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zhouse8 com】媽媽的屁眼

媽媽的屁眼

三級王朝三級經典

我今年24歲,如果我沒記錯,那應該是8年前的事情了。第一次夢遺具體什麼時間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那種感覺讓我永遠都忘不掉,在睡夢中突然被那種莫名的感覺驚醒,渾身上下説不出來的舒服,褲襠裏濕濕的,從那以後我經常盼望着那種感覺再一次的到來。

等啊等,盼啊盼,呵呵,説出來有點好笑,好像是十幾天以後吧,那種感覺再次降臨。然後我發現,如果我趴在牀上,用我的雞巴與牀摩擦,那種感覺會持續不斷的襲來,於是,那一夜,我失眠了。第二天一早,我看到,雞巴前面紅紅腫腫的。慢慢的我學會了手淫。於是乎,手淫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課。

過了不知多久,我迷上了電腦,那個時候電腦剛剛興起,上網這個詞幾乎還不存在,那個時候也不叫網吧,叫電腦房,每天一放學,跟幾個同學鑽到裏面打遊戲,打着打着,我發現,我上癮了,學習被我拋在了腦後,那個時候還不懂什麼是翹課,只能等啊盼啊,等着放學,一頭扎進電腦房。

我爸爸是名警察,在我離我們家100多公裏外的一個派出所裏工作,一個星期只回來一次,星期五晚上到家,星期一早上回單位。

我媽媽開了家飯店,平時很忙,也沒空管我,在沒接觸電腦之前我還是很乖的孩子,每天按時放學,回家,寫作業,看電視,睡覺。慢慢的我開始變本加厲,成績也一落千丈,作業不按時完成,老師把我媽媽叫到了學校。也許我該感謝我的老師,沒有我的老師可能我跟媽媽根本就沒有後來的事情。可能這麼説不是太符合邏輯吧。

媽媽在學校回來以後顯得很生氣,質問我為什麼學習成績一落千丈,就連作業都不按時完成等等,我不知道該怎麼説,只能把實話告訴了她。

她聽完後就更生氣了,讓我以後跟她在一個房間睡,其實她的目的是監督我的學習。我那個時候根本也沒想其他的,甚至根本不想跟她在一個房間睡。自己一個人睡多自在啊。就這樣,我搬家了,這可能是世界史上最近的搬家,在左邊的房間搬到右邊。

我已經忘了我跟她在一張牀上睡了多久,有一天我半夜醒了,窗外透進來的月光照在媽媽的身上,由於是夏天,我們倆蓋的是一條大毛巾被,我睡覺是很愛搶被子的,整個一條大毛巾被都已經被我搶走了,蓋在她身上的只有一點點,我看到她只穿了一件胸罩和一條絲質的三角內褲。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雞巴突然硬了起來,當時只有一個想法,伸手去摸摸她那豐滿的奶子。但是我卻不敢,我並不是因為心裏顧及這樣做的話是母子亂倫,因為那時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亂倫,而是因為我真的不敢,發自心底的。因為我很怕她。

我在牀上翻來覆去,翻過身去想不看她,去把我心裏那種根本不肯能的想法打消。但是又翻過來,想借着射進來的月光好好看看她那美麗的酮體,豐滿的奶子。

我的媽媽今年46歲,如果往前推算8年的話,那是她38,她很美,真的很美,我很笨拙,也沒有那麼多花裏胡哨的形容詞,我只能這麼説,她大概1米71的個頭,白皙的皮膚,最主要的是她的身材,按我現的眼光來看,她絕對是極品。

那個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心裏唯一的想法是去摸她的奶子。我是很聰明的,嘿嘿,於是我想出了個辦法,假裝睡着,翻了個身,然後又翻了過來,把手搭到了她的奶子上。好軟啊,好大,我在心底裏發出的唿聲。

就那樣,把手搭在了她的奶子上,一動不動,緊張的我手心都出汗了。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媽媽動了,我心裏一激靈,不知道該怎麼辦,一動也不敢動,假裝是睡着了。這時媽媽拿起我的手,我心裏那時在想,她肯定不會怪我,肯定以為我睡着了,但是我沒想到……

「摸着『媽媽』睡吧。」我真的沒想到媽媽竟然把她的胸罩用手撩到了胸部上面,兩個渾圓的大奶子蹦了出來,然後把我的手放到了她的奶子上。我假裝被弄醒,然後迷迷煳煳的應了一聲。「嗯。」這回可是貨真價實的,連那討厭的胸罩都沒有了,我心底在偷笑。

我的手就那麼在她的奶子上放着,我還是一動不敢動,手心裏的汗越來越多。這時更驚人的事情發生了,媽媽翻了個身,轉了過來,把手伸進了我的內褲裏。

「@#!#@$#%$」説實話,我真的是記不清當時是什麼感覺了,但是我唯一記得的是媽媽抓着我的雞巴説了一句話。「兒子,小雞巴這麼涼?媽媽給你焐一焐。」

我「嗯。」了一聲,隨後媽媽抓着我的雞巴開始上下套弄。我那時雖然年齡不大,但是我知道她在幹嘛,可能有些時候有些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就那麼順其自然的發生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失去了理智?還是怎麼,我把放在她奶子上的那隻手快速的移動,伸進了她的內褲,她很配合的分開了雙腿,讓我更方便的找到她的私密部位,由於這是我的第一次,在那之前我只是自己在手淫,根本沒摸過女人,甚至連看都沒看過。我把手使勁的往下伸,突然摸到了一塊濕漉漉的地方,我慢慢的摸索着。

「就是這裏。」突然聽到媽媽輕輕的説了一句。我又摸索了片刻,隨後中指毫不費力的插進了她的陰道。

「哦。」媽媽輕聲的呻吟了一下,隨後抓着我雞巴的手又加了些許的力度。

跟着她的節奏,我用中指在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而我卻一點要射的感覺都沒有,不知道是因為刺激過頭了,還是因為我手淫過多,已經對手淫有免疫力了。總之,媽媽的下面已經被我扣的水流成河了而我卻一點感覺都沒有。

「上…上來嗎兒子?」媽媽一邊呻吟一邊問我。

「嗯。」當時我還不是太懂,但是唯一明白的是,我將要享受我人生中最美的時刻了。

媽媽把我扶起來,我跪在她雙腿之間,她扶着我的雞巴頂在她的陰道口上面,往下一壓,我稍稍用力,雞巴沒受一點阻力的進入了她的陰道。

「啊。」就是這種感覺嗎?那種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整個雞巴全部沒入,那種熱熱的感覺……

「動,兒子。」媽媽雙手摟着我的腰,對我説。

「啊……啊……」媽媽隨着我的雞巴在她陰道裏進進出出,開始有節奏的呻吟起來。

「啊啊……舒服嗎兒子?啊……啊!」

「嗯。」我不知道該説些什麼,於是更加賣力的抽插起來。

「哦……兒子,快點……啊……」媽媽一邊叫,一邊把手伸到了自己陰道上面一點的地方,開始使勁的揉搓起來,叫聲比剛才更大,更瘋狂了。

「啊啊……操死媽媽了……媽媽這逼啊……啊啊啊……」現在想想真是好笑,當時真是挺傻的,不懂風情,什麼話都不會説,只是一個勁兒的在那抽插。

「啊……啊……兒子……快點……媽……媽媽……來了……哦……」隨着媽媽一陣跟之前不一樣的呻吟身,我停住了動作。

「媽,我給你弄疼了?」我嚇的不敢在弄了。

「啊……」媽媽搬起我的腿,把她的腿合在了一起,緊緊的夾住了我的雞巴,抱着我。「傻兒子。」媽媽親了我臉蛋一口。

媽媽緊緊的抱着我,我趴在她身上。「動,兒子。」

於是我又繼續起來,由於她的雙腿夾着我的雞巴,在我雞巴進出她陰道的同時,還有受到她雙腿之間的摩擦,感覺比剛才來的強烈的多。

「舒服嗎兒子。」媽媽雙手抱着我的屁股問到。

「舒服。」我很不好意思的回答。「媽媽舒服嗎?」

「舒服,等一下兒子。」説完媽媽讓我停止了動作。

「怎麼了?」我還以為媽媽不讓我再弄了。

媽媽翻了個身,跪在了牀上,撅着屁股對着我。「進來吧。」

由於這是我第一次,我在後面弄了半天也沒插進去,最後還是媽媽幫的忙。

「哦……啊……」媽媽又開始了呻吟。

「啊……哦……啊啊……」媽媽一隻胳膊拄着牀,另一隻胳膊伸到了剛才的那個地方,又開始揉搓起來,我抓着她的腰,死命的抽插,她瘋狂的扭動着屁股。

「快一點……啊啊……媽媽要死了……啊……啊……哦……媽媽的逼啊……哦……兒子……操死媽媽了……啊……」

聽着在她嘴裏説出來話,跟以前我認為的她完全是兩個人。我也想説些什麼,象她那樣,但是就是説不出口。

「啊……啊……兒子……啊……啊啊啊啊啊……」媽媽已經接近於瘋狂的狀態了。

「快……快……好兒子……啊……」隨着最後一聲長長的呻吟,媽媽再次癱軟在了牀上。我趴在她身上,大口的穿着粗氣。

「射了嗎兒子?」媽媽轉過頭問我。

「沒有呢。」我喘着粗氣回答。

媽媽讓我在她身上下來躺在牀上,隨後坐了起來,抓着我的雞巴又開始套弄起來。

「別累着我的寶貝兒子。」話音剛落,媽媽埋下頭,我就感到另一種熱熱的感覺襲來,一開始在龜頭,然後包圍了我的整個雞巴。

「髒,媽。」就算我是傻子我也知道她在幹嘛呢。

「傻小子。」媽媽一隻手抓着我的雞巴,一邊用嘴幫我口交,另一隻手一邊撫摸着我的睾丸,一邊慢慢的往下遊走。

「嗯……哦……」她的節奏越來越快,力度越來越大,我也開始輕輕的呻吟起來。她的另一隻手在我的屁眼和睾丸上來回的遊走,輕輕的劃着圈。

「要射嗎?」媽媽聽到我微弱的呻吟聲問到。

「沒有呢。」我真的不知道是為什麼,平時手淫,自己可以控制一下,想快點射不到2分鐘就能出來,想慢點射的話也可以,但是今天,想射都出不來。

媽媽一開始坐在我的側面,隨後換了個姿勢,趴在我兩腿之間,用她的舌頭一邊舔着我的雞巴,一邊往下遊走,我的一邊的睾丸都被她含到嘴裏了,透過月光,我看到了她那種很滿足,很享受的表情。慢慢的,她的舌頭已經摸索到了我的屁眼上面。

「媽。」我想阻止她。媽媽沒理我,舌尖已經抵在了我的屁眼上。

「媽。」我反射性的收縮了一下,身體往上仰了仰。屁眼離開了她的舌頭

「兒子是媽身上掉下來的肉,你是不是怕媽媽嫌你髒啊?傻孩子。」

過了不知多久,估計媽媽是玩累了,可是我還沒有要射的感覺,只見她起身,蹲在我面前,扶住我的雞巴,往下一坐,我的雞巴再次沒入了她的陰道。

「啊……啊……」媽媽抓起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奶子上。我使勁的揉搓着她那豐滿的奶子。

「啊……啊……哦……舒服死媽媽了。」媽媽一邊上下起伏的讓我的雞巴再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一邊不停的呻吟着。

「媽媽,你躺着吧。」我讓媽媽躺在牀上,趴在了她雙腿間,我當時沒想到要去給她口交什麼的,只是想看一看她下面長的什麼樣。可能她也猜出來了。

「想看看嗎?」媽媽問我。

「嗯。」

「去把窗簾拉上,把燈打開。」媽媽説。

於是我很速度的拉上了窗簾,把那一抹月光擋在了窗外,隨後打開了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很淫蕩的畫面。一個身材姣好,皮膚白皙的女人,赤裸裸的躺在牀上,呈V字型的雙腿間……

總之我來不及再去想什麼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到了牀上,趴在她雙腿間扒開那兩片些許發黑的陰唇,我看到了那讓我根本就從來沒敢想亦或是從來沒想過,更認為不可能觸及到的神秘聖地。

湊的更近些,傳來的味道不是尿臊味兒,而是一種我説不出來但卻很喜歡的味道,我的目光向上移動,我在尋找,媽媽剛才自己用手揉搓的那個神秘之地。找了半天,沒看到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兒子,幫媽媽舔舔。」媽媽這時説話了。

「不髒的。你爸以前經常幫媽舔。」估計媽媽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猶豫。

「管它呢。」我心想,隨後,伸出舌頭開始在她的陰道周圍猛舔。

「哦……」媽媽悶哼了一聲。

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沒想到這感覺也很美妙。於是我更加賣力,用舌尖在她的陰道裏進進出出,人真是很奇妙,莫非我的舌頭也能代替雞巴?

我笑道:「啊……啊……兒子……真好……啊……舒服死了……啊……哦……」

聽到她的浪叫聲,我就覺得她的每一次呻吟都是在我的動作控制之下,這不禁讓我更加的賣力起來。

「舔這裏,啊……」我看到她用手扒開了一個地方,突然有一個豆粒狀的東西凸顯了出來。我用舌尖接近那豆粒狀的小東西,剛碰觸到它,突然看到媽媽渾身一抖。

「哦……」

「就是這……」我終於知道媽媽剛才摸的是哪了,我二話沒説,用舌頭抵住那豆粒狀的小東西,使勁的舔了起來。

「啊……哦……啊啊啊啊……」媽媽的反映相當的強烈,使勁抱着我的腦袋,屁股不停的扭動着。

「換個地方兒子……啊……啊……媽媽受不了了……啊……別……啊…啊啊……哦……啊……」突然她的屁股高高的抬起,呻吟聲也隨之停止了。她就那樣停在那,屁股高高的翹着,一動不動,皺着眉頭,時間仿佛靜止一般。

「媽……」我抬起頭,看着他,我有點傻了。

「哦……媽媽高潮了。」媽媽放下屁股,摸着我的頭説到。

我沒説話,再次埋下頭,現在我感覺,口交甚至比用雞巴來操她還爽。慢慢的,我的舌頭接近了她的屁眼。她一定也感覺到了。

「媽媽沒洗那裏,髒。」我連頭也沒抬,我的舌頭剛要碰觸到她屁眼的那一剎那,媽媽身子往上移動了一下。

「傻子,媽媽沒洗那裏,明天再讓你舔。」我根本沒理她,費了些許的力氣,她的屁眼就已經跟我的舌頭來了第一次親密接觸了。

「哦……」

「我不嫌媽媽。」這可能是我那晚説的唯一一句完整的話。當她放棄反抗,我開始享受起她屁眼的那一剎那,我知道她説對了,一股腥臭味鑽進了我的鼻子。

不管了,我閉着眼睛,儘可能的在嘴裏弄出來很多唾沫,唾沫經過舌頭粘在了她的屁眼上,又再次經過舌頭回到了我的嘴裏,再次皺着眉頭,把唾沫咽到肚子裏。這樣就算給她的屁眼洗了一次唾沫浴。慢慢的那種腥臭的味道消失了,而我的舌頭已經向她的屁眼裏面進攻了。

「哦……臭兒子……啊……」媽媽的屁眼不算太緊,加上唾沫的潤滑作用,我的舌尖已經頂進去了一點,換來的是她一陣呻吟。

「兒子,你乖,裏面髒,你上來媽媽讓你射出來,等媽媽洗乾淨了你再玩。」媽媽看我有種不把舌頭頂進去不罷休的架勢,連忙阻攔我。我沒理她,還在跟她的屁眼做鬥爭。

「你再不聽話我生氣了。」媽媽推開我的頭,坐了起來。

「哦。」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傻唿唿的楞在那。

「好了,傻小子。」媽媽又重新躺下。「快進來,一會亮天了。」隨後扶着我的雞巴,我再次的插進了她的陰道。

「射出來吧,射到媽媽的逼裏……啊……啊……射吧……啊……哦……」

「哦……嗯……哦。」我使勁吃奶的力氣使勁的抽插着。

「兒子……舒服死媽媽了……啊……哦……好兒子……射出來吧。」

「媽……要出來了……」終於,有一種久違的感覺,慢慢的襲來。

「快點,兒子……啊……哦……啊啊啊……媽媽又要來了……啊操死我吧……啊……啊……啊……啊……哦……」隨着媽媽已經接近於瘋狂的呻吟,我的精液也一滴不漏的都射進了她的陰道。

「臭孩子,折騰死媽媽了。」我趴在媽媽身上,她抱着我,拍着我的屁股説到。

「嘿嘿。」我不知道該説什麼,只能傻笑。

記得那應該是跟媽媽發生第一次關係之後的幾天,在那之前或者説跟媽媽發生第一次關係之後,我們每天晚上都會做,不分時間,只要我想,媽媽都沒有拒絕。每次我都是費了很大力氣才會射出來。

「是不是累了,兒子?」媽媽摟着我,我還不停的用舌頭吸允着她的乳頭。

「有點。」我把右手慢慢的滑向她的雙腿間,下面濕濕的粘粘的,有她的淫水,還有我的精子。

「是不是……」媽媽欲言又止。可能是年紀太小的原因,不懂得察言觀色,我還在那裏上下其手。不知不覺間我的雞巴再次的硬了起來。

「媽……」我叫了她一聲,意思是讓她躺平。

「別弄了,再累着你。」媽媽沒有動,只是伸過手,抓着我的雞巴輕輕的套弄着。

我也沒吱聲,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我不好意思,只是用右手扶着她的胯,不算太用力的往下按,一個勁兒的想讓她平躺在牀上。

「兒子,媽媽下面是不是很鬆?」媽媽還是沒就範,側躺着面對着我問到。

「什麼?」我沒聽明白。

「你爸進來沒一會就射了,你還壞小子,折騰這麼久。」

我沒説話,因為我還是沒聽明白,當時心裏只有一個想法,讓她平躺在牀上,我要再插進去,操的她嗷嗷直叫。

「好孩子,睡覺吧,明天再進來,別累着你。」媽媽把我放在她胯上的手拿了下來夾在了她的雙腿間,她的一隻手撫摸着我的雞巴,另一隻手摟着我的腰。

「就進去呆一會。」我哀求到。

「你不是都射了嗎。」媽媽輕輕的拍打了一下我的屁股。

「就一會。」

「媽媽不是不讓你進來,媽媽怕累着你。」

「我不累,好媽媽了。」其實我也知道她是怕累着我,但是當時那種感覺真是讓我欲罷不能。

「快睡覺,明天媽媽讓你……讓你進別的地方。」她後半句説的有點吞吞吐吐的,我當時也沒太清楚,大概就是這意思吧。

「好媽媽。」我一邊哀求她,一邊用被她夾在褲襠的那隻手輕輕的挑逗着她的陰蒂。

「啊……嗯…出」媽媽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我太了解她了,其實我也知道,她確實是怕累着我,她的內心還是想被我操的,都説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其實構成我們兩個亂倫的主要原因就是,我媽媽是個很騷很淫蕩的女人,而且正處於如狼似虎,迫切需要被人操的的年齡段,而我爸爸卻不在她身邊。就算是他們兩個做愛,就象她説的,我爸不到10分鐘就射了,可能她根本得不到滿足吧。總之我知道,只要把她的欲望勾出來,就由不得她了。

果然,隨着我放在她陰蒂上的手指不斷的用力,不斷的加速,她的喘息聲和呻吟聲越來越大,雙腿把我的手夾的更緊了。

「嗯……哦……死……孩子,不聽話。」媽媽假裝生氣的輕輕的掐了我的雞巴一下,隨後隨着我的節奏開始套弄起我的雞巴。我沒説話,死命的揉搓着她那漸漸膨脹的陰蒂。

「啊……嗯……哦……啊……啊……」我知道時機到了,翻身起牀,媽媽也很配合的平躺在了牀上。

「累死你得了。」媽媽扶着我的雞巴,輕輕的往下一按,我很配合的屁股往前一頂,整根雞巴全都沒入到了她的小穴裏。

「啊……」媽媽叫了一聲。「太……太深了……」

「是不是疼了,媽。」我停在那不敢再動了。

「動吧,動,兒子。」

「哦……嗯……啊……啊……」媽媽一邊不停的浪叫,一邊用手揉捏着她的那對大奶子。

「啊……嗯……好兒子……媽媽舒服……舒服死了……啊……嗯……」我低下頭,不停的用舌尖挑逗着她的乳頭。

「啊……恩……哦……嗯……啊……」

「舒服……舒服嗎,媽?」這大概是我第一問她感受,我也不記得當時是怎麼説出口的。

「舒服……舒服死了……我兒子太會操了……操死媽媽了……」媽媽輕輕的扭動着屁股,雙手抱着我的腦袋,使勁的往她的奶子上按。

「操你死。」這是我當時想説的話,可是卻沒敢説出口。

「哦……啊……哦……快點兒子……快點……」最後兩個字,媽媽幾乎是喊出來的!我知道她要來了,於是我用盡全身的力氣開始狠命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嗯……啊哦……哦啊……來……來啦……啊……」

「嗯……唿……哦……」我感覺有一股滾燙的東西澆在了我的龜頭上,燙的我一激靈。

「啊……」媽媽高高的抬起屁股,不停的扭動着,由於她屁股抬的太高了,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裏滑了出來。

「臭兒子,舒服死媽媽了。舒服死了……操死媽媽了,來的…啊……來的太快了……」媽媽示意讓我趴在她身上,她抱着我,撫摸着我的頭。

「媽媽下面是不是很鬆?」她已經是第二次問這個問題了

「沒有啊。」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是我操的第一個女人,別的女人我根本沒碰過,我怎麼會知道呢,甚至那時候我認為,每個女人的都一樣呢……

「撒謊吧你就。」媽媽捏了一下我的鼻子。「乖,兒子,你用小雞兒插到這裏面。」媽媽説完,在牀上翻了個身,跪在牀上,撅着屁股,隨後用手扒開了自己的屁股。

「啊?」我傻了吧唧的沒懂她是什麼意思。

「插到這裏面。」只見她用右手在自己的小穴裏掏了幾下,然後把一些淫水都塗抹在了她的屁眼處。

「這?」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屁眼。

「嗯,這裏面可能有點髒,但是比媽媽的逼緊。」媽媽説着,還在不停的把在她小穴裏流出來的淫水往她的屁眼上塗抹。

「哦。」我似懂非懂的半蹲在牀上,用雞巴對準了她的屁眼,由於她的個子很高還是跪在牀上的,我如果也跪在那,我的雞巴根本夠不到她的屁眼,只能半蹲在那。

對準了她的屁眼,使勁往裏一頂。「哧熘」我的雞巴偏離軌道了,跑到了她的屁眼上面。我把雞巴扶正,對準她的屁眼,準備再次進攻。

「慢一點,兒子。這地方不是一下就能進來的。」媽媽用手使勁的掰着她的屁股。

「嗯。」我使勁的往前一頂,但是她的屁眼好像是不喜歡我的雞巴似的,第二次進攻再次失敗。

「進不去。」我感覺有點掃興。

「用點唾沫。」

「啊?」我沒懂什麼意思。

「傻小子,用點唾沫,塗到媽媽屁眼上。」

「哦。」我聽她説完,在嘴裏吐出來些唾沫,全部塗抹到了她的屁眼上。

「兒子,使點勁。」

「嗯。」我又吐出來一些唾沫,抹完後準備再次出擊。

「你是不是不得勁?」媽媽回過頭看着我半蹲的姿勢問道。

「嗯。」

於是她把屁股埋低了一些,這樣我就比較舒服啦,能跪在牀上,而且我的雞巴不高不低,正好頂在她的屁眼上。

「來吧,兒子,用點力。」

「嗯。」我應了一聲,扶着我的雞巴,再次對準她的屁眼。屁股往前一用力,撲哧,我感覺我的龜頭周圍被緊緊的包裹着,也許説包裹着有點不確切,總之就是一種從沒有過的特殊感覺,象被某種東西夾着,還是……總之還沒來得及我再想,就被媽媽一聲大叫給打斷了。

「啊……」大叫過後,剛才的感覺也消失了。

「媽。」我被她突如其來的一聲給嚇了一跳。當時不知道是因為我被嚇到,還是因為她太疼,總之剛插進去的龜頭又在她的屁眼裏滑了出來。

「沒事,兒子。再來。」説完,她又用手把屁股掰開,以方便我插入。

「媽,你是不是疼了啊,要不我還進洞洞吧。」我知道這感覺肯定不好受,雖然我沒試過,雖然這是我第一次。

「沒事的,你爸以前也進來過,來吧。」

「嗯。」於是我抓着雞巴,重複剛才的動作,可能是由於剛剛已經進去了一次的原因,這回,沒費多大力氣,那種特殊的感覺再次襲來。

「啊……等下,慢點……慢……慢點……」媽媽回手扶住我的雞巴,不讓我更加的深入。

「慢點,寶貝,等一下。哦……嗯……」我知道她肯定是很痛,於是我不敢再動了,跪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當時只感覺龜頭周圍被夾的緊緊的,而且她的屁眼夾着我的龜頭,還一動一動的,我不會形容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只是感覺,很舒服,很舒服。

「弄點唾沫。」媽媽扶着我的雞巴,指揮着我的一舉一動。於是我又吐出來些唾沫,塗抹在了她的屁眼周圍和我的雞巴上。

「慢慢的,再進來點……啊。」

媽媽的叫聲跟先前的完全不一樣,如果説她之前的呻吟聲是享受,那麼現在這種聲音就是一種痛苦的折磨。但是我真的對於這種感覺欲罷不能,比之前插進她小穴的感覺強上很多倍。總之不管啦,又不是我要進去的。慢慢的,我的雞巴已經進去了三分之二,而她那種痛苦的叫聲卻越來越小。

「舒服嗎兒子?」媽媽的手放開了我的雞巴,雙手拄在牀上,問我。

「嗯。」

「動吧,慢一點。」於是我雙手扶着她的屁股,開始慢慢的抽插起來。

「啊……啊……」我的動作很慢,她隨着我抽動的速度開始呻吟起來。

「爽啊,操他媽的,這種感覺真是太過癮了。」我在心裏默默的説。

當時我終於明白她問那句話的原因了,原來是這樣的,如果拿她的逼和她的屁眼做個比較的話,那就是一比三啦,她的屁眼實在是太緊了,裏面暖暖的,緊緊的,夾的我的雞巴甚至有些麻木了。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有些乾澀,抽插起來不是那麼流暢。慢慢的我加快了速度。

「啊…啊…哦…嗯…啊…」「啪…啪啪…啪…」「哦…唿…嗯…」空蕩的房間裏只剩她的呻吟聲,我的腹部撞擊她屁股的聲音,還有我的喘氣的聲。

「好嗎?兒子……」

「好。」我一邊操着一邊回答到。

「嗯……操吧,使勁操,操死……操死媽媽……哦……嗯……哦啊……」

「嗯,媽媽,舒服嗎?」

「舒服,操吧,媽媽不疼了,使勁操……操死媽……」

「嗯。」

「啊……嗯……兒子……媽媽這屁眼子讓你操翻了……啊……嗯……哦……爽死媽媽了。」

「操死你。」當時我也是氣血上湧,感覺她説那些話比做愛還爽,一開始是想説不敢,但是她總説,我也乾脆不管三七二十一,拼了。

「操吧,媽媽的逼就是讓兒子操的,操死媽媽……哦。啊……」

「操死你。嗯……哦……」

可能是我抽插的速度太快了,雞巴不小心在她的屁眼裏跑了出來,我扶着雞巴想再插進去,可看到握着雞巴的手上,沾的都是她的粑粑。

「怎麼了?」媽媽轉過頭來問我

「沒事。」沒來得及想別的,用手胡亂不知道在那抓了兩把,隨後又把雞巴插到了她的屁眼裏。這回她的屁眼被我操的跟他的小穴差不多了,輕輕一插就進去了。

「嗯……哦……以後……以後媽媽的逼……逼和屁眼老讓你操,只要……只要你聽話,知道嗎?」媽媽一邊輕輕的呻吟一邊對我説到。

「嗯,跟媽媽操逼真舒服。」我慢慢的也學會她嘴裏的那些淫言浪語了,而且漸漸的也敢説出口來。

「不許對別人説知道嗎?」

「嗯。」看來她真的是拿我當小孩子,雖然我還不大明白兒子跟媽幹這種事叫亂倫,但是又有哪個人不知道,兒子操媽是不可能而且是不準許的呢?

「操吧,媽這屁眼子快讓你操翻了。」

「媽媽的屁眼真舒服。」我扶着她的屁股,開始加速。

「啊……嗯……爽啊……使勁……操……操死媽媽吧……啊……不行……不行了……」她一邊狠命的揉搓着自己的陰蒂,一邊瘋狂的扭動着屁股,嘴裏不停的喊着。

「快一點兒子,媽媽來了……快……」她的喊叫聲讓我不得不懷疑,在這個夜深人靜的夜晚,旁邊的鄰居會不會聽到。

「啊……哦……嗯……快一點……啊……啊……媽媽被你操上天啦……啊……嗯……」

「我也…我也來了……哦……操死你……唿……哦。」

「快一點……啊……操死媽媽吧……啊啊啊啊……操死我吧……啊……」

「啪…啪…啪…」我的小腹不停的撞擊着她的屁股,隨着她大聲的呻吟,還有我濃重的喘息聲過後,我的精子一滴不落的射到了她的屁眼裏,彈盡糧絕的我癱軟在了她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氣。

「舒服嗎兒子?」媽媽回手摸着我的屁股問到。

「舒服死了。」我對自己説,『要學會膽子大點,這又不是別人,是你媽媽啊,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你舒服嗎,臭媽媽?」

「死孩子。」

「嘿嘿。」我淫笑着,趴在她身上又開始動起來。

「你沒完啦?」媽媽拍了我屁股一下。雖然我射了,但是雞巴還沒軟,年輕嘛,呵呵。

「快出來,去洗洗,肯定沾上屎了。」媽媽説。

「再呆會。」

「快去。」

我慢慢的把雞巴在她的屁眼裏拔了出來,雞巴上沾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看上去挺噁心的,有些黃黃的東西,那肯定是粑粑啦,上面還夾雜了些紅色東西,應該是血了。不過還有些粘粘的透明的東西我不知道是什麼,總之當時因為感覺有些許的噁心,也沒再問,直接扯了塊衞生紙包着雞巴跑去衞生間去清洗了。

從那以後我跟媽媽的做愛流程基本都是先操逼再操屁眼,不過後來就比這一次肛交強了許多了,媽媽買了灌腸器,還有潤滑劑,甚至還有很多情趣用品,因為她是大人嘛,買這些東西也用不着不好意思。

我拄着腦袋,看着身邊熟睡的媽媽,掐指算算,我們兩個從發生第一次性關係到現在差不多有一年多了。但是我們兩個誰都不會想到,她那個簡簡單單的想法,讓我和她在一個房間睡以便督促和監督我學習的想法,會演變成現在這個結果,仔細想想,不知道是幸運,還是滑稽,亦或是可笑還是悲哀。

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她把我由一個對於「性」一竅不通的傻小子變成了一個讓她夜夜欲仙欲死的、久經性場的老手。而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説白了,她就算我的師傅吧。我不否認,她很騷,還有那種在骨子裏往外散發的淫蕩。不知道是接觸久了,還是原本她的內心與性格就是這樣,總之,説她騷説她浪亦或是淫蕩都不為過,雖然她是我的媽媽我不應該這樣説,但是事實是無法改變的。

「傻小子,瞅什麼呢?」正在我發呆的過程中,媽媽醒了,打斷了我的沉思。

「沒什麼。」我笑嘻嘻的瞅着她,把手伸進被窩,輕撫着她的乳頭。

「別鬧了,快去洗臉,媽媽去做飯。」媽媽伸手到牀下去拿她的胸罩和內褲。

「摸一會。」我按住了她不讓她起來。

「別鬧了,昨天差點給我操死。」

「我看是您老身體不行了吧,我才射了一次而已。」我開玩笑到。

「你非得拿皮套給你那雞巴套上,你説你那一次是多久?」媽媽捏了我鼻子一下,在牀上坐了起來。

「嘿嘿。」我淫笑着。「媽,今天我不想上學了。」我又躺回到了牀上。

「不去不去吧。」媽媽一邊穿着胸罩一邊説。

「嗯。」我把被子蒙在頭上準備再睡一會,昨天晚上確實是有些累。現在我和媽媽之間有些不象母子,看上去更象是情侶。她現在也是懶得管我了,只是給我約法三章,不許在外面惹事,不許夜不歸宿,還有一章就不算約法啦,就是她所縱容我幹的所有事,都不能讓我爸知道。

於是我開始變本加厲,我是很怕我老子的,不過天高皇帝遠,唯一一個能管我的人現在跟我卻比跟我老子還象是一對兒夫妻,有時候想想,挺有意思的。那個時候每天只有四件事可幹,打遊戲、回家跟媽媽做愛、吃飯、睡覺。

大概是什麼時候不記得了,在遊戲廳出來天已經黑了,走在途中還在心裏想着,今天晚上應該怎麼折騰我那淫蕩的老媽。是該拿個假雞巴塞到她的屁眼裏,然後操着她的逼玩着雙管齊下呢,還是應該把一個個的彈力球,塞到她屁眼裏,讓她再拉出來呢,還是該怎樣。總之該玩的都玩過了,雖然怎樣做都無所謂,但是心裏就是想操她。

剛一進屋就覺得不對勁,怎麼多了雙鞋呢?剛想往外跑,已經來不急了。

「你進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給我嚇傻了。

我哆哆嗦嗦的脱了鞋,走進客廳。「爸。」我低着頭,用了連我自己都聽不清的聲音説到。

「過來。」

我看到我爸臉色發青,肯定是被氣壞了,而氣着他的那個人毋庸置疑肯定是我了。我媽在他旁邊坐着,一言不發。我哆哆嗦嗦的走了過去,就在這幾步的路程中我的腦海裏使勁的在想,我究竟怎麼氣着他了,至於發這麼大脾氣嗎。

不好,我腦海裏突然浮現出一副畫面,或許是他回家來拿什麼東西,然後翻到了我和媽媽在一起所用的那些東西,灌腸器啦,假陽具啦……突然我的腦袋一陣眩暈……

「不對啊。」就算他發現了又能怎樣,那是我媽的事。誰沒個生理需要,想挨操,沒人操,還不讓自己解決啊。

「啪。」還沒來得及我想別的,我就感覺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

「操你個媽的,不好好給我上學。」這一巴掌給我打醒了,應該是他説的話給我點醒了。

「我……」當時的心情太複雜了,不過經過那一巴掌,還有他的一句話,我卻把心又放回了肚子裏。我以為我和媽媽那點事被他發現了呢,要是真的被他發現了,那真的就死翹翹了。現在看來他就是因為我不好好上學才發的脾氣,那就無所謂了。

「操你個媽的,你説吧,你想咋辦?」

「我……」

「説。」

「啥咋辦啊。」

「啪。」一個玻璃杯被他摔碎了,隨後他又想打我。

「你別打他啊,你打他幹什麼」我媽也急了,連忙阻止他。

「你説你想咋辦,念還是不念了。」

「不念了。」我有點衝動,毫不猶豫的説出了三個字。

「行。」沒想到他後面所做的出乎了我的意料,我還以為他聽到我説完這三個字得狠狠削我一頓呢,沒想到他聽完卻變的比之前平靜了。

「我……」我還想説什麼,卻不知道該説什麼。

「別雞巴説那麼多,不想念了是吧?」

「是。」

「明天我給你辦退學,省得給你操這個雞巴心。」説完他轉身走進了那間本屬於他,而卻被我佔據了一年多的卧室。

「疼嗎。」媽媽心疼的幫我揉着臉。

「沒事。」我轉身走進自己的房間,説是自己的房間,但是看着卻那麼陌生,這間本屬於我自己的房間,只有在我爸回來的時候我才會搬過來住。他有的時候一個星期回來一次,有的時候半個月,所以我在這個房間睡覺的次數在這一年裏也是少之又少。

我們父子兩人的談話不到10分鐘就結束了,也許不是談話,總之,那天晚上弄的很不愉快,我們三個,誰都沒吃飯。

「睡了嗎?」媽媽站在門口問到。

「沒呢。」我看了眼BP機,8點45分。

「還生氣呢?」媽媽走了進來。

「沒有。」借着廳裏微弱的燈光,我瞅了她一眼。

不知道是因為我和爸爸之間發生的不愉快的事,還是因為今天媽媽穿的太過於樸素,我今天一點想跟她做愛的感覺都沒有,每天只要一想到要跟媽媽做愛了,我的雞巴就會馬上硬起來,哪怕只是看她兩眼,我的雞巴也會馬上勃起。

每天只有我們兩個人在家的時候媽媽穿的都很性感,一件薄絲的睡衣,裏面只有一條性感的內褲,而今天她穿着一條灰色的運動褲,上面是一件我爸的警用襯衣。

「別生氣了,他説了,明天給你辦退學,他要看着你這樣一會又該跟你急了。」

「嗯。」我躺在那沒動。

「起來吃點飯。」

「不吃。」我翻了個身。

「聽話,一會媽媽過來睡,讓你操。」她趴在我耳邊輕聲對我説。我聽着她的話,轉過頭去看了她一眼。

「快起來,要不一會你沒勁兒。」媽媽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輕聲説到。

「好吧。」我破涕為笑,其實仔細想想,這樣也好,不念了就不念了,總比偷偷摸摸的背着老爸逃學強。

「我爸呢?」我一邊往嘴裏劃拉着飯,一邊問。

「氣的睡覺去了。」

「氣死得了。」我一邊往嘴裏塞飯,一邊嘟囔。

吃完飯,我進屋,又重新躺到了牀上,其實我也不是因為媽媽那一句話才去吃飯,只是因為確實是有點餓。愛情不是每天都有,但是老媽可以每天都操。

獨自在牀上躺着,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想的我甚至都要睡着了。這時我看到客廳的大燈熄滅了,不到一分鐘後,我房間的門也隨之關上了,媽媽鑽進了我的被窩。

「還疼嗎?」媽媽把手伸進我的內褲裏,輕撫着我的雞巴問道。

「我爸又沒打我雞巴。」之前的不愉快都被這即將到來的銷魂一刻所取代了,我又跟她開起玩笑來。

「小點聲。」她輕捏了我雞巴一下。「你爸要是敢打你小雞兒,我就跟他拼命。」

「不能,打壞了他咋抱孫子。」

「小崽子,你剛多大點還抱孫子呢。」

「你是怕我爸給我打壞了,沒人收拾你,嘿嘿!」我奸笑道。

「破兒子,你的小雞巴是媽媽一個人的,媽媽的逼也只要兒子的雞巴進來,你要是以後不理媽媽了,媽媽就自殺了。」

「説什麼吶媽,我永遠都不會不理你的。」

「算啦,説這事幹嘛,以後你還要結婚的。」

「不結啦,逗你吶,我才不結婚呢,我一直陪着媽媽。」

我感覺這個話題有點沉重,還感覺自己的話語有點虛偽。於是我趕忙岔開話題。「我爸不能過來吧?」我問到,我有點不放心,這是我和媽媽第一次在這種情況下做愛。之前我爸回來都是他們兩個在一個房間睡,畢竟,人家是真正的夫妻嘛。

「不能,他正生着氣呢,過來幹什麼。」

「那你過來他不能找你啊?」我還是不放心。

「找我幹什麼?」我的雞巴已經被她弄硬了,她正在幫我手淫。

「那挺長時間沒見了,還不得找你操一下啊。」我被她弄出感覺來了,把手伸進了她的胸罩裏。

「就他那雞巴進去沒五分鐘就射了,操什麼操。你臭孩子,別老操操的。」媽媽假裝生氣。

「這還不是你教的,嘿嘿。」我摟着她剛想把她就地正法。「媽,門鎖了嗎?」

「鎖了,我跟你爸説了,我説過來勸勸你,讓你改變想法繼續上學。」媽媽可能覺得我褲衩有點礙事吧,鬆開我的雞巴想把我的內褲脱了。

「我不上,我都説不上了,還不如一做到底呢,省的偷偷摸摸的。」

「不上,不上,媽媽不就是找個藉口過來陪你睡嗎,媽媽摟着寶貝兒子睡習慣了,我現在見着他就反胃。他那個雞巴髒了吧唧的,進來出熘兩下子,軟的就跟個癟茄子是的,我還得洗澡,再説了,誰知道他在外面整天都幹些什麼,傳染上我什麼病不要緊,要是你進來再把你傳染上,媽媽得心疼死。」

「媽媽最好了。」我噌的一下坐了起來,快速的除去了身上的衣物,又幫她把衣服脱了個精光。

「我是你媽,我不好誰好啊,咱不管他,還敢打我兒子,我都捨不得打,媽現在又不缺錢,他不就是個破警察嗎,他再打你媽媽就跟他離婚。」

「沒事媽,你也別生氣了。」我知道我媽是心疼我。

「媽……」她剛想説什麼,但是她的嘴已經被我的舌頭堵住了,沒説出來。

「嗯……兒子,幫媽舔舔下面。」

「嗯。」我翻了個身,正好趴在了她的身上,然後輕輕的舔着她的耳垂,脖子,一直親吻到了她的陰毛處。

「死孩子,你現在是越來越會整了。」媽媽扶着我的腦袋,輕輕的往下按,示意讓我舔她的陰蒂和小穴。

我的頭稍稍的用力,來抵抗她的力量,我的嘴一直停留在她的陰蒂上方,用舌尖輕輕的在她的陰毛周圍轉圈、遊走。不時的把她的陰毛含進嘴裏,慢慢的她的陰毛都已經被我的唾沫弄的濕濕的了。於是我開始改變目標,當我的舌尖剛剛碰觸到她的陰蒂時,她的身體輕微的顫抖了一下。

「嗯。」

我不停的用舌頭由下至上的輕舔着她的陰蒂,她的小穴已經是淫水四濺了,由於她的淫水還有這將近一年的肛交,現在她的屁眼已經能輕鬆的直接插進兩根手指了,我把兩根手指插進她的屁眼,大拇指順勢插進了她的小穴,輕輕的扣動。舌頭還在跟那一粒「小豆豆」做着較量。

「嗯……啊……哦……」她輕輕的呻吟着,還不時發出「哎呀,哎呀」的聲音。

我知道她是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如果以前她的叫牀聲有50分貝,那麼現在也許只有5分貝甚至更少。不過這種呻吟聲聽上去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勾人。或許這只是我的心理感覺罷了。

「舔舔……舔舔屁眼……哎呀……」

「什麼?」由於她聲音太小,我沒聽清楚。

「給媽媽舔舔屁眼……嗯……」

這回我很聽話,我把手指在她的屁眼裏輕輕的抽出,隨後我的嘴巴包圍了她的屁眼。其實也不是我聽話,只是我已經舔夠啦,本來準備馬上就拿雞巴插進去,沒想到她又讓我舔屁眼,我又不想違背她的意思,不過舔屁眼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我還是比較喜歡的。

「媽這屁眼讓你舔的……哎呀……」

我扒着她的兩瓣屁股,伸着舌頭,腦袋一前一後的動着,我感覺舌頭已經進到她屁眼的三分之二了,舌尖傳來一種澀澀的感覺,至於到底是不是澀澀的感覺我也説不清楚,但是我能肯定一件事,她肯定沒灌腸,最多也就是洗了洗屁眼外面。舔了不知道多久,只感覺嘴巴兩側已經酸了,舌頭也有些不聽使喚,於是我在起身跪在牀上。

「進來吧兒子,操進來。」她輕聲説到,然後很配合的分開雙腿,扒開她的陰唇以便我更容易進入。其實由於她的淫水還有我的唾液,根本就沒有必要用她扒着,這也許就是因為眼前正準備操他的人是自己兒子的原因吧,一個母親對於一個兒子,無論什麼事情都會想的面面俱到。

「嗯。」我扶着雞巴準備插進她的小穴。

「要不直接操屁眼吧,你這牀老噶吱嘎吱響,省得你在媽媽的逼裏射不出來,弄出聲再讓你爸聽着。」

「不要。」説完,我在她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直接插進了她的小穴。

「啊。」沒想到這讓她沒防備的一插,使她叫出了聲來。

「快過來。」媽媽拉着我的胳膊,讓我趴到了她的身上,然後連忙用被子將我們兩個蒙了起來。

「你個死孩子,你傻啊。」聽她的語氣好象是有些生氣。

「沒事。就這一聲他聽不着。」

「他那耳朵,比狗還靈呢。」

於是我們兩個就這樣貓在被窩裏一動不敢動,連汗都被捂出來了,其實當時也就是做賊心虛而已。過了不知道多久,實在被憋的受不了了,我掀開被子,聽到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快拿出來,聽話。」媽媽扭動着身軀,想把我的雞巴在她的小穴裏擠出來。

「這才刺激啊,嘿嘿。」我淫笑着,雙手扶着她的兩側胯骨,以防我的雞巴被她從小穴裏弄出來。

「你個死孩子……嗯……哎呀……」媽媽笑罵了一句便不再説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微弱的呻吟聲。

看着胯下被徵服的這個女人,不,説的確切點,看着胯下被徵服的媽媽,我心裏有種異樣的感覺。從小我就怕我爸,打從心底裏怕,後來了他去離家很遠的地方工作,而我也漸漸的長大,但是我還是怕他,雖然離他很遠。慢慢的,我對他由怕變成了恨,我總覺得可能沒這個爸爸會更好。而現在我就在離他一牆之隔的另一個房間操着本屬於他的女人我的媽媽,而他正在跟他同性的周公約會,真是可笑至極。

「射了嗎?啊……嗯……哎呀……」

「沒有呢。」我極力的抑制着自己濃重的喘息聲,不管怎樣我還是有些害怕的。

「快……快一點,媽媽受不了了,真想……啊……真想大聲叫啊……快射了吧……哦……嗯……」

「就不射,就不射。」我一邊説一邊漸漸的加快了速度。

「臭兒子,別……啊……別折磨……你老媽了,再……再折磨我,以後不讓……啊……啊啊啊……嗯……」

「讓不讓?」我左手抓着她的奶子使勁搖晃、揉搓,另一隻手的大拇指在她的陰蒂上重複着跟左手一樣的動作,下面抽插的更猛烈了。我知道她肯定又會説以後不讓我操來威脅我,這樣的話她總説,可如果真的算數,就沒有現在了。

「啊……啊……嗯……啊……噢噢……嗯……讓讓……啊……快快,媽媽來了……啊……」她高高的抬起頭,伸出舌頭,我也很配合的低下了頭,把她的香舌含入口中。

「嗯……嗯……嗯……唔……」她已經被我弄出高潮了,但是我的動作還沒有停止,由於她的嘴被我的舌頭堵着,她只能用鼻子發出微弱的呻吟。

「啊……操死媽了……你不……不想讓媽……不想……啊……啊……你不想讓媽活……活了吧……」

「操死你。操……哦……操死你。」我把她的大腿高高的抬起,抗到了肩膀上,雙手摟着她的大腿。「啪…啪…啪…」我的小腹撞擊她的屁股和大腿的聲音甚至比她的叫牀和我們説話的聲音都大。

「別……別……」媽媽扭動着屁股,大腿用力的夾住我,屁股使勁的往上頂,她這樣一做,我就不能再任意的抽插了。我往後移動了一下,掙脱開她的束縛,然後繼續操起來。「聲音太大了,別……啊……哦……啊……別啊……喔……」

「來了……哦……來了……」不管了,人要到高潮的時候其他的東西都會被拋在腦後了。可能或許只是我這樣吧,總之那時候什麼老爸啊,還是別的什麼啊,都不管了,射精最重要。

「啊……媽媽這逼啊……啊……嗯……哎呀……操死我……吧……哎呀……」她用腿使勁的夾着我的脖子,屁股高高的抬起,不停的扭動着,嘴裏發出的聲音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總之那種感覺一輩子都忘不掉。

「喔……媽媽的逼……怎麼啦……舒服吧……」

「啊……嗯……嗯……哦。媽……媽媽這逼啊……讓你操爛……操爛……嗯……了……」

「來了……嗯……」

隨着一股暖流噴湧而出,我也達到了高潮。可能是由於性生活太過頻繁,亦或是由於太緊張,我也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本來我不可能那麼快就射,跟媽媽做愛的前半年,我能連續在她的逼裏射精三次,就算是一年後的現在,我也能射了再繼續操她一回,可是這次……

我癱軟在媽媽身上,吸允着她的奶子,右手的中指塞到了她的嘴裏,她就象給我口交一樣,不停的吸允着我的手指。這時雞巴竟然不知不覺的在她的小穴裏跑了出來,我欲言又止。

「臭兒子。」媽媽伸手向下摸索着,最後把手停留在了我已經恢復原狀的雞巴上。「沒關係,你就是太緊張了。」

「你怎麼知道我想説什麼啊?」我有點驚訝。

「你是媽媽身上掉來的肉,你想説什麼,想做什麼我會不知道麼?傻子。」

「也是啊,還是我媽了解我。」我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口。

「不許亂親。」媽媽彈了腦門一下。

「那我親下面那張嘴。」説着我就要行動。

「別,好兒子,不弄了。」媽媽趕忙抱住我的頭阻止我。

「就親一下。」

「媽媽的逼和屁眼都是給兒子長的,等你爸明天走了,媽讓你好好操。」

「就親一會,我不進去了還不行嗎?」

「你一親媽媽就想要,你進來媽媽還不敢叫,難受。你這破牀,你一使勁還響,你爸比猴都精。」

「那明天你拉彈力球?」現在想想當時説這句話挺有意思的,我忘記當初是怎麼説的了,差不多就是這意思,不過看她拉彈力球真是一種享受。(彈力球大家都應該了解吧,大概是橡膠做的,一仍會彈很高,不少80後小時候應該都玩過的。)

往屁眼裏弄一些潤滑劑,然後把四、五個彈力球輕輕的塞到她的屁眼裏,看她蹲在牀上,就見屁眼一點點的向外擴張,然後一個小東西漸漸的露頭,再然後撲哧一下,整個小球兒就會被她拉出來,別提多有意思了。不過媽媽不是太喜歡,因為第一次玩這個的時候,她可能是灌腸沒有灌乾淨,拉最後一個球順便給粑粑拉出來了。

「行,明天媽媽跟你玩,現在我摟你睡覺,如果你不睡,那我真可生氣了。」她如哄小孩一般,特温柔的對我説到。

「可我今天真的還想再讓媽媽舒服一次。」其實主要是我想再來一次。第一就是感覺今天射的太快了,有種豬八戒吃人參果的感覺。而第二就是覺得在這麼刺激的條件下,如果不多操她兩次,真的連我爸都對不起了。

「媽媽已經被你操死了。剛才媽媽連着來了兩次。你不知道媽媽多舒服。」

「可我就想再來一次。」我不依不饒。

「你爸不是在家嗎,要是讓他抓着,他得給咱倆整死。」現在想想,感覺當時真的是為難媽媽了。

「就是因為他在家我才要再來一次。」我終於説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説完了我也後悔了,這句話本不應該説。

「你個小變態。」沒想到媽媽聽到我説這句話竟然笑了。「媽媽幫你吸出來。」

「嗯。」我應了一聲,雖然那個時候年紀不大,懂的也不是太多,但是我知道,無論是她給我口交還是我給她口交,結果都是一樣的,最後的結果都是屁眼和逼隨便操。哪怕是她來例假的時候給我口交,最後也都是以射在她屁眼裏而告終。

「嗯。」我情不自禁的哼了一聲,媽媽的口活真的不是一般的好,本來還處在半勃起狀態下的雞巴剛剛進入她口中就已經全部勃起了。在勃起中突然有了種異樣的感覺,從來沒有過的舒服感。

「嘔……」突然間感覺消失了,隨之而來的是媽媽作嘔的聲音。

「怎麼了?」我抬起頭,看着她,雖然沒有燈光,我也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估計她一定很難受。

「沒。沒事……嘔……太……太深了。」我都不知道該説些什麼,因為我不知道究竟怎麼了。

「剛才舒服嗎?」媽媽問我。

「嗯,有種那樣的感覺,我説不出來。」我坦白到。

「操到媽媽嗓子眼裏了。」她抓着我的雞巴,又開始舔起來。

「怪不得呢,這感覺爽死了。」我心裏想。

「臭小子,趴着。」媽媽就象一個將軍在發號施令。

「嗯。」我很聽話的起身,學着她的樣子撅着屁股跪在牀上。於是她伸出舌頭,在我的屁眼周圍輕輕的遊走。時而温柔,時而粗暴。温柔的輕舔,不時的用舌尖在我的屁眼上畫着圈;又或是粗暴的學着我的樣子,用舌尖使勁的想侵入進我的屁眼。

伴隨着我輕微的呻吟聲的是她的呻吟,我知道,她一定也在自慰。她的舌頭由上至下,遊走到我的睾丸附近,輕舔,吸允,然後我的一側的睾丸被她含進了嘴裏。

「媽,讓我進去吧。」我哀求到。

「寶貝,剛剛媽媽突然想到了一個新鮮的。」説完,她平躺在了我的身下,而我,還是撅着屁股跪在那,她躺的位置正好是在我的雞巴下面。

「什麼?」我楞了一下。

「用你的雞巴操進來。」

「哪啊?」黑咕隆咚的我根本不知道她説的是哪。

「媽媽嘴裏。」

「不用了,我來吧。」我剛想找入口媽媽就説話了,隨後我的雞巴被她含入口中。

「把身子壓低一點。」

「嗯,對,操吧,你平時怎麼操媽媽的逼的,現在就怎麼操。」

「啊?」我感覺有點驚訝,這是嘴又不是逼。媽媽看我沒動,於是,她先動了起來,這也沒什麼啊,不就是口交麼,我心想。

「嘔。」伴隨着她那種噁心要吐的聲音,剛才那種莫名的感覺再次襲來。

「嘔……快操……兒子……」她把我的雞巴再嘴裏吐了出來,又嘔了兩聲。

「哦……」雖然我嘴上沒説什麼,但是我心裏明白了,這就象想吐吐不出來扣嗓子眼是一個道理,我的龜頭肯定戳着她嗓子眼兒了,所以她才有要吐的感覺,就是因為戳到她嗓子眼兒,所以我才會有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舒服感。

人都是自私的嘛,你讓我操,我就操,你不讓我操,我想辦法操,這就是我的原則。於是我開始伏低身子,操起她的嘴來,不操不知道,一操嚇一跳,這感覺,三個字,真美妙。

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感覺我説不清楚,也許只有親身體會過才能明白。但是我清楚的是,我現在所幹的事,媽媽肯定是痛苦萬分。

她究竟是什麼表情我看不到,發出的聲音我也沒有仔細去聽,一下,兩下,三下……不知道操了多久,媽媽終於受不了了,抓着我的雞巴不讓我再深入,隨後把我的雞巴吐了出來,接踵而至的還是一連串的作嘔聲。

「兒子,不行了,太難受了。」

「媽媽,你還是趴着吧。」其實我也明白,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她連那種嘔吐的聲音都不敢太大,那會是怎樣一種折磨啊。

「咱倆上地上吧。」

「嗯。」

於是媽媽把被子鋪在了地上,撅着屁股趴在那裏,迎合着我。我跪在那裏,沒有馬上進入。

「快進來吧。」媽媽有點等不及了。

「媽……」我突然想到了個餿主意。

「怎麼了?」

「我特別喜歡聽你説那些操啊,逼啊什麼的。」我賤笑着説。

「我打你啊。」她假裝生氣。

「真的媽媽。」我撫摸着她的屁股,時不時的還用舌頭挑逗着她的屁眼。

「快進來。」她用命令的口吻説到。

「不,你求求我。」

「你個死孩子,是你要操媽媽,還讓媽媽求你?」

「你要不求我,就不進去。」

「不進就不進。」她説很斬釘截鐵,但是她的一舉一動卻出賣了她所説的話,她一直就那麼撅着屁股,紋絲未動。

「説不説啊?」

「不説,快點吧,一會你爸沒準醒了上廁所,聽到就麻煩了。」

「你要不説,我就不進去。」

「不進就不進。」「哎,好啦,寶貝兒子,快操媽媽吧,媽媽求你了。」

其實我知道她想説,她在我心裏不是一般的騷,什麼話她都會往外説。可能是由於我是刻意讓她説吧,她就不好意思説了。

「不好聽。」

「寶貝兒子,媽媽的逼癢死了,屁眼也刺撓,你快進來吧。」

「那我給你撓撓。」

「臭小子,你還想讓媽媽怎麼説啊。」

「我哪知道啊,你自由發揮吧。」

「好兒子了,媽媽的逼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雞巴操進來吧,操死媽媽,狠狠的操,媽媽這逼一天不讓你操就不舒服,你要一操媽媽,媽媽感覺可好了,兒子的大雞巴操媽媽的逼,媽媽的逼……」

「好啦,嘿嘿,滿足你的願望。」還沒等她説完,

妈妈的屁眼

© 版权声明
THE END
支持一下喇~
点赞9 分享