聽你的教誨,校長滿足的摸了摸我的臉走了出去。我低下了頭偷偷的哭泣着,心裏想着以後物品怎麼做人,想起校長那糟老頭的身體我就噁心。李老師從門口走了進來急切的問到;小音我聽到剛才辦公室裏傳出的聲音是不是校長上了你?我們是不是沒事情了?我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老師説到;這個你別問了暫時我們沒事情了。老師抱住了我摸着我穿絲襪的大腿,想把自己的分身塞進我的菊穴,我一把推開了他,朝着老師説到:今天不行了我馬上要上課以後再説吧

下午上課我根本沒有心思,想着校長把齷齪的笑容,李老師那無情出賣我的表現,看來這世界根本沒有對我好的人。他們想得到的只不過我的身體,把我當成性玩具。放了學以後我被校長叫到了辦公室裏,我忐忑不安的看着校長,校長站在了我面前説到;小音別擔心我現在不想上你,你看看這個是個舞蹈培訓班,校長淫笑到:我老了這麼直接的做愛不行了,我也需要你給我做別的事情,去練練跳舞吧這樣會讓你更漂亮。看看你的身材連女孩也很少有。

我聽從校長的安排在放學以後到舞蹈興趣班上課,日子一天一天的這樣的過去,我跟着舞蹈老師學會許多的舞蹈,李老師因為幾才來找過我,我都用校長名義壓住了他,看着老師憤憤不平的樣子我心裏感到很高興。因為舞蹈班裏面全是女孩的關係我可以接觸到許多女孩的衣服,我在裏面樂不思蜀以為校長已經放過我了,但是厄運還是沒有遠離我。

在三個月以後的一天,我和同學練習完畢一起走了出來,我們看見校長站在了門口,小子對着我們説到:明天我們要表現舞蹈有上級領導來看,我們高興的歡唿起來,但是聽過舞蹈的節目安排,裏面根本沒有男孩的表演角色,我默默的走到了旁邊坐下了。校長走到了我旁邊説到:小音你不是喜歡女裝嗎,我給你安排一下你也扮成一個小女孩去表演。我高興的拉住了校長嘴巴裏説着謝謝,但是我沒看到校長那別有用心的笑臉。

到了表演的那天我被舞蹈老師化好裝站在女同學面前,女同學們用着羨慕的眼光看着我,我頭上戴着假長發頭套,長發被紮成了馬尾辮,嘴唇上塗着淡淡的口紅,眉毛被畫的細細的,身上穿着一條白色連衣裙,大腿套了雙白色的長襪。女同學們圍着我轉圈,嘴巴裏説着小音你好漂亮呀,我們和你比起來真是小鴨和天鵝一樣的區別呀,我也高興的跳了起來。

在舞台上我快樂的跳着,別的同學都以我為中心跳着舞蹈,我看見在台下校長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對我指指點點,那男人沖着我不斷的笑着,我天真的以為他們是對我舞蹈跳的好對我的贊賞。等我們學校表演完節目以後校長和那男人一起走上了舞台和我們握手,我從校長的嘴巴裏知道他原來是教育局的王局,王局拉着我的手説到:你能表演這麼好不簡單呀,到辦公室裏去我找你仔細談談。我高興的答應了嘴巴裏説到;我去卸一下裝馬上來,王局拉着我的手説着不用,不用就這樣去吧。

我被王局拉着手來到了校長辦公室,我坐在了凳子上和王局聊了起來,校長看見我們聊的開心就起身找了藉口離開了房間,我聽見校長走的時候把門鎖上了。王局向我招了招手讓我坐在他身上,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是走了過去坐在了王局的大腿上,王局用手撫摩着我的臉嘴巴裏説着真滑呀,我感覺到王局的分身已經突起死死的頂着我的屁股,我不安的想避開王局對我的騷擾,我小聲的説到:王局長我是男的你別這樣,王局嘴巴説出了一句話讓我震驚,我知道你是男的你們校長早告訴我了,聽説你的口交技能很好呀。我驚訝的看着王局,王局的手已經撩起了我的裙子,我奮力的想逃脱他的魔掌,王局的手摸住我的分身用力的摸起來,嘴巴裏説到:小搔貨如果你想反抗你以後就別讀書了,你的風流的事情全市都知道,你弟弟以後還想做人嗎?我默默的停止了反抗,王局拉下了我的內褲,我感覺到一根肉棒插進我的菊穴,肉棒在我的菊穴裏抽動起來,我一開始還忍着它對我帶來的快感,但是時間一長我忍受不住大聲的叫了起來,我配合着王局的抽動屁股上下扭動起來,王局的嘴巴吻住了我,用他老練的接吻技巧搞的欲仙欲死。王局你好棒呀我要我要,我嘴巴的説着話。王局的抽動越來越快,這時候門口響起來的敲門聲,王局不滿滿的狠狠的幹了我幾下,一股淫液直接射進了我的菊穴。我和王總完事情以後連忙站起來整理衣服。

門打開了原來是李老師在門口,他用殷勤的口吻説到;王局領導門在等你吃飯。王局應了一聲就走了出去。我站起身也跟着王局走了出去,李老師拉住了我在我耳朵旁邊説到;小騷看看你自己的大腿,我低頭一看原來是王局的淫液順着我的大腿流了下來。轉身走進了辦公室裏面檫乾淨腿上的淫液,李老師走了過來朝我説到:小騷貨你現在發達了勾搭上王局,什麼時候陪陪我這個老情人?説着話的時候他的手不老實朝我下身摸去,我厭惡的打開了老師的手。我稍微整理了一自己的衣服就匆忙的離開,李老師眼睛裏露出了陰陰的笑容。

自那天以後王局經常以各中名義來到學校把我帶出去,我和王局經常在一家旅館開房。因為過度的放縱自己我的成績一落千丈,但是在校長的幹涉下我的成績單上的成績都在九十分以上。校長因為我滿足王局的淫慾而得到王局的賞識學校被評為先進學校還有各種榮譽。但是我覺得奇怪的是李老師在上次辦公室擾擾我以後就沒找過我。

放暑假了我心情非常好以後這樣我就可以脱離王局的掌握,我想在兩個月裏面他們不會來找我了吧,我心情愉快的坐在教室裏盤算着暑假怎麼過,我應該把以前拉下的功課補一下了。但是在班主任宣佈放假以後我看見校長帶着笑容站在門口。校長把我拉到一邊,嘴巴裏説出了一句讓我心寒的一句話,王局要帶我到中國南方的G市考察,我心裏明白説是去考察實際要長期霸佔我。我抱着僥倖的心裏説到:這個不可以我父母會懷疑的,校長不介意的笑到:我已經給你辦好了一個證明説你去參加夏令營了,你準備一下明天就去吧。我試圖反抗的説到:我不去我要在家陪我父母,大不了我轉學以後不在你這裏讀書,我和老師之間的事情你也沒證據。校長拿出了幾張照片裏面是我女裝和人做愛的照片,裏面的男人沒有拍進去,只有我淫蕩的女裝樣子。校長微笑的説到;希望你明天到王局這裏去,不然你的照片在你家裏出現的。

我第二天拿着行李來到火車站等王局到來,在家裏我拿出了校長給的證明,善良的父母根本沒想到我會這樣,忙前忙後給我準備行李,想到這裏我悲哀的流下了眼淚。王局走到我面前摸了我一下背部,不滿的説到你怎麼沒戴胸罩呀?我不滿的説到你當我心裏變態呀在這麼多面前穿這個還是夏天。我們上了火車我驚訝的發現王局既然搞到了一個包廂,王局走進了包廂滿足的説到:這樣我們可以在車上過二人世界,長長的一天我們可以快樂快樂了,我看着王局沖滿淫慾的笑臉我不情願的跟了進去。

我走了包廂王局迫不及待的關上了門,他拉開包我看見裏面許多女人的衣服,王局把我按在了牀上脱下了我的衣服,心急的説到:小寶貝穿上包裏的衣服我們好好爽爽,在這裏我們不用擔心有人發現。我光着身子走到了放着女裝的包旁邊,我挑着裏面的女裝,我伸直了自己的長腿把一雙肉色的褲襪穿到自己的大腿上,把一條粉紅色蕾絲內褲拉上自己的胯間,把胸罩戴在自己的胸錢,找出了兩團長襪塞在了胸罩裏面。一件紫色半透明的吊帶裙穿在了身上,身上的胸罩和內褲可以隱約的看到。我看見在包的最下面還有一頂假長發我隨手戴在了頭上。

王局激動的説到;漂亮漂亮真漂亮,小寶貝給我跳個艷舞吧。我學着我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艷舞女郎的樣子跳起了舞,我慢慢的扭動着身體來到了王局旁邊,把王局按到了牀上,把一條大腿抬起用自己的下身摩擦着王局的臉龐,王總把頭伸進了我裙子裏面,隔着褲襪含住了我的分身,我慢慢的呻吟起來,整個騎在了他身上,身體左右的扭動起來,王局雙手伸到了我的屁股上,用手指撩撥着我的菊穴,正在我們快樂的時候,房門不是時候我的被人敲響了。

我不滿的從王局身上下來,王局扔給了我一件衣服,我把衣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兩隻小腳不滿的提着桌子。王局帶着怒氣打開了大門,突然沖外面伸進來了一隻握着刀的手。王局害怕的倒退進來,從外面走進了三個男人順手把門關上了。其中一個老大説到;你們不要出聲我們兄弟求財不要命,把你們袋子裏面的錢全拿出來,我害怕的蜷縮早牀上,王局連忙那身上的錢拿了出來,一個被別的兩個男人稱為老二的人走到了我旁邊,拿起了我旁邊的包翻了起來,嘴巴裏説到;晦氣怎麼儘是女人的東西。老二的眼光看在了我身上,一把拉開了蓋在我身上的衣服。老二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嘴巴裏説到;兄弟門這個是尤物呀,老二的雙手撫摩着我的大腿,你們看看呀好滑的大腿,我害怕的躲開了他。老二拉開了他的褲鏈説到;讓我們兄弟爽爽呀,我害怕叫到不要,不要,我用求助的眼光看着王局,王局扭開了頭看着大門。快張開你的小嘴讓兄弟爽爽,老子好久都沒玩過女人了,老二朝着發出令人做嘔的聲音。

房間外面響起了敲門聲,外面的人高聲的喊到:我看見剛才搶劫我們的強盜走進了這個房間。敲門的聲音越來越急,外面的乘警高聲的叫到:裏面的強盜你們跑不了了快投降。門「砰」的一聲被撞開了,警察從外面沖了進來,老兒一把拉起了我,用刀頂着我的咽喉,嘴巴裏高喊着讓開讓開。我被他們頂着咽喉當成人質推出出了包廂,。讓火車停下來,如果不答應我的話我就殺了她,老大絕望的高喊着。火車慢慢的停了下來,他們夾持着我走下了火車,憑着他們對這裏的熟悉很快的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裏。

我被他們帶到了一個偏遠的村子,他們把我關進了一間小房子裏面,我心裏顫抖不安的想着他們會怎麼對付我?就在我亂想的時候門打開了,他們三兄弟走了進來憤憤的説到:媽的我們第一次幹這個就差點被抓,不過還好抓了一個尤物回來我們兄弟可以享受享受。他們三兄弟帶着淫笑的朝我走來,我害怕的朝着他們説到;你們不要對我這樣我是男的,他們不信的説到;我沒看到這樣漂亮的男人。我無奈的撩起了自己的裙子,他們看着我穿着內褲的下身都流出了口水,我毅然的拉下了褲襪和內褲,露出了自己小小的分身,他們兄弟象癟了氣的氣球一樣坐在了地上,他們兄弟不甘的説到:媽的老子們搞了半天還抓了只兔子回來,我開心的拉起了自己的衣物説到:你們放我出去吧,我不會把你們在這裏説出去的。三兄弟的老大突然站了起來惡狠狠的説到:殺了這個假女人,不然我們兄弟遲早要讓他害死。他們兄弟拿起刀向我走了過來,我害怕的乞求他們不要殺我,我跪在了牀上説盡了好話但是他們還是不猶豫朝我走來。

我在這個生死關頭咬了咬牙哭着説到:我能滿足你們別殺我,我把屁股翹了起來朝着他們説到:我的屁眼能滿足你們,我晃動着穿着褲襪的屁股勾引着他們。他們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怎麼辦,我強做媚笑的説到;來呀上過我就知道爽不爽,我在心裏偷偷流着淚對着自己説:音你要活下去就要把廉恥扔了。老大忍不住撲了上來。脱下了褲子把自己分身塞進我的菊穴,我感覺到比以往更巨大的分身頂着我的菊穴,但是因為太大了塞的我疼痛難忍。老大喊着太小了老子塞不進去,我指了指旁邊的菜油,老二把它拿給了我,我把菜油倒在手上,然後塗抹在老大的分身上,剩下的檫在自己的屁眼上。一陣猛烈的刺痛我感覺分身已經進入我的菊穴,老大猛烈的抽動起來,嘴巴裏説到爽太爽,媽的我們旁邊的趙寡婦和他根本不能比,老二走過來把自己分身塞進了我的嘴巴抽動起來,我看見老三在旁邊拿着自己分身在自慰,我心裏痛苦的想到今天我是要受大罪了。。。。。。。。。。。。。。。。。。。

整整一晚上他們兄弟輪着幹我,到了早上在都昏昏的睡去,我因為屁眼遭受太多的蹂躪痛的睡不了,我偷偷的流着眼淚,漸漸的我也昏睡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被一把領了起來,騷貨***給我做飯去,我無奈的下了牀,看到昨天被他們撕碎的褲襪裙子,我看着自己光着的身體可憐的望着他們,他們兄弟扔給了我一套他們母親的破棉襖讓我穿上。我走出了房間替他們做飯,

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我沖當他們公共的妻子,他們反正想到什麼時候幹我就要幹,不管我在做飯還是洗衣服,他們把我按在地上就幹,就想發情的公狗一樣。我因為長時間沒有理髮,不戴假髮我的頭髮也很長了,因為長時間沖做女性我的習慣也在改變,從外表看我的確象個標緻的小媳婦。我想我的一生也許就這樣過去了,但是在我最絕望的時候村子裏來了兩個外地人。

我和往常一樣起身去做飯了,這時候村子裏響起來了一片喧譁聲。我好奇的走到了門口往外看去,原來是來了兩個收購山貨的。我站在門口看着那兩個人他們也看到我了,我感覺到我的長髮被人拉住,原來老二站在了背被後拉住我了頭髮。他嘴巴裏説到:小騷貨你想跑還是看見別的男人春心大動了,難道我們兄弟還餵不飽你嗎?我被他拉進了屋子。我被老兒按在了地上,他迫不及待的拉下了我的褲子,他那巨大的分身在我的菊穴四周摩擦,我的菊穴被摩擦的騷癢無比,我伸出手一把抓住了老兒的分身把他塞進了我的菊穴。我當我們要欲仙欲死的時候房門被人敲響了。

當我站在廚房裏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他們三兄弟正和李威周強談着醜惡的交易。當他們三兄弟和周李二人走出來的時候我也被叫了出去,我跟着他們走出了村子,看到村外有一輛小麵包停在那裏,周強拉開了小麵包的門從裏面拉出了兩個女人交給了他們三兄弟,我卻被拉進了小麵包,周強把我捆住了接着車子開了起來,我憤怒的問着他們怎麼回事情?周強笑着説:小騷貨你是我們用兩個女人換來,跟着我們去大城市吧,你這樣漂亮的騷貨讓他們三兄弟糟蹋不好呀,你看看你後面幾個女的也是和你一樣是去大城市享福的,我回頭看見了我後面還捆着三個相貌嬌好的女人,我心裏明白了他們原來是人販子。

李威走到了我面前拉下了我的褲子,我小小的分身露在外面引來了女人們驚奇的眼光。我害怕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分身,鵑姐走到了我面前,用欣賞的眼光看着我嘴巴裏不住的説着好很好。捐姐用手摸着我的身體嘴巴裏説到:很好皮膚很滑身材很好,只要訓練一下就可以成為很好的舞娘,妖舞娘就是你的名字,以後我要好好的訓練你。説完話以後鵑姐手一揮讓周李兩人下去拿錢。

我被娟姐帶到了一間房子和我説到;以後你就在這裏住休息一下明天就要受培訓,我會讓你變成明星。我看着娟姐走了出去,我無力坐在牀上想着過去的事情簡直和做夢一樣,想着自己遭受非人的待遇,我一定要想辦法逃出去。想着事情我漸漸的進入了夢鄉。

爸爸媽媽你們來救我了,我開心的的撲進他們懷裏,我突然感覺到身體一涼我醒了過來,原來是夢呀。我張開眼看到了娟姐站在了我旁邊,我被她拉起了牀,鵑姐生氣的説到:懶鬼起牀了去換衣服。我走到了衣櫃旁邊打開了門,看見了裏面有許多女人的衣服,我心情激動的看着這些衣服,我夢想的低開背禮服旗袍應有盡有。娟姐走到了我旁邊朝我説到:小騷貨穿上衣服吧我教你做個高貴的騷貨而不是看見男人就會翹屁股的婊子。我脱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挑了條紫色的內褲和肉色的褲襪穿在自己的下身,一條無肩胸罩穿在自己的胸錢裏面塞進了兩團絲襪,把一件高開叉的旗袍穿在自己身上。娟姐圍着我轉了個圈嘴巴裏説到:尤物真是尤物上天肯到把你投錯胎了。娟姐把我按到了化裝的台前的凳子上,娟姐替我仔細的化了裝,眉毛被畫的細細的,嘴唇上塗上了口紅,臉上被打上了淡淡的粉底,接着我被幾個理髮師做了頭髮幾個小時不能動,等我再看見自己的頭髮時候它已經被拉的直直長長的掛在背後。

我走進了一間訓練室,娟姐讓我在她面前走了兩圈,她不滿意的説到;走起來象男人不行你必須從基礎訓練開始,娟姐拿來的一隻酒瓶把它放在我的兩條大腿中間,讓我走了起來説到;別讓它掉下來。我忍受着酒瓶對我大腿的摩擦,走了起來,看見自己在鏡子裏的倒影,真象個女人在走路,大腿緊緊的並在一起,屁股左右扭動的走着。整整走了一下午,當我晚上看到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時候我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大吃,娟姐看着我陰陰的笑着。

時間就這樣的過去,我在這裏學會了怎麼做女人走路跳舞做愛的技巧。。。。。。。。。。。。我也越來越象女人我的屁股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大了起來,在三個月以後的一天我洗澡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屁股和女人一樣豐滿,胸部的雙乳已經明顯的凸出,我找到了鵑姐憤怒的問她我是怎麼了,娟姐既然毫不介意的説到:你吃的飯裏面我加了性激素呀不然你怎麼會這樣性感漂亮。你準備一下明天你要上台了。

在第二天的早上,我穿着性感衣服的照片貼在了夜總會的門口,人妖表演刺激着人們的好奇心。晚上我走上舞台的時候我驚恐的看着下面,好多好多人看着我。下面的人高喊着怎麼漂亮是女人吧,娟姐走上舞台拉起了我的裙子露出我的分身,下面的人沸騰了。(我站在台上麻木的看着下面,任由娟姐聊起我的裙子,娟姐輕輕的拍了我下説到:你該表演了別傻傻的站在那裏。我在舞台跳着他們交我的脱衣舞,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脱下來,當我脱下自己的胸罩扔向台下的時候台下一陣混亂,一個男人搶到了我的胸罩把它放在自己的鼻子前死命的聞着,嘴巴高喊着好香好香處妖的味道就是不一樣,我鄙視的看着他們處妖我還是嗎?我早就讓山村裏的三兄弟玩的都快膩了呵~~~~~~~。我優雅的脱下自己大腿上的肉色長襪把它放在胯間隔着內褲摩擦的自己的分身,身體配合着絲襪的摩擦在不斷的扭動着,因為長時間的摩擦我分身裏流出的淫水把絲襪和內褲弄的有點濕濕的。我張開自己的小嘴淫蕩的説到:誰要我的絲襪呀?下面又是一陣的騷動,我把我的絲襪和內褲扔下了台,可笑的觀眾竟然拿到這些東西以後塞進了自己的嘴巴裏,有的把絲襪包住自己的分身在手淫。我走到了一個鋼管前用自己的菊穴摩擦着鋼管嘴巴發出呻吟聲,這時候娟姐走上了舞台用一件透明的輕紗包住了我示意我下去。

娟姐站在了台上媚聲的説到:你們看到了妖舞娘多想要男人陪他呀,你們誰願意今天晚上和他共度春宵。今天是我們的妖舞娘你們也可以叫他麗第一次開苞誰願意呀?我又被推上了舞台,我站在舞台上用美目看着他們,裝做哀怨可憐的樣子弄的下面的男人一個個淫慾大動。我出五千一個男人高喊到,接着有人出陸千。。。。。。。。。。沒想到我竟然着值錢,過了十分鐘以後我的身價已經在三萬了,在這時候只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和一個四十歲的美國人在競爭。三萬五,四萬,四萬五,五萬最後美國人人以後八萬拍下了我的過夜權。我被鵑姐姐帶了下去,那美國人被告知他只要在房間裏等我。

我簡單的打扮了一小被帶到了美國人所在的房間,門被關上了我站早了牀邊害怕的看着他。美國人自我介紹到他叫TOM,TOM走到了我面前除下了我的衣服,我乖巧的蹲了下來,我把TOM的分身含在嘴巴裏,感覺着他的分身變大,漸漸的我的小嘴已經含不下他的分身時候,TOM把分身從我嘴巴裏抽了出來,好大呀我害怕的看着他的分身,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分身。我拿出了潤滑油塗在他的分身上,在自己的菊穴上也塗滿了。TOM把我抱了起來我感覺到巨大的分身伴隨着菊穴的疼痛插進了我的PP,我痛苦的喊叫,TOM愉快的抽動。。。。。。。。。。。。。。。。。。。。

當我醒來的時候TOM已經離開了房間,我想起身穿衣服的時候下身一陣疼痛刺激的我差點流下眼淚。鵑姐這時候走了進來,看見我憐惜的説到:你別動那美國佬真不是人,一夜上了你三次我在監視錄象裏全看到了的,但是為了我們的夜總會的名譽不能幫你,你辛苦了好好的養兩天。我被兩個小姐伺候着洗完澡,我也得到了幾天的休息時間。

時間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我憑着美麗的臉容魔鬼的身材紅的發紫,因為鵑姐對我的愛惜我很少接客所以我的身價也很高,成為富豪的追逐對象。

舞台下的掌聲再次響起,我被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我慢慢走向了後台,當旁邊的舞女們羨慕的朝我看來,原來我才發現我的化裝桌上擺滿了鮮花,我悽涼的看着桌子上的鮮花,因為我現在年輕漂亮,富豪能以和我上牀為榮幸,因為我的出台價高的嚇人普通富人根本沒辦法接近我。如果我有一天老了還不是和垃圾一樣被他們趕出去,坐在凳子上我思念着我的母親,不知道因為我的失蹤回給他們帶來什麼樣的痛苦,我暗下決定一定要回自己家看一下。

我走出了化裝間來到了娟姐的辦公室,我走到她面前提出了我的要求,娟姐吃驚的看着我説到;你難道現在不男不女的樣子能回去嗎?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回見看一下。鵑姐看着我堅定的樣子無奈的答應了,但是她提醒我不要想逃跑,如果我逃跑我以前和別人做愛的照片和錄象會讓我全家知道,我無所謂的看着娟姐説到:你認為我現在的樣子還能跑嗎,娟姐答應我回家看一下。

我愉快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打理自己的行李,看着鏡子裏的男裝的自己,我無奈的笑了笑,穿着男人的襯衫的雖然把胸脯用圍巾拉平,下身穿着長褲,我找了頂男人的假髮把自己的長髮遮了起來外加戴了頂帽子看起還是十分女象,管不了怎麼多了我歸心似箭。

當我坐火車回到了自己的家鄉的時候我感慨萬分,我打了的來到了自己的家門口,爸爸媽媽我回來了,我激動的打開了大門,但是我走進房間以後驚呆了,房間一片狼藉根本沒有以前的整潔,我暗想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當我打開父母的房間看見裏面的東西的時候我差點暈過去,在房間的桌子上放着父母的照片上面披着黑紗,我父母他們還年輕他們怎麼會這樣早的死去?為什麼會這樣那我弟弟現在怎麼樣了?難道他也遭遇了不辛?我懷着不安的心情走近了弟弟的房間,當我走近弟弟的房間剛想推開門的時候我聽見裏面有聲音,我停下了腳步,我仔細聽着裏面的聲音,裏面傳出了男人的喘氣聲和低低的呻吟聲,我悄悄的推開了門往裏面看去,我看見一個男人躺在牀上,一個長發女孩正坐在男人的胯間在拼命的扭動着腰。我發喝一聲這是我的家你們在幹什麼,他們聽到了我的聲音害怕的爬了起來,一個男人慌忙的穿着褲子,女孩用被單圍住了自己的身體用慌張的眼光看着我,我看見了那女孩他是我弟弟,我驚呆在那裏,連那男人離去我也不知道。足足過了十分鐘我才醒過來,我憤怒的走了上去打了弟弟一巴掌,隨着我的巴掌打下來弟弟的假長發也掉落在地上。我憤怒問弟弟家裏怎麼會這樣?

弟弟撲早牀上哭到:如果不是你我們家怎麼會這樣?原來我失蹤以後爸爸媽媽找了校長,但是校長既然否認他説過的話,他説他根本沒有説過讓我去夏令營,別人告訴父母我離開的那天他們看見我和王局在一起坐火車,父母又找到了他,但是王局既然也否認和我在一起。爸爸媽媽為了找我用光所有的錢,因為不甘父母把校長和王局告上了法庭,民不與官鬥這句話真沒錯,法庭在王局的打通下既然判決父母敗訴,外帶還告我們父母有誣告罪,父親被逼的吐血因為沒錢治療過了幾個月去了,母親因為受不了打擊喝農藥也死了。我流着淚問弟弟到他怎麼會這樣?弟弟流着淚告訴我到:在父母去世的幾個月以後他因為沒錢叫學費而停學,因為生活無依靠弟弟靠別人施捨在活下來,一天我們對面的一個40多歲的老男人找到了我弟弟,我們以前也認識他知道他叫福貴,因為沒錢所以到現在還沒討老婆。他把弟弟帶回了自己家給我弟弟燒了飯,弟弟吃完飯感激謝謝他,他把弟弟留在家過夜,弟弟也因為晚上一人膽子小就住了他那裏,誰知道晚上他摸上了弟弟的牀強行雞姦了弟弟。弟弟第二天醒來哭個不停,但是有什麼辦法沒父母的孩子誰管,弟弟被他關在家裏晚上滿足他的淫慾。直到一個星期後的一天才放了弟弟,臨走前給了弟弟兩百元,而後他經常把弟弟帶到家裏過夜,因為生活沒有依靠所以弟弟也忍受下來我抱着弟弟無奈的流下了眼淚,弟弟躺在我懷裏哭泣着,當弟弟頭靠在我胸部的時候驚奇的看了我一眼,然後用雙手小心的摸着我的胸部,弟弟好好奇的問到:哥哥你的胸部好軟呀怎麼會事情?弟弟好奇的解開了我上衣的紐扣,我心裏想着他反正要知道的所以也沒拒絕他,當弟弟解開圍在我胸前的紗巾的時候我的兩隻高聳的乳房露在了他面前。弟弟吃驚的看着我,我苦澀的笑了笑站起身,當我脱光自己的衣服除下假髮的時候弟弟看着我已經説不出話了。在弟弟面前出現了一個身材高窕長發的美女,唯一不和諧的就是下身擁有男人才有的分身。我告訴弟弟我的經歷,弟弟安慰的抱着我説到;我們是同命人哥哥。哭着哭着我和弟弟抱在一起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牀看見弟弟還睡在那裏我就悄悄的走出房間,我在自己的行李裏面找出了一件連衣裙穿在身上,下身穿了條內褲,讓自己高聳的乳尖直接頂着衣服。在房間我來回徘徊想着父母的事情,我一定要報復回來讓他們得到應有的懲罰。當我在思考着報復計劃的時候門被敲響了,當我把門打開的時候看見門外站着一個面容猥瑣的男人,我一眼看出他就是欺負我弟弟的富貴,福貴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我的胸脯,我強行我心裏的怒火壓了下去,用柔媚的語氣説到:請問先生找誰?福貴假惺惺的説到;我是小思對面樓上的朋友,我過來看看小思有什麼需要,那孩子父母早死哥哥又不在好可憐,我心裏説到;你是來找小思發洩淫慾的吧,但是嘴巴裏説到:謝謝關心他在家你進來吧。福貴走進了房間坐在了凳子上,我朝他笑了笑説到;我去找小思出來。我走進了房間叫醒了弟弟和他説福貴來了,弟弟害怕央求我把他打發走,看着弟弟害怕的樣子我知道他受的傷害有多深。我靠在弟弟耳邊悄悄的和他説了我的想法,弟弟驚詫的看着我不住的搖頭,但是我最後説了一句如果你要自由只能這樣幹,弟弟勉強的點了點頭。

我在房間裏面準備着東西,弟弟來到了外面,福貴看着只穿着內褲和背心的弟弟不禁淫慾大動,用手摸着弟弟的大腿,弟弟裝做害怕的離福貴遠遠的。福貴小聲的説到:那女的是你什麼人?弟弟回答到是我姐姐,福貴疑惑的問到:你有姐姐嗎?弟弟回答説:這是我表姐。福貴淫淫的笑到;你姐姐好騷呀胸罩也不戴,乳頭頂着衣服高高的翹起讓我心痒痒,你能幫我搞到你姐姐嗎?小騷貨如果你幫我搞了你姐姐我給你好多錢  。弟弟裝做為難的樣子,福貴惡狠狠的説到;如果你不答應我把扔到民工棚裏讓那些粗鬼搞死你,弟弟裝做勉強的答應了。弟弟忸怩的説到;我可以幫你和姐姐説,但是我姐姐有個怪毛病喜歡玩SM。福貴疑惑的問到:SM是什麼?SM就是幫人掉起來滿足他的變態欲望,而且喜歡不正常的情況下與人做愛。福貴遲疑的説到:別的沒辦法嗎?弟弟無奈回答別的她不喜歡。福貴偷偷的從門縫看着,我做裝在整理被子,把屁股翹的好高,讓福貴能看見我透明的下內褲。福貴猛的沖進來抱住了我下面已經翹起的分身死死頂着我的屁股,福貴的上手在我雙乳上亂摸,我裝做害怕的説到;你別這樣我要叫人了,弟弟適時的走了進來説到;姐姐你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和男人玩了,幫我滿足一下福貴叔叔當對他以前對我照顧的報答。我猛的推開了福貴嘴巴裏説到;那我的癖好你和他説了嗎,弟弟朝我點了點頭。我用曖昧的眼光看着福貴説到:那你願意嗎?我拉下了連衣裙的背帶露出了半隻乳房,福貴撲了過來抱住了我用嘴巴叼着我的乳頭含煳回答到:我願意。弟弟連忙找了繩子幫住了福貴,我拉下了福貴的褲子看見他醜惡的分身,我把他的分身含進了嘴巴裏慢慢的添着,我感覺到他的分身越來越大我的嘴巴幾乎含不住的時候我站來起來,我陰陰的笑到:福哥哥我告訴你一件事情我是男的,我拉下了內褲露出了自己的分身,福貴看了竟然激動的喊到我喜歡你這樣的人妖,快過來我幫口交,我又蹲下身輕輕的咬着他的陰囊,看着他興奮的樣子説到:我弟弟你也玩過嗎?福貴處於興奮無理智的狀態回答到;那小子屁眼好緊皮膚好滑玩起來好爽,但是我肯定玩你更爽。我失去理智的狠狠的咬着福貴的下身,福貴被巨痛刺激醒了,嘴巴裏嗷嗷直叫,我瘋狂的咬着他的下身,直到他的睾丸被我藥下來,帶着血的睾丸被我咬着嘴巴裏,我瘋狂的笑着你玩我弟弟我讓你做了男人。弟弟害怕的蜷縮在一旁,我瘋狂的笑着,我看着福貴失去睾丸的下身我滿足的笑着。

門就在這時候被撞開了,從外面沖進了幾個警察,我的一個鄰居的喊到就是這裏我聽有男人在悲慘的叫,經常進到我們的房間被這裏的血腥的場面驚呆了。

人妖舞娘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