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8 小説】魔女的誘惑- 52

不知道過了多久,敲門聲驟然停止,被隔絕在門外的那片空間重新回歸到靜寂當中。

我覺得我大概接近瘋的邊緣了,我一向當男人是生活的調劑品,也從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的,而如今我又在意些什麼,害怕些什麼呢?

真的好難理解,某種脆弱的情緒霎時油然而生,導致了我內心深處產生了些許不安和惶恐,讓我失去了一身現實的風姿,變得就象是一個紅杏出牆卻又怕被抓的浪女似的。

我為自己因恐懼而誘發出的感情癩癇症感到羞愧,這樣沉不住氣的作風本是我不齒的,可現下我恰好是犯了自己的大忌!

我的心境突然變得異常沉重,為了不讓自己更加窘迫,我脱離出他的懷抱,頭垂得低低地,輕聲説「你走吧!我們結束了,早在4年前就結束了!」

我徹底放棄了先前瞻前顧後,畏畏縮縮的做法。不管如何,在我還未理清自己的想法之前,我不想再給自己添亂了。如果他堅持要出去和南源赫對質就隨便他吧,他們要打要吵要鬧都是他們的事,我無力阻止!

象是被我的鎮定嚇到了,段逸風冷峻的臉倏地扭曲起來,剎那間丟下了傲氣和自尊把我拉回懷抱,驚叫起來「不——!小曼,我們不會結束,永遠不會結束!」

「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想要我的身體是嗎?」我抬眼看他,一瞬間抿掉同情,不帶温暖地殘酷挖掘他的瘡疤。

「你好無情!」他放開我,臉上肌肉的線條扭曲着,渾身氣得發抖「你為什麼總要把你自私的想法加注到我身上!」

我歪着頭看他,夜色下,他那張俊美的臉龐顯得更加好看,在他身上總是帶着一種無法言喻的吸引力,那種與生俱來的貴公子氣質在他身上自然地流露,使他總是顯得高不可攀!只是此刻他已然失去了平常的冷靜自持,變得焦躁和急切,而這一切都如他所説的是我造成的嗎?

我用一根冰冷的手指抵住他的唇,搖搖頭低聲説「從一開始你就知道我是什麼樣的女人不是嗎?我冷情且頑固,的確非常自私!」

「你這麼聰明的一個女人怎麼會在感情上那麼遲鈍呢?」他摟緊我,眼中兩股直透人心的利刃仿佛就要噴將出來,以往浪蕩的模樣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憂傷和掩飾不住的失落。

我瞅着他,忽然臉兒一開,驀地笑了出來,笑得很冷然,很黯淡。他的指責我瞭然於心,可是卻不願多想,或許我在潛意識裏早就把他屏棄在心房之外了!

片刻後我捧起他的臉湊上唇散下緊密的細吻,低喃着説「逸,結束吧,就算是我對不起你!」

他唇角又掀起了幾分,眼神深沉,卻沒有説什麼!沉默了一會兒,他的肩膀微垂,緊攬着我的手也鬆懈了下來。

就在我以為他打算放棄的時候,他的眼再度對上我的,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

讓我覺得有所不同的是他的笑並不似以往那種邪魅,而是真誠的,自心裏流露的!

讓人感到昏眩,也讓我不由自主地微微一震。

他抬起我的臉異常温柔地吻着我,温熱的氣息在我臉上每一處徘徊,而後他身體緊貼着我,把頭埋在我的頸窩處,類似某種依賴和慰藉,讓我心莫名其妙地顫動起來,頓時有點暈陶陶。

他在我的頸項上停留住了「我想要你好嗎?」

他沙啞的聲音帶着乞求使我心頭萌生出一股憐惜,無可救藥地回抱住他,任由他把我身上僅存的內衣、褲卸下,再把我抱到牀上,輕柔地壓在身下。

「這是最後一次嗎?」我本不想説剎風景的話,但是在不知不覺中仍是問出了口。

他默然不語,眼眸變得黑沉了,唇角掀起,下一刻毫不客氣地封住我這張不討好的嘴,粗暴中帶着温柔和呵護。

他紊亂的氣息吹拂着我的臉,我被動地承受他狂風般的吻,心裏被一種不知名的情緒漲滿了。

我突然憶起蘇玲曾經對我説過的話『有時候沒必要把自己繃得那麼緊,人生就應該及時行樂和享受生活!』曾經我的確是這樣做的,可是先前我卻有了一絲迷茫,在他和南源赫之間舉棋不定!

我冷嘲一笑,人真是容易變得貪婪,一旦食髓知味就想盡辦法得到更多,連自尊都顧不上了。

仿佛感受到了我的心不在焉,他突然將手撫上了我渾圓的胸部,毫無忌憚地揉弄着,火熱的唇也跟着落了下來,一口吮住一顆微微上揚的蓓蕾。

他熟練的逗弄使我心裏一陣哆嗦,意志力也逐漸模煳,身體的那種火熱感也由於自己瞬間高漲的欲望而覺醒,全身的機能和感官都被燃燒着。

「答應我……這是最後一次。」趁着自己意識還清醒的時候,我嬌喘着逼他下保證。

他停了下來,用滿是欲望的狂亂眼神盯着我,指着我胸前的一個紅印問道「這是誰弄的?」

我別開眼,用生硬的語氣回答「不關你的事!」

他若有所思地睨了我一眼,驀地加重了手和唇的力道,象報復般,如法炮製地在我白皙的胸前製造出更多的紅痕,使我原本就飽滿的胸部又漲大了幾分,變得就象快要漲破的氣球!

「你不要這樣!」我推拒着他,覺得自己此刻脆弱得就像砧板上待宰的魚,半死不活,苟延殘喘的活着。

可是他一語不發地把唇由胸部一直吸到我的小腹,一隻手繼續蹂躪着我的飽滿,另一隻手探到我的私密處。

「啊……」我忍不住呻吟出來,拼命地想捲起自己的大腿,可是我的雙腿卻不聽使喚地抖得很厲害,而他抓得很緊,撐得很開,用一隻手指撫弄着頂部的突起物,剩下的四隻手指則搓揉着花瓣中央的裂縫。

剎時我的臉上佈滿了被欲望煎熬的痕跡,在他愈加激烈的搓揉中我愈來愈濕,而他也愈來愈瘋狂,完全象個不識相的男人,隨心所欲地對我的身體做着惡作劇!

「你這裏腫了!是被男人弄的吧!」他把妒意十足的眸子轉向我,聲音帶着一絲危險。

我毫無羞愧地迎向他,咬着下唇從鼻子裏發出一聲愉悦的悶哼。

「真是令人心疼啊。」他眼神一黯,咧着冷酷的嘴角咬牙道「我要被你逼瘋了!」接着猛地低頭,伸出舌頭舔吸着我看似無骨的花唇的窄處,吸取着那汩汩流出的蜜液。

「噢……別這樣……!」我拱起身體在他的頭顱間搖擺着,根本抗拒不了那股會蛀蝕人心的快慰。

他邊卷吸着,邊把自己身上的贅物退掉,我嬌喘着把他扯到了眼前,奮力地吻住他,用舌頭纏住他,他嘴裏的鹹腥霎時遍佈我整個口腔。

我的身心一直持續沸騰,禁不住我抬起雙腿把他夾在其中,不停地用自己的花瓣摩擦着他生氣勃勃的巨大,乞求着他的進入。

他挑眉露出一貫邪惡的笑容,雙手抬高我的翹臀,一鼓作氣地進入到我的最深處。

「啊……」我逸出低啞的喘叫,雙手攀住他的脖子,迎接他由淺到深的入侵。

在一陣規律的進出後他改為猛烈的撞擊,我壓抑不住滿腔的慾火,嚶嚀地叫了起來,喘息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在我快要達到高潮的那一刻,他驀地抽了出來,帶着薄汗貼在我的身上,咬住我的耳垂口齒不清地説「這次我要得到全部的你!」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修長的手指就撩起我私處的粘液塗抹到我從未被開發的菊花小洞上,在我來不及阻止的情況下強悍的擠了進去。

「啊……不要弄這裏!」瞬間我的臉變得鐵青,痛得尖叫出聲,身體扭動着抗拒這令人害怕的感覺。

他強制性地將我翻過身,雙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臀部固定住,不顧我的喊叫把那根碩大的亢奮用力擠進了那小小的菊花裏。

「啊……你這殺千刀的男人!」我痛得反手緊緊絞扭着牀單,被巨物撕裂的感覺讓我的身體在剎那間產生了痙攣,一向性感的翹臀象是被硬生生地分成了兩半!

「我終於得到了完整的你!」他發出野獸般的吼叫「唔……我的小魔女,你太棒了」

那像鋼鐵一樣的硬度,像烙鐵一樣灼熱的東西停在我身體裏不動,象是在等待我的適應。

片刻後,身體裏那陣撕裂感逐漸消失,我本能地移動了一下想掙脱他,可是他根本不給我任何喘息的機會,猛地撞擊進來,在那小小的股溝裏尋找全新的快樂。

隨着他所帶來的衝擊和壓倒感漸次地變大,我的身體也漸漸放鬆下來。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這樣恐怖的交合中產生快感,那又痛又爽又酥又麻的感覺,使我發瘋似的達到了完全無法自制的地步!

終於,我在哭喊中衝上了未體驗過的高峯,接着再也無法承受地昏迷了過去。

魔女的诱惑- 52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6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